×

我们使用cookies帮助改善LingQ。通过浏览本网站,表示你同意我们的 cookie 政策.


image

致命弱点 Fatal Weakness, 第一章 Chapter 1.1

第一章 Chapter 1.1

第一章 我 是 谁 ?

住 在 这里 两年 多 , 还 从来 没有 听到 有人 这样 耐心 的 敲 我 的 门 。 这 两年 多来 , 几乎 记不起 有人 敲过 我 的 门 , 当然 , 这 不 包括 收 租金 的 房东 老伯 , 那怕 我 按时 交租 , 他 也 会 时不时 借故 进来 检查一下 房间 的 状况 。

敲门声 又 再次 响起 , 这次 声音 更加 急促 。 我 从 迷迷糊糊 中 清醒过来 , 根据 太阳光 已经 从 脚边 晒 到 屁股 , 以及 夏天 阳光 在 我 这个 小 单间 移动 的 轨迹 , 估计 现在 已经 过 了 十点 。 我 仍然 一动不动 地 眯着 眼睛 躺 在 星号 星号 (床上), 想 等到 外面 的 人 失去 耐性 或者 认为 没人 在 房间 里 而 自动 放弃 。 不过 , 再次 响起 的 敲门声 倒 让 我 先 放弃 了 。 我 爬起来 , 扯 过 床边 挂 在 椅子 上 的 大 毛巾 缠住 下身 , 光 着 胳膊 就 去 开门 。 门 打开 时 , 房东 老伯 正 用 颤微微 的 手把 一把 钥匙 往门 孔里 塞 , 看样子 他 已经 试过 好 几次 了 。 我 还 没有 来得及 发火 , 就 看见 站 在 他 身后 一 高一 矮 的 两位 陌生 中年男人 。 老 房东 退 到 一边 , 两位 中 的 矮矮的 微微 有些 发胖 的 那 一个 在 我 面前 晃 了 一下 证件 , 没等 我 反应 过来 就 开口 说 :“ 我们 是 警察 , 你 叫 杨 文峰 , 是 吗 ? ” 我 点点头 , 仔细 地 打量 了 一下 发胖 的 警察 。 胖 警察 一脸 的 疲惫 , 身上 的 T恤衫 脏得 都 分不出 是 什么 颜色 了 , 深灰色 的 裤子 也 是 皱巴巴 的 , 同 他 一起 的 那位 高出 很多 , 也 看起来 精干 不少 的 同事 站 在 那里 用 阴郁 的 目光 盯 着 我 。

“ 换 件 衣服 吧 , 和 我们 到 局里 去 协助 调查 一件 案子 ! ” 我 想 , 大概 是 在 外面 等 久 了 不耐烦 了 吧 , 他 本来 应该 较 客气 地说 :“ 请 你 跟 我们 一起 回 一趟 局里 , 协助 调查 一件 案子 。 ” 我 请 他们 在 外面 等 一下 , 自己 进去 换件 衣服 就 出来 。 两位 警察 互相 看 了 一眼 , 随即 高个子 警察 把头 越过 我 的 肩膀 向 房间 里 扫 了 一眼 , 大概 是 看到 我 无法 从 唯一 的 装 着 防盗网 的 窗户 里 逃走 吧 , 他们 才 一起 点头 。 我 一边 换衣服 , 一边 故意 制造 出 一些 让 他们 站 在 门外 也 可以 听到 的 声音 。 我 想 , 他们 如果 听 不到 房间 里 有 声音 , 会 紧张 的 , 警察 一 紧张 , 我 也 会 紧张 。

坐在 警车 后面 , 一路上 大家 都 没有 交谈 。 到达 广州市 汇桥 公安分局 后 , 我 随 他们 上 到 二楼 。 胖 警察 把 我 带进 一间 好象 会客室 样子 的 房间 , 高 警察 向 二楼 另外 一边 走 过去 。 胖 警察 示意 我 坐下 , 问 我 吸 不 吸烟 , 我 摇摇头 , 他 不再 说话 。 大约 过 了 十来 分钟 , 高 警察 开门 进来 , 他 手上 拿 着 三个 纸杯 和 一瓶 矿泉水 , 胳膊 下 还 夹 着 一卷 案卷 , 他们 两个 在 我 面前 坐下 来 。

“ 你 好象 不 感到 意外 , 经常 进出 公安局 吗 ?” 胖子 表情 诡异 地 看着 我 。

“ 以前 来 办理 过 暂住证 和 临时 户口 , 不过 这样 坐 你们 的 车 进来 还是 第一次 。 ” “ 知道 我们 叫 你 来 干什么 吗 ? “ 你 不是 说 有 案子 希望 我 协助 调查 吗 ? ” “ 对 ! ” 胖 警察 觉得 有些 好笑 ,“ 那么 你 知道 是 什么 案子 吗 ? ” 我 摇摇头 。 “ 你 就 说 知道 还是 不知 , 今后 我们 问话 你 都 要 回答 , 不要 摇头 或者 点头 。 ” 高 警察 严肃 地说 。 他 停 了 一下 , 想 起来 了 似的 指着 胖 警察 说 :“ 他 是 张 科长 , 我 姓李 , 我们 是 刑警队 的 。 ” 还 没有 等 他 说完 , 张 科长 连忙 补充 道 :“ 他 是 我们 的 李 科长 。 ” “ 张 科长 , 李 科长 , 你们好 。 ” 既然 知道 了 他们 的 名字 , 我 觉得 有 必要 正规 一点 , 礼貌 一点 , 不过 介绍 我 自己 就 免掉 了 ,“ 刑警队 ” 这个 词 让 我 不是 那么 想 交谈 。 比较 精干 的 李 科长 脸上 棱角分明 , 有些 男子 气慨 , 美中不足 的 是 脸上 长着 一双 三角 眼 。 胖子 张 科长 体形 有点 较 不清不楚 , 浑身 滚圆 , 没有 什么 棱角 , 加上 双下巴 厚厚的 , 怎么 看 都 不象 一名 公安战士 。

在 我 观察 他们 的 这一阵子 , 他们 两位 互相 使 了 个 眼色 , 看来 他们 决定 由张 科长 主审 。

张 科长 清了清 嗓子 :“ 你 认识 谢婉蓉 吗 ? ” 我 请 他 重复 了 一遍 名字 ,“ 谢婉蓉 ” 这个 名字 好象 听说 过 , 不过 经过 快速 搜索 自己 的 记忆 后 我 无法 把 这个 名字 和 某个 留在 我 脑海 里 的 女性 对 上 号 。 我 仍然 假装 出 认真 回忆 的 样子 , 其实 在 我 的 记忆 中 没有 多少 个 有 姓名 的 女性 , 留在 脑海中 的 大多数 女性 的 脸 都 是 那些 我 在 电影 电视 或者 商场 马路上 见到 的 能够 吸引 我 的 , 不过 都 是 没有 名字 的 。 我 不 愿意 公安 同志 认为 我 没有 好好 想一想 就 回答 , 加上 快到 四十 的 人 了 , 我 也 不 愿意 公安 同志 看 出来 , 我 脑袋 里 没有 几个 女性 的 资料 。 最后 , 我 不无遗憾 地说 :“ 我 不 认识 , 或者 是 我 一下子 想不起来 了 。 ” “ 你 能够 确定 吗 ? 再 想想 。 ” 我 又 装出 想 的 样子 , 然后 边 摇头 边 肯定 地 告诉 他们 我 不 认识 有 这个 名字 的 女人 。 两位 科长 互相 看 了 一眼 , 然后 同时 盯住 我 , 张 科长 脸上 换上 了 有点 开心 的 笑容 , 连 阴沉 严肃 的 李 科长 脸上 也 隐约 现出 了 一丝 笑意 ,“ 那 就 好办 了 。 ” 李 科长 说 着 站 起来 在 房间 来回 走 了 一回 , 又 坐下 。 张 科长 大大 喝 了 口水 , 我 感觉 到 他们 的 心情 和 房间 的 气氛 一样 , 明显 的 开朗 起来 。 我 有些 迷惑 了 , 等 他们 坐下 后 , 我 喃喃地 问 :“ 我 不 懂 你 什么 意思 , 什么 好办 了 ? ” “ 是 这样 , 我们 觉得 这个 案子 有眉目 了 。 ” “ 因为 我 不 认识 这个 女人 的 缘故 吗 ? ” “ 不是 , 因为 你 撒谎 ! ” 李 科长 插进来 ,“ 我们 不 喜欢 嫌疑犯 撒谎 , 可是 欲盖弥彰 的 谎言 却 可以 帮 我们 不少 忙 。 ” 他边 说 边 从 案卷 中 抽出 一张 放大 后 的 照片 , 缓缓 地 从 桌子 上 推过来 。 隔 着 整张 桌子 , 黑白照片 上 模糊 的 棱角 已经 让 我 感觉 到 那 是 一张 蓉 儿 躺 在 的 照片 。 她 经常 在 我 面前 摆 出 这种 撩人 的 姿势 躺 在 , 乌黑 的 长发 一半 散落 在 枕头 上 , 另外 一半 从 雪白 的 脖子 上 一直 垂落 到 丰满 的 胸脯 前 , 一条 粉腿 微微 抬起 , 下 身穿 着 性感 的 丁 字型 欲露 还 掩 , 这 一瞬间 我十有 九次 会 一泄 如注 。 这些 东西 闪电般 出现 在 我 脑海 里 , 照片 已经 正 正 摆在 我 的 面前 , 我 立时 意识 到 这 是 公安 取证 人员 拍摄 的 现场 照片 。 蓉 儿 嘴巴 紧闭 , 眼睛 却 睁 得 大大的 , 我 的 心 一阵 紧缩 , 立即 避开 了 照片 上 那 空洞 的 眼光 。

“ 怎么样 , 认识 她 吧 ? 今天 早上 她 的 姐妹 发现 她 就 这样 躺 在 , 死 了 。 ” “ 是蓉儿 ! 我 认识 , 昨天 我 还 见 过 她 。 ” 我 不想 再 看 照片 , 但 我 可以 肯定 , 那 空洞 的 眼光 一定 仍然 看着 我 。 ” “ 可 你 刚才 还 说 不 认识 她 , 我 得 提醒 你 , 你 撒 了 谎 ! ” 李 科长 声音 中 突然 带上 了 威严 ,“ 你 在 最 不 应该 撒谎 的 问题 上 撒 了 谎 ! 这样 , 问题 就 好办 了 。 ” 张 科长 看 我 仍然 不 言语 , 抓住机会 开导 着 :“ 为了 节约 大家 的 时间 , 你 就 坦白 告诉 我们 , 你 和 谢婉蓉 的 死 有 什么 关系 ? 或者 你 可以 回答 我们 , 是不是 你 杀 了 谢婉蓉 ? ” 我 又 强迫 自己 看 了 一眼 面前 的 照片 , 蓉 儿 平静 的 样子 , 让 我 不敢相信 她 真的 死去 了 ,“ 是 他杀 ? 还是 自杀 ? ” “ 你 应该 回答 问题 , 而 不是 问 问题 。 ” 张 科长 装 出 生气 的 样子 ,“ 我们 还要 等 最后 的 鉴定 出来 , 但是 从 目前 已知 的 证据 推测 , 她 是 被 人 杀死 的 。 你 看 , 死后 还 被 摆 上 这样 的 姿势 , 自杀 的 人 在 死 时 不 可能 摆 上 这种 撩人 的 姿势 吧 。 现在 可以 回答 问题 了 吗 ? ” “ 我 想不起 她 的 名字 , 我 一直 叫 她蓉儿 , 她 喜欢 我 这样 叫 她 , 我 也 喜欢 这 样子 叫 她 。 ” “ 蓉 儿 ? 原来 是 这样 ,” 两位 公安 都 显出 不 相信 和 失望 的 样子 , 那 你 告诉 我们 , 是 怎么 死 的 ? ” “ 李 科长 , 张 科长 , 应该 是 你们 告诉 我 她 是 怎么 死 的 吧 , 我 什么 也 不 知道 , 真的 ! ” 我 急切 地说 。 后来 我 想 , 在 此时此地 知道 蓉 儿 的 死讯 多少 缓解 了 我 的 悲哀 , 因为 我 必须 面对 两个 对 死亡 见惯 不怪 的 公安 和 小心谨慎 地为 自己 辩护 , 否则 , 蓉 儿 的 死讯 一定 会 让 我 嚎啕大哭 的 。

为了 节约 大家 的 时间 , 我 告诉 公安 , 蓉 儿 是从 湘西 来 的 , 我 是 鄂西 来 的 , 我们 那 地方 相爱 的 男女 就 喜欢 称呼 对方 “ 杨子 ”“ 婉儿 ”“ 蓉 儿 ”。 特别 是 我们 这些 流浪 在外 的 人 , 这样 的 叫法 让 人 感到 亲切 。 我想 谢婉蓉 让 我 叫 她 儿蓉 大概 还有 另外 一个 意思 , 她 特别 羡慕 金庸 小说 中 的 黄蓉 , 她 常常 说 , 如果 这辈子 无法 找到 象 郭靖 那样 傻头傻脑 , 武功 高强 却 又 对 自己 爱不释手 , 始终如一 的 男人 , 活着 也 没有 多大 的 意思 。

我 尽 我 所知 告诉 两位 科长 , 张 科长 听得 有些 入迷 , 李 科长 却 显出 有些 不耐烦 了 。 我 想 张 科长 可能 读过 金庸 的 小说 , 李 科长 这么 严肃 的 人 就 不会 去 看 武侠小说 的 , 我 讲 了 大约 半个 小时 , 李 科长 终于 忍不住 打断 了 我 。

“ 我 想 , 我们 是不是 可以 从 你 的话 里 得出 这样 的 结论 , 蓉 儿 如果 找 不到 真心 爱 他 的 象 那个 姓 郭 的 什么 大侠 一样 的 人 的话 , 就 会 觉得 生命 没有 意义 , 你 是否 暗示 她 就 会 因此 而 自杀 ? ” “ 我 是 这个 意思 , 不 不 , 我 并 不是 暗示 她 是 自杀 , 是否 自杀 , 这得 由 你们 公安 决定 。 ” 这 是 我 进 局子 里 第一次 对 李 科长 产生 警惕 ,“ 我 不是 也 说 了 , 如果 大家 相爱 , 才 可以 蓉 儿蓉儿 地 称呼 吗 ? ” “ 你们 相爱 吗 ? ” 李 科长 端详 了 我 一阵 , 接着 扫 了 一眼 桌上 的 照片 。 我 觉得 很 不 舒服 , 我 三十七 了 , 那 照片 上 的 容儿 才 二十二 , 并且 蓉 儿 永远 是 二十二 , 我 却 不得不 一年 一年 地老 下去 。

“ 这 爱情 也 不错呀 ! ” 专心 听 我 故事 的 张 科长 感叹 道 ,“ 她 有 固定 职业 吗 ? ” “ 她 是 妓女 , 不 知道 这 是否 算 固定 职业 。 ” 我 干巴巴 地说 。

一脸 入迷 和 向往 的 表情 突然 凝固 在 张 科长 脸上 , 瞬间 回过 神来 :“ 我们 知道 她 是 干什么 的 。 今天 早上 我们 检查 她 的 房间 , 竟然 什么 人 的 通信地址 电话 都 找 不到 , 只有 你 的 。 你 的 照片 、 地址 和 衣服 几乎 塞 在 她 每 一个 抽屉 里 。 我 想 , 她 肯定 —— 爱 你 吧 ? ! ” 张 科长 把 “ 爱 ” 字 拖 得 有点 奇怪 的 长 , 我 想 他 大概 难以 启口 。 我 很 理解 , 在 广州 这个 外来人口 、 盲流 、 三陪女 云集 的 大都市 , 爱 这个 字 不常 被 人 用到 。

“ 我 想 她 可能 爱上 我 , 我 也 觉得 少不了 她 。 ” 我 说 的 是 真心话 ,“ 我 可以 告诉 你们 , 不要 浪费 你们 的 时间 , 我 和 她 的 死 没有 关系 。 昨天 我见 过 她 后 , 晚上 就 回到 自己 的 住处 , 你 看 我们 的 住处 相隔 不过 几条 街道 。 ” 我 停 了 一下 , 看 他们 两位 都 不 说话 的 样子 , 我 接着 说 ,“ 李 科长 、 张 科长 , 要说 的 都 说完 了 , 我 可以 回去 了 吗 ? ” 他们 两位 让 我 再 等 一会 , 就 走 出去 , 过 了 大约 十五分钟 才 回来 。 张 科长 对 我 说 :“ 今天 是 个 好的开始 , 希望 我们 还 可以 继续 配合 下去 。 ” 随即 , 他 说 , 由于 我 没有 固定 的 工作 单位 , 临时 户口 也 过期 了 , 我 如果 一 离开 , 很 可能 就象 空气 一样 消失 得 无影无踪 了 , 可是 我 又 是 他们 目前 唯一 掌握 的 涉及 这样 一起 严重 的 “ 凶杀案 ” 的 关键 人 , 所以 他 以 商量 的 口吻 问 我 :“ 你 是否 可以 留在 这里 几天 , 让 我们 把 事情 搞个 水落石出 再 回去 ? ” 我 吃惊 地 盯 着 他 , 以 我 对 法律 的 理解 , 一时之间 竟然 无从 开口 。 李 科长 大概 看 出来 了 , 随即 给 我 解释 :“ 这 和 拘留 不同 , 只是 考虑 到 你 的 特殊 情况 , 希望 你 留在 这里 配合 我们 破案 。 我们 搜索 了 死者 的 所有 遗物 , 到 现在 为止 竟然 没有 发现 她 有 第二个 亲人 。 我 想 , 你 也 一定 想 尽快 找到 凶手 吧 ? ! 你 留在 这里 期间 , 一切 伙食费 用 由 我们 出 。 虽然 你 住 在 拘留所 里 , 但是 你 的 房间 将 不 上锁 , 我们 也 会 给 看守 解释 , 如果 你 想 走 , 随时 都 可以 走 。 不过 我们 希望 你 明白 , 如果 死者 是 被 杀 的 , 那 你 确实 是 最大 的 嫌疑人 , 也 是 我们 目前 破案 的 唯一 线索 。 所以 , 如果 你 真要 走 , 我们 得 找 人 24 小时 监视 你 。 你 看 , 我们 的 警力 和 经费 都 有限 , 作为 一名 普通 公民 , 你 是否 该 为 我们 公安工作 和 社会治安 做点 力所能及 的 小 贡献 呢 。 ” 我 听 得 目瞪口呆 , 自己 竟然 要 用 这种 方式 为 社会治安 作贡献 。 不过 我 想起 刚刚 看到 的 一则 报导 , 每年 全国 都 有 五百多位 公安干警 以身殉职 , 而 其中 超过 半数 是因为 疲劳过度 致死 。 我 知道 有 少数 公干 确实 是 害群之马 , 但 绝大多数 公安战士 都 是 尽职尽责 。 我 点点头 。

张 科长 感激 地 微笑 一下 , 赶紧 说 :“ 如果 你 同意 , 那 我们 可以 签 一个 字画 一个 押 。 ” “ 我 需要 律师 吗 ? ” 我 看着 他们 问 。

“ 什么 话 , 我们 没有 拘留 你 , 你 要 律师 干吗 ? 再说 , 你 不是 说 自己 没有 犯罪 杀人 吗 ? 那要 律师 干什么 ? ” 我 想 他们 虽然 满脸 客气 , 但是 我 已经 感觉 到 事情 的 严重 。 如果 我 真要 走 的话 , 他们 无法 拦下 我 , 但是 他们 会 很快 搞 到 拘留证 , 那时 一切 客气 就 没有 了 , 搞不好 我 的 档案 上 还 会 留下 刑事拘留 的 记录 。 虽然 我 现在 也 搞不清楚 自己 的 档案 在 哪里 。 在 哪里 都 是 吃 、 住 和 拉 , 不如 在 这里 配合 公安 几天 也好 。 我 告诉 他们 我 同意 配合 , 他们 放下 心来 的 样子 。

“ 我 想 , 杨先生 , 你 需要 换洗 衣服 什么 的 , 如果 你 同意 , 我 晚上 下班 回家 的 路上 可以 顺便 到 你家 一趟 , 帮 你 收拾 , 免得 你 再 跑 一趟 , 何况 我们 的 警车 都 出勤 了 。 ” 我 默默地 把 自己 房间 的 钥匙 递给 他 , 我 理解 他们 破案 心切 的 心情 。 目前 公安 一切 都 正规 起来 了 , 要 搞 一张 “ 搜查 令 ” 还要 经过 一两天 的 手续 , 所以 他们 借帮 我 拿 衣服 的 机会 可以 到 我 房间 里 观察 一圈 。 除开 两 三盘 香港 黄色 录像带 之外 , 我 的 房间 里 也 没有 什么 见不得人 的 东西 , 让 他们 搜 就是 了 。

可是 我 没有 想到 , 我 这 一住 就是 二十多天 。 一个 星期 后 , 当 我 憋 得 失去 耐心 吵 着 要 离开 时 , 两位 科长 已经 搜集 到 据说 是 足够 的 证据 正式 拘留 了 我 。 于是 我 又 继续 呆 在 那间 拘留所 的 单间 里 , 只是 这次 单间 的 门 被 人 从 外面 牢牢地 锁上 了 。

第一章 Chapter 1.1 Kapitel 1.1 Κεφάλαιο 1.1 Chapter 1 Chapter 1.1 第1.1章 1.1장 Capítulo 1.1 Глава 1.1 第一章Chapter 1.1

第一章 我 是 谁 ? Kapitel 1 Wer bin ich? Chapter 1 Who am I?

住 在 这里 两年 多 , 还 从来 没有 听到 有人 这样 耐心 的 敲 我 的 门 。 Ich lebe hier seit mehr als zwei Jahren und habe noch nie jemanden so geduldig an meine Tür klopfen gehört. I have lived here for more than two years, and I have never heard anyone knock on my door so patiently. More than two years living here, I have never heard anyone knocking on my door so patiently. Прожив здесь более двух лет, я никогда не слышала, чтобы кто-то так терпеливо стучал в мою дверь. 这 两年 多来 , 几乎 记不起 有人 敲过 我 的 门 , 当然 , 这 不 包括 收 租金 的 房东 老伯 , 那怕 我 按时 交租 , 他 也 会 时不时 借故 进来 检查一下 房间 的 状况 。 Seit mehr als zwei Jahren kann ich mich kaum erinnern, dass jemand an meine Tür geklopft hat, natürlich nicht der Vermieter, der die Miete kassiert, selbst wenn ich die Miete pünktlich zahle, kommt er hin und wieder vorbei, um die Miete zu kontrollieren Zustand des Zimmers. In the past two years or so, I can hardly remember anyone knocking on my door. Of course, this does not include the old landlord who collects rent. Even if I pay the rent on time, he will come in to check the condition of the room from time to time. In the past two years, I can hardly remember anyone knocking on my door, of course, excluding the landlord who collects rent. Even if I pay the rent on time, he will occasionally come in to check the room.

敲门声 又 再次 响起 , 这次 声音 更加 急促 。 Das Klopfen kam erneut, diesmal heftiger. The knock on the door sounded again, this time even more urgently. The knocking on the door sounded again, this time more urgent. 我 从 迷迷糊糊 中 清醒过来 , 根据 太阳光 已经 从 脚边 晒 到 屁股 , 以及 夏天 阳光 在 我 这个 小 单间 移动 的 轨迹 , 估计 现在 已经 过 了 十点 。 Ich wachte aus meiner Benommenheit auf, und gemäß den Sonnenstrahlen von meinen Füßen bis zu meinem Gesäß und dem Lauf der Sommersonne in meinem kleinen Privatzimmer wird geschätzt, dass es nach zehn Uhr ist. I woke up from the confusion. According to the sun's rays from my feet to the bottom, and the trajectory of the summer sun moving in my small single room, it is estimated that it has already passed ten o'clock. Eu acordei lentamente do meu torpor, com base na luz do sol já brilhando do meu pé até a minha bunda, e o trajeto do sol de verão dentro do meu pequeno quarto, calculo que já passou das dez horas. 我 仍然 一动不动 地 眯着 眼睛 躺 在 **星号 星号 (床上), 想 等到 外面 的 人 失去 耐性 或者 认为 没人 在 房间 里 而 自动 放弃 。 Ich liege immer noch bewegungslos auf dem Sternchen Sternchen (Bett), kneife die Augen zusammen und versuche zu warten, bis jemand draußen ungeduldig wird oder denkt, dass niemand im Raum ist und aufgibt. I was still lying motionless, squinting my eyes, trying to wait until the people outside lost patience or thought no one was in the room and gave up. Eu ainda estou deitado imóvel com os olhos quase fechados na cama, esperando que as pessoas lá fora percam a paciência ou pensem que não há ninguém no quarto e desistam automaticamente. 不过 , 再次 响起 的 敲门声 倒 让 我 先 放弃 了 。 Das Klopfen an der Tür ließ mich jedoch wieder aufgeben. However, the knock on the door again made me give up first. No entanto, o som da batida na porta novamente me fez desistir primeiro. 我 爬起来 , 扯 过 床边 挂 在 椅子 上 的 大 毛巾 缠住 下身 , 光 着 胳膊 就 去 开门 。 Ich stand auf, zog das große Handtuch, das am Stuhl neben dem Bett hing, wickelte es um meinen Unterkörper und ging mit bloßen Armen, um die Tür zu öffnen. I got up, pulled the big towel hung on the chair beside the bed and wrapped it around my lower body, and opened the door with my arms bare. Eu me levantei, peguei a toalha grande pendurada na cadeira ao lado da cama e a amarrei na cintura, e fui até a porta com os braços nus. 门 打开 时 , 房东 老伯 正 用 颤微微 的 手把 一把 钥匙 往门 孔里 塞 , 看样子 他 已经 试过 好 几次 了 。 Als die Tür geöffnet wurde, steckte die Wirtin mit zitternder Hand einen Schlüssel in das Türloch, es schien, als hätte er es mehrmals versucht. When the door opened, the landlord's old man was putting a key into the door hole with a trembling hand. It seemed that he had tried it several times. Quando a porta se abriu, o velho senhorio estava tentando várias vezes colocar a chave na fechadura com as mãos trêmulas. 我 还 没有 来得及 发火 , 就 看见 站 在 他 身后 一 高一 矮 的 两位 陌生 中年男人 。 Bevor ich wütend werden konnte, sah ich zwei seltsame Männer mittleren Alters hinter ihm stehen, einen großen und einen kleinen. Before I could get angry, I saw two strange middle-aged men standing tall and short behind him. Antes que eu tivesse a chance de ficar bravo, vi dois homens de meia-idade desconhecidos, um alto e outro baixo, de pé atrás dele. 老 房东 退 到 一边 , 两位 中 的 矮矮的 微微 有些 发胖 的 那 一个 在 我 面前 晃 了 一下 证件 , 没等 我 反应 过来 就 开口 说 :“ 我们 是 警察 , 你 叫 杨 文峰 , 是 吗 ? Der alte Wirt trat zur Seite, und der kleine, etwas dickere von den beiden schwenkte seinen Ausweis vor mir, und bevor ich reagieren konnte, sagte er: „Wir sind die Polizei, Ihr Name ist Yang Wenfeng, nicht wahr? The old landlord stepped aside, and the short and slightly fat one of the two shook his ID in front of me. Before I could react, he said, "We are the police. Your name is Yang Wenfeng, right? ” 我 点点头 , 仔细 地 打量 了 一下 发胖 的 警察 。 Ich nickte und sah den dicken Polizisten aufmerksam an. ' I nodded and looked carefully at the fat policeman. Eu assenti e observei atentamente o policial gordo. 胖 警察 一脸 的 疲惫 , 身上 的 T恤衫 脏得 都 分不出 是 什么 颜色 了 , 深灰色 的 裤子 也 是 皱巴巴 的 , 同 他 一起 的 那位 高出 很多 , 也 看起来 精干 不少 的 同事 站 在 那里 用 阴郁 的 目光 盯 着 我 。 Der dicke Polizist hatte ein müdes Gesicht, sein T-Shirt war so schmutzig, dass er die Farbe nicht erkennen konnte, und seine dunkelgraue Hose war auch zerknittert, der Kollege, der bei ihm war, war viel größer und sah viel schlanker aus. Dort starrte er mich mit düsteren Augen an. The fat policeman looked tired, his T-shirt was so dirty that he couldn't tell what color he was, and his dark gray pants were crumpled. The one with him was much taller and looked a lot more capable. Staring at me with gloomy eyes there. O policial gordo estava exausto, sua camiseta suja nem dava para distinguir a cor, suas calças cinzas também estavam enrugadas, e o colega alto e magro ao lado dele me encarava com um olhar sombrio.

“ 换 件 衣服 吧 , 和 我们 到 局里 去 协助 调查 一件 案子 ! „Ziehen Sie sich um und kommen Sie mit uns ins Büro, um bei einem Fall zu helfen! "Change your clothes, and come to the bureau with us to help investigate a case! "Vista-se de uma roupa nova, e nos acompanhe até a delegacia para ajudar a investigar um caso! ” 我 想 , 大概 是 在 外面 等 久 了 不耐烦 了 吧 , 他 本来 应该 较 客气 地说 :“ 请 你 跟 我们 一起 回 一趟 局里 , 协助 调查 一件 案子 。 “Ich dachte, wahrscheinlich weil er nach langem Warten draußen ungeduldig war, hätte er höflicher sagen sollen: „Bitte kommen Sie mit uns zurück ins Büro, um bei der Untersuchung eines Falls zu helfen. "I think, probably because he was impatient after waiting outside for a long time. He should have said more politely: "Please come back to the bureau with us to help investigate a case." “Acho que ele ficou impaciente por esperar do lado de fora por muito tempo. Originalmente, ele deveria ter pedido educadamente: 'Por favor, nos acompanhe de volta ao escritório para ajudar na investigação de um caso.' ” 我 请 他们 在 外面 等 一下 , 自己 进去 换件 衣服 就 出来 。 „Ich bat sie, draußen zu warten, hineinzugehen, sich umzuziehen und dann herauszukommen. "I asked them to wait outside, go in and change clothes and come out. Pedi a eles para esperarem do lado de fora por um momento, entrei para trocar de roupa e logo saí. 两位 警察 互相 看 了 一眼 , 随即 高个子 警察 把头 越过 我 的 肩膀 向 房间 里 扫 了 一眼 , 大概 是 看到 我 无法 从 唯一 的 装 着 防盗网 的 窗户 里 逃走 吧 , 他们 才 一起 点头 。 Die beiden Polizisten sahen sich an, und dann blickte der große Polizist über meine Schulter in den Raum, wahrscheinlich sah er, dass ich nicht durch das einzige Fenster mit Sicherheitsnetzen entkommen konnte, also nickten sie zusammen. The two policemen glanced at each other, and then the tall policeman swept his head over my shoulder and glanced into the room. They probably nodded together when they saw that I couldn't escape from the only window with anti-theft nets. Os dois policiais se olharam e o policial mais alto esticou o pescoço sobre meu ombro para olhar dentro do quarto. Provavelmente viu que eu não conseguia escapar pela única janela com rede de proteção e, por isso, ambos concordaram com a cabeça. 我 一边 换衣服 , 一边 故意 制造 出 一些 让 他们 站 在 门外 也 可以 听到 的 声音 。 Beim Umziehen machte ich absichtlich einige Geräusche, die sie hören konnten, während sie vor der Tür standen. As I changed my clothes, I deliberately made noises that they could hear from outside the door. Enquanto trocava de roupa, eu deliberadamente fazia alguns sons que podiam ser ouvidos mesmo do lado de fora da porta. 我 想 , 他们 如果 听 不到 房间 里 有 声音 , 会 紧张 的 , 警察 一 紧张 , 我 也 会 紧张 。 Ich dachte, wenn sie das Geräusch im Raum nicht hören könnten, wären sie nervös, und wenn die Polizei nervös wäre, wäre ich auch nervös. I think they'd be nervous if they couldn't hear anything in the room, and if the police were nervous, I'd be nervous too. Pensei que, se eles não ouvissem nenhum som vindo do quarto, ficariam nervosos. Se os policiais estão nervosos, eu também fico nervoso.

坐在 警车 后面 , 一路上 大家 都 没有 交谈 。 Auf der Rückbank des Polizeiautos sitzend, sprach unterwegs niemand mit jemandem. Sitting in the back of the police car, we didn't talk to each other all the way. Sentado atrás do carro da polícia, ninguém conversava durante o trajeto. 到达 广州市 汇桥 公安分局 后 , 我 随 他们 上 到 二楼 。 Nachdem ich beim öffentlichen Sicherheitsbüro Huiqiao in Guangzhou angekommen war, folgte ich ihnen in den zweiten Stock. After arriving at Guangzhou Huiqiao Public Security Bureau, I followed them up to the second floor. Depois de chegar à Delegacia de Polícia de Huiqiao, em Guangzhou, fui levado ao segundo andar com eles. 胖 警察 把 我 带进 一间 好象 会客室 样子 的 房间 , 高 警察 向 二楼 另外 一边 走 过去 。 Der dicke Polizist führte mich in einen Raum, der wie ein Empfangszimmer aussah, und der große Polizist ging auf die andere Seite des zweiten Stocks. The fat policeman took me into a room that looked like a reception room, and the high policeman walked to the other side of the second floor. O policial gordo me levou para uma sala que parecia uma sala de reuniões, enquanto o policial alto caminhava para o outro lado do segundo andar. 胖 警察 示意 我 坐下 , 问 我 吸 不 吸烟 , 我 摇摇头 , 他 不再 说话 。 Der dicke Polizist bedeutete mir, mich zu setzen, fragte mich, ob ich rauche, ich schüttelte den Kopf, aber er hörte auf zu reden. The fat policeman motioned me to sit down, asked me if I smoked, I shook my head, and he stopped talking. O policial gordo me fez sinal para sentar, perguntou se eu fumava, balancei a cabeça e ele não falou mais nada. 大约 过 了 十来 分钟 , 高 警察 开门 进来 , 他 手上 拿 着 三个 纸杯 和 一瓶 矿泉水 , 胳膊 下 还 夹 着 一卷 案卷 , 他们 两个 在 我 面前 坐下 来 。 Etwa zehn Minuten später öffnete der Polizist Gao die Tür und kam herein, er hielt drei Pappbecher und eine Flasche Mineralwasser in der Hand, eine Akte unter dem Arm, die beiden setzten sich vor mich. About ten minutes later, police officer Gao opened the door and came in. He had three paper cups and a bottle of mineral water in his hands and a file under his arm. The two of them sat down in front of me.

“ 你 好象 不 感到 意外 , 经常 进出 公安局 吗 ?” 胖子 表情 诡异 地 看着 我 。 „Sie scheinen nicht überrascht zu sein, gehen Sie oft im Büro für öffentliche Sicherheit ein und aus?“ Der dicke Mann sah mich mit einem seltsamen Ausdruck an. "You don't seem to be surprised, do you often go in and out of the public security bureau?" The fat man looked at me with a strange expression. “Você parece não se surpreender, entra e sai frequentemente da delegacia?” O gordo me olhou de forma estranha.

“ 以前 来 办理 过 暂住证 和 临时 户口 , 不过 这样 坐 你们 的 车 进来 还是 第一次 。 „Ich bin schon einmal hierher gekommen, um eine befristete Aufenthaltserlaubnis und eine befristete Haushaltsanmeldung zu beantragen, aber dies ist das erste Mal, dass ich so mit Ihrem Auto hereingekommen bin. "I used to apply for a temporary residence permit and a temporary residence permit, but this is the first time I have come in by your car like this. “Anteriormente vim para solicitar visto de residência temporária e registro temporário, mas entrar em seu carro e vir aqui é a primeira vez.” ” “ 知道 我们 叫 你 来 干什么 吗 ? "Weißt du, warum wir dich hierher gerufen haben?" " " Know what we called you for ? “Você sabe por que te chamamos aqui?” “ 你 不是 说 有 案子 希望 我 协助 调查 吗 ? „Haben Sie nicht gesagt, dass es einen Fall gibt, bei dem Sie möchten, dass ich bei der Untersuchung behilflich bin? "Didn't you say that there is a case that you want me to help investigate? “Tu não disseste que havia um caso em que precisavas da minha ajuda para investigar? ” “ 对 ! ” “Sim! ” 胖 警察 觉得 有些 好笑 ,“ 那么 你 知道 是 什么 案子 吗 ? Der dicke Polizist fand das ein bisschen komisch: "Weißt du, was der Fall ist?" The fat policeman thought it was a little funny, "So do you know what the case is?" ” O policial gordo achou engraçado, “Então, você sabe de que caso se trata? ” 我 摇摇头 。 “ 你 就 说 知道 还是 不知 , 今后 我们 问话 你 都 要 回答 , 不要 摇头 或者 点头 。 „Du sagst einfach, du weißt es oder weißt es nicht, und ab jetzt musst du unsere Fragen beantworten, schüttel nicht den Kopf oder nicke. "You just say you know or you don't know. In the future, you have to answer any questions we ask, don't shake your head or nod your head. ” 高 警察 严肃 地说 。 “ sagte Polizist Gao ernst. " Police Gao said solemnly. 他 停 了 一下 , 想 起来 了 似的 指着 胖 警察 说 :“ 他 是 张 科长 , 我 姓李 , 我们 是 刑警队 的 。 Er hielt einen Moment inne, zeigte dann auf den dicken Polizisten und sagte: „Er ist Abteilungsleiter Zhang, mein Nachname ist Li, und wir gehören zum Team der Kriminalpolizei. He paused, pointed at the fat policeman as if he had remembered it, and said, "He is Section Chief Zhang, my surname is Li, and we are from the Criminal Police Force. ” 还 没有 等 他 说完 , 张 科长 连忙 补充 道 :“ 他 是 我们 的 李 科长 。 “ Bevor er zu Ende gesprochen hatte, fügte Abteilungsleiter Zhang schnell hinzu: „Er ist unser Abteilungsleiter Li. "Before he could finish speaking, Section Chief Zhang quickly added: "He is our Section Chief Li. "Antes que ele terminasse, o Chefe Zhang rapidamente acrescentou: "Ele é o nosso Chefe Li." ” “ 张 科长 , 李 科长 , 你们好 。 " " Section Chief Zhang, Section Chief Li, hello. "Chefe Zhang, Chefe Li, olá para vocês." ” 既然 知道 了 他们 的 名字 , 我 觉得 有 必要 正规 一点 , 礼貌 一点 , 不过 介绍 我 自己 就 免掉 了 ,“ 刑警队 ” 这个 词 让 我 不是 那么 想 交谈 。 Jetzt, da ich ihre Namen kenne, habe ich das Bedürfnis, formeller und höflicher zu sein, aber ich kann die Vorstellung meiner Person überspringen, und das Wort „Kriminalpolizei“ lässt mich nicht so viel reden. "Now that I know their names, I think it's necessary to be more formal and polite, but I don't want to introduce myself. The word "Interpol" makes me not want to talk so much. "Agora que conheço seus nomes, acho necessário ser mais formal, mais educado, mas vou pular a introdução a mim mesmo, a palavra 'Unidade de Investigação Criminal' me faz não querer conversar tanto." 比较 精干 的 李 科长 脸上 棱角分明 , 有些 男子 气慨 , 美中不足 的 是 脸上 长着 一双 三角 眼 。 Li Kechang, der fähiger ist, hat scharfe Kanten und Ecken in seinem Gesicht, das etwas maskulin ist, und das Haar in der Suppe sind ein Paar dreieckiger Augen in seinem Gesicht. The more capable section Li's face has sharp edges and corners, and a little masculine. The only drawback is the triangular eyes on his face. O Chefe Li, que é bastante magro e tem um rosto angular, exibe um certo ar masculino, mas o que é uma pena é que ele tem um par de olhos em forma de triângulo em seu rosto. 胖子 张 科长 体形 有点 较 不清不楚 , 浑身 滚圆 , 没有 什么 棱角 , 加上 双下巴 厚厚的 , 怎么 看 都 不象 一名 公安战士 。 Die Körperform des fetten Abteilungsleiters Zhang ist etwas unklar, sein Körper ist rund, ohne Kanten und Ecken, und mit seinem dicken Doppelkinn sieht er überhaupt nicht aus wie ein Soldat der öffentlichen Sicherheit. The fat man Zhang Kechang's body is a little unclear. His body is round, without any edges and corners. With a thick double chin, he doesn't look like a police soldier. O Chefe Zhang, que é gordo, tem uma forma corporal um pouco confusa e é todo redondo, sem nenhuma aresta, e ainda tem um queixo duplo espesso, o que não o faz parecer em nada um soldado da polícia.

在 我 观察 他们 的 这一阵子 , 他们 两位 互相 使 了 个 眼色 , 看来 他们 决定 由张 科长 主审 。 Während ich sie beobachtete, tauschten die beiden ein Augenzwinkern aus und es schien, als hätten sie beschlossen, den Abteilungsleiter Zhang den Vorsitz über die Verhandlung zu überlassen. While I was observing them for a while, the two of them winked at each other, and it seemed that they had decided that Section Chief Zhang would preside over the trial. Enquanto os observo, esses dois fizeram um sinal um para o outro, parecendo ter decidido que o Chefe Zhang seria o principal responsável pelo interrogatório.

张 科长 清了清 嗓子 :“ 你 认识 谢婉蓉 吗 ? Abteilungsleiter Zhang räusperte sich: „Kennen Sie Xie Wanrong? Section Chief Zhang cleared his throat: "Do you know Xie Wanrong? ” 我 请 他 重复 了 一遍 名字 ,“ 谢婉蓉 ” 这个 名字 好象 听说 过 , 不过 经过 快速 搜索 自己 的 记忆 后 我 无法 把 这个 名字 和 某个 留在 我 脑海 里 的 女性 对 上 号 。 " Ich bat ihn, den Namen zu wiederholen, "Xie Wanrong" scheint schon einmal gehört worden zu sein, aber nach einer kurzen Suche in meinem Gedächtnis konnte ich diesen Namen keiner Frau zuordnen, die mir im Gedächtnis geblieben war. I asked him to repeat the name again. The name "Xie Wanrong" seems to have been heard, but after a quick search in my own memory, I couldn't match this name with a certain woman in my mind. “Eu pedi para ele repetir o nome, 'Xie Wanrong' parece que já ouvi falar desse nome, mas depois de uma rápida pesquisa em minha memória, não consigo associar esse nome a qualquer mulher que tenha deixado uma marca na minha mente. 我 仍然 假装 出 认真 回忆 的 样子 , 其实 在 我 的 记忆 中 没有 多少 个 有 姓名 的 女性 , 留在 脑海中 的 大多数 女性 的 脸 都 是 那些 我 在 电影 电视 或者 商场 马路上 见到 的 能够 吸引 我 的 , 不过 都 是 没有 名字 的 。 Ich gebe immer noch vor, es ernst zu meinen mit dem Erinnern, aber tatsächlich habe ich nicht viele Frauen mit Namen in Erinnerung, die meisten Frauengesichter, die mir in Erinnerung bleiben, sind die, die ich in Filmen, im Fernsehen oder auf der Straße in Einkaufszentren gesehen habe ziehen mich an Ja, aber ohne Namen. I still pretend to remember seriously. In fact, there are not many women with names in my memory. Most of the women’s faces that I keep in my mind are those that I see in movies, TV, or on the streets of shopping malls that attract me. Yes, but they are all without names. Eu continuei fingindo que estava tentando lembrar seriamente, mas na verdade em minha memória há poucas mulheres com nomes, a maioria das mulheres que permanecem em minha mente são rostos daquelas que vi em filmes, televisão ou nas ruas de lojas, que me atraíram, mas sem nomes. 我 不 愿意 公安 同志 认为 我 没有 好好 想一想 就 回答 , 加上 快到 四十 的 人 了 , 我 也 不 愿意 公安 同志 看 出来 , 我 脑袋 里 没有 几个 女性 的 资料 。 Ich möchte nicht, dass Genosse Öffentliche Sicherheit denkt, dass ich nicht darüber nachgedacht habe, bevor ich geantwortet habe, und ich bin fast 40, und ich möchte nicht, dass Genosse Öffentliche Sicherheit sieht, dass ich nicht viele weibliche Materialien in meinem habe Kopf. I don't want the police comrades to think that I didn't think about it and answer them. Adding to the number of people in their forties, I also don't want the police to see that I don't have a few women's information in my head. Não quero que o camarada da polícia pense que não pensei direito antes de responder, além disso, estou perto dos quarenta e não quero que ele perceba que não tenho muitos dados sobre mulheres em minha cabeça. 最后 , 我 不无遗憾 地说 :“ 我 不 认识 , 或者 是 我 一下子 想不起来 了 。 Schließlich sagte ich bedauernd: „Ich weiß es nicht, oder ich kann mir nicht alles auf einmal merken. Finally, I regretfully said: "I don't know, or I can't remember it all at once. ” “ 你 能够 确定 吗 ? " "Bist du sicher?" " "Are you sure?" “Você pode ter certeza? 再 想想 。 Think again. Pense de novo. ” 我 又 装出 想 的 样子 , 然后 边 摇头 边 肯定 地 告诉 他们 我 不 认识 有 这个 名字 的 女人 。 « Ich tat so, als würde ich noch einmal nachdenken, dann schüttelte ich den Kopf und versicherte ihnen, dass ich keine Frau mit diesem Namen kenne. "I pretended to think again, and then shook my head and told them with certainty that I didn't know a woman with this name. ” Fingi novamente, balançando a cabeça enquanto afirmava categoricamente que não reconhecia o nome da mulher. 两位 科长 互相 看 了 一眼 , 然后 同时 盯住 我 , 张 科长 脸上 换上 了 有点 开心 的 笑容 , 连 阴沉 严肃 的 李 科长 脸上 也 隐约 现出 了 一丝 笑意 ,“ 那 就 好办 了 。 Die beiden Abteilungsleiter sahen sich an und starrten mich dann gleichzeitig an. Abteilungsleiter Zhang setzte ein glückliches Lächeln auf, und sogar der düstere und ernste Abteilungsleiter Li hatte ein schwaches Lächeln auf seinem Gesicht: „Das ist leicht zu handhaben ." . The two section chiefs glanced at each other and then stared at me at the same time. Section Chief Zhang put on a slightly happy smile, and even the somber and serious Section Chief Li had a faint smile on his face, "That's easy. . Os dois chefes se olharam e depois olharam para mim ao mesmo tempo, o rosto do chefe Zhang se iluminou com um sorriso um pouco feliz, e até o rosto sombrio e sério do chefe Li revelou levemente um sorriso, "Então está resolvido. ” 李 科长 说 着 站 起来 在 房间 来回 走 了 一回 , 又 坐下 。 „Abteilungsleiter Li stand auf und ging im Raum auf und ab, während er sprach, dann setzte er sich wieder. Chief Li said that he stood up and walked back and forth in the room, then sat down again. "O chefe Li levantou-se, andou pela sala e depois se sentou. 张 科长 大大 喝 了 口水 , 我 感觉 到 他们 的 心情 和 房间 的 气氛 一样 , 明显 的 开朗 起来 。 Zhang Kechang trank viel Wasser und ich hatte das Gefühl, dass ihre Stimmung der Atmosphäre im Raum entsprach, und sie wurden offensichtlich fröhlich. Section Chief Zhang drank heavily, and I felt that their mood was the same as the atmosphere in the room, and they were obviously cheerful. O chefe Zhang deu um grande gole de água, senti que o humor deles e o ambiente da sala ficaram visivelmente mais alegres. 我 有些 迷惑 了 , 等 他们 坐下 后 , 我 喃喃地 问 :“ 我 不 懂 你 什么 意思 , 什么 好办 了 ? Ich war etwas verwirrt, und nachdem sie sich hingesetzt hatten, murmelte ich und fragte: „Ich verstehe nicht, was du meinst, was kann ich tun? I was a little confused, and when they sat down, I mumbled, "I don't know what you mean, what's going to happen? ” “ 是 这样 , 我们 觉得 这个 案子 有眉目 了 。 "Nun, wir glauben, dass der Fall auf dem Weg der Besserung ist." ""That's the case, we think this case is interesting." ” “ 因为 我 不 认识 这个 女人 的 缘故 吗 ? "Weil ich diese Frau nicht kenne?" " "Because I don't know this woman?" ” “ 不是 , 因为 你 撒谎 ! " "Nein, weil du gelogen hast!" "No, because you lied! ” 李 科长 插进来 ,“ 我们 不 喜欢 嫌疑犯 撒谎 , 可是 欲盖弥彰 的 谎言 却 可以 帮 我们 不少 忙 。 Abteilungsleiter Li warf ein: „Wir mögen es nicht, wenn Verdächtige lügen, aber falsche Lügen können uns sehr helfen.“ Section Chief Li interjected, "We don't like suspects telling lies, but a lie to cover up can help us a lot. O chefe Li interveio: "Não gostamos que suspeitos mintam, mas uma mentira evidente pode nos ajudar muito." ” 他边 说 边 从 案卷 中 抽出 一张 放大 后 的 照片 , 缓缓 地 从 桌子 上 推过来 。 Während er sprach, holte er ein vergrößertes Foto aus der Akte und schob es langsam über den Tisch. ' He said as he pulled out an enlarged photo from the file and slowly pushed it over the table. "Enquanto falava, ele tirou lentamente uma foto ampliada do arquivo e a colocou suavemente na mesa." 隔 着 整张 桌子 , 黑白照片 上 模糊 的 棱角 已经 让 我 感觉 到 那 是 一张 蓉 儿 躺 在 ** 的 照片 。 Über den gesamten Tisch hinweg gaben mir die verschwommenen Kanten und Ecken auf dem Schwarz-Weiß-Foto bereits das Gefühl, dass es sich um ein Foto von Rong'er im Liegen handelte. Across the entire table, the blurry edges and corners of the black and white photo have made me feel that it is a photo of Rong'er lying in the middle of the world. Do outro lado da mesa, os cantos borrados em preto e branco da foto me fizeram sentir que era uma foto de Rong deitada. 她 经常 在 我 面前 摆 出 这种 撩人 的 姿势 躺 在 **, 乌黑 的 长发 一半 散落 在 枕头 上 , 另外 一半 从 雪白 的 脖子 上 一直 垂落 到 丰满 的 胸脯 前 , 一条 粉腿 微微 抬起 , 下 身穿 着 性感 的 丁 字型 ** 欲露 还 掩 , 这 一瞬间 我十有 九次 会 一泄 如注 。 Sie liegt oft in dieser aufreizenden Pose vor mir, die Hälfte ihrer langen schwarzen Haare ist auf dem Kissen verstreut, die andere Hälfte hängt von ihrem schneeweißen Hals bis zu ihren prallen Brüsten, ein rosa Bein ist leicht angehoben und ihr niedriger Körper trägt Neun von zehn Mal von zehn spucke ich diesen sexy Tanga aus. She often lay in this sultry posture in front of me. Half of her long black hair was scattered on the pillow, and the other half fell from the snow-white neck to the plump breast. One pink leg was slightly lifted. Wearing a sexy T-shape** on the bottom of the body, I want to show up, and I will vent it out ten times at this moment. Ela costuma deitar na minha frente nessa pose sedutora, com metade de seus longos cabelos negros espalhados no travesseiro, e a outra metade caindo do seu pescoço branco como a neve até os seios cheios, uma perna rosada ligeiramente levantada, usando uma calcinha sexy em forma de tanga, revelando e escondendo o desejo, neste momento, nove em cada dez vezes eu acabaria ejaculando. 这些 东西 闪电般 出现 在 我 脑海 里 , 照片 已经 正 正 摆在 我 的 面前 , 我 立时 意识 到 这 是 公安 取证 人员 拍摄 的 现场 照片 。 Diese Dinge tauchten wie Blitze in meinem Kopf auf, und die Fotos lagen direkt vor mir, und ich erkannte sofort, dass es sich um Fotos des Tatorts handelte, die von den Forensikern der öffentlichen Sicherheit aufgenommen wurden. These things appeared in my mind like lightning, the photo was right in front of me, and I immediately realized that this was a live photo taken by the police forensics officer. Essas coisas surgiram instantaneamente na minha mente, a foto estava bem na minha frente, eu imediatamente percebi que era uma imagem da cena tirada pelos peritos da polícia. 蓉 儿 嘴巴 紧闭 , 眼睛 却 睁 得 大大的 , 我 的 心 一阵 紧缩 , 立即 避开 了 照片 上 那 空洞 的 眼光 。 Rong'ers Mund war fest geschlossen, aber ihre Augen waren weit geöffnet, mein Herz zog sich für eine Weile zusammen, und ich wich sofort dem leeren Blick auf dem Foto aus. Rong'er's mouth was closed tightly, but her eyes were wide open. My heart tightened, and I immediately avoided the empty eyes in the photo. Rong'er mantinha a boca bem fechada, mas os olhos estavam bem abertos, meu coração apertou, então eu evitei imediatamente o olhar vazio na foto.

“ 怎么样 , 认识 她 吧 ? 今天 早上 她 的 姐妹 发现 她 就 这样 躺 在 **, 死 了 。 Heute Morgen fanden ihre Schwestern sie tot daliegend. This morning her sister found out that she was lying like this, dead. ” “ 是蓉儿 ! " "It's Rong'er!" 我 认识 , 昨天 我 还 见 过 她 。 Ich kenne sie, ich habe sie gestern gesehen. I know, I saw her yesterday. ” 我 不想 再 看 照片 , 但 我 可以 肯定 , 那 空洞 的 眼光 一定 仍然 看着 我 。 ’ Ich will das Bild nicht noch einmal ansehen, aber ich bin mir sicher, dass mich dieser leere Blick immer noch ansieht. "I don't want to look at the photos anymore, but I can be sure that the hollow eyes must still look at me. ” “ 可 你 刚才 还 说 不 认识 她 , 我 得 提醒 你 , 你 撒 了 谎 ! "Aber du hast gerade gesagt, dass du sie nicht kennst, ich muss dich daran erinnern, du hast gelogen!" "" But you just said you didn't know her, I have to remind you that you lied! ” 李 科长 声音 中 突然 带上 了 威严 ,“ 你 在 最 不 应该 撒谎 的 问题 上 撒 了 谎 ! “ Die Stimme von Abteilungsleiter Li wurde plötzlich majestätisch: „Sie haben auf die Frage gelogen, dass Sie nicht lügen sollten! "Chief Li's voice suddenly brought majesty, "You lied on the most should not be a lie!" 这样 , 问题 就 好办 了 。 Auf diese Weise ist das Problem einfach zu handhaben. In this way, the problem is easier to handle. ” 张 科长 看 我 仍然 不 言语 , 抓住机会 开导 着 :“ 为了 节约 大家 的 时间 , 你 就 坦白 告诉 我们 , 你 和 谢婉蓉 的 死 有 什么 关系 ? Als er sah, dass ich immer noch schwieg, ergriff Abteilungsleiter Zhang die Gelegenheit, um mich aufzuklären: „Um allen Zeit zu sparen, sagen Sie uns einfach offen, welche Beziehung haben Sie zu Xie Wanrongs Tod?“ Section Chief Zhang saw that I was still silent, and seized the opportunity to enlighten: "In order to save everyone's time, you can tell us frankly, what is your relationship with Xie Wanrong's death?" 或者 你 可以 回答 我们 , 是不是 你 杀 了 谢婉蓉 ? Oder Sie können uns antworten, haben Sie Xie Wanrong getötet? Or you can answer us, did you kill Xie Wanrong? ” 我 又 强迫 自己 看 了 一眼 面前 的 照片 , 蓉 儿 平静 的 样子 , 让 我 不敢相信 她 真的 死去 了 ,“ 是 他杀 ? „Ich zwang mich, das Foto vor mir noch einmal anzusehen. Rong'ers ruhiges Aussehen ließ mich nicht glauben, dass sie wirklich tot war. „Mordmord?“ "I forced myself to look at the photo in front of me again. Rong'er's calm look made me unable to believe that she was really dead. "Did he kill?" 还是 自杀 ? Oder Selbstmord? Or suicide? ” “ 你 应该 回答 问题 , 而 不是 问 问题 。 “ „Du solltest Fragen beantworten, nicht stellen. "" You should answer questions, not ask questions. ” 张 科长 装 出 生气 的 样子 ,“ 我们 还要 等 最后 的 鉴定 出来 , 但是 从 目前 已知 的 证据 推测 , 她 是 被 人 杀死 的 。 Abteilungsleiter Zhang gab vor, wütend zu sein: „Wir müssen noch auf die endgültige Identifizierung warten, aber basierend auf den Beweisen, die wir bisher kennen, spekulieren wir, dass sie von jemandem getötet wurde.“ Section Zhang pretended to be angry, "We have to wait for the final identification, but based on the currently known evidence, it is speculated that she was killed by someone. 你 看 , 死后 还 被 摆 上 这样 的 姿势 , 自杀 的 人 在 死 时 不 可能 摆 上 这种 撩人 的 姿势 吧 。 Sehen Sie, wenn man nach dem Tod in eine solche Pose versetzt wird, ist es für eine selbstmörderische Person unmöglich, eine so provokative Pose einzunehmen, wenn sie stirbt. You see, being put in such a pose after death, it's impossible for someone who commits suicide to put on such a provocative pose when they die. 现在 可以 回答 问题 了 吗 ? ” “ 我 想不起 她 的 名字 , 我 一直 叫 她蓉儿 , 她 喜欢 我 这样 叫 她 , 我 也 喜欢 这 样子 叫 她 。 "Ich kann mich nicht an ihren Namen erinnern, ich nenne sie immer Ronger, sie mag es, wenn ich sie so nenne, und ich nenne sie auch gerne so." " "I can't remember her name. I always call her Rong'er. She likes me to call her that, and I like to call her that." ” “ 蓉 儿 ? " " Rong'er? 原来 是 这样 ,” 两位 公安 都 显出 不 相信 和 失望 的 样子 , 那 你 告诉 我们 , 是 怎么 死 的 ? Es stellte sich heraus, dass es so war." Beide Polizisten zeigten Unglauben und Enttäuschung, also sagen Sie uns, wie sind sie gestorben? It turned out to be like this." The two police officers showed disbelief and disappointment. Then tell us, how did you die? ” “ 李 科长 , 张 科长 , 应该 是 你们 告诉 我 她 是 怎么 死 的 吧 , 我 什么 也 不 知道 , 真的 ! "" Abteilungsleiter Li, Abteilungsleiter Zhang, Sie sollten mir sagen, wie sie gestorben ist, ich weiß wirklich nichts! "Chief Li, Chief Zhang, you should tell me how she died, I don't know anything, really! ” 我 急切 地说 。 “, sagte ich eifrig. ' I said eagerly. 后来 我 想 , 在 此时此地 知道 蓉 儿 的 死讯 多少 缓解 了 我 的 悲哀 , 因为 我 必须 面对 两个 对 死亡 见惯 不怪 的 公安 和 小心谨慎 地为 自己 辩护 , 否则 , 蓉 儿 的 死讯 一定 会 让 我 嚎啕大哭 的 。 Später dachte ich, dass die Nachricht von Rongers Tod hier und jetzt meine Trauer etwas gemildert hat, weil ich zwei todesgewohnten Polizisten gegenübertreten und mich vorsichtig verteidigen musste, sonst wäre die Nachricht von Rongers Tod sicher gewesen ich heule. Later, I thought, knowing the news of Rong'er’s death at this time and place eased my sorrow, because I have to face two policemen who are accustomed to death and defend myself cautiously, otherwise, the news of Rong’er’s death must be Will make me cry.

为了 节约 大家 的 时间 , 我 告诉 公安 , 蓉 儿 是从 湘西 来 的 , 我 是 鄂西 来 的 , 我们 那 地方 相爱 的 男女 就 喜欢 称呼 对方 “ 杨子 ”“ 婉儿 ”“ 蓉 儿 ”。 Um allen Zeit zu sparen, sagte ich der Polizei, dass Rong'er aus dem westlichen Hunan stammt und ich aus dem westlichen Hubei. Die verliebten Männer und Frauen in unserer Gegend nennen sich gerne "Yang Zi", "Wan'er". und "Rong'er". In order to save everyone's time, I told the police that Rong'er is from western Hunan and I'm from western Hubei. The men and women who love each other in our place like to call each other "Yangzi", "Waner" and "Ronger". 特别 是 我们 这些 流浪 在外 的 人 , 这样 的 叫法 让 人 感到 亲切 。 Besonders diejenigen von uns, die obdachlos sind, fühlen sich bei einem solchen Namen freundlich. Especially for those of us who are wandering away, this name makes people feel cordial. 我想 谢婉蓉 让 我 叫 她 儿蓉 大概 还有 另外 一个 意思 , 她 特别 羡慕 金庸 小说 中 的 黄蓉 , 她 常常 说 , 如果 这辈子 无法 找到 象 郭靖 那样 傻头傻脑 , 武功 高强 却 又 对 自己 爱不释手 , 始终如一 的 男人 , 活着 也 没有 多大 的 意思 。 Ich glaube, Xie Wanrong hat mich aus einem anderen Grund gebeten, sie Errong zu nennen. Sie ist besonders neidisch auf Huang Rong in den Romanen von Jin Yong. Sie hat oft gesagt, wenn sie in diesem Leben keinen Dummkopf wie Guo Jing finden kann, der stark im Kampf ist Kunst, kann es aber nicht aus der Hand legen Ein konsequenter Mann bedeutet nicht viel zum Leben. I think Xie Wanrong asked me to call her Er Rong. She really envied Huang Rong in Jin Yong’s novels. She often said that if she can’t find a fool like Guo Jing in her life, she can't put it down with her own martial arts. A man who is consistent does not mean much to live.

我 尽 我 所知 告诉 两位 科长 , 张 科长 听得 有些 入迷 , 李 科长 却 显出 有些 不耐烦 了 。 Ich sagte den beiden Abteilungsleitern nach bestem Wissen und Gewissen, Abteilungsleiter Zhang sei ein wenig fasziniert, aber Abteilungsleiter Li schien etwas ungeduldig. I told the two section chiefs to the best of my knowledge. Section Chief Zhang was a little fascinated, but Section Chief Li was a little impatient. 我 想 张 科长 可能 读过 金庸 的 小说 , 李 科长 这么 严肃 的 人 就 不会 去 看 武侠小说 的 , 我 讲 了 大约 半个 小时 , 李 科长 终于 忍不住 打断 了 我 。 Ich glaube, Abteilungsleiter Zhang hat vielleicht Jin Yongs Romane gelesen, und eine ernsthafte Person wie Abteilungsleiter Li würde keine Kampfkunstromane lesen.Ich sprach etwa eine halbe Stunde lang, und schließlich konnte Abteilungsleiter Li nicht anders, als mich zu unterbrechen. I think Section Chief Zhang may have read Jin Yong's novels. People as serious as Section Chief Li would not read martial arts novels. After I talked about it for about half an hour, Section Chief Li couldn't help but interrupt me.

“ 我 想 , 我们 是不是 可以 从 你 的话 里 得出 这样 的 结论 , 蓉 儿 如果 找 不到 真心 爱 他 的 象 那个 姓 郭 的 什么 大侠 一样 的 人 的话 , 就 会 觉得 生命 没有 意义 , 你 是否 暗示 她 就 会 因此 而 自杀 ? "Ich denke, können wir aus Ihren Worten eine solche Schlussfolgerung ziehen, wenn Rong'er niemanden finden kann, der ihn wirklich liebt, wie dieser Held mit dem Nachnamen Guo, wird sie das Gefühl haben, dass das Leben bedeutungslos ist, unterstellen Sie, dass sie Selbstmord begehen wird, weil von diesem? "I wonder if we can draw such a conclusion from your words, if Rong'er can't find someone like that heroic surname Guo who really loves him, she will feel that life is meaningless, do you Imply that she will commit suicide because of this? ” “ 我 是 这个 意思 , 不 不 , 我 并 不是 暗示 她 是 自杀 , 是否 自杀 , 这得 由 你们 公安 决定 。 „Was ich meine ist, nein, nein, ich unterstelle nicht, dass sie Selbstmord begangen hat. Es liegt an Ihrer Polizei, zu entscheiden, ob sie Selbstmord begangen hat oder nicht.“ "I mean, no, no, I am not implying that she committed suicide. Whether or not she committed suicide is up to your police. ” 这 是 我 进 局子 里 第一次 对 李 科长 产生 警惕 ,“ 我 不是 也 说 了 , 如果 大家 相爱 , 才 可以 蓉 儿蓉儿 地 称呼 吗 ? „Dies ist das erste Mal, dass ich dem Abteilungsleiter Li im Büro gegenüber misstrauisch bin. „Habe ich nicht auch gesagt, wenn alle einander lieben, können sie dann Ronger Ronger genannt werden?“ "This is the first time I have been wary of Section Chief Li when I entered the bureau. "Didn't I also say, if you love each other, can you call it Rong Er Rong Er?" ” “ 你们 相爱 吗 ? ' 'Bist du verliebt? " "Are you in love?" ” 李 科长 端详 了 我 一阵 , 接着 扫 了 一眼 桌上 的 照片 。 „Abteilungsleiter Li sah mich eine Weile an und warf dann einen Blick auf die Fotos auf dem Tisch. Chief Li looked at me for a while, then glanced at the photos on the table. 我 觉得 很 不 舒服 , 我 三十七 了 , 那 照片 上 的 容儿 才 二十二 , 并且 蓉 儿 永远 是 二十二 , 我 却 不得不 一年 一年 地老 下去 。 Ich fühle mich sehr unwohl, ich bin siebenunddreißig, Ronger auf dem Foto ist erst zweiundzwanzig, und Ronger wird immer zweiundzwanzig sein, aber ich muss Jahr für Jahr alt werden. I feel very uncomfortable. I am thirty-seven. Rong'er in the photo is only twenty-two, and Rong'er will always be twenty-two, but I have to get older year after year.

“ 这 爱情 也 不错呀 ! „Diese Liebe ist nicht schlecht! "This love is not bad! ” 专心 听 我 故事 的 张 科长 感叹 道 ,“ 她 有 固定 职业 吗 ? Abteilungsleiterin Zhang, die meiner Geschichte aufmerksam zuhörte, seufzte: „Hat sie einen geregelten Job?“ "Section Chief Zhang, who listened to my story attentively, exclaimed, "Does she have a fixed occupation?" ” “ 她 是 妓女 , 不 知道 这 是否 算 固定 职业 。 "Sie ist eine Prostituierte. Ich weiß nicht, ob das eine Festanstellung ist." "" She is a prostitute. I don't know if this is a regular job. ” 我 干巴巴 地说 。 “ sagte ich trocken. ' I said dryly.

一脸 入迷 和 向往 的 表情 突然 凝固 在 张 科长 脸上 , 瞬间 回过 神来 :“ 我们 知道 她 是 干什么 的 。 Der faszinierte und sehnsüchtige Ausdruck gefror plötzlich auf dem Gesicht von Abteilungsleiter Zhang, und er kam sofort wieder zur Besinnung: „Wir wissen, was sie tut. An expression of fascination and yearning suddenly froze on Section Chief Zhang's face, and he instantly recovered: "We know what she does. 今天 早上 我们 检查 她 的 房间 , 竟然 什么 人 的 通信地址 电话 都 找 不到 , 只有 你 的 。 Wir haben heute Morgen ihr Zimmer überprüft und konnten die Postanschrift oder Telefonnummer von niemandem außer Ihrer finden. When we checked her room this morning, we couldn't find anyone's mailing address or phone, only yours. 你 的 照片 、 地址 和 衣服 几乎 塞 在 她 每 一个 抽屉 里 。 Ihr Foto, Ihre Adresse und Ihre Kleidung stecken in fast jeder Schublade von ihr. Your photos, addresses and clothes are stuffed in almost every drawer of hers. 我 想 , 她 肯定 —— 爱 你 吧 ? Ich denke, sie muss – dich lieben, richtig? I think she must love you, right? ! ” 张 科长 把 “ 爱 ” 字 拖 得 有点 奇怪 的 长 , 我 想 他 大概 难以 启口 。 ! Abteilungsleiter Zhang zog das Wort „Liebe“ etwas seltsam in die Länge, ich glaube, er konnte es wahrscheinlich nicht aussprechen. ! Section Chief Zhang dragged the word "love" a bit strangely long, I think he might have difficulty talking. 我 很 理解 , 在 广州 这个 外来人口 、 盲流 、 三陪女 云集 的 大都市 , 爱 这个 字 不常 被 人 用到 。 Ich verstehe sehr gut, dass das Wort Liebe in Guangzhou, einer Metropole voller Migranten, blinder Migranten und Escort Girls, nicht oft verwendet wird. I understand very well that the word love is not often used in Guangzhou, a metropolis with a large number of immigrants, blind currents, and escort girls.

“ 我 想 她 可能 爱上 我 , 我 也 觉得 少不了 她 。 „Ich glaube, sie könnte in mich verliebt sein, und ich habe das Gefühl, dass ich nicht ohne sie auskomme. "I think she might fall in love with me, and I think she is indispensable. ” 我 说 的 是 真心话 ,“ 我 可以 告诉 你们 , 不要 浪费 你们 的 时间 , 我 和 她 的 死 没有 关系 。 ‘ Und ich meine es ernst: ‚Ich kann dir sagen, verschwende deine Zeit nicht, ich hatte nichts mit ihrem Tod zu tun. "I'm telling the truth," I can tell you, don't waste your time, I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her death. 昨天 我见 过 她 后 , 晚上 就 回到 自己 的 住处 , 你 看 我们 的 住处 相隔 不过 几条 街道 。 Nachdem ich sie gestern gesehen habe, bin ich nachts in meine Wohnung zurückgegangen, sehen Sie, unsere Wohnung ist nur ein paar Straßen entfernt. After I met her yesterday, I returned to my residence at night. You see, our residence is not separated by a few streets. ” 我 停 了 一下 , 看 他们 两位 都 不 说话 的 样子 , 我 接着 说 ,“ 李 科长 、 张 科长 , 要说 的 都 说完 了 , 我 可以 回去 了 吗 ? Ich hielt eine Weile inne, als ich sah, dass keiner von ihnen sprach, und sagte weiter: „Abteilungsleiter Li, Abteilungsleiter Zhang, ich habe beendet, was ich sagen wollte, kann ich zurückgehen?“ "I stopped for a while and saw that neither of them said anything, and then I said, "Senior Li and Section Chief Zhang, I have finished what I have to say, can I go back?" ” 他们 两位 让 我 再 等 一会 , 就 走 出去 , 过 了 大约 十五分钟 才 回来 。 „Die beiden baten mich, noch etwas zu warten, gingen dann hinaus und kamen nach etwa einer Viertelstunde zurück. "The two of them told me to wait a little longer, then went out and didn't come back in about fifteen minutes. 张 科长 对 我 说 :“ 今天 是 个 好的开始 , 希望 我们 还 可以 继续 配合 下去 。 Abteilungsleiter Zhang sagte zu mir: „Heute ist ein guter Anfang, ich hoffe, wir können weiter zusammenarbeiten. Section Chief Zhang said to me: "Today is a good start. I hope we can continue to cooperate. ” 随即 , 他 说 , 由于 我 没有 固定 的 工作 单位 , 临时 户口 也 过期 了 , 我 如果 一 离开 , 很 可能 就象 空气 一样 消失 得 无影无踪 了 , 可是 我 又 是 他们 目前 唯一 掌握 的 涉及 这样 一起 严重 的 “ 凶杀案 ” 的 关键 人 , 所以 他 以 商量 的 口吻 问 我 :“ 你 是否 可以 留在 这里 几天 , 让 我们 把 事情 搞个 水落石出 再 回去 ? Sofort, sagte er, da ich keine feste Arbeitseinheit habe und meine vorübergehende Haushaltsanmeldung abgelaufen ist, wenn ich gehe, werde ich wahrscheinlich spurlos wie die Luft verschwinden, aber ich bin der einzige, den sie über eine solche Schlüsselperson wissen in einem schweren "Tötungsfall", also fragte er mich im Verhandlungston: "Können Sie ein paar Tage hierbleiben, gehen wir der Sache mal auf den Grund, bevor wir zurückgehen? "Immediately, he said, because I don’t have a fixed work unit and my temporary account has expired, if I leave, I will probably disappear like the air without a trace, but I’m the only one they know about this The key person in a serious "homicide", so he asked me in a negotiating tone: "Can you stay here for a few days, let's get things done before we go back?" ” 我 吃惊 地 盯 着 他 , 以 我 对 法律 的 理解 , 一时之间 竟然 无从 开口 。 „Ich starrte ihn überrascht an und mit meinem Verständnis der Gesetze konnte ich eine Weile nicht sprechen. "I stared at him in astonishment. With my understanding of the law, I couldn't even speak for a while. 李 科长 大概 看 出来 了 , 随即 给 我 解释 :“ 这 和 拘留 不同 , 只是 考虑 到 你 的 特殊 情况 , 希望 你 留在 这里 配合 我们 破案 。 Abteilungsleiter Li hat es wahrscheinlich bemerkt und mir sofort erklärt: „Das ist etwas anderes als Haft, aber in Anbetracht Ihrer besonderen Situation hoffe ich, dass Sie hier bleiben und bei der Lösung des Falls mit uns kooperieren. Section Chief Li probably noticed it, and immediately explained to me: "This is different from detention, but considering your special circumstances, I hope you stay here to cooperate with us in solving the case. 我们 搜索 了 死者 的 所有 遗物 , 到 现在 为止 竟然 没有 发现 她 有 第二个 亲人 。 Wir haben alle Habseligkeiten der Verstorbenen durchsucht, aber bisher konnten wir nicht feststellen, dass sie einen zweiten Verwandten hat. We searched all the relics of the deceased, but so far we have not found that she has a second relative. 我 想 , 你 也 一定 想 尽快 找到 凶手 吧 ? Ich denke, Sie müssen auch den Mörder so schnell wie möglich finden wollen, oder? I think, you also want to find the murderer as soon as possible, right? ! 你 留在 这里 期间 , 一切 伙食费 用 由 我们 出 。 ! Während Ihres Aufenthaltes hier werden wir für alle Verpflegungskosten aufkommen. ! During your stay here, we will cover all food expenses. 虽然 你 住 在 拘留所 里 , 但是 你 的 房间 将 不 上锁 , 我们 也 会 给 看守 解释 , 如果 你 想 走 , 随时 都 可以 走 。 Obwohl Sie in der Haftanstalt wohnen, wird Ihr Zimmer nicht verschlossen und wir werden den Wachen erklären, dass Sie es jederzeit verlassen können, wenn Sie es verlassen möchten. Although you live in a detention center, your room will not be locked. We will also explain to the guards that if you want to leave, you can leave at any time. 不过 我们 希望 你 明白 , 如果 死者 是 被 杀 的 , 那 你 确实 是 最大 的 嫌疑人 , 也 是 我们 目前 破案 的 唯一 线索 。 Aber wir möchten, dass Sie verstehen, dass Sie, wenn der Verstorbene getötet wurde, tatsächlich der größte Verdächtige und der einzige Anhaltspunkt sind, den wir bisher haben, um den Fall zu lösen. But we want you to understand that if the deceased was killed, then you are indeed the biggest suspect and the only clue for us to solve the case. 所以 , 如果 你 真要 走 , 我们 得 找 人 24 小时 监视 你 。 Wenn Sie also gehen, müssen wir jemanden finden, der Sie 24 Stunden am Tag bewacht. So, if you really want to leave, we have to find someone to monitor you 24 hours a day. 你 看 , 我们 的 警力 和 经费 都 有限 , 作为 一名 普通 公民 , 你 是否 该 为 我们 公安工作 和 社会治安 做点 力所能及 的 小 贡献 呢 。 Sehen Sie, unsere Polizei und unsere Mittel sind begrenzt. Sollten Sie als normaler Bürger einen kleinen Beitrag zu unserer öffentlichen Sicherheitsarbeit und sozialen Sicherheit leisten? You see, our police force and funding are limited. As an ordinary citizen, should you make a small contribution within your power to our public security work and social security? ” 我 听 得 目瞪口呆 , 自己 竟然 要 用 这种 方式 为 社会治安 作贡献 。 „Ich war fassungslos, als ich hörte, dass ich eigentlich auf diese Weise zur sozialen Sicherheit beitragen wollte. "I was stunned to hear that I actually wanted to use this method to contribute to social security. 不过 我 想起 刚刚 看到 的 一则 报导 , 每年 全国 都 有 五百多位 公安干警 以身殉职 , 而 其中 超过 半数 是因为 疲劳过度 致死 。 Ich erinnerte mich jedoch an einen Bericht, den ich gerade gesehen habe, dass jedes Jahr mehr als 500 Beamte der öffentlichen Sicherheit im ganzen Land im Dienst sterben, und mehr als die Hälfte von ihnen sterben an Erschöpfung. However, I remembered a report that I just saw. Every year, more than 500 police officers die in the service of duty, and more than half of them die because of fatigue. 我 知道 有 少数 公干 确实 是 害群之马 , 但 绝大多数 公安战士 都 是 尽职尽责 。 Ich weiß, dass einige Beamte tatsächlich schwarze Schafe sind, aber die überwiegende Mehrheit der Kämpfer für öffentliche Sicherheit ist gewissenhaft. I know that a small number of public officials are indeed black sheep, but the vast majority of public security fighters do their duty. 我 点点头 。 Ich nicke. I nodded.

张 科长 感激 地 微笑 一下 , 赶紧 说 :“ 如果 你 同意 , 那 我们 可以 签 一个 字画 一个 押 。 Abteilungsleiter Zhang lächelte dankbar und sagte schnell: „Wenn Sie damit einverstanden sind, können wir eine Kalligrafie und eine Anzahlung unterschreiben. Section Chief Zhang smiled gratefully, and said quickly: "If you agree, then we can sign a letter and draw a bill. ” “ 我 需要 律师 吗 ? “ „Brauche ich einen Anwalt? " "Do I need a lawyer?" ” 我 看着 他们 问 。

“ 什么 话 , 我们 没有 拘留 你 , 你 要 律师 干吗 ? „Was meinst du damit, wir haben dich nicht festgenommen, warum brauchst du einen Anwalt?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We haven't detained you. What do you need a lawyer for? 再说 , 你 不是 说 自己 没有 犯罪 杀人 吗 ? Übrigens, hast du nicht gesagt, dass du kein Verbrechen oder Mord begangen hast? Besides, didn’t you say that you did not commit a crime or murder? 那要 律师 干什么 ? Wozu braucht man einen Anwalt? What do you want a lawyer for? ” 我 想 他们 虽然 满脸 客气 , 但是 我 已经 感觉 到 事情 的 严重 。 „Ich denke, obwohl ihre Gesichter höflich sind, spüre ich bereits den Ernst der Sache. "I think they were polite, but I already sensed the seriousness of the matter. 如果 我 真要 走 的话 , 他们 无法 拦下 我 , 但是 他们 会 很快 搞 到 拘留证 , 那时 一切 客气 就 没有 了 , 搞不好 我 的 档案 上 还 会 留下 刑事拘留 的 记录 。 Wenn ich gehe, können sie mich nicht aufhalten, aber sie werden bald einen Haftbefehl bekommen, und dann sind alle Manieren weg, und in meiner Akte könnte es eine Aufzeichnung der kriminellen Inhaftierung geben. If I really want to go, they can't stop me, but they'll get a detention certificate soon, and then all politeness will be gone, and maybe there will be a record of criminal detention on my file. 虽然 我 现在 也 搞不清楚 自己 的 档案 在 哪里 。 Obwohl ich nicht weiß, wo meine Dateien jetzt sind. Although I don't know where my files are now. 在 哪里 都 是 吃 、 住 和 拉 , 不如 在 这里 配合 公安 几天 也好 。 Überall dort, wo es Essen, Unterkunft und Reisen gibt, ist es besser, hier für ein paar Tage mit der Polizei zusammenzuarbeiten. Wherever you eat, live, and pull, it’s better to cooperate with the police for a few days here. 我 告诉 他们 我 同意 配合 , 他们 放下 心来 的 样子 。 Ich sagte ihnen, ich sei bereit, zu kooperieren, und sie schienen erleichtert. I told them that I agreed to cooperate, and they looked relieved.

“ 我 想 , 杨先生 , 你 需要 换洗 衣服 什么 的 , 如果 你 同意 , 我 晚上 下班 回家 的 路上 可以 顺便 到 你家 一趟 , 帮 你 收拾 , 免得 你 再 跑 一趟 , 何况 我们 的 警车 都 出勤 了 。 „Ich denke, Herr Yang, Sie brauchen Kleidung zum Wechseln oder so etwas. Wenn Sie damit einverstanden sind, kann ich nachts auf dem Heimweg von der Arbeit bei Ihnen zu Hause vorbeischauen und Ihnen beim Aufräumen helfen, also müssen Sie es nicht um noch eine Fahrt zu machen.Außerdem sind unsere Polizeiautos alle im Dienst.up. "I think, Mr. Yang, you need to change and wash your clothes or something. If you agree, I can stop by your house on the way home from get off work in the evening and help you clean up, lest you make another trip. Besides, our police cars are all on duty. Up. ” 我 默默地 把 自己 房间 的 钥匙 递给 他 , 我 理解 他们 破案 心切 的 心情 。 Ich überreichte ihm schweigend den Schlüssel zu meinem Zimmer und verstehe ihren Eifer, den Fall zu lösen. "I silently handed him the key to my room. I understand their eagerness to solve the case. 目前 公安 一切 都 正规 起来 了 , 要 搞 一张 “ 搜查 令 ” 还要 经过 一两天 的 手续 , 所以 他们 借帮 我 拿 衣服 的 机会 可以 到 我 房间 里 观察 一圈 。 Im Moment wird alles von der Polizei normalisiert, und es wird ein oder zwei Tage dauern, bis ein „Durchsuchungsbefehl“ ausgestellt wird, damit sie die Gelegenheit nutzen können, sich in meinem Zimmer umzusehen, indem sie mir helfen, meine Kleider zu holen. At present, the public security is all formalized, and it takes one or two days to get a "search warrant", so they can take the opportunity of helping me to get my clothes to observe in my room. 除开 两 三盘 香港 黄色 录像带 之外 , 我 的 房间 里 也 没有 什么 见不得人 的 东西 , 让 他们 搜 就是 了 。 Abgesehen von zwei oder drei Hongkong-Pornobändern gibt es in meinem Zimmer nichts Zwielichtiges, lassen Sie sie es einfach durchsuchen. Except for two or three Hong Kong yellow videotapes, there is nothing shameless in my room, just let them search.

可是 我 没有 想到 , 我 这 一住 就是 二十多天 。 Aber ich hatte nicht damit gerechnet, dass mein Aufenthalt länger als 20 Tage dauern würde. But I didn't expect that my stay would last more than 20 days. 一个 星期 后 , 当 我 憋 得 失去 耐心 吵 着 要 离开 时 , 两位 科长 已经 搜集 到 据说 是 足够 的 证据 正式 拘留 了 我 。 Als ich eine Woche später die Geduld verlor und lautstark gehen wollte, hatten die beiden Abteilungsleiter genügend Beweise gesammelt, um mich offiziell festzunehmen. A week later, when I was so impatient and clamoring to leave, the two section chiefs had collected what was said to be sufficient evidence and formally detained me. 于是 我 又 继续 呆 在 那间 拘留所 的 单间 里 , 只是 这次 单间 的 门 被 人 从 外面 牢牢地 锁上 了 。 So blieb ich weiterhin im Einzelzimmer der Haftanstalt, aber diesmal war die Tür des Einzelzimmers von außen fest verschlossen. So I continued to stay in the single room of the detention center, but this time the door of the single room was firmly locked from the outs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