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使用cookies帮助改善LingQ。通过浏览本网站,表示你同意我们的 cookie 政策.


image

纪伯伦《先知》, 28道别

28道别

已 是 夕阳西下 时分 。

女 语言 家美 特拉 说 : 为 今天 祝福 , 为 这个 地方 祝福 , 为 你 那 给 我们 谈话 的 灵魂 祝福 。

穆斯塔法 说 : 谈话 的 是 我 吗 ? 我 不 也 是 一位 听众 吗 ?

穆斯塔法 走 下 神殿 的 台阶 , 所有 的 人 跟 随着 他 。 之后 , 穆斯塔法 登上 船 , 站 在 甲板 上 , 接着 把 脸 转向 众人 , 提高 声音 说道 : 奥 法里斯 的 居民 们 , 风将 把 我 吹 离 你们 。 我 虽然 没有 风 那么 迅疾 , 但 我 必 走 不可 了 。 我们 这些 流浪 天涯 的 人 , 永远 寻觅 更加 孤独 的 道路 , 既 不在 再休 歇 一天 的 地方 起程 , 朝阳 也 不会 在 我们 眼见 落日 的 地方 升起 。 即使 大地 沉睡 之 时 , 我们 仍然 在 行走 。 我们 是 坚韧 植物 的 种子 , 心 一旦 成熟 丰满 , 大风 便 带 着 我们 飞扬 , 将 我们 播撒 到 四方 。

我 在 你们 中间 度过 的 日子 是 短暂 的 , 我 对 你们 讲 的 就 更 短 。 当 我 的 声音 在 你们 的 耳朵 里 渐渐 模糊 , 在 你们 的 记忆 中 渐渐 消失 时 , 我定 会 再 回到 你们 中间 , 定会用 感情 更加 丰富 的 心 和 更 积极响应 灵魂 召唤 的 双唇 对 你们 谈话 。 是 的 , 我 将 随 涨潮 而 至 , 即使 死亡 将 我 卷起 , 更大 的 沉静 将 我 包围 , 我 也 要 与 你们 的 心灵 对话 。 我 的 努力 决不会 白白 付出 。 倘若 我 讲 的话 是 真理 , 那么 , 这 真理 将 以 更加 清晰 的 声音 , 用 更加 接近 你们 思想 的 语言 揭示 出来 。 奥 法里斯 的 居民 们 , 我 将 乘风 而 去 , 但 不会 坠入 虚无 深渊 。 假如 今天 不能 满足 你们 的 需要 和 我 的 爱 , 那么 , 我们 就 另 约 一天 。 人 的 需要 是 变化 的 , 但 他 的 爱 是 不变 的 , 同样 他 使 爱 满足 自己 需要 的 愿望 也 是 不变 的 。 那么 , 你们 当 知道 , 我 将 在 更 大 的 沉静 中 归返 。 拂晓 中 消散 的 雾霭 , 只会 在 田野 留下 露珠 , 继之 升腾 , 凝成 云 , 化做 雨 而 降下 。 我 也 未尝 不是 雾霭 。 我 在 静夜 中 行走 在 你们 的 街道 上 , 我 的 心神 拜访 你们 的 房舍 。 你们 的 心 与 我 的 心 一起 跳动 , 你们 的 呼吸 轻拂 我 的 面庞 , 我 认识 了 你们 所有人 。 是 的 , 我 深解 你们 的 欢乐 和 痛苦 。 你们 熟睡中 的 梦 , 恰是 我 的 梦 。 我 时常 在 你们 当中 , 就 像 山间 的 湖泊 。 我 就 像 一面镜子 , 映照 着 你们 心灵 的 高峰 和 斜坡 , 映照 着 你们 的 思想 和 愿望 的 过往 的 行列 。 你们 的 孩子 们 的 欢笑 , 你们 的 青年 们 的 向往 , 都 会 化为 溪流 、 大河 , 淌 入 我 的 沉静 之中 。 当 它 流入 我 的 湖中 深处 时 , 溪流 和 大河 都 会 不住 地 歌唱 。

汇入 我 湖中 的 还有 比笑 更 甜 、 比 向往 更 美妙 的 东西 。 那 就是 你们 内 心中 的 “ 无限 ”; “ 无限 ” 是 巨人 , 而 你们 不过 是 细胞 和 组织 而已 。 是 的 , 在 这位 巨人 的 歌喉 里 , 你们 的 吟唱 都 是 无声 的 搏动 。 你们 与 巨人 结合 在 一起 , 才能 显露出 你们 的 巨大 。 我 只有 看到 他时 , 才能 看到 你们 , 并 爱 你们 。 爱若 不 超越 这 无边 的 空间 , 又 能 到达 多远 的 地方 呢 ? 什么 幻想 、 什么 希望 、 什么 假想 , 能够 展翅高飞 呢 ? 在 你们 的 心中 , 巨人 就 像 开满 苹果花 的 大 栎树 一样 。 巨人 用 自己 的 力量 将 你们 束缚 在 大 地上 , 他 的 芳馨 带 着 你们 在 天空 翱翔 , 他 的 不停 旋动 使 你们 永远 摆脱 死亡 。 有人 说 你们 像 一条 锁链 : 你们 像 一条 锁链 , 但 你们 是 锁链 中 最 脆弱 的 一环 。 这话 仅仅 说 对 了 一半 , 因为 你们 也 是 坚固 的 , 就 像 锁链 中 最 坚固 的 一环 。 谁 用 你们 最小 的 功绩 衡量 你们 , 就 像 用 泡沫 的 脆弱 衡量 大海 的 威力 。 谁 用 你们 所 遭受 的 失败 评判 你们 , 就 像 以 季节 的 变化 抱怨 四季 。

是 的 , 你们 就 像 大海 一样 , 虽然 负重 载之船 等待 着 涨潮 , 以便 靠岸 , 即使 你们 像 大海 , 也 无法 使 潮水 早 来 。 因为 你们 也 像 四季 , 虽然 你们 在 冬天 里 拒绝 了 春天 , 你们 内心深处 的 春天 , 在 微睡 中 微笑 , 你们 的 微笑 对 它 毫无 伤害 。

你们 不要 以为 我 说 的 这些 话 是 为了 让 你们 当中 的 一个 人 对 另 一个 人 说 :“ 他 过奖 我们 了 , 他 只 看到 我们 的 优点 。 ” 我 不过 是 用 语言 讲出 了 你们 思想 中 所 知道 的 事情 。 有言 知识 不 就是 无言 知识 的 影子 吗 ? 你们 的 思想 和 我 的 言语 , 即使 只是 从 封存 的 记忆 中 涌出来 的 波浪 , 这种 记忆 却 保存 了 我们 昨天 的 记录 。 保存 了 大地 既 不 认识 我们 , 也 不 认识 自己 的 往昔 的 记忆 。

保存 了 混沌 中 太古 的 漫漫长夜 的 记忆 。 智者 曾到 你们 这里 来过 , 将 他们 的 智慧 传给 你们 。 我来 这里 , 为了 吸取 你们 的 智慧 。 看 哪 , 我 已 发现 了 比 智慧 更加 伟大 的 东西 。 那 便是 你们 内 心里 愈聚 愈旺 的 火焰 似的 心灵 。 但 你们 不 注重 这种 精神 的 扩展 , 却 哀悼 你们 岁月 的 凋逝 。 那 是 生命 , 在 向 害怕 坟墓 的 肉体 的 生命 求助 。

这里 没有 坟墓 。 这些 高山 和 平原 不过 是 摇篮 和 垫脚石 。 每当 你们 经过 埋葬 你们 先人 的 墓地 , 只要 仔细 看一看 , 就 会 发现 你们 在 与 你们 的 子女 一起 , 手 拉 着手 跳舞 。 是 啊 , 你们 总是 那样 欢乐 , 自己 则 全然不知 。

其他人 来到 你们 这里 , 以 闪光 的 许诺 换取 你们 的 信仰 , 你们 却 报之以 钱财 、 权力 和 荣光 。 我 给 你们 的 比 许诺 还少 , 而 你们 待 我 却 格外 慷慨 。 你们 给予 我 对 生命 最 热烈 的 渴求 。 无疑 , 将 一切 向往 变成 干渴 之后 , 把 生命 全部 化为 甘泉 , 一个 人 所 接受 的 礼物 , 还有 比 这 更 珍贵 的 吗 ? 这 其中 包含 着 我 的 荣誉 与 报酬 。 每当 我 去 泉边 饮水 时 , 我 总 发现 喷涌 的 泉水 也 是 干渴 的 , 我 饮 它 的 同时 , 它 也 饮 我 。

你们 当中 有 的 人 认为 我 高傲 和 过分 羞怯 , 致使 我 不肯 接受 礼物 。 说真的 , 在 接受 酬劳 时 , 我 是 自傲 者 , 而 对待 赠礼 却 不是 这样 的 。 当 你们 请 我 赴宴 时 , 我 已 去 采摘 丘 山上 的 桑葚 去 了 ; 你们 邀请 我入 宿 你们 家时 , 我 却 睡 在 了 宇宙 的 廊柱 下 。 虽然 如此 , 你们 不 还是 盛情 关怀 着 我 度过 的 日日夜夜 , 让 我 吃得饱 、 睡得 香甜 吗 ?

因此 , 我要 深深 祝福 你们 : 你们 给出 了 许多 , 而 你们 都 从不 知道 你们 在 给予 。 是 的 , 善行 自我 照镜 之 时 , 便 变成 了 石头 。 善事 自赐 芳名 时 , 却 引来 了 诅咒 。

你们 当中 有人 把 我 称为 清高 者 , 陶醉 在 自我 孤独 里 。 你们 说 :“ 他 与 林木 交谈 , 却 不跟人 说话 。 “ 他 独自 坐在 山颠 , 俯视 我们 的 城市 。 ” 是 的 , 我 确实 曾 攀登 高山 , 独自 远行 。 我 不在 高远 之 处 , 能 看到 你们 吗 ? 人若 未曾 尝过 遥远 之苦 , 又 怎能 感触 相近 之甘 呢 ?

他们 对 我 无声 呼唤 道 :“ 异乡人 啊 , 异乡人 , 绝顶 的 爱慕者 啊 , 为什么 甘心 居于 鹰隼 筑巢 的 山颠 呢 ? “ 为什么 刻意 谋求 不可 获取 之物 呢 ? “ 你 希望 什么 暴风 落入 你 的 网中 呢 ? “ 你 想 在 天空 捕捉 何种 虚幻 的 飞鸟 呢 ? “ 来 吧 , 成为 我们 当中 的 一员 吧 。 “ 下来 吧 , 用 我们 的 面包 充饥 , 饮 我们 的 美酿 解渴 吧 ! ” 是 的 , 他们 独处 之 时 , 说出 了 这些 话 ; 假若 我 让 他们 更 孤寂 一些 , 他们 就 会 知道 : 我要 探索 的 只是 你们 欢乐 与 痛苦 的 秘密 。 我要 猎取 的 只是 你们 行空 的 “ 大 我 ”。

猎人 也 是 猎物 ; 因为 从 我 的 弓弦 上 放出 的 许多 箭 , 将要 回射 到 我 的 胸膛 。 同样 , 飞鸟 本来 也 在 地上 爬行 , 因 我 的 羽翼 在 太阳 下 展开 时 , 投下 的 影子 是 地上 爬行 的 乌龟 。 我 是 个 信仰者 , 同时 也 是 怀疑者 。 我常 把 手指 按 在 我 的 伤口 上 , 以期 对 你们 的 信仰 更 强烈 , 对 你们 的 认识 更 深刻 。

基于 这种 信仰 和 认识 , 我要 对 你们 说 : 你们 既非 被 封闭 在 自己 的 躯壳 之内 , 也 不是 被 禁锢 在 房舍 、 田野 里 。 你们 的 自我 宿于 高山 , 随风飘 游 。 你们 不是 在 阳光 下 爬行 取暖 或 在 黑暗 中 挖洞 求安 的 动物 。 而是 自由 之物 , 是 围绕 大地 、 遨游 以太 的 灵魂 。

如果 我 的 这些 话 含混不清 , 你们 则 不必 刻求 完全 明白 。 含糊 与 混沌 乃 万物 开端 , 而 不是 终结 。 但愿 我 成为 你们 记忆 中 的 开端 。 生命 及 类似 的 一切 生物 , 均 孕育 于 雾霭 , 而 非 孕育 于 水晶 。 谁 知道 水晶 不是 凝固 的 雾霭 ?

当 你们 想起 我时 , 但希 你们 记住 我 说 的话 ; 在 你们 看来 , 你们 那 最 软弱 、 最 迷惘 的 , 实际上 是 最 强大 、 最 坚定 的 。 难道 不是 你们 的 呼吸 使 你们 的 骨架 挺立 支撑 吗 ? 难道 消隐 在 你们 所有人 记忆 中 的 那个 梦 , 不是 建造 了 你们 的 城池 , 并 描绘 了 城市 中 的 一切 吗 ? 假若 你们 能够 看到 你们 那 紊乱 的 呼吸 , 你们 便 看不见 别的 一切 了 。 假若 你们 能 听到 那梦 的 低语 , 你们 也 便 听 不到 别的 任何 声音 了 。 但是 , 你们 既 看不见 , 也 听 不到 , 这倒 对 你们 有 好处 。 蒙在 你们 眼睛 上 的 纱 , 将 被织 纱 的 手 揭去 。 阻在 你们 耳朵 里 的 泥 , 将 被 和 泥 的 手 捅 开 。 你们 定 将 看得见 , 也 听 得到 。 你们 既 不会 因 曾 盲目 而 叹息 , 也 不会 因 曾 耳聋 而 懊悔 。 那 时候 , 你们 将 知道 万物 的 潜在 目的 。 你们 将 像 为 光明 祝福 那样 , 为 黑暗 祝福 。

穆斯塔法 说完 , 环顾四周 , 但 见 船长 在 船上 依舵 而 站 , 时而 望望 张起 的 风帆 , 时而 放眼 遥远 的 天际 。 穆斯塔法 说 : 我 的 船长 好 有 耐心 啊 , 好 有 耐心 。 风 刮起来 了 , 风帆 不耐烦 了 ; 就 连 船舵 也 在 乞求 导航 ; 然而 我 的 船长 却 静静地 等待 我 把 话 说完 。 这些 水手 们 都 是 我 的 伙伴 。 他们 谛听 过 更 大 海洋 的 歌声 之后 , 耐心 地 听 我 讲 。 他们 现在 不用 等待 多久 了 , 我 已 做好 准备 。 溪水 已到 大海 , 伟大 母亲 将 再次 把 她 的 儿子 抱 在 胸前 。

别 了 , 奥 法里斯 的 居民 们 。 这 一天 过去 了 。 白日 的 幕 帘 在 我们 面前 垂 降下来 , 就 像 莲叶 合拢 在 自己 的 明天 之上 。 我们 将 保存 起 在 这里 给予 我们 的 一切 。 如果 这 不能 满足 我们 的 要求 , 我们 只有 再 相聚 一次 , 一起 把手 伸向 赐予 我们 恩惠 的 人 。 不要 忘记 , 我 将 回到 你们 这里 。 仅仅 片刻 , 我 的 渴望 将 把 泥土 和 泡沫 集聚 成新 的 躯体 。 只 一会儿 , 我 乘风 静息 片刻 , 另 一个 女人 就 将 怀上 我 。

我要 同 你们 告别 了 , 同 与 你们 一起 度过 的 青春 告别 了 。 我们 相会 仅仅 在 昨天 的 梦 中 。 你们 曾 在 我 的 孤独 里 为 我 唱歌 , 而 我 用 你们 的 向往 在 空中 建了 一座 高塔 。 现在 睡眠 已 终结 , 梦境 已 消逝 , 黎明 也 已 过去 。 我们 头顶 中天 丽日 , 已经 从 微睡 中 来到 白昼 , 不得不 分别 了 。 如果 天命 注定 我们 要 在 记忆 的 薄幕 中 再次 相会 , 交谈 将 重新 把 我们 联系 起来 。 你们 要 为 我 唱 一支 更加 深沉 的 歌 。 如果 天命 注定 我们 在 另 一个 梦中 握手 , 我们 将 在 空中 另建 一座 高塔 。

穆斯塔法 边 说 , 边 向 水手 们 打了个 手势 , 水手 们 立即 起锚 , 解开 缆绳 , 向着 东方 驶去 。 人们 异口同声 呐喊 , 喊声 高 飞云 天 , 随风 飞 向 大海 , 如同 巨号 鸣响 。 只有 美 特拉 默不作声 , 目送 船 远去 , 直至 消隐 在 雾霭 之中 。 人们 全都 散 去 , 美 特拉 独自 站 在 海堤 上 , 心中 响起 穆斯塔法 的 那句话 : “ 只 一会儿 , 我 乘风 静息 片刻 , 另 一个 女人 就 将 怀上 我 。


28道别

已 是 夕阳西下 时分 。

女 语言 家美 特拉 说 : 为 今天 祝福 , 为 这个 地方 祝福 , 为 你 那 给 我们 谈话 的 灵魂 祝福 。

穆斯塔法 说 : 谈话 的 是 我 吗 ? 我 不 也 是 一位 听众 吗 ?

穆斯塔法 走 下 神殿 的 台阶 , 所有 的 人 跟 随着 他 。 之后 , 穆斯塔法 登上 船 , 站 在 甲板 上 , 接着 把 脸 转向 众人 , 提高 声音 说道 : 奥 法里斯 的 居民 们 , 风将 把 我 吹 离 你们 。 我 虽然 没有 风 那么 迅疾 , 但 我 必 走 不可 了 。 我们 这些 流浪 天涯 的 人 , 永远 寻觅 更加 孤独 的 道路 , 既 不在 再休 歇 一天 的 地方 起程 , 朝阳 也 不会 在 我们 眼见 落日 的 地方 升起 。 即使 大地 沉睡 之 时 , 我们 仍然 在 行走 。 我们 是 坚韧 植物 的 种子 , 心 一旦 成熟 丰满 , 大风 便 带 着 我们 飞扬 , 将 我们 播撒 到 四方 。

我 在 你们 中间 度过 的 日子 是 短暂 的 , 我 对 你们 讲 的 就 更 短 。 当 我 的 声音 在 你们 的 耳朵 里 渐渐 模糊 , 在 你们 的 记忆 中 渐渐 消失 时 , 我定 会 再 回到 你们 中间 , 定会用 感情 更加 丰富 的 心 和 更 积极响应 灵魂 召唤 的 双唇 对 你们 谈话 。 是 的 , 我 将 随 涨潮 而 至 , 即使 死亡 将 我 卷起 , 更大 的 沉静 将 我 包围 , 我 也 要 与 你们 的 心灵 对话 。 我 的 努力 决不会 白白 付出 。 倘若 我 讲 的话 是 真理 , 那么 , 这 真理 将 以 更加 清晰 的 声音 , 用 更加 接近 你们 思想 的 语言 揭示 出来 。 奥 法里斯 的 居民 们 , 我 将 乘风 而 去 , 但 不会 坠入 虚无 深渊 。 假如 今天 不能 满足 你们 的 需要 和 我 的 爱 , 那么 , 我们 就 另 约 一天 。 人 的 需要 是 变化 的 , 但 他 的 爱 是 不变 的 , 同样 他 使 爱 满足 自己 需要 的 愿望 也 是 不变 的 。 那么 , 你们 当 知道 , 我 将 在 更 大 的 沉静 中 归返 。 拂晓 中 消散 的 雾霭 , 只会 在 田野 留下 露珠 , 继之 升腾 , 凝成 云 , 化做 雨 而 降下 。 我 也 未尝 不是 雾霭 。 我 在 静夜 中 行走 在 你们 的 街道 上 , 我 的 心神 拜访 你们 的 房舍 。 你们 的 心 与 我 的 心 一起 跳动 , 你们 的 呼吸 轻拂 我 的 面庞 , 我 认识 了 你们 所有人 。 是 的 , 我 深解 你们 的 欢乐 和 痛苦 。 你们 熟睡中 的 梦 , 恰是 我 的 梦 。 我 时常 在 你们 当中 , 就 像 山间 的 湖泊 。 我 就 像 一面镜子 , 映照 着 你们 心灵 的 高峰 和 斜坡 , 映照 着 你们 的 思想 和 愿望 的 过往 的 行列 。 你们 的 孩子 们 的 欢笑 , 你们 的 青年 们 的 向往 , 都 会 化为 溪流 、 大河 , 淌 入 我 的 沉静 之中 。 当 它 流入 我 的 湖中 深处 时 , 溪流 和 大河 都 会 不住 地 歌唱 。

汇入 我 湖中 的 还有 比笑 更 甜 、 比 向往 更 美妙 的 东西 。 那 就是 你们 内 心中 的 “ 无限 ”; “ 无限 ” 是 巨人 , 而 你们 不过 是 细胞 和 组织 而已 。 是 的 , 在 这位 巨人 的 歌喉 里 , 你们 的 吟唱 都 是 无声 的 搏动 。 你们 与 巨人 结合 在 一起 , 才能 显露出 你们 的 巨大 。 我 只有 看到 他时 , 才能 看到 你们 , 并 爱 你们 。 爱若 不 超越 这 无边 的 空间 , 又 能 到达 多远 的 地方 呢 ? 什么 幻想 、 什么 希望 、 什么 假想 , 能够 展翅高飞 呢 ? 在 你们 的 心中 , 巨人 就 像 开满 苹果花 的 大 栎树 一样 。 巨人 用 自己 的 力量 将 你们 束缚 在 大 地上 , 他 的 芳馨 带 着 你们 在 天空 翱翔 , 他 的 不停 旋动 使 你们 永远 摆脱 死亡 。 有人 说 你们 像 一条 锁链 : 你们 像 一条 锁链 , 但 你们 是 锁链 中 最 脆弱 的 一环 。 这话 仅仅 说 对 了 一半 , 因为 你们 也 是 坚固 的 , 就 像 锁链 中 最 坚固 的 一环 。 谁 用 你们 最小 的 功绩 衡量 你们 , 就 像 用 泡沫 的 脆弱 衡量 大海 的 威力 。 谁 用 你们 所 遭受 的 失败 评判 你们 , 就 像 以 季节 的 变化 抱怨 四季 。

是 的 , 你们 就 像 大海 一样 , 虽然 负重 载之船 等待 着 涨潮 , 以便 靠岸 , 即使 你们 像 大海 , 也 无法 使 潮水 早 来 。 因为 你们 也 像 四季 , 虽然 你们 在 冬天 里 拒绝 了 春天 , 你们 内心深处 的 春天 , 在 微睡 中 微笑 , 你们 的 微笑 对 它 毫无 伤害 。

你们 不要 以为 我 说 的 这些 话 是 为了 让 你们 当中 的 一个 人 对 另 一个 人 说 :“ 他 过奖 我们 了 , 他 只 看到 我们 的 优点 。 ” 我 不过 是 用 语言 讲出 了 你们 思想 中 所 知道 的 事情 。 有言 知识 不 就是 无言 知识 的 影子 吗 ? 你们 的 思想 和 我 的 言语 , 即使 只是 从 封存 的 记忆 中 涌出来 的 波浪 , 这种 记忆 却 保存 了 我们 昨天 的 记录 。 保存 了 大地 既 不 认识 我们 , 也 不 认识 自己 的 往昔 的 记忆 。

保存 了 混沌 中 太古 的 漫漫长夜 的 记忆 。 智者 曾到 你们 这里 来过 , 将 他们 的 智慧 传给 你们 。 我来 这里 , 为了 吸取 你们 的 智慧 。 看 哪 , 我 已 发现 了 比 智慧 更加 伟大 的 东西 。 那 便是 你们 内 心里 愈聚 愈旺 的 火焰 似的 心灵 。 但 你们 不 注重 这种 精神 的 扩展 , 却 哀悼 你们 岁月 的 凋逝 。 那 是 生命 , 在 向 害怕 坟墓 的 肉体 的 生命 求助 。

这里 没有 坟墓 。 这些 高山 和 平原 不过 是 摇篮 和 垫脚石 。 每当 你们 经过 埋葬 你们 先人 的 墓地 , 只要 仔细 看一看 , 就 会 发现 你们 在 与 你们 的 子女 一起 , 手 拉 着手 跳舞 。 是 啊 , 你们 总是 那样 欢乐 , 自己 则 全然不知 。

其他人 来到 你们 这里 , 以 闪光 的 许诺 换取 你们 的 信仰 , 你们 却 报之以 钱财 、 权力 和 荣光 。 我 给 你们 的 比 许诺 还少 , 而 你们 待 我 却 格外 慷慨 。 你们 给予 我 对 生命 最 热烈 的 渴求 。 无疑 , 将 一切 向往 变成 干渴 之后 , 把 生命 全部 化为 甘泉 , 一个 人 所 接受 的 礼物 , 还有 比 这 更 珍贵 的 吗 ? 这 其中 包含 着 我 的 荣誉 与 报酬 。 每当 我 去 泉边 饮水 时 , 我 总 发现 喷涌 的 泉水 也 是 干渴 的 , 我 饮 它 的 同时 , 它 也 饮 我 。

你们 当中 有 的 人 认为 我 高傲 和 过分 羞怯 , 致使 我 不肯 接受 礼物 。 说真的 , 在 接受 酬劳 时 , 我 是 自傲 者 , 而 对待 赠礼 却 不是 这样 的 。 当 你们 请 我 赴宴 时 , 我 已 去 采摘 丘 山上 的 桑葚 去 了 ; 你们 邀请 我入 宿 你们 家时 , 我 却 睡 在 了 宇宙 的 廊柱 下 。 虽然 如此 , 你们 不 还是 盛情 关怀 着 我 度过 的 日日夜夜 , 让 我 吃得饱 、 睡得 香甜 吗 ?

因此 , 我要 深深 祝福 你们 : 你们 给出 了 许多 , 而 你们 都 从不 知道 你们 在 给予 。 是 的 , 善行 自我 照镜 之 时 , 便 变成 了 石头 。 善事 自赐 芳名 时 , 却 引来 了 诅咒 。

你们 当中 有人 把 我 称为 清高 者 , 陶醉 在 自我 孤独 里 。 你们 说 :“ 他 与 林木 交谈 , 却 不跟人 说话 。 “ 他 独自 坐在 山颠 , 俯视 我们 的 城市 。 ” 是 的 , 我 确实 曾 攀登 高山 , 独自 远行 。 我 不在 高远 之 处 , 能 看到 你们 吗 ? 人若 未曾 尝过 遥远 之苦 , 又 怎能 感触 相近 之甘 呢 ?

他们 对 我 无声 呼唤 道 :“ 异乡人 啊 , 异乡人 , 绝顶 的 爱慕者 啊 , 为什么 甘心 居于 鹰隼 筑巢 的 山颠 呢 ? “ 为什么 刻意 谋求 不可 获取 之物 呢 ? “ 你 希望 什么 暴风 落入 你 的 网中 呢 ? “ 你 想 在 天空 捕捉 何种 虚幻 的 飞鸟 呢 ? “ 来 吧 , 成为 我们 当中 的 一员 吧 。 “ 下来 吧 , 用 我们 的 面包 充饥 , 饮 我们 的 美酿 解渴 吧 ! ” 是 的 , 他们 独处 之 时 , 说出 了 这些 话 ; 假若 我 让 他们 更 孤寂 一些 , 他们 就 会 知道 : 我要 探索 的 只是 你们 欢乐 与 痛苦 的 秘密 。 我要 猎取 的 只是 你们 行空 的 “ 大 我 ”。

猎人 也 是 猎物 ; 因为 从 我 的 弓弦 上 放出 的 许多 箭 , 将要 回射 到 我 的 胸膛 。 同样 , 飞鸟 本来 也 在 地上 爬行 , 因 我 的 羽翼 在 太阳 下 展开 时 , 投下 的 影子 是 地上 爬行 的 乌龟 。 我 是 个 信仰者 , 同时 也 是 怀疑者 。 我常 把 手指 按 在 我 的 伤口 上 , 以期 对 你们 的 信仰 更 强烈 , 对 你们 的 认识 更 深刻 。

基于 这种 信仰 和 认识 , 我要 对 你们 说 : 你们 既非 被 封闭 在 自己 的 躯壳 之内 , 也 不是 被 禁锢 在 房舍 、 田野 里 。 你们 的 自我 宿于 高山 , 随风飘 游 。 你们 不是 在 阳光 下 爬行 取暖 或 在 黑暗 中 挖洞 求安 的 动物 。 而是 自由 之物 , 是 围绕 大地 、 遨游 以太 的 灵魂 。

如果 我 的 这些 话 含混不清 , 你们 则 不必 刻求 完全 明白 。 含糊 与 混沌 乃 万物 开端 , 而 不是 终结 。 但愿 我 成为 你们 记忆 中 的 开端 。 生命 及 类似 的 一切 生物 , 均 孕育 于 雾霭 , 而 非 孕育 于 水晶 。 谁 知道 水晶 不是 凝固 的 雾霭 ?

当 你们 想起 我时 , 但希 你们 记住 我 说 的话 ; 在 你们 看来 , 你们 那 最 软弱 、 最 迷惘 的 , 实际上 是 最 强大 、 最 坚定 的 。 难道 不是 你们 的 呼吸 使 你们 的 骨架 挺立 支撑 吗 ? 难道 消隐 在 你们 所有人 记忆 中 的 那个 梦 , 不是 建造 了 你们 的 城池 , 并 描绘 了 城市 中 的 一切 吗 ? 假若 你们 能够 看到 你们 那 紊乱 的 呼吸 , 你们 便 看不见 别的 一切 了 。 假若 你们 能 听到 那梦 的 低语 , 你们 也 便 听 不到 别的 任何 声音 了 。 但是 , 你们 既 看不见 , 也 听 不到 , 这倒 对 你们 有 好处 。 蒙在 你们 眼睛 上 的 纱 , 将 被织 纱 的 手 揭去 。 阻在 你们 耳朵 里 的 泥 , 将 被 和 泥 的 手 捅 开 。 你们 定 将 看得见 , 也 听 得到 。 你们 既 不会 因 曾 盲目 而 叹息 , 也 不会 因 曾 耳聋 而 懊悔 。 那 时候 , 你们 将 知道 万物 的 潜在 目的 。 你们 将 像 为 光明 祝福 那样 , 为 黑暗 祝福 。

穆斯塔法 说完 , 环顾四周 , 但 见 船长 在 船上 依舵 而 站 , 时而 望望 张起 的 风帆 , 时而 放眼 遥远 的 天际 。 穆斯塔法 说 : 我 的 船长 好 有 耐心 啊 , 好 有 耐心 。 风 刮起来 了 , 风帆 不耐烦 了 ; 就 连 船舵 也 在 乞求 导航 ; 然而 我 的 船长 却 静静地 等待 我 把 话 说完 。 这些 水手 们 都 是 我 的 伙伴 。 他们 谛听 过 更 大 海洋 的 歌声 之后 , 耐心 地 听 我 讲 。 他们 现在 不用 等待 多久 了 , 我 已 做好 准备 。 溪水 已到 大海 , 伟大 母亲 将 再次 把 她 的 儿子 抱 在 胸前 。

别 了 , 奥 法里斯 的 居民 们 。 这 一天 过去 了 。 白日 的 幕 帘 在 我们 面前 垂 降下来 , 就 像 莲叶 合拢 在 自己 的 明天 之上 。 我们 将 保存 起 在 这里 给予 我们 的 一切 。 如果 这 不能 满足 我们 的 要求 , 我们 只有 再 相聚 一次 , 一起 把手 伸向 赐予 我们 恩惠 的 人 。 不要 忘记 , 我 将 回到 你们 这里 。 仅仅 片刻 , 我 的 渴望 将 把 泥土 和 泡沫 集聚 成新 的 躯体 。 只 一会儿 , 我 乘风 静息 片刻 , 另 一个 女人 就 将 怀上 我 。

我要 同 你们 告别 了 , 同 与 你们 一起 度过 的 青春 告别 了 。 我们 相会 仅仅 在 昨天 的 梦 中 。 你们 曾 在 我 的 孤独 里 为 我 唱歌 , 而 我 用 你们 的 向往 在 空中 建了 一座 高塔 。 现在 睡眠 已 终结 , 梦境 已 消逝 , 黎明 也 已 过去 。 我们 头顶 中天 丽日 , 已经 从 微睡 中 来到 白昼 , 不得不 分别 了 。 如果 天命 注定 我们 要 在 记忆 的 薄幕 中 再次 相会 , 交谈 将 重新 把 我们 联系 起来 。 你们 要 为 我 唱 一支 更加 深沉 的 歌 。 如果 天命 注定 我们 在 另 一个 梦中 握手 , 我们 将 在 空中 另建 一座 高塔 。

穆斯塔法 边 说 , 边 向 水手 们 打了个 手势 , 水手 们 立即 起锚 , 解开 缆绳 , 向着 东方 驶去 。 人们 异口同声 呐喊 , 喊声 高 飞云 天 , 随风 飞 向 大海 , 如同 巨号 鸣响 。 只有 美 特拉 默不作声 , 目送 船 远去 , 直至 消隐 在 雾霭 之中 。 人们 全都 散 去 , 美 特拉 独自 站 在 海堤 上 , 心中 响起 穆斯塔法 的 那句话 : “ 只 一会儿 , 我 乘风 静息 片刻 , 另 一个 女人 就 将 怀上 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