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使用cookies帮助改善LingQ。通过浏览本网站,表示你同意我们的 cookie 政策.


image

纪伯伦《先知》, 27论死亡

27论 死亡

美 特拉 开口 道 : 现在 请 给 我们 谈谈 死亡 吧 。 穆斯塔法 说 : 你 想 知晓 死亡 的 秘密 吗 ? 如果 不在 生命 中 探寻 死亡 , 你 又 怎能 找到 它 呢 ? 黑夜 里 能够 看见 , 而 在 白天 盲目 的 猫头鹰 , 它 是 不能 揭示 光明 秘密 的 。 你 如果 真想 揭开 死亡 的 秘密 , 那 就要 对 生命 的 肉体 敞开 你 的 心扉 。 因为 生与死 是 一体 的 , 正像 江河 与 大海 是 一体 一样 。

在 你 的 希冀 与 愿望 的 深处 , 隐伏 着 你 对 幽冥 的 无声 理解 。 你 的 心 梦想 着 春天 , 就 像 藏 在 雪 下 的 种子 所 做 的 梦 。 相信 梦 吧 , 梦中 隐藏 着 永生 之 门 。

你 对 死亡 的 恐惧 , 只不过 是 牧人 的 颤抖 ; 因为 他 站 在 国王 面前 , 国王 拍 他 的 肩膀 示宠 。 牧人 因 肩上 留有 国王 宠爱 的 印记 而 颤抖 , 心中 岂 不 充满 欣悦 之情 ? 但 , 你 没 发现 他 更加 重视 那种 颤抖 吗 ?

死亡 不 就是 赤身裸体 地站 在 风口 上 , 消融 在 烈日 之下 吗 ? 断气 不 就是 呼吸 从 无休止 的 潮汐 中 解脱 出来 , 继之 升腾 , 不 受 任何 限制 地 追寻 上帝 去 吗 ?

只有 饱 饮 静默 河水 时 , 你们 才能 真正 引吭高歌 。 只有 到达 山顶 之 时 , 你们 才能 开始 登高 。 只有 大地 包容 你们 的 肢体 之 时 , 你们 才能 真正 手舞足蹈 。


27论 死亡

美 特拉 开口 道 : 现在 请 给 我们 谈谈 死亡 吧 。 穆斯塔法 说 : 你 想 知晓 死亡 的 秘密 吗 ? 如果 不在 生命 中 探寻 死亡 , 你 又 怎能 找到 它 呢 ? 黑夜 里 能够 看见 , 而 在 白天 盲目 的 猫头鹰 , 它 是 不能 揭示 光明 秘密 的 。 你 如果 真想 揭开 死亡 的 秘密 , 那 就要 对 生命 的 肉体 敞开 你 的 心扉 。 因为 生与死 是 一体 的 , 正像 江河 与 大海 是 一体 一样 。

在 你 的 希冀 与 愿望 的 深处 , 隐伏 着 你 对 幽冥 的 无声 理解 。 你 的 心 梦想 着 春天 , 就 像 藏 在 雪 下 的 种子 所 做 的 梦 。 相信 梦 吧 , 梦中 隐藏 着 永生 之 门 。

你 对 死亡 的 恐惧 , 只不过 是 牧人 的 颤抖 ; 因为 他 站 在 国王 面前 , 国王 拍 他 的 肩膀 示宠 。 牧人 因 肩上 留有 国王 宠爱 的 印记 而 颤抖 , 心中 岂 不 充满 欣悦 之情 ? 但 , 你 没 发现 他 更加 重视 那种 颤抖 吗 ?

死亡 不 就是 赤身裸体 地站 在 风口 上 , 消融 在 烈日 之下 吗 ? 断气 不 就是 呼吸 从 无休止 的 潮汐 中 解脱 出来 , 继之 升腾 , 不 受 任何 限制 地 追寻 上帝 去 吗 ?

只有 饱 饮 静默 河水 时 , 你们 才能 真正 引吭高歌 。 只有 到达 山顶 之 时 , 你们 才能 开始 登高 。 只有 大地 包容 你们 的 肢体 之 时 , 你们 才能 真正 手舞足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