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使用cookies帮助改善LingQ。通过浏览本网站,表示你同意我们的 cookie 政策.


image

纪伯伦《先知》, 25论美

25论美

一位 诗人 说 : 请 给 我们 谈谈 美 吧 。 穆斯塔法 回答 道 : 你们 怎样 去 追寻 美 呢 ? 假若 美不做 你们 的 路 和 向导 , 你们 怎能 找到 美 呢 ? 除了 美 编织 你们 的 言语 , 你们 又 怎能 谈论 美 呢 ? 爱 虐待 、 遭 伤害 的 人 说 : “ 美 仁慈 而 温柔 , 就 像 一位 年轻 的 母亲 , 带 着 豪迈 心情 , 其中 又 夹杂着 些许 羞涩 , 行走 在 我们 中间 。 ” 情感冲动 的 人 说 : “ 不 , 美 强大 而 可怕 , 就 像 暴风 , 下撼 大地 , 上 摇 苍天 。 精疲力竭 的 人 说 : “ 美是 温柔 的 细语 , 在 我们 的 心灵 中 低声 说话 。 “ 它 的 声音 久久 存在 于 我们 的 静寂 之中 , 就 像 微弱 的 光 , 因 惧怕 黑影 而 颤动 。 ” 惴惴不安 的 人 却说 : “ 我们 已经 听到 美在 山峦 中 呐喊 , “ 紧随 呐喊声 而来 的 是 马蹄声 声 、 翅膀 拍击 和 雄狮 怒吼 。 夜间 , 守城 的 人 说 : “ 美将伴 着 曙光 从 东方 升起 。 ” 午时 , 劳动者 和 行路人 说 : “ 我们 已经 看到 美正 凭着 面临 落日 的 窗口 俯瞰 大地 。 ” 冬天 , 被 冰雪 所阻 之 人 说 : “ 美将伴 着 春姑 而 至 , 活跃 在 群山 之巅 。 ” 炎炎夏日 里 , 割 麦子 的 人 说 : “ 我们 已经 看见 美 正在 与 秋叶 共舞 , 还 看见 美的 发髻 里 夹带 着 雪花 。

是 的 , 这 都 是 你们 对 美的 描绘 。 其实 , 你们 描述 的 不是 美 , 而是 你们 那些 未曾 得到 满足 的 需求 。 美 , 并 不是 一种 需求 , 而是 一种 欢悦 。 美 , 并 不是 一张 干渴 的 嘴 , 也 不是 一只 伸出 来 的 空手 , 而是 一颗 燃烧 着 的 心 , 一个 陶醉 的 灵魂 。 美 , 既 非 你们 想 看见 的 一种 形象 , 也 不是 你们 想 听 赏 的 歌 。 美是 你们 闭着 眼睛 能 看到 的 形象 , 又 是 你们 捂着 耳朵 亦 能 听到 的 歌 。 美 , 既 不是 隐藏 在 皱巴巴 树皮 下 的 汁液 , 也 不是 联系 着 爪子 的 翅膀 , 而是 一座 鲜花 开 不败 的 花园 , 一群 永远 翱翔 的 天使 。

奥 法里斯 城 的 居民 们 , 美 就是 揭开 面纱 露出 神圣 面容 的 生命 。 你们 就是 生命 , 你们 就是 面纱 。 美是 揽 镜 自照 的 永恒 。 你们 就是 永恒 , 你们 就是 镜子 。


25论美

一位 诗人 说 : 请 给 我们 谈谈 美 吧 。 穆斯塔法 回答 道 : 你们 怎样 去 追寻 美 呢 ? 假若 美不做 你们 的 路 和 向导 , 你们 怎能 找到 美 呢 ? 除了 美 编织 你们 的 言语 , 你们 又 怎能 谈论 美 呢 ? 爱 虐待 、 遭 伤害 的 人 说 : “ 美 仁慈 而 温柔 , 就 像 一位 年轻 的 母亲 , 带 着 豪迈 心情 , 其中 又 夹杂着 些许 羞涩 , 行走 在 我们 中间 。 ” 情感冲动 的 人 说 : “ 不 , 美 强大 而 可怕 , 就 像 暴风 , 下撼 大地 , 上 摇 苍天 。 精疲力竭 的 人 说 : “ 美是 温柔 的 细语 , 在 我们 的 心灵 中 低声 说话 。 “ 它 的 声音 久久 存在 于 我们 的 静寂 之中 , 就 像 微弱 的 光 , 因 惧怕 黑影 而 颤动 。 ” 惴惴不安 的 人 却说 : “ 我们 已经 听到 美在 山峦 中 呐喊 , “ 紧随 呐喊声 而来 的 是 马蹄声 声 、 翅膀 拍击 和 雄狮 怒吼 。 夜间 , 守城 的 人 说 : “ 美将伴 着 曙光 从 东方 升起 。 ” 午时 , 劳动者 和 行路人 说 : “ 我们 已经 看到 美正 凭着 面临 落日 的 窗口 俯瞰 大地 。 ” 冬天 , 被 冰雪 所阻 之 人 说 : “ 美将伴 着 春姑 而 至 , 活跃 在 群山 之巅 。 ” 炎炎夏日 里 , 割 麦子 的 人 说 : “ 我们 已经 看见 美 正在 与 秋叶 共舞 , 还 看见 美的 发髻 里 夹带 着 雪花 。

是 的 , 这 都 是 你们 对 美的 描绘 。 其实 , 你们 描述 的 不是 美 , 而是 你们 那些 未曾 得到 满足 的 需求 。 美 , 并 不是 一种 需求 , 而是 一种 欢悦 。 美 , 并 不是 一张 干渴 的 嘴 , 也 不是 一只 伸出 来 的 空手 , 而是 一颗 燃烧 着 的 心 , 一个 陶醉 的 灵魂 。 美 , 既 非 你们 想 看见 的 一种 形象 , 也 不是 你们 想 听 赏 的 歌 。 美是 你们 闭着 眼睛 能 看到 的 形象 , 又 是 你们 捂着 耳朵 亦 能 听到 的 歌 。 美 , 既 不是 隐藏 在 皱巴巴 树皮 下 的 汁液 , 也 不是 联系 着 爪子 的 翅膀 , 而是 一座 鲜花 开 不败 的 花园 , 一群 永远 翱翔 的 天使 。

奥 法里斯 城 的 居民 们 , 美 就是 揭开 面纱 露出 神圣 面容 的 生命 。 你们 就是 生命 , 你们 就是 面纱 。 美是 揽 镜 自照 的 永恒 。 你们 就是 永恒 , 你们 就是 镜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