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使用cookies帮助改善LingQ。通过浏览本网站,表示你同意我们的 cookie 政策.


image

纪伯伦《先知》, 22论善与恶

22论善 与 恶

城中 的 一位 长老 说 : 请 给 我们 谈谈 善 与 恶 吧 。 穆斯塔法 说 : 你们 的 善 , 我 能够 谈 , 但 不能 谈恶 。 恶 , 不 就是 被 自身 饥饿 折磨 得 精疲力竭 的 善 吗 ? 确确实实 , 善临 饥饿 之 时 , 会到 黑暗 山洞 里 去 觅食 ; 善到 干渴 之 时 , 会 去 饮 死水 。

你 与 自我 合而为一 时 , 你 则 是 善者 ; 如若 不能 合而为一 时 , 你 就是 恶人 。 一座 被 分隔 的 房子 , 并 不是 贼窝 , 仅仅 是 一座 被 分隔 的 房子 罢了 。 一条 船 没有 舵 , 或许 会 漂泊 在 充满 险阻 的 群岛 之间 , 但 却 不会 沉入 海底 。

当 你 努力 自我 奉献 时 , 你 是 善者 ; 但是 , 当 你 为 自己 谋求 利益 时 , 你 也 不是 恶人 。 当 你 为 自己 谋利 时 , 你 就 像 树根 , 深扎 在 大地 里 , 吮吸 大地 的 乳汁 。 当然 , 果实 不能 对 树根 说 :“ 你 要 像 我 一样 成熟 、 丰硕 , 永远 奉献 。 ” 因为 对于 果实 来说 , 奉献 是 一种 需要 , 而 对于 树根 来说 , 吸收 也 是 一种 需要 。

你 在 完全 清醒 时 谈话 , 你 是 善者 ; 而 你 在 微睡 时 , 口舌 无 目标 地发 呓语 , 你 也 不是 恶人 。 或许 结结巴巴 的 话语 , 能 扶助 柔弱 无才 的 口舌 。

当 你 迈着 坚定 步伐 走向 目标 时 , 你 是 善者 ; 但 你 的 步子 蹒 蹒跚 跚 , 你 也 不是 恶人 。 瘸子 虽拐 , 却 也 不会 后退 。 你们 这些 身强力壮 、 健步如飞 的 人 , 不要 出于 对 瘸子 的 同情 和 怜悯 , 便 在 瘸子 面前 故作 跛子 行路 。

在 数不清 的 事情 上 , 你 是 善者 ; 但是 , 你 一时 逃避 善事 , 你 也 不是 恶人 。 你 只不过 迟缓 、 疏懒 罢了 。

在 你 渴求 “ 大 我 ” 之中 隐藏 着 善 ; 你们 每个 人 的 心中 都 有 这种 渴求 。 但是 , 在 你们 部分 人 心中 , 这种 渴求 如同 汹涌 的 洪流 , 挟带 着 山丘 的 秘密 和 森林 的 颂歌 , 滔滔 奔 向 大海 。 而 在 另 一部分 人 心中 , 这种 渴望 像 平缓 的 小溪 , 徐徐 徘徊 在 弯弯曲曲 的 途中 , 迟迟 不到 海边 。 但是 , 千万 不要 让 渴求 强烈 的 人 对 渴求 淡薄 的 人 说 :“ 你 为什么 行动 如此 迟缓 ? ” 因为 真正 的 善者 不会 问 赤身裸体 者 :“ 你 的 衣服 在 哪里 ? ” 也 不会 问 流浪汉 :“ 你 的 房子 是 怎样 坍塌 的 ?


22论善 与 恶

城中 的 一位 长老 说 : 请 给 我们 谈谈 善 与 恶 吧 。 穆斯塔法 说 : 你们 的 善 , 我 能够 谈 , 但 不能 谈恶 。 恶 , 不 就是 被 自身 饥饿 折磨 得 精疲力竭 的 善 吗 ? 确确实实 , 善临 饥饿 之 时 , 会到 黑暗 山洞 里 去 觅食 ; 善到 干渴 之 时 , 会 去 饮 死水 。

你 与 自我 合而为一 时 , 你 则 是 善者 ; 如若 不能 合而为一 时 , 你 就是 恶人 。 一座 被 分隔 的 房子 , 并 不是 贼窝 , 仅仅 是 一座 被 分隔 的 房子 罢了 。 一条 船 没有 舵 , 或许 会 漂泊 在 充满 险阻 的 群岛 之间 , 但 却 不会 沉入 海底 。

当 你 努力 自我 奉献 时 , 你 是 善者 ; 但是 , 当 你 为 自己 谋求 利益 时 , 你 也 不是 恶人 。 当 你 为 自己 谋利 时 , 你 就 像 树根 , 深扎 在 大地 里 , 吮吸 大地 的 乳汁 。 当然 , 果实 不能 对 树根 说 :“ 你 要 像 我 一样 成熟 、 丰硕 , 永远 奉献 。 ” 因为 对于 果实 来说 , 奉献 是 一种 需要 , 而 对于 树根 来说 , 吸收 也 是 一种 需要 。

你 在 完全 清醒 时 谈话 , 你 是 善者 ; 而 你 在 微睡 时 , 口舌 无 目标 地发 呓语 , 你 也 不是 恶人 。 或许 结结巴巴 的 话语 , 能 扶助 柔弱 无才 的 口舌 。

当 你 迈着 坚定 步伐 走向 目标 时 , 你 是 善者 ; 但 你 的 步子 蹒 蹒跚 跚 , 你 也 不是 恶人 。 瘸子 虽拐 , 却 也 不会 后退 。 你们 这些 身强力壮 、 健步如飞 的 人 , 不要 出于 对 瘸子 的 同情 和 怜悯 , 便 在 瘸子 面前 故作 跛子 行路 。

在 数不清 的 事情 上 , 你 是 善者 ; 但是 , 你 一时 逃避 善事 , 你 也 不是 恶人 。 你 只不过 迟缓 、 疏懒 罢了 。

在 你 渴求 “ 大 我 ” 之中 隐藏 着 善 ; 你们 每个 人 的 心中 都 有 这种 渴求 。 但是 , 在 你们 部分 人 心中 , 这种 渴求 如同 汹涌 的 洪流 , 挟带 着 山丘 的 秘密 和 森林 的 颂歌 , 滔滔 奔 向 大海 。 而 在 另 一部分 人 心中 , 这种 渴望 像 平缓 的 小溪 , 徐徐 徘徊 在 弯弯曲曲 的 途中 , 迟迟 不到 海边 。 但是 , 千万 不要 让 渴求 强烈 的 人 对 渴求 淡薄 的 人 说 :“ 你 为什么 行动 如此 迟缓 ? ” 因为 真正 的 善者 不会 问 赤身裸体 者 :“ 你 的 衣服 在 哪里 ? ” 也 不会 问 流浪汉 :“ 你 的 房子 是 怎样 坍塌 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