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使用cookies帮助改善LingQ。通过浏览本网站,表示你同意我们的 cookie 政策.


image

西游记 71-108 (LittleFoxChinese), 西游记 107: 没有 什么 是 完美 的 (Nothing is Perfect)

西游记 107: 没有 什么 是 完美 的 (Nothing is Perfect)

师徒 四人 把 湿透 的 卷轴 展开 铺 在 岩石 上 。 “ 太阳 会 晒干 卷轴 的 。 ” 悟空 说 。 唐僧 呻吟 了 一声 。 “ 真经 被 毁 了 的话 怎么办 ? ” 他 坐下 , 双手 捂住 了 头 。 “ 真 希望 我 没有 忘记 问 佛祖 老龟 的 问题 ! ” 八戒 哼 了 一声 。 “ 谁 会 在乎 那 老龟 的 问题 ? 那 只 老龟 没有 权利 把 我们 扔 到 水里 ! ” “ 把 我们 扔 到 水里 , 太 无礼 了 。 ” 悟净 同意 。 八戒 叹 了 口气 。 “ 回去 的 路 和 去 西天 一样 辛苦 。 ” “ 你们好 ! ” 有人 喊道 。 师徒 四人 回头一看 , 一个 男人 在 朝 他们 跑 来 。 “ 老 陈 。 ” 唐僧 说 。 他 双手 握住 了 老 陈 的 手 。 “ 很 高兴 又 见到 你 。 ” “ 我 也 很 高兴 能 再 见到 你们 。 ” 老 陈 笑 了 , “ 你们 到达 西天 了 吗 ? ” “ 是 的 。 ” 唐僧 说 ,“ 真的 棒极了 。 那里 特别 美丽 ! ” 老 陈 看见 铺 在 岩石 上 的 卷轴 , 瞪 大 了 眼睛 。 “ 那些 是 真经 吗 ? ” 他 小声 说 。 “ 是 的 。 ” 唐僧 说 ,“ 但是 , 正如 你 看到 的 , 真经 湿 了 。 ” “ 老龟 把 我们 扔 到 了 河里 。 ” 八戒 叹 了 口气 说 。 “ 和 我 一起 走 吧 。 ” 老 陈 说 ,“ 你们 可以 把 真经 晾 在 我家 暖炉 旁边 。 你们 见过 佛祖 , 村里人 见到 你们 都 会 很 高兴 的 。 ” 悟净 开始 收拾 湿透 的 真经 。 “ 我 帮 你 。 ” 八戒 说 。 八戒 拿 起 一个 卷轴 , 向 后 拉 。 可是 , 那个 卷轴 粘到 了 岩石 上 。 刺啦 ! 卷轴 一角 被 撕开 了 。 唐僧 吓了一跳 。 “ 哦 , 天 啊 ! ” 八戒 吓 得 看着 撕破 的 真经 。 悟空 笑 了 。 “ 别 担心 , 师父 。 ” 悟空 小心 地 从 岩石 上 捡起 被 撕坏 的 部分 。 “ 卷轴 没事 。 ” “ 可是 , 卷轴 被 撕开 了 ! ” 唐僧 大喊 。 八戒 低下 了 头 。 “ 你 说说看 , 师父 。 ” 悟空 说 ,“ 你 很 完美 吗 ? ” 唐僧 疑惑 地 看着 悟空 。 “ 当然 不 。 ” “ 我 完美 吗 ? ” 悟空 问 。 唐僧 摇 了 摇头 。 “ 八戒 怎么样 ? ” 悟空 咯咯 地笑 了 。 “ 我们 都 知道 他 不 完美 。 ” 八戒 哼 了 一声 。 “ 天上 、 人间 都 没有 完美 的 东西 。 ” 悟空 说 ,“ 那么 , 真经 又 有 什么 不同 呢 ? 真经 会 教导 东土 大唐 的 人 向善 , 怎么 才能 避开 痛苦 。 它 还 会 教导 人们 什么 都 没有 必要 变得 完美 。 ” 师徒 四人 整理 好 了 卷轴 , 跟着 老 陈 回到 了 村子 。 人们 都 从 家里 出来 看 他们 。 “ 欢迎 你们 回来 ! ” 一个 女人 喊道 。 “ 很 高兴 能 再次 见到 你们 。 ” 一个 老人 大喊 。 不一会儿 , 很多 人 都 跟着 唐僧 一行 人去 了 老 陈 的 家 。 那天 晚上 , 村里人 举行 盛宴 。 深夜 , 悟空 和 唐僧 坐 着 聊天 。 “ 我们 得 马上 走 。 ” 唐僧 说 ,“ 村里人 会想 看 真经 , 会 嫉妒 我们 拿 着 真经 。 ” “ 我 也 同意 。 ” 悟空 说 。 他 记得 想要 杀死 唐僧 、 偷 袈裟 的 住持 。 “ 现在 村里人 睡着 了 , 我们 悄悄地 离开 这里 吧 。 ” 悟空 说 。 唐僧 和 悟空 叫醒 了 八戒 和 悟 净 。 师徒 四人 从 老 陈 的 家里 悄悄地 出来 , 朝东边 走 去 。 天 很 黑 , 但是 满月 把 路 照 得 很亮 。 突然 , 雷音寺 的 门将 出现 了 。 “ 祝贺 你们 ! ” 门将 说 , “ 你们 已经 经历 了 九九八十一 难 。 ” “ 咻 。 ” 唐僧 安心 地 吐 了 口气 。 “ 我 终于 能成佛 了 。 ” 门将 念 了 一个 咒语 。 师徒 四人 又 朝东边 飞去 。


西游记 107: 没有 什么 是 完美 的 (Nothing is Perfect) Journey to the West 107: Nothing is Perfect Viaje al Oeste 107: Nada es perfecto Voyage à l'Ouest 107 : Rien n'est parfait (Rien n'est parfait) 西遊記107:Nothing is Perfect(ナッシング・イズ・パーフェクト:完璧ではない)

师徒 四人 把 湿透 的 卷轴 展开 铺 在 岩石 上 。 The four masters and apprentices spread the soaked scroll on the rock. Los cuatro maestros y aprendices desdoblaron el pergamino empapado y lo extendieron sobre las rocas. “ 太阳 会 晒干 卷轴 的 。 "The sun will dry the scrolls. "El sol secará el rollo. ” 悟空 说 。 唐僧 呻吟 了 一声 。 Monk Tang groaned. Tang Seng gimió. “ 真经 被 毁 了 的话 怎么办 ? "What if the scriptures are destroyed? "¿Qué pasa si las escrituras son destruidas? ” 他 坐下 , 双手 捂住 了 头 。 ’ He sat down and put his head in his hands. ' Se sentó y puso su cabeza entre sus manos. “ 真 希望 我 没有 忘记 问 佛祖 老龟 的 问题 ! "I wish I hadn't forgotten to ask Buddha Lao Gui a question! "¡Ojalá no me hubiera olvidado de hacerle una pregunta a Buda Lao Gui! ” 八戒 哼 了 一声 。 Bajie snorted. Bajie resopló. “ 谁 会 在乎 那 老龟 的 问题 ? "Who cares about the old turtle? "¿A quién le importa esa vieja tortuga? 那 只 老龟 没有 权利 把 我们 扔 到 水里 ! That old turtle has no right to throw us into the water! ¡Esa vieja tortuga no tiene derecho a tirarnos al agua! ” “ 把 我们 扔 到 水里 , 太 无礼 了 。 "It's rude to throw us into the water." ’ ‘Tirarnos al agua es tan grosero. ” 悟净 同意 。 八戒 叹 了 口气 。 “ 回去 的 路 和 去 西天 一样 辛苦 。 "The journey back was as hard as the journey to the West. "El camino de regreso es tan duro como ir hacia el oeste. ” “ 你们好 ! ” 有人 喊道 。 ', gritó alguien. 师徒 四人 回头一看 , 一个 男人 在 朝 他们 跑 来 。 Los cuatro maestros y aprendices miraron hacia atrás y vieron a un hombre corriendo hacia ellos. “ 老 陈 。 "Old Chen. "Viejo Chen. ” 唐僧 说 。 他 双手 握住 了 老 陈 的 手 。 He held Lao Chen's hand with both hands. Tomó la mano de Lao Chen con ambas manos. “ 很 高兴 又 见到 你 。 " Qué gusto verte de nuevo. ” “ 我 也 很 高兴 能 再 见到 你们 。 ’ ‘Yo también me alegro de volver a verte. ” 老 陈 笑 了 , “ 你们 到达 西天 了 吗 ? "Old Chen smiled, "Have you reached the West Paradise yet?" "El viejo Chen sonrió, "¿Ya has llegado al Paraíso del Oeste?" ” “ 是 的 。 ” 唐僧 说 ,“ 真的 棒极了 。 " Tang Seng said, "It's really great. Tang Seng dijo: "Es realmente genial. 那里 特别 美丽 ! It's so beautiful there! ¡Es tan hermoso allí! ” 老 陈 看见 铺 在 岩石 上 的 卷轴 , 瞪 大 了 眼睛 。 "Old Chen saw the scroll spread on the rock, his eyes widened. Cuando Lao Chen vio el pergamino extendido sobre la roca, sus ojos se abrieron como platos. “ 那些 是 真经 吗 ? "¿Son esas las escrituras? ” 他 小声 说 。 él susurró. “ 是 的 。 ” 唐僧 说 ,“ 但是 , 正如 你 看到 的 , 真经 湿 了 。 Tang Seng said, "But, as you can see, the scriptures are wet." Tang Seng dijo: "Pero, como puede ver, las escrituras están mojadas". ” “ 老龟 把 我们 扔 到 了 河里 。 " The old turtle threw us into the river. “La vieja tortuga nos tiró al río. ” 八戒 叹 了 口气 说 。 Bajie dijo con un suspiro. “ 和 我 一起 走 吧 。 "Come with me. "Ven conmigo. ” 老 陈 说 ,“ 你们 可以 把 真经 晾 在 我家 暖炉 旁边 。 "Old Chen said, "You can hang the scriptures next to my heater. "El viejo Chen dijo:" Puedes colgar las escrituras junto a la estufa en mi casa. 你们 见过 佛祖 , 村里人 见到 你们 都 会 很 高兴 的 。 You have met the Buddha, the villagers will be very happy to see you. Has visto al Buda, y los aldeanos estarán muy felices de verte. ” 悟净 开始 收拾 湿透 的 真经 。 Wujing began to pack the drenched scriptures. Wujing comenzó a empacar las escrituras empapadas. “ 我 帮 你 。 ” 八戒 说 。 八戒 拿 起 一个 卷轴 , 向 后 拉 。 Ba Jie picked up a scroll and pulled it back. Bajie recogió un pergamino y lo retiró. 可是 , 那个 卷轴 粘到 了 岩石 上 。 However, the scroll stuck to the rock. Sin embargo, el pergamino se quedó pegado a la roca. 刺啦 ! Stab it! ジャブ 卷轴 一角 被 撕开 了 。 One corner of the scroll was torn apart. 唐僧 吓了一跳 。 Tang Seng se sorprendió. “ 哦 , 天 啊 ! "Oh, my God! ” 八戒 吓 得 看着 撕破 的 真经 。 "The Eight Precepts were so frightened that they looked at the torn Sutra. Bajie miró la escritura rota con horror. 「八戒は恐る恐る破れた経典を見た。 悟空 笑 了 。 “ 别 担心 , 师父 。 ” 悟空 小心 地 从 岩石 上 捡起 被 撕坏 的 部分 。 "Wukong carefully picked up the torn part from the rock. Goku recogió con cuidado el trozo desgarrado de la roca. 「悟空は岩から破れた部分を慎重に拾い上げた。 “ 卷轴 没事 。 "El pergamino está bien. ” “ 可是 , 卷轴 被 撕开 了 ! "But the scroll was torn apart!" "¡Sin embargo, el pergamino se rompió!" ” 唐僧 大喊 。 ", gritó Tang Seng. 八戒 低下 了 头 。 The Eight Rings lowered their heads. Bajie bajó la cabeza. “ 你 说说看 , 师父 。 "Tell me, Master. "Dígame, maestro. ” 悟空 说 ,“ 你 很 完美 吗 ? "Goku said, "Are you perfect?" Wukong dijo: "¿Eres perfecto?" ” 唐僧 疑惑 地 看着 悟空 。 Tang Seng looked at Wukong suspiciously. Tang Seng miró a Wukong con sospecha. “ 当然 不 。 "Of course not. ” “ 我 完美 吗 ? ' '¿Soy perfecto? ” 悟空 问 。 唐僧 摇 了 摇头 。 Monk Tang shook his head. Tang Seng negó con la cabeza. “ 八戒 怎么样 ? " How about the Eight Rings? "¿Qué hay de Bajie? ” 悟空 咯咯 地笑 了 。 Wukong giggled. Wukong se rió. “ 我们 都 知道 他 不 完美 。 "We all know he is not perfect. "Todos sabemos que no es perfecto. ” 八戒 哼 了 一声 。 "The Eight Rings grunted. Bajie resopló. “ 天上 、 人间 都 没有 完美 的 东西 。 "There is nothing perfect in heaven or on earth. "No hay nada perfecto en el cielo o en la tierra. ” 悟空 说 ,“ 那么 , 真经 又 有 什么 不同 呢 ? "Wukong said, "So, wha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scriptures?" Wukong dijo: "Entonces, ¿cuál es la diferencia entre las escrituras?" 真经 会 教导 东土 大唐 的 人 向善 , 怎么 才能 避开 痛苦 。 The scriptures will teach people in the Eastern Tang Dynasty to be kind and how to avoid suffering. Las escrituras enseñarán a las personas de la dinastía Tang del Este a ser amables y cómo evitar el sufrimiento. 它 还 会 教导 人们 什么 都 没有 必要 变得 完美 。 It also teaches that nothing has to be perfect. También enseña que nada tiene que ser perfecto. ” 师徒 四人 整理 好 了 卷轴 , 跟着 老 陈 回到 了 村子 。 The four masters and apprentices arranged the scrolls and followed Old Chen back to the village. Los cuatro maestros y aprendices ordenaron los pergaminos y siguieron a Lao Chen de regreso a la aldea. 人们 都 从 家里 出来 看 他们 。 La gente salió de sus casas para verlos. “ 欢迎 你们 回来 ! ” 一个 女人 喊道 。 “ 很 高兴 能 再次 见到 你们 。 ” 一个 老人 大喊 。 不一会儿 , 很多 人 都 跟着 唐僧 一行 人去 了 老 陈 的 家 。 After a while, many people followed Tang Seng and his party to Old Chen's house. Después de un tiempo, muchas personas siguieron a Tang Seng y su grupo a la casa de Lao Chen. 那天 晚上 , 村里人 举行 盛宴 。 Esa noche, los aldeanos celebraron una fiesta. 深夜 , 悟空 和 唐僧 坐 着 聊天 。 Late at night, Wukong and Tang Seng sat and chatted. A altas horas de la noche, Wukong y Tang Seng estaban sentados y charlando. “ 我们 得 马上 走 。 "We have to go now. "Tenemos que irnos ahora. ” 唐僧 说 ,“ 村里人 会想 看 真经 , 会 嫉妒 我们 拿 着 真经 。 "Tang Seng said, "The villagers will want to read the scriptures, and will be jealous of us holding the scriptures." Tang Seng dijo: "La gente de la aldea querrá leer las escrituras y estará celosa de que las tengamos". ” “ 我 也 同意 。 ” 悟空 说 。 他 记得 想要 杀死 唐僧 、 偷 袈裟 的 住持 。 He remembered the abbot who wanted to kill Tang Seng and steal the robes. Recordó al abad que quería matar a Tang Seng y robar la sotana. “ 现在 村里人 睡着 了 , 我们 悄悄地 离开 这里 吧 。 "Ahora que los aldeanos están dormidos, salgamos de aquí en silencio. ” 悟空 说 。 唐僧 和 悟空 叫醒 了 八戒 和 悟 净 。 The Longevity Monk and the Wukong awakened the Eight Precepts and the Wujing. Tang Seng y Wukong despiertan a Bajie y Wujing. 师徒 四人 从 老 陈 的 家里 悄悄地 出来 , 朝东边 走 去 。 Los cuatro maestros y aprendices salieron silenciosamente de la casa de Lao Chen y caminaron hacia el este. 天 很 黑 , 但是 满月 把 路 照 得 很亮 。 It is dark, but the full moon shines brightly on the road. Estaba oscuro, pero la luna llena iluminaba el camino con fuerza. 突然 , 雷音寺 的 门将 出现 了 。 Suddenly, the gatekeeper of Leiyin Temple appeared. De repente, apareció el portero del Templo Leiyin. “ 祝贺 你们 ! " ¡Felicidades! ” 门将 说 , “ 你们 已经 经历 了 九九八十一 难 。 "The goalkeeper said, "You have gone through nine or eighty-one difficulties. El portero dijo: "Ya has experimentado noventa y nueve y ochenta y una dificultades. ” “ 咻 。 " " Phew. ” 唐僧 安心 地 吐 了 口气 。 Tang Seng breathed a sigh of relief. “ 我 终于 能成佛 了 。 "I can finally become a Buddha. "Finalmente puedo convertirme en un Buda. ” 门将 念 了 一个 咒语 。 "The goalkeeper recited a mantra. El portero dijo un hechizo. 师徒 四人 又 朝东边 飞去 。 The four master and apprentice flew towards the east again. Los cuatro maestros y aprendices volaron hacia el este nuevamen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