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使用cookies帮助改善LingQ。通过浏览本网站,表示你同意我们的 cookie 政策.


image

西游记 71-108 (LittleFoxChinese), 西游记 106: 问题 (The Question)

西游记 106: 问题 (The Question)

观音菩萨 吃惊 地 看着 信使 。 “ 是 什么 问题 ? ” 观音菩萨 问 。 “ 是 关于 唐僧 的 。 ” 信使 说 ,“ 为了 成佛 , 他 得 经历 九九八十一 难 。 我 刚才 看 了 一下 他 经历 的 劫难 。 只有 80 个 。 要 想 成佛 , 唐僧 得 再 经历 一难 ! ” “ 我们 走得 真快 啊 ! ” 唐僧笑 着 说 。 师徒 四人 正 向东 飞 。 雷音寺 的 门将 正念 着 咒语 带 他们 飞 。 “ 西天 取经 要是 这么 简单 就 好 了 。 ” 八戒 说 。 悟空 笑 了 。 “ 到达 西天 前 , 师父 还是 个 凡人 。 那 时候 不能 抬着 师父 走 。 ” 悟净 看 了 看 前面 。 “ 我们 马上 就要 到达 大唐 了 。 ” 就 在 这时 , 一个 信使 追上 了 他们 。 信使 在 门将 的 耳边 小声 说 了 什么 。 门将 悄悄地 看 了 一眼 师徒 四人 。 然后 , 他 回头 看着 信使 , 点 了 点头 。 咒语 马上 就 解除 了 。 师徒 四人 从 天上 掉 了 下去 。 砰 ! 他们 狠狠 地 摔 在 一条 大 河边 的 河岸 上 。 悟空 站 起来 , 看见 门将 和 信使 在 向西 飞 。 悟空 摇 了 摇头 。 “ 怎么回事 ? ” 唐僧 起身 拍了拍 袈裟 上 的 土 。 “ 门将 为什么 扔下 了 我们 ? ” “ 我 告诉您 为什么 。 ” 八戒 说 。 “ 他 是 个 坏蛋 , 觉得 把 人 扔下去 有意思 ! ” 八戒 朝 那个 门将 晃 了 晃 拳头 , 但 他 已经 飞得 很 远 了 。 “ 坏蛋 ! ” 悟空 慢慢 地 转身 看着 唐僧 。 “ 我 好像 知道 他 为什么 扔下 我们 了 , 师父 。 您 为了 成佛 , 得 经历 九九八十一 难 。 可能 在 全部 都 经历 之前 , 您 就 到达 了 西天 。 ” “ 哦 , 天 啊 。 ” 唐僧 发抖 。 “ 就是说 , 现在 我 还 得 再 经历 一次 劫难 , 对 吗 ? ” 悟空 点 了 点头 。 “ 只 希望 问题 不要 太 多 。 ” “ 第一个 问题 是 要 过 这 条河 。 ” 悟净 说 。 “ 河 很 眼熟 。 ” 唐僧 说 ,“ 在 我们 去 西天 的 路上 , 我们 肯定 过过 这 条河 。 ” 突然 , 河里 浮上来 一个 巨大 的 东西 。 是 只 巨大 的 老龟 。 “ 你们好 。 ” 老龟 说 ,“ 还 记得 我 吗 ? ” 师徒 四人 都 笑 了 。 “ 是 的 , 记得 。 ” 唐僧 说 ,“ 几年 前 , 是 你 驮 着 我们 过河 的 。 ” “ 是 的 。 ” 老龟 说 ,“ 还有 , 我 愿意 再 一次 驮 你们 过河 。 到 我 的 壳 上来 吧 。 ” 师徒 四人 走 了 上去 。 老龟 开始 向河 的 对岸 游 去 。 悟净 和 八戒 很快 就 睡着 了 , 悟空 在 坐禅 。 唐僧 没有 睡觉 。 他 坐在 老龟 脑袋 附近 。 “ 你们 到达 西天 了 吗 ? ” 老龟 问 。 “ 是 的 。 ” 唐僧 说 ,“ 那 是 一个 美丽 的 地方 。 我们 现在 要 返回 东方 , 把 真经 交给 大唐 。 ” “ 太好了 。 ” 老龟 说 ,“ 您 问 佛祖 我 什么 时候 才能 修成 人身 了 吗 ? ” 唐僧 咬 了 咬 嘴唇 。 他 忘 了 问 老龟 的 问题 。 “ 您 不 回答 。 ” 老龟 说 。 “ 对不起 。 ” 唐僧 说 ,“ 我 , 啊 ——” 哗啦 ! 老龟 突然 沉 入 水中 , 把 自己 背上 的 人 都 扔 到 了 水里 。 悟空 一 碰到 凉水 , 眼睛 一下子 就 睁开 了 。 他 跳 到 空中 。 八戒 、 悟净 和 马 迅速 飞过 了 河 。 可是 , 唐僧 在 急流 中 拼命 挣扎 。 “ 帮帮我 ! ” 唐僧 喊道 。 悟空 念 咒语 把 唐僧 和 行李 从 河里 升 了 上来 。 大家 都 上岸 后 , 悟空 把 行李 倒 了 过来 。 水流 了 出来 , 卷轴 也 掉 了 出来 , 都 湿透 了 。 “ 真经 ! ” 唐僧 大喊 ,“ 真经 都 毁 了 !


西游记 106: 问题 (The Question) Reise nach Westen 106: Die Frage (Die Frage) Journey to the West 106: The Question (The Question) Viaje al Oeste 106: La Pregunta 西遊記106:問いかけ

观音菩萨 吃惊 地 看着 信使 。 Guanyin Bodhisattva looked at the messenger in surprise. Guanyin Bodhisattva miró al mensajero con sorpresa. “ 是 什么 问题 ? "What is the problem? ” 观音菩萨 问 。 " Guanyin asked. “ 是 关于 唐僧 的 。 "It's about Tang Seng. "Se trata de Tang Seng. ” 信使 说 ,“ 为了 成佛 , 他 得 经历 九九八十一 难 。 "The messenger said, "In order to become a Buddha, he has to go through nine or ninety-one difficulties. El mensajero dijo: "Para convertirse en un Buda, tiene que pasar por noventa y nueve y ochenta y una dificultades". 我 刚才 看 了 一下 他 经历 的 劫难 。 I just took a look at the catastrophe he went through. Acabo de ver la catástrofe por la que pasó. 只有 80 个 。 Only 80. Sólo hay 80 de ellos. 要 想 成佛 , 唐僧 得 再 经历 一难 ! To become a Buddha, Tang Seng has to go through another difficulty! ¡Para convertirse en Buda, Tang Seng tiene que pasar por otra dificultad! 仏陀になるためには、唐僧はもう一つの困難を乗り越え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 “ 我们 走得 真快 啊 ! ""We went so fast!" " " ¡Qué rápido vamos! ” 唐僧笑 着 说 。 "Tang Seng said with a smile. "Tang Seng dijo con una sonrisa. 师徒 四人 正 向东 飞 。 The four master and apprentice are flying eastward. Los cuatro maestros y aprendices vuelan hacia el este. 雷音寺 的 门将 正念 着 咒语 带 他们 飞 。 The goalkeeper of Leiyin Temple was chanting a spell to take them flying. El guardián del Templo Leiyin estaba recitando un mantra para llevarlos a volar. サンダーバード・テンプルの門番は、彼らを飛ばすためのマントラを唱えている。 “ 西天 取经 要是 这么 简单 就 好 了 。 "It would be great if Xitian learning from the scriptures was so simple. "Si tan solo fuera tan fácil aprender del Paraíso Occidental. ” 八戒 说 。 悟空 笑 了 。 “ 到达 西天 前 , 师父 还是 个 凡人 。 "Before arriving in Western Heaven, Master was still a mortal. "Antes de llegar al Paraíso Occidental, el Maestro todavía era un mortal. 那 时候 不能 抬着 师父 走 。 At that time, you could not carry the master. En ese momento, no podía llevarme a Shifu. ” 悟净 看 了 看 前面 。 Wu Jing looked at the front. "Wu Jing miró hacia adelante. “ 我们 马上 就要 到达 大唐 了 。 "We will arrive in Datang soon. "Pronto llegaremos a Datang. ” 就 在 这时 , 一个 信使 追上 了 他们 。 "At this moment, a messenger caught up to them. En ese momento, un mensajero los alcanzó. 信使 在 门将 的 耳边 小声 说 了 什么 。 The messenger whispered something in the ear of the goalkeeper. El mensajero le susurró algo al oído al portero. 门将 悄悄地 看 了 一眼 师徒 四人 。 The goalkeeper quietly glanced at the four master and apprentice. El portero miró en silencio a los cuatro maestros y aprendices. 然后 , 他 回头 看着 信使 , 点 了 点头 。 Then, he looked back at the messenger and nodded. Luego, mirando de nuevo al mensajero, asintió. 咒语 马上 就 解除 了 。 The spell was lifted immediately. El hechizo se rompió de inmediato. 师徒 四人 从 天上 掉 了 下去 。 The four masters and apprentices fell from the sky. Los cuatro maestros y aprendices cayeron del cielo. 砰 ! 他们 狠狠 地 摔 在 一条 大 河边 的 河岸 上 。 They fell violently on the bank of a big river. Cayeron con fuerza en la orilla de un gran río. 悟空 站 起来 , 看见 门将 和 信使 在 向西 飞 。 Wukong stood up and saw the goalkeeper and messenger flying westward. Wukong se puso de pie y vio que el portero y el mensajero volaban hacia el oeste. 悟空 摇 了 摇头 。 Wukong shook his head. Gokú negó con la cabeza. “ 怎么回事 ? " what happened? " ¿qué pasó? ” 唐僧 起身 拍了拍 袈裟 上 的 土 。 Tang Seng stood up and patted the dirt on the cassock. Tang Seng se puso de pie y dio unas palmaditas en la tierra de la sotana. “ 门将 为什么 扔下 了 我们 ? "¿Por qué nos dejó el portero? ” “ 我 告诉您 为什么 。 "" I tell you why. "Te diré por qué. ” 八戒 说 。 “ 他 是 个 坏蛋 , 觉得 把 人 扔下去 有意思 ! "He is a badass, and thinks it's interesting to throw people down! "¡Es un cabrón y cree que es divertido derribar a la gente! ” 八戒 朝 那个 门将 晃 了 晃 拳头 , 但 他 已经 飞得 很 远 了 。 Ba Jie shook his fist at the goalkeeper, but he had already flown far. Bajie sacudió el puño hacia el portero, pero ya estaba volando muy lejos. “ 坏蛋 ! "Bastard! "¡Bastardo! ” 悟空 慢慢 地 转身 看着 唐僧 。 Wu Kong slowly turned to look at Tang Seng. Wukong se volvió lentamente y miró a Tang Seng. “ 我 好像 知道 他 为什么 扔下 我们 了 , 师父 。 "I seem to know why he left us, Master. "Creo que sé por qué nos abandonó, Maestro. 您 为了 成佛 , 得 经历 九九八十一 难 。 In order to become a Buddha, you have to go through nine or ninety-one difficulties. Para convertirte en un Buda, tienes que pasar por noventa y nueve y ochenta y una dificultades. 可能 在 全部 都 经历 之前 , 您 就 到达 了 西天 。 You may have reached the western sky before you have experienced it all. Puedes llegar al Paraíso Occidental antes de que se acabe. ” “ 哦 , 天 啊 。 " " Ay dios mío. ” 唐僧 发抖 。 Tang Seng tembló. “ 就是说 , 现在 我 还 得 再 经历 一次 劫难 , 对 吗 ? "That means, now I have to go through another catastrophe, right? "Eso significa que ahora tengo que pasar por otro desastre, ¿verdad? ” 悟空 点 了 点头 。 Wukong asintió. “ 只 希望 问题 不要 太 多 。 "I just hope that there are not too many problems. "Solo espero que no haya demasiados problemas. ” “ 第一个 问题 是 要 过 这 条河 。 "" The first question is to cross this river. “El primer problema es cruzar el río. ” 悟净 说 。 ", dijo Wujing. “ 河 很 眼熟 。 "The river looks familiar. "El río parece familiar. ” 唐僧 说 ,“ 在 我们 去 西天 的 路上 , 我们 肯定 过过 这 条河 。 "Tang Seng said, "On our way to Xitian, we must have crossed this river. Tang Seng dijo: "En nuestro camino hacia el oeste, debemos haber cruzado este río". 「西方極楽浄土へ向かう途中、この川を渡ったはずだ。 ” 突然 , 河里 浮上来 一个 巨大 的 东西 。 "Suddenly, a huge thing floated up in the river. "De repente, una cosa enorme flotó en el río. 「突然、巨大な何かが川を遡上してきた。 是 只 巨大 的 老龟 。 It's a huge old turtle. Es una enorme tortuga vieja. “ 你们好 。 ” 老龟 说 ,“ 还 记得 我 吗 ? La vieja tortuga dijo: "¿Todavía me recuerdas?" ” 师徒 四人 都 笑 了 。 "The four masters and apprentices all laughed. "Los cuatro maestros y aprendices se rieron. “ 是 的 , 记得 。 "Sí, recuerda. ” 唐僧 说 ,“ 几年 前 , 是 你 驮 着 我们 过河 的 。 Tang Seng said, "A few years ago, you carried us across the river." Tang Seng dijo: "Hace unos años, nos llevaste al otro lado del río". ” “ 是 的 。 ” 老龟 说 ,“ 还有 , 我 愿意 再 一次 驮 你们 过河 。 "Old tortoise said, "Also, I am willing to carry you across the river again." La vieja tortuga dijo: "Además, me gustaría llevarte de nuevo al otro lado del río". 到 我 的 壳 上来 吧 。 Come on to my shell. Ven a mi caparazón. ” 师徒 四人 走 了 上去 。 The four masters and apprentices walked up. "Los cuatro maestros y aprendices se acercaron. 老龟 开始 向河 的 对岸 游 去 。 La vieja tortuga comenzó a nadar hacia el otro lado del río. 悟净 和 八戒 很快 就 睡着 了 , 悟空 在 坐禅 。 Wujing and Bajie soon fell asleep, and Wukong was sitting meditation. Wujing y Bajie pronto se quedaron dormidos y Wukong estaba sentado en meditación. 唐僧 没有 睡觉 。 Tang Seng no durmió. 他 坐在 老龟 脑袋 附近 。 He was sitting near the old turtle's head. Se sentó cerca de la cabeza de la vieja tortuga. “ 你们 到达 西天 了 吗 ? "Have you reached Xitian?" "¿Ya has llegado al Paraíso Occidental? ” 老龟 问 。 — preguntó la vieja tortuga. “ 是 的 。 ” 唐僧 说 ,“ 那 是 一个 美丽 的 地方 。 "Tang Seng said, "That is a beautiful place. Tang Seng dijo: "Ese es un lugar hermoso". 我们 现在 要 返回 东方 , 把 真经 交给 大唐 。 We are now going back to the East and handing over the scriptures to Datang. Ahora estamos regresando al Este y entregando las escrituras a Datang. ” “ 太好了 。 ” 老龟 说 ,“ 您 问 佛祖 我 什么 时候 才能 修成 人身 了 吗 ? "Old tortoise said, "You ask the Buddha when will I be able to grow up? La vieja tortuga dijo: "¿Le has preguntado al Buda cuándo puedo cultivar un cuerpo humano?" 「老いた亀は言った、「あなたは仏陀に、私がいつ人間になるのか尋ねますか? ” 唐僧 咬 了 咬 嘴唇 。 Tang Seng bit his lip. Tang Seng se mordió el labio. 他 忘 了 问 老龟 的 问题 。 He forgot to ask the old turtle question. Se olvidó de hacerle una pregunta a la vieja tortuga. “ 您 不 回答 。 "You do not answer. "No respondes. ” 老龟 说 。 “ 对不起 。 ” 唐僧 说 ,“ 我 , 啊 ——” 哗啦 ! "Tang Seng said, "I, ah--" Wow! Tang Seng dijo: "Yo, ah..." ¡Guau! 老龟 突然 沉 入 水中 , 把 自己 背上 的 人 都 扔 到 了 水里 。 The old turtle suddenly sank into the water and threw all the people on his back into the water. La vieja tortuga de repente se hundió en el agua y arrojó a todos de espaldas al agua. 年老いた亀は突然水に沈み、背中に乗っていたすべての人々を水の中に投げ込んだ。 悟空 一 碰到 凉水 , 眼睛 一下子 就 睁开 了 。 As soon as Wukong touched the cold water, his eyes opened suddenly. Tan pronto como Wukong tocó el agua fría, sus ojos se abrieron de repente. 他 跳 到 空中 。 He jumps into the air. Salta en el aire. 八戒 、 悟净 和 马 迅速 飞过 了 河 。 Bajie, Wujing and Ma quickly flew across the river. Bajie, Wujing y Ma cruzaron rápidamente el río. 可是 , 唐僧 在 急流 中 拼命 挣扎 。 However, Tang Seng struggled desperately in the rapids. Sin embargo, Tang Seng luchó desesperadamente en los rápidos. “ 帮帮我 ! " Help! ” 唐僧 喊道 。 悟空 念 咒语 把 唐僧 和 行李 从 河里 升 了 上来 。 Wukong chanted a spell to lift Tang Seng and his luggage up from the river. Wukong recitó un hechizo para sacar a Tang Seng y su equipaje del río. 大家 都 上岸 后 , 悟空 把 行李 倒 了 过来 。 After everyone went ashore, Wukong turned the luggage upside down. Después de que todos bajaron a tierra, Wukong volteó el equipaje. 水流 了 出来 , 卷轴 也 掉 了 出来 , 都 湿透 了 。 The water came out, and the scroll also fell out, all wet. El agua salió y el pergamino se cayó, empapado. “ 真经 ! ” 唐僧 大喊 ,“ 真经 都 毁 了 ! Tang Seng shouted, "The truth is ruined!" Tang Seng gritó: "¡Todas las escrituras están destruid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