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使用cookies帮助改善LingQ。通过浏览本网站,表示你同意我们的 cookie 政策.


image

西游记 71-108 (LittleFoxChinese), 西游记 103: 西方净土 (The Land of the West)

西游记 103: 西方净土 (The Land of the West)

悟空 从 幽冥 界 回来 了 。 寇 夫人 又 把 师徒 四人 带回 了 自己 家 。 棺材 里 , 寇员外 的 身体 是 灰色 的 , 没有 生命 迹象 。 悟空 靠近 棺材 念 咒语 。 寇 夫人 大吃一惊 。 她 看见 丈夫 的 脸上 有 了 血色 。 “ 活 了 ! ” 悟净 说 。 “ 寇员外 活过来 了 ! ” 唐僧 说 。 八戒 舔 了 舔 嘴唇 。 “ 也许 寇员外 会 举行 盛宴 感谢 我们 呢 。 ” 寇员外 坐 起来 , 微笑 着 说 :“ 谢谢 你 , 悟空 。 ” 他 从 棺材 里 出来 , 看着 他 的 妻子 。 夫人 的 眼里 满含 着 泪水 。 两人 抱 在 一起 。 那天 晚上 , 寇员外 和 夫人 举行 盛宴 向 悟空 表示感谢 。 然后 , 第二天 早上 , 二话不说 就让 师徒 四人 走 了 。 “ 祝你们 好运 ! ” 寇 夫人 朝 离开 的 师徒 四 人 大喊道 。 唐僧 他们 走 了 几个 月 。 无论 刮风下雨 , 严寒酷暑 , 他们 一直 慢慢 地 朝西 走 。 有 一天 , 路 的 尽头 出现 一个 美丽 的 地方 。 那里 有花 和 大树 。 人们 微笑 着 给 他们 食物 。 唐僧 惊讶 地 看 了 看 。 “ 这里 是 什么 地方 ? ” “ 我们 在 西方 呢 。 ” 悟空 说 ,“ 我们 离 西天 已经 很近 了 。 ” 一个 女人 递过来 一个 装有 李子 的 篮子 。 八戒 抓起 一大 把 。 “ 我 喜欢 这里 。 ” “ 看 前面 。 ” 悟净 指着 前面 成排 的 房子 说 ,“ 是 寺院 。 ” 路 通向 寺院 的 大门 。 在 大门口 , 唐僧 下 了 马 。 一个 男人 出来 迎接 他们 。 “ 你 是 唐僧 吗 ? ” 那个 男人 问 。 “ 是 的 。 ” 唐僧 说 。 他 伸手 指向 徒弟 们 。 “ 还有 , 他们 是 我 的 徒弟 。 ” “ 你们 终于 到 了 ! ” 那个 男人 笑 了 。 “ 我 现在 觉得 观音菩萨 骗 了 我 了 呢 。 她 说 你们 一年 左右 就 能 到 。 可是 , 那 都 是 十年 前 了 ! ” 唐僧 低头 行礼 。 “ 请原谅 。 我 也 想 早点 到 。 可是 , 我们 在 来 的 路上 遇到 了 很多 危险 , 就 耽误 了 。 ” 八戒 哼 了 一声 。 “ 还有 , 这里 不好 找 。 ” 男人 笑 了 。 “ 不必 道歉 。 我 是 金顶 大仙 , 我 住 在 这里 。 过 了 这里 就是 西天 。 你们 继续 西行 之前 , 请进来 休息 一下 吧 。 ” 仆人 们 把 芳香 、 温暖 的 水 放满 了 浴缸 。 师徒 四人 洗 了 澡 。 “ 我 喜欢 洗澡 。 ” 八戒 说 ,“ 我 几个 月 都 没 洗澡 了 。 ” 悟空 笑 了 。 “ 现在 你 在 旁边 , 我们 也 不用 捂 鼻子 了 ! ” 八戒 哼 了 一声 , 朝 悟空 扬水 。 悟空 也 朝 八戒 扬 了 水 。 大家 都 笑 了 。 他们 洗完 澡后 , 唐僧 穿 上 了 观音菩萨 给 的 袈裟 。 然后 , 师徒 四人 和 金顶 大仙 一起 吃 了 丰盛 的 饭菜 。 仆人 们 端 来 了 装满 面条 、 蔬菜 、 豆腐 , 还有 馒头 的 盘子 。 早上 , 金顶 大仙 带 他们 从 寺院 后门 走 了 出去 。 路 一直 向西 。 他们 走过 的 每一寸 土地 都 更加 美丽 、 神秘 。 鸟儿 们 唱歌 , 动物 们 在 花丛 之间 奔跑 。 灿烂 的 光芒 照耀 着 所有 一切 。 远处 有 一座 大山 。 山顶 藏 在 云后 。 唐僧 静静地 看着 山 。 悟空 把手 放在 唐僧 肩膀 上 。 “ 那 就是 灵山 , 师父 。 我们 的 西行 就要 到 终点 了 。 ” 唐僧笑 了 。 师徒 四人 向 金顶 大仙 表示感谢 。 现在 , 他们 充满 力量 , 继续 上路 了 。 灵山 的 山坡 很 陡 , 高高地 立在 他们 面前 。


西游记 103: 西方净土 (The Land of the West) Journey to the West 103: The Land of the West (西方净土) Viaje al Oeste 103: La Tierra del Oeste Voyage à l'Ouest 103 : Le Pays de l'Ouest (Le Pays de l'Ouest) 西遊記103:西の国(The Land of the West)

悟空 从 幽冥 界 回来 了 。 Wukong has returned from the Netherworld. Wukong ha vuelto del Inframundo. 寇 夫人 又 把 师徒 四人 带回 了 自己 家 。 Mrs. Kou took the four masters and apprentices back to her home. La Sra. Kou llevó al maestro y al aprendiz de vuelta a su casa. 棺材 里 , 寇员外 的 身体 是 灰色 的 , 没有 生命 迹象 。 Inside the coffin, Mr. Kou's body was gray, with no signs of life. En el ataúd, el cuerpo de Kou Yuanwai estaba gris y sin signos de vida. 悟空 靠近 棺材 念 咒语 。 Wukong approached the coffin and chanted a spell. Wukong se acercó al ataúd y cantó un hechizo. 寇 夫人 大吃一惊 。 Mrs. Kou was taken aback. La Sra. Kou se quedó desconcertada. 她 看见 丈夫 的 脸上 有 了 血色 。 She saw the blood come to her husband's face. Vio sangre en el rostro de su esposo. “ 活 了 ! " Live! ” 悟净 说 。 “ 寇员外 活过来 了 ! "The Kou member is alive! "¡Kou Yuanwai ha vuelto a la vida! ” 唐僧 说 。 八戒 舔 了 舔 嘴唇 。 Bajie licked his lips. Bajie se humedeció los labios. “ 也许 寇员外 会 举行 盛宴 感谢 我们 呢 。 "Maybe the Kou Yuanwai will hold a feast to thank us. "Quizás Kou Yuanwai organice un festín para agradecernos. ” 寇员外 坐 起来 , 微笑 着 说 :“ 谢谢 你 , 悟空 。 "Kou sat up, smiled and said, "Thank you, Wukong. Kou Yuanwai se sentó, sonrió y dijo: "Gracias, Wukong". ” 他 从 棺材 里 出来 , 看着 他 的 妻子 。 Salió del ataúd y miró a su esposa. 夫人 的 眼里 满含 着 泪水 。 Los ojos de la dama se llenaron de lágrimas. 两人 抱 在 一起 。 The two of them hugged each other. Los dos se abrazan. 那天 晚上 , 寇员外 和 夫人 举行 盛宴 向 悟空 表示感谢 。 That night, Mr. Kou and his wife held a feast to thank Wukong. Esa noche, Kou Yuanwai y su esposa celebraron una fiesta para agradecer a Wukong. 然后 , 第二天 早上 , 二话不说 就让 师徒 四人 走 了 。 Then, the next morning, the four masters and apprentices left without saying anything. Luego, a la mañana siguiente, el maestro y el aprendiz fueron despedidos sin decir una palabra. “ 祝你们 好运 ! ” 寇 夫人 朝 离开 的 师徒 四 人 大喊道 。 "Mrs. Kou shouted at the four masters and apprentices who left. Madam Kou les gritó a los cuatro maestros y aprendices que se iban. 唐僧 他们 走 了 几个 月 。 Tang Seng and the others went for a few months. Tang Seng y los demás caminaron durante varios meses. 无论 刮风下雨 , 严寒酷暑 , 他们 一直 慢慢 地 朝西 走 。 No matter the wind, rain, cold or heat, they kept walking slowly towards the west. Llueva o truene, haga frío o calor, siguieron caminando lentamente hacia el oeste. 有 一天 , 路 的 尽头 出现 一个 美丽 的 地方 。 One day, a beautiful place appeared at the end of the road. Un día, un hermoso lugar apareció al final del camino. 那里 有花 和 大树 。 There are flowers and big trees. Hay flores y árboles grandes allí. 人们 微笑 着 给 他们 食物 。 People smiled and gave them food. La gente sonríe y les da comida. 唐僧 惊讶 地 看 了 看 。 Tang Seng looked at in surprise. Tang Seng miró sorprendido. “ 这里 是 什么 地方 ? " where is this place? " ¿Dónde está este lugar? ” “ 我们 在 西方 呢 。 "We are in the West." "Estamos en el oeste". ” 悟空 说 ,“ 我们 离 西天 已经 很近 了 。 "Wukong said, "We are very close to Xitian." Wukong dijo: "Estamos muy cerca del Paraíso Occidental. ” 一个 女人 递过来 一个 装有 李子 的 篮子 。 "A woman handed over a basket with plums. Una mujer entrega una cesta de ciruelas. 「女性がプラムの入ったバスケットを手渡した。 八戒 抓起 一大 把 。 The Eight Rings grabbed a big handful. Bajie agarró un puñado. “ 我 喜欢 这里 。 " Me gusta aquí. ” “ 看 前面 。 "Look ahead. " "Mirar hacia el futuro." ” 悟净 指着 前面 成排 的 房子 说 ,“ 是 寺院 。 "Gohjeong pointed to the rows of houses in front of him and said, "It's a monastery. Wujing señaló la hilera de casas frente a él y dijo: "Es un monasterio". 「ゴータマは目の前の家並みを指差して言った。 ” 路 通向 寺院 的 大门 。 The road leads to the gate of the monastery. El camino conduce a la puerta del monasterio. 在 大门口 , 唐僧 下 了 马 。 At the gate, Tang Seng got off his horse. En la puerta, Tang Seng se bajó de su caballo. 一个 男人 出来 迎接 他们 。 A man came out to greet them. Un hombre salió a su encuentro. “ 你 是 唐僧 吗 ? "¿Eres Tang Monk? ” 那个 男人 问 。 “ 是 的 。 ” 唐僧 说 。 他 伸手 指向 徒弟 们 。 He stretched his hand to the apprentices. Señaló a sus discípulos. “ 还有 , 他们 是 我 的 徒弟 。 "Además, son mis aprendices. ” “ 你们 终于 到 了 ! "¡Ustedes están aquí por fin!" ” 那个 男人 笑 了 。 "The man smiled. El hombre se rió. “ 我 现在 觉得 观音菩萨 骗 了 我 了 呢 。 "I now think Guanyin Bodhisattva deceived me. "Ahora siento que el Bodhisattva Guanyin me ha mentido. 她 说 你们 一年 左右 就 能 到 。 She said you will be there in about a year. Dijo que podrías llegar en aproximadamente un año. 可是 , 那 都 是 十年 前 了 ! However, that was ten years ago! ¡Pero eso fue hace diez años! ” 唐僧 低头 行礼 。 " Tang Seng bowed his head and saluted. “ 请原谅 。 " please forgive. 我 也 想 早点 到 。 I also want to arrive early. 可是 , 我们 在 来 的 路上 遇到 了 很多 危险 , 就 耽误 了 。 However, we encountered a lot of dangers on our way, and we were delayed. Sin embargo, nos encontramos con muchos peligros en el camino hacia aquí, por lo que nos retrasamos. ” 八戒 哼 了 一声 。 Bajie snorted. Bajie resopló. “ 还有 , 这里 不好 找 。 "Also, it's hard to find here. "Además, es difícil de encontrar aquí. ” 男人 笑 了 。 “ 不必 道歉 。 "No necesitas disculparte. 我 是 金顶 大仙 , 我 住 在 这里 。 I am Jinding Daxian and I live here. Soy Jinding Daxian y vivo aquí. 私は黄金ドームの大不死身であり、ここに住んでいる。 过 了 这里 就是 西天 。 After here is the west sky. Después de aquí está el cielo del oeste. 你们 继续 西行 之前 , 请进来 休息 一下 吧 。 Please come in and rest before you continue westward. Entra y descansa antes de continuar hacia el oeste. ” 仆人 们 把 芳香 、 温暖 的 水 放满 了 浴缸 。 ’ The servants filled the bathtub with fragrant, warm water. Los sirvientes llenaron la bañera con agua tibia y fragante. 师徒 四人 洗 了 澡 。 The master and apprentice took a bath. El maestro y el aprendiz se bañaron. “ 我 喜欢 洗澡 。 "Me gusta bañarme. ” 八戒 说 ,“ 我 几个 月 都 没 洗澡 了 。 Ba Jie said, "I haven't bathed in months. Bajie dijo: "No me he duchado en meses. ” 悟空 笑 了 。 “ 现在 你 在 旁边 , 我们 也 不用 捂 鼻子 了 ! "Now that you are by the side, we don't have to cover our noses anymore! "¡Ahora que estás aquí, no tenemos que taparnos las narices! ” 八戒 哼 了 一声 , 朝 悟空 扬水 。 Bajie resopló y arrojó agua a Wukong. 「八戒は呻きながら悟空に向かって水を上げた。 悟空 也 朝 八戒 扬 了 水 。 Wukong also raised water towards Ba Jie. Wukong también arrojó agua a Bajie. 大家 都 笑 了 。 他们 洗完 澡后 , 唐僧 穿 上 了 观音菩萨 给 的 袈裟 。 After they took a bath, Tang Seng put on the robes given by Guanyin Bodhisattva. Después de bañarse, Tang Seng se puso la sotana que le había dado el Bodhisattva Guanyin. 然后 , 师徒 四人 和 金顶 大仙 一起 吃 了 丰盛 的 饭菜 。 Luego, los cuatro maestros y aprendices tuvieron una suntuosa comida con Jinding Daxian. 仆人 们 端 来 了 装满 面条 、 蔬菜 、 豆腐 , 还有 馒头 的 盘子 。 Servants brought in plates full of noodles, vegetables, tofu, and steamed buns. Los sirvientes trajeron platos llenos de fideos, verduras, tofu y bollos al vapor. 早上 , 金顶 大仙 带 他们 从 寺院 后门 走 了 出去 。 In the morning, Jinding Daxian took them out of the back door of the temple. Por la mañana, Jinding Daxian los condujo por la puerta trasera del monasterio. 路 一直 向西 。 The road goes all the way west. El camino va hacia el oeste. 他们 走过 的 每一寸 土地 都 更加 美丽 、 神秘 。 Every inch of land they walked is more beautiful and mysterious. Cada centímetro de tierra que pisaban era más hermoso y misterioso. 彼らが旅する土地は、どこを切り取っても美しく、神秘的だった。 鸟儿 们 唱歌 , 动物 们 在 花丛 之间 奔跑 。 The birds sang and the animals ran among the flowers. Los pájaros cantaban y los animales corrían entre las flores. 灿烂 的 光芒 照耀 着 所有 一切 。 A brilliant light shines on everything. Una luz brillante ilumina todo. 远处 有 一座 大山 。 There is a big mountain in the distance. Hay una gran montaña en la distancia. 山顶 藏 在 云后 。 The top of the mountain is hidden behind the clouds. La cima de la montaña está escondida detrás de las nubes. 山の頂は雲に隠れている。 唐僧 静静地 看着 山 。 Tang Seng looked at the mountain quietly. Tang Seng miró la montaña en silencio. 悟空 把手 放在 唐僧 肩膀 上 。 Wukong put his hand on Tang Seng's shoulder. Wukong puso su mano sobre el hombro de Tang Seng. “ 那 就是 灵山 , 师父 。 "That is Lingshan, Master. "Ese es Lingshan, Maestro. 我们 的 西行 就要 到 终点 了 。 Our westbound journey is coming to an end. Nuestro viaje hacia el oeste está llegando a su fin. ” 唐僧笑 了 。 Tang Seng smiled. 师徒 四人 向 金顶 大仙 表示感谢 。 The four masters and apprentices expressed their gratitude to Jinding Daxian. Los cuatro maestros y aprendices expresaron su gratitud al Inmortal Cumbre Dorada. 现在 , 他们 充满 力量 , 继续 上路 了 。 Now they are full of strength and continue on the road. Ahora, llenos de fuerza, continuaron su camino. 灵山 的 山坡 很 陡 , 高高地 立在 他们 面前 。 The slope of Lingshan Mountain is very steep, standing high in front of them. La empinada ladera de la montaña Lingshan se alzaba frente a ell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