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使用cookies帮助改善LingQ。通过浏览本网站,表示你同意我们的 cookie 政策.


image

西游记 71-108 (LittleFoxChinese), 西游记 101: 被 抓 了!(Arrested!)

西游记 101: 被 抓 了!(Arrested!)

“ 这真 荒唐 。 ” 唐僧 说 ,“ 为什么 要 抓 我们 呢 ? ” 官府 的 人 把 师徒 四人 又 带回 了 村子 。 “ 你们 昨晚 抢劫 了 寇员外 的 家 。 ” 一个 人 说 。 “ 什么 ? ” 八戒 喊道 ,“ 我们 从来没 抢劫 过 谁 的 家 。 特别 是 寇员外 。 他 对 我们 很 好 ! ” “ 被 偷 的 东西 都 在 你们 这里 。 ” 那人 说 ,“ 你们 还有 从 马厩 里 偷 的 两匹马 。 ” “ 那 都 是从 真 强盗 那里 拿来 的 。 ” 唐僧 说 , “ 我们 正要 把 所有 东西 都 还给 寇员外 ! ” 那个 人 笑 了 。 “ 噢 ? 你们 从 真 强盗 们 那里 拿到 了 所有 的 东西 ? 那 你 说 , 现在 真 强盗 们 在 哪儿 ? 嗯 ? ” 悟空 叹 了 口气 。 “ 我 把 他们 都 放走 了 。 ” 那个 人 又 笑 了 。 “ 哦 , 你 可 真 好 啊 ! ” 悟空 知道 那个 官府 的 人 不 相信 自己 。 现在 , 他们 到 了 村子 。 很多 人 都 想来 看热闹 。 官府 的 人 把 师徒 四人 带进 了 官府 。 官府 大人 看到 唐僧 他们 , 皱起 了 眉头 。 “ 把 他们 关 起来 ! ” “ 这是 误会 。 ” 唐僧 哀求 道 ,“ 我们 不能 进 大牢 。 我们 要 去 西天 佛祖 那里 取经 , 这 非常 重要 。 ” 官府 大人 摇 了 摇头 。 “ 佛祖 不会 让 杀人犯 进入 西天 的 。 ” “ 杀人犯 ? ” 悟净 说 ,“ 你 在 说 什么 啊 ? ” “ 你们 杀 了 寇员外 。 ” 官府 大人 说 。 唐僧 的 脸色苍白 。 “ 寇员外 死 了 ? ” 官府 大人 朝 唐僧 眯起 眼睛 。 “ 是 的 , 寇 夫人 看见 你们 杀 了 他 。 ” 师徒 四人 被 推进 了 大牢 。 门 哐 地 被 关上 了 。 唐僧 哭 了 起来 。 “ 这太 可怕 了 ! ” 八戒 握紧 了 拳头 。 “ 那个 寇 夫人 陷害 了 我们 ! ” “ 对 。 ” 悟净 点头 说 ,“ 可是 , 她 为什么 那么 做 呢 ? ” “ 今晚 我 去 打听 打听 。 ” 悟空 说 。 “ 谢谢 你 , 悟空 。 ” 唐僧 露出 了 感激 的 表情 。 “ 我们 得 证明 自己 的 清白 ! ” 那天 晚上 , 悟空 变成 蜜蜂 飞 出 大牢 , 朝 寇员外 家里 飞去 。 他 看到 寇 夫人 正 趴在 一副 棺材 上 , 伤心地 痛哭 。 悟空 变 回 原来 的 样子 藏 在 窗帘 后面 。 他 模仿 寇员外 的 声音 说 :“ 夫人 ! 是 我 , 你 丈夫 。 ” 寇 夫人 睁 大 了 眼睛 。 “ 丈夫 ? 真的 是 你 吗 ? ” “ 是 的 。 ” 悟空 说 。 “ 你 为什么 跟 官府 大人 说 是 唐僧 和 他 的 徒弟 们 杀 了 我 ? ” 寇 夫人 犹豫 了 一下 。 “ 我 …… 我 很 生气 。 你 希望 他们 呆 在 这里 , 他们 却 非要 走 。 那 是 对 我们 的 一种 侮辱 。 “ 你 这样 做 太 不好 ! ” 悟空 喊道 。 房子 的 墙 晃 了 一下 , 寇 夫人 吓 得 抱住 了 头 。 悟空 继续 说 :“ 明天 你 得 去 跟 官府 大人 说 唐僧 他们 是 清白 的 。 不然 , 我会 一辈子 跟着 你 , 折磨 你 的 ! ” 眼泪 从 那 女人 的 眼睛 里 涌出来 。 “ 明天 我 就 跟 官府 大人 说 。 我 答应 你 。 你 千万 不要 跟着 我 , 折磨 我 ! ” 悟空 又 飞回 官府 。 他 看见 官府 大人 正 坐在 桌边 看 什么 。 悟空 飞 到 房顶 上 。 然后 , 他 变成 了 一只 巨大 的 妖怪 , 并 把 一只 脚 伸 到 了 下面 。 官府 大人 看见 那 只 大脚 , 吓了一跳 。 他 手里 的 东西 掉 了 下来 。 悟空 开始 说话 。 “ 我 是 游魂 , 是 佛祖 派 我 来 的 。 寇 夫人 对 你 说 了 谎 。 唐僧 没有 杀死 寇员外 。 唐僧 要 去 西天 取经 , 这件 事 很 重要 。 如果 你 不放 了 他 和 他 徒弟 们 , 我 就 把 另一只 脚 也 伸下来 。 然后 , 我要 踩 平 这个 村子 , 什么 也 不留 !


西游记 101: 被 抓 了!(Arrested!) Reise in den Westen 101: Verhaftet! (Verhaftet!) Journey to the West 101: Arrested! (Arrested!) Viaje al Oeste 101: ¡Atrapado! (¡Detenido!) Voyage à l'Ouest 101 : Arrested ! (Arrêté !) 西遊記101:逮捕されました!(アーレステッド!)

“ 这真 荒唐 。 "This is ridiculous. "Esto es ridículo. ” 唐僧 说 ,“ 为什么 要 抓 我们 呢 ? "Monk Tang said, "Why do you want to arrest us? Tang Seng dijo: "¿Por qué nos arresta?" ” 官府 的 人 把 师徒 四人 又 带回 了 村子 。 "La gente del gobierno trajo a los cuatro maestros y aprendices al pueblo. “ 你们 昨晚 抢劫 了 寇员外 的 家 。 "Last night you robbed the house of Mr. Kou. "Robaste la casa de Yuanwai Kou anoche. ” 一个 人 说 。 dijo uno. “ 什么 ? " ¿Qué? ” 八戒 喊道 ,“ 我们 从来没 抢劫 过 谁 的 家 。 Ba Jie shouted, "We have never robbed anyone's home." Bajie gritó: "Nunca hemos robado la casa de nadie". 特别 是 寇员外 。 Especialmente Kou Yuanwai. 他 对 我们 很 好 ! He treats us very well! ¡Él es tan amable con nosotros! ” “ 被 偷 的 东西 都 在 你们 这里 。 ""The stolen things are here with you." "Todas las cosas robadas están contigo". ” 那人 说 ,“ 你们 还有 从 马厩 里 偷 的 两匹马 。 "The man said, "You still have the two horses you stole from the stables. ' El hombre dijo: 'También tienes dos caballos que robaste del establo. ” “ 那 都 是从 真 强盗 那里 拿来 的 。 "" Those were all brought from real robbers. "Eso es todo tomado del verdadero ladrón". ” 唐僧 说 , “ 我们 正要 把 所有 东西 都 还给 寇员外 ! "Tang Seng said, "We are about to return everything to the bandits!" "Tang Seng dijo:" ¡Le estamos devolviendo todo a Kou Yuanwai! ” 那个 人 笑 了 。 El hombre se rió. “ 噢 ? 你们 从 真 强盗 们 那里 拿到 了 所有 的 东西 ? You got everything from the real robbers? ¿Tienes todo de los verdaderos ladrones? 那 你 说 , 现在 真 强盗 们 在 哪儿 ? Then you say, where are the real robbers now? Así que dime, ¿dónde están los verdaderos ladrones ahora? 嗯 ? ” 悟空 叹 了 口气 。 Wukong sighed. Wukong suspiró. “ 我 把 他们 都 放走 了 。 "I let them all go. "Los dejé ir a todos. ” 那个 人 又 笑 了 。 El hombre volvió a reírse. “ 哦 , 你 可 真 好 啊 ! "Oh, you are so kind! "¡Oh, qué amable de tu parte! ” 悟空 知道 那个 官府 的 人 不 相信 自己 。 "Wukong knew that the official did not believe in him. "Wukong sabía que la gente del gobierno no le creía. 现在 , 他们 到 了 村子 。 Ahora, han llegado al pueblo. 很多 人 都 想来 看热闹 。 Many people want to watch the excitement. Mucha gente quiere ver la emoción. 官府 的 人 把 师徒 四人 带进 了 官府 。 The government officials took the four disciples into the government. La gente del gobierno trajo a los cuatro maestros y aprendices al gobierno. 官府 大人 看到 唐僧 他们 , 皱起 了 眉头 。 Los funcionarios fruncieron el ceño cuando vieron a Tang Seng y los demás. “ 把 他们 关 起来 ! "Lock them up! "¡Enciérrenlos! ” “ 这是 误会 。 " "This is a misunderstanding. "Esto es un malentendido. ” 唐僧 哀求 道 ,“ 我们 不能 进 大牢 。 "Tang Seng pleaded, "We can't go to prison." Tang Seng suplicó: "No podemos ir a prisión". 「牢屋には入れません。 我们 要 去 西天 佛祖 那里 取经 , 这 非常 重要 。 Es muy importante que vayamos al Buda del Paraíso Occidental para aprender las escrituras. ” 官府 大人 摇 了 摇头 。 "El señor del gobierno negó con la cabeza. “ 佛祖 不会 让 杀人犯 进入 西天 的 。 "Buddha will not let a murderer enter the Western Paradise. "El Buda no permitirá que los asesinos entren en el Paraíso Occidental. ” “ 杀人犯 ? " " Murderer ? ” 悟净 说 ,“ 你 在 说 什么 啊 ? "Wu Jing said,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Wujing dijo: "¿De qué estás hablando?" ” “ 你们 杀 了 寇员外 。 "Tú mataste a Kou Yuanwai". ” 官府 大人 说 。 "Dijo el funcionario. 唐僧 的 脸色苍白 。 El rostro de Tang Seng estaba pálido. “ 寇员外 死 了 ? "¿Ku Yuanwai está muerto? ” 官府 大人 朝 唐僧 眯起 眼睛 。 The official squinted at Monk Tang. "El señor del gobierno entrecerró los ojos hacia Tang Seng. “ 是 的 , 寇 夫人 看见 你们 杀 了 他 。 "Yes, Mrs. Kou saw you kill him. "Sí, Madame Cole te vio matarlo. ” 师徒 四人 被 推进 了 大牢 。 The four masters and apprentices were pushed into prison. "Los cuatro maestros y aprendices fueron empujados a la prisión. 门 哐 地 被 关上 了 。 The door slammed shut. La puerta se cerró de golpe. 唐僧 哭 了 起来 。 Tang Seng gritó. “ 这太 可怕 了 ! "¡Esto es demasiado aterrador! ” 八戒 握紧 了 拳头 。 "The Eight Rings clenched their fists. Bajie apretó los puños. “ 那个 寇 夫人 陷害 了 我们 ! "¡Que la Sra. Cole nos incriminó! ” “ 对 。 ” 悟净 点头 说 ,“ 可是 , 她 为什么 那么 做 呢 ? "Wu Jing nodded and said, "But why did she do that?" Wujing asintió y dijo: "¿Pero por qué hizo eso?". ” “ 今晚 我 去 打听 打听 。 ""I'm going to inquire tonight. "Voy a preguntar esta noche". ” 悟空 说 。 “ 谢谢 你 , 悟空 。 ” 唐僧 露出 了 感激 的 表情 。 "Monk Tang showed his gratitude. Tang Seng mostró una expresión agradecida. “ 我们 得 证明 自己 的 清白 ! "We have to prove our innocence! "¡Tenemos que demostrar nuestra inocencia! ” 那天 晚上 , 悟空 变成 蜜蜂 飞 出 大牢 , 朝 寇员外 家里 飞去 。 Esa noche, Wukong se convirtió en una abeja y salió volando de la prisión hacia la casa de Kou Yuanwai. 他 看到 寇 夫人 正 趴在 一副 棺材 上 , 伤心地 痛哭 。 He saw Madam Kou lying on a coffin, crying bitterly. Vio a la Sra. Kou acostada sobre un ataúd, llorando amargamente. 悟空 变 回 原来 的 样子 藏 在 窗帘 后面 。 Wukong changed back to his original appearance and hid behind the curtain. Wukong volvió a su forma original y se escondió detrás de la cortina. 他 模仿 寇员外 的 声音 说 :“ 夫人 ! He imitated the voice outside the Kou member and said, "Madam! Imitó la voz de Kou Yuanwai y dijo: "¡Señora! 是 我 , 你 丈夫 。 Soy yo, tu marido. ” 寇 夫人 睁 大 了 眼睛 。 Mrs. Kou opened her eyes wide. Madame Kou abrió mucho los ojos. “ 丈夫 ? 真的 是 你 吗 ? ” “ 是 的 。 ” 悟空 说 。 “ 你 为什么 跟 官府 大人 说 是 唐僧 和 他 的 徒弟 们 杀 了 我 ? "Why did you tell the officials that it was Tang Seng and his disciples who killed me? "¿Por qué les dijiste a los oficiales que Tang Seng y sus discípulos me mataron? ” 寇 夫人 犹豫 了 一下 。 Mrs. Kou hesitated. La señora Kou vaciló. “ 我 …… 我 很 生气 。 你 希望 他们 呆 在 这里 , 他们 却 非要 走 。 You want them to stay here, but they have to go. Quieres que se queden aquí, pero tienen que irse. 那 是 对 我们 的 一种 侮辱 。 That is an insult to us. Eso es un insulto para nosotros. “ 你 这样 做 太 不好 ! "It's too bad for you to do this! "¡Es muy malo de tu parte hacer eso! ” 悟空 喊道 。 房子 的 墙 晃 了 一下 , 寇 夫人 吓 得 抱住 了 头 。 The wall of the house shook, and Mrs. Kou hugged her head in fright. Las paredes de la casa temblaron y la señora Cole se abrazó la cabeza aterrorizada. 家の壁が揺れ、コール夫人は恐怖で頭を抱えた。 悟空 继续 说 :“ 明天 你 得 去 跟 官府 大人 说 唐僧 他们 是 清白 的 。 Wukong continuó: "Mañana tienes que decirles a los funcionarios que Monk Tang y los demás son inocentes. 不然 , 我会 一辈子 跟着 你 , 折磨 你 的 ! Otherwise, I will follow you forever and torture you! ¡De lo contrario, te seguiré toda mi vida y te torturaré! ” 眼泪 从 那 女人 的 眼睛 里 涌出来 。 ' Las lágrimas brotaron de los ojos de la mujer. “ 明天 我 就 跟 官府 大人 说 。 "Tomorrow I will talk to the official. "Mañana le diré al señor del gobierno. 我 答应 你 。 I promise you. Te prometo que. 你 千万 不要 跟着 我 , 折磨 我 ! You must never follow me and torture me! ¡No debes seguirme y torturarme! ” 悟空 又 飞回 官府 。 Wukong voló de regreso al gobierno. 他 看见 官府 大人 正 坐在 桌边 看 什么 。 He saw the official sitting at the table, looking at something. Vio al funcionario sentado en la mesa mirando algo. 悟空 飞 到 房顶 上 。 Wukong flew to the roof. Wukong voló al techo. 然后 , 他 变成 了 一只 巨大 的 妖怪 , 并 把 一只 脚 伸 到 了 下面 。 Then he turned into a huge monster and stretched one foot underneath. Luego, se convirtió en un enorme monstruo y puso un pie debajo. 官府 大人 看见 那 只 大脚 , 吓了一跳 。 El oficial se sorprendió cuando vio el pie grande. 他 手里 的 东西 掉 了 下来 。 The thing in his hand fell. Algo en su mano se cayó. 悟空 开始 说话 。 Goku starts talking. Gokú comenzó a hablar. “ 我 是 游魂 , 是 佛祖 派 我 来 的 。 "I am a wandering soul, I was sent by the Buddha. "Soy un alma errante, enviada por el Buda. 寇 夫人 对 你 说 了 谎 。 Mrs. Kou lied to you. La señora Cole te mintió. 唐僧 没有 杀死 寇员外 。 Tang Seng no mató a Kou Yuanwai. 唐僧 要 去 西天 取经 , 这件 事 很 重要 。 Es muy importante que Tang Seng vaya a Occidente para aprender las escrituras budistas. 如果 你 不放 了 他 和 他 徒弟 们 , 我 就 把 另一只 脚 也 伸下来 。 If you don't let him and his apprentices go, I will stretch out the other foot. Si no dejas que él y sus discípulos se vayan, también pondré el otro pie en el suelo. もし彼と弟子たちを解放しないのであれば、私はもう一方の足を下ろす。 然后 , 我要 踩 平 这个 村子 , 什么 也 不留 ! Then, I will trample this village and leave nothing! ¡Entonces, pisotearé este pueblo y no dejaré nada atrá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