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使用cookies帮助改善LingQ。通过浏览本网站,表示你同意我们的 cookie 政策.


image

56BelowTV 零下56, 儿子被学校大骂废物+劝退,被迫移民加拿大后,却成人生赢家! (2)

儿子 被 学校 大骂 废物 +劝退 ,被迫 移民 加拿大 后 ,却成 人生 赢家! (2)

我们 两个 都 是 有 高薪 的

IT行业 的 工作 各 方面 都 是 很 令人羡慕 的

然后 家里 的 人 都 说 你们 疯掉 了

那么 大 岁数 还 往 一个 陌生 的 国家 跑

我 还 听 有人 说 那 时候 多伦多 的 失业率 是7.2%

说 很 难 找 工作 我 就 有点 担心 了

这时候 我 就 想 起来 了

我 曾经 教过 这个 学生

他 是 在 渥太华 工作

然后 我 就 辗转 找到 学生 的 电子邮件

我 就 给 他 发 了 个 电子邮件

我 说 我 到 加拿大 去 我能 找到 工作 吗

我 这个 学生 就 跟 我 说 没 任何 问题

以 你 的 能力 绝对 没 问题

我 觉得 这 是 给 我 打 了 一个 强心针

强心针 我 觉得 他 给 我 一个 巨大 的 鼓舞

然后 我 跟 我 老公 就 商量 说 我们 怕 什么

我们 第一 我们 有 新加坡 的 积蓄 对 不 对

第二 我们 有 经验

有 在 新加坡 国内 和 新加坡 工作

这么 多年 的 经验

第三 我们 不 怕吃苦 我们 是 心态 很 开放 的

而且 我 一直 是 非常 愿意 去 看 新 的 世界

愿意 去 闯荡 的 然后 我 就 下定 了 决心 说

一定 去 加拿大 我们 不会 太惨

然后 我 就 很 有 信心 了

但是 我们 没有 立刻 走 的 原因 是

我们 想 在 新加坡 多 挣 一年 的 钱

然后 我们 就 在 97年

我 是 国庆节 那天 登陆 加拿大 的

国庆节 那天 我 登陆 加拿大

其实 登陆 多伦多 我 觉得 是

一个 非常 有意思 的 日子

我 记得 我下 了 飞机

然后 在 海关 办 这个 登陆 手续

然后 所有 的 手续 都 办完 了

一个 胖胖的 白人

他 就 挥 了 一个 小小的 枫叶 旗

他 跟 我 说welcome to Canada

today is the National Day

我 说 今天 是 加拿大 的 国庆日

我 说 实在 是 太巧 了

然后 就 到 了 多伦多

然后 我 一出 机场

我 这个 朋友 就 开车 来接

我 的 感觉 就是 我 一下 从 热 水井 里

跳到 了 一个 广阔无垠 的 一个 天地

401高速公路 那 时候 没有 像 现在 这么 堵

然后 是 16条 车道 然后 特别 宽阔

两边 是 森林 然后 当时 7:00上 的 高速

觉得 是 黄昏 那么 美

就 好 喜欢 这个 城市 好 喜欢 安大略湖

因为 我 是 一个 喜欢 大自然 的 一个 人

然后 开始 一来 第一次 就 爱 上 黄昏

然后 又 爱 上 了 安大略湖

然后 玩 了 两个 月 以后

我们 就 开始 给 儿子 上学 了

上学 以后 然后 我们 就 开始

首先 就 想着 要 找 工作

那么 找 工作 我们 就 觉得

我们 的 英语 可能 还是 不行

虽然 说 在 新加坡 有 一个 缓冲

因为 新加坡 是 双语

你 要是 我们 工作 用语 都 是 英语

document什么 的

这些 看 的 写 的 什么 的 都 是 英语

但 说 呢 因为 李光耀 都 会 倡导 是 华人 华语 运动

所以 很多 人 愿意 说 中文

他们 甚至 是 跟我学 中文

他们 觉得 好像 我 的 发音 比较 标准

然后 我 使得 我 的 很多 同事 中文 进步 很快

但是 我 的 英文 进步 不快

所以 我 也 有 一点 担忧

虽然 说 我 是 表现 的 信心十足

但 我 内心 是 有 一些 顾虑 的

因为 我 知道 做 我们 这 行 做 软件 的 这 一行

在 国内 35岁 以上 都 嫌 你老 了

就 说 你 不 适合 做 这行 了

可是 我 已经 45岁 以上 了

可是 好 在 加拿大 这边

他 是 他 不 知道 你 的 年龄

他 招 你 的 时候 他 不 知道 你 的 年龄

所以 我 可以 尽量 的 装嫩

非常感谢 加拿大 没有 种族歧视

没有 年龄 歧视

我 这样 这么 大 岁数 的 一个 人

居然 能 被 给 我 一个

还 是不是 普通 的 码农

给 我 一个 系统分析员

反正 级别 还 算是 比较 高 的 这么 一个 职称

我 特别 喜欢 我 这个 松墙

1967年 第一个 屋主 他们 种 的 树

然后 有 三米 高 两米 宽

然后 给 我 一个 很 特别 悦目 的 这么 一个 环境

而且 很 有 隐私 性 还种 了 很多 菜

比方说 我 这个 是 黑莓 我 黑莓 大丰收

我会 差不多 用 黑莓 来 打汁

我 可以 一直 吃 从 夏天 吃 到 秋天

还有 韭菜 然后 我 还有 西红柿

你 让 我 说 一下 加拿大 和 新加坡

和 中国 的 职场 的 最大 不同

是 加拿大 这边 是 人性化 的

你 比如说team leader

还有 我 的 那个director

他们 对 员工 从来 都 是 表扬

做 完 他 安排 你 的 工作 以后

他 就 会 说 very good very nice啊

他会 这样 鼓励 你

然后 有 一次 我 在 工作 时间

给 我 一个 朋友 打电话

然后 明明 那 时候 我 是 在 用 中文 打电话

我 director过来 了

他 叫 Mike 人 特别 好 他 过来 了

他 跟 我 说 他 想要 给 我 交代 工作

但是 我 一 看 他 过来 了

我 马上 把 电话 放 下来 了

然后 Mike不 高兴 了

Mike说 you never do it again

你 再也 不要 这样 做 了

他 说 我会 再来 的

你 先 做 完 你 先是 干完 你 的 事情

never do it again (他 觉得 )他来 找 你 他 冒犯 到 你 了

他 不 觉得 你 是 用 工作 时间 打电话 是 不 正确 的

至少 他 没有 表达 出是 不 正确 的

所以 这个 就让 我 觉得 很 温暖

还有 我 有 一次 端 着 咖啡 这样 端 着 咖啡

因为 我们 有cafeteria

就是 有 专门 喝咖啡 的 地方 端 了 咖啡

然后 一边 走 一边 想 问题

然后 不 小心 我 就 把 咖啡

泼到 我 的 team leader身上 了

我 真 不好意思 我 说 sorry

然后 那个 team leader就 赶紧 说it is my fault

it is my fault 这 是 我 的 错

我 说 这个 明明 是 我 把 咖啡 泼到 你 身上 了

你 说 是 你 的 错 就是 他们 这种

让 你 觉得 非常 舒服 的 一种 环境

而 那个 时候 刚好 赶上 IT

就是 网络 很 火热

然后 我们 当时 那个 公司

是 说 他 是 不 鼓励 加班 的

你 完成 你 的 工作 就 可以 了

你 早来 早 走 晚来 晚 走

他 是 那个 relaxable(弹性 )的 那种 工作

一般 有些 人 就是 8:00到 4:00走

我们 是 7个 半小时

一天 的 工作 7个 半小时

一个 星期 37.5小时

只要 你 能 完成 37.5小时

你 完成 你 的 工作 就 可以 了

并不一定 要 你 一定 8点来 一定 是 什么 要 加班

他 不 鼓励 加班

有人 加班 的话 他会 给 你 1.5(倍 )的 薪水

那 时候 加班 是 给 1.5(倍 )的 薪水 的

而且 我们 每 做 每个 每 一次delivery

就是 做 完 一个 程序

要 deliver给 客户 的 时候

我们 都 会 有 一个party

然后 party就是 半天 时间

老板 就 带 我们 到 bar里 去 吃 buffalo鸡翅

然后 打 桌球 或者 玩游戏 什么 的

好像 我 从来 没有 见过 这样 的 公司

就是 对 员工 这么 好

过年 过节 的 时候

特别 是 圣诞节 的 时候

老板 是 给 我们 每个 人送Christmas card

就 还给 我们 送 巧克力

我们 从来 也 不 需要 去 拍 老板 的 马屁

但是 老板 来 就是 送礼 给 我们

不 需要 我们 送礼 给 老板

所以 这 就 跟 中国 是 完全 不 一样

完全 不 一样 我 就 记得 我 这辈子

我 不会 给 人 送礼

我 在 国内 的 时候 我 给 人 送礼 的 时候

我 有 一种 巨大 的 耻辱 就 给 人 送礼

也 就是 为了 孩子 我 觉得 那个 送礼 文化

我 是 永远 不能 接受

我 是 我 的 儿子 就是 老 被 老师 骂

老 被 老师 呲 我 觉得 我 儿子 太 可怜 了

然后 我 就 想 让 老师 发 点 善心

然后 我 就 想 给 老师 送礼

然后 送 什么 那 时候 每个 人 挣 的 都 很少

一个月 也 就 几百块 钱

然后 就 想 了 半天

我 就 想 那 时候 很 时兴 送 挂历

然后 买 一本 很 精美 的 挂历 给 老师 送 过去

然后 我 又 不 知道 老师 我 怎么 才能 找到 老师

我 就 拿 着 这本 挂历

骑着 自行车 到 了 中关村 一小 的 校长 门口

在 中午 下午 学校 放学 的 时候

我 就 站 在 门口 等 老师

我 就 去 了 好 几次 我 都 等 不 着

然后 最后 有 一次 我 终于 等到 了 这个 老师

我 就 腆 着 脸 我 觉得 那个 笑 都 是 苦笑 的

我 就 说 老师 你好

要 过年 了 我 送给 送 一份 挂历 给 你

这 老师 特别 鄙夷 的 看着 我 说 你 别来 这套

他 就 这么 说 你 别来 这套 是不是

我 不吃 你 这 一套

他 我 不 知道 他 是 看不上 我 礼品

还是 因为 他 真的 清高

我 不 认为 他 清高

因为 我进 这个 学校 的 时候

我 是 给 校长 送过 礼 的

这礼 不是 我 送 的 是 我 的 同学 送 的

我 同学 给 送 了 烟 送 了 酒

他们 校长 是 收礼 的

这 老师 肯定 也 是 收礼 的

就是 这个 挂历 太贱 了

然后 他 可能 看不上 然后 那么 呲 我

我 就 觉得 我想 找个 地缝 钻进去

然后 我 觉得 这个 送礼

给 我 心理 上 留下 了 阴影

然后 到 了 加拿大 这个 地方

你 办 任何 事情 你 不 需要 送礼

你 该 办 的 事情 他 绝对 给 你 办

你 不该 办 的 事情 你 送 什么 礼 都 没用

我 记得 我 刚来 的 时候 考车

很多 人考 车考 多少次 都 考 不过

然后 就 说 有 一个 香港 人

他 就 给 那 考官 塞 了 2000块 加币

考官 就 立马 就 翻脸 说 你 这 是 行贿

你 这 是 要 你 这 是 犯罪 你 懂不懂

后来 我 就 大吃一惊

在 加拿大 你 送礼 是 行贿 的

反正 这个 我 确实 感触 特别 深

这 地方 绝对 不用 送礼

这是 红梅 叫raspberry

红梅 你 可以 摘下来 一个 就 可以 吃 酸酸的

直接 就 可以 吃 是 吧

现在 就 可以 吃 然后 还有 扁豆

你 看 这样 的 扁 这 上面 扁豆 豆子

我 这 一个 夏天 你 看 这季 的 扁豆

我 这个 夏天 基本上 是 不用 买菜 的

然后 还有 我 还 送 人 送人 送 很多

我 前院 有 樱桃

我 的 樱桃 今年 结了 100磅

100多 磅 它 这个 汁 特别 多

特别 特别 好吃 的 樱桃

而且 我 这些 都 是 绿色食品

因为 我 是 用 鸡粪 给 它们 做 底肥

就 说 回 我 儿子 这边 就 更 让 我 惊奇 的 是

我 儿子 上 了 学 差不多 两个 星期 以后

说 要 开 家长会

因为 我 是 有 那种 家长会 紧张症 的

就是 一开 家长会 我 就 开始 紧张

我 说 我 是不是 又 要 挨骂 了

说老实话 我 儿子 在 新加坡 的 时候

他 也 不是 一个 老师 待见 的 学生

因为 我 儿子 是 属于

他 去 读 了 很多 书 的 读 很多

他 记忆力 特别 好

反正 对 中国 的 历代 王朝 什么

他 几乎 上 到 那个 谁 有 多少 个 皇帝

每个 皇帝 的 谥号 是 什么

他 全都 记得 特别 清楚

他 对 地理 什么 的 很 广

他 还 很 广泛 的 对 世界 地理

你 甚至 可以 说 你 哪个 国家 哪个 城市

他 都 给 马上 给 你 把 地 图画 出来

他们 新加坡 讲课 是 用 英文

但是 有 一门 课 是 用 中文 来讲 的

就是 叫 儒家 学说 然后 讲 儒家 学说

老师 经常 就 把 中国 的 像 孔子 孟子

这些 儒家 著名 人物 的 出生年月 都 搞错

搞错 以后 我 儿子 就 纠正 他们 说

你 这个 年龄 年 月 不 对

这 老师 就 勃然大怒

然后 就 把 我 叫 去

把 我 又 把 我 和 老公 叫 去

说 你 的 儿子 我们 教 不了 了

我 儿子 可能 也 是 有点 管不住 自己

然后 就 这么 一种 好像 这样 一种 孩子

然后 后来 到 多伦多 这边


儿子 被 学校 大骂 废物 +劝退 ,被迫 移民 加拿大 后 ,却成 人生 赢家! (2) After being yelled at by his school for being a loser + discouraged, his son became a winner in life after being forced to immigrate to Canada! (2)

我们 两个 都 是 有 高薪 的 我们两个都是有高薪的

IT行业 的 工作 各 方面 都 是 很 令人羡慕 的 IT行业的工作 各方面都是很令人羡慕的

然后 家里 的 人 都 说 你们 疯掉 了 然后家里的人都说 你们疯掉了

那么 大 岁数 还 往 一个 陌生 的 国家 跑 那么大岁数还往一个陌生的国家跑

我 还 听 有人 说 那 时候 多伦多 的 失业率 是7.2% 我还听有人说 那时候多伦多的失业率是7.2%

说 很 难 找 工作 我 就 有点 担心 了 说很难找工作 我就有点担心了

这时候 我 就 想 起来 了 这时候我就想起来了

我 曾经 教过 这个 学生 我曾经教过这个学生

他 是 在 渥太华 工作 他是在渥太华工作

然后 我 就 辗转 找到 学生 的 电子邮件 然后我就辗转找到学生的电子邮件

我 就 给 他 发 了 个 电子邮件 我就给他发了个电子邮件

我 说 我 到 加拿大 去 我能 找到 工作 吗 我说我到加拿大去 我能找到工作吗

我 这个 学生 就 跟 我 说 没 任何 问题 我这个学生就跟我说 没任何问题

以 你 的 能力 绝对 没 问题 以你的能力绝对没问题

我 觉得 这 是 给 我 打 了 一个 强心针 我觉得这是给我打了一个强心针

强心针 我 觉得 他 给 我 一个 巨大 的 鼓舞 强心针 我觉得他给我一个巨大的鼓舞

然后 我 跟 我 老公 就 商量 说 我们 怕 什么 然后我跟我老公就商量说 我们怕什么

我们 第一 我们 有 新加坡 的 积蓄 对 不 对 我们第一 我们有新加坡的积蓄 对不对

第二 我们 有 经验 第二 我们有经验

有 在 新加坡 国内 和 新加坡 工作 有在新加坡 国内和新加坡工作

这么 多年 的 经验 这么多年的经验

第三 我们 不 怕吃苦 我们 是 心态 很 开放 的 第三 我们不怕吃苦 我们是心态很开放的

而且 我 一直 是 非常 愿意 去 看 新 的 世界 而且我一直是非常愿意去看新的世界

愿意 去 闯荡 的 然后 我 就 下定 了 决心 说 愿意去闯荡的 然后我就下定了决心说

一定 去 加拿大 我们 不会 太惨 一定去加拿大 我们不会太惨

然后 我 就 很 有 信心 了 然后我就很有信心了

但是 我们 没有 立刻 走 的 原因 是 但是我们没有立刻走的原因是

我们 想 在 新加坡 多 挣 一年 的 钱 我们想在新加坡多挣一年的钱

然后 我们 就 在 97年 然后我们就在97年

我 是 国庆节 那天 登陆 加拿大 的 我是国庆节那天登陆加拿大的

国庆节 那天 我 登陆 加拿大 国庆节那天 我登陆加拿大

其实 登陆 多伦多 我 觉得 是 其实登陆多伦多我觉得是

一个 非常 有意思 的 日子 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日子

我 记得 我下 了 飞机 我记得我下了飞机

然后 在 海关 办 这个 登陆 手续 然后在海关办这个登陆手续

然后 所有 的 手续 都 办完 了 然后所有的手续都办完了

一个 胖胖的 白人 一个胖胖的白人

他 就 挥 了 一个 小小的 枫叶 旗 他就挥了一个小小的枫叶旗

他 跟 我 说welcome to Canada 他跟我说welcome to Canada

today is the National Day today is the National Day

我 说 今天 是 加拿大 的 国庆日 我说今天是加拿大的国庆日

我 说 实在 是 太巧 了 我说实在是太巧了

然后 就 到 了 多伦多 然后就到了多伦多

然后 我 一出 机场 然后我一出机场

我 这个 朋友 就 开车 来接 我这个朋友就开车来接

我 的 感觉 就是 我 一下 从 热 水井 里 我的感觉就是 我一下从热水井里

跳到 了 一个 广阔无垠 的 一个 天地 跳到了一个广阔无垠的一个天地

401高速公路 那 时候 没有 像 现在 这么 堵 401高速公路 那时候没有像现在这么堵

然后 是 16条 车道 然后 特别 宽阔 然后是16条车道 然后特别宽阔

两边 是 森林 然后 当时 7:00上 的 高速 两边是森林 然后当时7:00上的高速

觉得 是 黄昏 那么 美 觉得是黄昏那么美

就 好 喜欢 这个 城市 好 喜欢 安大略湖 就好喜欢这个城市 好喜欢安大略湖

因为 我 是 一个 喜欢 大自然 的 一个 人 因为我是一个喜欢大自然的一个人

然后 开始 一来 第一次 就 爱 上 黄昏 然后开始一来 第一次就爱上黄昏

然后 又 爱 上 了 安大略湖 然后又爱上了安大略湖

然后 玩 了 两个 月 以后 然后玩了两个月以后

我们 就 开始 给 儿子 上学 了 我们就开始给儿子上学了

上学 以后 然后 我们 就 开始 上学以后 然后我们就开始

首先 就 想着 要 找 工作 首先就想着要找工作

那么 找 工作 我们 就 觉得 那么找工作 我们就觉得

我们 的 英语 可能 还是 不行 我们的英语可能还是不行

虽然 说 在 新加坡 有 一个 缓冲 虽然说在新加坡有一个缓冲

因为 新加坡 是 双语 因为新加坡是双语

你 要是 我们 工作 用语 都 是 英语 你要是 我们工作用语都是英语

document什么 的 document什么的

这些 看 的 写 的 什么 的 都 是 英语 这些看的写的什么的 都是英语

但 说 呢 因为 李光耀 都 会 倡导 是 华人 华语 运动 但说呢 因为李光耀都会倡导是华人华语运动

所以 很多 人 愿意 说 中文 所以很多人愿意说中文

他们 甚至 是 跟我学 中文 他们甚至是跟我学中文

他们 觉得 好像 我 的 发音 比较 标准 他们觉得好像 我的发音比较标准

然后 我 使得 我 的 很多 同事 中文 进步 很快 然后我 使得我的很多同事中文进步很快

但是 我 的 英文 进步 不快 但是我的英文进步不快

所以 我 也 有 一点 担忧 所以我也有一点担忧

虽然 说 我 是 表现 的 信心十足 虽然说我是表现的信心十足

但 我 内心 是 有 一些 顾虑 的 但我内心是有一些顾虑的

因为 我 知道 做 我们 这 行 做 软件 的 这 一行 因为我知道 做我们这行 做软件的这一行

在 国内 35岁 以上 都 嫌 你老 了 在国内35岁以上都嫌你老了

就 说 你 不 适合 做 这行 了 就说你不适合做这行了

可是 我 已经 45岁 以上 了 可是我已经45岁以上了

可是 好 在 加拿大 这边 可是好在加拿大这边

他 是 他 不 知道 你 的 年龄 他是 他不知道你的年龄

他 招 你 的 时候 他 不 知道 你 的 年龄 他招你的时候 他不知道你的年龄

所以 我 可以 尽量 的 装嫩 所以我可以尽量的装嫩

非常感谢 加拿大 没有 种族歧视 非常感谢加拿大没有种族歧视

没有 年龄 歧视 没有年龄歧视

我 这样 这么 大 岁数 的 一个 人 我这样这么大岁数的一个人

居然 能 被 给 我 一个 居然能被 给我一个

还 是不是 普通 的 码农 还是不是普通的码农

给 我 一个 系统分析员 给我一个系统分析员

反正 级别 还 算是 比较 高 的 这么 一个 职称 反正级别还算是比较高的 这么一个职称

我 特别 喜欢 我 这个 松墙 我特别喜欢我这个松墙

1967年 第一个 屋主 他们 种 的 树 1967年第一个屋主他们种的树

然后 有 三米 高 两米 宽 然后有三米高 两米宽

然后 给 我 一个 很 特别 悦目 的 这么 一个 环境 然后给我一个很 特别悦目的这么一个环境

而且 很 有 隐私 性 还种 了 很多 菜 而且很有隐私性 还种了很多菜

比方说 我 这个 是 黑莓 我 黑莓 大丰收 比方说 我这个是黑莓 我黑莓大丰收

我会 差不多 用 黑莓 来 打汁 我会差不多用黑莓来打汁

我 可以 一直 吃 从 夏天 吃 到 秋天 我可以一直吃 从夏天吃到秋天

还有 韭菜 然后 我 还有 西红柿 还有韭菜 然后我还有西红柿

你 让 我 说 一下 加拿大 和 新加坡 你让我说一下 加拿大和新加坡

和 中国 的 职场 的 最大 不同 和中国的职场的最大不同

是 加拿大 这边 是 人性化 的 是加拿大这边是人性化的

你 比如说team leader 你比如说team leader

还有 我 的 那个director 还有我的那个director

他们 对 员工 从来 都 是 表扬 他们对员工从来都是表扬

做 完 他 安排 你 的 工作 以后 做完他安排你的工作以后

他 就 会 说 very good very nice啊 他就会说 very good very nice啊

他会 这样 鼓励 你 他会这样鼓励你

然后 有 一次 我 在 工作 时间 然后有一次 我在工作时间

给 我 一个 朋友 打电话 给我一个朋友打电话

然后 明明 那 时候 我 是 在 用 中文 打电话 然后明明那时候我是在用中文打电话

我 director过来 了 我director过来了

他 叫 Mike 人 特别 好 他 过来 了 他叫Mike 人特别好 他过来了

他 跟 我 说 他 想要 给 我 交代 工作 他跟我说 他想要给我交代工作

但是 我 一 看 他 过来 了 但是我一看他过来了

我 马上 把 电话 放 下来 了 我马上把电话放下来了

然后 Mike不 高兴 了 然后Mike不高兴了

Mike说 you never do it again Mike说 you never do it again

你 再也 不要 这样 做 了 你再也不要这样做了

他 说 我会 再来 的 他说我会再来的

你 先 做 完 你 先是 干完 你 的 事情 你先做完 你先是干完你的事情

never do it again (他 觉得 )他来 找 你 他 冒犯 到 你 了 never do it again (他觉得)他来找你 他冒犯到你了

他 不 觉得 你 是 用 工作 时间 打电话 是 不 正确 的 他不觉得你是用工作时间打电话 是不正确的

至少 他 没有 表达 出是 不 正确 的 至少他没有表达出是不正确的

所以 这个 就让 我 觉得 很 温暖 所以这个就让我觉得很温暖

还有 我 有 一次 端 着 咖啡 这样 端 着 咖啡 还有我有一次端着咖啡 这样端着咖啡

因为 我们 有cafeteria 因为我们有cafeteria

就是 有 专门 喝咖啡 的 地方 端 了 咖啡 就是有专门喝咖啡的地方 端了咖啡

然后 一边 走 一边 想 问题 然后一边走一边想问题

然后 不 小心 我 就 把 咖啡 然后不小心我就把咖啡

泼到 我 的 team leader身上 了 泼到我的team leader身上了

我 真 不好意思 我 说 sorry 我真不好意思 我说 sorry

然后 那个 team leader就 赶紧 说it is my fault 然后那个team leader就赶紧说it is my fault

it is my fault 这 是 我 的 错 it is my fault 这是我的错

我 说 这个 明明 是 我 把 咖啡 泼到 你 身上 了 我说这个明明是我把咖啡泼到你身上了

你 说 是 你 的 错 就是 他们 这种 你说是你的错 就是他们这种

让 你 觉得 非常 舒服 的 一种 环境 让你觉得非常舒服的一种环境

而 那个 时候 刚好 赶上 IT 而那个时候刚好赶上 IT

就是 网络 很 火热 就是网络很火热

然后 我们 当时 那个 公司 然后我们当时那个公司

是 说 他 是 不 鼓励 加班 的 是说他是不鼓励加班的

你 完成 你 的 工作 就 可以 了 你完成你的工作就可以了

你 早来 早 走 晚来 晚 走 你早来早走 晚来晚走

他 是 那个 relaxable(弹性 )的 那种 工作 他是那个relaxable(弹性)的那种工作

一般 有些 人 就是 8:00到 4:00走 一般有些人就是8:00到4:00走

我们 是 7个 半小时 我们是7个半小时

一天 的 工作 7个 半小时 一天的工作7个半小时

一个 星期 37.5小时 一个星期37.5小时

只要 你 能 完成 37.5小时 只要你能完成37.5小时

你 完成 你 的 工作 就 可以 了 你完成你的工作就可以了

并不一定 要 你 一定 8点来 一定 是 什么 要 加班 并不一定要你一定8点来 一定是什么要加班

他 不 鼓励 加班 他不鼓励加班

有人 加班 的话 他会 给 你 1.5(倍 )的 薪水 有人加班的话 他会给你1.5(倍)的薪水

那 时候 加班 是 给 1.5(倍 )的 薪水 的 那时候加班是给1.5(倍)的薪水的

而且 我们 每 做 每个 每 一次delivery 而且我们每做 每个 每一次delivery

就是 做 完 一个 程序 就是做完一个程序

要 deliver给 客户 的 时候 要deliver给客户的时候

我们 都 会 有 一个party 我们都会有一个party

然后 party就是 半天 时间 然后party就是半天时间

老板 就 带 我们 到 bar里 去 吃 buffalo鸡翅 老板就带我们到bar里去 吃buffalo鸡翅

然后 打 桌球 或者 玩游戏 什么 的 然后打桌球或者玩游戏什么的

好像 我 从来 没有 见过 这样 的 公司 好像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公司

就是 对 员工 这么 好 就是对员工这么好

过年 过节 的 时候 过年过节的时候

特别 是 圣诞节 的 时候 特别是圣诞节的时候

老板 是 给 我们 每个 人送Christmas card 老板是给我们每个人送Christmas card

就 还给 我们 送 巧克力 就还给我们送巧克力

我们 从来 也 不 需要 去 拍 老板 的 马屁 我们从来也不需要去拍老板的马屁

但是 老板 来 就是 送礼 给 我们 但是老板来就是送礼给我们

不 需要 我们 送礼 给 老板 不需要我们送礼给老板

所以 这 就 跟 中国 是 完全 不 一样 所以这就跟中国是完全不一样

完全 不 一样 我 就 记得 我 这辈子 完全不一样 我就记得我这辈子

我 不会 给 人 送礼 我不会给人送礼

我 在 国内 的 时候 我 给 人 送礼 的 时候 我在国内的时候 我给人送礼的时候

我 有 一种 巨大 的 耻辱 就 给 人 送礼 我有一种巨大的耻辱 就给人送礼

也 就是 为了 孩子 我 觉得 那个 送礼 文化 也就是为了孩子 我觉得那个送礼文化

我 是 永远 不能 接受 我是永远不能接受

我 是 我 的 儿子 就是 老 被 老师 骂 我是我的儿子就是老被老师骂

老 被 老师 呲 我 觉得 我 儿子 太 可怜 了 老被老师呲 我觉得我儿子太可怜了

然后 我 就 想 让 老师 发 点 善心 然后我就想让老师发点善心

然后 我 就 想 给 老师 送礼 然后我就想给老师送礼

然后 送 什么 那 时候 每个 人 挣 的 都 很少 然后送什么 那时候每个人挣的都很少

一个月 也 就 几百块 钱 一个月也就几百块钱

然后 就 想 了 半天 然后就想了半天

我 就 想 那 时候 很 时兴 送 挂历 我就想那时候很时兴 送挂历

然后 买 一本 很 精美 的 挂历 给 老师 送 过去 然后买一本很精美的挂历 给老师送过去

然后 我 又 不 知道 老师 我 怎么 才能 找到 老师 然后我又不知道老师 我怎么才能找到老师

我 就 拿 着 这本 挂历 我就拿着这本挂历

骑着 自行车 到 了 中关村 一小 的 校长 门口 骑着自行车 到了中关村一小的校长门口

在 中午 下午 学校 放学 的 时候 在中午 下午学校放学的时候

我 就 站 在 门口 等 老师 我就站在门口等老师

我 就 去 了 好 几次 我 都 等 不 着 我就去了好几次我都等不着

然后 最后 有 一次 我 终于 等到 了 这个 老师 然后最后有一次 我终于等到了这个老师

我 就 腆 着 脸 我 觉得 那个 笑 都 是 苦笑 的 我就腆着脸 我觉得那个笑都是苦笑的

我 就 说 老师 你好 我就说老师你好

要 过年 了 我 送给 送 一份 挂历 给 你 要过年了 我送给送一份挂历给你

这 老师 特别 鄙夷 的 看着 我 说 你 别来 这套 这老师特别鄙夷的看着我说 你别来这套

他 就 这么 说 你 别来 这套 是不是 他就这么说 你别来这套 是不是

我 不吃 你 这 一套 我不吃你这一套

他 我 不 知道 他 是 看不上 我 礼品 他 我不知道 他是看不上我礼品

还是 因为 他 真的 清高 还是因为他真的清高

我 不 认为 他 清高 我不认为他清高

因为 我进 这个 学校 的 时候 因为我进这个学校的时候

我 是 给 校长 送过 礼 的 我是给校长送过礼的

这礼 不是 我 送 的 是 我 的 同学 送 的 这礼不是我送的 是我的同学送的

我 同学 给 送 了 烟 送 了 酒 我同学给送了烟送了酒

他们 校长 是 收礼 的 他们校长是收礼的

这 老师 肯定 也 是 收礼 的 这老师肯定也是收礼的

就是 这个 挂历 太贱 了 就是这个挂历太贱了

然后 他 可能 看不上 然后 那么 呲 我 然后他可能看不上 然后那么呲我

我 就 觉得 我想 找个 地缝 钻进去 我就觉得我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然后 我 觉得 这个 送礼 然后我觉得这个送礼

给 我 心理 上 留下 了 阴影 给我心理上留下了阴影

然后 到 了 加拿大 这个 地方 然后到了加拿大这个地方

你 办 任何 事情 你 不 需要 送礼 你办任何事情 你不需要送礼

你 该 办 的 事情 他 绝对 给 你 办 你该办的事情 他绝对给你办

你 不该 办 的 事情 你 送 什么 礼 都 没用 你不该办的事情 你送什么礼都没用

我 记得 我 刚来 的 时候 考车 我记得我刚来的时候考车

很多 人考 车考 多少次 都 考 不过 很多人考车考多少次都考不过

然后 就 说 有 一个 香港 人 然后就说有一个香港人

他 就 给 那 考官 塞 了 2000块 加币 他就给那考官塞了2000块加币

考官 就 立马 就 翻脸 说 你 这 是 行贿 考官就立马就翻脸 说你这是行贿

你 这 是 要 你 这 是 犯罪 你 懂不懂 你这是要 你这是犯罪 你懂不懂

后来 我 就 大吃一惊 后来我就大吃一惊

在 加拿大 你 送礼 是 行贿 的 在加拿大你送礼是行贿的

反正 这个 我 确实 感触 特别 深 反正这个我确实感触特别深

这 地方 绝对 不用 送礼 这地方绝对不用送礼

这是 红梅 叫raspberry 这是红梅叫raspberry

红梅 你 可以 摘下来 一个 就 可以 吃 酸酸的 红梅你可以摘下来一个就可以吃 酸酸的

直接 就 可以 吃 是 吧 直接就可以吃是吧

现在 就 可以 吃 然后 还有 扁豆 现在就可以吃 然后还有扁豆

你 看 这样 的 扁 这 上面 扁豆 豆子 你看这样的扁 这上面扁豆豆子

我 这 一个 夏天 你 看 这季 的 扁豆 我这一个夏天 你看这季的扁豆

我 这个 夏天 基本上 是 不用 买菜 的 我这个夏天基本上是不用买菜的

然后 还有 我 还 送 人 送人 送 很多 然后还有 我还送人 送人送很多

我 前院 有 樱桃 我前院有樱桃

我 的 樱桃 今年 结了 100磅 我的樱桃今年结了100磅

100多 磅 它 这个 汁 特别 多 100多磅 它这个汁特别多

特别 特别 好吃 的 樱桃 特别 特别好吃的樱桃

而且 我 这些 都 是 绿色食品 而且我这些都是绿色食品

因为 我 是 用 鸡粪 给 它们 做 底肥 因为我是用鸡粪给它们做底肥

就 说 回 我 儿子 这边 就 更 让 我 惊奇 的 是 就说回我儿子这边 就更让我惊奇的是

我 儿子 上 了 学 差不多 两个 星期 以后 我儿子上了学 差不多两个星期以后

说 要 开 家长会 说要开家长会

因为 我 是 有 那种 家长会 紧张症 的 因为我是有那种家长会紧张症的

就是 一开 家长会 我 就 开始 紧张 就是一开家长会 我就开始紧张

我 说 我 是不是 又 要 挨骂 了 我说我是不是又要挨骂了

说老实话 我 儿子 在 新加坡 的 时候 说老实话 我儿子在新加坡的时候

他 也 不是 一个 老师 待见 的 学生 他也不是一个老师待见的学生

因为 我 儿子 是 属于 因为我儿子是属于

他 去 读 了 很多 书 的 读 很多 他去读了很多书的 读很多

他 记忆力 特别 好 他记忆力特别好

反正 对 中国 的 历代 王朝 什么 反正对中国的历代王朝什么

他 几乎 上 到 那个 谁 有 多少 个 皇帝 他几乎上到那个谁 有多少个皇帝

每个 皇帝 的 谥号 是 什么 每个皇帝的谥号是什么

他 全都 记得 特别 清楚 他全都记得特别清楚

他 对 地理 什么 的 很 广 他对地理什么的很广

他 还 很 广泛 的 对 世界 地理 他还很广泛的对世界地理

你 甚至 可以 说 你 哪个 国家 哪个 城市 你甚至可以说 你哪个国家哪个城市

他 都 给 马上 给 你 把 地 图画 出来 他都给马上给你把地图画出来

他们 新加坡 讲课 是 用 英文 他们新加坡讲课是用英文

但是 有 一门 课 是 用 中文 来讲 的 但是有一门课 是用中文来讲的

就是 叫 儒家 学说 然后 讲 儒家 学说 就是叫儒家学说 然后讲儒家学说

老师 经常 就 把 中国 的 像 孔子 孟子 老师经常就把中国的像孔子孟子

这些 儒家 著名 人物 的 出生年月 都 搞错 这些儒家著名人物的出生年月都搞错

搞错 以后 我 儿子 就 纠正 他们 说 搞错以后 我儿子就纠正他们说

你 这个 年龄 年 月 不 对 你这个年龄 年月不对

这 老师 就 勃然大怒 这老师就勃然大怒

然后 就 把 我 叫 去 然后就把我叫去

把 我 又 把 我 和 老公 叫 去 把我 又把我和老公叫去

说 你 的 儿子 我们 教 不了 了 说你的儿子我们教不了了

我 儿子 可能 也 是 有点 管不住 自己 我儿子可能也是有点管不住自己

然后 就 这么 一种 好像 这样 一种 孩子 然后就这么一种 好像这样一种孩子

然后 后来 到 多伦多 这边 然后后来到多伦多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