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使用cookies帮助改善LingQ。通过浏览本网站,表示你同意我们的 cookie 政策.


image

Chinese Graded Reader 500 Words, 11-流泪 的 月亮

11-流泪 的 月亮

十一 ,流泪 的 月亮 ,原著 :陈永林。

五年 前 ,晓帆 看见 过 月亮 流泪。

那 时候 ,晓帆 24岁 ,年轻 、漂亮。 她 走 到 哪里 ,都 会 有 男人 们 的 目光 落 在 她 身上。 晓帆 从 男人 的 目光 中 知道 自己 很 美。

晓帆 也 感到 自己 很 美。 她 的 皮肤 白 ,腿 长 ,五官 也 特别 漂亮。

那 一天 ,在 一个 宾馆 的 房间 里 ,一双 老 男人 的 手 正在 她 漂亮 的 身体 上 为所欲为。 晓帆 感到 紧张 、害怕。 晓帆 已经 结婚 了 ,是 有 丈夫 的 女人。 可是 她 的 丈夫 为了 当 公司 的 副总经理 ,让 她 到 宾馆 去 见 这个 公司 的 总经理 ,也 就是 房间 里 的 这个 老 男人。

这个 老 男人 对 他 说 :“放松 ,不要 紧张 ,不要 怕 ,我 不会 亏待 你 的 男人 的。 我 先 让 他 当 我 的 副总经理 ,等 我 老 了 ,我 还 让 你 的 男人 当 总经理。

晓帆 非常 紧张 ,她 想起 了 丈夫 对 她 说 的话 :“晓帆 ,求 你 了 ,就 这 一次。 以后 等 我 当 上 副总经理 ,我 一定 会 好好 的 爱 你。 这 一次 你 忍一忍 ------” 为了 她 的 丈夫 能 当 上 副总经理 ,晓帆 痛苦 的 闭上眼睛。 他 躺 在 床上 ,让 这个 老 男人 为所欲为。

晓帆 含 着 眼泪 走出 了 宾馆 房间。 她 走出 宾馆 ,看着 天上 的 月亮。 今晚 ,她 看见 月亮 流泪 了 ,他 用 手 把 流着 眼泪 的 脸 蒙起来。

她 丈夫 在 30岁 的 时候 当 上 了 公司 的 副总经理。 当 上 副总经理 的 丈夫 特别 忙 ,晚上 也 不 回家。 自从 丈夫 当 上 副总经理 ,她 身边 总有 漂亮 的 女人 ,她 很 高兴 ,天天 灯红酒绿。

晓帆 哭 过 ,跟 丈夫 吵过 ,可是 丈夫 却 不 感到 羞耻 ,还 对 他 说 :“你 可以 让 别的 男人 玩 ,我 为什么 不能 玩 别的 女人? ”晓帆 听 了 丈夫 的话 非常 伤心。

在 晓帆 痛苦 的 时候 ,智杰 来到 他家。 智杰 以前 喜欢 过 晓帆 ,还 送给 晓帆 一个 红豆 手镯。 晓帆 给 智杰 倒 了 茶 ,说 :“见到 你 真 高兴。

“我 也 是。 ” 智杰 说 这话 时 ,脸红 了。 智杰 还是 像 以前 一样 ,一点 也 没 变。

晓帆 笑 了。 晓帆 一笑 ,自己 的 脸 更 红 了。

晓帆 走 到 房间 里 ,拿出 一只 红豆 手镯。 这 红豆 手镯 是 智杰 送给 他 的。 智杰 还 说 过 要 送给 他 一只 金手镯。 晓帆 说 :“ 你 还 没 给 我 金手镯 呢。

“好 ,我 明天 就 送 你。

第二天 晚上 ,晓帆 去 了 宾馆。 她 来到 宾馆 的 808房间。 智杰 坐在 床上 看电视。 她 看见 晓帆 的 手腕 上 带着 那 只 红豆 手镯 ,心里 很 感动。 他 从 口袋 里 拿出 一只 金手镯 ,说 :“这 是 我 给 你 的 金手镯。 ” 智杰 一 说完 就 把 晓帆 搂 在 怀里,

晓帆 在 智杰 的 怀里 感到 很 幸福。 晓帆 知道 智杰 还 没 结婚。 如果 智杰 愿意 跟 他 结婚 的话 ,她 就 跟 丈夫 离婚。 晓帆 这样 想着 ,可是 不好意思 说 出来。

这时 ,智杰 说 :“晓帆 ,我 想 求 你 一件 事。

晓帆 说 :“你 说 吧 ,只要 我能 帮忙 ,我 一定 帮 你。

智杰 说 :“你 知道 ,我 的 单位 不好 ,工资 只 发 80%,我 很 想 换个 好 一点 的 单位 ,你 能 不能 跟 你 丈夫 说一说 ,让 我 到 他 的 公司 去 工作------”

晓帆 笑 着 说 :“好 啊。

后来 ,晓帆 没 再说 一句 话。 她 心里 特别 难受 ,却 忍 着 没有 让 眼泪 流 出来。 晓帆 一 走出 宾馆 的 房间 ,眼泪 就 流出来 了。 她 含 着 眼泪 看看 天上 的 月亮 ,她 又 一次 看见 月亮 在 流泪。 晓帆 把 手腕 上 的 红豆 手镯 取 下来 ,生气 的 把 线 扯断 了。 掉 在 地上 的 一颗颗 红豆 ,就 好像 是 月亮 掉 下 的 一 滴滴 眼泪。


11-流泪 的 月亮 11-Der Mond in Tränen 11 - The tearful moon 11-La lune en larmes 11-La luna in lacrime 11-涙の月 11-A Lua em Lágrimas 11 - Луна в слезах

十一 ,流泪 的 月亮 ,原著 :陈永林。 Eleven, The Moon of Tears, original work: Chen Yonglin.

五年 前 ,晓帆 看见 过 月亮 流泪。 Five years ago, Xiaofan saw the moon cry. Năm năm trước, Tiểu Phàm nhìn thấy trăng khóc.

那 时候 ,晓帆 24岁 ,年轻 、漂亮。 At that time, Xiaofan was 24 years old, young and beautiful. 她 走 到 哪里 ,都 会 有 男人 们 的 目光 落 在 她 身上。 Überall, wo sie hingeht, fallen die Blicke der Männer auf sie. Wherever she went, men would stare at her. 晓帆 从 男人 的 目光 中 知道 自己 很 美。 Xiaofan knows that she is beautiful from the man's eyes.

晓帆 也 感到 自己 很 美。 Xiaofan also felt that she was beautiful. 她 的 皮肤 白 ,腿 长 ,五官 也 特别 漂亮。 Her skin is fair, her legs are long, and her facial features are particularly beautiful.

那 一天 ,在 一个 宾馆 的 房间 里 ,一双 老 男人 的 手 正在 她 漂亮 的 身体 上 为所欲为。 An diesem Tag, in einem Hotelzimmer, machten die Hände eines alten Mannes mit ihrem schönen Körper, was sie wollten. That day, in a hotel room, a pair of old men's hands were doing whatever they wanted on her beautiful body. 晓帆 感到 紧张 、害怕。 Xiaofan war nervös und verängstigt. Xiaofan felt nervous and scared. 晓帆 已经 结婚 了 ,是 有 丈夫 的 女人。 Xiaofan ist eine verheiratete Frau mit einem Ehemann. Xiaofan is married and a woman with a husband. 可是 她 的 丈夫 为了 当 公司 的 副总经理 ,让 她 到 宾馆 去 见 这个 公司 的 总经理 ,也 就是 房间 里 的 这个 老 男人。 Aber um stellvertretende Geschäftsführerin des Unternehmens zu werden, bat ihr Mann sie, ins Hotel zu gehen, um den Geschäftsführer des Unternehmens, d.h. den alten Mann im Zimmer, zu treffen. But in order to become the deputy general manager of the company, her husband asked her to go to the hotel to meet the general manager of the company, that is, the old man in the room.

这个 老 男人 对 他 说 :“放松 ,不要 紧张 ,不要 怕 ,我 不会 亏待 你 的 男人 的。 Der alte Mann sagte zu ihm: "Entspannen Sie sich, seien Sie nicht nervös, haben Sie keine Angst, ich werde Ihren Mann nicht schlecht behandeln. The old man said to him: "Relax, don't be nervous, don't be afraid, I won't treat your man badly. Ông lão nói với anh: “Yên tâm đi, đừng căng thẳng, đừng sợ, tôi sẽ không đối xử tệ với người đàn ông của anh đâu. 我 先 让 他 当 我 的 副总经理 ,等 我 老 了 ,我 还 让 你 的 男人 当 总经理。 Ich werde ihn zuerst zu meinem stellvertretenden Geschäftsführer machen, und wenn ich alt bin, werde ich Ihren Mann zum Geschäftsführer machen. I will let him be my deputy general manager first, and when I am old, I will let your man be the general manager.

晓帆 非常 紧张 ,她 想起 了 丈夫 对 她 说 的话 :“晓帆 ,求 你 了 ,就 这 一次。 Xiaofan war so nervös, dass sie sich daran erinnerte, was ihr Mann zu ihr gesagt hatte: "Xiaofan, bitte, nur dieses eine Mal. Xiaofan was very nervous, and she remembered what her husband said to her: "Xiaofan, please, just this once. 以后 等 我 当 上 副总经理 ,我 一定 会 好好 的 爱 你。 Wenn ich stellvertretender Generaldirektor werde, werde ich dich sehr lieben. When I become the deputy general manager in the future, I will definitely love you well. Sau này khi trở thành phó tổng giám đốc, nhất định anh sẽ rất yêu em. 这 一次 你 忍一忍 ------” 为了 她 的 丈夫 能 当 上 副总经理 ,晓帆 痛苦 的 闭上眼睛。 Diesmal erträgst du ------" Damit ihr Mann stellvertretender Generaldirektor werden kann, schloss Xiaofan vor Schmerz die Augen. This time, please bear with me——" Xiaofan closed her eyes in pain so that her husband could become the deputy general manager. Lần này xin hãy chịu đựng--" Để chồng trở thành phó tổng giám đốc, Tiểu Phàm đau đớn nhắm mắt lại. 他 躺 在 床上 ,让 这个 老 男人 为所欲为。 He lay on the bed and let the old man do whatever he wanted.

晓帆 含 着 眼泪 走出 了 宾馆 房间。 Xiaofan ging mit Tränen in den Augen aus dem Hotelzimmer. Xiaofan walked out of the hotel room with tears in his eyes. 她 走出 宾馆 ,看着 天上 的 月亮。 She walked out of the hotel and looked at the moon in the sky. 今晚 ,她 看见 月亮 流泪 了 ,他 用 手 把 流着 眼泪 的 脸 蒙起来。 Heute Nacht sah sie den Mond weinen, und er bedeckte sein Gesicht mit Tränen und seinen Händen. Tonight, she saw the moon crying, and he covered his tearful face with his hands.

她 丈夫 在 30岁 的 时候 当 上 了 公司 的 副总经理。 Her husband became the deputy general manager of the company when he was 30 years old. 当 上 副总经理 的 丈夫 特别 忙 ,晚上 也 不 回家。 The husband who is the deputy general manager is very busy and doesn't go home at night. 自从 丈夫 当 上 副总经理 ,她 身边 总有 漂亮 的 女人 ,她 很 高兴 ,天天 灯红酒绿。 Seit ihr Mann stellvertretender Geschäftsführer wurde, war sie immer von schönen Frauen umgeben, und sie war sehr glücklich, jeden Tag von ihnen umgeben zu sein. Since her husband became the deputy general manager, there are always beautiful women around her. She is very happy and feasts and feasts every day.

晓帆 哭 过 ,跟 丈夫 吵过 ,可是 丈夫 却 不 感到 羞耻 ,还 对 他 说 :“你 可以 让 别的 男人 玩 ,我 为什么 不能 玩 别的 女人? Xiaofan weinte und stritt sich mit ihrem Mann, aber er schämte sich nicht und sagte zu ihr: "Wenn du andere Männer mit dir spielen lassen kannst, warum kann ich nicht mit anderen Frauen spielen? Xiaofan cried and quarreled with her husband, but the husband didn't feel ashamed, and said to him: "You can let other men play, why can't I play with other women? ”晓帆 听 了 丈夫 的话 非常 伤心。 "Xiaofan was very sad after hearing her husband's words.

在 晓帆 痛苦 的 时候 ,智杰 来到 他家。 Mitten in Xiaofans Leid kam Zhijie zu ihm nach Hause. When Xiaofan was in pain, Zhijie came to his house. Khi Xiaofan đau đớn, Zhijie đã đến nhà anh ấy. 智杰 以前 喜欢 过 晓帆 ,还 送给 晓帆 一个 红豆 手镯。 Zhijie mochte Xiaofan und schenkte ihr ein Armband aus roten Bohnen. Zhijie liked Xiaofan before, and gave Xiaofan a red bean bracelet. 晓帆 给 智杰 倒 了 茶 ,说 :“见到 你 真 高兴。 Xiaofan poured Zhijie tea and said, "It's nice to see you.

“我 也 是。 "Me too. ” 智杰 说 这话 时 ,脸红 了。 " Zhijie blushed when he said this. 智杰 还是 像 以前 一样 ,一点 也 没 变。 Ji-Jae ist immer noch derselbe wie früher, er hat sich kein bisschen verändert. Zhijie is still the same as before, nothing has changed.

晓帆 笑 了。 Xiaofan smiled. 晓帆 一笑 ,自己 的 脸 更 红 了。 Xiaofan smiled, and his face turned even redder.

晓帆 走 到 房间 里 ,拿出 一只 红豆 手镯。 Xiaofan walked into the room and took out a red bean bracelet. 这 红豆 手镯 是 智杰 送给 他 的。 Dieses Armband aus roten Bohnen wurde ihm von Jijie geschenkt. This red bean bracelet was given to him by Zhijie. 智杰 还 说 过 要 送给 他 一只 金手镯。 Jijie sagte auch, er würde ihm ein goldenes Armband schenken. Zhijie also said that he would give him a gold bracelet. 晓帆 说 :“ 你 还 没 给 我 金手镯 呢。 Xiaofan sagte: "Du hast mir das Goldarmband noch nicht gegeben. Xiaofan said: "You haven't given me the gold bracelet yet.

“好 ,我 明天 就 送 你。 "Okay, ich schicke dich morgen. "Okay, I'll send you off tomorrow.

第二天 晚上 ,晓帆 去 了 宾馆。 The next night, Xiaofan went to the hotel. 她 来到 宾馆 的 808房间。 She came to room 808 of the hotel. 智杰 坐在 床上 看电视。 Zhijie sat on the bed and watched TV. 她 看见 晓帆 的 手腕 上 带着 那 只 红豆 手镯 ,心里 很 感动。 She was very moved when she saw the red bean bracelet on Xiaofan's wrist. 他 从 口袋 里 拿出 一只 金手镯 ,说 :“这 是 我 给 你 的 金手镯。 He took out a gold bracelet from his pocket and said, "This is the gold bracelet I gave you. ” 智杰 一 说完 就 把 晓帆 搂 在 怀里, As soon as Zhijie finished speaking, he hugged Xiaofan in his arms,

晓帆 在 智杰 的 怀里 感到 很 幸福。 Xiaofan felt very happy in Zhijie's arms. 晓帆 知道 智杰 还 没 结婚。 Xiaofan knows that Zhijie is not married yet. Tiểu Phàm biết Chí Kiệt vẫn chưa kết hôn. 如果 智杰 愿意 跟 他 结婚 的话 ,她 就 跟 丈夫 离婚。 Sie wird sich von ihrem Mann scheiden lassen, wenn Ji-Jae ihn heiratet. If Zhijie is willing to marry him, she will divorce her husband. 晓帆 这样 想着 ,可是 不好意思 说 出来。 Xiaofan dachte das, aber es war ihr zu peinlich, es laut auszusprechen. Xiaofan thought so, but was too embarrassed to say it. Tiểu Phàm nghĩ tới đây, lại xấu hổ không nói ra.

这时 ,智杰 说 :“晓帆 ,我 想 求 你 一件 事。 At this time, Zhijie said: "Xiaofan, I want to ask you one thing.

晓帆 说 :“你 说 吧 ,只要 我能 帮忙 ,我 一定 帮 你。 Xiaofan sagte: "Sag mir, wenn ich helfen kann, werde ich dir helfen. Xiaofan said: "Tell me, as long as I can help, I will definitely help you.

智杰 说 :“你 知道 ,我 的 单位 不好 ,工资 只 发 80%,我 很 想 换个 好 一点 的 单位 ,你 能 不能 跟 你 丈夫 说一说 ,让 我 到 他 的 公司 去 工作------” Zhijie sagte: "Wissen Sie, mein Betrieb ist nicht gut, ich bekomme nur 80 Prozent meines Gehalts. Ich würde gerne in einen besseren Betrieb wechseln, können Sie mit Ihrem Mann sprechen und mich bitten, in seinem Unternehmen zu arbeiten ------". Zhijie said: "You know, my unit is not good, and I only pay 80% of my salary. I really want to change to a better unit. Can you tell your husband and let me work in his company--- ---" Zhijie nói: "Anh biết đấy, ông chủ của tôi làm việc không tốt, chỉ trả 80% lương. Tôi muốn đổi sang một ông chủ tốt hơn. Cô có thể nói với chồng cô và cho tôi làm việc ở công ty của anh ấy không--- ---"

晓帆 笑 着 说 :“好 啊。 Xiaofan smiled and said, "Okay. "

后来 ,晓帆 没 再说 一句 话。 Danach sagte Xiaofan kein Wort mehr. Later, Xiaofan didn't say a word. Sau đó, Tiểu Phàm không nói thêm lời nào nữa. 她 心里 特别 难受 ,却 忍 着 没有 让 眼泪 流 出来。 She felt very uncomfortable, but she held back her tears. 晓帆 一 走出 宾馆 的 房间 ,眼泪 就 流出来 了。 Sobald Xiaofan aus dem Hotelzimmer trat, flossen Tränen aus ihren Augen. As soon as Xiaofan walked out of the hotel room, tears flowed out. 她 含 着 眼泪 看看 天上 的 月亮 ,她 又 一次 看见 月亮 在 流泪。 She looked at the moon in the sky with tears in her eyes, and she saw the moon crying again. Cô ngước nhìn vầng trăng trên trời với đôi mắt ngấn lệ, cô lại thấy vầng trăng đang khóc. 晓帆 把 手腕 上 的 红豆 手镯 取 下来 ,生气 的 把 线 扯断 了。 Xiaofan nahm das Armband mit den roten Bohnen von ihrem Handgelenk und riss wütend den Faden ab. Xiaofan took off the red bean bracelet on his wrist, and angrily tore off the thread. 掉 在 地上 的 一颗颗 红豆 ,就 好像 是 月亮 掉 下 的 一 滴滴 眼泪。 The red beans that fell on the ground were like tears dropped by the moon. Những hạt đậu đỏ rơi xuống đất tựa như những giọt nước mắt từ mặt trăng rơi xuố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