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使用cookies帮助改善LingQ。通过浏览本网站,表示你同意我们的 cookie 政策.


image

Teatime Chinese Full Podcast Series, 茶话会 : 谈谈 梁祝 TeaTalk: the "Butterfly Lovers" story | Intermediate Chinese conversation (with subtitle) (2)

茶话会 : 谈谈 梁祝 TeaTalk: the "Butterfly Lovers" story | Intermediate Chinese conversation (with subtitle) (2)

Nathan: 需要 等 30 天 ,让 大家 都 想想 ,让 大家 都 决定 好

TY: 这件 事情 它 的 目的 本来 是 想 让 大家 不要 那么 冲动 地 离婚

TY: 对 ,但是 现在 变成 了 让 大家 不 想要 结婚

Nathan: OK OK

TY: 你 怎么 看

TY: 你 在 你 心中 有 哪 一些 改变?

Nathan: 我 在 想 你 刚才 说 到 离婚 的 事情

我 想到 我 之前 前 一段时间 我读 到 过 的 关于 一个 叫 胡适 的 人 的 故事

Nathan: 你 知道 胡适 。可能 中国 人 大家 都 知道 他 是 什么

Nathan: 现代文 白话文 之 父

TY: 对 ,就是 大家 现在 写 的 简体 的 中文 [*现在 说 的 中文 ],他 有 非常 非常 大 的 作用

Nathan: 对 ,所以 胡适 当 时候 他 大概 是 中国 最 先进 的 知识分子

他 大概 是 最 聪明 的 人 ,但是

TY: 代表 了 最 开放 的 文化

Nathan: 对 ,他 也 去 美国 留学 ,去 英国 留学

Nathan: 但是 他 的 家人 给 他 找 了 一个 非常 传统 的 妻子

一个 没有 读过 书 ,不 识字

TY: 还有 小脚 吗

Nathan: 好像 是 的 一个 叫 江冬秀 的 一个 女子

Nathan: 然后 所以 胡适 那个 时候 和 江冬秀 还是 有 一点 痛苦 的

因为 和 他 的 妻子 说不上 话

TY: 对 ,我 同意

TY: 让 你 想到 了 这样 一件 大概 也 就是 100 年前 的 事情

Nathan: 对 大概 100年前 的 事情 。然后 那 时候 他 想 和 他 的 妻子 离婚

他 的 妻子 不 愿意 ,她 妻子 说 要是 你 和 我 离婚 ,我 就 把 我们 的 孩子 杀掉 或者 什么

他 就 威胁 他 ,就 威胁 胡适

Nathan: 然后 最后 胡适 他 是 一个 很 文雅 的 人 ,一个 知识分子

Nathan: 所以 他 说好 吧 好 吧

Nathan: 然后 所以 他 最后 好像 一辈子 都 是 和 他 的 一个 传统 的 妻子 不 识字

不会 读书 的 一个 妻子 一辈子

TY: 刚才 我们 说 到 的 都 是 不 一样 ,我 想到 了 一个 其实 还是 很 像 的

那 就是 彩礼 和 嫁妆 啊

Nathan: 啊 对 ,确实 是

TY: 彩礼 是 一个 男人 要 娶 一个 女人 的 时候

男人 的 家 给 女人 的

钱 也好 ,东西 也好 ,就是 需要 给 他们

TY: 然后 嫁妆 就 像 女孩子 要 嫁 给 别人 一样

是 女孩子 的 家 带到 男孩子 那边 去

TY: 其实 在 中国 现在 还有 很多 的 地方 在 继续 有 嫁妆 和 彩礼

只是 现在 不是 被子 ,不是 钱 ,有 可能 是 钱

而是 车子 和 房子

Nathan: 大城市 也 是 ,大城市 也 是

TY: 是 的

TY: 至少 你 需要 有 房子 ,然后 两边 的 爸爸妈妈 见面

你们 还会 讨论 ,给 多少钱 ,我 给 多少钱

TY: 所以 这件 事情 并 没有 改变 太 多

Nathan: 对 ,以前 是 被子 是 钱 ,然后 现在 是 房子 车子

TY: 对 ,中间 有 一段时间 是 电视机 是 洗衣机 是 冰箱 ,对 吗

Nathan: 很 可爱

TY: 现在 就 房子 、车子

TY: 对 ,我 觉得 这 就 回到 了 我们 刚才 说 的

TY: 对于 中国 人 来说 ,结婚 是 两个 家庭 的 事情

Nathan: 对 ,不 只是 两个 人 的 事情

Nathan: 对 是 两家 人 的 事情 ,这个 我 非常 同意

Nathan: 然后 如果 听众 朋友 们 以后 喜欢 的话 ,我们 以后 还会 继续 做 这样 的 视频

TY: 是 的 ,如果 太难 了 ,太 简单 了 ,都 请 告诉 我们

Nathan: 对 ,都 可以 告诉 我们

Nathan: 所以 今天 的 视频 差不多 就 到 这里

Nathan: 然后 我们 ,收起 我们 《梁祝 》的 话题

TY: 然后 下次 再见

Nathan: 那 我们 下次 再见

茶话会 : 谈谈 梁祝 TeaTalk: the "Butterfly Lovers" story | Intermediate Chinese conversation (with subtitle) (2) TeaTalk: die Geschichte der "Schmetterlingsliebhaber" | Chinesische Konversation für Fortgeschrittene (mit Untertiteln) (2) TeaTalk: the "Butterfly Lovers" story | Intermediate Chinese conversation (with subtitle) (2) 茶话会: 谈谈梁祝 TeaTalk: la historia de "Los amantes de las mariposas" | Conversación en chino intermedio (con subtítulos) (2) 茶话会 : 谈谈 梁祝 TeaTalk: la storia degli "Amanti delle farfalle" | Conversazione in cinese intermedio (con sottotitoli) (2) ティートーク:「蝶の恋人」物語|中級中国語会話(字幕付き)(2) 茶话会 : 谈谈 梁祝 TeaTalk: historia "Butterfly Lovers" | konwersacje w języku chińskim na poziomie średnio zaawansowanym (z napisami) (2) 茶话会: 谈谈梁祝 TeaTalk: история "Влюбленные бабочки" | Промежуточный разговорный китайский (с субтитрами) (2)

Nathan: 需要 等 30 天 ,让 大家 都 想想 ,让 大家 都 决定 好 Nathan: We need to wait 30 days for everyone to think about it, for everyone to decide. Nathan: 需要等 30 天,让大家都想想,让大家都决定好

TY: 这件 事情 它 的 目的 本来 是 想 让 大家 不要 那么 冲动 地 离婚 |||||||||||||impulsively||divorce TY: The whole point of this thing was to get people to stop being so impulsive about getting divorced. TY: 这件事情它的目的本来是想让大家不要那么冲动地离婚

TY: 对 ,但是 现在 变成 了 让 大家 不 想要 结婚 TY: Yeah, but now it's about making people not want to get married TY: 对,但是现在变成了让大家不想要结婚

Nathan: OK OK Nathan: OK, OK. Nathan: OK OK

TY: 你 怎么 看 What do you think? TY: 你怎么看

TY: 你 在 你 心中 有 哪 一些 改变? ||||in your heart|||| What changes have you had in your mind? TY: 你在你心中有哪一些改变?

Nathan: 我 在 想 你 刚才 说 到 离婚 的 事情 I was thinking about what you just said about the divorce. Nathan: 我在想你刚才说到离婚的事情

我 想到 我 之前 前 一段时间 我读 到 过 的 关于 一个 叫 胡适 的 人 的 故事 |||||||||||||Hu Shih|||| I was thinking about a story I read some time ago about a man named Hu Shi. 我想到我之前前一段时间我读到过的关于一个叫胡适的人的故事

Nathan: 你 知道 胡适 。可能 中国 人 大家 都 知道 他 是 什么 Nathan: You know Hu Shi. Maybe Chinese people, everybody knows what he is. Nathan: 你知道胡适。可能中国人大家都知道他是什么

Nathan: 现代文 白话文 之 父 |modern prose|vernacular prose|of|father Nathan: 现代文 白话文之 父 Nathan: 现代文白话文之父

TY: 对 ,就是 大家 现在 写 的 简体 的 中文 [*现在 说 的 中文 ],他 有 非常 非常 大 的 作用 |||||||simplified|||||||||||||effect TY: Yes, it's the simplified Chinese [*now speaking Chinese] that we're writing now, and it has a very, very big role to play. TY: 对,就是大家现在写的简体的中文[*现在说的中文],他有非常非常大的作用

Nathan: 对 ,所以 胡适 当 时候 他 大概 是 中国 最 先进 的 知识分子 |||||||||||||intellectual Nathan: Yes, so Hu, in due course, was probably the most advanced intellectual in China. Nathan: 对,所以胡适当时候他大概是中国最先进的知识分子

他 大概 是 最 聪明 的 人 ,但是 He's probably the smartest guy in the world, but 他大概是最聪明的人,但是

TY: 代表 了 最 开放 的 文化 |represents||||| TY: represents the most open culture TY: 代表了最开放的文化

Nathan: 对 ,他 也 去 美国 留学 ,去 英国 留学 Yeah, he's studying in the U.S., too. He's studying in England. Nathan: 对,他也去美国留学,去英国留学

Nathan: 但是 他 的 家人 给 他 找 了 一个 非常 传统 的 妻子 But his family found him a very traditional wife. Nathan: 但是他的家人给他找了一个非常传统的妻子

一个 没有 读过 书 ,不 识字 |||||know how to read An uneducated, illiterate man. 一个没有读过书,不识字

TY: 还有 小脚 吗 ||small feet| TY: Do you still have small feet? TY: 还有小脚吗

Nathan: 好像 是 的 一个 叫 江冬秀 的 一个 女子 ||||||Jiang Dongxiu||| Nathan, it seems to be a woman named Jiang Dongxiu. Nathan: 好像是的一个叫江冬秀的一个女子

Nathan: 然后 所以 胡适 那个 时候 和 江冬秀 还是 有 一点 痛苦 的 |||||||||||pain| Nathan: Then, so Hu Shi, at that time, and Jiang Dongxiu, there was still a little bit of pain. Nathan: 然后所以胡适那个时候和江冬秀还是有一点痛苦的

因为 和 他 的 妻子 说不上 话 Because he can't talk to his wife. 因为和他的妻子说不上话

TY: 对 ,我 同意 Yeah, I agree. TY: 对,我同意

TY: 让 你 想到 了 这样 一件 大概 也 就是 100 年前 的 事情 TY: It reminds you of something that happened, like, 100 years ago. TY: 让你想到了这样一件大概也就是 100 年前的事情

Nathan: 对 大概 100年前 的 事情 。然后 那 时候 他 想 和 他 的 妻子 离婚 Nathan: Yeah, about 100 years ago. And then that's when he wanted to divorce his wife. Nathan: 对大概100年前的事情。然后那时候他想和他的妻子离婚

他 的 妻子 不 愿意 ,她 妻子 说 要是 你 和 我 离婚 ,我 就 把 我们 的 孩子 杀掉 或者 什么 |||||||||||||||||||kill|| His wife doesn't want to, and she says if you divorce me, I'll kill our kids or something. 他的妻子不愿意,她妻子说要是你和我离婚,我就把我们的孩子杀掉或者什么

他 就 威胁 他 ,就 威胁 胡适 ||threaten||||Hu Shih He threatened him. He threatened Hu Shih. 他就威胁他,就威胁胡适

Nathan: 然后 最后 胡适 他 是 一个 很 文雅 的 人 ,一个 知识分子 ||||||||elegant|||| And then, finally, Hu Shi, he was a very refined man, an intellectual. Nathan: 然后最后胡适他是一个很文雅的人,一个知识分子

Nathan: 所以 他 说好 吧 好 吧 So, he said, "Okay, okay, okay. Nathan: 所以他说好吧好吧

Nathan: 然后 所以 他 最后 好像 一辈子 都 是 和 他 的 一个 传统 的 妻子 不 识字 Nathan: and then, so, he ends up, like, all his life, with his, like, a traditional, illiterate wife. Nathan: 然后所以他最后好像一辈子都是和他的一个传统的妻子不识字

不会 读书 的 一个 妻子 一辈子 |||||a lifetime Not a reader, a wife, all her life. 不会读书的一个妻子一辈子

TY: 刚才 我们 说 到 的 都 是 不 一样 ,我 想到 了 一个 其实 还是 很 像 的 TY: Just now, we were talking about different things, and I came up with one that is actually very similar. TY: 刚才我们说到的都是不一样,我想到了一个其实还是很像的

那 就是 彩礼 和 嫁妆 啊 ||dowry||dowry| So, it's a dowry and a dowry. 那就是彩礼和嫁妆啊

Nathan: 啊 对 ,确实 是 Ah, yes, indeed. Nathan: 啊对,确实是

TY: 彩礼 是 一个 男人 要 娶 一个 女人 的 时候 TY: The dowry is when a man wants to marry a woman. TY: 彩礼是一个男人要娶一个女人的时候

男人 的 家 给 女人 的 Man's home to woman's 男人的家给女人的

钱 也好 ,东西 也好 ,就是 需要 给 他们 |either|||||| The money's good, the stuff's good, it just needs to be given to them. 钱也好,东西也好,就是需要给他们

TY: 然后 嫁妆 就 像 女孩子 要 嫁 给 别人 一样 ||dowry|||||||| And then the dowry, it's like a girl marrying someone else. TY: 然后嫁妆就像女孩子要嫁给别人一样

是 女孩子 的 家 带到 男孩子 那边 去 It's the girl's house. Take the boy's side. Go. 是女孩子的家带到男孩子那边去

TY: 其实 在 中国 现在 还有 很多 的 地方 在 继续 有 嫁妆 和 彩礼 TY: In fact, there are still many places in China that continue to have dowry and bride price. TY: 其实在中国现在还有很多的地方在继续有嫁妆和彩礼

只是 现在 不是 被子 ,不是 钱 ,有 可能 是 钱 |||a blanket|||||| Only now it's not the quilt, it's not the money, it could be the money. 只是现在不是被子,不是钱,有可能是钱

而是 车子 和 房子 |car|| Instead, it's a car and a house. 而是车子和房子

Nathan: 大城市 也 是 ,大城市 也 是 Nathan: big cities too, big cities too. Nathan: 大城市也是,大城市也是

TY: 是 的 TY: 是的

TY: 至少 你 需要 有 房子 ,然后 两边 的 爸爸妈妈 见面 At the very least, you need to have the house, and then both moms and dads meet. TY: 至少你需要有房子,然后两边的爸爸妈妈见面

你们 还会 讨论 ,给 多少钱 ,我 给 多少钱 You'll still be talking about how much to pay and how much I'll pay. 你们还会讨论,给多少钱,我给多少钱

TY: 所以 这件 事情 并 没有 改变 太 多 ||||didn't|||| So, this thing hasn't changed much. TY: 所以这件事情并没有改变太多

Nathan: 对 ,以前 是 被子 是 钱 ,然后 现在 是 房子 车子 |||||||||||car Yeah, it used to be quilts and money, and now it's houses and cars. Nathan: 对,以前是被子是钱,然后现在是房子车子

TY: 对 ,中间 有 一段时间 是 电视机 是 洗衣机 是 冰箱 ,对 吗 Yeah, for a while it was a TV, a washing machine, a refrigerator, right? TY: 对,中间有一段时间是电视机是洗衣机是冰箱,对吗

Nathan: 很 可爱 Nathan: very cute. Nathan: 很可爱

TY: 现在 就 房子 、车子 TY: Right now. House, car. TY: 现在就房子、车子

TY: 对 ,我 觉得 这 就 回到 了 我们 刚才 说 的 TY: Yeah, I think that goes back to what we were talking about earlier. TY: 对,我觉得这就回到了我们刚才说的

TY: 对于 中国 人 来说 ,结婚 是 两个 家庭 的 事情 TY: For Chinese people, marriage is a matter of two families. TY: 对于中国人来说,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Nathan: 对 ,不 只是 两个 人 的 事情 Yeah, it's not just a two-person thing. Nathan: 对,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情

Nathan: 对 是 两家 人 的 事情 ,这个 我 非常 同意 Yeah, it's a two-family thing, and I couldn't agree more. Nathan: 对是两家人的事情,这个我非常同意

Nathan: 然后 如果 听众 朋友 们 以后 喜欢 的话 ,我们 以后 还会 继续 做 这样 的 视频 Nathan: And then, if our listeners like it in the future, we'll continue to do videos like this in the future. Nathan: 然后如果听众朋友们以后喜欢的话,我们以后还会继续做这样的视频

TY: 是 的 ,如果 太难 了 ,太 简单 了 ,都 请 告诉 我们 TY: Yes, if it's too hard, if it's too easy, tell us! TY: 是的,如果太难了,太简单了,都请告诉我们

Nathan: 对 ,都 可以 告诉 我们 Nathan: 对,都可以告诉我们

Nathan: 所以 今天 的 视频 差不多 就 到 这里 Nathan: 所以今天的视频差不多就到这里

Nathan: 然后 我们 ,收起 我们 《梁祝 》的 话题 |||put away||Liang Zhu|| Nathan: And then we, uh, we put away our "Blessed Beast" thread. Nathan: 然后我们,收起我们《梁祝》的话题

TY: 然后 下次 再见 TY: 然后下次再见

Nathan: 那 我们 下次 再见 Nathan: 那我们下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