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小男人週記, 小男人週記-WEEK 5

第五個 星期

第五章

星期一

今朝 起身 , 竟然 眼角 有 淚痕 ! ?

對住 廁所 塊 鏡 , 望住 自己 個 貓樣 。 唔 得 ! 我 太 頹廢 , 小小 兩個 女人 , 兩個 次 等 動物 竟然 令本 高等動物 情緒 跌至 歷年 新 低點 ! 實在太 笑話 ! 女人 為 何物 ?

女人 其實 係 男人 娛樂 工具 之一 , 與 Hi Fi、 相機 、 汽車 同級 , 性能 卻 比 上述 各類 為 低 , 保值 方面 幾乎 達至 零 , 折舊率 驚人 。

於是 我 堅決 將 女人 我 心目 中 貶值 百分之三十 , 將 男性 尊嚴 相對 提升 , 呢 個 過程 歷時 一個半 小時 , 令 我 返工 遲到 , 俾肥 佬 黃 篤 背脊 。 不過 為 男性 尊嚴 起見 , 係 值得 !

(Q 太郎 ) 老婆 今日 打電話 搵 老公 , 竟然 粗聲粗氣 , 冇 啲 禮貌 , 結果 俾 我省 佢 兩句 , 佢 問 我 係 邊個 , 我 唔 怕 話 俾 佢 知 , 我 咪 係 肥佬黃 咯 !

有 預感 (Q 太郎 ) 聽日 出事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期二

(Q 太郎 ) 果然 出事 !

我同 ( 大 古惑 ) 見到 佢 個 陣 , 佢 個 嘴 係 好似 真正 卡通 (Q 太郎 ) 咁 樣 。 即 係 比起 佢 以前 嘴唇 , 闊 一倍 左右 。

( 大 古惑 )「 喂 , 點解 搞成 咁 ? 」

Q 「 唔 , 唔 好 講咯 ! 」

一個 人嘴 要點 樣至 可以 整成 咁 肉 酸 呢 ?

Q:「 你 …… 你試 將個 嘴放 埋 去 一個 發熱板 度咪知 咯 ! 好彩 我拔 插 蘇拔 得 快 咋 ! 」

女人 呀 ! 女人 ! 當你 享受 緊 男人 熱吻 時候 , 有 冇 考慮 呢 個 嘴 曾經 令 你 幾 快樂 ! ?

公司 所有 女同事 真 係 有 人性 , 自己 專登過 創作 部 參觀 (Q 太郎 ) 個 嘴 好 啦 , 做 乜 要 Call 埋 三層樓 公司 女職員 過睇 。

(Q 太郎 ) 好 嬲 , 佢 借 閃 Reginia 支 唇膏 , 搽 個 大口 上面 , 塞 個頭 落架 影印機 度 , 影 六十 張 A4 Size 影印本 出 , 放 喺 Reception 度 , 話 邊個 想 睇 就 送 一張 俾 佢 !

我 好 「 戳 」 佢 難過 !

Jenny 依然 未返 ! 佢 著 個 件 通 花 睡衣 都 唔 知好 唔 好 去 乾洗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期三

今日 晏晝 ( 大 古惑 ) 約個 客 ,(Q 太郎 ) 又 唔 食得 普通 , 佢 自己 一盒 意大利 粉 , 將 一條 放尖 , 用 呼吸 扯 個 條粉入 喉嚨 , 一條 一條 咁 食 。 不過 佢 又 食 得 幾 Happy, 原來 盒意粉 係 佢 老婆 專登整 , 佢 哋 兩個 又 好似 糖 黐 豆 咁 好 !

(Q 太郎 ) 實際 係 有 一 啲 被 虐狂 !

於是 , 我 就 冇 人同 我食 Lunch, 點呢 ? 走上 茶樓 , 人山人海 , 好似 有米 派 咁 ! 餐廳 又 話 Full House, 終於 我 去 附近 一間 快餐店 輪隊 食 啲 幾十 蚊 一塊 紅燒 鐵 , 上面 一舊 牛肉 係 咁 「 吱吱喳喳 」, 啲 油吱濕 晒件 西裝 褸 種 鐵板 餐 !

我 足足 住個 鐵板 等位 等 二十分鐘 至 有位 , 諗 住 趁 啲 牛扒 未凍 晒 , 用 驚人 速度 聲食 之際 , 下意識 發覺 隔籬 個位 有人 坐 埋 , 我 嗅覺 話 俾 我 知是 一個 女性 , 我 就 好 俾面 咁 側 一側 個頭 望 下 佢 , 睇 點 ?

哎 …… 哎 …… 哎 ! 你 依家問 我點 , 我 真 係 唔 知點 ! 佢 清新 可喜 , 佢 質樸無華 , 佢 無 乜 化妝 , 但 係 已經 足夠 , 因 為 佢 先天 幼滑 和 BB 咁 皮膚 白裡 透紅 , 好過 市面上 一般 化妝品 。 佢 「dup」 低 個頭 係 咁 同塊 韌到 橡皮 咁 牛扒 搏鬥 , 鬥到 難分難解 , 陰公 , 連塊 牛扒 都 蝦 佢 , 等 我 幫 你 ……

正當 我 想 加以 援手 之際 , 有 一個 Office Boy 打扮 靚仔 走 埋 同 佢 切開 塊 牛扒 。 嘿 , 截 我糊 ! ?

聽落 原來 佢 哋 識 , 唔 通 佢 哋 係 男女朋友 ?

哎 ! 徙 啲 喎 ! 佢 個 樣 , 你 哋 想像 一下 , 純到 菊池 桃子 咁 , 你 話點 可能 同 啲 咁 靚 男朋友 拖手 仔 呢 ? 嗰 個 哥哥 好似 發現 到 我 望 住 佢 個 Friend 好耐 , 於是乎 三 扒 兩撥 食埋 啲 嘢 , 就擒 擒青 叫 佢 走 咯 喎 !

我望 住 佢 兩個 走 之後 , 都 冇 心機 食 鐵板 凍 扒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期四

尋晚 我 發夢 , 見到 自己 同 快餐店 嗰 個 女 仔 , 一齊 喺 一間 有 燭光 晚餐 快餐店 , 一齊 鋸 扒 , 佢 個 笑容 好 滿足 , 佢 軟軟 咁 依偎 我膊頭 , 我 就 一舊 一舊 牛扒 叉 俾 佢 食 。

晏晝 唔 知 點解 又 會 一個 人 踱 番 去 尋日 果間 快餐店 , 又 叫 個 鐵板 餐 , 周圍 望 睇 佢 唔 度 !

返到 公司 , 收到 舊生 會 一封 Invitation Card, 話 下個 禮拜 有個 敘 會 喺 Regent 搞 , 真 唔 明 啲 人 , 搞 聚會 要 去 Regent? 又 唔 係 個個 發達 , 好似 以前 咁 , 去 九龍城 搵 間 潮洲 菜館 敘一 敘舊 咯 , 人越 大越 擺款 , 果然 冇 錯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期五

今日 我 俾 電話 阿 Ann, 因為 我 櫃度 搵 到 佢 件 皮草 張單 , 冇 張單 , 佢 夏天 唔 使 旨意 番件 Mink。

佢 好 Cool 咁 話 , 等 天冷 先 啦 !

我話 好 ! 睇 天冷 我仲記 唔 記得 張單 放邊 。 佢 幾 驚 呀 , 即刻 話 下 晝 搵 個 Boy 上 嚟 。 女人 , 緊張 件 Mink 多過 任何人 !

我同 ( 大 古惑 ) 去 食 Lunch, 佢 問 我 幾時 同 佢 去 韓國 Happy。

行過 間 快餐店 , 下意識 望入 去 , 裡面 人頭 湧湧 , 根本 睇 唔 到 邊個 打 邊個 。

下晝 ,Reception 叫 我 出去 , 話 我 老婆 派 人 ( 手羅 ) 單 喎 ! 我 咪 ( 手羅 ) 張單 出去 咯 , 正想 話 交張 單 俾 佢 個 Boy 個 時 , 發覺 佢 個 Boy……, 唔 係 以前 嗰 個 donal 啲 , 而 …… 竟然 就 係 快餐店 嗰 個 , 同埋 阿信 ( 我 暫時 將 佢 名 為 「 阿信 」) 喺 埋 一齊 嗰 個 靚仔 !

佢 好似 唔 認得 我 ,( 手羅 ) 完張 單講句 Thank You 就 走 。

唔 通阿信 都 喺 阿 Ann 間 公司 做 ? 咁 咪 得 米 ? 唔 係 ! 咁 好 麻煩 就 真 !

車 ! 依家 我 話 追 佢 咩 ? 多餘 !

————————————————————————

星期六

今朝 俾個 旅行袋 拍醒 我 , 一 Mark 大 眼 , 原來 Jenny 返 咗 嚟 , 佢 攬住 我 , 撲落 床 …… 我 今朝 個會 又 遲到 !

真 係 不幸 , 原來 Jenny 個 前夫 Ricky 竟然 冇 事 , 呢 個 禮拜 佢 係 美國 炒金 撈 咗 一大筆 , 我 唔 想 聽 。 Jenny 死 要講 俾 我 聽 。

放工 ,Jenny 要 我 返 屋企 , 將 Rickey 送 俾 佢 Souvenir 逐件 揚 俾 我 睇 , 我 都 冇 心機 睇 , 索性 恰埋眼 。

邊個 話 女仔 Consi 啲 erate 㗎 ?

礼拜日

Jenny 要 我 陪 佢 行 公司 , 今年 啲 公司 唔 知 點解 咁 早 On Sale!

我 認為 男人 陪 女人 行 公司 根本 係 一種 失敗 , 等於 你 去 睇 Show 之前 叫 你 睇 Rehearsal, 乜 都 知道 晒 , 第時 睇 Show 邊有 興趣 呢 ?

所以 我同 Jenny 請 廿 分鐘 假 , 自己 走 去 行 文具 部 , 你估 我 撞 到 邊個 。 竟然 …… 竟然 係 阿信 !

「 阿寬 ! 」

佢 叫 我 ? 佢 識 我 咩 ?

唔 係 ! 把 聲 後面 傳 , 係 Jenny!

哎 , 如果 我 再 唔 應 佢 , 成間 百貨公司 都 知 我 叫 阿 寬 !

佢 正在 住 一件 , 意念 上 可能 係 一件 , 佢 係 實際上 係 一 「 住 」 布 , 好 殷切 咁 問我 :「 點呀 ? 你 話 減到 千七銀 , 抵 唔 抵 呀 ? 原價 三千 四 。」

住布值 千七 ? 咁 利 舞台 個塊 嘢 , 我 「 形 」 住 半個世紀 無 洗過 的 幕布 咪 係 無價寶 ?

Jenny 見 我 有 啲 心不在焉 , 嬲 起 上 走 去 買個 「 住 」 衫 , 然後 再 殺入 人群 之中 揀 衫 。

呢 個 星期六 直情 乏善 足 陳 !

今日 Jenny 一共 買 六千 幾蚊衫 , 我 問 佢 去 邊度 食 dinner, 佢 竟然 話求 其 得 喇 !

終於 我 哋 去 食 粥 , 食完 Jenny 急急 趕返 屋企 , 即刻 試衫 , 佢 仲 拎 埋 晒 佢 啲 鞋出 逐對 襯色 , 逐對試 , 就 係 咁 , 佢 同 佢 啲 衫 同埋 啲 鞋 玩 咗 一晚 。

唔 知 點解 , 我 覺得 Jenny 最靚 都 係 著住 睡衣 個陣 。



Want to learn a language?


Learn from this text and thousands like it on LingQ.

  • A vast library of audio lessons, all with matching text
  • Revolutionary learning tools
  • A global, interactive learning community.

Language learning online @ LingQ

第五個 星期

第五章

星期一

今朝 起身 , 竟然 眼角 有 淚痕 ! ?

對住 廁所 塊 鏡 , 望住 自己 個 貓樣 。 唔 得 ! 我 太 頹廢 , 小小 兩個 女人 , 兩個 次 等 動物 竟然 令本 高等動物 情緒 跌至 歷年 新 低點 ! 實在太 笑話 ! 女人 為 何物 ?

女人 其實 係 男人 娛樂 工具 之一 , 與 Hi Fi、 相機 、 汽車 同級 , 性能 卻 比 上述 各類 為 低 , 保值 方面 幾乎 達至 零 , 折舊率 驚人 。

於是 我 堅決 將 女人 我 心目 中 貶值 百分之三十 , 將 男性 尊嚴 相對 提升 , 呢 個 過程 歷時 一個半 小時 , 令 我 返工 遲到 , 俾肥 佬 黃 篤 背脊 。 不過 為 男性 尊嚴 起見 , 係 值得 !

(Q 太郎 ) 老婆 今日 打電話 搵 老公 , 竟然 粗聲粗氣 , 冇 啲 禮貌 , 結果 俾 我省 佢 兩句 , 佢 問 我 係 邊個 , 我 唔 怕 話 俾 佢 知 , 我 咪 係 肥佬黃 咯 !

有 預感 (Q 太郎 ) 聽日 出事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期二

(Q 太郎 ) 果然 出事 !

我同 ( 大 古惑 ) 見到 佢 個 陣 , 佢 個 嘴 係 好似 真正 卡通 (Q 太郎 ) 咁 樣 。 即 係 比起 佢 以前 嘴唇 , 闊 一倍 左右 。

( 大 古惑 )「 喂 , 點解 搞成 咁 ? 」

Q 「 唔 , 唔 好 講咯 ! 」

一個 人嘴 要點 樣至 可以 整成 咁 肉 酸 呢 ?

Q:「 你 …… 你試 將個 嘴放 埋 去 一個 發熱板 度咪知 咯 ! 好彩 我拔 插 蘇拔 得 快 咋 ! 」

女人 呀 ! 女人 ! 當你 享受 緊 男人 熱吻 時候 , 有 冇 考慮 呢 個 嘴 曾經 令 你 幾 快樂 ! ?

公司 所有 女同事 真 係 有 人性 , 自己 專登過 創作 部 參觀 (Q 太郎 ) 個 嘴 好 啦 , 做 乜 要 Call 埋 三層樓 公司 女職員 過睇 。

(Q 太郎 ) 好 嬲 , 佢 借 閃 Reginia 支 唇膏 , 搽 個 大口 上面 , 塞 個頭 落架 影印機 度 , 影 六十 張 A4 Size 影印本 出 , 放 喺 Reception 度 , 話 邊個 想 睇 就 送 一張 俾 佢 !

我 好 「 戳 」 佢 難過 !

Jenny 依然 未返 ! 佢 著 個 件 通 花 睡衣 都 唔 知好 唔 好 去 乾洗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期三

今日 晏晝 ( 大 古惑 ) 約個 客 ,(Q 太郎 ) 又 唔 食得 普通 , 佢 自己 一盒 意大利 粉 , 將 一條 放尖 , 用 呼吸 扯 個 條粉入 喉嚨 , 一條 一條 咁 食 。 不過 佢 又 食 得 幾 Happy, 原來 盒意粉 係 佢 老婆 專登整 , 佢 哋 兩個 又 好似 糖 黐 豆 咁 好 !

(Q 太郎 ) 實際 係 有 一 啲 被 虐狂 !

於是 , 我 就 冇 人同 我食 Lunch, 點呢 ? 走上 茶樓 , 人山人海 , 好似 有米 派 咁 ! 餐廳 又 話 Full House, 終於 我 去 附近 一間 快餐店 輪隊 食 啲 幾十 蚊 一塊 紅燒 鐵 , 上面 一舊 牛肉 係 咁 「 吱吱喳喳 」, 啲 油吱濕 晒件 西裝 褸 種 鐵板 餐 !

我 足足 住個 鐵板 等位 等 二十分鐘 至 有位 , 諗 住 趁 啲 牛扒 未凍 晒 , 用 驚人 速度 聲食 之際 , 下意識 發覺 隔籬 個位 有人 坐 埋 , 我 嗅覺 話 俾 我 知是 一個 女性 , 我 就 好 俾面 咁 側 一側 個頭 望 下 佢 , 睇 點 ?

哎 …… 哎 …… 哎 ! 你 依家問 我點 , 我 真 係 唔 知點 ! 佢 清新 可喜 , 佢 質樸無華 , 佢 無 乜 化妝 , 但 係 已經 足夠 , 因 為 佢 先天 幼滑 和 BB 咁 皮膚 白裡 透紅 , 好過 市面上 一般 化妝品 。 佢 「dup」 低 個頭 係 咁 同塊 韌到 橡皮 咁 牛扒 搏鬥 , 鬥到 難分難解 , 陰公 , 連塊 牛扒 都 蝦 佢 , 等 我 幫 你 ……

正當 我 想 加以 援手 之際 , 有 一個 Office Boy 打扮 靚仔 走 埋 同 佢 切開 塊 牛扒 。 嘿 , 截 我糊 ! ?

聽落 原來 佢 哋 識 , 唔 通 佢 哋 係 男女朋友 ?

哎 ! 徙 啲 喎 ! 佢 個 樣 , 你 哋 想像 一下 , 純到 菊池 桃子 咁 , 你 話點 可能 同 啲 咁 靚 男朋友 拖手 仔 呢 ? 嗰 個 哥哥 好似 發現 到 我 望 住 佢 個 Friend 好耐 , 於是乎 三 扒 兩撥 食埋 啲 嘢 , 就擒 擒青 叫 佢 走 咯 喎 !

我望 住 佢 兩個 走 之後 , 都 冇 心機 食 鐵板 凍 扒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期四

尋晚 我 發夢 , 見到 自己 同 快餐店 嗰 個 女 仔 , 一齊 喺 一間 有 燭光 晚餐 快餐店 , 一齊 鋸 扒 , 佢 個 笑容 好 滿足 , 佢 軟軟 咁 依偎 我膊頭 , 我 就 一舊 一舊 牛扒 叉 俾 佢 食 。

晏晝 唔 知 點解 又 會 一個 人 踱 番 去 尋日 果間 快餐店 , 又 叫 個 鐵板 餐 , 周圍 望 睇 佢 唔 度 !

返到 公司 , 收到 舊生 會 一封 Invitation Card, 話 下個 禮拜 有個 敘 會 喺 Regent 搞 , 真 唔 明 啲 人 , 搞 聚會 要 去 Regent? 又 唔 係 個個 發達 , 好似 以前 咁 , 去 九龍城 搵 間 潮洲 菜館 敘一 敘舊 咯 , 人越 大越 擺款 , 果然 冇 錯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期五

今日 我 俾 電話 阿 Ann, 因為 我 櫃度 搵 到 佢 件 皮草 張單 , 冇 張單 , 佢 夏天 唔 使 旨意 番件 Mink。

佢 好 Cool 咁 話 , 等 天冷 先 啦 !

我話 好 ! 睇 天冷 我仲記 唔 記得 張單 放邊 。 佢 幾 驚 呀 , 即刻 話 下 晝 搵 個 Boy 上 嚟 。 女人 , 緊張 件 Mink 多過 任何人 !

我同 ( 大 古惑 ) 去 食 Lunch, 佢 問 我 幾時 同 佢 去 韓國 Happy。

行過 間 快餐店 , 下意識 望入 去 , 裡面 人頭 湧湧 , 根本 睇 唔 到 邊個 打 邊個 。

下晝 ,Reception 叫 我 出去 , 話 我 老婆 派 人 ( 手羅 ) 單 喎 ! 我 咪 ( 手羅 ) 張單 出去 咯 , 正想 話 交張 單 俾 佢 個 Boy 個 時 , 發覺 佢 個 Boy……, 唔 係 以前 嗰 個 donal 啲 , 而 …… 竟然 就 係 快餐店 嗰 個 , 同埋 阿信 ( 我 暫時 將 佢 名 為 「 阿信 」) 喺 埋 一齊 嗰 個 靚仔 !

佢 好似 唔 認得 我 ,( 手羅 ) 完張 單講句 Thank You 就 走 。

唔 通阿信 都 喺 阿 Ann 間 公司 做 ? 咁 咪 得 米 ? 唔 係 ! 咁 好 麻煩 就 真 !

車 ! 依家 我 話 追 佢 咩 ? 多餘 !

————————————————————————

星期六

今朝 俾個 旅行袋 拍醒 我 , 一 Mark 大 眼 , 原來 Jenny 返 咗 嚟 , 佢 攬住 我 , 撲落 床 …… 我 今朝 個會 又 遲到 !

真 係 不幸 , 原來 Jenny 個 前夫 Ricky 竟然 冇 事 , 呢 個 禮拜 佢 係 美國 炒金 撈 咗 一大筆 , 我 唔 想 聽 。 Jenny 死 要講 俾 我 聽 。

放工 ,Jenny 要 我 返 屋企 , 將 Rickey 送 俾 佢 Souvenir 逐件 揚 俾 我 睇 , 我 都 冇 心機 睇 , 索性 恰埋眼 。

邊個 話 女仔 Consi 啲 erate 㗎 ?

礼拜日

Jenny 要 我 陪 佢 行 公司 , 今年 啲 公司 唔 知 點解 咁 早 On Sale!

我 認為 男人 陪 女人 行 公司 根本 係 一種 失敗 , 等於 你 去 睇 Show 之前 叫 你 睇 Rehearsal, 乜 都 知道 晒 , 第時 睇 Show 邊有 興趣 呢 ?

所以 我同 Jenny 請 廿 分鐘 假 , 自己 走 去 行 文具 部 , 你估 我 撞 到 邊個 。 竟然 …… 竟然 係 阿信 !

「 阿寬 ! 」

佢 叫 我 ? 佢 識 我 咩 ?

唔 係 ! 把 聲 後面 傳 , 係 Jenny!

哎 , 如果 我 再 唔 應 佢 , 成間 百貨公司 都 知 我 叫 阿 寬 !

佢 正在 住 一件 , 意念 上 可能 係 一件 , 佢 係 實際上 係 一 「 住 」 布 , 好 殷切 咁 問我 :「 點呀 ? 你 話 減到 千七銀 , 抵 唔 抵 呀 ? 原價 三千 四 。」

住布值 千七 ? 咁 利 舞台 個塊 嘢 , 我 「 形 」 住 半個世紀 無 洗過 的 幕布 咪 係 無價寶 ?

Jenny 見 我 有 啲 心不在焉 , 嬲 起 上 走 去 買個 「 住 」 衫 , 然後 再 殺入 人群 之中 揀 衫 。

呢 個 星期六 直情 乏善 足 陳 !

今日 Jenny 一共 買 六千 幾蚊衫 , 我 問 佢 去 邊度 食 dinner, 佢 竟然 話求 其 得 喇 !

終於 我 哋 去 食 粥 , 食完 Jenny 急急 趕返 屋企 , 即刻 試衫 , 佢 仲 拎 埋 晒 佢 啲 鞋出 逐對 襯色 , 逐對試 , 就 係 咁 , 佢 同 佢 啲 衫 同埋 啲 鞋 玩 咗 一晚 。

唔 知 點解 , 我 覺得 Jenny 最靚 都 係 著住 睡衣 個陣 。


×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