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小男人週記, 小男人週記 WEEK 2

第二個 星期

第二張

星期一

呢 段 係 下晝 開工 寫 ! 因為 今晚 就要 見 Jenny, 走 去 Hair Salon 搵 Si 星期一 剪個 款頭 , 又 走 去「鴻記辦館」 訂支 香檳 , 再 買 多支 威士忌 , 今晚 , 嘻 , 舊愛 相逢 , 我 都 難以預料 ,Jenny 最近「 飛甩」個 有錢 仔 。

電 凗T 起 ,(Q 太郎 ) 接 。

「 寬 , 電話 。」

「 唔 該 。」 係 Jenny, 一定 係 佢 。

我用 一把 sexy 嘅 聲 , 即 係 由 喉嚨 底 發出 聲 同 佢 「 喂 ! 」

點知 唔 係 Jenny, 係 阿 Ann。

「 寬 , 今晚 出 嚟 傾 傾好 唔 好 ? 」

我 聽見 佢 把 咁 有 威嚴 聲 , 唔 覺意講 :「 係 , 老婆 ! 」

哎 …… 咁 我 今 晚點 呢 ?

其實 我 使 鬼 理 佢 有 咩 傾 呀 , 多餘 啦 , 分居 啦 嘛 !

不過 , 阿 Ann 可能 因為 失去 我 一個 禮拜 , 發覺 唔 可能 無 我 。 我 有 「 一級 熨板 」 胸腰 , 我 堅挺 而 有 自信 鼻 , 佢 呢 個 禮拜 都 怕 魂牽夢縈 啦 !

我 急切 想 睇 佢 捉住 我 對 寫 咁 多 咁 出色 廣告 手 , 對我講 :

「 寬 , 睇 在 我 哋 一夜 夫妻 百夜 恩份 上 , 寬恕 我 過往 無知 、 自大 、 傲慢 , 同埋 對 你 好似 對 畜牲 虐待 。」

嗰 陣 , 我會 推開 佢 , 用 黃 師傅 對 超過 一百 火眼 , 射住 佢 , 說 「 情 已逝 , 你 當初 一帶 走 , 便 再 不 歸 。」

我 鍾 意 睇 到 佢 一個 人 , 好 孤獨 咁 , 行向 長街 黑暗 地方 , 仲有 啲 哭泣聲 傳 。

呀 !

我 打電話 俾 Jenny, 將 浪漫 暫時 押後 , 應 嗰 個 惡婆 之約 , 到 尖 東海 濱 公園 。

我行 足成個 圈 都 唔 見 佢 , 後來 發現 原來 佢 企 支 燈柱 下面 , 俾條 柱影 遮住 。 你 話 佢 幾 瘦 呢 ?

我 唔 否認 我個 心 「 噗 噗 」 跳 , 但 係 我 偏偏 做出 一副 滿不在乎 樣 , 仲反起 對 西裝 領 , 行埋 去 好 灑脫 咁 問 佢 :「 別來無恙 丫嘛 ? 」 睇 佢 會 感動 。

佢 無 乜 反應 , 只 係 話 :「 幾 好 。」 , 仲扮 ?

佢 轉過身 , 望住 個海 , 淡然 咁 話 :「 我 哋 有 筆債 仲未計 清楚 。」

啊 ! 感情 債嘛 ! 現形 喇 ! 女人 , 妳 始終 係 弱者 !

「 上個月 我同 你 去 買 A Testoni 嗰對 鞋 , 我 幫 你 碌 咭 , 唔 該 你 找數 , 二千 六百 八 , 我 驚 你 賴數 , 所以 約 你 出 。」

哎 ! 哎 ! 就 係 為 呢 二千 六百 八 , 我 推「花拉科茜」 , 唔 係 , 係 Jenny。

死人「許賢淑」 !

—————

星期二

尋晚 我發 一個 同 Jenny 一齊 夢 , 夢境 不詳 。

( 大 古惑 ) 走過 問我 :

「 尋晚 Happy 啦 ! ?」

我 說 , 直情 Happy 啦 ! 佢 陰陰 濕濕 咁 撞 我 條腰 一下 , 笑 騎騎 咁 行開 。 佢 唔 知 我 係 講 個 夢 。

同行 兼 死黨 Tony Chau 同 我 去 Mandarin, 佢 靜靜 咁 話 我 知 , 我 老細 即 係 我 哋 廣告公司 創作 主任 一 Pair 蛇 可能 跳槽 去 「K and R」。 無 可能 !

返到 公司 , 竟然 見到 一 Pair 蛇 執櫃桶 ! 唔 係 嘛 , 唔 係 過年 , 做 乜 執櫃桶 喎 ! 大 鑊 ! 打 十七個 電話 , 都 搵 唔 到 Jenny 。

晚餐 去 (Q 太郎 ) 度食 , 佢 老婆 係 阿 Ann 以前 姊妹 , 我 一路 食 一路 驚 ,(Q 太郎 ) 老婆 咩 都 敢死 ! 放 啲 魚骨 落 豆腐 度 都 會 , 我成 晚 都 唔 敢 食 佢 啲 煎釀 豆腐 。

———————————

星期三

起身 發覺 床邊 有 廿一 對襪 未 洗 , 搵 勻 都 冇 新 襪著 , 麻煩 !

終於 逐對聞 , 揀 最少 臭味 對 , 用 啲 爽身粉 爽 佢 , 就 著出 街 。

有時 啲 臭襪 都 幾 有用 , 起碼 呢 排 屋企 少 老鼠 。

返到 公司 啲 友好 似 哭喪 咁 。 (Q 太郎 ) 垃埋 我 一二 角 , 話 法國 干邑 個 客簽 K and R, 我 嚇到 標出 一身 冷汗 , 會 唔 會 一 Pair 蛇 做 臥底 , 爆料 俾 K and R, 所以 跳槽 呢 ?

「 呢 個 世界 無 唔 會 發生 」, 我 唔 知 邊個 哲學家 咁 講過 ! …… 呀 ! 唔 係 ! 講 嗰 個 係 阿 Ann 。

佢 應承 嫁 我果 晚 咁 講 !

以下 呢 個 告示 係 我 放工 嗰 陣 睇 到 , 係 大 老細 親手 寫 , 用 紅筆 代表 血書 。

「 呢 三個 月 俾 我 見到 任何人 飲 法國 干邑 , 一 係 我 炒 佢 , 一 係 佢 炒 我 ! 」

我 記得 我仲有 幾支 酒辦 仔櫃桶 , 都 係 掉 安全 啲 。

————————————————————————

星期四

一個 禮拜 最悶 就 係 星期四 , 因為 尋日 又 要 返工 , 聽日 又 要 返工 , 尋日 尋日 , 都 係 返 緊工 , 聽日 聽 日仲要 返 半日 工 !

點解 我仲未 搵 到 Jenny 呢 ? Jenny!

Where are you?

創作 主任 一 Pair 蛇 遞 張紙 仔約 我 去 Happy Hour。

作 死 , 五點鐘 就 坐 佢 架 舊 Benz 鏟入 赤柱 。

入 赤柱 Happy Hour, 梗 係 怕 撞見 人 啦 ! 會 唔 會 Where 埋 我 跳槽 去 K and R 呢 ?

啊 ! 我要 年薪 廿萬 至肯 走 ! 一 Pair 蛇 走 , 肥佬黃 可能 坐 正 , 啲 inky 升肥 佬 黃 個位 , 我 都 有 得 升 , 無 廿萬 銀點 生活 呀 ?

阿 Ann 同 我 離婚 仲要 俾 贍養費 嘛 ! 萬一 我 又 娶 第二個 呢 ? 我點 可以 承受 咁 大 經濟 壓力 呀 !

一 Pair 蛇 終於 開口 同 我講 !

「 阿寬 , 我 講個 secret 俾 你 聽 , 我要 離開 公司 ! 」

Tony Chau 果然 冇 呃 我 。

我 鬼鬼鼠鼠 問一 Pair 蛇 :「 你 …… 你 會 唔 會 …… 帶 啲 Horse, 即 係 『 馬 』 過檔 呀 ? 」

我 期望 佢 答 「 會 」, 點知 ……

「 唔 會 ! 一個 都 唔 會 ! 咁 好 對 唔 住 公司 ! 」

哎 ! 你 對 唔 住 公司 好過 對 唔 住 我 呀 ! 老細 , 咁 你 約 我 出 把 鬼 咩 ?

「 阿寬 , 我見 你 個人 幾 忠直 , 所以 話 俾 你 知 , 肥佬黃 對 你 一直 有 成見 , 我 走 你好 危險 。」

「 可惜 我 應承 公司 唔 帶走 任何 一個 人 。」

呀 , 真 係 折 墮 咯 ! 你 唔 話 俾 我 知好 過話 !

「 老細 , 咁 我 依家點 呀 ? 」

「 嚟 ! 飲 埋 呢 杯 , 一齊 去 買條 平價 牛仔褲 。」

都 話 星期四 衰 啦 , 死人 星期四 , 返到 屋企 , 屋企 停電 。 真 係 一度 電都 有 , 我 搵 啲 手指 插入 電掣 都 冇 事 。

————————————————————————

13

星期五

星期五 ,Jenny 一去 無蹤 。 唔 通 我[激嬲] 佢 ?

( 大 古惑 ) 係 Account department 走過 嚟 , 問我落 唔 落 Club, 今晚 公司 請 日本 仔食 飯 , 自然 有 下文 , 而且 公數 。

我話 今晚 有個 Function 要 去 , 推 佢 。

去 Hilton, 參加 一個 Cocktail, 都 唔 清楚 為 乜 。 我 見到 張 Invitation Card 有 法文 就 唔 想 睇 。

一入 到 去 , 直頭 孤兒 尋母 咁 , 搵 個 相熟 企埋 去 , 但 係 可惜 , 搵 極都 唔 多 覺眼 , 真 係 杰 !

終於 你估 我 第一眼 見到 熟口 熟面 係 邊個 , 我 老婆 ! 阿 Ann, 佢 同 個 番鬼 仔 一齊 ! 我 認得 佢 , 叫 Steve!

唉 ! 撞鬼 間 摩登 雜誌 個 記者 , 一走 埋 嚟 , 就 咁 纏住 我同 阿 Ann 話 :

「 一齊 照張 相 , 梁生 梁太 。」

阿 Ann 好 尷尬 話 :「 好 , 好 。」

嗰 個 Steve 真 係 唔 識 做 , 企 正中間 !

影完 相 , 阿 Ann 同個 記者 講 :「A, 唔 該 , 你 登出 寫 我 個 名 係 Ann Hui 得 ! 」

女人 , 真 係 一種 反臉 不 認人 動物 。

返 屋企 , 隔籬 B 座問 我 係 咪 有 死 老鼠 , 我 都 應該 好好 處置 啲 臭襪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期六

今朝 一早 , 阿媽 打電話 叫 我入 去 阿 May 度住 一晚 。

阿 May 係 我 個妹 , 佢 嫁 個 自己 以為 係 法國人 鄉下 仔 。 我見 親 佢 就 想 remind 佢 , 佢 祖先 元朗 居民 , 同 拿破崙 無關 。

兩隻 嘢 住 愉景灣 , 扮 鬼佬 喎 !

最怕 去 佢 屋企 就 見到 對 孖 仔 。 唉 , 呀 ! 個樣 生到 似 相撲 手縮 細版 咁 , 難為 我 阿媽 仲 話 佢 哋 趣 致 , 呢 的 就 係 親情 ! 盲目 !

我 唔 係 唔 鍾 意 細路 ! 不過 佢 哋 個 老豆 我 唔 鍾 意至 真 ! 你 估 佢 哋 第一句 教個 細路 講 咩 呀 ? 唔 係 「 爸 」「 媽 」, 而 係 「Bonjour」, 法國 佬 同 法國 妹講 Goodday 咁 解 喎 !

鬼 咩 ! 我 衰鬼 妹夫 Pierre 法國 銀行 做 副總裁 嘛 !

我 阿媽 成日 話 佢 本事 ! 我 阿媽 都識講 Bien Sui 呀 , 死 未 !

晚餐 食 法國 , 飲 我 老細 最憎 我 哋 飲 隻 法國 干邑 。 我 以 為 去 法國 , 臨睡 之前 仲聽 埋 法國 歌 。

我 發夢 自己 變 一個 法國法郎 。 都 好 ! 好 駛過 港紙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礼拜日

一 Mark 大對眼 , 為 避免 食 阿 Pierre 法國 大餐 , 我臨 「 標 」 出 街 , 寧願 「 督 」 幾蚊 豬腸 粉 。

正當 我 兜 豬腸 粉 上面 加緊 一 Pat Pat 芝麻醬 陣 , 我 眼前一亮 !

一個 花 拉科 茜 形象 出現 不遠 地方 , 係 我 搵 五日 而 失去 聯絡 Jenny!

佢 著 住 一件 繃到 緊晒 粉紅色 背心 , 一條 白色 三個 骨褲 , 用 髮 圈圈 住 一束 頭髮 , 向 一條 小路 行去 。

「 啊 ! 阿寬 , 咁 啱 呀 ? 」

曄 , 佢 真 係 sexy !

「 係 咯 , 你 呢 幾日 去邊 呀 ? 搵 到 我 嘔 gas! 」

Jenny 對眼 好似 識 勾魂 咁 , 勾一勾 我 , 話 :「Oh, 我 無 乜 mood 咪入 呢 度 relax 咯 。」

我個 心 「 噗 噗 」 跳 , 試探 式問 :「 咦 ? 同 …… 同 朋友 ? 」

「 唔 係 , 我 一個 人 。」

我 驚喜若狂 :「Jenny, 你 唔 好話 俾 我 聽 , 你 有 一間 別墅 喺 附近 , 而 你 係 一個 人 喺 度 住 , 仲好 lonely 添 。」

Jenny 眼珠 一碌 , 叫 :「 哎 ! Wonderful! 你 點知 我 係 咁 呀 ? 」

呀 , 我 死 ! 愉景灣 ,What a lovely place! 我要 暫時 放低 筆先 , 因為 呢 篇 周記 亦 就 係 Jenny 前夫 俾 佢 間 一千七百 幾 呎 , 另外 有 花園 泳池 別墅 仔度 寫 ! 呢 ,Jenny 叫 我 !

「 寬 呀 ! 輪到 你 沖涼 ! 」



Want to learn Cantonese?


Learn from this text and thousands like it on LingQ.

  • A vast library of audio lessons, all with matching text
  • Revolutionary learning tools
  • A global, interactive learning community.

Language learning online @ LingQ

第二個 星期

第二張

星期一

呢 段 係 下晝 開工 寫 ! 因為 今晚 就要 見 Jenny, 走 去 Hair Salon 搵 Si 星期一 剪個 款頭 , 又 走 去「鴻記辦館」 訂支 香檳 , 再 買 多支 威士忌 , 今晚 , 嘻 , 舊愛 相逢 , 我 都 難以預料 ,Jenny 最近「 飛甩」個 有錢 仔 。

電 凗T 起 ,(Q 太郎 ) 接 。

「 寬 , 電話 。」

「 唔 該 。」 係 Jenny, 一定 係 佢 。

我用 一把 sexy 嘅 聲 , 即 係 由 喉嚨 底 發出 聲 同 佢 「 喂 ! 」

點知 唔 係 Jenny, 係 阿 Ann。

「 寬 , 今晚 出 嚟 傾 傾好 唔 好 ? 」

我 聽見 佢 把 咁 有 威嚴 聲 , 唔 覺意講 :「 係 , 老婆 ! 」

哎 …… 咁 我 今 晚點 呢 ?

其實 我 使 鬼 理 佢 有 咩 傾 呀 , 多餘 啦 , 分居 啦 嘛 !

不過 , 阿 Ann 可能 因為 失去 我 一個 禮拜 , 發覺 唔 可能 無 我 。 我 有 「 一級 熨板 」 胸腰 , 我 堅挺 而 有 自信 鼻 , 佢 呢 個 禮拜 都 怕 魂牽夢縈 啦 !

我 急切 想 睇 佢 捉住 我 對 寫 咁 多 咁 出色 廣告 手 , 對我講 :

「 寬 , 睇 在 我 哋 一夜 夫妻 百夜 恩份 上 , 寬恕 我 過往 無知 、 自大 、 傲慢 , 同埋 對 你 好似 對 畜牲 虐待 。」

嗰 陣 , 我會 推開 佢 , 用 黃 師傅 對 超過 一百 火眼 , 射住 佢 , 說 「 情 已逝 , 你 當初 一帶 走 , 便 再 不 歸 。」

我 鍾 意 睇 到 佢 一個 人 , 好 孤獨 咁 , 行向 長街 黑暗 地方 , 仲有 啲 哭泣聲 傳 。

呀 !

我 打電話 俾 Jenny, 將 浪漫 暫時 押後 , 應 嗰 個 惡婆 之約 , 到 尖 東海 濱 公園 。

我行 足成個 圈 都 唔 見 佢 , 後來 發現 原來 佢 企 支 燈柱 下面 , 俾條 柱影 遮住 。 你 話 佢 幾 瘦 呢 ?

我 唔 否認 我個 心 「 噗 噗 」 跳 , 但 係 我 偏偏 做出 一副 滿不在乎 樣 , 仲反起 對 西裝 領 , 行埋 去 好 灑脫 咁 問 佢 :「 別來無恙 丫嘛 ? 」 睇 佢 會 感動 。

佢 無 乜 反應 , 只 係 話 :「 幾 好 。」 , 仲扮 ?

佢 轉過身 , 望住 個海 , 淡然 咁 話 :「 我 哋 有 筆債 仲未計 清楚 。」

啊 ! 感情 債嘛 ! 現形 喇 ! 女人 , 妳 始終 係 弱者 !

「 上個月 我同 你 去 買 A Testoni 嗰對 鞋 , 我 幫 你 碌 咭 , 唔 該 你 找數 , 二千 六百 八 , 我 驚 你 賴數 , 所以 約 你 出 。」

哎 ! 哎 ! 就 係 為 呢 二千 六百 八 , 我 推「花拉科茜」 , 唔 係 , 係 Jenny。

死人「許賢淑」 !

—————

星期二

尋晚 我發 一個 同 Jenny 一齊 夢 , 夢境 不詳 。

( 大 古惑 ) 走過 問我 :

「 尋晚 Happy 啦 ! ?」

我 說 , 直情 Happy 啦 ! 佢 陰陰 濕濕 咁 撞 我 條腰 一下 , 笑 騎騎 咁 行開 。 佢 唔 知 我 係 講 個 夢 。

同行 兼 死黨 Tony Chau 同 我 去 Mandarin, 佢 靜靜 咁 話 我 知 , 我 老細 即 係 我 哋 廣告公司 創作 主任 一 Pair 蛇 可能 跳槽 去 「K and R」。 無 可能 !

返到 公司 , 竟然 見到 一 Pair 蛇 執櫃桶 ! 唔 係 嘛 , 唔 係 過年 , 做 乜 執櫃桶 喎 ! 大 鑊 ! 打 十七個 電話 , 都 搵 唔 到 Jenny 。

晚餐 去 (Q 太郎 ) 度食 , 佢 老婆 係 阿 Ann 以前 姊妹 , 我 一路 食 一路 驚 ,(Q 太郎 ) 老婆 咩 都 敢死 ! 放 啲 魚骨 落 豆腐 度 都 會 , 我成 晚 都 唔 敢 食 佢 啲 煎釀 豆腐 。

———————————

星期三

起身 發覺 床邊 有 廿一 對襪 未 洗 , 搵 勻 都 冇 新 襪著 , 麻煩 !

終於 逐對聞 , 揀 最少 臭味 對 , 用 啲 爽身粉 爽 佢 , 就 著出 街 。

有時 啲 臭襪 都 幾 有用 , 起碼 呢 排 屋企 少 老鼠 。

返到 公司 啲 友好 似 哭喪 咁 。 (Q 太郎 ) 垃埋 我 一二 角 , 話 法國 干邑 個 客簽 K and R, 我 嚇到 標出 一身 冷汗 , 會 唔 會 一 Pair 蛇 做 臥底 , 爆料 俾 K and R, 所以 跳槽 呢 ?

「 呢 個 世界 無 唔 會 發生 」, 我 唔 知 邊個 哲學家 咁 講過 ! …… 呀 ! 唔 係 ! 講 嗰 個 係 阿 Ann 。

佢 應承 嫁 我果 晚 咁 講 !

以下 呢 個 告示 係 我 放工 嗰 陣 睇 到 , 係 大 老細 親手 寫 , 用 紅筆 代表 血書 。

「 呢 三個 月 俾 我 見到 任何人 飲 法國 干邑 , 一 係 我 炒 佢 , 一 係 佢 炒 我 ! 」

我 記得 我仲有 幾支 酒辦 仔櫃桶 , 都 係 掉 安全 啲 。

————————————————————————

星期四

一個 禮拜 最悶 就 係 星期四 , 因為 尋日 又 要 返工 , 聽日 又 要 返工 , 尋日 尋日 , 都 係 返 緊工 , 聽日 聽 日仲要 返 半日 工 !

點解 我仲未 搵 到 Jenny 呢 ? Jenny!

Where are you?

創作 主任 一 Pair 蛇 遞 張紙 仔約 我 去 Happy Hour。

作 死 , 五點鐘 就 坐 佢 架 舊 Benz 鏟入 赤柱 。

入 赤柱 Happy Hour, 梗 係 怕 撞見 人 啦 ! 會 唔 會 Where 埋 我 跳槽 去 K and R 呢 ?

啊 ! 我要 年薪 廿萬 至肯 走 ! 一 Pair 蛇 走 , 肥佬黃 可能 坐 正 , 啲 inky 升肥 佬 黃 個位 , 我 都 有 得 升 , 無 廿萬 銀點 生活 呀 ?

阿 Ann 同 我 離婚 仲要 俾 贍養費 嘛 ! 萬一 我 又 娶 第二個 呢 ? 我點 可以 承受 咁 大 經濟 壓力 呀 !

一 Pair 蛇 終於 開口 同 我講 !

「 阿寬 , 我 講個 secret 俾 你 聽 , 我要 離開 公司 ! 」

Tony Chau 果然 冇 呃 我 。

我 鬼鬼鼠鼠 問一 Pair 蛇 :「 你 …… 你 會 唔 會 …… 帶 啲 Horse, 即 係 『 馬 』 過檔 呀 ? 」

我 期望 佢 答 「 會 」, 點知 ……

「 唔 會 ! 一個 都 唔 會 ! 咁 好 對 唔 住 公司 ! 」

哎 ! 你 對 唔 住 公司 好過 對 唔 住 我 呀 ! 老細 , 咁 你 約 我 出 把 鬼 咩 ?

「 阿寬 , 我見 你 個人 幾 忠直 , 所以 話 俾 你 知 , 肥佬黃 對 你 一直 有 成見 , 我 走 你好 危險 。」

「 可惜 我 應承 公司 唔 帶走 任何 一個 人 。」

呀 , 真 係 折 墮 咯 ! 你 唔 話 俾 我 知好 過話 !

「 老細 , 咁 我 依家點 呀 ? 」

「 嚟 ! 飲 埋 呢 杯 , 一齊 去 買條 平價 牛仔褲 。」

都 話 星期四 衰 啦 , 死人 星期四 , 返到 屋企 , 屋企 停電 。 真 係 一度 電都 有 , 我 搵 啲 手指 插入 電掣 都 冇 事 。

————————————————————————

13

星期五

星期五 ,Jenny 一去 無蹤 。 唔 通 我[激嬲] 佢 ?

( 大 古惑 ) 係 Account department 走過 嚟 , 問我落 唔 落 Club, 今晚 公司 請 日本 仔食 飯 , 自然 有 下文 , 而且 公數 。

我話 今晚 有個 Function 要 去 , 推 佢 。

去 Hilton, 參加 一個 Cocktail, 都 唔 清楚 為 乜 。 我 見到 張 Invitation Card 有 法文 就 唔 想 睇 。

一入 到 去 , 直頭 孤兒 尋母 咁 , 搵 個 相熟 企埋 去 , 但 係 可惜 , 搵 極都 唔 多 覺眼 , 真 係 杰 !

終於 你估 我 第一眼 見到 熟口 熟面 係 邊個 , 我 老婆 ! 阿 Ann, 佢 同 個 番鬼 仔 一齊 ! 我 認得 佢 , 叫 Steve!

唉 ! 撞鬼 間 摩登 雜誌 個 記者 , 一走 埋 嚟 , 就 咁 纏住 我同 阿 Ann 話 :

「 一齊 照張 相 , 梁生 梁太 。」

阿 Ann 好 尷尬 話 :「 好 , 好 。」

嗰 個 Steve 真 係 唔 識 做 , 企 正中間 !

影完 相 , 阿 Ann 同個 記者 講 :「A, 唔 該 , 你 登出 寫 我 個 名 係 Ann Hui 得 ! 」

女人 , 真 係 一種 反臉 不 認人 動物 。

返 屋企 , 隔籬 B 座問 我 係 咪 有 死 老鼠 , 我 都 應該 好好 處置 啲 臭襪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期六

今朝 一早 , 阿媽 打電話 叫 我入 去 阿 May 度住 一晚 。

阿 May 係 我 個妹 , 佢 嫁 個 自己 以為 係 法國人 鄉下 仔 。 我見 親 佢 就 想 remind 佢 , 佢 祖先 元朗 居民 , 同 拿破崙 無關 。

兩隻 嘢 住 愉景灣 , 扮 鬼佬 喎 !

最怕 去 佢 屋企 就 見到 對 孖 仔 。 唉 , 呀 ! 個樣 生到 似 相撲 手縮 細版 咁 , 難為 我 阿媽 仲 話 佢 哋 趣 致 , 呢 的 就 係 親情 ! 盲目 !

我 唔 係 唔 鍾 意 細路 ! 不過 佢 哋 個 老豆 我 唔 鍾 意至 真 ! 你 估 佢 哋 第一句 教個 細路 講 咩 呀 ? 唔 係 「 爸 」「 媽 」, 而 係 「Bonjour」, 法國 佬 同 法國 妹講 Goodday 咁 解 喎 !

鬼 咩 ! 我 衰鬼 妹夫 Pierre 法國 銀行 做 副總裁 嘛 !

我 阿媽 成日 話 佢 本事 ! 我 阿媽 都識講 Bien Sui 呀 , 死 未 !

晚餐 食 法國 , 飲 我 老細 最憎 我 哋 飲 隻 法國 干邑 。 我 以 為 去 法國 , 臨睡 之前 仲聽 埋 法國 歌 。

我 發夢 自己 變 一個 法國法郎 。 都 好 ! 好 駛過 港紙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礼拜日

一 Mark 大對眼 , 為 避免 食 阿 Pierre 法國 大餐 , 我臨 「 標 」 出 街 , 寧願 「 督 」 幾蚊 豬腸 粉 。

正當 我 兜 豬腸 粉 上面 加緊 一 Pat Pat 芝麻醬 陣 , 我 眼前一亮 !

一個 花 拉科 茜 形象 出現 不遠 地方 , 係 我 搵 五日 而 失去 聯絡 Jenny!

佢 著 住 一件 繃到 緊晒 粉紅色 背心 , 一條 白色 三個 骨褲 , 用 髮 圈圈 住 一束 頭髮 , 向 一條 小路 行去 。

「 啊 ! 阿寬 , 咁 啱 呀 ? 」

曄 , 佢 真 係 sexy !

「 係 咯 , 你 呢 幾日 去邊 呀 ? 搵 到 我 嘔 gas! 」

Jenny 對眼 好似 識 勾魂 咁 , 勾一勾 我 , 話 :「Oh, 我 無 乜 mood 咪入 呢 度 relax 咯 。」

我個 心 「 噗 噗 」 跳 , 試探 式問 :「 咦 ? 同 …… 同 朋友 ? 」

「 唔 係 , 我 一個 人 。」

我 驚喜若狂 :「Jenny, 你 唔 好話 俾 我 聽 , 你 有 一間 別墅 喺 附近 , 而 你 係 一個 人 喺 度 住 , 仲好 lonely 添 。」

Jenny 眼珠 一碌 , 叫 :「 哎 ! Wonderful! 你 點知 我 係 咁 呀 ? 」

呀 , 我 死 ! 愉景灣 ,What a lovely place! 我要 暫時 放低 筆先 , 因為 呢 篇 周記 亦 就 係 Jenny 前夫 俾 佢 間 一千七百 幾 呎 , 另外 有 花園 泳池 別墅 仔度 寫 ! 呢 ,Jenny 叫 我 !

「 寬 呀 ! 輪到 你 沖涼 ! 」


×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