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三联有文化, 心理学名著:《怪诞心理学》,一本书看透人心,提秘日常生活古怪之处 (2)

心理学 名著 :《怪诞 心理学 》,一 本书 看透 人心 ,提秘 日常生活 古怪 之 处 (2)

及 我们 对 自己 的 个人 特性 和

态度 的 感受

二是 社会 同一性

及 我们 对 我们 所 认同 的 团体 的 一致性

和 归属感

这个 定义 有点 拗口

我们 换 一种 通俗 的 方式 来 解释一下

比如说 啊 在 现实生活 当中

我们 会 发现

如果 把 人

包括 我们 自己

归入 各种 类别 的话

既 方便 我们 记忆

也 可以 帮助 我们

迅速 的 对 一个 人 做出 基本 判断

比如 我 是 中国 人

他 是 美国 人

我 是 自由职业者

你 是 上班族

我们 还 将 自己 与 特定 的 群体 联系 起来

并 以此 获得 自尊

比如 我们 是 追求 独立自主 的 女性

他们 是 一群 品味 奇葩 的 直 男

我们 还会 将 自己 所在 的 群体

与 其他 群体 进行 比较

当然 我们 一定 会 偏爱 自己 的 群体 啊

因为 这会 让 我们 更 有 优越感

而 我们 在 进行 自我 评价 的 时候

也 会 部分 的 依据 我们 的 群体 成员 身份

比如说 你 毕业 于 长青 腾 大学

即使 之后 你 的 个人 事业 发展 平平

但 作为 名校 生 这个 群体 中 的 一员

你 仿佛

与 这个 群体 的 其他 成员 建立 了 廉洁

拥有 一种 我们 的 感觉

而 这能 增强 我们 的 自我概念

哎 这样 的 感觉 好极了

以上 是 我们 讲 的 第二个 问题

我们 之所以 经常 编排 关于

某个 群体 的 笑话

是因为 社会 统一性 赋予 我们 优越感

正 因为 不同 的 笑话

满足 了 不同 群体 的 社会 同音 性需求

所以 根本 就 不 存在 一个 让

所有人 都 捧腹大笑 的 笑话

但 正是 这 寻找 笑话 的 过程

让 我们 领悟到 了

我们 是 在 用 什么样 的 角度 去 看待 他人

那里 边 究竟 有 多少 的 偏见 和 刻板 印象

接下来 我们 就 进入 第三个 问题

看看 在 心理 层面 上

我们 是 如何 与 他人 发生 联系 的

又 是 怎样 彼此 影响 呢

既然 我们 生活 在 社会 里

生活 在 人群 里

我们 的 心理 和 行为 就 会 受到

各种 社会 力量

文化 以及 团体 的 影响

而 这些 影响 又 会 让 我们 产生 从众

与 服从 的 行为

威灵顿 维多利亚 大学 的 金 波利

韦德

和 他 的 同事 们 进行 了 著名 的 韦德 实验

对此 进行 了 研究

韦德 首先 招募 了 20 名 参与者

并 偷偷 从 他们 的 家庭成员 里

得到 了 一张 他们 儿时 的 照片

随后 研究 人员 通过 ps 技术

捏造 了 一张

参与者 搭乘 热气球 的 假 照片

在 之后 的 两周 时间 里

参与者 接受 了 三次 访谈

每次 访谈 的 时候

研究 人员 会 向 他们 展示 这张 假 照片

和 另外 三张 他们 小时候 拍 的 真 照片

并 鼓励 他们 尽可能 详细 的

描述 照片 所 记录 的 每 一次 经历

当然 实验 打 的 幌子 是

研究 人员 为什么 会 记得 他们 儿

时 的 经历

第一次 访谈 的 时候

有近 1/3 的 人 说

自己 没有 达成 热气球 旅行

随后 研究 人员 要求

所有 的 参与者 回去 后 再 好好 回想 一下

到 了 最后 一次 访谈 的 时候

就 有 一半 的 人 表示

他们 想起 了

实际 并 不 存在 的 热气球 旅行

而且 很多 人 还 能够 清楚 的 描述 出

这次 旅行 的 细节

为什么 人们 的 记忆 行为 这么 容易 被 操

纵 呢 那 是因为 心理 暗示 的 存在

这是 人们 接受 外界 或 他人 的 观念

情绪 判断 和 态度 影响 的 心理特点

是 人 在 漫长 的 进化 过程 中

形成 的 一种 无

意识 的 自我 保护 能力 和 学习 能力

在 远古 时期

生存条件 很 恶劣

原始人 只有 随时 观察

和 学习 周围 同伴 的 有效 行为

让 自己 与 群体 在

态度 观念 和 行动 上 保持一致

这样 才能 更好 的 得到 群体 的 庇护

活 下来 的 几率 当然 更大

而 在 很多 时候

服从 于 比 自己 更 有 经验

和 力量 更大 的 权威

也 可以 减少 自己 在 竞争 中 的

失败 和 损耗

从而 让 自己 活 得 更好

在 这个 实验 当中

研究 人员 作为 心理学 领域 的 权威人士

用 照片 暗示 我们 曾 有 过 某种 经历

大多数 人 接受 到 这种 暗示 的 时候

出于 对 自我 的 保护 和 对 权威 的 顺从

很难 否认 和 拒绝 权威 的 说法

随后 我们 就 会 自己 用 想象

去 填补 记忆 中 的 空缺

经过 一段时间 之后

事实 和 虚构 的 情景 就 会 变得 难以 区分

于是 我们 就 开始 相信 谎言 了

正如 简单 的 暗示

可以 让 人

回忆起 根本 不 存在 的 童年 趣事 一样

他 同样 可以 让 很多 人 感受 到

不 可能 存在 的 事物

本书 的 作者 理查德

怀斯曼 和 他 的 朋友 安迪 弥漫

就 通灵术 展开 了 实验

他们 首先 选中 了 一个 阴暗

潮湿 的 维多利亚 风格 的 地下 监狱

作为 实验 场所

然后 邀请 了 几组 人

来 这里 参加 所谓 的 通灵 活动

参加 的 人 需要 填写表格

回答 他们 是否 相信 超自然 现象

监狱 里 只 点着 微弱 的 烛光

安迪 扮演 通灵人

安排 大家 围坐在 大 桌子 旁

他 告诉 实验者

有 一个 名叫 玛丽

安布 罗斯 的 维多利亚 时期 的 歌手

遭到 了 谋杀

监狱 里 经常 能够 看见 他 的 鬼魂

他们 还 从 二手 商店 买来 了 藤球 和 沙林

说成 是 那位 并 不 存在 的 女歌手 的 遗物

所有 的 物品 和 桌子 都 涂 上 了 一层

亮光漆

让 他们 在 黑暗 当中 也 能够 被 看到

所谓 的 通灵术 开始 了

大家 手牵手

蜡烛 被 吹灭

房间 一片 漆黑

暗地 开始 召唤 并 不 存在 的 鬼魂

然后 大家 看到 藤球 在 飘动

沙铃 在 滚动

这是 100 年前 的 通灵人 经常

使用 的 小 伎俩

现在 的 效果 依然 显著

有人 目瞪口呆

有人 大声 尖叫

还有 的 吓 得 瑟瑟 发抖

接下来 是 实验 的 重头戏 了

也 就是 暗示 的 部分

安迪请 那个 虚构 的 鬼魂

玛丽 移动 又 大 又 重 的 桌子

虽然 事实上 那张 桌子 纹丝 未动

但安迪用 语言 暗示 大家

他 已经 飘起来 了

他 说

做到 很 好 玛丽 把 桌子 再 抬高 一点

桌子 现在 开始 移动 了

那么 这么 做

究竟 有没有 达到 预期 的 效果 呢

两周 之后

实验 对象 寄回 了

调查 问卷 结果 令人 大吃一惊

超过 1/3 的 人 说

他们 的确 看到 了 桌子 腾空而起

有 事先 表示 相信 超自然 现象 中 的 人

这个 比例 竟然 超过 了 2/3

而 在 事先 表示 不 相信 的 人 中

也 只有 50% 的 人 明确 表示

桌子 没有 动过

通过 这个 所谓 通灵 活动 的 实验

我们 充分 验证 了 权威 团体

和 文化 的 力量

对 人们 的 心理 和

行为 所 产生 的 巨大 的 影响

一般 人会 认为

通灵人 具有 常人 没有 的 特异功能

他 是 主导 整个 通灵 活动 的 权威人物

所以 当 他用 语言 暗示 玛丽 的 鬼魂

已经 抬起 桌子 的 时候

大多数 人会 不由自主 的 附送 他 的 指示

努力 的 让 自己 的 眼睛 看到 桌子 被 抬高

他们 具有 非常 不错 的 想象力

所以 这些 人 也 是 很 好 的 催眠 对象

而 当 别人 都 在 尖叫

在 害怕 发抖 的 时候

你 自己 也 很 难 保持 冷静

成为 群体 当中 少数 成员 是 很 难受 的

因为 社会规范 要求 我们 与

群体 保持一致

以 得到 群体 的 接纳 和 赞赏

免于 遭到 拒绝

个体 会 在 真实 的 或 想象 的 团体 压力 下

改变 自己 的 行为 与 信念

这种 现象 我们 在 心理学 上 把 它 称之为

从众

在 这个 实验 当中

人们 的 从众 行为表现 的 非常明显

当然 对于 那些 赌信 灵异 文化 的 人 来说

他们 所 受到 的 信念 上 的 影响

比 那些 不 相信 的 人 也 大得多

所以 他们 中有 更 多 的 人 表示

桌子 在 移动

通过 刚刚 的 两个 实验

我们 看到 了 自己 与 他人 的 联系 是 如

此 紧密

以至于 我们 无时无刻 的 不 受到 团体

权威 以及 共同 文化 的 影响

我们 很 容易接受 权威 的 暗示

并 服从 于 他

我们 无法 抗拒 群体 的 力量

有时候 甚至 会 改变 自己 的 信念 和 行为

去 跟随 团体 的 步伐

所以 接下来

我们 将 用 一系列 的 实验 去 发现

我们 与 他人 之间 是 如何 相互影响 的

这次 心理学家 的 切入点 是 助人为乐

他们 想 了解 助人 者 和

求助者 之间 的 互动关系

第一个 实验

是 新泽西 罗 格斯 大学 的 彼得

苏 菲尔德 和 他 的 同事

在 1971 年 进行 的

当时 20 多万 美国 人 聚集 在 华盛顿

抗议 总统 尼克松 在 越南 问题 上 的 立场

一名 演员 留起 了 长发 和 胡子

扮演 成 和平 的 抗议者 走进 了 侍卫 人群

接着 他 假装 身体 出现 状况

此时 其他 的 抗议者 纷纷 伸出 了 援手

很多 人 愿意 掏钱 让 他 坐车 回家

甚至 亲自 开车 送 他

那些 没钱 也 没车 的 抗议者 竟然 表示

愿意 陪 他 走 10 公里 的 路 回家

第二天 同一 名演员 剪 了 头发

剃 了 胡子

换上 保守 的 着装

手里 拿 着 支持 尼克松 的 牌子

走进 侍卫 人群

这次 他 在 假装 身体 不 舒服 的 时候

那些 好心 的 抗议者

却 没有 那么 愿意 帮助 他 了

为什么 呢

因为 对于 抗议者 来说

这 名演员 已经 站 在 了 敌对 阵营

社会心理学 的 研究 表明

人们 经常 会 帮助 与 自己 相似 的 人

当 需要 帮助 的 人 跟 自己 在 年龄

背景 和 品味 上 非常 相似 的 时候

或者 来自 于 同一个 国家

有 某些 相似 的 态度 等等

人们 更 愿意 伸出 援手

如果 从 进化论 的 角度 上 来看

这 也 完全 合理

那些 外表 和 行为 都 跟 我们 类似 的 人

更 有 可能 在 基因 上 与 我们 相关

或者 来自 相同 的 不足

所以 更 值得 我们 善待

研究者 还 发现

当 求助者 拥有 漂亮 的 外貌 时

也 更 有 可能 获得 他人 的 帮助

特别 是 当 求助者 是 女性 时

男性 会 比 女性 表现 出 更 高 的 助人 倾向

相反 女性 的 助人 者 行为

则 不受 求助者 性别 的 影响

所以 啊 英雄 就是 难过 美人关 呐

除此之外 影响 助人 的 因素 还有 哪些 呢

加州 州立大学 的 罗伯特

莱文 和 他 的 同事 决定 评估 一下

全球 各地 的 乐于助人 的 程度

他们 把 贴 好 邮票

写 好 地址 的 信封

放到 了 随机 选出 的 汽车 挡风玻璃 上

并 附上 手写 的 卡片

卡片 上 写 着

我 在 你 车子 的 旁边 看到 了 这 封信

他们 想 看看

究竟 有 多少 封信 会 被 好心人 送 进 油桶

他们 还 随机 选择 路人

在 这些 路人 面前 走过

把 钢笔 掉 在 地上

然后 计算 有 多少 人会 把 钢笔 捡起来

交换 给 他们

一名 健康 的 实验 人员

还 故意 绑 上 了 假 腿 支架

假装 费力 的 去 捡 掉 在 地上 的 一罗 杂志

看 有 多少 人会 帮忙

研究 人员 造访 了 23 个 国家 的 首都

丢 了 大约 800 个 信封

掉 了 400 多支 笔

带 了 500 多次 假腿 支架

让 他们 啼笑皆非 的 是

丢 信封 这种 做法 在 不同 的 文化 里

都 可能 是 一场 噩梦

有些 国家 根本 就 没有 邮统

而 在 特拉维夫

放在 地上 或

汽车 挡风玻璃 上 的 包裹 和 信封

往往 会 被 当做 炸弹

根本 没人敢 靠近 在 萨尔 维多

人们 怀疑 地上 的 信封 是 骗子 的 把戏

不得不 说

这 跟 中国 的 状况 还 蛮 像 的

尽管 遇到 了 很多 困难

但 研究 人员 还是 坚持 了 下来

并 最终 绘出 了 国际 助人为乐 排行榜

巴西 的 首都 里 约

热内卢 和 哥斯达 离家 的 首都

圣河赛 排 在 了 前 两位

排 在 倒数 三名 的 是 新加坡

纽约 和 吉隆坡

在 圣 盒赛

95% 的 人 都 会 帮助

装有 假腿 支架 的 实验者

捡起 掉 在 地上 的 杂志

但 在 纽约

却 只有 28% 的 人

愿意 伸出 援手

研究者 对 研究 结果 进行 了 进一步 分析

结论 是 当 人口密度 越大

助人为乐 的 程度 就 越 低

我们 可以 用 城市 过载 的

假设 来 解释 这个 现象

这个 假设 认为


心理学 名著 :《怪诞 心理学 》,一 本书 看透 人心 ,提秘 日常生活 古怪 之 处 (2) Psychology masterpiece: "The Psychology of the Weird", a book that penetrates people's hearts and reveals the weirdness of daily life (2)

及 我们 对 自己 的 个人 特性 和 and our own personal identities and

态度 的 感受

二是 社会 同一性

及 我们 对 我们 所 认同 的 团体 的 一致性

和 归属感

这个 定义 有点 拗口

我们 换 一种 通俗 的 方式 来 解释一下

比如说 啊 在 现实生活 当中

我们 会 发现

如果 把 人

包括 我们 自己

归入 各种 类别 的话

既 方便 我们 记忆

也 可以 帮助 我们

迅速 的 对 一个 人 做出 基本 判断

比如 我 是 中国 人

他 是 美国 人

我 是 自由职业者

你 是 上班族

我们 还 将 自己 与 特定 的 群体 联系 起来

并 以此 获得 自尊

比如 我们 是 追求 独立自主 的 女性

他们 是 一群 品味 奇葩 的 直 男

我们 还会 将 自己 所在 的 群体

与 其他 群体 进行 比较

当然 我们 一定 会 偏爱 自己 的 群体 啊

因为 这会 让 我们 更 有 优越感

而 我们 在 进行 自我 评价 的 时候

也 会 部分 的 依据 我们 的 群体 成员 身份

比如说 你 毕业 于 长青 腾 大学

即使 之后 你 的 个人 事业 发展 平平

但 作为 名校 生 这个 群体 中 的 一员

你 仿佛

与 这个 群体 的 其他 成员 建立 了 廉洁

拥有 一种 我们 的 感觉

而 这能 增强 我们 的 自我概念

哎 这样 的 感觉 好极了

以上 是 我们 讲 的 第二个 问题

我们 之所以 经常 编排 关于

某个 群体 的 笑话

是因为 社会 统一性 赋予 我们 优越感

正 因为 不同 的 笑话

满足 了 不同 群体 的 社会 同音 性需求

所以 根本 就 不 存在 一个 让

所有人 都 捧腹大笑 的 笑话

但 正是 这 寻找 笑话 的 过程

让 我们 领悟到 了

我们 是 在 用 什么样 的 角度 去 看待 他人

那里 边 究竟 有 多少 的 偏见 和 刻板 印象

接下来 我们 就 进入 第三个 问题

看看 在 心理 层面 上

我们 是 如何 与 他人 发生 联系 的

又 是 怎样 彼此 影响 呢

既然 我们 生活 在 社会 里

生活 在 人群 里

我们 的 心理 和 行为 就 会 受到

各种 社会 力量

文化 以及 团体 的 影响

而 这些 影响 又 会 让 我们 产生 从众

与 服从 的 行为

威灵顿 维多利亚 大学 的 金 波利

韦德

和 他 的 同事 们 进行 了 著名 的 韦德 实验

对此 进行 了 研究

韦德 首先 招募 了 20 名 参与者

并 偷偷 从 他们 的 家庭成员 里

得到 了 一张 他们 儿时 的 照片

随后 研究 人员 通过 ps 技术

捏造 了 一张

参与者 搭乘 热气球 的 假 照片

在 之后 的 两周 时间 里

参与者 接受 了 三次 访谈

每次 访谈 的 时候

研究 人员 会 向 他们 展示 这张 假 照片

和 另外 三张 他们 小时候 拍 的 真 照片

并 鼓励 他们 尽可能 详细 的

描述 照片 所 记录 的 每 一次 经历

当然 实验 打 的 幌子 是

研究 人员 为什么 会 记得 他们 儿

时 的 经历

第一次 访谈 的 时候

有近 1/3 的 人 说

自己 没有 达成 热气球 旅行

随后 研究 人员 要求

所有 的 参与者 回去 后 再 好好 回想 一下

到 了 最后 一次 访谈 的 时候

就 有 一半 的 人 表示

他们 想起 了

实际 并 不 存在 的 热气球 旅行

而且 很多 人 还 能够 清楚 的 描述 出

这次 旅行 的 细节

为什么 人们 的 记忆 行为 这么 容易 被 操 Why people's memory behaviors are so easily manipulated

纵 呢 那 是因为 心理 暗示 的 存在 Anyway, that's because of the existence of psychological hints

这是 人们 接受 外界 或 他人 的 观念

情绪 判断 和 态度 影响 的 心理特点

是 人 在 漫长 的 进化 过程 中 in the long process of evolution

形成 的 一种 无

意识 的 自我 保护 能力 和 学习 能力

在 远古 时期

生存条件 很 恶劣

原始人 只有 随时 观察

和 学习 周围 同伴 的 有效 行为 and learn the effective behavior of peers around you

让 自己 与 群体 在

态度 观念 和 行动 上 保持一致 Consistent attitudes and actions

这样 才能 更好 的 得到 群体 的 庇护 In this way, we can better obtain the protection of the group

活 下来 的 几率 当然 更大 The chances of surviving are of course higher

而 在 很多 时候 And in many cases

服从 于 比 自己 更 有 经验

和 力量 更大 的 权威

也 可以 减少 自己 在 竞争 中 的

失败 和 损耗

从而 让 自己 活 得 更好

在 这个 实验 当中

研究 人员 作为 心理学 领域 的 权威人士

用 照片 暗示 我们 曾 有 过 某种 经历

大多数 人 接受 到 这种 暗示 的 时候

出于 对 自我 的 保护 和 对 权威 的 顺从 Out of self-protection and obedience to authority

很难 否认 和 拒绝 权威 的 说法

随后 我们 就 会 自己 用 想象

去 填补 记忆 中 的 空缺

经过 一段时间 之后

事实 和 虚构 的 情景 就 会 变得 难以 区分 Fact and fiction become indistinguishable

于是 我们 就 开始 相信 谎言 了

正如 简单 的 暗示

可以 让 人

回忆起 根本 不 存在 的 童年 趣事 一样 It's like remembering childhood fun that didn't even exist

他 同样 可以 让 很多 人 感受 到

不 可能 存在 的 事物

本书 的 作者 理查德

怀斯曼 和 他 的 朋友 安迪 弥漫

就 通灵术 展开 了 实验

他们 首先 选中 了 一个 阴暗

潮湿 的 维多利亚 风格 的 地下 监狱

作为 实验 场所

然后 邀请 了 几组 人

来 这里 参加 所谓 的 通灵 活动

参加 的 人 需要 填写表格

回答 他们 是否 相信 超自然 现象

监狱 里 只 点着 微弱 的 烛光

安迪 扮演 通灵人

安排 大家 围坐在 大 桌子 旁

他 告诉 实验者

有 一个 名叫 玛丽

安布 罗斯 的 维多利亚 时期 的 歌手

遭到 了 谋杀

监狱 里 经常 能够 看见 他 的 鬼魂

他们 还 从 二手 商店 买来 了 藤球 和 沙林

说成 是 那位 并 不 存在 的 女歌手 的 遗物

所有 的 物品 和 桌子 都 涂 上 了 一层

亮光漆

让 他们 在 黑暗 当中 也 能够 被 看到

所谓 的 通灵术 开始 了

大家 手牵手

蜡烛 被 吹灭

房间 一片 漆黑

暗地 开始 召唤 并 不 存在 的 鬼魂

然后 大家 看到 藤球 在 飘动

沙铃 在 滚动

这是 100 年前 的 通灵人 经常

使用 的 小 伎俩

现在 的 效果 依然 显著

有人 目瞪口呆

有人 大声 尖叫

还有 的 吓 得 瑟瑟 发抖

接下来 是 实验 的 重头戏 了

也 就是 暗示 的 部分

安迪请 那个 虚构 的 鬼魂

玛丽 移动 又 大 又 重 的 桌子

虽然 事实上 那张 桌子 纹丝 未动

但安迪用 语言 暗示 大家

他 已经 飘起来 了

他 说

做到 很 好 玛丽 把 桌子 再 抬高 一点

桌子 现在 开始 移动 了

那么 这么 做

究竟 有没有 达到 预期 的 效果 呢

两周 之后

实验 对象 寄回 了

调查 问卷 结果 令人 大吃一惊

超过 1/3 的 人 说

他们 的确 看到 了 桌子 腾空而起

有 事先 表示 相信 超自然 现象 中 的 人

这个 比例 竟然 超过 了 2/3

而 在 事先 表示 不 相信 的 人 中

也 只有 50% 的 人 明确 表示

桌子 没有 动过

通过 这个 所谓 通灵 活动 的 实验

我们 充分 验证 了 权威 团体

和 文化 的 力量

对 人们 的 心理 和

行为 所 产生 的 巨大 的 影响

一般 人会 认为

通灵人 具有 常人 没有 的 特异功能

他 是 主导 整个 通灵 活动 的 权威人物

所以 当 他用 语言 暗示 玛丽 的 鬼魂

已经 抬起 桌子 的 时候

大多数 人会 不由自主 的 附送 他 的 指示

努力 的 让 自己 的 眼睛 看到 桌子 被 抬高

他们 具有 非常 不错 的 想象力

所以 这些 人 也 是 很 好 的 催眠 对象

而 当 别人 都 在 尖叫

在 害怕 发抖 的 时候

你 自己 也 很 难 保持 冷静

成为 群体 当中 少数 成员 是 很 难受 的

因为 社会规范 要求 我们 与

群体 保持一致

以 得到 群体 的 接纳 和 赞赏

免于 遭到 拒绝

个体 会 在 真实 的 或 想象 的 团体 压力 下

改变 自己 的 行为 与 信念

这种 现象 我们 在 心理学 上 把 它 称之为

从众

在 这个 实验 当中

人们 的 从众 行为表现 的 非常明显

当然 对于 那些 赌信 灵异 文化 的 人 来说

他们 所 受到 的 信念 上 的 影响

比 那些 不 相信 的 人 也 大得多

所以 他们 中有 更 多 的 人 表示

桌子 在 移动

通过 刚刚 的 两个 实验

我们 看到 了 自己 与 他人 的 联系 是 如

此 紧密

以至于 我们 无时无刻 的 不 受到 团体

权威 以及 共同 文化 的 影响

我们 很 容易接受 权威 的 暗示

并 服从 于 他

我们 无法 抗拒 群体 的 力量

有时候 甚至 会 改变 自己 的 信念 和 行为

去 跟随 团体 的 步伐

所以 接下来

我们 将 用 一系列 的 实验 去 发现

我们 与 他人 之间 是 如何 相互影响 的

这次 心理学家 的 切入点 是 助人为乐

他们 想 了解 助人 者 和

求助者 之间 的 互动关系

第一个 实验

是 新泽西 罗 格斯 大学 的 彼得

苏 菲尔德 和 他 的 同事

在 1971 年 进行 的

当时 20 多万 美国 人 聚集 在 华盛顿

抗议 总统 尼克松 在 越南 问题 上 的 立场

一名 演员 留起 了 长发 和 胡子

扮演 成 和平 的 抗议者 走进 了 侍卫 人群

接着 他 假装 身体 出现 状况

此时 其他 的 抗议者 纷纷 伸出 了 援手

很多 人 愿意 掏钱 让 他 坐车 回家

甚至 亲自 开车 送 他

那些 没钱 也 没车 的 抗议者 竟然 表示

愿意 陪 他 走 10 公里 的 路 回家

第二天 同一 名演员 剪 了 头发

剃 了 胡子

换上 保守 的 着装

手里 拿 着 支持 尼克松 的 牌子

走进 侍卫 人群

这次 他 在 假装 身体 不 舒服 的 时候

那些 好心 的 抗议者

却 没有 那么 愿意 帮助 他 了

为什么 呢

因为 对于 抗议者 来说

这 名演员 已经 站 在 了 敌对 阵营

社会心理学 的 研究 表明

人们 经常 会 帮助 与 自己 相似 的 人

当 需要 帮助 的 人 跟 自己 在 年龄

背景 和 品味 上 非常 相似 的 时候

或者 来自 于 同一个 国家

有 某些 相似 的 态度 等等

人们 更 愿意 伸出 援手

如果 从 进化论 的 角度 上 来看

这 也 完全 合理

那些 外表 和 行为 都 跟 我们 类似 的 人

更 有 可能 在 基因 上 与 我们 相关

或者 来自 相同 的 不足

所以 更 值得 我们 善待

研究者 还 发现

当 求助者 拥有 漂亮 的 外貌 时

也 更 有 可能 获得 他人 的 帮助

特别 是 当 求助者 是 女性 时

男性 会 比 女性 表现 出 更 高 的 助人 倾向

相反 女性 的 助人 者 行为

则 不受 求助者 性别 的 影响

所以 啊 英雄 就是 难过 美人关 呐

除此之外 影响 助人 的 因素 还有 哪些 呢

加州 州立大学 的 罗伯特

莱文 和 他 的 同事 决定 评估 一下

全球 各地 的 乐于助人 的 程度

他们 把 贴 好 邮票

写 好 地址 的 信封

放到 了 随机 选出 的 汽车 挡风玻璃 上

并 附上 手写 的 卡片

卡片 上 写 着

我 在 你 车子 的 旁边 看到 了 这 封信

他们 想 看看

究竟 有 多少 封信 会 被 好心人 送 进 油桶

他们 还 随机 选择 路人

在 这些 路人 面前 走过

把 钢笔 掉 在 地上

然后 计算 有 多少 人会 把 钢笔 捡起来

交换 给 他们

一名 健康 的 实验 人员

还 故意 绑 上 了 假 腿 支架

假装 费力 的 去 捡 掉 在 地上 的 一罗 杂志

看 有 多少 人会 帮忙

研究 人员 造访 了 23 个 国家 的 首都

丢 了 大约 800 个 信封

掉 了 400 多支 笔

带 了 500 多次 假腿 支架

让 他们 啼笑皆非 的 是

丢 信封 这种 做法 在 不同 的 文化 里

都 可能 是 一场 噩梦

有些 国家 根本 就 没有 邮统

而 在 特拉维夫

放在 地上 或

汽车 挡风玻璃 上 的 包裹 和 信封

往往 会 被 当做 炸弹

根本 没人敢 靠近 在 萨尔 维多

人们 怀疑 地上 的 信封 是 骗子 的 把戏

不得不 说

这 跟 中国 的 状况 还 蛮 像 的

尽管 遇到 了 很多 困难

但 研究 人员 还是 坚持 了 下来

并 最终 绘出 了 国际 助人为乐 排行榜

巴西 的 首都 里 约

热内卢 和 哥斯达 离家 的 首都

圣河赛 排 在 了 前 两位

排 在 倒数 三名 的 是 新加坡

纽约 和 吉隆坡

在 圣 盒赛

95% 的 人 都 会 帮助

装有 假腿 支架 的 实验者

捡起 掉 在 地上 的 杂志

但 在 纽约

却 只有 28% 的 人

愿意 伸出 援手

研究者 对 研究 结果 进行 了 进一步 分析

结论 是 当 人口密度 越大

助人为乐 的 程度 就 越 低

我们 可以 用 城市 过载 的

假设 来 解释 这个 现象

这个 假设 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