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樊登读书, Embracing Uncertainty in Adversity, It's Absurd to Plan Very Clearly in Life

Embracing Uncertainty in Adversity, It's Absurd to Plan Very Clearly in Life

事实上 你 会 发现 假如 我们 对 逆境 没有 一个 标准 定义 的话 逆境 对 每 一个 人 来讲 都 不 一样 。

也就是说 同样 一件 事情 在 我 身上 可能 不是 一个 逆境 在 另 一个 人 身上 可能 就是 一个 天大 的 逆境 。

逆境 本身 和 我们 的 观点 有着 极大 的 关系 也就是说 你 怎么 看待 这个 东西 才 决定 了 他 到底 是不是 逆境 。

甚至 可能 是 好玩 是 乐趣 是 人生 的 一个 履历 和 财富 。

那 真正 逆境 的 定义 应该 是 什么 呢 ?

我 今天 大胆 给 它 定义 一下 就是 事情 没有 按照 我们 预期 的 方向 前进

无论 大小 有 的 很大 有 的 小 一点 。

那么 接下来 我 就 帮 你们 解决 这个 问题 。

也 就是 告诉 你 说 这个 世界 上 其实 最快 进步 的 方法 就是 事情 不要 按照 我们 预想 的 方式 前进 。

如果 事情 都 按照 我们 预想 的 方式 前进 你 会 发现 你 的 人生 发展 相当 的 缓慢 。

这里 边 来自 于 一个 计算机 的 算法 。

这个 算法 叫做 爬山 算法 。

假如 我们 在 坐 所有人 我们 要 完成 一个 伟大 的 任务 就是 在 这个 地球 上 找到 一个 最高点 我们 要 站 在 上面 。

谁 能够 最快 地 找到 最高 的 位置 谁 就 赢 。

那么 各自 有 各自 的 算法 。

你 说 最快 的 算法 是 什么 呢 ?

如果 你 从 上海 这个 地方 开始 然后 丈量 看 周围 哪儿 最高 然后 一步 一步 地 往后走 , 对 吗 ?

那马 要 过 多少 年 你 才 有 可能 找到 喜马拉雅山 。

这是 非常 困难 地 一件 事 。

因为 人生 没有 一张 导航 图 你 能 知道 喜马拉雅山 往西 走 没有 。

你 只是 凭 运气 所以 你 很 有 可能 这辈子 都 走 不到 那么 高 的 地方 去 。

计算机 最快 的 有效 的 方法 叫做 爬山 算法 。

第一步 引入 随机性 就是 把 你 像 一个点 一样 随便 地 抛 在 这个 地球 上 的 任何 一个 地方 。

然后 你 在 你 方圆 几公里 之内 根据 你 的 能力 力所能及 的 范畴 找到 那个 最高 的 点 。

比如说 是 北京 的 香山, 对吧 然后 到 香山 的 顶峰 再 在 方圆 多少 公里 之内 去 找 最高 的 点 。

这种 算法 能够 帮助 你 最快 的 在 有生之年 找到 你 人生 的 最高峰 。

这里 边有 一个 非常 重要 的 前提 就是 你 得 能够 接受 人生 的 随机性 。

只有 这个 随机性 才 能够 带来 你 人生 不断 的 迭代 和 前进 。

人生 是 一个 复杂 环境 。

玩 没玩 过 那个 Windows 自带 的 一个 游戏 叫 扫雷 。

如果 你 是 一个 讨厌 不确定性 的 人 , 你 拒绝 人生 当中 的 任何 不确定性 , 你 会 一个 一个 的 去 试 。

从 一个点 一个点 的 是 过去 我 相信 你 这辈子 也 打不开 最高级 的 那片 平面 。

那 我们 一般 玩 这个 的 高手 怎么 做 就是 先 随机 的 点 一些 显出 一 大片 来 然后 找到 一个 最好 的 机会 在 开始 。

所以 当 命运 把 你 随便 抛洒 的 时候 很 有 可能 你 抛洒 在 了 一个 低谷 。

那好 重启 重启 就 好 了 抛 到 另外 一个点 。

然后 尽快 的 展开 你 的 就近 搜素 。

最 浪费 我们 人生 生命 的 是 彷徨 , 无助 , 痛苦 。

然后 犹豫不决 不断 地 抱怨 。

这种 时候 你 在 原地 站 着 哪 都 没 去 甚至 会 连 探索 的 力量 都 没有 。

那为了 让 大家 能够 理解 这个 算法 , 我们 在 讲 一个 案例 。

曾经 有 一个 钢琴 演奏 家 叫 基斯 ,

他 被 一个 音乐 策展 人 把 他 邀请 到 了 欧洲 进行 一场 演奏 。

票 已经 卖掉 了 , 卖出去 了 一千四百 张 门票 。

然后 当天 下午 他 去 音乐厅 试 那个 钢琴 的 时候 发现 意外 。

就是 他 要 的 是 一个 大 的 三角钢琴 因为 大 的 三角钢琴 共鸣 会 好 声音 会大 。

结果 人家 给 他 准备 的 是 一个 非常 破旧 的 立式 钢琴 。

然后 他 去 弹 那个 钢琴 的 音 的 时候 发现 低音 部分 就 没 声 好几个 键 没有 声音 。

然后 高音 的 部分 声音 也 不准 。

他 说 我 这么 大 的 一个 演奏家 , 对 吗 , 我能 做 这样 的 事 吗 。

不演 了 转身 就 走 。

结果 那个 小女孩 因为 是 策展 人 很 年轻

这个 哭 啊 一边 哭 一边 追着 他 的 汽车 说 求求 你 票 都 卖掉 了 一千四百多 人 都 冲 你 来 的 就 追 他 。

而且 最 妙 的 就是 还 下 着 大雨 在 雨 中 然后 狂 追 。

这个 钢琴家 就 心软 了 然后 下来 说 那 就 演 一次 。

但是 演 得 多 糟糕 我 都 不 负责 ,

我要 对外 宣布 这件 事 跟 我 无关 是 你们 的 琴 是 这个 样子 。

好 晚上 去演 。

结果 你们 知道 那场 演出 创造 了 爵士乐 史上 的 奇迹 。

当天 晚上 演出 的 CD 和 那个 MV 的 video

一共 卖 了 三百五十万 张 。

奇怪 就 这么 破 的 一个 琴 怎么 可能 能够 卖出 三百五十万 张唱片 呢 。

原因 很 简单 因为 那个 琴 很小 声音 不够 大 所以 他 决定 站 着 弹 。

因为 坐 着 弹不出 声 他 就 站 着 弹 站 着 弹 的 时候 他 是 要 拿手 砸 那个 琴 。

他 的 每 一个 动作 都 是 这样 砸 然后 低音 部分 不敢 碰 主要 在 高音 。

所以 所有 的 人 听 完 了 以后 觉得 说 哇 耳目一新

就是 没有 人见 过 这样 激情 演奏 的 爵士乐 而且 说 他 的 发挥 已经 到 了 一个 人生 的 巅峰 状态 。

所以 那张 CD 卖 了 三百五十万 张 。

事后 他 说 如果 我 当时 真的 沮丧 到 直接 买 了 一张 机票 回 美国 , 那 我 就 跟 三百五十万 张唱片 没有 任何 关系 。

那 , 这个 和 我们 前面 讲 的 爬山 算法 有 什么 关系 呢 ?

你 可以 发现 这个 基斯 原来 的 高度 已经 不低 了 。

对 吧 , 他 原来 已经 是 全世界 有名 的 演奏家 。

他 的 高度 可能 是 在 阿尔卑斯山 这么 高 。

但是 如果 他 永远 都 要 待 在 阿尔卑斯山

他 不 希望 他 的 生活 当中 有 任何 的 变化

不 希望 他 的 生活 当中 有 任何 的 不确定性

不 希望 他 的 生活 当中 有 任何 的 逆境

那么 他 的 辈子 就 在 阿尔卑斯山 哪 也 去 不了 因为 他 已经 最高 了 。 但是 当 这个 小姑娘 给 他 引入 了 这么 大 的 不确定性 以后 相当于 命运 把 他 随便 一 抛 。

那片 地方 叫做 青藏高原 。

他 抛 到 了 青藏高原 所以 他 只要 在 周围 力所能及 的 范围 之内 使劲 努力 地 找 。他 就 找到 了 喜马拉雅山 。

我们 找 一座 高峰 是 这样 。 我们 找到 人生 的 高峰 是 一回 事儿 。

所以 我 经常 在 讲书 的 时候 就 会 有 很多 人问 我 说 樊 老师 我 现在 不 知道 我该 考研 还是 该 去 找 工作 , 对 吗 。 我 现在 不 知道 该 再 复读 一次 还是 我 就 上 一个 二本 就算 了 , 对 吗 。

这种 状况 呢 都 叫做 不 愿意 接受 不确定性 。

如果 你 真的 愿意 接受 不确定性 你 会 发现 无论 去 哪边 都 是 好 的 。

因为 你 的 人生 并 没有 两条 平行 线 。

时间 不会 停留 。 如果 你 停留 , 你 只能 在 原地 浪费时间 。

所以 最好 的 方法 是 就近 找到 最高 的 地方 努力 去 攀登 。

所以 不要 让 自己 沉入 到 谷底 当中 不 动 。

解释 这个 东西 解释 最好 的 人 是 孔子 。

孔子 呢 就是 一个 非常 拥抱 不确定性 的 人 。

孔子 呢 说 “ 邦 有 道 则 仕 邦 无道 卷而怀 之 可 也 ”。什么 意思 呢 ?

国家 政治 清明 我 就 出来 当官 为 国家 做 贡献 。

邦 无道 卷而怀 之 可 也 国家 如果 政治 混乱 , 我 就 回家 我 教书。 我 成为 一个 教书 匠 。

所以 你 发现 孔子 进 也 可以 退 也 可以 。

无论 出现 什么样 的 逆境 对于 他 来讲 他 永远 处于 一种 叫做 杠铃 式 配置 当中 。

杠铃 式 配置 是 我们 人生 当中 非常 重要 地 一个 智慧 。

所以 假如 你 不 懂得 杠铃 式 配置

你 不 知道 你 的 人生 具备 灵活性 , 你 就 没有 可选择性 。

当 你 缺乏 可选择性 你 会 觉得 一切 东西 似乎 都 只能 有 一个 答案 。

假如 没有 实现 这个 答案 我 沮丧 我 逆境 。

那么 现在 我要 惩罚 我 自己 。

你 知道 无论 你 是 惩罚 你 自己 还是 惩罚 别人

在 逆境 当中 待 的 时间 越长 导致 的 结果 是 你 的 自尊 水平 越底

你 的 自尊 水平 越底 你 的 自控力 越差 你 的 表现 越 糟糕

进而 你 的 自尊 水平 更 低 然后 你 的 自控力 更差 。

这个 就 陷入 了 我们 说 叫做 自尊 的 螺旋 你 会 一步 一步 的 往下走 。

所以 我们 如果 从 原理 上 理解 了 不确定性 对于 我们 人生 是 多么 重要 这么 一件 事 ,

逆境 就 不再 是 我们 每个 人 人生 当中 的 问题

因为 在 你 短期内 看来 是 逆境 很 有 可能 这 是 你 人生 最 重要 的 一步 。

阿甘 在 电影 里边 讲 的 说 生活 就 像 一盒 巧克力

你 不 知道 它 下 一颗 给 你 的 到底 是 什么 味 的

如果 我们 能 狗 让 我们 的 孩子 理解 到 这个 原理

我们 就 能够 从 本质 上 解决 关于 逆境 的 所有 讨论 。

逆境 是 我们 自己 的 大脑 假想 出来 的

是 我们 赋予 了 它 一个 标签 说 这个 东西 叫 逆境

事实上 每 一次 当 你 遇到 不确定性 的 时候

你 可以 告诉 自己 我 又 有 了 一次 调整 和 成长 的 机会

不 知道 命运 这次 把 我 抛 到 了 哪 一片 地方

可能 我 人生 的 高峰 就 在 附近

最后 给 小朋友 们 讲 一个 很 有趣 的 思想 实验 叫 布里丹 之 驴 。

布里丹 是 一个 思想 实验 家 他 说 有 一头 驴 又 渴 又 饿 待 在 中间 然后 左边 呢 是 水 右边 是 粮食

这个 驴 呢 既 可以 先 吃 粮食 再 喝水 也 可以 先 喝水 再 吃 粮食 。

但 问题 是 粮食 和 水 的 距离 跟 那个 驴 一样

所以 这个 驴 就 想 不 明白 说 我 到底 应该 先 喝水 还是 应该 先 吃 粮食 。

最后 它 又 渴 又 饿 死 在 了 中间 。

这个 思想 实验 告诉 我们 什么 呢 ?

就是 当 这个 驴 左边 是 水 右边 是 粮食 的 时候

它 最 需要 的 是 有人 过来 随机 的 拍 它 一巴 掌 。

无论 朝 左 还是 朝右 命运 把 它 丢 到 那个 地方 去 它 就 活 了

它 可以 喝水 再 吃 粮食 也 可以 吃 粮食 再 喝水 。

但是 因为 没有 引入 这样 的 随机性 他 不 接受 这样 的 随机性

它 认为 一切 东西 应该 按 我 确定 的 思路 去 前进

导致 的 结果 就是 既 喝 不到 水 也 吃 不到 粮食

所以 大家 不要 小看 说 我们 不会 像 这个 驴 这么 蠢 但 事实上 生活 中 人 的 纠结 要 比 驴 多 的 多 。 有时候 我们 拥抱 不确定性 让 我们 的 生活 能够 更加 的 丰富多彩 你 的 人生 的 变化 也 会 更 大 。 今后 当 你 再 遇到 不 愉快 的 事 再 遇到 逆境 的 时候 教 大家 一个 方法 你 在 脑子 里面 告诉 自己 说 “ 叮咚 ”

一定 要 “ 叮咚 ” 一声 , “ 叮咚 ” 逆境 。就是 有 一个 声音 提醒 你。此刻 就是 逆境 , 对 吧 。 这 不 就是 正是 我 展示 展示 我 面对 不 确定 的 时候 吗 ?

然后 你 再 去 应对 这件 事情 你 的 心态 会 完全 不 一样 。

但是 假如 没有 一个 声音 提醒 你 说 “ 叮咚 ” 逆境 来 了

那么 你 很 有 可能 被 那个 事情 带走

你 会 觉得 那个 事情 是 你 人生 的 全部

事实上 那个 事情 只是 你 人生 的 佐料

你 才 是 你 人生 的 主角 你 能够 掌控 它 。

所有 那些 没 能够 打败 我们 的 东西 都 将 使 我们 变得 更强 。

所以 希望 大家 能够 正确 的 看待 逆境 这件 事

知道 很多 事情 没有 按照 我们 想象 的 方向 去 发展

未必 是 一件 坏事 因为 你 对 人生 做 规划 做 非常 清晰 的 规划

这 本身 才 是 最 荒谬 的 才 最 容易 造成 对于 孩子 和 自己 的 伤害 。谢谢大家,谢谢。


Embracing Uncertainty in Adversity, It's Absurd to Plan Very Clearly in Life

事实上 你 会 发现 假如 我们 对 逆境 没有 一个 标准 定义 的话 逆境 对 每 一个 人 来讲 都 不 一样 。 In fact, you will find that if we do not have a standard definition of adversity, adversity is different for everyone.

也就是说 同样 一件 事情 在 我 身上 可能 不是 一个 逆境 在 另 一个 人 身上 可能 就是 一个 天大 的 逆境 。 That is to say, the same thing may not be an adversity in me, but it may be a great adversity in another person.

逆境 本身 和 我们 的 观点 有着 极大 的 关系 也就是说 你 怎么 看待 这个 东西 才 决定 了 他 到底 是不是 逆境 。 Adversity itself has a great relationship with our point of view, that is to say, how you look at this thing determines whether it is you or not.

甚至 可能 是 好玩 是 乐趣 是 人生 的 一个 履历 和 财富 。 It may even be fun is fun is a resume and wealth of life.

那 真正 逆境 的 定义 应该 是 什么 呢 ?

我 今天 大胆 给 它 定义 一下 就是 事情 没有 按照 我们 预期 的 方向 前进 I boldly define it today as things not going the way we expected

无论 大小   有 的 很大 有 的 小 一点 。

那么 接下来 我 就 帮 你们 解决 这个 问题 。 Then I will help you solve this problem.

也 就是 告诉 你 说 这个 世界 上 其实 最快 进步 的 方法 就是 事情 不要 按照 我们 预想 的 方式 前进 。 That is to tell you that the fastest way to progress in the world is to not move things the way we expected.

如果 事情 都 按照 我们 预想 的 方式 前进 你 会 发现 你 的 人生 发展 相当 的 缓慢 。 If things go the way we envision you will find your life progressing rather slowly.

这里 边 来自 于 一个 计算机 的 算法 。 Here comes from a computer algorithm.

这个 算法 叫做 爬山 算法 。 This algorithm is called the hill-climbing algorithm.

假如 我们 在 坐 所有人 我们 要 完成 一个 伟大 的 任务 就是 在 这个 地球 上 找到 一个 最高点 我们 要 站 在 上面 。 If we are sitting all of us, we have to accomplish a great task to find the highest point on this earth. We have to stand on the highest point and whoever can find the highest position fastest will win.

谁 能够 最快 地 找到 最高 的 位置 谁 就 赢 。

那么 各自 有 各自 的 算法 。

你 说 最快 的 算法 是 什么 呢 ?

如果 你 从 上海 这个 地方 开始 然后 丈量 看 周围 哪儿 最高 然后 一步 一步 地 往后走 , 对 吗 ? If you start from this place in Shanghai and measure to see where the highest is around you and then go back step by step, right?

那马 要 过 多少 年 你 才 有 可能 找到 喜马拉雅山 。 How many years does it take you to find the Himalayas.

这是 非常 困难 地 一件 事 。

因为 人生 没有 一张 导航 图 你 能 知道 喜马拉雅山 往西 走 没有   。

你 只是 凭 运气 所以 你 很 有 可能 这辈子 都 走 不到 那么 高 的 地方 去 。 You are just by luck, so it is very likely that you will never get to such a high place in your life.

计算机 最快 的 有效 的 方法 叫做 爬山 算法 。

第一步 引入 随机性 就是 把 你 像 一个点 一样 随便 地 抛 在 这个 地球 上 的 任何 一个 地方 。 The first step in introducing randomness is to drop you anywhere on the planet as random as a point.

然后 你 在 你 方圆 几公里 之内 根据 你 的 能力 力所能及 的 范畴 找到 那个 最高 的 点 。 Then you find the highest point within a few kilometers of you according to your abilities.

比如说 是 北京 的 香山, 对吧  然后 到 香山 的 顶峰 再 在 方圆 多少 公里 之内 去 找 最高 的 点 。 For example, it is Fragrant Hill in Beijing, right? Then go to the top of Fragrant Hill and find the highest point within a radius of several kilometers.

这种 算法 能够 帮助 你 最快 的 在 有生之年 找到 你 人生 的 最高峰 。

这里 边有 一个 非常 重要 的 前提 就是 你 得 能够 接受 人生 的 随机性 。 A very important premise here is that you must be able to accept the randomness of life.

只有 这个 随机性 才 能够 带来 你 人生 不断 的 迭代 和 前进 。 Only this randomness can bring about constant iteration and progress in your life.

人生 是 一个 复杂 环境 。 Life is a complex environment.

玩 没玩 过 那个 Windows 自带 的 一个 游戏 叫 扫雷 。 Have never played a game that comes with Windows called Minesweeper.

如果 你 是 一个 讨厌 不确定性 的 人 , 你 拒绝 人生 当中 的 任何 不确定性 , 你 会 一个 一个 的 去 试 。 If you are someone who hates uncertainty, you reject any uncertainty in your life, you will try one by one.

从 一个点 一个点 的 是 过去 我 相信 你 这辈子 也 打不开 最高级 的 那片 平面 。 From point to point is the past. I believe that you will not be able to open the most advanced plane in your life.

那 我们 一般 玩 这个 的 高手 怎么 做 就是 先 随机 的 点 一些 显出 一 大片 来 然后 找到 一个 最好 的 机会 在 开始 。

所以 当 命运 把 你 随便 抛洒 的 时候 很 有 可能 你 抛洒 在 了 一个 低谷 。 So when fate throws you at will, it is very likely that you are thrown at a low point.

那好 重启 重启 就 好 了 抛 到 另外 一个点 。 It's good to restart and restart, then throw it to another point.

然后 尽快 的 展开 你 的 就近 搜素 。 Then start your nearest search as soon as possible.

最 浪费 我们 人生 生命 的 是 彷徨 , 无助 , 痛苦 。

然后 犹豫不决 不断 地 抱怨 。 Then hesitantly complained.

这种 时候 你 在 原地 站 着 哪 都 没 去 甚至 会 连 探索 的 力量 都 没有 。 At this time, you are standing in the same place without going anywhere, and you will not even have the power to explore.

那为了 让 大家 能够 理解 这个 算法 , 我们 在 讲 一个 案例 。 So in order for everyone to understand this algorithm, we are going to talk about a case.

曾经 有 一个 钢琴 演奏 家 叫 基斯 , There used to be a pianist named Keith,

他 被 一个 音乐 策展 人 把 他 邀请 到 了 欧洲 进行 一场 演奏 。 He was invited by a music curator to give a recital in Europe.

票 已经 卖掉 了 , 卖出去 了 一千四百 张 门票 。 Tickets have been sold, fourteen hundred tickets have been sold.

然后 当天 下午 他 去 音乐厅 试 那个 钢琴 的 时候 发现 意外 。 Then that afternoon he found an accident when he went to the poem that piano in the concert hall.

就是 他 要 的 是 一个 大 的 三角钢琴 因为 大 的 三角钢琴 共鸣 会 好 声音 会大 。 What he wanted was a big grand piano, because a big grand piano would resonate well and sound louder.

结果 人家 给 他 准备 的 是 一个 非常 破旧 的 立式 钢琴 。 As a result, what he prepared for him was a very old upright piano.

然后 他 去 弹 那个 钢琴 的 音 的 时候 发现 低音 部分 就 没 声 好几个 键 没有 声音 。 Then when he went to play the piano, he found that there was no sound in the bass part for several keys.

然后 高音 的 部分 声音 也 不准 。 Then the high-pitched part of the sound is not allowed.

他 说 我 这么 大 的 一个 演奏家 , 对 吗 , 我能 做 这样 的 事 吗 。 He said a player my age, right, can I do such a thing.

不演 了 转身 就 走 。 Turn around and leave without acting.

结果 那个 小女孩 因为 是 策展 人 很 年轻 As a result, the little girl was very young because she was the curator

这个 哭 啊 一边 哭 一边 追着 他 的 汽车 说 求求 你 票 都 卖掉 了 一千四百多 人 都 冲 你 来 的 就 追 他 。 This man cried while chasing his car, begging you, all the tickets were sold, and chasing after him if more than 1,400 people came after you.

而且 最 妙 的 就是 还 下 着 大雨 在 雨 中 然后 狂 追 。 More than 1,400 people will chase her if they come at you.

这个 钢琴家 就 心软 了 然后 下来 说 那 就 演 一次 。 The pianist relented and went down and said that he would play it once.

但是 演 得 多 糟糕 我 都 不 负责 , But I'm not responsible for how bad it is,

我要 对外 宣布 这件 事 跟 我 无关 是 你们 的 琴 是 这个 样子 。 I want to announce to the public that this matter has nothing to do with me, but your piano is like this.

好 晚上 去演 。 I want to announce to the public that this has nothing to do with me, but your piano looks like this.

结果 你们 知道 那场 演出 创造 了 爵士乐 史上 的 奇迹 。

当天 晚上 演出 的 CD 和 那个 MV 的 video

一共 卖 了 三百五十万 张 。 A total of 3.5 million copies were sold.

奇怪 就 这么 破 的 一个 琴 怎么 可能 能够 卖出 三百五十万 张唱片 呢 。

原因 很 简单 因为 那个 琴 很小 声音 不够 大 所以 他 决定 站 着 弹 。 The reason is simple because the violin is small and not loud enough so he decided to stand and play it.

因为 坐 着 弹不出 声 他 就 站 着 弹 站 着 弹 的 时候 他 是 要 拿手 砸 那个 琴 。 Because he couldn't make a sound while sitting, so he stood and played when he stood to play, he was good at smashing the violin.

他 的 每 一个 动作 都 是 这样 砸  然后 低音 部分 不敢 碰 主要 在 高音 。 Every movement of his is like this and then the bass part dare not touch, mainly in the treble.

所以 所有 的 人 听 完 了 以后 觉得 说 哇 耳目一新

就是 没有 人见 过 这样 激情 演奏 的 爵士乐 而且 说 他 的 发挥 已经 到 了 一个 人生 的 巅峰 状态 。

所以 那张 CD 卖 了 三百五十万 张 。

事后 他 说 如果 我 当时 真的 沮丧 到 直接 买 了 一张 机票 回 美国 , 那 我 就 跟 三百五十万 张唱片 没有 任何 关系 。 Afterwards he said that if I was so frustrated that I bought a plane ticket back to the US, then I had nothing to do with 3.5 million records.

那 , 这个 和 我们 前面 讲 的 爬山 算法 有 什么 关系 呢 ?

你 可以 发现 这个 基斯 原来 的 高度 已经 不低 了 。 You can find that the original height of this Keith is not low.

对 吧 , 他 原来 已经 是 全世界 有名 的 演奏家 。

他 的 高度 可能 是 在 阿尔卑斯山 这么 高 。

但是 如果 他 永远 都 要 待 在 阿尔卑斯山

他 不 希望 他 的 生活 当中 有 任何 的 变化 He doesn't want any changes in his life

不 希望 他 的 生活 当中 有 任何 的 不确定性

不 希望 他 的 生活 当中 有 任何 的 逆境

那么 他 的 辈子 就 在 阿尔卑斯山 哪 也 去 不了 因为 他 已经 最高 了 。 但是 当 这个 小姑娘 给 他 引入 了 这么 大 的 不确定性 以后 相当于 命运 把 他 随便 一 抛 。 But when this little girl introduced so much uncertainty to him, it was like fate just tossed him away.

那片 地方 叫做 青藏高原 。

他 抛 到 了 青藏高原 所以 他 只要 在 周围 力所能及 的 范围 之内 使劲 努力 地 找 。他 就 找到 了 喜马拉雅山 。

我们 找 一座 高峰 是 这样 。 我们 找到 人生 的 高峰 是 一回 事儿 。

所以 我 经常 在 讲书 的 时候 就 会 有 很多 人问 我 说 樊 老师 我 现在 不 知道 我该 考研 还是 该 去 找 工作 , 对 吗 。 我 现在 不 知道 该 再 复读 一次 还是 我 就 上 一个 二本 就算 了 , 对 吗 。 I don't know now if I should read it again or if I just take one or two books, right?

这种 状况 呢 都 叫做 不 愿意 接受 不确定性 。

如果 你 真的 愿意 接受 不确定性 你 会 发现 无论 去 哪边 都 是 好 的 。

因为 你 的 人生 并 没有 两条 平行 线 。 Because there are no two parallel lines in your life.

时间 不会 停留 。 如果 你 停留 , 你 只能 在 原地 浪费时间 。

所以 最好 的 方法 是 就近 找到 最高 的 地方 努力 去 攀登 。

所以 不要 让 自己 沉入 到 谷底 当中 不 动 。 It is one thing for us to find the peak of life.

解释 这个 东西 解释 最好 的 人 是 孔子 。

孔子 呢 就是 一个 非常 拥抱 不确定性 的 人 。

孔子 呢 说 “ 邦 有 道 则 仕 邦 无道 卷而怀 之 可 也 ”。什么 意思 呢 ? Confucius said, "When a state has a Tao, it is impossible for a state to hold it." What does that mean?

国家 政治 清明 我 就 出来 当官 为 国家 做 贡献 。 I will come out as an official to contribute to the country when the country’s politics is clear.

邦 无道 卷而怀 之 可 也 国家 如果 政治 混乱 , 我 就 回家 我 教书。 我 成为 一个 教书 匠 。 If the country is in political chaos, I will go home and teach. I became a teacher.

所以 你 发现 孔子 进 也 可以 退 也 可以 。

无论 出现 什么样 的 逆境 对于 他 来讲 他 永远 处于 一种 叫做 杠铃 式 配置 当中 。 No matter what kind of adversity appears, he will always be in a configuration called a barbell configuration for him.

杠铃 式 配置 是 我们 人生 当中 非常 重要 地 一个 智慧 。

所以 假如 你 不 懂得 杠铃 式 配置 So if you don’t understand barbell configuration

你 不 知道 你 的 人生 具备 灵活性 , 你 就 没有 可选择性 。

当 你 缺乏 可选择性 你 会 觉得 一切 东西 似乎 都 只能 有 一个 答案 。

假如 没有 实现 这个 答案 我 沮丧 我 逆境 。 If this answer is not realized, I am frustrated and I am in adversity.

那么 现在 我要 惩罚 我 自己 。 Confucius said, "When a state has a Tao, it is impossible for a state to hold it."

你 知道 无论 你 是 惩罚 你 自己 还是 惩罚 别人

在 逆境 当中 待 的 时间 越长 导致 的 结果 是 你 的 自尊 水平 越底 When the country’s politics is clear, I will come out as an official to contribute to the country.

你 的 自尊 水平 越底 你 的 自控力 越差 你 的 表现 越 糟糕 The lower your self-esteem level, the worse your self-control, the worse your performance

进而 你 的 自尊 水平 更 低 然后 你 的 自控力 更差 。

这个 就 陷入 了 我们 说 叫做 自尊 的 螺旋 你 会 一步 一步 的 往下走 。

所以 我们 如果 从 原理 上 理解 了 不确定性 对于 我们 人生 是 多么 重要 这么 一件 事 , No matter what kind of adversity appears, he will always be in a configuration called a barbell configuration for him.

逆境 就 不再 是 我们 每个 人 人生 当中 的 问题 The barbell configuration is a very important piece of wisdom in our lives.

因为 在 你 短期内 看来 是 逆境 很 有 可能 这 是 你 人生 最 重要 的 一步 。 Because it seems adversity in your short term is likely to be the most important step in your life.

阿甘 在 电影 里边 讲 的 说 生活 就 像 一盒 巧克力 If you don't know that your life is flexible, you have no choice.

你 不 知道 它 下 一颗 给 你 的 到底 是 什么 味 的 When you lack choice, you feel that everything seems to have only one answer.

如果 我们 能 狗 让 我们 的 孩子 理解 到 这个 原理 If this answer is not realized, I am frustrated and I am in adversity.

我们 就 能够 从 本质 上 解决 关于 逆境 的 所有 讨论 。

逆境 是 我们 自己 的 大脑 假想 出来 的 Adversity is imaginary by our own brain

是 我们 赋予 了 它 一个 标签 说 这个 东西 叫 逆境 The longer you stay in adversity, the result is the lower your self-esteem level

事实上 每 一次 当 你 遇到 不确定性 的 时候

你 可以 告诉 自己 我 又 有 了 一次 调整 和 成长 的 机会

不 知道 命运 这次 把 我 抛 到 了 哪 一片 地方

可能 我 人生 的 高峰 就 在 附近

最后 给 小朋友 们 讲 一个 很 有趣 的 思想 实验 叫 布里丹 之 驴 。

布里丹 是 一个 思想 实验 家 他 说 有 一头 驴 又 渴 又 饿 待 在 中间 然后 左边 呢 是 水 右边 是 粮食

这个 驴 呢 既 可以 先 吃 粮食 再 喝水 也 可以 先 喝水 再 吃 粮食 。

但 问题 是 粮食 和 水 的 距离 跟 那个 驴 一样

所以 这个 驴 就 想 不 明白 说 我 到底 应该 先 喝水 还是 应该 先 吃 粮食 。 We can essentially resolve all discussions about adversity.

最后 它 又 渴 又 饿 死 在 了 中间 。 Finally it was thirsty and starved to death in the middle.

这个 思想 实验 告诉 我们 什么 呢 ?

就是 当 这个 驴 左边 是 水 右边 是 粮食 的 时候

它 最 需要 的 是 有人 过来 随机 的 拍 它 一巴 掌 。

无论 朝 左 还是 朝右 命运 把 它 丢 到 那个 地方 去 它 就 活 了

它 可以 喝水 再 吃 粮食 也 可以 吃 粮食 再 喝水 。

但是 因为 没有 引入 这样 的 随机性 他 不 接受 这样 的 随机性 Finally, I will tell the children a very interesting thought experiment called Bridan’s Donkey.

它 认为 一切 东西 应该 按 我 确定 的 思路 去 前进 Bridan is a thought experiment plus

导致 的 结果 就是 既 喝 不到 水 也 吃 不到 粮食

所以 大家 不要 小看 说 我们 不会 像 这个 驴 这么 蠢  但 事实上 生活 中 人 的 纠结 要 比 驴 多 的 多 。 有时候 我们 拥抱 不确定性 让 我们 的 生活 能够 更加 的 丰富多彩  你 的 人生 的 变化 也 会 更 大 。 Sometimes we embrace uncertainty to make our lives more colorful and your life will change even more. 今后 当 你 再 遇到 不 愉快 的 事 再 遇到 逆境 的 时候 教 大家 一个 方法 你 在 脑子 里面 告诉 自己 说 “ 叮咚 ” In the future, when you encounter unpleasant things and adversities again, teach you a way to tell yourself "dingdong" in your mind

一定 要 “ 叮咚 ” 一声 , “ 叮咚 ”  逆境 。就是 有 一个 声音 提醒 你。此刻 就是 逆境 , 对 吧 。 这 不 就是 正是 我 展示 展示 我 面对 不 确定 的 时候 吗 ?

然后 你 再 去 应对 这件 事情 你 的 心态 会 完全 不 一样 。 Then you deal with this matter and your mentality will be completely different.

但是 假如 没有 一个 声音 提醒 你 说 “ 叮咚 ” 逆境 来 了

那么 你 很 有 可能 被 那个 事情 带走 Then you are likely to be taken away by that thing

你 会 觉得 那个 事情 是 你 人生 的 全部 You will feel that that thing is all of your life

事实上 那个 事情 只是 你 人生 的 佐料

你 才 是 你 人生 的 主角 你 能够 掌控 它 。

所有 那些 没 能够 打败 我们 的 东西 都 将 使 我们 变得 更强 。

所以 希望 大家 能够 正确 的 看待 逆境 这件 事

知道 很多 事情 没有 按照 我们 想象 的 方向 去 发展

未必 是 一件 坏事 因为 你 对 人生 做 规划 做 非常 清晰 的 规划

这 本身 才 是 最 荒谬 的 才 最 容易 造成 对于 孩子 和 自己 的 伤害 。谢谢大家,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