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The desert of real|真實荒漠, 008.戰狼小粉紅的成長歷程 | 尬出天際的社會主義接班人

008.戰狼小粉紅的成長歷程 | 尬出天際的社會主義接班人

最近 一段 钟南山 在 接受 少先队员 慰问 的 画面 雷翻 网友 笨拙 的 老干 体式 的 诗歌 表演 僵硬 的 肢体 动作 让 人 坐 针毡 做作 的 语气 让 人 想起 当年 国民党 前 主席 连战 访问 大陆 的 时候 在 西安 的 后宰门 小学 发生 的 经典 一幕 饱含 热泪 言辞恳切 的 劲头 仿佛 他们 在 娘胎 里面 就 在 盘算 祖国 的 统一大业 来自 对岸 的 年轻人 显然 很久没 有 见识 过 共产 国家 式 的 情感 轰炸 连战 之子 连胜文 在 后排 憋不住 都 要 笑 出声 来 大家 好 我 是 露易丝 欢迎 来到 真实 的 荒漠 前 一段时间 一首 抗疫 歌曲 《 方舱 医院 真 神奇 》 横空出世 浮夸 的 歌词 和 瘆 人 的 面容 令人 不适 除去 自 汶川 地震 以来 文艺圈 高 溶度 的 马屁 含量 和 丧事 喜办 的 传统 回想起来 其实 也 不过 是 国内 文艺 汇演 风格 的 低配 版本 一次 水准 拙劣 的 演出 事故 而已 这片 神奇 的 土地 上 不用说 小孩 大 人们 的 表演 也 是 如法炮制 一脸 的 言不由衷 和 虚情假意 当 北上 广深 的 格子 间 peter 和 maggie 追着 最新 的 着 英剧 美剧 看着 中国 有嘻哈 吐槽 大会 与 世界 的 年轻人 一样 轻歌曼舞 享受 科技 带来 的 便利 以及 最 流行 的 精神 快餐 的 时候 他们 以为 自己 已经 与 世界 同步 了 所以 他们 看到 这些 画面 之后 尤为 惊讶 纷纷 发出 这 都 什么 年代 了 怎么 还有 这些 东西 朝鲜 都 不 这么 玩 了 的 感慨 这是 时代 发展 产生 的 时空 错位 导致 的 在 三四 线 城市 的 下层 市场 在 街边 的 广场 舞 和 官老爷 们 的 头脑 里 存在 着 一个 完全 不同 的 审美 形态 和 文艺 想象 这 根植 于 那个 亢奋 鸡血 的 年代 他们 用 民粹 的 形式 包裹 集体 和 国家主义 的 意识形态 是 它 的 内核 追求 的 是 整齐划一 矫揉造作 的 表演 风格 是 古典 文艺 范式 与 现代 极权 杂交 的 畸形 产物 真正 搞不清楚 状况 的 是 这些 白领 们 在 官方 的 电视台 里面 在 抖 音快 手里 大量 的 生产者 这种 文化 垃圾 这些 面容 狰狞 披麻戴孝 式 的 表演 提醒 着 我们 那个 年代 从来 没有 离开 童话 作家 郑渊洁 的 《 驯兔记 》 讲述 了 这样 一个 故事 天性 调皮 的 皮皮鲁 刚上 小学 的 时候 就 被 当做 刺头 常常 对 班级 里 的 规则 提出 挑战 他会 问 老师 诸如 为什么 不能 叫 老师 的 名字 为什么 上 课题 提问 要 举手 这样 的 问题 老师 很 讨厌 他 而 另 一个 学生 李小曼 因为 十分 遵守 学校 的 规则 而 被 老师 宠幸 当 了 班长 从此 李 小麦 就是 老师 重点 培养 的 对象 他 成绩 拔尖 对 老师 言听计从 突然 有 一次 上课 的 时候 她 长出 了 兔子 的 耳朵 和 三瓣 嘴 甚至 还有 绒毛 她 变成 一只 兔子 老师 不但 没有 感到 怪异 反而 非常 兴奋 她 认为 这是 她们 教育 成功 的 表现 因为 兔子 是 听话 的 的 标志 于是 号召 大家 一起 像 她 学习 皮皮鲁 开始 还是 我行我素 对 这些 不以为然 但 随着 班上 变成 兔子 的 同学 越来越 多 甚至 他 的 好 朋友 也 经不住 学校 和 家长 的 攻势 也 变成 了 兔子 他 终于 坐不住 了 为了 不让 别人 失望 他 定做 了 一个 兔子 的 的 衣服 穿 在 身上 过起 了 套中人 的 生活 终于 他们 变成 了 老师 期待已久 的 “ 全兔班 ” 周围 的 人 都 为 皮皮鲁 感到高兴 皮皮鲁 变得 沉默寡言 他 不敢 张嘴说话 他 不能 说出 自己 的 主见 因为 他 已经 是 兔子 了 如果 你 没有 在 这篇 故事 中 找到 带入 感 那 很 有 可能 你 不是 中国 人 这个 故事 是 肖 申克式 的 体制 化 与 卡夫卡 变形记 的 混合 版本 在 这里 传统 文化 与 权利 意志 的 双重 裹挟 社会习俗 加 情感 绑架 无孔不入 学校 成为 了 个性 和 尊严 的 粉碎机 功利 导向 到 不择手段 所有人 在 自以为是 的 正确方向 上 前进 前些年 的 五道 杠 少年 可以 说 是 这种 教育体制 下 异化 的 一个 标本 而 这位 面露 凶光 的 班长 在 家长会 的 时候 训话 的 画面 更是 令人震惊 他 咬牙切齿 的 揭露 班里 同学 不良行为 的 那 副 嘴脸 像 极了 抗日 片里 出卖 共军 后 小人得志 的 汉奸 卖国贼 可以 想象 到 他 长大 以后 的 样子 不是 每个 人 都 能 经受 住 这种 体制 的 碾压 近日 武汉 一名 初三 学生 在 教室 打牌 被 家长 当众 打骂 几分钟 后 纵身 一跃 从 五楼 跳 下 当场 毙命 令人 扼腕 如果 可以 反悔 他 的 母亲 还会 当众 羞辱 自己 的 小孩 吗 至少 那些 把 自己 小孩 送到 豫章 书院 那样 的 网教 所 的 家长 在 得知 里面 各种 体罚 和 人格 羞辱 的 遭遇 而且 得 了 抑郁症 之后 在 被 问道 再 来 一次 是否 还会 把 小孩 送进去 很多 人 表示 还会 还有 人 记得 几个 月 前 五年级 的 缪可馨 因为 作文 被 老师 指出 不够 正 能量 后 翻 出 栏杆 坠楼 身亡 的 事 吗 ? 老师 事后 被 查出 收受 财物 违规 开办 辅导班 等 问题 父母 在 社会 的 压力 下 ( 对 小孩 的 教育 ) 无所适从 老师 的 评比 机制 与 欲望 中 苦心 钻营 在 “ 为 你好 ” 的 口号 下 每个 人 都 纯洁 如 一朵 白莲花 要怪 只能 怪 你 在 接受 社会主义 铁拳 毒打 之前 没有 练就 一副 铁石心肠 电影 《 狗 十三 》 里 和 狗 有着 深厚感情 的 李玩 在 大 人们 的 饭桌 上 吃 狗肉 的 这个 场景 令人 印象 深刻 狗 是 她 苦闷 生活 的 唯一 的 朋友 此前 为了 找回 自己 的 爱犬 不惜 与 所有 的 人 对抗 但 这时候 她 的 桀骜 和 叛逆 的 棱角 被 磨平 他 变成 了 大人 眼中 的 听话 懂事 的 小孩 完成 了 他们 眼中 的 所谓 成长 这种 成长 是 以 抹杀 天性 甚至 人性 为 代价 的 这 可以 说 是 每 一个 中国 小孩 的 成年 礼 所以 现在 网络 上 出现 各种 缺乏 同理 心 喊 打 喊 杀 的 言论 也 就 不 奇怪 了 这时候 的 李玩们 已经 预备 着 接受 这套 成人 世界 的 法则 从 酒桌上 的 觥筹交错 到 单位 里 各种 明 潜规则 完成 她 与 体制 接轨 的 所有 仪式 而 这些 仪式 之一 就是 欣赏 或 参与 领导 们 的 文化 表演 而 领导 们 有时候 不甘 于 只是 行使权力 他们 来到 了 马斯洛 需求 层次 的 上层 也 成 了 表演者 这种 文化 表演 有 表演 但是 没有 文化 文化 在 这里 充其量 只是 权力 的 小 三 是 领导 们 装点门面 暗下 勾兑 的 手段 挥 之 即 来 , 呼之即 去 如果 你 认为 吉林省 公安厅 原 党委 副 书记 贺电 的 《 平安 经 》 通篇 废话 足够 惊世骇俗 足够 惊世骇俗 而 这 段时间 齐齐哈尔 艺协 主席 倒 吹 葫芦丝 的 精彩表演 更是 堪称 当代 版本 的 滥竽充数 与 之 遥相呼应 的 是 13 年 四川省 南部县 县委书记 何修礼 的 杰作 四川 交响乐团 的 乐手 们 正襟危坐 一本正经 的 样子 与 书记 荒腔 走板 的 表演 相映成趣 如果 你 认为 这 已经 是 官场 奇葩 演出 的 巅峰 那么 请 欣赏 北大 校长 周其凤 作词 的 那首 名曲 化学 是 你 化学 是 我 通篇 粗浅 的 白话 加 网络 用语 的 堆砌 堪比 《 逐梦 演艺圈 》 让 人 不敢相信 这是 著名 的 北京大学 校长 的 作品 据说 这 是 他 的 学生 怂恿 他 的 结果 但 他 也 就 毫不客气 从容 接受 了 他 这个 越俎代庖 的 劲头 更是 当下 中国 的 绝佳 写照 这是 一场 表演者 和 观众 的 合谋 当代 的 皇帝 的 新衣 表演者 往往 是 体制 的 宠儿 他们 用 这种 文化 大粪 哺育 了 整整 一代人 而 这 一代人 成为 了 他们 惺惺相惜 的 观众 然后 再 去 哺育 他们 的 下一代 周而复始 循环往复 这 诡异 的 景象 我 只 在 恐怖片 《 人体 蜈蚣 》 里面 见到 过 教育 官场 文化 和 大众 审美 的 低下 造就 了 这场 荒诞 闹剧 这是 这种 体制 的 必然结果 在 这里 诗歌 音乐 文学 沦为 人尽可夫 的 娼妓 充满 了 胭脂 俗粉 和 忸怩作态 如果 把 媚俗 当做 一门 艺术 他们 已经 玩得 如火 纯青 登峰造极 了 但 他们 终会 作为 审丑 的 对象 被 扫进 历史 的 垃圾堆 尼尔 . 波 兹曼 在 《 童年 的 消逝 》 中 指出 电视 时代 一切 信息 都 能够 在 成人 和 儿童 之间 共享 成人 和 儿童 之间 的 界限 逐渐 模糊 儿童 几乎 都 被迫 提早 进入 充满 冲突 、 战争 、 性爱 、 暴力 的 成人 世界 “ 童年 ” 逐渐 消逝 在 成人 和 儿童 共同 成为 电视观众 的 文化 里 政治 、 商业 、 教育 等 最终 蜕变 成 幼稚 和 肤浅 的 弱智 文化 人类 的 文化 精神 逐渐 枯萎 波 兹曼 的 后现代 的 文化 图景 显然 不能 完全 解释 当下 的 中国 他 不会 预料到 有 一天 这个 世界 会 存在 的 一种 奥威尔 和 美丽 新世界 并存 的 双重 世界 在 这里 资本 与 威权 交媾 娱乐 至死 与 政令 宣导 交相 呼应 领导 和 文化 精英 们 心照不宣 巨婴 与 早熟 的 表演者 们 沉醉在 末法 时代 的 集体 狂欢 之中 只不过 和 历史 上 的 诸多 类似 的 时代 一样 它 最终 会 崩塌 地底下 的 火焰 会 喷涌 而出 席卷 一切 被 轮番 强暴 的 文化 只是 它 的 先导 讯号 而已 风暴 来临 的 那天 谁 都 不能 置身事外 如果 你 喜欢 我们 的 视频 请点 赞 留言 或者 转发 你 的 支持 是 我们 做出 更好 视频 的 动力 谢谢你们


008.戰狼小粉紅的成長歷程 | 尬出天際的社會主義接班人 008\. The growth process of Wolf Warrior Little Pink | The socialist successor who embarrassed the sky

最近 一段 钟南山 在 接受 少先队员 慰问 的 画面 雷翻 网友 笨拙 的 老干 体式 的 诗歌 表演 僵硬 的 肢体 动作 让 人 坐 针毡 做作 的 语气 让 人 想起 当年 国民党 前 主席 连战 访问 大陆 的 时候 在 西安 的 后宰门 小学 发生 的 经典 一幕 饱含 热泪 言辞恳切 的 劲头 仿佛 他们 在 娘胎 里面 就 在 盘算 祖国 的 统一大业 来自 对岸 的 年轻人 显然 很久没 有 见识 过 共产 国家 式 的 情感 轰炸 连战 之子 连胜文 在 后排 憋不住 都 要 笑 出声 来 大家 好 我 是 露易丝 欢迎 来到 真实 的 荒漠 前 一段时间 一首 抗疫 歌曲 《 方舱 医院 真 神奇 》 横空出世 浮夸 的 歌词 和 瘆 人 的 面容 令人 不适 除去 自 汶川 地震 以来 文艺圈 高 溶度 的 马屁 含量 和 丧事 喜办 的 传统 回想起来 其实 也 不过 是 国内 文艺 汇演 风格 的 低配 版本 一次 水准 拙劣 的 演出 事故 而已 这片 神奇 的 土地 上 不用说 小孩 大 人们 的 表演 也 是 如法炮制 一脸 的 言不由衷 和 虚情假意 当 北上 广深 的 格子 间 peter 和 maggie 追着 最新 的 着 英剧 美剧 看着 中国 有嘻哈 吐槽 大会 Watching China have a hip-hop Tucao conference 与 世界 的 年轻人 一样 轻歌曼舞 Sing and dance like the young people in the world 享受 科技 带来 的 便利 以及 最 流行 的 精神 快餐 的 时候 他们 以为 自己 已经 与 世界 同步 了 所以 他们 看到 这些 画面 之后 尤为 惊讶 纷纷 发出 这 都 什么 年代 了 怎么 还有 这些 东西 朝鲜 都 不 这么 玩 了 的 感慨 这是 时代 发展 产生 的 时空 错位 导致 的 在 三四 线 城市 的 下层 市场 在 街边 的 广场 舞 和 官老爷 们 的 头脑 里 存在 着 一个 完全 不同 的 审美 形态 和 文艺 想象 这 根植 于 那个 亢奋 鸡血 的 年代 他们 用 民粹 的 形式 包裹 集体 和 国家主义 的 意识形态 是 它 的 内核 追求 的 是 整齐划一 矫揉造作 的 表演 风格 是 古典 文艺 范式 与 现代 极权 杂交 的 畸形 产物 真正 搞不清楚 状况 的 是 这些 白领 们 在 官方 的 电视台 里面 在 抖 音快 手里 大量 的 生产者 这种 文化 垃圾 这些 面容 狰狞 披麻戴孝 式 的 表演 提醒 着 我们 那个 年代 从来 没有 离开 童话 作家 郑渊洁 的 《 驯兔记 》 讲述 了 这样 一个 故事 天性 调皮 的 皮皮鲁 刚上 小学 的 时候 就 被 当做 刺头 常常 对 班级 里 的 规则 提出 挑战 他会 问 老师 诸如 为什么 不能 叫 老师 的 名字 为什么 上 课题 提问 要 举手 这样 的 问题 老师 很 讨厌 他 而 另 一个 学生 李小曼 因为 十分 遵守 学校 的 规则 而 被 老师 宠幸 当 了 班长 从此 李 小麦 就是 老师 重点 培养 的 对象 他 成绩 拔尖 对 老师 言听计从 突然 有 一次 上课 的 时候 她 长出 了 兔子 的 耳朵 和 三瓣 嘴 甚至 还有 绒毛 她 变成 一只 兔子 老师 不但 没有 感到 怪异 反而 非常 兴奋 她 认为 这是 她们 教育 成功 的 表现 因为 兔子 是 听话 的 的 标志 于是 号召 大家 一起 像 她 学习 皮皮鲁 开始 还是 我行我素 对 这些 不以为然 但 随着 班上 变成 兔子 的 同学 越来越 多 甚至 他 的 好 朋友 也 经不住 学校 和 家长 的 攻势 也 变成 了 兔子 他 终于 坐不住 了 为了 不让 别人 失望 他 定做 了 一个 兔子 的 的 衣服 穿 在 身上 过起 了 套中人 的 生活 终于 他们 变成 了 老师 期待已久 的 “ 全兔班 ” 周围 的 人 都 为 皮皮鲁 感到高兴 皮皮鲁 变得 沉默寡言 他 不敢 张嘴说话 他 不能 说出 自己 的 主见 因为 他 已经 是 兔子 了 如果 你 没有 在 这篇 故事 中 找到 带入 感 那 很 有 可能 你 不是 中国 人 这个 故事 是 肖 申克式 的 体制 化 与 卡夫卡 变形记 的 混合 版本 A hybrid version with Kafka's Metamorphoses 在 这里 传统 文化 与 权利 意志 的 双重 裹挟 社会习俗 加 情感 绑架 无孔不入 学校 成为 了 个性 和 尊严 的 粉碎机 功利 导向 到 不择手段 所有人 在 自以为是 的 正确方向 上 前进 前些年 的 五道 杠 少年 可以 说 是 这种 教育体制 下 异化 的 一个 标本 而 这位 面露 凶光 的 班长 在 家长会 的 时候 训话 的 画面 更是 令人震惊 他 咬牙切齿 的 揭露 班里 同学 不良行为 的 那 副 嘴脸 像 极了 抗日 片里 出卖 共军 后 小人得志 的 汉奸 卖国贼 可以 想象 到 他 长大 以后 的 样子 不是 每个 人 都 能 经受 住 这种 体制 的 碾压 近日 武汉 一名 初三 学生 在 教室 打牌 被 家长 当众 打骂 几分钟 后 纵身 一跃 从 五楼 跳 下 当场 毙命 令人 扼腕 如果 可以 反悔 他 的 母亲 还会 当众 羞辱 自己 的 小孩 吗 至少 那些 把 自己 小孩 送到 豫章 书院 那样 的 网教 所 的 家长 在 得知 里面 各种 体罚 和 人格 羞辱 的 遭遇 而且 得 了 抑郁症 之后 在 被 问道 再 来 一次 是否 还会 把 小孩 送进去 很多 人 表示 还会 还有 人 记得 几个 月 前 五年级 的 缪可馨 因为 作文 被 老师 指出 不够 正 能量 后 翻 出 栏杆 坠楼 身亡 的 事 吗 ? 老师 事后 被 查出 收受 财物 违规 开办 辅导班 等 问题 父母 在 社会 的 压力 下 ( 对 小孩 的 教育 ) 无所适从 老师 的 评比 机制 与 欲望 中 苦心 钻营 在 “ 为 你好 ” 的 口号 下 每个 人 都 纯洁 如 一朵 白莲花 要怪 只能 怪 你 在 接受 社会主义 铁拳 毒打 之前 没有 练就 一副 铁石心肠 电影 《 狗 十三 》 里 和 狗 有着 深厚感情 的 李玩 在 大 人们 的 饭桌 上 吃 狗肉 的 这个 场景 令人 印象 深刻 This scene of eating dog meat at adults' dinner table is impressive 狗 是 她 苦闷 生活 的 唯一 的 朋友 此前 为了 找回 自己 的 爱犬 不惜 与 所有 的 人 对抗 但 这时候 她 的 桀骜 和 叛逆 的 棱角 被 磨平 他 变成 了 大人 眼中 的 听话 懂事 的 小孩 完成 了 他们 眼中 的 所谓 成长 这种 成长 是 以 抹杀 天性 甚至 人性 为 代价 的 这 可以 说 是 每 一个 中国 小孩 的 成年 礼 所以 现在 网络 上 出现 各种 缺乏 同理 心 喊 打 喊 杀 的 言论 也 就 不 奇怪 了 这时候 的 李玩们 已经 预备 着 接受 这套 成人 世界 的 法则 从 酒桌上 的 觥筹交错 到 单位 里 各种 明 潜规则 完成 她 与 体制 接轨 的 所有 仪式 而 这些 仪式 之一 就是 欣赏 或 参与 领导 们 的 文化 表演 而 领导 们 有时候 不甘 于 只是 行使权力 他们 来到 了 马斯洛 需求 层次 的 上层 也 成 了 表演者 这种 文化 表演 有 表演 但是 没有 文化 文化 在 这里 充其量 只是 权力 的 小 三 是 领导 们 装点门面 暗下 勾兑 的 手段 挥 之 即 来 , 呼之即 去 如果 你 认为 吉林省 公安厅 原 党委 副 书记 贺电 的 《 平安 经 》 通篇 废话 足够 惊世骇俗 足够 惊世骇俗 而 这 段时间 齐齐哈尔 艺协 主席 倒 吹 葫芦丝 的 精彩表演 更是 堪称 当代 版本 的 滥竽充数 与 之 遥相呼应 的 是 13 年 四川省 南部县 县委书记 何修礼 的 杰作 四川 交响乐团 的 乐手 们 正襟危坐 一本正经 的 样子 serious look 与 书记 荒腔 走板 的 表演 相映成趣 如果 你 认为 这 已经 是 官场 奇葩 演出 的 巅峰 那么 请 欣赏 北大 校长 周其凤 作词 的 那首 名曲 化学 是 你 化学 是 我 通篇 粗浅 的 白话 加 网络 用语 的 堆砌 堪比 《 逐梦 演艺圈 》 让 人 不敢相信 这是 著名 的 北京大学 校长 的 作品 据说 这 是 他 的 学生 怂恿 他 的 结果 但 他 也 就 毫不客气 从容 接受 了 他 这个 越俎代庖 的 劲头 更是 当下 中国 的 绝佳 写照 这是 一场 表演者 和 观众 的 合谋 当代 的 皇帝 的 新衣 表演者 往往 是 体制 的 宠儿 他们 用 这种 文化 大粪 哺育 了 整整 一代人 而 这 一代人 成为 了 他们 惺惺相惜 的 观众 然后 再 去 哺育 他们 的 下一代 周而复始 循环往复 这 诡异 的 景象 我 只 在 恐怖片 《 人体 蜈蚣 》 里面 见到 过 教育 官场 文化 和 大众 审美 的 低下 造就 了 这场 荒诞 闹剧 这是 这种 体制 的 必然结果 在 这里 诗歌 音乐 文学 沦为 人尽可夫 的 娼妓 充满 了 胭脂 俗粉 和 忸怩作态 如果 把 媚俗 当做 一门 艺术 他们 已经 玩得 如火 纯青 登峰造极 了 peaked 但 他们 终会 作为 审丑 的 对象 被 扫进 历史 的 垃圾堆 尼尔 . 波 兹曼 在 《 童年 的 消逝 》 中 指出 电视 时代 一切 信息 都 能够 在 成人 和 儿童 之间 共享 成人 和 儿童 之间 的 界限 逐渐 模糊 儿童 几乎 都 被迫 提早 进入 充满 冲突 、 战争 、 性爱 、 暴力 的 成人 世界 “ 童年 ” 逐渐 消逝 在 成人 和 儿童 共同 成为 电视观众 的 文化 里 政治 、 商业 、 教育 等 最终 蜕变 成 幼稚 和 肤浅 的 弱智 文化 人类 的 文化 精神 逐渐 枯萎 波 兹曼 的 后现代 的 文化 图景 显然 不能 完全 解释 当下 的 中国 他 不会 预料到 有 一天 这个 世界 会 存在 的 一种 奥威尔 和 美丽 新世界 并存 的 双重 世界 在 这里 资本 与 威权 交媾 娱乐 至死 与 政令 宣导 交相 呼应 领导 和 文化 精英 们 心照不宣 巨婴 与 早熟 的 表演者 们 沉醉在 末法 时代 的 集体 狂欢 之中 只不过 和 历史 上 的 诸多 类似 的 时代 一样 它 最终 会 崩塌 地底下 的 火焰 会 喷涌 而出 席卷 一切 被 轮番 强暴 的 文化 只是 它 的 先导 讯号 而已 风暴 来临 的 那天 谁 都 不能 置身事外 如果 你 喜欢 我们 的 视频 请点 赞 留言 或者 转发 你 的 支持 是 我们 做出 更好 视频 的 动力 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