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Chinese LingQ Podcast 1.0, #41 Chen Yan & Wolf – Memory of the Sichuan Earthquake, Part 2

#41 Chen Yan & Wolf – Memory of the Sichuan Earthquake, Part 2

我 想 , 在 地震 中 损失 的 可能 不仅仅 是 人 的 生命 , 还有 很多 有 历史 价值 的 古建筑 之类 的 东西 。 就 比如 这 一次 在 意大利 发生 的 地震 造成 了 很多 中世纪 甚至 是 古建筑 的 摧毁 。 我 想 地震 过 后 , 倒塌 的 房屋 可以 重建 , 丢失 的 财产 可以 再 去 创造 , 可是 这些 人 的 生命 , 还有 这些 非常 具有 历史 价值 的 建筑 , 就 再也 无法 恢复 了 , 就 永久 的 消失 了 。 四川 地震 在 文物 方面 造成 的 损失 也 是 难以 估量 的 , 发生 地震 的 汶川 和 北川 地区 , 有 很多 藏 、 羌 的 一些 遗迹 , 这些 已经 无法 修复 了 ; 还有 就是 举世闻名 的 都江堰 , 两千年 来 一直 发挥 作用 的 水利 灌溉 工程 , 它 的 鱼 嘴 以及 纪念 李冰 父子 的 二 王 庙 , 都 受到 了 不同 程度 的 破坏 。 现在 还有 部分 建筑 没有 办法 修复 、 对外开放 。 那 你 刚才 提到 都江堰 。 这个 都江堰 就是 修建 于 秦朝 , 就是 修建 于 两千多年 前 的 一个 著名 的 水利工程 , 甚至 和 万里长城 是 齐名 的 。 这 一个 浩大 的 水利工程 从 秦朝 以后 至今 的 两千多年 内 都 一直 发挥 着 作用 。 它 的 修建 者 是 你 刚才 提到 的 李冰 父子 。 当时 在 四川 发生 地震 的 时期 , 是 五月份 , 然后 紧接着 就 有 北京 的 奥运会 。 因为 去年 发生 的 事情 非常 多 , 所以 四川 地震 发生 过 一段 时间 之后 , 可能 就 慢慢 的 淡出 了 人们 的 视野 。 但 我 想 , 在 地震 之后 , 重建 的 工作 应该 是 非常 艰巨 的 。 那 陈言 , 你 了解 四川 地震 过 后 , 重建 的 工作 现在 都 怎么样 了 呢 ? 你 在 成都 , 成都 应该 受 的 损失 并 没有 那么 大 , 因为 房屋 基本上 都 没有 受到 影响 ; 但是 在 成都 附近 的 那些 县城 , 可能 很多 人 在 地震 之后 就 完全 无家可归 , 那么 他们 的 去向 是 哪里 呢 ? 在 地震 救援 工作 结束 以后 , 政府 就 开始 组织 人力 修建 板房 , 简易 的 活动 房 。 这种 房间 可以 提供 两 到 三年 的 短期 过度 居住 , 然后 再 把 震区 受灾 群众 安置 到 板房 生活 以后 , 就 开始 选择 安全 的 地方 修建 适合 他们 长期 居住 的 建筑 。 现在 有 一部分 地区 的 这种 灾 后 重建 工作 已经 结束 , 但是 像 受灾 严重 的 比如 汶川 、 北川 , 以及 都江堰 的 部分 地区 , 还 在 继续 。 而且 这次 政府 是 采取 援建 。 比如 , 北京 、 上海 这种 经济 发达 的 地区 会 定 口 帮助 当地 受灾 的 地方 进行 重建 , 然后 这种 工作 可能 会 持续 五 到 十年 。 那么 这些 北川 , 或者 是 汶川 的 人 现在 都 大部分 住 在 板房 里 , 是 吗 ? 是 的 。 那 我 想 知道 , 是不是 地震 过 后 的 重建 就 意味着 他们 原来 所 生活 的 那个 地方 就 完全 毁掉 了 ? 就是说 , 完全 不 再 适合 居住 了 ? 如果 要 重建 , 必须 得 重新 选择 地址 , 在 那里 再 创建 一个 新 的 城镇 ? 基本上 是 这样 。 因为 以前 居住 的 地方 , 因为 地质 构造 的 关系 , 在 这次 地震 中 受到 了 极大 的 损失 。 如果 再 发生 一次 类似 的 地质 活动 , 原来 的 地方 已经 无法 稳定 的 支持 新 的 建筑物 了 。 所以 必需 就 得 另外 去 寻找 地址 修建 城市 。 而且 以前 城市 产生 的 废墟 也 没 办法 处理 , 也 只能 让 它 在 那边 成为 永久 的 废墟 。 而且 我 想 , 受灾 的 不仅仅 是 我们 的 人类 , 可能 还有 我们 的 国宝 , 大熊猫 ; 因为 , 四川 是 大熊猫 的 主要 的 栖息地 。 这次 卧龙 自然保护区 也 是 受到 了 非常 严重 的 破坏 , 里面 的 熊猫 被 转移 到 了 武汉 , 北京 , 昆明 等 其他 的 城市 动物园 。 但是 熊猫 在 这些 动物园 生活 的 非常 好 。 刚 开始 的 时候 可能 因为 受到 了 地震 的 惊吓 , 变得 比较 消瘦 、 急躁 , 而且 不 爱 吃 东西 , 经过 了 半年 多 的 调养 , 它们 已经 胖乎乎 起来 了 。 奥运 过 后 的 熊猫 , 前 阵子 已经 送 回 到 成都 了 。 所以 , 也就是说 , 在 四川 地震 一年 之后 , 可能 各项 工作 都 恢复 正常 了 。 我 估计 今年 在 5.12 那天 还 会 有 非常 隆重 的 纪念活动 。 当初 , 5.12 就 被 定为 了 " 国难日 "。 对 , 刚好 前 几天 是 我们 的 传统 节日 清明节 , 也 就是 每年 的 四月 五号 。 这 一天 是 扫墓 的 日子 , 就是 悼念 亲友 , 悼念 先祖 的 日子 。 然后 在 前 几天 也 有 大规模 的 悼念 去年 在 5.12 四川 地震 中 丧身 的 同胞 。 另外 在 当时 的 地震 过 后 , 因为 死 了 很多 人 , 所以 留下 了 非常 多 的 破碎 的 家庭 , 比如 很多 家庭 里 的 孩子 , 唯一 的 孩子 死去 了 。 那么 这些 失去 了 亲人 的 人们 在 经过 了 一年 之后 , 据 你 的 了解 , 都 怎么样 了 呢 ? 很多 破碎 的 家庭 在 经过 了 一年 之后 已经 进行 了 重组 。 因为 大家 都 是 经历 过 地震 的 人 , 所以 , 在 一起 的 话 , 能够 更 好 的 接纳 对方 , 能够 更 好 的 了解 对方 。 但是 也 有 一些 失去 了 丈夫 或者 妻子 的 人 无法 接受 这样 的 事情 。 是 啊 , 我 想 , 每次 的 地震 都 给 很多 人 留下 了 无法 抹 去 的 心理 的 阴影 , 还有 巨大 的 灾难 。 成都 前 几天 还 发生 了 4.7 级 的 余震 , 然后 最 近 几天 , 意大利 又 发生 了 6.3 级 的 地震 。 好像 , 我 感觉 , 全世界 的 地质 又 进入 了 一个 活跃期 。 只 希望 将来 , 人们 能够 躲避 这些 可怕 的 灾难 , 不要 再 经历 这样 的 厄运 了 。 是 啊 , 我 想 在 当今 的 社会 , 我们 的 科技 相对 于 过去 已经 非常 发达 。 但是 , 我 想 , 在 人类 征服 自然 的 过程 当中 , 我们 可能 还 处于 一个 不是 特别 先进 的 阶段 。 就 比如说 , 地震 的 预警 仍然 不 能够 做 的 非常 精确 , 仍然 做 的 不 到位 。 这 也 是 导致 这些 灾难 发生 的 一个 直接 的 原因 。 我 想 , 在 现在 的 这种 社会 , 现在 的 这种 由 人类 主导 的 这 一个 世界 , 可能 我们 每个 人 都 有 充足 的 安全感 。 我们 不用 担心 野兽 的 袭击 , 也 不用 担心 每天 处于 自然灾害 的 威胁 之中 。 但 我 想 , 每个 人 仍然 还是 应该 有 这样 的 警惕 , 那 就是 , 在 自然界 的 威胁 面前 , 可能 人类 还是 相对 渺小 , 生命 在 很多 时候 还是 非常 的 脆弱 。 我 想 所有 的 这些 事件 , 地震 , 还有 包括 前 几年 发生 在 印尼 的 海啸 , 都 是 对 我们 的 一个 重要 的 提醒 。 我 想 , 在 经历 了 几千年 甚至 是 几万年 之后 , 人类 已经 不 再 受 野兽 , 或者 是 普通 自然灾害 以及 疾病 的 威胁 , 但是 , 仍然 有 其他 的 巨大 的 威胁 , 甚至 新 的 威胁 , 比如说 艾滋病 , 有待 我们 去 征服 。



Want to learn a language?


Learn from this text and thousands like it on LingQ.

  • A vast library of audio lessons, all with matching text
  • Revolutionary learning tools
  • A global, interactive learning community.

Language learning online @ LingQ

#41 Chen Yan & Wolf – Memory of the Sichuan Earthquake, Part 2

我 想 , 在 地震 中 损失 的 可能 不仅仅 是 人 的 生命 , 还有 很多 有 历史 价值 的 古建筑 之类 的 东西 。 I think that the loss in the earthquake may not be only the human life, there are many things such as ancient buildings with historical values. 就 比如 这 一次 在 意大利 发生 的 地震 造成 了 很多 中世纪 甚至 是 古建筑 的 摧毁 。 For example, the earthquake in Italy this time caused many medieval and even ancient buildings to be destroyed. 我 想 地震 过 后 , 倒塌 的 房屋 可以 重建 , 丢失 的 财产 可以 再 去 创造 , 可是 这些 人 的 生命 , 还有 这些 非常 具有 历史 价值 的 建筑 , 就 再也 无法 恢复 了 , 就 永久 的 消失 了 。 I think that after the earthquake, the collapsed houses can be rebuilt, and the lost property can be created again. However, the lives of these people and these buildings with very historical values ​​can no longer be restored and they will disappear forever. 四川 地震 在 文物 方面 造成 的 损失 也 是 难以 估量 的 , 发生 地震 的 汶川 和 北川 地区 , 有 很多 藏 、 羌 的 一些 遗迹 , 这些 已经 无法 修复 了 ; 还有 就是 举世闻名 的 都江堰 , 两千年 来 一直 发挥 作用 的 水利 灌溉 工程 , 它 的 鱼 嘴 以及 纪念 李冰 父子 的 二 王 庙 , 都 受到 了 不同 程度 的 破坏 。 The damage caused by the Sichuan earthquake on cultural relics is also incalculable. In the Wenchuan and Beichuan areas where earthquakes occurred, there are many relics of Tibetan and Qiang. These can no longer be repaired; there is also the world-famous Dujiangyan, which has been playing a role for 2,000 years. The water irrigation project, its fish mouth, and the two temples that commemorated Li Bing and his son were all damaged to varying degrees. 现在 还有 部分 建筑 没有 办法 修复 、 对外开放 。 There are still some buildings that cannot be repaired or opened to the outside world. 那 你 刚才 提到 都江堰 。 Then you mentioned Dujiangyan. 这个 都江堰 就是 修建 于 秦朝 , 就是 修建 于 两千多年 前 的 一个 著名 的 水利工程 , 甚至 和 万里长城 是 齐名 的 。 This Dujiangyan was built in the Qin Dynasty. It is a famous water conservancy project built over 2,000 years ago. It is even known as the Great Wall of China. 这 一个 浩大 的 水利工程 从 秦朝 以后 至今 的 两千多年 内 都 一直 发挥 着 作用 。 This vast water conservancy project has been playing a role for more than two thousand years since the Qin Dynasty. 它 的 修建 者 是 你 刚才 提到 的 李冰 父子 。 Its builders are Li Bing and his son, whom you just mentioned. 当时 在 四川 发生 地震 的 时期 , 是 五月份 , 然后 紧接着 就 有 北京 的 奥运会 。 At the time of the earthquake in Sichuan, it was May, and then there was the Beijing Olympics. 因为 去年 发生 的 事情 非常 多 , 所以 四川 地震 发生 过 一段 时间 之后 , 可能 就 慢慢 的 淡出 了 人们 的 视野 。 Because there were so many things that happened last year, the Sichuan earthquake may have faded out of people's horizons after some time. 但 我 想 , 在 地震 之后 , 重建 的 工作 应该 是 非常 艰巨 的 。 But I think that after the earthquake, the work of reconstruction should be very arduous. 那 陈言 , 你 了解 四川 地震 过 后 , 重建 的 工作 现在 都 怎么样 了 呢 ? That Chen Yan, do you understand how the reconstruction work has been going after the Sichuan earthquake? 你 在 成都 , 成都 应该 受 的 损失 并 没有 那么 大 , 因为 房屋 基本上 都 没有 受到 影响 ; 但是 在 成都 附近 的 那些 县城 , 可能 很多 人 在 地震 之后 就 完全 无家可归 , 那么 他们 的 去向 是 哪里 呢 ? In Chengdu and Chengdu, you should not suffer much from the loss because the houses are basically unaffected; but in the county towns near Chengdu, many people may be completely homeless after the earthquake, then where are they going? What? 在 地震 救援 工作 结束 以后 , 政府 就 开始 组织 人力 修建 板房 , 简易 的 活动 房 。 After the earthquake rescue work was over, the government began organizing the construction of human houses and simple mobile homes. 这种 房间 可以 提供 两 到 三年 的 短期 过度 居住 , 然后 再 把 震区 受灾 群众 安置 到 板房 生活 以后 , 就 开始 选择 安全 的 地方 修建 适合 他们 长期 居住 的 建筑 。 This type of room can provide short-term overstaying for two to three years. After the affected people in the earthquake area have been placed in the board room, they will begin to choose a safe place to build a building suitable for their long-term residence. 现在 有 一部分 地区 的 这种 灾 后 重建 工作 已经 结束 , 但是 像 受灾 严重 的 比如 汶川 、 北川 , 以及 都江堰 的 部分 地区 , 还 在 继续 。 At present, the post-disaster reconstruction work in some areas has already ended, but areas such as Wenchuan, Beichuan, and Dujiangyan, which are seriously affected, continue. 而且 这次 政府 是 采取 援建 。 And this time the government is taking aid. 比如 , 北京 、 上海 这种 经济 发达 的 地区 会 定 口 帮助 当地 受灾 的 地方 进行 重建 , 然后 这种 工作 可能 会 持续 五 到 十年 。 For example, economically developed areas such as Beijing and Shanghai will help restore the local disaster-stricken areas, and this work may last for five to ten years. 那么 这些 北川 , 或者 是 汶川 的 人 现在 都 大部分 住 在 板房 里 , 是 吗 ? Well, these people in Beichuan or Wenchuan now mostly live in board houses, right? 是 的 。 那 我 想 知道 , 是不是 地震 过 后 的 重建 就 意味着 他们 原来 所 生活 的 那个 地方 就 完全 毁掉 了 ? Then I would like to know if the reconstruction after the earthquake meant that the place where they lived was completely destroyed. 就是说 , 完全 不 再 适合 居住 了 ? That is to say, is no longer suitable for living? 如果 要 重建 , 必须 得 重新 选择 地址 , 在 那里 再 创建 一个 新 的 城镇 ? If you want to rebuild, you must re-select the address, where to create a new town? 基本上 是 这样 。 Basically it is. 因为 以前 居住 的 地方 , 因为 地质 构造 的 关系 , 在 这次 地震 中 受到 了 极大 的 损失 。 Because of the geological structure, the place where I lived previously suffered a great loss in this earthquake. 如果 再 发生 一次 类似 的 地质 活动 , 原来 的 地方 已经 无法 稳定 的 支持 新 的 建筑物 了 。 If similar geological activities occur again, the original place cannot support the new building stably. 所以 必需 就 得 另外 去 寻找 地址 修建 城市 。 So you have to find another address to build the city. 而且 以前 城市 产生 的 废墟 也 没 办法 处理 , 也 只能 让 它 在 那边 成为 永久 的 废墟 。 In addition, the ruins of the previous city did not have any way to deal with it. It only allowed it to become a permanent ruin there. 而且 我 想 , 受灾 的 不仅仅 是 我们 的 人类 , 可能 还有 我们 的 国宝 , 大熊猫 ; 因为 , 四川 是 大熊猫 的 主要 的 栖息地 。 And I think that not only our people but also our national treasures, giant pandas, are affected; Sichuan is a major habitat for giant pandas. 这次 卧龙 自然保护区 也 是 受到 了 非常 严重 的 破坏 , 里面 的 熊猫 被 转移 到 了 武汉 , 北京 , 昆明 等 其他 的 城市 动物园 。 The Wolong Nature Reserve was also seriously damaged. The pandas inside were transferred to Wuhan, Beijing, Kunming and other city zoos. 但是 熊猫 在 这些 动物园 生活 的 非常 好 。 But pandas are very good at these zoos. 刚 开始 的 时候 可能 因为 受到 了 地震 的 惊吓 , 变得 比较 消瘦 、 急躁 , 而且 不 爱 吃 东西 , 经过 了 半年 多 的 调养 , 它们 已经 胖乎乎 起来 了 。 At the beginning, it may have been frightened by the earthquake, it became thinner and more irritated, and it was not like to eat. After more than six months of training, they were already chubby. 奥运 过 后 的 熊猫 , 前 阵子 已经 送 回 到 成都 了 。 After the Olympics, the pandas were sent back to Chengdu. 所以 , 也就是说 , 在 四川 地震 一年 之后 , 可能 各项 工作 都 恢复 正常 了 。 So, that is to say, one year after the earthquake in Sichuan, all work may have returned to normal. 我 估计 今年 在 5.12 那天 还 会 有 非常 隆重 的 纪念活动 。 I estimate that there will be a very grand commemorative event on May 5.12 this year. 当初 , 5.12 就 被 定为 了 " 国难日 "。 At the beginning, 5.12 was set as a "national day." 对 , 刚好 前 几天 是 我们 的 传统 节日 清明节 , 也 就是 每年 的 四月 五号 。 Yes, just a few days ago is our traditional festival Ching Ming Festival, which is April 5 of each year. 这 一天 是 扫墓 的 日子 , 就是 悼念 亲友 , 悼念 先祖 的 日子 。 This day is the day of the grave sweep. It is to remember the relatives and friends and to mourn the ancestors. 然后 在 前 几天 也 有 大规模 的 悼念 去年 在 5.12 四川 地震 中 丧身 的 同胞 。 Then in the previous days there was a large-scale memory of compatriots who had lost their lives in the 5.12 Sichuan earthquake last year. 另外 在 当时 的 地震 过 后 , 因为 死 了 很多 人 , 所以 留下 了 非常 多 的 破碎 的 家庭 , 比如 很多 家庭 里 的 孩子 , 唯一 的 孩子 死去 了 。 In addition, after the earthquake at the time, many people were killed, leaving a lot of broken families, such as children in many families, the only child died. 那么 这些 失去 了 亲人 的 人们 在 经过 了 一年 之后 , 据 你 的 了解 , 都 怎么样 了 呢 ? Then, after a year passed by those who lost their loved ones, according to your understanding, what happened? 很多 破碎 的 家庭 在 经过 了 一年 之后 已经 进行 了 重组 。 Many broken families have been reorganized after a year. 因为 大家 都 是 经历 过 地震 的 人 , 所以 , 在 一起 的 话 , 能够 更 好 的 接纳 对方 , 能够 更 好 的 了解 对方 。 Because everyone is a person who has experienced earthquakes, so if they are together, they can better accept each other and understand each other better. 但是 也 有 一些 失去 了 丈夫 或者 妻子 的 人 无法 接受 这样 的 事情 。 However, some people who have lost their husbands or wives cannot accept such things. 是 啊 , 我 想 , 每次 的 地震 都 给 很多 人 留下 了 无法 抹 去 的 心理 的 阴影 , 还有 巨大 的 灾难 。 Yes, I think that every earthquake has left a lot of people with a mental shadow that can't be erased. There is also a huge disaster. 成都 前 几天 还 发生 了 4.7 级 的 余震 , 然后 最 近 几天 , 意大利 又 发生 了 6.3 级 的 地震 。 A magnitude 4.7 aftershock occurred in Chengdu a few days ago, and then in recent days, another 6.3-magnitude earthquake occurred in Italy. 好像 , 我 感觉 , 全世界 的 地质 又 进入 了 一个 活跃期 。 It seems that I feel that the geology of the world has entered an active period. 只 希望 将来 , 人们 能够 躲避 这些 可怕 的 灾难 , 不要 再 经历 这样 的 厄运 了 。 Just hope that in the future, people will be able to escape these terrible disasters and not go through such bad luck. 是 啊 , 我 想 在 当今 的 社会 , 我们 的 科技 相对 于 过去 已经 非常 发达 。 Yes, I think that in today's society, our technology is very developed compared to the past. 但是 , 我 想 , 在 人类 征服 自然 的 过程 当中 , 我们 可能 还 处于 一个 不是 特别 先进 的 阶段 。 However, I think that in the process of human conquest of nature, we may still be at a stage that is not particularly advanced. 就 比如说 , 地震 的 预警 仍然 不 能够 做 的 非常 精确 , 仍然 做 的 不 到位 。 For example, the early warning of the earthquake still can not be done very accurately, and still does not reach the goal. 这 也 是 导致 这些 灾难 发生 的 一个 直接 的 原因 。 This is also a direct cause of these disasters. 我 想 , 在 现在 的 这种 社会 , 现在 的 这种 由 人类 主导 的 这 一个 世界 , 可能 我们 每个 人 都 有 充足 的 安全感 。 I think that in this kind of society nowadays, this kind of world dominated by human beings may have sufficient sense of security for each of us. 我们 不用 担心 野兽 的 袭击 , 也 不用 担心 每天 处于 自然灾害 的 威胁 之中 。 We do not have to worry about beast attacks, nor do we have to worry about the daily threat of natural disasters. 但 我 想 , 每个 人 仍然 还是 应该 有 这样 的 警惕 , 那 就是 , 在 自然界 的 威胁 面前 , 可能 人类 还是 相对 渺小 , 生命 在 很多 时候 还是 非常 的 脆弱 。 But I think that everyone should still have such vigilance, that is, in the face of threats from nature, people may be relatively small, and life is still very fragile at many times. 我 想 所有 的 这些 事件 , 地震 , 还有 包括 前 几年 发生 在 印尼 的 海啸 , 都 是 对 我们 的 一个 重要 的 提醒 。 I think all these events, the earthquake, and the tsunami that occurred in Indonesia in previous years are all important reminders to us. 我 想 , 在 经历 了 几千年 甚至 是 几万年 之后 , 人类 已经 不 再 受 野兽 , 或者 是 普通 自然灾害 以及 疾病 的 威胁 , 但是 , 仍然 有 其他 的 巨大 的 威胁 , 甚至 新 的 威胁 , 比如说 艾滋病 , 有待 我们 去 征服 。 I think that after thousands of years or even tens of thousands of years, human beings are no longer affected by beasts, or natural natural disasters and diseases. However, there are still other great threats and even new threats. For example, AIDS is waiting for us to conquer.

×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