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三国演义 -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abridged), Part 12-关羽 义释 曹操

Part 12-关羽 义释 曹操

关于 义 释 曹操。

周瑜 和 诸葛亮 在 赤壁 烧 了 曹操 的 船 ,曹操 想 占领 东吴 的 计划 失败 了。 为了 阻挡 曹操 和 他 的 士兵 逃跑 ,诸葛亮 在 几个 重要 的 地方 都 安排 了 军队 把守。

其他 的 将军 都 领 了 兵马 走 了 ,只有 关羽 没有 任务。 于是 ,关羽 问 诸葛亮 为什么 不 给 他 安排 任务。

诸葛亮 说 :“我 本来 是 要 派 你 去 把守 最 重要 的 华容道 ,只是 有些 担心 ,还是 不让 你 去 了。

关于 生气 地问 :“有 什么 好 担心 的?

诸葛亮 说 :“我 担心 你 受过 曹操 的 好处 ,会 放走 曹操。

关羽 听后 ,马上 说 :“我 为 他 打过仗 ,他 的 恩情 我 早就 还清 了 ,我 是 不会 放走 他 的。

诸葛亮 说 :“要是 你 放走 了 曹操 ,怎么办 呢?

关羽 说 :“你 要是 不 相信 我 ,可以 立 军令状 来 表示 我 的 决心。

关羽 立刻 写 好 了 军令状 ,诸葛亮 就 派 关羽 带 着 兵马 去 把守 华容道。

曹操 的 船队 被 烧毁 了 以后 ,跟着 曹操 逃出来 的 士兵 不 多。 曹操 在 这些 将士 的 保护 下 ,来到 了 山地 边 的 树林 里。 这里 地势 非常 险要。

曹操 忽然 大笑 起来。 将士 们 感到 很 奇怪 ,问 他 :“打仗 大 输 了 ,曹丞相 怎么 还 笑 得 出来?

曹操 说 :“我 笑 的 是 ,如果 诸葛亮 和 周瑜 在 这里 埋伏 一支 人马 的话 ,我们 就 一定 逃不了 了。

曹操 刚 说完 ,突然 赵云 带着 一支 人马 冲 了 出来 ,将士 们 连忙 保护 着 曹操 逃走。

天快 亮 的 时候 下 起 了 大雨 ,曹操 等 人 又 冷 又 饿。 这时 他们 走 到 了 一个 叫 葫芦 谷 的 地方 ,曹操 命令 将士 们 停下来 休息。

曹操 坐在 一片 树林 中 ,四下 看 了 看 ,又 大笑 起来。 将士 们 很 奇怪 ,不 知道 曹操 为什么 又 笑。

曹操 说 :“我 笑 的 是 如果 诸葛亮 他们 在 这里 埋伏 一支 人马 ,我们 就算 不死 也 得 受 重伤。

曹操 刚 说完 :“从 葫芦 谷 又 冲出 一支 人马 ,包围 了 曹军。 张飞 是 领兵 的 将军 ,曹操 见 了 ,吓 得 骑 上马 就 跑。

曹操 带 着 将士 们 一路 逃跑 ,狼狈不堪。 这时 他们 来到 一个 路口。 前面 的 士兵 报告 说 :“前面 有 两条路 ,一条 大路 ,一条 小路。 大路 比较 好 走 ,但是 离 荆州 远。 小路 叫 华容道 ,离 荆州 近 ,但是 不好 走。 “ 曹操 害怕 诸葛亮 在 大 路上 安排 埋伏 ,就 命令 将士 们 走 小路。

因为 下雨 ,小路 非常 滑 ,走 起来 很 困难。 突然 ,曹操 又 大笑 起来。 将士 们 问 曹操 为什么 又 笑 ,曹操 说 :“如果 诸葛亮 和 周瑜 在 这里 埋伏 一支 人马 ,我们 就 只能 投降 了!

曹操 刚 说完 ,突然 一声 炮响 ,关羽 带 着 一支 人马 出现 在 路上。 曹操 的 士兵 吓坏 了 ,一个个 尿 都 快 吓 出来 了 ,不 知道 怎么办 才 好。

这时 ,曹操 的 一个 谋士 对 他 说 :“关羽 很 讲 义气 ,您 曾经 收留 过 他 ,他 一定 会 记住 您 对 他 的 恩情。 您 如果 劝劝 他 ,关羽 也许 会 被 感动。

曹操 听从 了 谋士 的 建议 ,走上 前 跟 关羽 谈起 了 以前 的 事情。

虽然 关羽 知道 自己 签了 军令状 ,放走 曹操 会 受到 惩罚 ,还是 他 想到 曹操 的 恩情 ,还是 不忍心 杀 曹操 ,放 曹操 他们 通过 了 华容道。

关羽 带 着 人马 回到 诸葛亮 的 军营 ,诸葛亮 看到 关羽 回来 了 ,上前 迎接。

关羽 说 :“我 是 来 领 死罪 的。

诸葛亮 问 :“难道 曹操 没有 走 华容道?

关羽 说 :“走 了。 是 我 无能 ,让 曹操 逃走 了。

诸葛亮 说 :“恐怕 是 将军 念及 旧情 ,所以 才 放走 了 曹操。 但是 您 立下 了 军令状 ,只好 按 军法 处置 了! “ 说完 就让 将士 把 关羽 推出 去 杀头。 刘备 的 将领 们 都 吓坏 了 ,赶紧 跪下 为 关羽 求情。

刘备 也 向 诸葛亮 求情 说 :“请 军师 暂时 记下 关羽 的 死罪 ,这次 就 不 杀 他 了 ,让 他 以后 将攻补过 吧。

其实 诸葛亮 也 并 不想 杀 关羽 ,只是 为了 严肃 军纪 ,吓 一 吓 关羽。 诸葛亮 看见 大家 都 着急 了 ,就 说 :“好 吧! 关羽 ,死罪 先 记下。 你 要 记得 今天 的 事情 ,今后 要 将功补过!

不过 大家 又 高兴 起来 了 ,整个 军营 都 在 热烈 庆功。 实际上 ,让 关羽 把守 华容道 、放走 曹操 是 诸葛亮 的 计谋。 因为 当时 刘备 的 军队 还 不够 强大 ,曹操 在 北方 还有 几十万 的 大军 ,还 不到 杀 曹操 的 时候。

曹操 铩羽而归 后 ,刘备 与 孙权 又 开始 争夺 荆州。 诸葛亮 和 周瑜 在 争夺 荆州 的 过程 中 各显神通。


Part 12-关羽 义释 曹操 Teil 12 – Guan Yuyi erklärt Cao Cao Part 12 - Guan Yu's interpretation of Cao Cao Parte 12-Guan Yuyi explica a Cao Cao 第十二部 関羽夷が曹操を説明する 12부-Guan Yuyi가 Cao Cao를 설명합니다.

关于 义 释 曹操。 Guan YU because of relationship, releases Cao Cao! Sobre la interpretación de Cao Cao. Om definitionen av Cao Cao.

周瑜 和 诸葛亮 在 赤壁 烧 了 曹操 的 船 ,曹操 想 占领 东吴 的 计划 失败 了。 Zhou Yu und Zhuge Liang verbrannten Cao Caos Schiff in Chibi, und Cao Caos Plan, Soochow zu besetzen, schlug fehl. Zhou Yu and Zhuge Liang burned Cao Cao's ship in Chibi, and Cao Cao's plan to occupy Soochow failed. Zhou Yu y Zhuge Liang quemaron el barco de Cao Cao en Chibi, y el plan de Cao Cao para ocupar Soochow fracasó. Чжоу Юй и Чжугэ Лян сожгли корабль Цао Цао в Чиби, и план Цао Цао по захвату Сучжоу провалился. 为了 阻挡 曹操 和 他 的 士兵 逃跑 ,诸葛亮 在 几个 重要 的 地方 都 安排 了 军队 把守。 Um Cao Cao und seine Soldaten an der Flucht zu hindern, arrangierte Zhuge Liang Truppen, um mehrere wichtige Orte zu bewachen. To stop Cao Cao and his soldiers from escaping, Zhuge Liang placed troops at several important places to guard them. Para evitar que Cao Cao y sus soldados escaparan, Zhuge Liang dispuso tropas para proteger varios lugares importantes. 曹操と彼の兵士が逃げるのを防ぐために、諸葛亮はいくつかの重要な場所を守るために軍隊を配置しました。

其他 的 将军 都 领 了 兵马 走 了 ,只有 关羽 没有 任务。 Die anderen Generäle führten ihre Truppen an und gingen, nur Guan Yu hatte keine Mission. The other generals led their troops and left, only Guan Yu had no mission. Los otros generales lideraron sus tropas y se fueron, solo Guan Yu no tenía misión. 于是 ,关羽 问 诸葛亮 为什么 不 给 他 安排 任务。 Also fragte Guan Yu Zhuge Liang, warum er keine Aufgaben für ihn arrangiere. So Guan Yu asked Zhuge Liang why he didn't arrange tasks for him. Así que Guan Yu le preguntó a Zhuge Liang por qué no organizaba tareas para él.

诸葛亮 说 :“我 本来 是 要 派 你 去 把守 最 重要 的 华容道 ,只是 有些 担心 ,还是 不让 你 去 了。 Zhuge Liang sagte: „Ich wollte Sie zur Bewachung der wichtigsten Huarong-Straße schicken, aber ich war ein wenig besorgt, also ließ ich Sie immer noch nicht gehen. Zhuge Liang said: "I was going to send you to guard the most important Huarong Road, but I was a little worried, so I still didn't let you go. Zhuge Liang dijo: "Iba a enviarte a vigilar la carretera más importante de Huarong, pero estaba un poco preocupado, así que no te dejé ir". "

关于 生气 地问 :“有 什么 好 担心 的? Wütend zu fragen: „Was gibt es zu befürchten? About asking angrily, "What's there to worry about? Acerca de preguntar con enojo: "¿De qué hay que preocuparse? "

诸葛亮 说 :“我 担心 你 受过 曹操 的 好处 ,会 放走 曹操。 Zhuge Liang sagte: „Ich mache mir Sorgen, dass Sie Cao Cao gehen lassen, weil Sie Vorteile von Cao Cao erhalten haben. Zhuge Liang said: "I am worried that you will let Cao Cao go because you have received benefits from Cao Cao. Zhuge Liang dijo: "Me preocupa que dejes ir a Cao Cao porque has recibido beneficios de Cao Cao.

关羽 听后 ,马上 说 :“我 为 他 打过仗 ,他 的 恩情 我 早就 还清 了 ,我 是 不会 放走 他 的。 Nachdem Guan Yu dies hörte, sagte er sofort: „Ich habe für ihn gekämpft, ich habe seine Freundlichkeit vor langer Zeit zurückgezahlt und ich werde ihn nicht gehen lassen. After Guan Yu heard this, he immediately said: "I fought for him, I have repaid his kindness long ago, and I will not let him go. Después de que Guan Yu escuchó esto, inmediatamente dijo: "Luché por él, le devolví su bondad hace mucho tiempo y no lo dejaré ir. När Guan Yu hörde detta sade han genast, "Jag har kämpat för honom, och jag har för länge sedan återgäldat hans vänlighet, så jag kommer inte att låta honom gå.

诸葛亮 说 :“要是 你 放走 了 曹操 ,怎么办 呢? Zhuge Liang sagte: „Was, wenn du Cao Cao gehen lässt? Zhuge Liang said, "What if you let Cao Cao go? Zhuge Liang dijo: "¿Qué pasa si dejas ir a Cao Cao?

关羽 说 :“你 要是 不 相信 我 ,可以 立 军令状 来 表示 我 的 决心。 Guan Yu sagte: „Wenn Sie mir nicht glauben, können Sie einen Militärbefehl erlassen, um meine Entschlossenheit zu zeigen. Guan Yu said: "If you don't believe me, you can issue a military order to show my determination. Guan Yu dijo: "Si no me cree, puede emitir una orden militar para mostrar mi determinación.

关羽 立刻 写 好 了 军令状 ,诸葛亮 就 派 关羽 带 着 兵马 去 把守 华容道。 Guan Yu schrieb sofort den Militärbefehl und Zhuge Liang schickte Guan Yu mit Soldaten und Pferden, um die Huarong Road zu bewachen. Guan Yu immediately wrote the military order, and Zhuge Liang sent Guan Yu with soldiers and horses to guard Huarong Road. Guan Yu inmediatamente escribió la orden militar, y Zhuge Liang envió a Guan Yu con soldados y caballos para proteger la calle Huarong.

曹操 的 船队 被 烧毁 了 以后 ,跟着 曹操 逃出来 的 士兵 不 多。 Nachdem Cao Caos Flotte verbrannt war, entkamen nicht viele Soldaten mit Cao Cao. After Cao Cao's fleet was burned, not many soldiers escaped with Cao Cao. Después de quemar la flota de Cao Cao, no muchos soldados escaparon con Cao Cao. 曹操 在 这些 将士 的 保护 下 ,来到 了 山地 边 的 树林 里。 Unter dem Schutz dieser Soldaten kam Cao Cao in den Wald am Rand des Berges. Under the protection of these soldiers, Cao Cao came to the woods on the edge of the mountain. Bajo la protección de estos soldados, Cao Cao llegó al bosque al borde de la montaña. 这里 地势 非常 险要。 Das Gelände hier ist sehr gefährlich. The terrain here is very dangerous. El terreno aquí es muy peligroso.

曹操 忽然 大笑 起来。 Cao Cao lachte plötzlich. Cao Cao suddenly burst into laughter. Cao Cao de repente se rió. 将士 们 感到 很 奇怪 ,问 他 :“打仗 大 输 了 ,曹丞相 怎么 还 笑 得 出来? Die Soldaten fühlten sich sehr seltsam und fragten ihn: „Wie kann Premierminister Cao immer noch lachen, nachdem er eine große Schlacht verloren hat? The soldiers felt very strange and asked him: "How can Prime Minister Cao still laugh after losing a big battle? Los soldados se sintieron muy extraños y le preguntaron: "¿Cómo es posible que el primer ministro Cao todavía se ría después de perder una gran batalla?

曹操 说 :“我 笑 的 是 ,如果 诸葛亮 和 周瑜 在 这里 埋伏 一支 人马 的话 ,我们 就 一定 逃不了 了。 Cao Cao sagte: „Worüber ich lache, ist, dass wir nicht entkommen könnten, wenn Zhuge Liang und Zhou Yu hier eine Truppe überfallen hätten. Cao Cao said, "What I'm laughing at is that if Zhuge Liang and Zhou Yu ambushed an army here, we would not be able to escape. Cao Cao dijo: "De lo que me río es de que si Zhuge Liang y Zhou Yu tendieran una emboscada a una fuerza aquí, no podríamos escapar.

曹操 刚 说完 ,突然 赵云 带着 一支 人马 冲 了 出来 ,将士 们 连忙 保护 着 曹操 逃走。 Gerade als Cao Cao zu Ende gesprochen hatte, stürmte plötzlich Zhao Yun mit einem Team von Soldaten heraus, und die Soldaten beschützten Cao Cao hastig und flohen. Just as Cao Cao finished speaking, suddenly Zhao Yun rushed out with a team of soldiers, and the soldiers hurriedly protected Cao Cao and escaped. Justo cuando Cao Cao terminó de hablar, de repente Zhao Yun salió corriendo con un equipo de soldados, y los soldados rápidamente protegieron a Cao Cao y escaparon.

天快 亮 的 时候 下 起 了 大雨 ,曹操 等 人 又 冷 又 饿。 Kurz vor der Morgendämmerung begann es heftig zu regnen und Cao Cao und andere froren und hungerten. When it was almost dawn, it rained heavily, and Cao Cao and the others were cold and hungry. Cuando estaba por amanecer, comenzó a llover fuertemente, y Cao Cao y los demás tenían frío y hambre. 这时 他们 走 到 了 一个 叫 葫芦 谷 的 地方 ,曹操 命令 将士 们 停下来 休息。 Zu dieser Zeit kamen sie an einen Ort namens Calabash Valley, Cao Cao befahl den Soldaten anzuhalten und sich auszuruhen. At this time they came to a place called Calabash Valley, Cao Cao ordered the soldiers to stop and rest. En ese momento llegaron a un lugar llamado Calabash Valley, Cao Cao ordenó a los soldados que se detuvieran y descansaran.

曹操 坐在 一片 树林 中 ,四下 看 了 看 ,又 大笑 起来。 Cao Cao saß in einem Wald, sah sich um und lachte wieder. Cao Cao sat in a forest, looked around, and laughed again. Cao Cao se sentó en un bosque, miró a su alrededor y volvió a reír. 将士 们 很 奇怪 ,不 知道 曹操 为什么 又 笑。 Die Soldaten waren sehr überrascht, sie wussten nicht, warum Cao Cao wieder lachte. The soldiers were very surprised. They didn't know why Cao Cao laughed again. Los soldados estaban muy sorprendidos, no sabían por qué Cao Cao se rió de nuevo.

曹操 说 :“我 笑 的 是 如果 诸葛亮 他们 在 这里 埋伏 一支 人马 ,我们 就算 不死 也 得 受 重伤。 Cao Cao sagte: „Worüber ich lache, ist, dass wir ernsthaft verletzt würden, wenn Zhuge Liang und die anderen hier eine Armee überfallen würden, wenn wir nicht sterben würden. Cao Cao said: "What I'm laughing at is that if Zhuge Liang and the others ambushed a force here, we would be seriously injured if we didn't die. Cao Cao dijo: "De lo que me estoy riendo es de que si Zhuge Liang y los demás tendieran una emboscada a una fuerza aquí, estaríamos gravemente heridos si no moríamos.

曹操 刚 说完 :“从 葫芦 谷 又 冲出 一支 人马 ,包围 了 曹军。 Cao Cao hatte gerade zu Ende gesprochen: „Eine weitere Streitmacht stürmte aus dem Calabash Valley und umzingelte Caos Armee. Cao Cao had just finished speaking: "Another force rushed out from Calabash Valley and surrounded Cao's army. Cao Cao acababa de terminar de hablar: "Otra fuerza salió corriendo del Valle de Calabash y rodeó al ejército de Cao. 张飞 是 领兵 的 将军 ,曹操 见 了 ,吓 得 骑 上马 就 跑。 Zhang Fei war der General, der die Armee anführte.Als Cao Cao ihn sah, stieg er auf sein Pferd und rannte erschrocken davon. Zhang Fei was the general leading the army. When Cao Cao saw him, he got on his horse and ran away in fright. Zhang Fei era el general que dirigía el ejército, cuando Cao Cao lo vio, se montó en su caballo y salió corriendo asustado.

曹操 带 着 将士 们 一路 逃跑 ,狼狈不堪。 Cao Cao floh mit seinen Soldaten in Panik den ganzen Weg. Cao Cao fled with his soldiers all the way, in a panic. Cao Cao huyó con sus soldados todo el camino, presa del pánico. 这时 他们 来到 一个 路口。 Dann kamen sie an eine Kreuzung. Then they came to an intersection. Luego llegaron a una intersección. 前面 的 士兵 报告 说 :“前面 有 两条路 ,一条 大路 ,一条 小路。 Die Soldaten vorn berichteten: „Vor uns liegen zwei Straßen, eine Hauptstraße und eine kleine Straße. The soldiers in front reported: "There are two roads ahead, a main road and a small road. Los soldados al frente informaron: "Hay dos caminos más adelante, un camino principal y un camino pequeño. 大路 比较 好 走 ,但是 离 荆州 远。 Die Hauptstraße ist einfacher zu gehen, aber sie ist weit von Jingzhou entfernt. The main road is easier to walk, but it is far away from Jingzhou. La carretera principal es más fácil de caminar, pero está lejos de Jingzhou. 小路 叫 华容道 ,离 荆州 近 ,但是 不好 走。 Die kleine Straße heißt Huarong Road und liegt in der Nähe von Jingzhou, aber sie ist nicht leicht zu gehen. The small road is called Huarong Road, which is close to Jingzhou, but it is not easy to walk. El pequeño camino se llama Huarong Road, que está cerca de Jingzhou, pero no es fácil caminar. “ 曹操 害怕 诸葛亮 在 大 路上 安排 埋伏 ,就 命令 将士 们 走 小路。 „Cao Cao hatte Angst, dass Zhuge Liang einen Hinterhalt auf der Hauptstraße arrangieren würde, also befahl er seinen Soldaten, eine kleine Straße zu nehmen. "Cao Cao was afraid that Zhuge Liang would arrange an ambush on the main road, so he ordered his soldiers to take a small road. "Cao Cao tenía miedo de que Zhuge Liang organizara una emboscada en la carretera principal, por lo que ordenó a sus soldados que tomaran una pequeña carretera.

因为 下雨 ,小路 非常 滑 ,走 起来 很 困难。 Wegen des Regens war der Weg sehr rutschig und schwer zu begehen. Because of the rain, the path was very slippery and difficult to walk on. Debido a la lluvia, el camino estaba muy resbaladizo y era difícil caminar. 突然 ,曹操 又 大笑 起来。 Plötzlich lachte Cao Cao wieder. Suddenly, Cao Cao laughed again. De repente, Cao Cao volvió a reír. 将士 们 问 曹操 为什么 又 笑 ,曹操 说 :“如果 诸葛亮 和 周瑜 在 这里 埋伏 一支 人马 ,我们 就 只能 投降 了! Die Soldaten fragten Cao Cao, warum er wieder lachte, und Cao Cao sagte: „Wenn Zhuge Liang und Zhou Yu hier eine Armee überfallen würden, müssten wir uns ergeben! The soldiers asked Cao Cao why he laughed again, and Cao Cao said, "If Zhuge Liang and Zhou Yu ambushed an army here, we would have to surrender! Los soldados le preguntaron a Cao Cao por qué se reía de nuevo, y Cao Cao dijo: "¡Si Zhuge Liang y Zhou Yu tendieran una emboscada a un ejército aquí, tendríamos que rendirnos!

曹操 刚 说完 ,突然 一声 炮响 ,关羽 带 着 一支 人马 出现 在 路上。 Gerade als Cao Cao seine Rede beendet hatte, ertönte plötzlich eine Kanone und Guan Yu erschien mit einem Truppenteam auf der Straße. Just as Cao Cao finished speaking, a cannon rang out suddenly, and Guan Yu appeared on the road with a team of troops. Justo cuando Cao Cao terminó de hablar, un cañón sonó de repente y Guan Yu apareció en el camino con un equipo de tropas. 曹操 的 士兵 吓坏 了 ,一个个 尿 都 快 吓 出来 了 ,不 知道 怎么办 才 好。 Cao Caos Soldaten waren so verängstigt, dass sie vor Angst fast pinkelten, weil sie nicht wussten, was sie tun sollten. Cao Cao's soldiers were so frightened that they were about to urinate, and they didn't know what to do. Los soldados de Cao Cao estaban tan asustados que casi se orinaron del miedo, sin saber qué hacer.

这时 ,曹操 的 一个 谋士 对 他 说 :“关羽 很 讲 义气 ,您 曾经 收留 过 他 ,他 一定 会 记住 您 对 他 的 恩情。 Zu diesem Zeitpunkt sagte einer von Cao Caos Beratern zu ihm: „Guan Yu ist sehr loyal, du hast ihn einmal aufgenommen und er wird sich definitiv an deine Freundlichkeit ihm gegenüber erinnern. At this time, one of Cao Cao's counselors said to him: "Guan Yu is very loyal, you once took him in, and he will definitely remember your kindness to him. En ese momento, uno de los consejeros de Cao Cao le dijo: "Guan Yu es muy leal, una vez lo acogiste y definitivamente recordará tu amabilidad con él. 您 如果 劝劝 他 ,关羽 也许 会 被 感动。 Wenn Sie ihn überzeugen, kann Guan Yu verlegt werden. If you persuade him, Guan Yu may be moved. Si lo convences, Guan Yu puede moverse.

曹操 听从 了 谋士 的 建议 ,走上 前 跟 关羽 谈起 了 以前 的 事情。 Cao Cao folgte dem Rat des Beraters und trat vor, um mit Guan Yu über die Vergangenheit zu sprechen. Cao Cao followed the counselor's advice and stepped forward to talk to Guan Yu about the past. Cao Cao siguió el consejo del consejero y se adelantó para hablar con Guan Yu sobre el pasado.

虽然 关羽 知道 自己 签了 军令状 ,放走 曹操 会 受到 惩罚 ,还是 他 想到 曹操 的 恩情 ,还是 不忍心 杀 曹操 ,放 曹操 他们 通过 了 华容道。 Obwohl Guan Yu wusste, dass er bestraft werden würde, weil er Cao Cao nach Unterzeichnung des Militärbefehls gehen ließ, konnte er es immer noch nicht ertragen, Cao Cao zu töten, weil er an Cao Caos Freundlichkeit dachte, also ließ er Cao Cao durch die Huarong Road gehen. Although Guan Yu knew that he would be punished for letting Cao Cao go after signing the military order, he still couldn't bear to kill Cao Cao because he thought of Cao Cao's kindness, so he let Cao Cao go through Huarong Road. Aunque Guan Yu sabía que sería castigado por dejar ir a Cao Cao después de firmar la orden militar, todavía no podía soportar matar a Cao Cao porque pensó en la bondad de Cao Cao, así que dejó que Cao Cao pasara por Huarong Road.

关羽 带 着 人马 回到 诸葛亮 的 军营 ,诸葛亮 看到 关羽 回来 了 ,上前 迎接。 Guan Yu kehrte mit seinen Truppen zu Zhuge Liangs Kaserne zurück.Zhuge Liang sah, dass Guan Yu zurückkam und trat vor, um ihn zu begrüßen. Guan Yu returned to Zhuge Liang's barracks with his troops. Zhuge Liang saw Guan Yu came back and stepped forward to greet him. Guan Yu regresó al cuartel de Zhuge Liang con sus tropas, Zhuge Liang vio que Guan Yu regresaba y se adelantó para saludarlo.

关羽 说 :“我 是 来 领 死罪 的。 Guan Yu sagte: „Ich bin gekommen, um das Todesurteil entgegenzunehmen. Guan Yu said, "I am here to take the death penalty. Guan Yu dijo: "He venido para recibir la sentencia de muerte.

诸葛亮 问 :“难道 曹操 没有 走 华容道? Zhuge Liang fragte: „Ist Cao Cao nicht der Huarong Road gefolgt? Zhuge Liang asked, "Could it be that Cao Cao did not follow Huarong Road? Zhuge Liang preguntó: "¿Cao Cao no siguió el camino de Huarong? "

关羽 说 :“走 了。 Guan Yu sagte: „Lass uns gehen. Guan Yu said, "Let's go. Guan Yu dijo: "Vamos. 是 我 无能 ,让 曹操 逃走 了。 Es war meine Inkompetenz, die Cao Cao zur Flucht veranlasste. It was my incompetence that made Cao Cao escape. Fue mi incompetencia lo que hizo escapar a Cao Cao.

诸葛亮 说 :“恐怕 是 将军 念及 旧情 ,所以 才 放走 了 曹操。 Zhuge Liang sagte: „Ich fürchte, der General hat Cao Cao gehen lassen, weil er die alten Gefühle vermisst hat. Zhuge Liang said, "I'm afraid the general let Cao Cao go because he missed the old feelings. Zhuge Liang dijo: "Me temo que el general dejó ir a Cao Cao porque extrañaba los viejos sentimientos. 但是 您 立下 了 军令状 ,只好 按 军法 处置 了! Aber Sie haben einen Militärbefehl erlassen, also müssen Sie ihn nach Militärrecht behandeln! But you issued a military order, so you have to deal with it according to military law! ¡Pero emitió una orden militar, por lo que debe tratarla de acuerdo con la ley militar! “ 说完 就让 将士 把 关羽 推出 去 杀头。 „Nachdem sie gesprochen haben, lassen Sie die Soldaten Guan Yu schubsen, damit er ihn enthauptet. "After speaking, let the soldiers push Guan Yu out to behead him. "Después de hablar, deja que los soldados empujen a Guan Yu para decapitarlo. 刘备 的 将领 们 都 吓坏 了 ,赶紧 跪下 为 关羽 求情。 Die Generäle von Liu Bei waren entsetzt und knieten nieder, um für Guan Yu einzutreten. Liu Bei's generals were terrified and knelt down to intercede for Guan Yu. Los generales de Liu Bei estaban aterrorizados y se arrodillaron para interceder por Guan Yu.

刘备 也 向 诸葛亮 求情 说 :“请 军师 暂时 记下 关羽 的 死罪 ,这次 就 不 杀 他 了 ,让 他 以后 将攻补过 吧。 Liu Bei flehte auch Zhuge Liang an und sagte: „Der Militärkommandant, bitte zeichnen Sie die Todesstrafe von Guan Yu vorerst auf und töten Sie ihn diesmal nicht, lassen Sie ihn es später nachholen. Liu Bei also pleaded with Zhuge Liang, saying: "The military commander please record Guan Yu's death penalty for the time being, and don't kill him this time, let him make up for it later. Liu Bei también le suplicó a Zhuge Liang, diciendo: "El comandante militar, por favor, registre la pena de muerte de Guan Yu por el momento, y no lo mate esta vez, déjelo compensarlo más tarde".

其实 诸葛亮 也 并 不想 杀 关羽 ,只是 为了 严肃 军纪 ,吓 一 吓 关羽。 Tatsächlich wollte Zhuge Liang Guan Yu nicht töten, er wollte Guan Yu nur einschüchtern, um militärische Disziplin durchzusetzen. In fact, Zhuge Liang didn't want to kill Guan Yu, he just wanted to intimidate Guan Yu in order to enforce military discipline. De hecho, Zhuge Liang no quería matar a Guan Yu, solo quería intimidar a Guan Yu para imponer la disciplina militar. 诸葛亮 看见 大家 都 着急 了 ,就 说 :“好 吧! Als Zhuge Liang sah, dass alle besorgt waren, sagte er: „Okay! Seeing that everyone was anxious, Zhuge Liang said, "Okay! Al ver que todos estaban ansiosos, Zhuge Liang dijo: "¡Está bien! 关羽 ,死罪 先 记下。 Guan Yu, schreiben Sie zuerst die Todesstrafe auf. Guan Yu, write down the death penalty first. Guan Yu, escribe primero la pena de muerte. 你 要 记得 今天 的 事情 ,今后 要 将功补过! Sie müssen sich daran erinnern, was heute passiert ist, und es in Zukunft wieder gut machen! You have to remember what happened today, and make up for it in the future! ¡Tienes que recordar lo que sucedió hoy y compensarlo en el futuro! "

不过 大家 又 高兴 起来 了 ,整个 军营 都 在 热烈 庆功。 Aber alle waren wieder happy und die ganze Kaserne feierte ausgelassen. But everyone was happy again, and the whole barracks was celebrating enthusiastically. Pero todos estaban felices de nuevo, y todo el cuartel estaba celebrando con entusiasmo. 实际上 ,让 关羽 把守 华容道 、放走 曹操 是 诸葛亮 的 计谋。 Tatsächlich war es Zhuge Liangs Strategie, Guan Yu die Huarong Road bewachen zu lassen und Cao Cao gehen zu lassen. In fact, it was Zhuge Liang's strategy to let Guan Yu guard Huarong Road and let Cao Cao go. De hecho, la estrategia de Zhuge Liang era dejar que Guan Yu vigilara Huarong Road y dejar ir a Cao Cao. 因为 当时 刘备 的 军队 还 不够 强大 ,曹操 在 北方 还有 几十万 的 大军 ,还 不到 杀 曹操 的 时候。 Da die Armee von Liu Bei zu dieser Zeit nicht stark genug war, hatte Cao Cao immer noch Hunderttausende von Truppen im Norden, und es war noch nicht an der Zeit, Cao Cao zu töten. Because Liu Bei's army was not strong enough at that time, Cao Cao still had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troops in the north, and it was not yet time to kill Cao Cao. Debido a que el ejército de Liu Bei no era lo suficientemente fuerte en ese momento, Cao Cao todavía tenía cientos de miles de tropas en el norte y aún no era el momento de matar a Cao Cao.

曹操 铩羽而归 后 ,刘备 与 孙权 又 开始 争夺 荆州。 Nachdem Cao Cao nicht zurückkehrte, begannen Liu Bei und Sun Quan erneut, für Jingzhou zu konkurrieren. After Cao Cao failed to return, Liu Bei and Sun Quan began to compete for Jingzhou again. Después de que Cao Cao no pudo regresar, Liu Bei y Sun Quan comenzaron a competir por Jingzhou nuevamente. 诸葛亮 和 周瑜 在 争夺 荆州 的 过程 中 各显神通。 Zhuge Liang und Zhou Yu zeigten ihre besonderen Fähigkeiten im Wettbewerb um Jingzhou. Zhuge Liang and Zhou Yu showed their special abilities in the process of competing for Jingzhou. Zhuge Liang y Zhou Yu mostraron sus habilidades especiales en el proceso de competir por Jingzh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