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三国演义 -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abridged), 11-赤壁之战

11-赤壁之战

赤壁之战。

曹操 带领 百万 大军 南下 ,来到 长江 边上 的 赤壁 ,准备 攻打 东吴。 面对 强大 的 曹军 ,刘备 和 孙权 组成 联军 共同 抵抗 曹操。

一天 夜里 ,老 将军 黄盖 来看 周瑜。 黄盖 对 周瑜 说 :“敌人 的 人数 多 ,我们 的 人数 少 ,不 适合 长期 作战。 不如 用 火 ,不如 用 火攻 曹军 ,怎么样?"

周瑜 说 :“这 确实 是 个 好 办法 ,我 也 是 这么 想 的。 我 想要 派 人 假装 像 曹操 投降 ,可是 不 知道 让 谁 去。"

黄盖 说 :“我 愿意 去 完成 这个 任务!

周瑜 非常 感动 ,连忙 跪 在 地上 对 黄盖 说 :“看来 我们 只有 用 苦肉计 了。 老 将军 真是 帮 了 我 的 大忙 啊!"

第二天 ,周瑜 召集 将领 们 说 :“曹操 军队 很 强大。 黄盖 ,你 去 准备 三个 月 的 凉草 ,做好 长期 打仗 的 准备。"

黄盖 大声 说 :“曹操 那么 强大 ,我们 投降 吧!"

周瑜 听 了 ,假装 愤怒 地说 :“你 竟然 扰乱 军心! 来 人 ,把 他 拉出去 杀 了!"

黄盖 听 了 ,大声 骂 周瑜 :“我 跟 你 父亲 一起 打仗 的 时候 ,你 这个 小孩子 还 不 知道 在 什么 地方 呢 ,你 竟然 敢 杀 我!"

周瑜 听 了 ,假装 更加 生气 ,命令 士兵 赶快 把 黄盖 杀 了。 将军 们 赶忙 为 黄盖 求情。 最后 周瑜 对 黄盖 说 :“既然 大家 都 在 为 你 求情 ,这次 就 不 杀 你 了 ,但是 得 打 你 一百 军棍!"

士兵 打 了 不到 五十 军棍 ,黄盖 已经 被 打 得 满身是血。 将军 们 看 黄盖 年纪 大 ,有点 受不了 了 ,又 去 为 黄盖 求情。 周瑜 命令 士兵 :“停下!剩下 的 五十 军棍 以后 再说!"

黄盖 的 好 朋友 阚泽 看出来 黄盖 和 周瑜 是 在 演 一出 苦肉计 ,周瑜 打 黄盖 是 给 曹操 的 密探 看 的。 阚泽 向 周瑜 表示 ,他 愿意 去 给 曹操 送 黄盖 的 投降 信 ,周瑜 同意 了。 当天 夜里 ,阚泽 划着 小船 去 见 曹操。

阚泽 对 曹操 说 ,黄盖 非常 恨 周瑜 ,想 向 曹操 投降 ,然后 帮助 曹操 打 东吴。 曹操 读 了 黄盖 的 投降 信 还是 不太 相信。 这时 ,曹操 在 东吴 的 密探 也 送来 了 一封 密信 ,信中 详细 的 说 了 黄盖 被 周瑜 打 军棍 的 经过。 曹操 高兴 极了 ,不再 怀疑 黄盖 ,就 等 着 黄盖 来 投降。

谋士 庞统 对 鲁肃 说 ,曹操 有 很多 船 ,很难 一次 全部 烧掉。 庞统 说 自己 可以 去 曹操 的 军营 中当 说客 ,想 办法 劝 曹操 把 所有 的 船 连在一起 ,这样 就 可以 用 火攻 的 办法 把 曹军 的 船 全部 烧掉。 鲁肃 把 庞统 的 计谋 告诉 了 周瑜。 周瑜 听 了 之后 非常高兴 ,同意 了 庞统 的 计谋。

庞统 假装 投降 曹操 ,来到 曹操 军营 中。 曹操 的 士兵 大部分 是 北方 人 ,平时 很少 坐船 ,一 上船 就 晕船 ,接着 就 生病 ,曹操 很着急。 这时 庞统 给 曹操 出 了 一个 主意 ,建议 曹操 把 所有 的 船 连在一起 ,然后 再 在 船上 放 上 木板 ,这样 士兵 在 船上 走路 就 像 在 平地上 一样 ,不会 晕船 了。 曹操 听 了 赶紧 命令 士兵 把 船 都 连 了 起来。 他 很 高兴 曹军 可以 像 在 陆地 上 一样 打仗 了。

周瑜 做好 了 火攻 曹操 的 各种 准备 ,但是 要 想 让 火攻 顺利 ,就 需要 刮 东风! 周瑜 等 了 好 几天 ,还是 没 刮 东风。 周瑜 很着急 ,一下子 病倒 了。

诸葛亮 去 看 周瑜 ,给 他 写 了 一张 纸条 ,上面 有 十六个 字 :“欲 破 曹操 ,宜用 火攻。 万事具备 ,只欠东风。"

周瑜 看 了 纸条 ,对 诸葛亮 说 :“先生 真 聪明 ,我 就是 担心 这个。现在 怎么办 呢?"

诸葛亮 说 :“没 问题 ,三天 后 ,我 帮 你 借东风。"

周瑜 心里 想 ,诸葛亮 说 能 “借 ” 东方 ,一定 是 在 吹牛。

过 了 三天 ,江 上 刮起 了 很大 的 西北风 ,周瑜 更加 着急。 如果 到 了 晚上 还 刮 西北风 的话 ,就 没有 办法 火攻 曹操 了。 他 既 希望 诸葛亮 能 借 了 东风 ,打败 曹操 ,又 怕 诸葛亮 真的 借 到 东风 ,把 自己 比 下去。 诸葛亮 却 一点 也 不 急。

到 了 晚上 ,诸葛亮 开始 借东风。 只见 诸葛亮 走上 一个 高台 ,嘴里 低声 说 着 话 ,手里 拿 着 剑 来回 比画 ,周围 的 士兵 都 看 傻 了。 其实 ,诸葛亮 早 就算 出来 三天 后 有 东南风。 他 故意 对 周瑜 说 自己 能 借东风 ,就是 想 气气 周瑜。

过 了 一会儿 ,西北风 真的 变小 了 ,到 了 夜里 ,果然 刮起 了 东南风。 风 越 刮 越 大 ,大家 高兴 极了。

这天 晚上 ,黄盖 带 着 二十条 船 去 “投降 ”曹操。 船上 都 装满 了 干柴 和 油 ,外面 用 黑布 盖 好。 快到 的 时候 ,黄盖 命令 士兵 把 船 点着 ,二十条 火船 一起 向 曹操 的 船队 冲 了 过去。 曹操 的 船 是 连在一起 的 ,一下子 都 烧 了 起来。

火 越 烧 越 大 ,大火 映红 了 岸上 的 石壁 ,也 映红 了 天空。 曹操 了 许多 士兵 逃 到 了 岸上 ,周瑜 派 军队 冲过来 ,杀得 曹军 到处 乱跑。 曹操 只好 带 着 士兵 逃跑 了。

诸葛亮 很 了解 周瑜。 他 知道 打败 曹操 之后 ,周瑜 肯定 会 因为 嫉妒 而 杀 了 自己。 所以 在 周瑜 攻打 曹操 的 时候 ,诸葛亮 安排 赵云 来接 他 走 ,这时 周瑜 忙 着 攻打 曹操 ,没有 时间 杀 他。

周瑜 打败 曹操 以后 ,用 剑 在 石壁 上 刻下 了 “赤壁 ”两个 字。 孙权 和 刘备 联军 用 很少 的 军队 打败 了 曹操 的 数十万 大军 ,这 就是 历史 上 著名 的 “赤壁之战“。

在 短时间 内 ,曹操 不 可能 再 攻打 刘备 和 孙权 了。 “赤壁之战 ”之后 ,三国鼎立 的 局面 基本 形成 了。


11-赤壁之战 11 - Battle of Chibi 11 - Batalla de Chibi

赤壁之战。 Battle of Chibi. Batalla de Chibi.

曹操 带领 百万 大军 南下 ,来到 长江 边上 的 赤壁 ,准备 攻打 东吴。 Cao Cao führte eine Armee von Millionen in den Süden nach Chibi am Rande des Jangtse, bereit, Soochow anzugreifen. Cao Cao led an army of one million and went south to Chibi on the Yangtze River, preparing to attack Soochow. Cao Cao dirigió un ejército de un millón y se dirigió al sur de Chibi a orillas del río Yangtze, preparándose para atacar a Soochow. 面对 强大 的 曹军 ,刘备 和 孙权 组成 联军 共同 抵抗 曹操。 Angesichts der mächtigen Armee von Cao Cao bildeten Liu Bei und Sun Quan eine Koalition, um Cao Cao zu widerstehen. Facing the powerful Cao army, Liu Bei and Sun Quan formed a coalition to resist Cao Cao. Frente al poderoso ejército de Cao, Liu Bei y Sun Quan formaron una coalición para resistir a Cao Cao.

一天 夜里 ,老 将军 黄盖 来看 周瑜。 Eines Nachts kam der alte General Huang Gai, um Zhou Yu zu sehen. One night, the old general Huang Gai came to see Zhou Yu. Una noche, el anciano general Huang Gai fue a ver a Zhou Yu. 黄盖 对 周瑜 说 :“敌人 的 人数 多 ,我们 的 人数 少 ,不 适合 长期 作战。 Huang Gai sagte zu Zhou Yu: „Der Feind ist zahlenmäßig unterlegen und wir sind zahlenmäßig unterlegen, daher ist es nicht für einen langfristigen Kampf geeignet. Huang Gai said to Zhou Yu: "The enemy is outnumbered and we are outnumbered, so it is not suitable for a long-term battle. Huang Gai le dijo a Zhou Yu: "El enemigo es superado en número y nosotros somos superados en número, por lo que no es adecuado para una batalla a largo plazo. 不如 用 火 ,不如 用 火攻 曹军 ,怎么样?" Wie wäre es mit Feuer, anstatt Cao Jun mit Feuer anzugreifen? " How about using fire instead of attacking Cao Jun with fire? " ¿Qué tal usar fuego en lugar de atacar a Cao Jun con fuego? "

周瑜 说 :“这 确实 是 个 好 办法 ,我 也 是 这么 想 的。 Zhou Yu sagte: „Das ist in der Tat eine gute Idee, und das denke ich auch. Zhou Yu said: "This is indeed a good idea, and I think so too. Zhou Yu dijo: "De hecho, esta es una buena idea, y yo también lo creo. 我 想要 派 人 假装 像 曹操 投降 ,可是 不 知道 让 谁 去。" Ich möchte jemanden schicken, der vorgibt, sich zu ergeben wie Cao Cao, aber ich weiß nicht, wen ich schicken soll. " I want to send someone to pretend to surrender like Cao Cao, but I don't know who to send. " Quiero enviar a alguien para que pretenda rendirse como Cao Cao, pero no sé a quién enviar. "

黄盖 说 :“我 愿意 去 完成 这个 任务! Huang Gai sagte: „Ich bin bereit, diese Aufgabe zu erfüllen! Huang Gai said: "I am willing to complete this task! Huang Gai dijo: "¡Estoy dispuesto a completar esta tarea!

周瑜 非常 感动 ,连忙 跪 在 地上 对 黄盖 说 :“看来 我们 只有 用 苦肉计 了。 Zhou Yu war sehr gerührt und kniete sich schnell auf den Boden und sagte zu Huang Gai: „Es scheint, dass wir nur bittere Taktiken anwenden können. Zhou Yu was very moved, and quickly knelt on the ground and said to Huang Gai, "It seems that we can only use bitter tactics. Zhou Yu estaba muy conmovido y rápidamente se arrodilló en el suelo y le dijo a Huang Gai: "Parece que solo podemos usar tácticas amargas. 老 将军 真是 帮 了 我 的 大忙 啊!" Der alte General hat mir wirklich sehr geholfen! " The old general really helped me a lot! " ¡El viejo general realmente me ayudó mucho! "

第二天 ,周瑜 召集 将领 们 说 :“曹操 军队 很 强大。 Am nächsten Tag rief Zhou Yu seine Generäle zusammen und sagte: „Cao Caos Armee ist sehr stark. The next day, Zhou Yu summoned his generals and said, "Cao Cao's army is very strong. Al día siguiente, Zhou Yu convocó a sus generales y dijo: "El ejército de Cao Cao es muy fuerte. 黄盖 ,你 去 准备 三个 月 的 凉草 ,做好 长期 打仗 的 准备。" Huang Gai, bereite drei Monate lang kühles Gras vor und bereite dich auf einen langfristigen Krieg vor. " Huang Gai, go prepare cool grass for three months and prepare for a long-term war. " Huang Gai, ve a preparar hierba fresca durante tres meses y prepárate para una guerra a largo plazo. "

黄盖 大声 说 :“曹操 那么 强大 ,我们 投降 吧!" Huang Gai sagte laut: "Cao Cao ist so mächtig, lasst uns aufgeben!" Huang Gai said loudly: "Cao Cao is so powerful, let us surrender!" Huang Gai dijo en voz alta: "¡Cao Cao es tan poderoso, rindámonos!"

周瑜 听 了 ,假装 愤怒 地说 :“你 竟然 扰乱 军心! Zhou Yu hörte zu und gab vor wütend zu sein und sagte: „Sie stören tatsächlich die Moral der Armee! After hearing this, Zhou Yu pretended to be angry and said, "You actually disturbed the morale of the army! Después de escuchar esto, Zhou Yu fingió estar enojado y dijo: "¡En realidad perturbaste la moral del ejército! 来 人 ,把 他 拉出去 杀 了!" Komm schon, zieh ihn raus und töte ihn! " Someone, pull him out and kill him! " ¡Alguien, sáquenlo y mátenlo! "

黄盖 听 了 ,大声 骂 周瑜 :“我 跟 你 父亲 一起 打仗 的 时候 ,你 这个 小孩子 还 不 知道 在 什么 地方 呢 ,你 竟然 敢 杀 我!" Als Huang Gai dies hörte, schimpfte er laut mit Zhou Yu: „Als ich mit deinem Vater kämpfte, wusstest du nicht, wo du warst, aber du wagtest es, mich zu töten!“ Huang Gai heard this, and scolded Zhou Yu loudly: "When I was fighting with your father, you didn't know where you were, and you dared to kill me!" Huang Gai escuchó esto y regañó a Zhou Yu en voz alta: "Cuando estaba peleando con tu padre, no sabías dónde estabas, ¡pero te atreviste a matarme!"

周瑜 听 了 ,假装 更加 生气 ,命令 士兵 赶快 把 黄盖 杀 了。 Zhou Yu hörte zu, tat noch wütender und befahl den Soldaten, Huang Gai schnell zu töten. After hearing this, Zhou Yu pretended to be even more angry, and ordered the soldiers to kill Huang Gai immediately. Después de escuchar esto, Zhou Yu fingió estar aún más enojado y ordenó a los soldados que mataran a Huang Gai de inmediato. 将军 们 赶忙 为 黄盖 求情。 Die Generäle beeilten sich, für Huang Gai einzutreten. The generals hurriedly interceded for Huang Gai. Los generales intercedieron apresuradamente por Huang Gai. 最后 周瑜 对 黄盖 说 :“既然 大家 都 在 为 你 求情 ,这次 就 不 杀 你 了 ,但是 得 打 你 一百 军棍!" Schließlich sagte Zhou Yu zu Huang Gai: "Da alle um dich betteln, werde ich dich dieses Mal nicht töten, aber ich werde dich mit hundert Armeestöcken schlagen!" Finally Zhou Yu said to Huang Gai: "Since everyone is begging for you, I won't kill you this time, but I will beat you with a hundred army sticks!" Finalmente, Zhou Yu le dijo a Huang Gai: "Ya que todos están rogando por ti, no te mataré esta vez, ¡pero te golpearé con cien palos del ejército!" 最後に、周瑜は黄蓋に言った。

士兵 打 了 不到 五十 军棍 ,黄盖 已经 被 打 得 满身是血。 Die Soldaten hatten weniger als fünfzig Militärstöcke geschlagen und Huang Gai war bereits mit Blut geschlagen worden. The soldiers beat less than fifty army sticks, and Huang Gai was already covered in blood. Los soldados golpearon menos de cincuenta palos del ejército y Huang Gai ya estaba cubierto de sangre. 将军 们 看 黄盖 年纪 大 ,有点 受不了 了 ,又 去 为 黄盖 求情。 Als die Generäle sahen, dass Huang Gai alt war, hielten sie es nicht mehr aus, also gingen sie erneut, um für Huang Gai einzutreten. Seeing that Huang Gai was old, the generals couldn't stand it anymore, so they went to intercede for Huang Gai again. Al ver que Huang Gai era viejo, los generales no pudieron soportarlo más, por lo que fueron a interceder por Huang Gai nuevamente. 周瑜 命令 士兵 :“停下!剩下 的 五十 军棍 以后 再说!" Zhou Yu befahl den Soldaten: „Halt! Reden wir später über die restlichen fünfzig Armeestöcke!“ Zhou Yu ordered the soldiers: "Stop! Let's talk about the remaining fifty army sticks later!" Zhou Yu ordenó a los soldados: "¡Alto! ¡Hablemos de los cincuenta palos restantes del ejército más tarde!"

黄盖 的 好 朋友 阚泽 看出来 黄盖 和 周瑜 是 在 演 一出 苦肉计 ,周瑜 打 黄盖 是 给 曹操 的 密探 看 的。 Huang Gais guter Freund Kan Ze sah, dass Huang Gai und Zhou Yu einen Streich spielten und dass Zhou Yu Huang Gai für Cao Caos Spione schlug. Huang Gai's good friend Kan Ze saw that Huang Gai and Zhou Yu were playing a trick, and that Zhou Yu beat Huang Gai for Cao Cao's spies. El buen amigo de Huang Gai, Kan Ze, vio que Huang Gai y Zhou Yu estaban jugando una mala pasada, y que Zhou Yu venció a Huang Gai por los espías de Cao Cao. 阚泽 向 周瑜 表示 ,他 愿意 去 给 曹操 送 黄盖 的 投降 信 ,周瑜 同意 了。 Kan Ze drückte Zhou Yu gegenüber aus, dass er bereit sei, Huang Gais Kapitulationsschreiben an Cao Cao zu senden, und Zhou Yu stimmte zu. Kan Ze expressed to Zhou Yu that he was willing to deliver Huang Gai's surrender letter to Cao Cao, and Zhou Yu agreed. Kan Ze le expresó a Zhou Yu que estaba dispuesto a entregar la carta de rendición de Huang Gai a Cao Cao, y Zhou Yu estuvo de acuerdo. 当天 夜里 ,阚泽 划着 小船 去 见 曹操。 In dieser Nacht ruderte Kan Ze mit einem Boot, um Cao Cao zu treffen. That night, Kan Ze rowed a boat to meet Cao Cao. Esa noche, Kan Ze remó en un bote para encontrarse con Cao Cao.

阚泽 对 曹操 说 ,黄盖 非常 恨 周瑜 ,想 向 曹操 投降 ,然后 帮助 曹操 打 东吴。 Kan Ze sagte Cao Cao, dass Huang Gai Zhou Yu sehr hasste und sich Cao Cao ergeben und Cao Cao dann helfen wollte, gegen Soochow zu kämpfen. Kan Ze told Cao Cao that Huang Gai hated Zhou Yu very much and wanted to surrender to Cao Cao, and then help Cao Cao fight Soochow. Kan Ze le dijo a Cao Cao que Huang Gai odiaba mucho a Zhou Yu y quería rendirse a Cao Cao y luego ayudar a Cao Cao a luchar contra Soochow. 曹操 读 了 黄盖 的 投降 信 还是 不太 相信。 Cao Cao las den Kapitulationsbrief von Huang Gai und glaubte es immer noch nicht. Cao Cao read Huang Gai's surrender letter and still didn't believe it. Cao Cao leyó la carta de rendición de Huang Gai y todavía no la creía. 这时 ,曹操 在 东吴 的 密探 也 送来 了 一封 密信 ,信中 详细 的 说 了 黄盖 被 周瑜 打 军棍 的 经过。 Zu dieser Zeit schickten Cao Caos Spione in Soochow auch einen geheimen Brief, der detailliert beschrieb, wie Huang Gai von Zhou Yu mit dem Armeestock geschlagen wurde. At this time, Cao Cao's spy in Soochow also sent a secret letter, which described in detail how Huang Gai was beaten by Zhou Yu with the army stick. En ese momento, los espías de Cao Cao en Soochow también enviaron una carta secreta que describía en detalle cómo Zhou Yu golpeó a Huang Gai con el bastón del ejército. 曹操 高兴 极了 ,不再 怀疑 黄盖 ,就 等 着 黄盖 来 投降。 Cao Cao war so glücklich, dass er nicht länger an Huang Gai zweifelte und darauf wartete, dass Huang Gai sich ergab. Cao Cao was so happy that he no longer doubted Huang Gai and waited for Huang Gai to surrender. Cao Cao estaba tan feliz que ya no dudaba de Huang Gai y esperó a que Huang Gai se rindiera.

谋士 庞统 对 鲁肃 说 ,曹操 有 很多 船 ,很难 一次 全部 烧掉。 Pang Tong, ein Berater, sagte Lu Su, dass Cao Cao viele Schiffe habe und es schwierig sei, sie alle gleichzeitig zu verbrennen. Pang Tong, a counselor, told Lu Su that Cao Cao had many ships, and it was difficult to burn them all at once. Pang Tong, un consejero, le dijo a Lu Su que Cao Cao tenía muchos barcos y que era difícil quemarlos todos a la vez. 庞统 说 自己 可以 去 曹操 的 军营 中当 说客 ,想 办法 劝 曹操 把 所有 的 船 连在一起 ,这样 就 可以 用 火攻 的 办法 把 曹军 的 船 全部 烧掉。 Pang Tong sagte, dass er als Lobbyist zu Cao Caos Kaserne gehen und versuchen könnte, Cao Cao davon zu überzeugen, alle Schiffe miteinander zu verbinden, damit er alle Schiffe von Cao mit Feuer angreifen könne. Pang Tong said that he could go to Cao Cao's barracks as a lobbyist, and try to persuade Cao Cao to connect all the ships together, so that he could use fire to attack all Cao's ships. Pang Tong dijo que podía ir al cuartel de Cao Cao como cabildero y tratar de persuadir a Cao Cao para que conectara todas las naves, de modo que pudiera usar fuego para atacar todas las naves de Cao. 鲁肃 把 庞统 的 计谋 告诉 了 周瑜。 Lu Su erzählte Zhou Yu von Pang Tongs Strategie. Lu Su told Zhou Yu about Pang Tong's strategy. Lu Su le contó a Zhou Yu sobre la estrategia de Pang Tong. 周瑜 听 了 之后 非常高兴 ,同意 了 庞统 的 计谋。 Zhou Yu war sehr glücklich, nachdem er dies gehört hatte, und stimmte Pang Tongs Plan zu. Zhou Yu was very happy after hearing this, and agreed to Pang Tong's strategy. Zhou Yu estaba muy feliz después de escuchar esto y estuvo de acuerdo con la estrategia de Pang Tong.

庞统 假装 投降 曹操 ,来到 曹操 军营 中。 Pang Tong gab vor, sich Cao Cao zu ergeben und kam zu Cao Caos Kaserne. Pang Tong pretended to surrender to Cao Cao and came to Cao Cao's camp. Pang Tong fingió rendirse a Cao Cao y llegó al campamento de Cao Cao. 曹操 的 士兵 大部分 是 北方 人 ,平时 很少 坐船 ,一 上船 就 晕船 ,接着 就 生病 ,曹操 很着急。 Die meisten Soldaten von Cao Cao kommen aus dem Norden und nehmen selten ein Boot. Wenn sie in ein Boot steigen, werden sie seekrank und dann krank. Cao Cao ist sehr besorgt. Most of Cao Cao's soldiers are from the north, and they seldom take a boat. When they get on a boat, they get seasick and then get sick. Cao Cao is very anxious. La mayoría de los soldados de Cao Cao son del norte y rara vez toman un bote. Cuando suben a un bote, se marean y luego se enferman. Cao Cao está muy ansioso. 这时 庞统 给 曹操 出 了 一个 主意 ,建议 曹操 把 所有 的 船 连在一起 ,然后 再 在 船上 放 上 木板 ,这样 士兵 在 船上 走路 就 像 在 平地上 一样 ,不会 晕船 了。 Zu dieser Zeit gab Pang Tong Cao Cao eine Idee und schlug vor, dass Cao Cao alle Boote miteinander verbinden und dann Holzbretter auf die Boote legen sollte, damit die Soldaten auf den Booten laufen würden, als ob sie auf ebenem Boden wären, und würden nicht seekrank werden. At this time, Pang Tong gave Cao Cao an idea, suggesting that Cao Cao connect all the boats together, and then put wooden boards on the boats, so that the soldiers would walk on the boats as if they were on flat ground, and would not get seasick. En ese momento, Pang Tong le dio una idea a Cao Cao, sugiriendo que Cao Cao conectara todos los botes y luego pusiera tablas de madera en los botes, para que los soldados caminaran sobre los botes como si estuvieran en un terreno plano y no marearse. 曹操 听 了 赶紧 命令 士兵 把 船 都 连 了 起来。 Nachdem Cao Cao dies gehört hatte, befahl er den Soldaten schnell, die Boote miteinander zu verbinden. After hearing this, Cao Cao quickly ordered the soldiers to connect the boats together. Después de escuchar esto, Cao Cao ordenó rápidamente a los soldados que conectaran los botes. 他 很 高兴 曹军 可以 像 在 陆地 上 一样 打仗 了。 Er war sehr froh, dass Cao Jun wie an Land kämpfen konnte. He was very happy that Cao Jun could fight like on land. Estaba muy feliz de que Cao Jun pudiera pelear como en tierra.

周瑜 做好 了 火攻 曹操 的 各种 准备 ,但是 要 想 让 火攻 顺利 ,就 需要 刮 东风! Zhou Yu hat alle möglichen Vorbereitungen für den Feuerangriff auf Cao Cao getroffen, aber damit der Feuerangriff reibungslos verläuft, muss er den Ostwind blasen! Zhou Yu has made all kinds of preparations for the fire attack on Cao Cao, but to make the fire attack go smoothly, he needs to blow the east wind! Zhou Yu ha hecho todo tipo de preparativos para el ataque de fuego en Cao Cao, pero para que el ataque de fuego se desarrolle sin problemas, ¡necesita soplar el viento del este! 周瑜 等 了 好 几天 ,还是 没 刮 东风。 Zhou Yu wartete mehrere Tage, aber es gab immer noch keinen Ostwind. Zhou Yu waited for several days, but there was still no east wind. Zhou Yu esperó varios días, pero todavía no había viento del este. 周瑜 很着急 ,一下子 病倒 了。 Zhou Yu war sehr besorgt und wurde plötzlich krank. Zhou Yu was very anxious and suddenly fell ill. Zhou Yu estaba muy ansioso y de repente se enfermó.

诸葛亮 去 看 周瑜 ,给 他 写 了 一张 纸条 ,上面 有 十六个 字 :“欲 破 曹操 ,宜用 火攻。 Zhuge Liang ging zu Zhou Yu und schrieb ihm eine Notiz mit sechzehn Wörtern darauf: „Wenn du Cao Cao brechen willst, solltest du mit Feuer angreifen. Zhuge Liang went to see Zhou Yu and wrote him a note with sixteen words on it: "If you want to break Cao Cao, you should attack with fire. Zhuge Liang fue a ver a Zhou Yu y le escribió una nota con dieciséis palabras: "Si quieres romper a Cao Cao, debes atacar con fuego. 諸葛亮は周瑜に会いに行き、16の言葉を書いたメモを書きました:「曹操を壊したい場合は、火で攻撃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万事具备 ,只欠东风。" Alles ist bereit, nur der Ostwind ist geschuldet. " Everything is ready, only the east wind is owed. " Todo está listo, solo se debe el viento del este. "

周瑜 看 了 纸条 ,对 诸葛亮 说 :“先生 真 聪明 ,我 就是 担心 这个。现在 怎么办 呢?" Zhou Yu las die Notiz und sagte zu Zhuge Liang: „Sir, Sie sind so schlau. Ich mache mir nur Sorgen darüber. Was soll ich jetzt tun?“ Zhou Yu read the note and said to Zhuge Liang, "Sir, you are so smart. I'm just worried about this. What should I do now?" Zhou Yu leyó la nota y le dijo a Zhuge Liang: "Señor, es muy inteligente. Solo estoy preocupado por esto. ¿Qué debo hacer ahora?".

诸葛亮 说 :“没 问题 ,三天 后 ,我 帮 你 借东风。" Zhuge Liang sagte: „Kein Problem, nach drei Tagen leihe ich dir den Ostwind.“ Zhuge Liang said: "No problem. After three days, I will borrow the east wind for you." Zhuge Liang dijo: "No hay problema. Después de tres días, tomaré prestado el viento del este para ti". 諸葛亮は言った:「問題ありません。3日後に東風を借ります。」

周瑜 心里 想 ,诸葛亮 说 能 “借 ” 东方 ,一定 是 在 吹牛。 Zhou Yu dachte bei sich, dass Zhuge Liang damit prahlen musste, als er sagte, dass er Dongfang „ausleihen“ könne. Zhou Yu thought to himself that Zhuge Liang must be bragging when he said that he could "borrow" Dongfang. Zhou Yu pensó para sí mismo que Zhuge Liang debía estar alardeando cuando dijo que podía "tomar prestado" Dongfang.

过 了 三天 ,江 上 刮起 了 很大 的 西北风 ,周瑜 更加 着急。 Drei Tage später wehte ein starker Nordwestwind über den Fluss und Zhou Yu wurde noch ängstlicher. Three days later, a strong northwest wind blew on the river, and Zhou Yu became even more anxious. Tres días después, un fuerte viento del noroeste sopló en el río y Zhou Yu se puso aún más ansioso. 如果 到 了 晚上 还 刮 西北风 的话 ,就 没有 办法 火攻 曹操 了。 Wenn nachts der Nordwestwind weht, gibt es keine Möglichkeit, Cao Cao anzugreifen. If the northwest wind blows at night, there is no way to attack Cao Cao. Si el viento del noroeste sopla por la noche, no hay forma de atacar a Cao Cao. 他 既 希望 诸葛亮 能 借 了 东风 ,打败 曹操 ,又 怕 诸葛亮 真的 借 到 东风 ,把 自己 比 下去。 Er hoffte, dass Zhuge Liang sich den Ostwind leihen könnte, um Cao Cao zu besiegen, aber er hatte auch Angst, dass Zhuge Liang den Ostwind wirklich nutzen würde, um sich zu vergleichen. He hoped that Zhuge Liang could borrow the east wind to defeat Cao Cao, but he was also afraid that Zhuge Liang would really use the east wind to compare himself. Esperaba que Zhuge Liang pudiera tomar prestado el viento del este para derrotar a Cao Cao, pero también temía que Zhuge Liang realmente usara el viento del este para compararse. 诸葛亮 却 一点 也 不 急。 Zhuge Liang hatte es nicht eilig. Zhuge Liang was not in a hurry. Zhuge Liang no tenía prisa.

到 了 晚上 ,诸葛亮 开始 借东风。 Nachts begann Zhuge Liang, sich den Ostwind auszuleihen. At night, Zhuge Liang began to borrow the east wind. Por la noche, Zhuge Liang comenzó a tomar prestado el viento del este. 只见 诸葛亮 走上 一个 高台 ,嘴里 低声 说 着 话 ,手里 拿 着 剑 来回 比画 ,周围 的 士兵 都 看 傻 了。 Ich sah Zhuge Liang auf eine hohe Plattform gehen, mit leiser Stimme sprechen, mit einem Schwert in der Hand hin und her gestikulierend, und die Soldaten ringsum waren verblüfft. I saw Zhuge Liang walking up to a high platform, talking in a low voice, gesticulating back and forth with a sword in his hand, and the soldiers around were dumbfounded. Vi a Zhuge Liang caminando hacia una plataforma alta, hablando en voz baja, gesticulando de un lado a otro con una espada en la mano, y los soldados a su alrededor estaban estupefactos. 其实 ,诸葛亮 早 就算 出来 三天 后 有 东南风。 Tatsächlich hatte Zhuge Liang bereits berechnet, dass es drei Tage später einen Südostwind geben würde. In fact, Zhuge Liang had already calculated that there would be a southeast wind three days later. De hecho, Zhuge Liang ya había calculado que habría viento del sureste tres días después. 他 故意 对 周瑜 说 自己 能 借东风 ,就是 想 气气 周瑜。 Er sagte Zhou Yu absichtlich, dass er sich den Ostwind ausleihen könne, nur um Zhou Yu zu verärgern. He deliberately told Zhou Yu that he could borrow the east wind, just to anger Zhou Yu. Deliberadamente le dijo a Zhou Yu que podía tomar prestado el viento del este, solo para enojar a Zhou Yu. 彼は故意に周瑜に東風を借りることができると言い、周瑜を怒らせた。

过 了 一会儿 ,西北风 真的 变小 了 ,到 了 夜里 ,果然 刮起 了 东南风。 Nach einer Weile wurde der Nordwestwind wirklich schwächer, und nachts blies der Südostwind wirklich. After a while, the northwest wind really became weaker, and at night, the southeast wind really blew. Después de un tiempo, el viento del noroeste realmente se volvió más débil y, por la noche, el viento del sureste realmente sopló. 风 越 刮 越 大 ,大家 高兴 极了。 Der Wind wurde immer stärker und alle waren sehr glücklich. The wind is getting bigger and bigger, and everyone is very happy. El viento se hace cada vez más grande y todos están muy contentos.

这天 晚上 ,黄盖 带 着 二十条 船 去 “投降 ”曹操。 In dieser Nacht nahm Huang Gai zwanzig Boote, um Cao Cao zu „übergeben“. That night, Huang Gai took twenty boats to "surrender" Cao Cao. Esa noche, Huang Gai tomó veinte botes para "entregar" a Cao Cao. 船上 都 装满 了 干柴 和 油 ,外面 用 黑布 盖 好。 Die Boote waren mit trockenem Holz und Öl gefüllt und mit schwarzem Tuch bedeckt. The boats were filled with dry wood and oil, and covered with black cloth. Los botes estaban llenos de madera seca y aceite y cubiertos con tela negra. 快到 的 时候 ,黄盖 命令 士兵 把 船 点着 ,二十条 火船 一起 向 曹操 的 船队 冲 了 过去。 Als sie gerade ankamen, befahl Huang Gai den Soldaten, die Boote anzuzünden, und die zwanzig Feuerboote stürmten gemeinsam auf Cao Caos Flotte zu. When they were about to arrive, Huang Gai ordered the soldiers to light the boats, and the twenty fire boats rushed towards Cao Cao's fleet together. Cuando estaban a punto de llegar, Huang Gai ordenó a los soldados que encendieran los botes, y los veinte botes de bomberos se precipitaron juntos hacia la flota de Cao Cao. 曹操 的 船 是 连在一起 的 ,一下子 都 烧 了 起来。 Cao Caos Boote waren miteinander verbunden und fingen alle gleichzeitig Feuer. Cao Cao's boats were connected together, and they all caught fire at once. Los barcos de Cao Cao estaban conectados entre sí y todos se incendiaron a la vez.

火 越 烧 越 大 ,大火 映红 了 岸上 的 石壁 ,也 映红 了 天空。 Das Feuer brannte immer größer und das Feuer spiegelte die Steinmauern am Ufer und den Himmel rot. The fire burned bigger and bigger, and the fire reflected the stone walls on the bank and the sky red. El fuego ardía más y más, y el fuego reflejaba los muros de piedra en la orilla y el cielo rojo. 火はどんどん大きくなり、火は岸の石垣と空を赤く反射しました。 曹操 了 许多 士兵 逃 到 了 岸上 ,周瑜 派 军队 冲过来 ,杀得 曹军 到处 乱跑。 Viele von Cao Caos Soldaten flohen an die Küste, und Zhou Yu schickte Truppen, um hinüberzustürmen, Cao Jun zu töten und herumzurennen. Many of Cao Cao's soldiers fled to the shore, and Zhou Yu sent troops to rush over, killing Cao Jun and running around. Muchos de los soldados de Cao Cao huyeron a la orilla, y Zhou Yu envió tropas para apresurarse, matando a Cao Jun y corriendo. 曹操 只好 带 着 士兵 逃跑 了。 Cao Cao hatte keine andere Wahl, als mit seinen Soldaten zu fliehen. Cao Cao had no choice but to flee with his soldiers. Cao Cao no tuvo más remedio que huir con sus soldados.

诸葛亮 很 了解 周瑜。 Zhuge Liang kannte Zhou Yu gut. Zhuge Liang knew Zhou Yu well. Zhuge Liang conocía bien a Zhou Yu. 他 知道 打败 曹操 之后 ,周瑜 肯定 会 因为 嫉妒 而 杀 了 自己。 Er wusste, dass Zhou Yu sich nach dem Sieg über Cao Cao definitiv aus Eifersucht umbringen würde. He knew that after defeating Cao Cao, Zhou Yu would definitely kill himself out of jealousy. Sabía que después de derrotar a Cao Cao, Zhou Yu definitivamente se suicidaría por celos. 所以 在 周瑜 攻打 曹操 的 时候 ,诸葛亮 安排 赵云 来接 他 走 ,这时 周瑜 忙 着 攻打 曹操 ,没有 时间 杀 他。 Als Zhou Yu Cao Cao angriff, arrangierte Zhuge Liang, dass Zhao Yun ihn abholte Zu dieser Zeit war Zhou Yu damit beschäftigt, Cao Cao anzugreifen, und hatte keine Zeit, ihn zu töten. So when Zhou Yu attacked Cao Cao, Zhuge Liang arranged for Zhao Yun to pick him up. At this time, Zhou Yu was busy attacking Cao Cao and had no time to kill him. Entonces, cuando Zhou Yu atacó a Cao Cao, Zhuge Liang hizo arreglos para que Zhao Yun lo recogiera. En ese momento, Zhou Yu estaba ocupado atacando a Cao Cao y no tenía tiempo para matarlo.

周瑜 打败 曹操 以后 ,用 剑 在 石壁 上 刻下 了 “赤壁 ”两个 字。 Nachdem Zhou Yu Cao Cao besiegt hatte, ritzte er mit seinem Schwert das Wort „Chibi“ in die Steinmauer. After Zhou Yu defeated Cao Cao, he carved the word "Chibi" on the stone wall with his sword. Después de que Zhou Yu derrotó a Cao Cao, talló la palabra "Chibi" en la pared de piedra con su espada. 孙权 和 刘备 联军 用 很少 的 军队 打败 了 曹操 的 数十万 大军 ,这 就是 历史 上 著名 的 “赤壁之战“。 Die kombinierte Armee von Sun Quan und Liu Bei besiegte Cao Caos Hunderttausende von Truppen mit einer kleinen Armee.Dies ist die berühmte "Schlacht von Chibi" in der Geschichte. The combined army of Sun Quan and Liu Bei defeated Cao Cao's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troops with a small army. This is the famous "Battle of Chibi" in history. El ejército combinado de Sun Quan y Liu Bei derrotó a los cientos de miles de tropas de Cao Cao con un pequeño ejército. Esta es la famosa "Batalla de Chibi" en la historia.

在 短时间 内 ,曹操 不 可能 再 攻打 刘备 和 孙权 了。 In kurzer Zeit ist es Cao Cao unmöglich, Liu Bei und Sun Quan erneut anzugreifen. In a short time, it is impossible for Cao Cao to attack Liu Bei and Sun Quan again. En poco tiempo, es imposible que Cao Cao vuelva a atacar a Liu Bei y Sun Quan. “赤壁之战 ”之后 ,三国鼎立 的 局面 基本 形成 了。 Nach der „Schlacht von Red Cliff“ wurde die Situation der Drei Königreiche im Wesentlichen geformt. After the "Battle of Red Cliff", the situation of the Three Kingdoms was basically formed. Después de la "Batalla de Red Cliff", la situación de los Tres Reinos se formó básicamen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