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Happy Kongner, 台灣點解叫「台灣」?超簡略台灣史 (3)

台灣 點解 叫 「台灣 」?超 簡略 台灣史 (3)

大家 又 肯定 會 捉 嗰個 「 台灣 本非 中國 版籍 」 呢 句 嘢 嚟

恥笑 某國 外交部 歷史 讀屎片 , 但 其實 喺 呢 段 嘢 上面 ,

你 會 見到 清廷 嘅 姿態 其實 已經 擺得 好 低 , 只要 鄭經 應承 , 台灣 可能 從此 就 成為 咗 一個 獨立 嘅 國家 ,

唔 會 有 依家 呢 啲 乜 鬼 嘢 九二 共識 一中 各表 統獨 路線 ,

所以 我 哋 都 好 清楚 到 最後 鄭經 俾 咗 一個 乜嘢 答覆 清廷 , 就 係 :

咁 無 啦 , 都 講到 咁 ,

唔 通 你 叫 清廷 向 鄭氏 投降 咩 , 咁 唯有 侷 打 嘅 姐 。

清廷 起用 閩浙 總督 姚啟 聖 做 謀略 工作 , 同時 起用 水師 提督 施琅 做好 作戰 嘅 準備 ,

而 鄭氏 呢 邊都 嚴陣以待 , 鄭氏 臣子 第二把 交椅 軍務 大臣 劉國軒 親自 前往 澎湖 督師 ,

問題 在於 , 因 為 喺 鄭 經 拒絕 咗 清廷 招撫 之後 , 清廷 又 用 咗 遷界令 嚟 玩 經濟制裁 ,

嚟 到 呢場 戰役 之前 , 鄭氏 政權 已經 俾 清廷 制裁 咗 三年 有 多 ,

鄭 軍 喺 澎湖 嘅 補給 根本 嚴重不足 , 以致 當時 士兵 士氣 差到 嘔 。

有見 及 此 , 劉國軒 不停 向 本島 催促 補給 。 但 老實 講點 催 都 無用 嫁 啦 ,

俾人 經濟制裁 咗 咁 耐 , 無 啦 啦 邊度 生堆 資源 出 嚟 呢 ?

你 以 為 有 得 打 Cheat Code 咩 , 但 聰明絕頂 嘅 馮錫範 真 係 可以 話 係 鄭氏 天下第一 智將 ,

佢 見到 咁 嘅 情況 , 就 真 係 諗 住 打 Cheat Code, 佢 就 同 鄭克 塽 講話 ,

唔 夠 錢糧 咪問 人民 攞 囉 , 諗 住 以 一副 「 人有 多 大膽 , 地有 多大產 」 嘅 心態 去 解決 呢 個

糧草 不 繼 嘅 問題 。

咁 身 於 戰場 前線 嘅 劉國軒 聽到 呢 個 咁 嘅 消息 之後 , 當堂 嚇到 瀨屎 ,

因 為 佢 知道 本來 所有 嘢 都 已經 係 取之於民 , 台灣 當時 已經 係 百物 騰貴 , 百姓生活 水深火熱 ,

依家 咁 搜刮 百姓 嘅 錢糧 , 會令 到 百姓 人心 動搖 ,

不如 朝廷 出 啲 然後 又 募捐 啲 咪 算 囉 。

呢 個 時候 , 聰明絕頂 嘅 馮錫範 又 再 一 嘢 Ban 咗 劉國軒 條橋 , 就 話 士兵 本身 就 係 保衛 人民 ,

人民 係 應該 要養 埋 士兵 , 依家 唔 夠錢 唔 向 啲 人民 度水 , 邊度 有水 打仗 呢 ?

嗱 你 話 有 啲 咁 嘅 智 將 級別 嘅 重臣 , 鄭氏 點樣 可以 唔 收工 呢 ?

結果 澎湖 海戰 , 施琅 二百 幾艘 船 三萬 幾人 打 劉國軒 一萬五千 人 ,

一個 星期 時間 就 打 殘 咗 鄭 軍 , 劉國軒 走 佬 返台 灣 , 而 呢 個 時候 阿智將 馮錫範 都 重話 要 「 反清復明 」,

但 鄭克 塽 見到 大勢已去 , 越 嚟 越 多 人 投靠 清廷 ,

因此 到 最後 佢 就 決定 咗 投降 。 自此 , 清廷 就 如 人民 救星 一樣 登陸 台灣 本島 喇 。

不過 清廷 之所以 一 開始 會 被 台灣 居民 當成 人民 救星 嘅 原因

基本上 完完全全 係 因為 鄭氏 做 得 太差 , 而 清廷 心底 裡都 無 當過 台灣 係 重點 地區 ,

從 施琅 一到 埗 就問 有無 移民 想 回流 返 中原 大陸 地區 就 知道 其實 喺 當時 清廷 心目 中 ,

台灣 真 係 一個 「 彈丸之地 」, 又 係 窮山惡水 之地 , 根本 無 所用 處 ,

如果 唔 係 因為 鄭氏 搞搞 震 , 佢 哋 根本 就 唔 會 想 去 佔領 台灣 。

咁 就 出現 咗 個 問題 , 當 清廷 認為 台灣島 係 一個 「 食 之 無味 , 棄之可惜 」 嘅 雞肋 之 地 嘅 話 ,

佢 哋 對 台 灣 嘅 重視 程度 就會 極低 , 所以 佢 哋 派 官員 去 台灣 赴任 嗰陣 , 一定 係 揀 啲 廢 廢 哋 嘅 去 做 啦 ,

而 被 派 去 呢 啲 窮山惡水 之地 做官 嘅 人 , 就 自然 覺得 自己 好似 被 放逐 邊疆 咁 啦 ,

自然 就 會 係 用 一副 得過且過 嘅 心態 , 用 最舒服 嘅 方式 做滿 任期 之後 就 快快 趣 走 佬 返返 大陸 ,

因此 喺 清廷 治 下 嘅 台 灣 , 吏治 係 差到 一個點 。

簡單 啲 嚟 講就 係 , 清廷 當時 派 去 台 灣 嘅 官吏 任期 為 三年 一任 ,

外派 官員 嚟 到 呢 啲 窮山惡水 之地 基本上 一開 波 就 已經 諗 定點 樣走 佬 , 一夠 期 就 立即 頭也 不 回 咁 返返 去 大陸 ,

咁 自然 佢 哋 就 會 得過且過 , 就 只 係 想 睇 下 有無 機會 喺 呢 個 咁 嘅 地方 撈 到 錢姐 。

台灣 有句 俗語 叫做 :「 衙門 八字 開 , 無錢 唔 免來 」,「 唔 免來 」 嘅 意思 姐 係

「 唔 好 嚟 」 咁 解 , 姐 係 話 「 無錢 你 就 唔 使 嚟 衙門 報官 」 喇 。

呢 句 嘢 就 正正 係 諷刺 緊 當時 嘅 衙門 有水 開水 無水 散水 嘅 呢 種 風氣 。

而 當時 駐守 台 灣 嘅 軍隊 亦 都 係 由 福建 調過去 , 同樣 都 係 三年 輪班 一次 ,

原則上 係 唔 會 喺 當地 補充 , 因此 你 可以 想像 呢 堆 人 根本 對 台灣 本地 一 啲 感覺 都 無 嗰陣 ,

佢 哋 又 點 會 做 嘢 呢 ? 所以 到 最後 呢 班 士兵 絕 大部份 唔 去 蒲 妓院 叫雞 沉船

就 係 蒲大 煙館 隊 草食 大煙 , 一 遇上 當地 有 民變 就 一定 係 走 佬 至上 ,

要 鎮壓 民變 多數 都 要 靠 大陸 派過 嚟 嘅 精銳部隊 。

吏治 敗壞 , 兵痞 橫行 , 除 咗 係 因 為 佢 哋 自身 問題 之外 ,

上級 官員 知情不報 都 係 一個 好 大 嘅 問題 。

當時 負責 監督 住 台灣 文武百官 嘅 係 福建 巡撫 , 大多 都 因為 懼怕 要 去 呢 啲 咁 嘅 窮山惡水 地方

執 蘇州 屎 而 極力 粉飾太平 , 咁 佢 就 可以 唔 使 坐船去 當地 監督 ,

有 咩 事 就 等 當地 嘅 衙門 自己 搞掂 。 而 本身 福建 喺 清廷 主政 嗰陣

就 已經 被 當成 係 一個 貧瘠 嘅 邊緣 省份 , 而作 為 邊緣 省份 嘅 一個 邊緣 島仔 ,

咁 就 梗 係 更加 無人 想理 啦 。 咁 嘅 極端 情況 之下 , 台灣 本地 嘅 人 有 乜 可能 頂得住 啊 ,

所以 就 出現 咗 台灣史 專家 日本 人類學家 伊能 嘉矩 講 嘅 「 三年 一小 反 , 五年 一大 反 」 嘅 情況 。

由 康熙 三十五年 開始 , 終 康熙 一朝 , 台灣 發生 過 四次 民變 ;

雍正年間 六次 ; 乾隆年間 三次 ; 嘉慶 年間 四次 ;

道光 年間 五次 ; 咸豐 年間 兩次 ; 同治 年間 兩次 ; 光緒年間 至 割讓 俾 日本 之前 都 有 一次 ,

姐 係 喺 192 年入 面有 27 次 民變 , 平均 每 七年 就 會 亂 一次 ,

呢 個 都 係 嚟 自 清廷 猶如 垃圾 一樣 嘅 管治 。 不過 睇 返 轉頭 , 其實 大家 唔 難 發現 ,

呢 啲 民變 每 一次 嘅 性質 都 會 有 啲 唔 同 , 不過 總體 上 嚟 講 , 前期 嘅 民變 大多 都 係 因為 政治 訴求 而 起 ,

最 典型 嘅 例子 莫過於 康熙 六十年 嘅 朱 一 貴 之 亂 以及 乾隆 五十一年 嘅 林爽文 之亂 ,

朱一貴 本身 係 鄭氏 遺臣 , 所以 係 以 反清復明 打倒 貪官污吏 為名 起事 ,

而 六十五年 之後 嘅 林爽文 就 係 反清復明 最 出名 嘅 組織 天地會 嘅 人 嚟 ,

佢 哋 兩個 嘅 共通點 都 係 外來 移民 。 不過 喺 後期 啲 大家 會 見到 民變 嘅 原因 開始 係 由 生活 中 嘅 事 引起 ,

例如 道光 二年 起事 嘅 林 永春 本身 係 一個 伐木 承包商 , 專做 樟木 呢 範 ,

而 就 係 為 咗 保障 自己 可以 私人 製造 樟腦 嘅 權利 而出 嚟 反抗 ;

道光 二十四年 起事 嘅 郭 光 侯 本身 係 台灣 有 名望 之 鄉紳 ,

由於 當時 清廷 將 稅制 由 納糧 制轉 咗 做 納銀 制 , 令到 農民 陷入 交 唔 到 稅 嘅 困境 ,

佢 就 帶頭 去 衙門 請願 , 但點 知 就 被 當成 係 反賊 ;

光緒 十四年 施九緞 本身 係 鹿港 豪商 , 因為 唔 妥 劉銘傳 嘅 清 賦 工作 做 得 太過分 所以 號召 眾人 反抗 。

不過 綜觀 咁 多次 起事 , 都 無 一次 成功 , 就連 叫做 一度 有 控制台 灣 全局 之 勢 嘅 朱 一 貴 之 亂

同 林爽文 之亂 都 無 辦法 成功 , 原因 當然 有 好多 ,

但 最 明顯 嘅 就 係 當時 由 呢 啲 外來 移民 搞 嘅 起事 係 缺乏 明確 而且 統一 嘅 政治 理想 。

簡單 啲 講 , 其實 個 情況 就 好似 你 玩 人中之龍 嘅 時嗰 啲 現代 黑社會 或者 嗰 啲 同鄉會 咁 樣 ,

移民 當然 會 投靠 同鄉 為主 啦 , 咁 因為 一 開始 你 搞 個 堂口 就 一定 唔 夠 人手 ,

你 作為 堂口 大佬 你 就 一定 歡迎 新會 然 加入 。

問題 在於 越 嚟 越 多 堂口 姐 係 代表 越 嚟 越 多 嚟 自 唔 同 地方 嘅 移民 嗰陣 , 資源 同 土地 係 有限 嘅 ,

咁 就 當然 要爭 嫁 啦 , 咁 爭陀地 就 少 不免 要 劈友 。

喺 當時 清代 嘅 台 灣 嚟 講 , 最 敵對 嘅 兩個 堂口 就 係 福建 幫同 客家 幫 ,

因 為 佢 哋 兩邊 嘅 風俗習慣 同 語言 都 唔 同 , 一邊 講 閩南話 , 一邊 講 客家話 ,

雞同鴨講 , 唔 打 就 真 係 有鬼 喇 , 而 呢 個 就 係 俗稱 做 「 褔 客爭 」。

而 同樣 地 就 好似 東城 會 一樣 , 一個 大 幫派 下面 少 不免 會 有 唔 同 嘅 二次 組織 ,

咁 喺 福建 幫 之下 , 最大 嘅 兩個 組織 漳州 組同 泉州 組又會 內 鬥爭 資源 爭 地盤 ,

而 呢 個 就 係 俗稱 做 「 漳泉 拼 」。

唔 只 係 同省 唔 同 縣城 都 打 一餐 , 甚至 細到 連同 省同 縣城 唔 同姓 之間 都 會 打 一餐 。

不過 當 福建 幫同 客家 幫有 爭鬥 嗰陣 , 個 概念 就 會 好似 東城 會要 打 近江 聯盟 嗰陣 ,

咁 東城 會 下面 就 會 清一色 連成 一線 啦 , 所以 漳州 組同 泉州 組 喺 呢 個 時候 都 會 連成 一線 打 客家 幫 ,

但 漳州 組同 泉州 組互 劈 嗰陣 , 就 好似 東城 會 內亂 一樣 , 客家 幫作 為 近江 聯盟 一樣 嘅 存在 ,

就 當然 會食 住 花生 等 睇 戲啦 。 不過 有時 客家 幫 都 可能 會 加入 漳州 組同 泉州 組 嘅 爭鬥 入面

嚟 個 3P 混戰 , 甚至 拉 埋 喺 山上 面食 花生 嘅 高山族 出 嚟 打 4P 混戰 ,

嘩 我 就 咁 講都 覺得 亂過 老任 大亂鬥 , 你 話 現實 會有 幾亂 。

喺 咁 亂 嘅 情況 之下 , 就 好似 我 之前 講過 , 清廷 根本 無 能力 完全 鎮壓 呢 類 嘅 械鬥 劈友 ,

佢 哋 就 只 係 Keep 住 呢 堆 人 自己 互 劈 , 唔 好 劈劈 下 無 啦 啦 登高一呼 話 要 反清 就 得 ,

所以 佢 哋 大多數 都 唔 會點 理 。 而 一旦 情況 變得 越 嚟 越大單 ,

甚至 變成 咗 叛亂 嘅 時候 , 就 好似 我 之前 咁 講 , 清廷 係 唔 會 喺 當地 招兵 ,

咁 當地 嘅 兵力 一旦 唔 夠 應付 嘅 話 , 大陸 嚟 嘅 精銳 又 未 到 嘅 時候 ,

佢 哋 就 會 公開 招募 「 義民 」 幫助 官兵 剿平 叛亂 。

咁 大家 就會問 , 個個 都 劈 緊友 嗰陣 , 重 邊度 嚟 「 義民 」 啊 ?

咪 就 係 嚟 自會 劈友 嗰 班人 囉 , 簡單 啲 講就 係 ,

如果 係 福建 幫作 反 嘅 話 , 佢 哋 就 會 招 客家 幫 做 「 義民 」;

如果 係 漳州 組作 反 嘅 話 , 佢 哋 就 會 招 客家 幫 又 或者 泉州 組做 「 義民 」;

如果 係 福建 幫同 客家 幫加 埋 一齊 作 反 嘅 話 , 佢 哋 就 會 招 高山族 做 「 義民 」。

因此 「 義民 」 嘅 本質 其實 唔 係 在於 安定 家邦 , 而 只不過 係 俾 清廷 用 嚟 控制 唔 同亂事

等 你 哋 台灣 本地人 自己 鬼 打鬼 嘅 策略 。

而 直至 去 到 日據 時期 嘅 台 灣 , 呢種 咁 嘅 唔 同 群 族 之間 嘅 械鬥 先至 完全 絕跡 ,

咁 呢 樣 當然 同 日本 帶 嚟 嘅 強大 治安 體系 行之有效 有關 , 再 加上 日據 時期 台灣 經濟 嘅 發展 、

交通 嘅 發達 以及 教育 嘅 普及 , 而且 喺 面對 日本 人 嗰陣 ,

令到 台灣 本地 唔 同群 族 嘅 命運 漸漸 連成 一線 , 終於 認識 到 台灣 本土 居住 嘅 人

其實 都 係 一個 命運 共同體 , 自然而然 台灣 就 無 咗 群族 之分 喇 , 呢 個 就 係 後 話 喇 。

台灣 點解 叫 「台灣 」?超 簡略 台灣史 (3) Taiwan is called "Taiwan"? Super Brief History of Taiwan (3)

大家 又 肯定 會 捉 嗰個 「 台灣 本非 中國 版籍 」 呢 句 嘢 嚟

恥笑 某國 外交部 歷史 讀屎片 , 但 其實 喺 呢 段 嘢 上面 ,

你 會 見到 清廷 嘅 姿態 其實 已經 擺得 好 低 , 只要 鄭經 應承 , 台灣 可能 從此 就 成為 咗 一個 獨立 嘅 國家 ,

唔 會 有 依家 呢 啲 乜 鬼 嘢 九二 共識 一中 各表 統獨 路線 ,

所以 我 哋 都 好 清楚 到 最後 鄭經 俾 咗 一個 乜嘢 答覆 清廷 , 就 係 :

咁 無 啦 , 都 講到 咁 ,

唔 通 你 叫 清廷 向 鄭氏 投降 咩 , 咁 唯有 侷 打 嘅 姐 。

清廷 起用 閩浙 總督 姚啟 聖 做 謀略 工作 , 同時 起用 水師 提督 施琅 做好 作戰 嘅 準備 ,

而 鄭氏 呢 邊都 嚴陣以待 , 鄭氏 臣子 第二把 交椅 軍務 大臣 劉國軒 親自 前往 澎湖 督師 ,

問題 在於 , 因 為 喺 鄭 經 拒絕 咗 清廷 招撫 之後 , 清廷 又 用 咗 遷界令 嚟 玩 經濟制裁 ,

嚟 到 呢場 戰役 之前 , 鄭氏 政權 已經 俾 清廷 制裁 咗 三年 有 多 ,

鄭 軍 喺 澎湖 嘅 補給 根本 嚴重不足 , 以致 當時 士兵 士氣 差到 嘔 。

有見 及 此 , 劉國軒 不停 向 本島 催促 補給 。 但 老實 講點 催 都 無用 嫁 啦 ,

俾人 經濟制裁 咗 咁 耐 , 無 啦 啦 邊度 生堆 資源 出 嚟 呢 ?

你 以 為 有 得 打 Cheat Code 咩 , 但 聰明絕頂 嘅 馮錫範 真 係 可以 話 係 鄭氏 天下第一 智將 ,

佢 見到 咁 嘅 情況 , 就 真 係 諗 住 打 Cheat Code, 佢 就 同 鄭克 塽 講話 ,

唔 夠 錢糧 咪問 人民 攞 囉 , 諗 住 以 一副 「 人有 多 大膽 , 地有 多大產 」 嘅 心態 去 解決 呢 個

糧草 不 繼 嘅 問題 。

咁 身 於 戰場 前線 嘅 劉國軒 聽到 呢 個 咁 嘅 消息 之後 , 當堂 嚇到 瀨屎 ,

因 為 佢 知道 本來 所有 嘢 都 已經 係 取之於民 , 台灣 當時 已經 係 百物 騰貴 , 百姓生活 水深火熱 ,

依家 咁 搜刮 百姓 嘅 錢糧 , 會令 到 百姓 人心 動搖 ,

不如 朝廷 出 啲 然後 又 募捐 啲 咪 算 囉 。

呢 個 時候 , 聰明絕頂 嘅 馮錫範 又 再 一 嘢 Ban 咗 劉國軒 條橋 , 就 話 士兵 本身 就 係 保衛 人民 ,

人民 係 應該 要養 埋 士兵 , 依家 唔 夠錢 唔 向 啲 人民 度水 , 邊度 有水 打仗 呢 ?

嗱 你 話 有 啲 咁 嘅 智 將 級別 嘅 重臣 , 鄭氏 點樣 可以 唔 收工 呢 ?

結果 澎湖 海戰 , 施琅 二百 幾艘 船 三萬 幾人 打 劉國軒 一萬五千 人 ,

一個 星期 時間 就 打 殘 咗 鄭 軍 , 劉國軒 走 佬 返台 灣 , 而 呢 個 時候 阿智將 馮錫範 都 重話 要 「 反清復明 」,

但 鄭克 塽 見到 大勢已去 , 越 嚟 越 多 人 投靠 清廷 ,

因此 到 最後 佢 就 決定 咗 投降 。 自此 , 清廷 就 如 人民 救星 一樣 登陸 台灣 本島 喇 。

不過 清廷 之所以 一 開始 會 被 台灣 居民 當成 人民 救星 嘅 原因

基本上 完完全全 係 因為 鄭氏 做 得 太差 , 而 清廷 心底 裡都 無 當過 台灣 係 重點 地區 ,

從 施琅 一到 埗 就問 有無 移民 想 回流 返 中原 大陸 地區 就 知道 其實 喺 當時 清廷 心目 中 ,

台灣 真 係 一個 「 彈丸之地 」, 又 係 窮山惡水 之地 , 根本 無 所用 處 ,

如果 唔 係 因為 鄭氏 搞搞 震 , 佢 哋 根本 就 唔 會 想 去 佔領 台灣 。

咁 就 出現 咗 個 問題 , 當 清廷 認為 台灣島 係 一個 「 食 之 無味 , 棄之可惜 」 嘅 雞肋 之 地 嘅 話 ,

佢 哋 對 台 灣 嘅 重視 程度 就會 極低 , 所以 佢 哋 派 官員 去 台灣 赴任 嗰陣 , 一定 係 揀 啲 廢 廢 哋 嘅 去 做 啦 ,

而 被 派 去 呢 啲 窮山惡水 之地 做官 嘅 人 , 就 自然 覺得 自己 好似 被 放逐 邊疆 咁 啦 ,

自然 就 會 係 用 一副 得過且過 嘅 心態 , 用 最舒服 嘅 方式 做滿 任期 之後 就 快快 趣 走 佬 返返 大陸 ,

因此 喺 清廷 治 下 嘅 台 灣 , 吏治 係 差到 一個點 。

簡單 啲 嚟 講就 係 , 清廷 當時 派 去 台 灣 嘅 官吏 任期 為 三年 一任 ,

外派 官員 嚟 到 呢 啲 窮山惡水 之地 基本上 一開 波 就 已經 諗 定點 樣走 佬 , 一夠 期 就 立即 頭也 不 回 咁 返返 去 大陸 ,

咁 自然 佢 哋 就 會 得過且過 , 就 只 係 想 睇 下 有無 機會 喺 呢 個 咁 嘅 地方 撈 到 錢姐 。

台灣 有句 俗語 叫做 :「 衙門 八字 開 , 無錢 唔 免來 」,「 唔 免來 」 嘅 意思 姐 係

「 唔 好 嚟 」 咁 解 , 姐 係 話 「 無錢 你 就 唔 使 嚟 衙門 報官 」 喇 。

呢 句 嘢 就 正正 係 諷刺 緊 當時 嘅 衙門 有水 開水 無水 散水 嘅 呢 種 風氣 。

而 當時 駐守 台 灣 嘅 軍隊 亦 都 係 由 福建 調過去 , 同樣 都 係 三年 輪班 一次 ,

原則上 係 唔 會 喺 當地 補充 , 因此 你 可以 想像 呢 堆 人 根本 對 台灣 本地 一 啲 感覺 都 無 嗰陣 ,

佢 哋 又 點 會 做 嘢 呢 ? 所以 到 最後 呢 班 士兵 絕 大部份 唔 去 蒲 妓院 叫雞 沉船

就 係 蒲大 煙館 隊 草食 大煙 , 一 遇上 當地 有 民變 就 一定 係 走 佬 至上 ,

要 鎮壓 民變 多數 都 要 靠 大陸 派過 嚟 嘅 精銳部隊 。

吏治 敗壞 , 兵痞 橫行 , 除 咗 係 因 為 佢 哋 自身 問題 之外 ,

上級 官員 知情不報 都 係 一個 好 大 嘅 問題 。

當時 負責 監督 住 台灣 文武百官 嘅 係 福建 巡撫 , 大多 都 因為 懼怕 要 去 呢 啲 咁 嘅 窮山惡水 地方

執 蘇州 屎 而 極力 粉飾太平 , 咁 佢 就 可以 唔 使 坐船去 當地 監督 ,

有 咩 事 就 等 當地 嘅 衙門 自己 搞掂 。 而 本身 福建 喺 清廷 主政 嗰陣

就 已經 被 當成 係 一個 貧瘠 嘅 邊緣 省份 , 而作 為 邊緣 省份 嘅 一個 邊緣 島仔 ,

咁 就 梗 係 更加 無人 想理 啦 。 咁 嘅 極端 情況 之下 , 台灣 本地 嘅 人 有 乜 可能 頂得住 啊 ,

所以 就 出現 咗 台灣史 專家 日本 人類學家 伊能 嘉矩 講 嘅 「 三年 一小 反 , 五年 一大 反 」 嘅 情況 。

由 康熙 三十五年 開始 , 終 康熙 一朝 , 台灣 發生 過 四次 民變 ;

雍正年間 六次 ; 乾隆年間 三次 ; 嘉慶 年間 四次 ;

道光 年間 五次 ; 咸豐 年間 兩次 ; 同治 年間 兩次 ; 光緒年間 至 割讓 俾 日本 之前 都 有 一次 ,

姐 係 喺 192 年入 面有 27 次 民變 , 平均 每 七年 就 會 亂 一次 ,

呢 個 都 係 嚟 自 清廷 猶如 垃圾 一樣 嘅 管治 。 不過 睇 返 轉頭 , 其實 大家 唔 難 發現 ,

呢 啲 民變 每 一次 嘅 性質 都 會 有 啲 唔 同 , 不過 總體 上 嚟 講 , 前期 嘅 民變 大多 都 係 因為 政治 訴求 而 起 ,

最 典型 嘅 例子 莫過於 康熙 六十年 嘅 朱 一 貴 之 亂 以及 乾隆 五十一年 嘅 林爽文 之亂 ,

朱一貴 本身 係 鄭氏 遺臣 , 所以 係 以 反清復明 打倒 貪官污吏 為名 起事 ,

而 六十五年 之後 嘅 林爽文 就 係 反清復明 最 出名 嘅 組織 天地會 嘅 人 嚟 ,

佢 哋 兩個 嘅 共通點 都 係 外來 移民 。 不過 喺 後期 啲 大家 會 見到 民變 嘅 原因 開始 係 由 生活 中 嘅 事 引起 ,

例如 道光 二年 起事 嘅 林 永春 本身 係 一個 伐木 承包商 , 專做 樟木 呢 範 ,

而 就 係 為 咗 保障 自己 可以 私人 製造 樟腦 嘅 權利 而出 嚟 反抗 ;

道光 二十四年 起事 嘅 郭 光 侯 本身 係 台灣 有 名望 之 鄉紳 ,

由於 當時 清廷 將 稅制 由 納糧 制轉 咗 做 納銀 制 , 令到 農民 陷入 交 唔 到 稅 嘅 困境 ,

佢 就 帶頭 去 衙門 請願 , 但點 知 就 被 當成 係 反賊 ;

光緒 十四年 施九緞 本身 係 鹿港 豪商 , 因為 唔 妥 劉銘傳 嘅 清 賦 工作 做 得 太過分 所以 號召 眾人 反抗 。

不過 綜觀 咁 多次 起事 , 都 無 一次 成功 , 就連 叫做 一度 有 控制台 灣 全局 之 勢 嘅 朱 一 貴 之 亂

同 林爽文 之亂 都 無 辦法 成功 , 原因 當然 有 好多 ,

但 最 明顯 嘅 就 係 當時 由 呢 啲 外來 移民 搞 嘅 起事 係 缺乏 明確 而且 統一 嘅 政治 理想 。

簡單 啲 講 , 其實 個 情況 就 好似 你 玩 人中之龍 嘅 時嗰 啲 現代 黑社會 或者 嗰 啲 同鄉會 咁 樣 ,

移民 當然 會 投靠 同鄉 為主 啦 , 咁 因為 一 開始 你 搞 個 堂口 就 一定 唔 夠 人手 ,

你 作為 堂口 大佬 你 就 一定 歡迎 新會 然 加入 。

問題 在於 越 嚟 越 多 堂口 姐 係 代表 越 嚟 越 多 嚟 自 唔 同 地方 嘅 移民 嗰陣 , 資源 同 土地 係 有限 嘅 ,

咁 就 當然 要爭 嫁 啦 , 咁 爭陀地 就 少 不免 要 劈友 。

喺 當時 清代 嘅 台 灣 嚟 講 , 最 敵對 嘅 兩個 堂口 就 係 福建 幫同 客家 幫 ,

因 為 佢 哋 兩邊 嘅 風俗習慣 同 語言 都 唔 同 , 一邊 講 閩南話 , 一邊 講 客家話 ,

雞同鴨講 , 唔 打 就 真 係 有鬼 喇 , 而 呢 個 就 係 俗稱 做 「 褔 客爭 」。

而 同樣 地 就 好似 東城 會 一樣 , 一個 大 幫派 下面 少 不免 會 有 唔 同 嘅 二次 組織 ,

咁 喺 福建 幫 之下 , 最大 嘅 兩個 組織 漳州 組同 泉州 組又會 內 鬥爭 資源 爭 地盤 ,

而 呢 個 就 係 俗稱 做 「 漳泉 拼 」。

唔 只 係 同省 唔 同 縣城 都 打 一餐 , 甚至 細到 連同 省同 縣城 唔 同姓 之間 都 會 打 一餐 。

不過 當 福建 幫同 客家 幫有 爭鬥 嗰陣 , 個 概念 就 會 好似 東城 會要 打 近江 聯盟 嗰陣 ,

咁 東城 會 下面 就 會 清一色 連成 一線 啦 , 所以 漳州 組同 泉州 組 喺 呢 個 時候 都 會 連成 一線 打 客家 幫 ,

但 漳州 組同 泉州 組互 劈 嗰陣 , 就 好似 東城 會 內亂 一樣 , 客家 幫作 為 近江 聯盟 一樣 嘅 存在 ,

就 當然 會食 住 花生 等 睇 戲啦 。 不過 有時 客家 幫 都 可能 會 加入 漳州 組同 泉州 組 嘅 爭鬥 入面

嚟 個 3P 混戰 , 甚至 拉 埋 喺 山上 面食 花生 嘅 高山族 出 嚟 打 4P 混戰 ,

嘩 我 就 咁 講都 覺得 亂過 老任 大亂鬥 , 你 話 現實 會有 幾亂 。

喺 咁 亂 嘅 情況 之下 , 就 好似 我 之前 講過 , 清廷 根本 無 能力 完全 鎮壓 呢 類 嘅 械鬥 劈友 ,

佢 哋 就 只 係 Keep 住 呢 堆 人 自己 互 劈 , 唔 好 劈劈 下 無 啦 啦 登高一呼 話 要 反清 就 得 ,

所以 佢 哋 大多數 都 唔 會點 理 。 而 一旦 情況 變得 越 嚟 越大單 ,

甚至 變成 咗 叛亂 嘅 時候 , 就 好似 我 之前 咁 講 , 清廷 係 唔 會 喺 當地 招兵 ,

咁 當地 嘅 兵力 一旦 唔 夠 應付 嘅 話 , 大陸 嚟 嘅 精銳 又 未 到 嘅 時候 ,

佢 哋 就 會 公開 招募 「 義民 」 幫助 官兵 剿平 叛亂 。

咁 大家 就會問 , 個個 都 劈 緊友 嗰陣 , 重 邊度 嚟 「 義民 」 啊 ?

咪 就 係 嚟 自會 劈友 嗰 班人 囉 , 簡單 啲 講就 係 ,

如果 係 福建 幫作 反 嘅 話 , 佢 哋 就 會 招 客家 幫 做 「 義民 」;

如果 係 漳州 組作 反 嘅 話 , 佢 哋 就 會 招 客家 幫 又 或者 泉州 組做 「 義民 」;

如果 係 福建 幫同 客家 幫加 埋 一齊 作 反 嘅 話 , 佢 哋 就 會 招 高山族 做 「 義民 」。

因此 「 義民 」 嘅 本質 其實 唔 係 在於 安定 家邦 , 而 只不過 係 俾 清廷 用 嚟 控制 唔 同亂事

等 你 哋 台灣 本地人 自己 鬼 打鬼 嘅 策略 。

而 直至 去 到 日據 時期 嘅 台 灣 , 呢種 咁 嘅 唔 同 群 族 之間 嘅 械鬥 先至 完全 絕跡 ,

咁 呢 樣 當然 同 日本 帶 嚟 嘅 強大 治安 體系 行之有效 有關 , 再 加上 日據 時期 台灣 經濟 嘅 發展 、

交通 嘅 發達 以及 教育 嘅 普及 , 而且 喺 面對 日本 人 嗰陣 ,

令到 台灣 本地 唔 同群 族 嘅 命運 漸漸 連成 一線 , 終於 認識 到 台灣 本土 居住 嘅 人

其實 都 係 一個 命運 共同體 , 自然而然 台灣 就 無 咗 群族 之分 喇 , 呢 個 就 係 後 話 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