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The Legend of Condor Heroes 射雕英雄传, 【射雕 英雄传 】 有声 小说 004

【射雕 英雄传 】 有声 小说 004

包惜弱 低声 道 :“ 好些 了 吗 ? 把 这 碗 汤 喝 了 吧 。 ” 那 人 伸手 要接 , 但 手上 无力 , 险些 把 汤 全倒 在 身上 。 包惜弱 抢住 汤碗 , 这时 救人 要紧 , 只得 喂 着 他 一口 一口 的 喝 了 。 那人 喝 了 鸡汤 后 , 眼中 渐渐 现出 光彩 , 凝望 着 她 , 显是 不胜感激 。 包惜弱 倒 给 他 瞧 得 有些 不好意思 了 , 拿 了 几捆 稻草 给 他 盖 上 , 持烛 回房 。 这一晚 再也 睡 不 安稳 , 连 做 了 几个 噩梦 , 忽见 丈夫 一枪 把 柴房中 那 人 刺死 , 又 见 那 人 提刀 杀 了 丈夫 , 却 来 追逐 自己 , 四面 都 是 深渊 , 无处 可以 逃避 , 几次 都 从 梦 中 惊醒 , 吓 得 身上 都 是 冷汗 。 待 得 天明 起身 , 丈夫 早已 下 床 , 只见 他 拿 着 铁枪 , 正 用 磨刀石 磨砺 枪头 , 包惜弱 想起 夜来 梦境 , 吓了一跳 , 忙 走 去 柴房 , 推开 门来 , 一惊 更 甚 , 原来 里面 只 剩乱 草 一堆 , 那人 已 不知去向 。 她 奔 到 后院 , 只见 后门 虚掩 , 雪地 里 赫然 是 一行 有人 连滚带爬 向西 而 去 的 痕迹 。 她 望 着 那 痕迹 , 不觉 怔怔 的 出 了 神 。 过 了 良久 , 一阵 寒风 扑面 吹 来 , 忽觉 腰酸 骨软 , 十分 困倦 。 回到 前堂 , 杨铁心 已烧 好 了 白粥 , 放在 桌上 , 笑 道 :“ 你 瞧 , 我 烧 的 粥 还 不错 吧 ? ” 包惜弱 知道 丈夫 因 自己 怀 了 身孕 , 是 以 特别 体惜 , 一笑 而 坐 , 端起 粥 碗 吃 了 起来 。 她 想 若 把 昨晚 之 事 告知 丈夫 , 他 嫉恶如仇 , 定会 赶去 将 那 人 刺死 , 岂不是 救人 没救彻 ? 当下 绝口不提 。 忽忽 腊尽春回 , 转眼间 过 了 数月 , 包惜弱 腰围 渐 粗 , 愈来愈 感 慵困 , 于 那晚 救人 之事 也 渐渐 淡忘 了 。 这日 杨氏 夫妇 吃 过 晚饭 , 包惜弱 在 灯 下 给 丈夫 缝套 新 衫裤 。 杨铁心 打好 了 两双 草鞋 , 把 草鞋 挂到 墙上 , 记 起 日间 耕田 坏 了 犁头 , 对 包惜弱 道 :“ 犁头 损啦 , 明儿 叫 东村 的 张木儿 加 一斤 半铁 , 打 一打 。 ” 包惜弱 道 :“ 好 ! ” 杨铁心 瞧 着 妻子 , 说道 :“ 我 衣衫 够 穿 啦 ! 你 身子 弱 , 又 有 了 孩子 , 好好儿 多 歇歇 , 别 再 给 我 做 衣裳 。 ” 包惜弱 转过 头来 一笑 , 却 不停 针 。 杨铁心 走 过去 , 轻轻 拿 起 她 的 针线 。 包惜弱 这才 伸 了 个 懒腰 , 熄灯 上床 。 睡 到 午夜 , 包惜弱 蒙眬 间 忽 听 丈夫 斗然 坐 起身 来 , 一惊 而 醒 , 只 听 得 远处 隐隐 有 马蹄 之声 , 听 声音 是从 西面 东来 , 过得 一阵 , 东边 也 传来 了 马蹄声 , 接着 北面 南面 都 有 了 蹄声 。 包惜弱 坐 起身 来 , 道 :“ 怎么 四面 都 有 了 马 ? ” 杨铁心 匆匆 下 床 穿衣 , 片刻之间 , 四面 蹄声 越来越近 , 村中犬儿 都 吠叫 起来 。 杨铁心 道 :“ 咱们 给 围住 啦 ! ” 包惜弱 惊道 :“ 干 甚么 呀 ? ” 杨铁心 道 :“ 不 知道 。 ” 把 丘处机 所赠 的 短剑 递给 妻子 , 道 :“ 你 拿 着 防身 ! ” 从 墙上 摘下 一杆 铁枪 , 握 在 手里 。 这时 东南西北 人声 马嘶 , 已乱成 一片 , 杨铁心 推开 窗子 外望 , 只见 大队 兵马 已 把 村子 团团围住 , 众 兵丁 手里 高举 火把 , 七八名 武将 骑 在 马上 往来 奔驰 。

只 听 得 众 兵丁 齐声 叫喊 :“ 捉拿 反贼 , 莫让 反贼 逃 了 ! ” 杨铁心 寻思 :“ 是 来 捉拿 曲三 吗 ? 这 几日 却 不见 他 在 村里 , 幸好 他 不在 , 否则 的话 , 他 的 武功 再强 , 也 敌不过 这 许多 兵马 。 ” 忽 听 一名 武将 高声 叫 道 :“ 郭啸天 、 杨铁心 两名 反贼 , 快快 出来 受缚 纳命 。 ” 杨铁心 大吃一惊 , 包惜弱 更是 吓 得 脸色苍白 。 杨铁心 低声 道 :“ 官家 不知 为了 何事 , 竟 来 诬害 良民 。 跟 官府 是 辩 不 清楚 的 。 咱们 只好 逃命 。 你别 慌 , 凭 我 这杆 枪 , 定能 保 你 冲出重围 。 ” 他 一身 武艺 , 又 是 在 江湖 上 闯荡 过 的 , 这时 临危 不 乱 , 挂 上 箭袋 , 握住 妻子 右手 。

包惜弱 道 :“ 我来 收拾 东西 。 ” 杨铁心 道 :“ 还 收拾 甚么 ? 统通 不要 了 。 ” 包惜弱 心中 一酸 , 垂下 泪来 , 颤 声道 :“ 我们 这家 呢 ? ” 杨铁心 道 :“ 咱们 只要 留 得 性命 , 我 和 你 自 可 在 别 地 重整家园 。 ” 包惜弱 道 :“ 这些 小鸡 小猫 呢 ? ” 杨铁心 叹 道 :“ 傻 孩子 , 还顾 得到 它们 吗 ? ” 顿 了 一顿 , 安慰 她 道 :“ 官兵 又 怎会 跟 你 的 小鸡 小猫儿 为难 。 ” 一 言方 毕 , 窗外 火光 闪耀 , 众兵 已 点燃 了 两间 草房 , 又 有 两名 兵丁 高举 火把 来 烧 杨家 屋檐 , 口中 大叫 :“ 郭啸天 、 杨铁心 两个 反贼 再 不 出来 。 便 把 牛家村 烧成 了 白地 。 ” 杨铁心 怒气 填膺 , 开门 走出 , 大声 喝道 :“ 我 就是 杨铁心 ! 你们 干 甚么 ? ” 两名 兵丁 吓了一跳 , 丢下 火把 转身 退开 。 火光 中 一名 武官 拍马 走近 , 叫 道 :“ 好 , 你 是 杨铁心 , 跟 我 见 官去 。 拿下 了 ! ” 四五名 兵丁 一拥而上 。 杨铁心 倒转 枪来 , 一招 “ 白虹 经天 ”, 把 三名 兵丁 扫倒 在 地 , 又 是 一招 “ 春雷 震怒 ”, 枪柄 挑起 一兵 , 掼 入 了 人堆 , 喝道 :“ 要 拿 人 , 先得 说 说 我 又 犯 了 甚么 罪 。 ” 那 武官 骂 道 :“ 大胆 反贼 , 竟敢 拒捕 ! ” 他 口中 叫骂 , 但 也 畏惧 对方 武勇 , 小敢 逼近 。 他 身后 另一名 武官 叫 道 :“ 好好 跟 老爷 过堂 去 , 免得 加重 罪名 。 有 公文 在 此 。 ” 杨铁心 道 :“ 拿来 我 看 ! ” 那 武官 道 :“ 还有 一名 郭犯 呢 ? ” 郭啸天 从 窗口 探出 半身 , 弯弓 搭箭 , 喝道 :“ 郭啸天 在 这里 。 ” 箭头 对准 了 他 。 那 武官 心头 发毛 , 只觉 背脊 上 一阵阵 的 凉气 , 叫 道 :“ 你 把 箭 放下 , 我读 公文 给 你们 听 。 ” 郭啸天 厉声 道 :“ 快读 ! ” 把 弓 扯 得 更 满 了 。 那 武官 无奈 , 拿 起 公文 大声 读道 :“ 临安 府 牛家村 村民 郭啸天 、 杨铁心 二犯 , 勾结 巨寇 , 图谋不轨 , 着 即 拿 问 , 严审 法办 。 ” 郭啸天 道 :“ 甚么 衙门 的 公文 ? ” 那 武官 道 :“ 是 韩相爷 的 手谕 。 ” 郭 杨二人 都 是 一惊 , 均 想 :“ 甚么 事 这样 厉害 , 竟要 韩 * 胄 亲下 手谕 ? 难道 丘道长 杀死 官差 的 事发 了 ? ” 郭啸天 道 :“ 谁 的 首告 ? 有 甚么 凭据 ? ” 那 武官 道 :“ 我们 只管 拿 人 , 你们 到府 堂上 自己 分辩 去 。 ” 杨铁心 叫 道 :“ 韩 丞相 专害 无辜 好人 , 谁 不 知道 ? 我们 可不 上 这个 当 。 ” 领队 的 武官 叫 道 :“ 抗命 拒捕 , 罪加一等 。 ” 杨铁心 转头 对 妻子 道 :“ 你 快 多 穿件 衣服 , 我夺 他 的 马 给 你 。 待 我 先射 倒 将官 , 兵卒 自然 乱 了 。 ” 弦 声响 处 , 箭发 流星 , 正中 那 武官 右肩 。 那 武官 啊哟 一声 , 撞 下马 来 , 众 兵丁 齐声 发喊 , 另一名 武官 叫 道 :“ 拿 反贼 啊 ! ” 众 兵丁 纷纷 冲 来 。 郭 杨二人 箭 如 连珠 , 转瞬间 射倒 六七名 兵丁 , 但 官兵 势众 , 在 武官 督率 下冲 到 两家 门前 。

杨铁心 大喝一声 , 疾 冲出 门 , 铁枪 起处 , 官兵 惊呼 倒退 。 他 纵到 一个 骑 白马 的 武官 身旁 , 挺 枪刺 去 , 那 武官 举枪 挡架 。 岂知 杨家枪 法 变化 灵动 , 他 枪杆 下沉 , 那 武官 腿 上 早 着 。 杨铁心 举枪 挑起 , 那 武官 一个 筋斗 倒 翻 下马 。

杨铁心 枪杆 在 地下 一撑 , 飞身 跃上 马背 , 双腿 一 夹 , 那马 一声 长嘶 , 于 火光 中向 屋门 奔 去 。 杨铁心 挺 枪刺 倒 门边 一名 兵丁 , 俯身 伸臂 , 把 包惜弱 抱上 马背 , 高声 叫 道 :“ 大哥 , 跟着 我来 ! ” 郭啸天 舞动 双戟 , 保护 着 妻子 李萍 , 从人 丛中 冲杀 出来 。 官兵 见 二人 势凶 , 拦阻 不住 , 纷纷 放箭 。 杨铁心 纵马 奔 到 李萍 身旁 , 叫 道 :“ 大嫂 , 快 上马 ! ” 说 着 一跃 下马 。 李萍 急道 :“ 使不得 。 ” 杨铁心 哪里 理 她 , 一把 将 她 拦腰 抱 起 , 放 上 马背 。 义 兄弟两人 跟 在 马后 , 且 战且 走 , 落荒而逃 。 走 不多时 , 突然 前面 喊声 大作 , 又 是 一彪 军马 冲杀 过来 。 郭 杨二人 暗暗 叫苦 , 待要 觅路 奔逃 , 前面 羽箭 嗖嗖 射 来 。 包惜弱 叫 了 一声 :“ 啊哟 ! ” 坐骑 中箭 跪 地 , 把 马背上 两个 女子 都 抛 下马 来 。 杨铁心 道 :“ 大哥 , 你护 着 她们 , 我 再 去 抢 马 ! ” 说 着 提枪 往人 丛中 冲杀 过去 。 十余名 官兵 排成一列 , 手挺 长矛 对准 了 杨铁心 , 齐声 呐喊 。

郭啸天 眼见 官兵 势大 , 心想 :“ 凭 我 兄弟二人 , 逃命 不难 , 但 前后 有 敌 , 妻子 是 无论如何 救不出 了 。 我们 又 没 犯法 , 与其 白白 在 这里 送命 , 不如 上 临安 府 分辩 去 。 上次 丘处机 道长 杀 了 官兵 和金兵 , 可 没 放走 了 一个 , 死无对证 , 谅 官府 也 不能 定 我们 的 罪 。 再说 , 那些 官差 、 金兵 又 不是 我们 兄弟 杀 的 。 ” 当下 纵声 叫 道 :“ 兄弟 , 别杀 了 , 咱们 就 跟 他们 去 ! ” 杨铁心 一呆 , 拖枪 回来 。 带队 的 军官 下令 停箭 , 命 兵士 四下 围住 , 叫 道 :“ 抛下 兵器 弓箭 , 饶 你们 不死 。 ” 杨铁心 道 :“ 大哥 , 别中 了 他们 的 奸计 。 ” 郭啸天 摇摇头 , 把 双戟 往 地下 一 抛 。 杨铁心 见 爱妻 吓 得 花容 失色 , 心下 不忍 , 叹 了 一口气 , 也 把 铁枪 和 弓箭 掷 在 地下 。 郭 杨二人 的 兵器 刚一离 手 , 十余枝 长矛 的 矛头 立刻 刺到 了 四人 的 身旁 。 八名 士兵 走 将 过来 , 两个 服侍 一个 , 将 四人 反手 缚住 。 杨铁心 嘿嘿 冷笑 , 昂头 不理 。 带队 的 军官 举起 马鞭 , 刷 的 一鞭 , 击 在 杨铁心 脸上 , 骂 道 :“ 大胆 反贼 , 当真 不怕死 吗 ? ” 这一鞭 只 打 得 他 自额 至 颈 , 长长 一条 血痕 。 杨铁心 怒道 :“ 好 , 你 叫 甚么 名字 ? ” 那 军官 怒气 更炽 , 鞭子 如雨 而 下 , 叫 道 :“ 老爷 行不改姓 , 坐 不 改名 , 姓段 名 天德 , 上天 有 好生之德 的 天德 。 记住 了 吗 ? 你 到 阎王 老子 那里 去 告状 吧 。 ” 杨铁心 毫不 退避 , 圆 睁 双眼 , 凝视着 他 。 段天德 喝道 :“ 老爷 额头 有 刀疤 , 脸上 有 青记 , 都 记住 了 ! ” 说 着 又 是 一鞭 。

包惜弱 见 丈夫 如此 受苦 , 哭叫 :“ 他 是 好人 , 又 没 做 坏事 。 你 …… 你 干吗 要 这样 打人 呀 ? 你 …… 你 怎么 不讲道理 ? ” 杨铁心 一口 唾沫 , 呸 的 一声 , 正吐 在 段天德 脸上 。 段天德 大怒 , 拔出 腰刀 , 叫 道 :“ 先毙 了 你 这 反贼 ! ” 举刀 搂 头 砍 将 下来 。 杨铁心 向 旁 闪过 , 身旁 两名 士兵 长矛 前 挺 , 抵住 他 的 两胁 。 段天德 又 是 一刀 , 杨铁心 无处 可避 , 只得 向 后 急缩 。 那 段天德 倒 也 有 几分 武功 , 一刀 不 中 , 随即 向前 一送 , 他 使 的 是 柄 锯齿 刀 , 这一下 便 在 杨铁心 左 肩上 锯 了 一道 口子 , 接着 第二刀 又 劈 将 下来 。 郭啸天 见 义弟 性命 危殆 , 忽地 纵起 , 飞脚往 段天德 面门 踢 去 。 段天德 吃 了 一惊 , 收刀 招架 。 郭啸天 虽然 双手 被 缚 , 腿 上 功夫 仍 是 了 得 , 身子 未落 , 左足 收转 , 右足 飞出 , 正 踢 在 段天德 腰里 。 段天德 剧痛 之下 , 怒不可遏 , 叫 道 :“ 乱枪 戳 死 了 ! 上头 吩咐 了 的 , 反贼 若 是 拒捕 , 格杀勿论 。 ” 众兵举 矛齐 刺 。 郭啸天 接连 踢倒 两兵 , 终 是 双手 被 缚 , 转动 不灵 , 身子 闪 让 长矛 , 段天德 自后 赶上 , 手起刀落 , 把 他 一只 右膀 斜 斜 砍 了 下来 。 杨铁心 正 自力 挣 双手 , 急切 无法 脱缚 , 突见 义兄 受伤 倒地 , 心中 急痛 之下 , 不知 从 哪里 忽然 生 出来 一股 巨力 , 大喝一声 , 绳索 绷断 , 挥拳 打倒 一名 兵士 , 抢过 一柄 长矛 , 展开 了 杨家枪 法 , 这时候 一夫 拚命 , 万夫莫当 。 长矛 起处 , 登时 搠 翻 两名 官兵 。 段天德 见 势头 不好 , 先自 退开 。 杨铁心 初时 尚有 顾忌 , 不敢 杀死 官兵 , 这时 一切 都 豁出去 了 , 东挑西 打 。 顷刻间 又 戳 死 数兵 。 众 官兵 见 他 凶猛 , 心下 都 怯 了 , 发 一声 喊 , 四下 逃散 。 杨铁心 也 不 追赶 , 扶 起义 兄 , 只见 他 断臂 处 血流 如 泉涌 , 全身 已成 了 一个 血 人 , 不禁 垂下 泪来 。 郭啸天 咬紧牙关 , 叫 道 :“ 兄弟 , 别管 我 …… 快 , 快 走 ! ” 杨铁心 道 :“ 我 去 抢 马 , 拚死 救 你 出去 。 ” 郭啸天 道 :“ 不 …… 不 ……” 晕 了 过去 。 杨铁心 脱 下 衣服 , 要 给 他 裹伤 , 但 段天德 这 一刀 将 他 连 肩带 胸 的 砍 下 , 创口 占 了 半个 身子 , 竟是 无法 包扎 。 郭啸天 悠悠 醒来 , 叫 道 :“ 兄弟 , 你 去 救 你 弟妇 与 你 嫂子 , 我 …… 我 是 …… 不成 了 ……” 说 着 气绝 而 死 。

杨铁心 和 他 情逾骨肉 , 见 他 惨死 , 满腔悲愤 , 脑海中 一闪 , 便 想到 了 两人 结义 时 的 那句 誓言 :“ 但愿 同年 同月同日 死 。 ” 抬头 四望 , 自己 妻子 和 郭 大嫂 在 混乱 中 都 已 不知去向 。 他 大声 叫 道 :“ 大哥 , 我 去 给 你 报仇 ! ” 挺 矛向 官兵 队里 冲 去 。 官兵 这时 又 已 列成 队伍 , 段天德 传 下 号令 , 箭 如 飞蝗 般射来 。 杨铁心 浑 不在意 , 拨箭 疾冲 。 一名 武官 手挥 大刀 , 当头 猛 砍 , 杨铁心 身子 一矮 , 突然 钻到 马腹 之下 。 那 武官 一刀 砍空 , 正待 回马 , 后心 已 被 一矛 刺进 。 杨铁心 掷 开 尸首 , 跳上 马背 , 舞动 长矛 。 众 官兵 哪 敢接 战 , 四下 奔逃 。 他 赶 了 一阵 , 只见 一名 武官 抱 着 一个 女子 , 骑 在 马上 疾驰 。 杨铁心 飞身 下马 。 横矛杆 打倒 一名 兵士 , 在 他 手中 抢 过 弓箭 , 火光 中 看准 那 武官 坐骑 , 嗖 的 一箭射 去 , 正中 马 臀 , 马腿 前 跪 , 马上 两人 滚 了 下来 。 杨铁心 再 是 一箭 , 射死 了 武官 , 抢 将 过去 , 只见 那 女子 在 地下 挣扎 着 坐 起身 来 , 正是 自己 妻子 。 包惜弱 乍见 丈夫 , 又惊又喜 , 扑 到 了 他 怀里 。 杨铁心 问道 :“ 大嫂 呢 ? ” 包惜弱 道 :“ 在 前面 , 给 …… 给 官兵 捉 去 啦 ! ” 杨铁心 道 :“ 你 在 这里 等 着 , 我 去 救 她 。 ” 包惜弱 惊道 :“ 后面 又 有 官兵 追来 啦 ! ” 杨铁心 回过头来 , 果见 一队 官兵 手举 火把 赶来 。 杨铁心 咬牙 道 :“ 大哥 已死 , 我 无论如何 要 救 大嫂 出来 , 保全 郭家 的 骨血 。 要是 天 可怜见 , 你 我 将来 还有 相见 之 日 。 ” 包惜弱 紧紧 搂住 丈夫 脖子 , 死 不 放手 , 哭道 :“ 咱们 永远 不能 分离 , 你 说 过 的 , 咱们 就是 要死 , 也 死 在 一块 ! 是 吗 ? 你 说 过 的 。 ” 杨铁心 心中 一酸 , 抱住 妻子 亲 了 亲 , 硬起 心肠 拉脱 她 双手 , 挺矛 往前 急追 , 奔 出 数十步 回头 一望 , 只见 妻子 哭 倒 在 尘埃 之中 , 后面 官兵 已 赶到 她 身旁 。

杨铁心 伸 袖子 一抹 脸上 的 泪水 、 汗水 、 血水 , 把 生死 置之度外 , 一心 只想 救出 李氏 。 为 义兄 保全 后代 , 赶 了 一阵 , 又 夺到 了 一匹 马 , 抓住 一名 官兵 喝问 , 得知 李氏 正在 前面 。 他 纵马 疾驰 , 忽 听 得 道旁 树林 一个 女人 声音 大叫 大嚷 , 急忙 兜 转 马头 , 冲入 林中 , 只见 李氏 双手 已自脱 缚 , 正 和 两名 兵士 厮打 。 她 是 农家 女子 , 身子 壮健 , 虽然 不会 武艺 , 但 这时 拚命 蛮 打 , 自有 一股 刚勇 , 那 两名 兵士 又 笑 又 骂 , 一时 却 也 奈何 她 不得 。 杨铁心 更 不 打话 , 冲上去 一矛 一个 , 戳 死 了 两兵 , 把 李氏 扶上 坐骑 , 两人同 乘 , 回马 再 去 找寻 妻子 。 奔到 与 包氏 分手 的 地方 , 却 已 无人 。 此时 天色 微明 , 他 下马 察看 , 只见 地下 马蹄 杂沓 , 尚有 人身 拖曳 的 痕迹 , 想 是 妻子 又 给 官兵 掳 去 了 。 杨铁心 急 跃上 马 , 双足 在 马腹 上 乱 踢 , 那马 受痛 , 腾身 飞驰 。 赶得 正急间 , 忽然 道旁 号角 声响 , 冲出 十余名 黑衣 武士 。 当先 一人 举起 狼牙棒 往 他 头顶 猛 砸 下来 。 杨铁心 举矛格开 , 还 了 一矛 。 那人 回棒 横扫 , 棒法 奇特 , 似非 中原 武术 所使 家数 。 杨铁心 以前 与 郭啸天 谈论 武艺 , 知道 当年 梁山泊 好汉 中有 一位 霹雳火 秦明 , 狼牙棒 法 天下无双 , 但 除 他 之外 , 武林 豪杰 使 这 兵刃 的 向来 极少 , 因 狼牙棒 份量 沉重 , 若非 有 极大 膂力 不易 运用自如 。 只有 金兵 将官 却 甚 喜用 , 以金人 生长 辽东 苦寒 之地 , 身 强力 大 , 兵器 沉重 , 则 阵 上 多 占便宜 。 当年 金兵 入寇 , 以 狼牙棒 砸击 大 宋军民 。 众 百姓 气愤 之 余 , 忽然 说起 笑话 来 。 某甲道 :“ 金兵 有 甚么 可怕 , 他们 有 一物 , 咱们 自有 一 物 抵挡 。 ” 某 乙道 :“ 金兵 有 金兀术 。 ” 甲 道 :“ 咱们 有 韩少保 。 ” 乙道 :“ 金兵 有 拐子 马 。 ” 甲 道 :“ 咱们 有 麻札刀 。 ” 乙道 :“ 金兵 有 狼牙棒 。 ” 甲 道 :“ 咱们 有 天灵盖 。 ” 那 天灵盖 是 头顶 的 脑门 , 金兵 狼牙棒 打 来 , 大宋 百姓 只好 用 天灵盖 去 抵挡 , 笑 谑 之中 实含 无限 悲愤 。

这时 杨铁心 和 那 使 狼牙棒 的 斗 了 数合 , 想起 以前 和 郭啸天 的 谈论 , 越来越 是 疑心 , 瞧 这人 棒法 招术 , 明明 是 金兵 将官 , 怎地 忽然 在 此 现身 ? 又 斗数合 , 枪招 加快 , 挺矛 把 那 人 刺于 马下 。 余众 大惊 , 发喊 逃散 。

杨铁心 转头 去 看 骑 在 身后 的 李氏 , 要 瞧 她 在 战斗 之中 有无 受伤 , 突然 间 树丛 中射出 一枝 冷箭 , 杨铁心 不及 闪避 , 这 一箭直 透后 心 。 李氏 大惊 , 叫 道 :“ 叔叔 , 箭 ! 箭 ! ” 杨铁心 心中 一 凉 :“ 不料 我 今日 死 在 这里 ! 但 我 死 前 先得 把 贼兵 杀散 , 好 让 大嫂 逃生 。 ” 当下 摇矛 狂呼 , 往人 多处 直冲 过去 , 但 背上 箭 伤 创痛 , 眼前 一团漆黑 , 昏晕 在 马背 之上 。


【射雕 英雄传 】 有声 小说 004

包惜弱 低声 道 :“ 好些 了 吗 ? 把 这 碗 汤 喝 了 吧 。 ” 那 人 伸手 要接 , 但 手上 无力 , 险些 把 汤 全倒 在 身上 。 包惜弱 抢住 汤碗 , 这时 救人 要紧 , 只得 喂 着 他 一口 一口 的 喝 了 。 那人 喝 了 鸡汤 后 , 眼中 渐渐 现出 光彩 , 凝望 着 她 , 显是 不胜感激 。 包惜弱 倒 给 他 瞧 得 有些 不好意思 了 , 拿 了 几捆 稻草 给 他 盖 上 , 持烛 回房 。 这一晚 再也 睡 不 安稳 , 连 做 了 几个 噩梦 , 忽见 丈夫 一枪 把 柴房中 那 人 刺死 , 又 见 那 人 提刀 杀 了 丈夫 , 却 来 追逐 自己 , 四面 都 是 深渊 , 无处 可以 逃避 , 几次 都 从 梦 中 惊醒 , 吓 得 身上 都 是 冷汗 。 待 得 天明 起身 , 丈夫 早已 下 床 , 只见 他 拿 着 铁枪 , 正 用 磨刀石 磨砺 枪头 , 包惜弱 想起 夜来 梦境 , 吓了一跳 , 忙 走 去 柴房 , 推开 门来 , 一惊 更 甚 , 原来 里面 只 剩乱 草 一堆 , 那人 已 不知去向 。 她 奔 到 后院 , 只见 后门 虚掩 , 雪地 里 赫然 是 一行 有人 连滚带爬 向西 而 去 的 痕迹 。 她 望 着 那 痕迹 , 不觉 怔怔 的 出 了 神 。 过 了 良久 , 一阵 寒风 扑面 吹 来 , 忽觉 腰酸 骨软 , 十分 困倦 。 回到 前堂 , 杨铁心 已烧 好 了 白粥 , 放在 桌上 , 笑 道 :“ 你 瞧 , 我 烧 的 粥 还 不错 吧 ? ” 包惜弱 知道 丈夫 因 自己 怀 了 身孕 , 是 以 特别 体惜 , 一笑 而 坐 , 端起 粥 碗 吃 了 起来 。 她 想 若 把 昨晚 之 事 告知 丈夫 , 他 嫉恶如仇 , 定会 赶去 将 那 人 刺死 , 岂不是 救人 没救彻 ? 当下 绝口不提 。 忽忽 腊尽春回 , 转眼间 过 了 数月 , 包惜弱 腰围 渐 粗 , 愈来愈 感 慵困 , 于 那晚 救人 之事 也 渐渐 淡忘 了 。 这日 杨氏 夫妇 吃 过 晚饭 , 包惜弱 在 灯 下 给 丈夫 缝套 新 衫裤 。 杨铁心 打好 了 两双 草鞋 , 把 草鞋 挂到 墙上 , 记 起 日间 耕田 坏 了 犁头 , 对 包惜弱 道 :“ 犁头 损啦 , 明儿 叫 东村 的 张木儿 加 一斤 半铁 , 打 一打 。 ” 包惜弱 道 :“ 好 ! ” 杨铁心 瞧 着 妻子 , 说道 :“ 我 衣衫 够 穿 啦 ! 你 身子 弱 , 又 有 了 孩子 , 好好儿 多 歇歇 , 别 再 给 我 做 衣裳 。 ” 包惜弱 转过 头来 一笑 , 却 不停 针 。 杨铁心 走 过去 , 轻轻 拿 起 她 的 针线 。 包惜弱 这才 伸 了 个 懒腰 , 熄灯 上床 。 睡 到 午夜 , 包惜弱 蒙眬 间 忽 听 丈夫 斗然 坐 起身 来 , 一惊 而 醒 , 只 听 得 远处 隐隐 有 马蹄 之声 , 听 声音 是从 西面 东来 , 过得 一阵 , 东边 也 传来 了 马蹄声 , 接着 北面 南面 都 有 了 蹄声 。 包惜弱 坐 起身 来 , 道 :“ 怎么 四面 都 有 了 马 ? ” 杨铁心 匆匆 下 床 穿衣 , 片刻之间 , 四面 蹄声 越来越近 , 村中犬儿 都 吠叫 起来 。 杨铁心 道 :“ 咱们 给 围住 啦 ! ” 包惜弱 惊道 :“ 干 甚么 呀 ? ” 杨铁心 道 :“ 不 知道 。 ” 把 丘处机 所赠 的 短剑 递给 妻子 , 道 :“ 你 拿 着 防身 ! ” 从 墙上 摘下 一杆 铁枪 , 握 在 手里 。 这时 东南西北 人声 马嘶 , 已乱成 一片 , 杨铁心 推开 窗子 外望 , 只见 大队 兵马 已 把 村子 团团围住 , 众 兵丁 手里 高举 火把 , 七八名 武将 骑 在 马上 往来 奔驰 。

只 听 得 众 兵丁 齐声 叫喊 :“ 捉拿 反贼 , 莫让 反贼 逃 了 ! ” 杨铁心 寻思 :“ 是 来 捉拿 曲三 吗 ? 这 几日 却 不见 他 在 村里 , 幸好 他 不在 , 否则 的话 , 他 的 武功 再强 , 也 敌不过 这 许多 兵马 。 ” 忽 听 一名 武将 高声 叫 道 :“ 郭啸天 、 杨铁心 两名 反贼 , 快快 出来 受缚 纳命 。 ” 杨铁心 大吃一惊 , 包惜弱 更是 吓 得 脸色苍白 。 杨铁心 低声 道 :“ 官家 不知 为了 何事 , 竟 来 诬害 良民 。 跟 官府 是 辩 不 清楚 的 。 咱们 只好 逃命 。 你别 慌 , 凭 我 这杆 枪 , 定能 保 你 冲出重围 。 ” 他 一身 武艺 , 又 是 在 江湖 上 闯荡 过 的 , 这时 临危 不 乱 , 挂 上 箭袋 , 握住 妻子 右手 。

包惜弱 道 :“ 我来 收拾 东西 。 ” 杨铁心 道 :“ 还 收拾 甚么 ? 统通 不要 了 。 ” 包惜弱 心中 一酸 , 垂下 泪来 , 颤 声道 :“ 我们 这家 呢 ? ” 杨铁心 道 :“ 咱们 只要 留 得 性命 , 我 和 你 自 可 在 别 地 重整家园 。 ” 包惜弱 道 :“ 这些 小鸡 小猫 呢 ? ” 杨铁心 叹 道 :“ 傻 孩子 , 还顾 得到 它们 吗 ? ” 顿 了 一顿 , 安慰 她 道 :“ 官兵 又 怎会 跟 你 的 小鸡 小猫儿 为难 。 ” 一 言方 毕 , 窗外 火光 闪耀 , 众兵 已 点燃 了 两间 草房 , 又 有 两名 兵丁 高举 火把 来 烧 杨家 屋檐 , 口中 大叫 :“ 郭啸天 、 杨铁心 两个 反贼 再 不 出来 。 便 把 牛家村 烧成 了 白地 。 ” 杨铁心 怒气 填膺 , 开门 走出 , 大声 喝道 :“ 我 就是 杨铁心 ! 你们 干 甚么 ? ” 两名 兵丁 吓了一跳 , 丢下 火把 转身 退开 。 火光 中 一名 武官 拍马 走近 , 叫 道 :“ 好 , 你 是 杨铁心 , 跟 我 见 官去 。 拿下 了 ! ” 四五名 兵丁 一拥而上 。 杨铁心 倒转 枪来 , 一招 “ 白虹 经天 ”, 把 三名 兵丁 扫倒 在 地 , 又 是 一招 “ 春雷 震怒 ”, 枪柄 挑起 一兵 , 掼 入 了 人堆 , 喝道 :“ 要 拿 人 , 先得 说 说 我 又 犯 了 甚么 罪 。 ” 那 武官 骂 道 :“ 大胆 反贼 , 竟敢 拒捕 ! ” 他 口中 叫骂 , 但 也 畏惧 对方 武勇 , 小敢 逼近 。 他 身后 另一名 武官 叫 道 :“ 好好 跟 老爷 过堂 去 , 免得 加重 罪名 。 有 公文 在 此 。 ” 杨铁心 道 :“ 拿来 我 看 ! ” 那 武官 道 :“ 还有 一名 郭犯 呢 ? ” 郭啸天 从 窗口 探出 半身 , 弯弓 搭箭 , 喝道 :“ 郭啸天 在 这里 。 ” 箭头 对准 了 他 。 那 武官 心头 发毛 , 只觉 背脊 上 一阵阵 的 凉气 , 叫 道 :“ 你 把 箭 放下 , 我读 公文 给 你们 听 。 ” 郭啸天 厉声 道 :“ 快读 ! ” 把 弓 扯 得 更 满 了 。 那 武官 无奈 , 拿 起 公文 大声 读道 :“ 临安 府 牛家村 村民 郭啸天 、 杨铁心 二犯 , 勾结 巨寇 , 图谋不轨 , 着 即 拿 问 , 严审 法办 。 ” 郭啸天 道 :“ 甚么 衙门 的 公文 ? ” 那 武官 道 :“ 是 韩相爷 的 手谕 。 ” 郭 杨二人 都 是 一惊 , 均 想 :“ 甚么 事 这样 厉害 , 竟要 韩 * 胄 亲下 手谕 ? 难道 丘道长 杀死 官差 的 事发 了 ? ” 郭啸天 道 :“ 谁 的 首告 ? 有 甚么 凭据 ? ” 那 武官 道 :“ 我们 只管 拿 人 , 你们 到府 堂上 自己 分辩 去 。 ” 杨铁心 叫 道 :“ 韩 丞相 专害 无辜 好人 , 谁 不 知道 ? 我们 可不 上 这个 当 。 ” 领队 的 武官 叫 道 :“ 抗命 拒捕 , 罪加一等 。 ” 杨铁心 转头 对 妻子 道 :“ 你 快 多 穿件 衣服 , 我夺 他 的 马 给 你 。 待 我 先射 倒 将官 , 兵卒 自然 乱 了 。 ” 弦 声响 处 , 箭发 流星 , 正中 那 武官 右肩 。 那 武官 啊哟 一声 , 撞 下马 来 , 众 兵丁 齐声 发喊 , 另一名 武官 叫 道 :“ 拿 反贼 啊 ! ” 众 兵丁 纷纷 冲 来 。 郭 杨二人 箭 如 连珠 , 转瞬间 射倒 六七名 兵丁 , 但 官兵 势众 , 在 武官 督率 下冲 到 两家 门前 。

杨铁心 大喝一声 , 疾 冲出 门 , 铁枪 起处 , 官兵 惊呼 倒退 。 他 纵到 一个 骑 白马 的 武官 身旁 , 挺 枪刺 去 , 那 武官 举枪 挡架 。 岂知 杨家枪 法 变化 灵动 , 他 枪杆 下沉 , 那 武官 腿 上 早 着 。 杨铁心 举枪 挑起 , 那 武官 一个 筋斗 倒 翻 下马 。

杨铁心 枪杆 在 地下 一撑 , 飞身 跃上 马背 , 双腿 一 夹 , 那马 一声 长嘶 , 于 火光 中向 屋门 奔 去 。 杨铁心 挺 枪刺 倒 门边 一名 兵丁 , 俯身 伸臂 , 把 包惜弱 抱上 马背 , 高声 叫 道 :“ 大哥 , 跟着 我来 ! ” 郭啸天 舞动 双戟 , 保护 着 妻子 李萍 , 从人 丛中 冲杀 出来 。 官兵 见 二人 势凶 , 拦阻 不住 , 纷纷 放箭 。 杨铁心 纵马 奔 到 李萍 身旁 , 叫 道 :“ 大嫂 , 快 上马 ! ” 说 着 一跃 下马 。 李萍 急道 :“ 使不得 。 ” 杨铁心 哪里 理 她 , 一把 将 她 拦腰 抱 起 , 放 上 马背 。 义 兄弟两人 跟 在 马后 , 且 战且 走 , 落荒而逃 。 走 不多时 , 突然 前面 喊声 大作 , 又 是 一彪 军马 冲杀 过来 。 郭 杨二人 暗暗 叫苦 , 待要 觅路 奔逃 , 前面 羽箭 嗖嗖 射 来 。 包惜弱 叫 了 一声 :“ 啊哟 ! ” 坐骑 中箭 跪 地 , 把 马背上 两个 女子 都 抛 下马 来 。 杨铁心 道 :“ 大哥 , 你护 着 她们 , 我 再 去 抢 马 ! ” 说 着 提枪 往人 丛中 冲杀 过去 。 十余名 官兵 排成一列 , 手挺 长矛 对准 了 杨铁心 , 齐声 呐喊 。

郭啸天 眼见 官兵 势大 , 心想 :“ 凭 我 兄弟二人 , 逃命 不难 , 但 前后 有 敌 , 妻子 是 无论如何 救不出 了 。 我们 又 没 犯法 , 与其 白白 在 这里 送命 , 不如 上 临安 府 分辩 去 。 上次 丘处机 道长 杀 了 官兵 和金兵 , 可 没 放走 了 一个 , 死无对证 , 谅 官府 也 不能 定 我们 的 罪 。 再说 , 那些 官差 、 金兵 又 不是 我们 兄弟 杀 的 。 ” 当下 纵声 叫 道 :“ 兄弟 , 别杀 了 , 咱们 就 跟 他们 去 ! ” 杨铁心 一呆 , 拖枪 回来 。 带队 的 军官 下令 停箭 , 命 兵士 四下 围住 , 叫 道 :“ 抛下 兵器 弓箭 , 饶 你们 不死 。 ” 杨铁心 道 :“ 大哥 , 别中 了 他们 的 奸计 。 ” 郭啸天 摇摇头 , 把 双戟 往 地下 一 抛 。 杨铁心 见 爱妻 吓 得 花容 失色 , 心下 不忍 , 叹 了 一口气 , 也 把 铁枪 和 弓箭 掷 在 地下 。 郭 杨二人 的 兵器 刚一离 手 , 十余枝 长矛 的 矛头 立刻 刺到 了 四人 的 身旁 。 八名 士兵 走 将 过来 , 两个 服侍 一个 , 将 四人 反手 缚住 。 杨铁心 嘿嘿 冷笑 , 昂头 不理 。 带队 的 军官 举起 马鞭 , 刷 的 一鞭 , 击 在 杨铁心 脸上 , 骂 道 :“ 大胆 反贼 , 当真 不怕死 吗 ? ” 这一鞭 只 打 得 他 自额 至 颈 , 长长 一条 血痕 。 杨铁心 怒道 :“ 好 , 你 叫 甚么 名字 ? ” 那 军官 怒气 更炽 , 鞭子 如雨 而 下 , 叫 道 :“ 老爷 行不改姓 , 坐 不 改名 , 姓段 名 天德 , 上天 有 好生之德 的 天德 。 记住 了 吗 ? 你 到 阎王 老子 那里 去 告状 吧 。 ” 杨铁心 毫不 退避 , 圆 睁 双眼 , 凝视着 他 。 段天德 喝道 :“ 老爷 额头 有 刀疤 , 脸上 有 青记 , 都 记住 了 ! ” 说 着 又 是 一鞭 。

包惜弱 见 丈夫 如此 受苦 , 哭叫 :“ 他 是 好人 , 又 没 做 坏事 。 你 …… 你 干吗 要 这样 打人 呀 ? 你 …… 你 怎么 不讲道理 ? ” 杨铁心 一口 唾沫 , 呸 的 一声 , 正吐 在 段天德 脸上 。 段天德 大怒 , 拔出 腰刀 , 叫 道 :“ 先毙 了 你 这 反贼 ! ” 举刀 搂 头 砍 将 下来 。 杨铁心 向 旁 闪过 , 身旁 两名 士兵 长矛 前 挺 , 抵住 他 的 两胁 。 段天德 又 是 一刀 , 杨铁心 无处 可避 , 只得 向 后 急缩 。 那 段天德 倒 也 有 几分 武功 , 一刀 不 中 , 随即 向前 一送 , 他 使 的 是 柄 锯齿 刀 , 这一下 便 在 杨铁心 左 肩上 锯 了 一道 口子 , 接着 第二刀 又 劈 将 下来 。 郭啸天 见 义弟 性命 危殆 , 忽地 纵起 , 飞脚往 段天德 面门 踢 去 。 段天德 吃 了 一惊 , 收刀 招架 。 郭啸天 虽然 双手 被 缚 , 腿 上 功夫 仍 是 了 得 , 身子 未落 , 左足 收转 , 右足 飞出 , 正 踢 在 段天德 腰里 。 段天德 剧痛 之下 , 怒不可遏 , 叫 道 :“ 乱枪 戳 死 了 ! 上头 吩咐 了 的 , 反贼 若 是 拒捕 , 格杀勿论 。 ” 众兵举 矛齐 刺 。 郭啸天 接连 踢倒 两兵 , 终 是 双手 被 缚 , 转动 不灵 , 身子 闪 让 长矛 , 段天德 自后 赶上 , 手起刀落 , 把 他 一只 右膀 斜 斜 砍 了 下来 。 杨铁心 正 自力 挣 双手 , 急切 无法 脱缚 , 突见 义兄 受伤 倒地 , 心中 急痛 之下 , 不知 从 哪里 忽然 生 出来 一股 巨力 , 大喝一声 , 绳索 绷断 , 挥拳 打倒 一名 兵士 , 抢过 一柄 长矛 , 展开 了 杨家枪 法 , 这时候 一夫 拚命 , 万夫莫当 。 长矛 起处 , 登时 搠 翻 两名 官兵 。 段天德 见 势头 不好 , 先自 退开 。 杨铁心 初时 尚有 顾忌 , 不敢 杀死 官兵 , 这时 一切 都 豁出去 了 , 东挑西 打 。 顷刻间 又 戳 死 数兵 。 众 官兵 见 他 凶猛 , 心下 都 怯 了 , 发 一声 喊 , 四下 逃散 。 杨铁心 也 不 追赶 , 扶 起义 兄 , 只见 他 断臂 处 血流 如 泉涌 , 全身 已成 了 一个 血 人 , 不禁 垂下 泪来 。 郭啸天 咬紧牙关 , 叫 道 :“ 兄弟 , 别管 我 …… 快 , 快 走 ! ” 杨铁心 道 :“ 我 去 抢 马 , 拚死 救 你 出去 。 ” 郭啸天 道 :“ 不 …… 不 ……” 晕 了 过去 。 杨铁心 脱 下 衣服 , 要 给 他 裹伤 , 但 段天德 这 一刀 将 他 连 肩带 胸 的 砍 下 , 创口 占 了 半个 身子 , 竟是 无法 包扎 。 郭啸天 悠悠 醒来 , 叫 道 :“ 兄弟 , 你 去 救 你 弟妇 与 你 嫂子 , 我 …… 我 是 …… 不成 了 ……” 说 着 气绝 而 死 。

杨铁心 和 他 情逾骨肉 , 见 他 惨死 , 满腔悲愤 , 脑海中 一闪 , 便 想到 了 两人 结义 时 的 那句 誓言 :“ 但愿 同年 同月同日 死 。 ” 抬头 四望 , 自己 妻子 和 郭 大嫂 在 混乱 中 都 已 不知去向 。 他 大声 叫 道 :“ 大哥 , 我 去 给 你 报仇 ! ” 挺 矛向 官兵 队里 冲 去 。 官兵 这时 又 已 列成 队伍 , 段天德 传 下 号令 , 箭 如 飞蝗 般射来 。 杨铁心 浑 不在意 , 拨箭 疾冲 。 一名 武官 手挥 大刀 , 当头 猛 砍 , 杨铁心 身子 一矮 , 突然 钻到 马腹 之下 。 那 武官 一刀 砍空 , 正待 回马 , 后心 已 被 一矛 刺进 。 杨铁心 掷 开 尸首 , 跳上 马背 , 舞动 长矛 。 众 官兵 哪 敢接 战 , 四下 奔逃 。 他 赶 了 一阵 , 只见 一名 武官 抱 着 一个 女子 , 骑 在 马上 疾驰 。 杨铁心 飞身 下马 。 横矛杆 打倒 一名 兵士 , 在 他 手中 抢 过 弓箭 , 火光 中 看准 那 武官 坐骑 , 嗖 的 一箭射 去 , 正中 马 臀 , 马腿 前 跪 , 马上 两人 滚 了 下来 。 杨铁心 再 是 一箭 , 射死 了 武官 , 抢 将 过去 , 只见 那 女子 在 地下 挣扎 着 坐 起身 来 , 正是 自己 妻子 。 包惜弱 乍见 丈夫 , 又惊又喜 , 扑 到 了 他 怀里 。 杨铁心 问道 :“ 大嫂 呢 ? ” 包惜弱 道 :“ 在 前面 , 给 …… 给 官兵 捉 去 啦 ! ” 杨铁心 道 :“ 你 在 这里 等 着 , 我 去 救 她 。 ” 包惜弱 惊道 :“ 后面 又 有 官兵 追来 啦 ! ” 杨铁心 回过头来 , 果见 一队 官兵 手举 火把 赶来 。 杨铁心 咬牙 道 :“ 大哥 已死 , 我 无论如何 要 救 大嫂 出来 , 保全 郭家 的 骨血 。 要是 天 可怜见 , 你 我 将来 还有 相见 之 日 。 ” 包惜弱 紧紧 搂住 丈夫 脖子 , 死 不 放手 , 哭道 :“ 咱们 永远 不能 分离 , 你 说 过 的 , 咱们 就是 要死 , 也 死 在 一块 ! 是 吗 ? 你 说 过 的 。 ” 杨铁心 心中 一酸 , 抱住 妻子 亲 了 亲 , 硬起 心肠 拉脱 她 双手 , 挺矛 往前 急追 , 奔 出 数十步 回头 一望 , 只见 妻子 哭 倒 在 尘埃 之中 , 后面 官兵 已 赶到 她 身旁 。

杨铁心 伸 袖子 一抹 脸上 的 泪水 、 汗水 、 血水 , 把 生死 置之度外 , 一心 只想 救出 李氏 。 为 义兄 保全 后代 , 赶 了 一阵 , 又 夺到 了 一匹 马 , 抓住 一名 官兵 喝问 , 得知 李氏 正在 前面 。 他 纵马 疾驰 , 忽 听 得 道旁 树林 一个 女人 声音 大叫 大嚷 , 急忙 兜 转 马头 , 冲入 林中 , 只见 李氏 双手 已自脱 缚 , 正 和 两名 兵士 厮打 。 她 是 农家 女子 , 身子 壮健 , 虽然 不会 武艺 , 但 这时 拚命 蛮 打 , 自有 一股 刚勇 , 那 两名 兵士 又 笑 又 骂 , 一时 却 也 奈何 她 不得 。 杨铁心 更 不 打话 , 冲上去 一矛 一个 , 戳 死 了 两兵 , 把 李氏 扶上 坐骑 , 两人同 乘 , 回马 再 去 找寻 妻子 。 奔到 与 包氏 分手 的 地方 , 却 已 无人 。 此时 天色 微明 , 他 下马 察看 , 只见 地下 马蹄 杂沓 , 尚有 人身 拖曳 的 痕迹 , 想 是 妻子 又 给 官兵 掳 去 了 。 杨铁心 急 跃上 马 , 双足 在 马腹 上 乱 踢 , 那马 受痛 , 腾身 飞驰 。 赶得 正急间 , 忽然 道旁 号角 声响 , 冲出 十余名 黑衣 武士 。 当先 一人 举起 狼牙棒 往 他 头顶 猛 砸 下来 。 杨铁心 举矛格开 , 还 了 一矛 。 那人 回棒 横扫 , 棒法 奇特 , 似非 中原 武术 所使 家数 。 杨铁心 以前 与 郭啸天 谈论 武艺 , 知道 当年 梁山泊 好汉 中有 一位 霹雳火 秦明 , 狼牙棒 法 天下无双 , 但 除 他 之外 , 武林 豪杰 使 这 兵刃 的 向来 极少 , 因 狼牙棒 份量 沉重 , 若非 有 极大 膂力 不易 运用自如 。 只有 金兵 将官 却 甚 喜用 , 以金人 生长 辽东 苦寒 之地 , 身 强力 大 , 兵器 沉重 , 则 阵 上 多 占便宜 。 当年 金兵 入寇 , 以 狼牙棒 砸击 大 宋军民 。 众 百姓 气愤 之 余 , 忽然 说起 笑话 来 。 某甲道 :“ 金兵 有 甚么 可怕 , 他们 有 一物 , 咱们 自有 一 物 抵挡 。 ” 某 乙道 :“ 金兵 有 金兀术 。 ” 甲 道 :“ 咱们 有 韩少保 。 ” 乙道 :“ 金兵 有 拐子 马 。 ” 甲 道 :“ 咱们 有 麻札刀 。 ” 乙道 :“ 金兵 有 狼牙棒 。 ” 甲 道 :“ 咱们 有 天灵盖 。 ” 那 天灵盖 是 头顶 的 脑门 , 金兵 狼牙棒 打 来 , 大宋 百姓 只好 用 天灵盖 去 抵挡 , 笑 谑 之中 实含 无限 悲愤 。

这时 杨铁心 和 那 使 狼牙棒 的 斗 了 数合 , 想起 以前 和 郭啸天 的 谈论 , 越来越 是 疑心 , 瞧 这人 棒法 招术 , 明明 是 金兵 将官 , 怎地 忽然 在 此 现身 ? 又 斗数合 , 枪招 加快 , 挺矛 把 那 人 刺于 马下 。 余众 大惊 , 发喊 逃散 。

杨铁心 转头 去 看 骑 在 身后 的 李氏 , 要 瞧 她 在 战斗 之中 有无 受伤 , 突然 间 树丛 中射出 一枝 冷箭 , 杨铁心 不及 闪避 , 这 一箭直 透后 心 。 李氏 大惊 , 叫 道 :“ 叔叔 , 箭 ! 箭 ! ” 杨铁心 心中 一 凉 :“ 不料 我 今日 死 在 这里 ! 但 我 死 前 先得 把 贼兵 杀散 , 好 让 大嫂 逃生 。 ” 当下 摇矛 狂呼 , 往人 多处 直冲 过去 , 但 背上 箭 伤 创痛 , 眼前 一团漆黑 , 昏晕 在 马背 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