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video games, 為了玩《只狼 Sekiro》我真的獲得了不死斬:《只狼 Sekiro》深度鑒賞【就知道玩遊戲56】 (2)

為 了 玩 《只 狼 Sekiro》我 真的 獲得 了 不 死 斬 :《只 狼 Sekiro》深度 鑒 賞 【就 知道 玩遊戲56】 (2)

比如说 动物 会 害怕 鞭炮 的 声音

飞镖 专克 空中 攻击

提前 点出 忍义 手 的 大招 可以 让玩家 的 武器 附上 火焰

长枪 可以 将 蜈蚣 从 狮子 猿 的 体内 勾出

雾鸦 可以 让 我们 快速 反击

斧子 可以 破盾 指笛 可以 乱敌

防御 伞 能够 防御 很多 无脑 的 暴力 招式

喷洒 敌人 的 血 化作 雾气 然后 继续 潜行

运用 傀儡 术 为 自己 制造 帮手

又 或者 缠上 血液 大杀 四方

老实 说 主角 只是 断 了 一只 手 就 能 换回 这么 多 武器

如果 可以 的话 另外 一只 您 也 拿 去 得 了 不行 还有 双脚

还有 别忘了 从 游戏 的 原型 《天诛 》那 继承 过来 的 钩 锁

也 让 潜行 窃听 成为 了 游戏 的 一部分

但 这 并 不 意味着 我们 可以 全程 暗杀

事实上 游戏 刚 公布 的 时候

我 很 疑惑 老贼 怎么 平衡 潜行 和 正面 战斗 的 比例 呢

毕竟 它 又 是 《天诛 》的 精神 续作 又 是 魂 系列 的 延续

如果 一个 不 小心 钩 锁 和 潜行 就 会 成为 鸡肋

比如 《圣歌 》就 犯过 这样 的 错

《圣歌 》以操 机甲 飞行 作为 卖点 之一

但 实际 游戏 里 飞行 元素 和 战斗 没有 很 好 的 结合

也 就 风暴 飘 在 空中 护盾 有 加成 而已

飞行 更 多 只是 用来 跑腿 这 并 不 符合 玩家 的 预期

让玩家 感觉 只是 为了 飞而飞

而 潜行 变成 鸡肋 的 例子

看看 隔壁 的 《狂 战士 信条 》就 知道 啦

结果 老贼 还是 够 滑头 的

游戏 对 每个 战斗 点 的 设计 理念

就是 玩家 可以 一路 硬杠 过去 但是 难度 极大

这 不是 《黑魂 》里举 着 盾牌 靠 走位 就 能 对付 的

防御 要 消耗 资源 让 面对 超过 三个 敌人 几乎 是 不 可能

但 运用 潜行 我们 可以 把 战斗 难度 降低 到 合理 的 范畴

这 就 造就 了 玩家 对 钩 锁 的 高度 敏感

有 钩 锁 就 意味着 有 可能 有 更 简单 的 击杀 方式

战斗 是 《只 狼 》的 核心 潜行 是 让 难度 合理化 的 关键

通过 了 这样 的 有机 结合 之后

钩 锁 和 潜行 就 融入 到 了 《只 狼 》的 战斗 里

丝毫 没有 鸡肋 的 感觉

因此 对于 第一周 目 最 理想 的 体验 是

平常 能 潜行 就 潜行 能 暗杀 就 暗杀

然后 去 直面 困难 挑战 躲 不过 的 精英 敌人

以此 来 提高 血量

如果 不敢 直面 挑战 那 后面 的 BOSS会 更加 难 打

第 二周目 想 体验 更 高难度 的 高手 可以 尝试 全程 硬杠

一个 人 正面 屠杀 整个 敌方 军队 这 是 真 高手

而 那些 追求 快速 通关 的 大神

潜行 钩 锁 跳跃 又 让 游戏 摆脱 敌人 和 跑 酷 极为 方便

真的 是 一个 系统 满足 我们 三个 愿望

不得不 说 老贼 的 设计 和 平衡 做 的 极为 精妙

四年 前 《血源 》发售 的 时候

我 曾 以为 这会 是 From software最 大胆 的 一次 创新

但 《只 狼 》告诉 我 他们 的 野心 不止 于 此

《只 狼 》在 战斗 系统 上 的 变革 才 是 真正 有 价值 的 创新

宫崎 英高 真的 是 一个 非常 懂 玩家 心理战 的 制作 人

在 《黑魂 》中 游戏 强调 遭遇 敌人 的 恐惧感

在 《血源 》中 游戏 强调 失去 防御 的 不安

而 《只 狼 》寻找 的 则 是 直面 所有 攻击 的 勇气

有 的 时候 我 确实 会 怀念 举着 盾牌 的 安逸

但 同时 我 也 会 对 刀剑 之间 的 火花 亢奋 不已

我 想 他们 已经 成功 创造 出 了

平成 年代 最后 也 最好 的 打铁 游戏

论 美景 我 曾 为 海盗 的 宝藏 而 纵览 群岛

体验 过 蛮荒 大地 的 生命 之诗

论 暴力 我 斩杀 过 奥林匹斯 众神

击退 过 外星 种族 的 军队

论 艺术 红衣 旅人 的 朝圣 让 我 向往

荒野 之息 的 空气 沁人心脾

但 宫崎 英 高手 下 的 游戏 和 它们 都 不 一样

我们 可以 感受 到魂系 作品 背后 的 艺术 功底

然而 它们 的 美 并 不 依托 于 最前沿 的 技术

也 没有 耳目一新 的 风格 倾向

事实上 From Software的 技术 力 从来 就 经常 掉线

老贼 的 游戏 每一作 首发 期都会 伴随 优化 问题

哪怕 是 《只 狼 》本 世代 的 第三个 游戏

在 PS4 Pro和 X1X这样 的 主机 上

也 依旧 只能 运行 在 40帧 左右

考虑 到 《只 狼 》更 强调 动作性 老实 说 我 颇为 不爽

虽然 《只 狼 》的 PC优化 还 算 可以

也 仅仅 是因为 它 的 画面 对 硬件 的 要求 实在 不高

但 那 又 如何 呢 这样 的 抱怨 断断续续 的 延续 了 十年

而 我们 对 这 一系列 的 热爱 却 丝毫 没有 衰减

从 第一次 踏入 无色 烟雾 来到 柏雷 塔尼亚 起

我 想 我 的 灵魂 就 已经 出卖 给 了 那个 万恶 的 男人

魂 系列 的 场景 和 地图 带给 我们 的 体验 是 独一无二 的

这 不光 是 指 它 的 气氛 深沉 得 可以 呼吸 到 恐惧

更 因为 From Software手下 的 场景 设计

总是 有着 远超 其他 游戏 的 比例尺

在 这里 如果 我们 来到 一座 城堡

那 游戏 会 用 流程 用 敌人 用 捷径 用 BOSS 用NPC

用 玩家 的 双脚 以及 最 常见 的 死亡 画面

去 展现 一座 城堡 该 有 的 恢弘 与 历史

在 他 的 团队 里 从来不 需要 地图 绘制 师

因为 他们 深信 对 游戏 场景 的 理解 不是 用 眼睛 看 地图

而是 用 双脚 走 出来 的

这种 深入骨髓 的 记录 是 任何 一部 宣称 自己 拥有 游戏 史上

最大 地图 面积 的 开放 世界 作品 都 无法比拟 的

因为 真正 能 让玩家 全情 投入 的

不是 需要 花 多少 时间 才能 从 地图 的 一头 跑 到 另一头

而是 一种 完全 融入 世界观 的 和谐

一个 不会 让玩家 产生

“唉 ?如果 能 进去 那里 就 好 了 ”的 想法 的 场景 设计

在 这 一点 上 《只 狼 》完美 的 继承 了 前辈 的 所有 优点

并 将 魂式 地图 推向 了 新 的 高度

在 魂 系列 的 基础 之上

《只 狼 》再 一次 的 将 场景 设计 的 比例尺 放大

如果 单纯 从 游戏 内容 展现出 的 世界观 而言

《只 狼 》的 区域 跨越 会 比 它 的 前辈 们 要 小

玩家 不会 为了 击败 薪王 而 横跨 多个 王国

《只 狼 》的 世界 自始至终 围绕 苇 名城 而 展开

除了 少数几个 类似 幻境 的 区域

大部分 地区 在 地理 上 都 是 连在一起 的

这种 物理 上 的 连接 但 却 用 剧情 设计 合理 分 隔开

既 封闭 又 开放 的 设计 带来 的 感受 很 独特

我们 无法 推测 苇名 之外 的 世界 到底 如何

却 又 实实在在 的 察觉到 这个 迷你 国度 的 运作 机制

近处

敌人 以 独一无二 的 分布 方式

和 高难 的 战斗 让 场景 的 记忆 与 之 捆绑

远处

背景 之中 的 山峦 城堡 峭壁

则 像 路标 一样 暗示着 玩家 的 目标

当 我们 最终 到达 原本 以为 很 遥远 的 地点

等待 玩家 的 则 是 另 一个 全新 的 挑战

《只 狼 》的 世界 就 这样 的 远近 交替 中

一点点 的 印入 了 玩家 的 大脑

特别 是 摆脱 了 不 死 人 不会 弯 膝盖 的 毛病 后

地图设计 上 的 表达 力度 就 更加 有力 了 啊

从 坠落 之谷 的 边缘 纵身 跃下

在 金刚山 的 峭壁 上 扶摇 而 上

特别 是 利用 钩 锁 攀爬 上天 守 建筑群 的 屋顶

在 入云 的 屋顶 上 和 等候多时 敌人 一较高下

这种 英雄式 的 体验 实在 是 太 酣畅 太 梦幻

虽然 一般 自己 都 是 先 被 怼 死 的 那个

说 你 呢 风筝 上 的 那个

在 过去 的 大部分 时间 里

日本 文化 下 的 城堡 一直 都 更 像是 一种 符号

就算 刻画 通常 也 以 很小 的 比例尺 几笔 带 过

《只 狼 》可能 是 游戏 领域 里

第一次 这么 具体 这么 详细 这么 宏大 的

去 展现 日本 城邑 格局 的 游戏

甚至 超越 现实 的 日本 建筑

用 宫崎 英高 团队 独特 的 地图设计 风格

把 巨大 复杂 的 “恶魔城 ”式 的 欧式 城堡 思路

在 日本 的 天守 和 城邑 上 再现 出来 让 人 惊叹

所以 对 我 个人 来说 《只 狼 》的 地图设计

让 我 找回 了 当年 第一次 玩 《黑魂 》的 惊艳

恐怕 短时间 内 没有 游戏 可以 替代

很多 人 包括 我 在内 有时 都 会 以 美术 不行

设计 不 到位 的 说法 去 抱怨 国内 游戏 的 场景 设计

但 玩 了 《只 狼 》 我 深刻 体会 到 了 美术 固然 重要

但 对于 场景 本身 的 理解 才 是 场景 设计 的 根本

哪里 应该 放 什么 建筑 背后 的 功能

什么 时候 展现 全局 尽显 场景 的 大气

什么 时候 应该 缩小 规模 突显 目的

特别 是 源 之 乡 这个 地图

整个 场景 是 日本 的 奈良 时代 风格

而 奈良 时代 的 建筑 和 人们 的 衣着 风格

都 大量 学习 了 中国 隋唐 的 文化 审美

所以 这个 场景 非常 像 中国 唐朝 时期 的 风格

因此 我 甚至 有 了 一种 玩 国产 游戏 的 错觉

甚至 客观 来讲 我们 自己 的 游戏 的 场景

在 建模 上 在 贴图 上 在 尺寸 上

都 不输于 《只 狼 》的 源 之 乡 这张 地图

像 《天刀 》《逆水 寒 》这些 网游 巨制 更加 不 逊色

然而 我们 输 得 不是 贴图 质量 不是 美术 的 技术

而是 对 整个 场景 格局 从 宏观 到 微观 的 理解

是 场景 对 游戏 体验 上 的 把 控

是 地图设计 对 玩家 行为 的 影响 等等 这些

老贼 教会 了 业界 场景 不是 美丽 和 大气磅礴 就够 了

它 也 像 战斗 系统 一样 要 服务 于 游戏性 这个 核心

另一方面 随着 场景 的 立体化

From software在 流程 的 引导 上 也 作出 了 一些 调整

首先 《只 狼 》的 剧情 不再 和 玩家 兜圈子 了

以往 那种 通关 了 游戏 也 不 知道 自己 在 干嘛 的 迷惘

在 《只 狼 》里 几乎 不会 出现

“狼 学家 ”们 这回 可 啄 磨 的 东西 要少 很多 咯

而 游戏 也 通过 剧情 为 玩家 提供 了 探索 的 方向

让 我们 不至于 像 个 无头 苍蝇 到处 乱转

但 不管 是 之前 作品 里 的 迷茫

还是 《只 狼 》里 目标 明确 的 剧情

我们 都 能 感受 到 日本 “对 死亡 的 向往 ”这个 文化

给 宫崎 英高 带来 的 影响

《黑魂 》《血源 》《只 狼》

几乎 每 一个 故事 都 发生 在 一个 衰亡 的 时代

而 游戏 的 主角 不死 人 外乡人 忍者

其实 就是 在 尝试 救赎 “不死 ”的 负担

宫崎 英 高手 下 的 死亡 是 宿命 是 中立

是 神圣不可 侵犯 的 领域

但 故事 里 的 凡 人们 却 又 偏偏 想 逃离 死亡

而 真的 获得 不死 的 人 却 又 痛苦 无比

玩家 则 是 那个 将 终焉 归还给 他们 的 天道 者

无论 仙峰 寺里 想要 获得 不死 之躯

却 把 自己 搞 得 不 人 不 鬼 的 僧侣

还是 《黑暗 之魂 》中 经过 无数 轮回

却 还 在 苟延残喘 的 火 之 时代

死亡 对于 任何 形态 的 事物 都 是 平等 的

特别 是 当 《只 狼 》回到 了 日本 这个 思想 的 本源 地

这种 情感 就 表现 的 更加 强烈

因此 早 在 《恶魔 之魂 》诞生 的 时候

老贼 手下 游戏 的 “魄 ”就 已经 构建 完毕

他 利用 游戏 里 玩家 必然 会 经常 面对 的 死亡

和 可以 随时 读档 的 “复活”

来 表达 他 对 死亡 和 生存 的 思考

因此 哪怕 经历 了 这么 多年 六部 作品

它 依然 能 完美 的 守住 这个 系列 的 “魄”

这个 世上 有 很多 经典 游戏 的 续作 都 因为 找 不到 自己 “魄”

走向 没落 甚至 再也 无缘 和 玩家 相见

而 宫崎 英高 却 用 四个 完全 不同 的IP

成功 阐述 了 同一 内核 这 简直 太 疯狂 了

甚至 还 硬生生 把 原本 应该 是 《天诛 》的 游戏

给 做出 了 原本 IP所达 不到 的 高度

如果 有人 问 我 最近 十年 里 哪家 游戏 公司 最 走运



Want to learn a language?


Learn from this text and thousands like it on LingQ.

  • A vast library of audio lessons, all with matching text
  • Revolutionary learning tools
  • A global, interactive learning community.

在线学习语言 @ LingQ

為 了 玩 《只 狼 Sekiro》我 真的 獲得 了 不 死 斬 :《只 狼 Sekiro》深度 鑒 賞 【就 知道 玩遊戲56】 (2)

比如说 动物 会 害怕 鞭炮 的 声音 For example, animals are afraid of the sound of firecrackers 比如說動物會害怕鞭炮的聲音

飞镖 专克 空中 攻击 Dart attack 飛鏢專克空中攻擊

提前 点出 忍义 手 的 大招  可以 让玩家 的 武器 附上 火焰 The big move of the Shinobi hand is pointed out in advance, which can make the player's weapon attach the flame 提前點出忍義手的大招 可以讓玩家的武器附上火焰

长枪 可以 将 蜈蚣 从 狮子 猿 的 体内 勾出 The spear can hook the centipede out of the leo 長槍可以將蜈蚣從獅子猿的體內勾出

雾鸦 可以 让 我们 快速 反击 Mist Crow can let us fight back quickly 霧鴉可以讓我們快速反擊

斧子 可以 破盾  指笛 可以 乱敌 The axe can break the shield, the finger flute can confuse the enemy 斧子可以破盾 指笛可以亂敵

防御 伞 能够 防御 很多 无脑 的 暴力 招式 The defensive umbrella can defend against many brainless violent moves 防禦傘能夠防禦很多無腦的暴力招式

喷洒 敌人 的 血 化作 雾气  然后 继续 潜行 Spray the enemy’s blood into mist and continue to sneak 噴灑敵人的血化作霧氣 然後繼續潛行

运用 傀儡 术 为 自己 制造 帮手 Use puppetry to create helpers for yourself 運用傀儡術為自己製造幫手

又 或者 缠上 血液 大杀 四方 Or get wrapped in blood and kill all quarters 又或者纏上血液大殺四方

老实 说 主角 只是 断 了 一只 手 就 能 换回 这么 多 武器 Honestly speaking, the protagonist can change back so many weapons just by breaking one hand 老實說主角只是斷了一隻手就能換回這麼多武器

如果 可以 的话  另外 一只 您 也 拿 去 得 了  不行 还有 双脚 If you can, you can also take the other one. 如果可以的話 另外一隻您也拿去得了 不行還有雙腳

还有 别忘了  从 游戏 的 原型 《天诛 》那 继承 过来 的 钩 锁 And don’t forget the hook lock inherited from the game’s prototype "Tenchu" 還有別忘了 從遊戲的原型《天誅》那繼承過來的鈎鎖

也 让 潜行 窃听 成为 了 游戏 的 一部分 It also makes stealth eavesdropping a part of the game 也讓潛行竊聽成為了遊戲的一部分

但 这 并 不 意味着 我们 可以 全程 暗杀 But that doesn’t mean we can assassinate the whole process 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可以全程暗殺

事实上 游戏 刚 公布 的 时候 In fact, when the game was first announced 事實上遊戲剛公佈的時候

我 很 疑惑 老贼 怎么 平衡 潜行 和 正面 战斗 的 比例 呢 I wonder how the old thief balances the ratio of stealth and frontal combat 我很疑惑老賊怎麼平衡潛行和正面戰鬥的比例呢

毕竟 它 又 是 《天诛 》的 精神 续作  又 是 魂 系列 的 延续 After all, it is the spiritual sequel of "Tianzhu" and the continuation of the soul series 畢竟它又是《天誅》的精神續作 又是魂系列的延續

如果 一个 不 小心  钩 锁 和 潜行 就 会 成为 鸡肋 If one is not careful, the hook lock and sneak will become tasteless 如果一個不小心 鈎鎖和潛行就會成為雞肋

比如 《圣歌 》就 犯过 这样 的 错 For example, "Anthem" made such a mistake 比如《聖歌》就犯過這樣的錯

《圣歌 》以操 机甲 飞行 作为 卖点 之一 "Anthem" uses mech flying as one of its selling points 《聖歌》以操機甲飛行作為賣點之一

但 实际 游戏 里  飞行 元素 和 战斗 没有 很 好 的 结合 But in the actual game, the flight element and the battle are not well combined 但實際遊戲里 飛行元素和戰鬥沒有很好的結合

也 就 风暴 飘 在 空中 护盾 有 加成 而已 Also, the shield has a bonus when the storm floats in the air 也就風暴飄在空中護盾有加成而已

飞行 更 多 只是 用来 跑腿  这 并 不 符合 玩家 的 预期 Flying is more for errands, which does not meet the expectations of players 飛行更多只是用來跑腿 這並不符合玩家的預期

让玩家 感觉 只是 为了 飞而飞 Make the player feel just to fly 讓玩家感覺只是為了飛而飛

而 潜行 变成 鸡肋 的 例子 And the example of sneaking into a tasteless 而潛行變成雞肋的例子

看看 隔壁 的 《狂 战士 信条 》就 知道 啦 Just look at the Berserker’s Creed next door 看看隔壁的《狂戰士信條》就知道啦

结果 老贼 还是 够 滑头 的 Turns out the old thief is still slippery 結果老賊還是夠滑頭的

游戏 对 每个 战斗 点 的 设计 理念 The game's design concept for each battle point 遊戲對每個戰鬥點的設計理念

就是 玩家 可以 一路 硬杠 过去  但是 难度 极大 It means that the player can go all the way but it is extremely difficult 就是玩家可以一路硬槓過去 但是難度極大

这 不是 《黑魂 》里举 着 盾牌 靠 走位 就 能 对付 的 This is not something that can be dealt with by walking with a shield in "Black Soul" 這不是《黑魂》里舉著盾牌靠走位就能對付的

防御 要 消耗 资源 让 面对 超过 三个 敌人 几乎 是 不 可能 Defense consumes resources, making it almost impossible to face more than three enemies 防禦要消耗資源讓面對超過三個敵人幾乎是不可能

但 运用 潜行  我们 可以 把 战斗 难度 降低 到 合理 的 范畴 But using stealth, we can reduce the difficulty of combat to a reasonable level 但運用潛行 我們可以把戰鬥難度降低到合理的範疇

这 就 造就 了 玩家 对 钩 锁 的 高度 敏感 This makes the player highly sensitive to hook locks 這就造就了玩家對鈎鎖的高度敏感

有 钩 锁 就 意味着 有 可能 有 更 简单 的 击杀 方式 Hooking means there is a simpler way to kill 有鈎鎖就意味著有可能有更簡單的擊殺方式

战斗 是 《只 狼 》的 核心  潜行 是 让 难度 合理化 的 关键 Combat is the core of "Sekiro", stealth is the key to rationalize the difficulty 戰鬥是《只狼》的核心 潛行是讓難度合理化的關鍵

通过 了 这样 的 有机 结合 之后 After passing such an organic combination 通過了這樣的有機結合之後

钩 锁 和 潜行 就 融入 到 了 《只 狼 》的 战斗 里 Hook and stealth are integrated into the battle of "Sekiro" 鈎鎖和潛行就融入到了《只狼》的戰鬥里

丝毫 没有 鸡肋 的 感觉 Doesn't feel like chicken ribs at all 絲毫沒有雞肋的感覺

因此  对于 第一周 目   最 理想 的 体验 是 So the most ideal experience for the first week is 因此 對於第一周目  最理想的體驗是

平常 能 潜行 就 潜行  能 暗杀 就 暗杀 Normally, if you can sneak, you can assassinate 平常能潛行就潛行 能暗殺就暗殺

然后 去 直面 困难  挑战 躲 不过 的 精英 敌人 Then face the difficulties and challenge the elite enemies 然後去直面困難 挑戰躲不過的精英敵人

以此 来 提高 血量 To increase blood volume 以此來提高血量

如果 不敢 直面 挑战  那 后面 的 BOSS会 更加 难 打 If you dare not face the challenge, the boss behind will be more difficult to fight 如果不敢直面挑戰 那後面的BOSS會更加難打

第 二周目  想 体验 更 高难度 的 高手  可以 尝试 全程 硬杠 For the second week, if you want to experience a higher level of difficulty, you can try the hard bar. 第二周目 想體驗更高難度的高手 可以嘗試全程硬槓

一个 人 正面 屠杀 整个 敌方 军队  这 是 真 高手 One person slaughtered the entire enemy army head-on. This is a real master. 一個人正面屠殺整個敵方軍隊 這是真高手

而 那些 追求 快速 通关 的 大神 And those who are pursuing fast clearance 而那些追求快速通關的大神

潜行  钩 锁  跳跃 又 让 游戏 摆脱 敌人 和 跑 酷 极为 方便 Stealth, hook lock and jump make the game easy to get rid of enemies and parkour 潛行 鈎鎖 跳躍又讓遊戲擺脫敵人和跑酷極為方便

真的 是 一个 系统 满足 我们 三个 愿望 Is really a system that satisfies our three wishes 真的是一個系統滿足我們三個願望

不得不 说 老贼 的 设计 和 平衡 做 的 极为 精妙 I have to say that the design and balance of the old thief is extremely delicate 不得不說老賊的設計和平衡做的極為精妙

四年 前 《血源  》发售 的 时候 When "Bloodborne" was released four years ago 四年前《血源 》發售的時候

我 曾 以为 这会 是 From software最 大胆 的 一次 创新 I thought this would be From software’s boldest innovation 我曾以為這會是From software最大膽的一次創新

但 《只 狼 》告诉 我  他们 的 野心 不止 于 此 But "Sekiro" tells me their ambitions don’t stop there. 但《只狼》告訴我 他們的野心不止於此

《只 狼 》在 战斗 系统 上 的 变革 才 是 真正 有 价值 的 创新 The changes in the combat system of "Sekiro" are truly valuable innovations 《只狼》在戰鬥系統上的變革才是真正有價值的創新

宫崎 英高 真的 是 一个 非常 懂 玩家 心理战 的 制作 人 Miyazaki Hidetaka is really a producer who understands player psychological warfare very well 宮崎英高真的是一個非常懂玩家心理戰的製作人

在 《黑魂 》中  游戏 强调 遭遇 敌人 的 恐惧感 In "Black Soul", the game emphasizes the fear of encountering enemies 在《黑魂》中 遊戲強調遭遇敵人的恐懼感

在 《血源 》中  游戏 强调 失去 防御 的 不安 In Bloodborne, the game emphasizes the anxiety of losing defense 在《血源》中 遊戲強調失去防禦的不安

而 《只 狼 》寻找 的  则 是 直面 所有 攻击 的 勇气 What "Sekiro" looks for is the courage to face all attacks. 而《只狼》尋找的 則是直面所有攻擊的勇氣

有 的 时候 我 确实 会 怀念 举着 盾牌 的 安逸 Sometimes I do miss the ease of holding a shield 有的時候我確實會懷念舉著盾牌的安逸

但 同时 我 也 会 对 刀剑 之间 的 火花 亢奋 不已 But at the same time I will be excited about the spark between the swords 但同時我也會對刀劍之間的火花亢奮不已

我 想 他们 已经 成功 创造 出 了 I think they have successfully created 我想他們已經成功創造出了

平成 年代 最后 也 最好 的 打铁 游戏 The best iron game in the last Heisei era 平成年代最後也最好的打鐵遊戲

论 美景  我 曾 为 海盗 的 宝藏 而 纵览 群岛 On the beauty I once surveyed the archipelago for the treasures of pirates 論美景 我曾為海盜的寶藏而縱覽群島

体验 过 蛮荒 大地 的 生命 之诗 Experience the poetry of life in the wild land 體驗過蠻荒大地的生命之詩

论 暴力  我 斩杀 过 奥林匹斯 众神 On violence, I beheaded the Olympus gods 論暴力 我斬殺過奧林匹斯眾神

击退 过 外星 种族 的 军队 Repelled an army of alien races 擊退過外星種族的軍隊

论 艺术  红衣 旅人 的 朝圣 让 我 向往 On art The pilgrimage of the traveler in red makes me yearn 論藝術 紅衣旅人的朝聖讓我嚮往

荒野 之息 的 空气 沁人心脾 The breath of the wilderness is refreshing 荒野之息的空氣沁人心脾

但 宫崎 英 高手 下 的 游戏 和 它们 都 不 一样 But the games played by Hideo Miyazaki are different from them 但宮崎英高手下的遊戲和它們都不一樣

我们 可以 感受 到魂系 作品 背后 的 艺术 功底 We can feel the artistic foundation behind the works of the soul system 我們可以感受到魂系作品背後的藝術功底

然而 它们 的 美 并 不 依托 于 最前沿 的 技术 However, their beauty does not rely on cutting-edge technology 然而它們的美並不依託於最前沿的技術

也 没有 耳目一新 的 风格 倾向 There is no refreshing style tendency 也沒有耳目一新的風格傾向

事实上   From Software的 技术 力 从来 就 经常 掉线 In fact, From Software’s technical skills have always been offline 事實上  From Software的技術力從來就經常掉線

老贼 的 游戏 每一作 首发 期都会 伴随 优化 问题 Every first release period of the game of the old thief will be accompanied by optimization problems 老賊的遊戲每一作首發期都會伴隨優化問題

哪怕 是 《只 狼 》本 世代 的 第三个 游戏 Even if it’s the third game in Sekiro 哪怕是《只狼》本世代的第三個遊戲

在 PS4 Pro和 X1X这样 的 主机 上 On consoles like PS4 Pro and X1X 在PS4 Pro和X1X這樣的主機上

也 依旧 只能 运行 在 40帧 左右 It can still only run at about 40 frames 也依舊只能運行在40幀左右

考虑 到 《只 狼 》更 强调 动作性  老实 说 我 颇为 不爽 Considering that "Sekiro" emphasizes more action, I honestly feel quite upset 考慮到《只狼》更強調動作性 老實說我頗為不爽

虽然 《只 狼 》的 PC优化 还 算 可以 Although the PC optimization of "Sekiro" is not bad 雖然《只狼》的PC優化還算可以

也 仅仅 是因为 它 的 画面 对 硬件 的 要求 实在 不高 It’s just because its screen doesn’t require much hardware 也僅僅是因為它的畫面對硬件的要求實在不高

但 那 又 如何 呢  这样 的 抱怨 断断续续 的 延续 了 十年 But so what? Such complaints continued for ten years on and off 但那又如何呢 這樣的抱怨斷斷續續的延續了十年

而 我们 对 这 一系列 的 热爱 却 丝毫 没有 衰减 And our love for this series has not diminished at all 而我們對這一系列的熱愛卻絲毫沒有衰減

从 第一次 踏入 无色 烟雾 来到 柏雷 塔尼亚 起 From the first time I stepped into the colorless smoke and came to Pretania 從第一次踏入無色煙霧來到柏雷塔尼亞起

我 想 我 的 灵魂 就 已经 出卖 给 了 那个 万恶 的 男人 I think my soul has been sold to that wicked man 我想我的靈魂就已經出賣給了那個萬惡的男人

魂 系列 的 场景 和 地图 带给 我们 的 体验 是 独一无二 的 The experience brought to us by the scenes and maps of the Soul series is unique 魂系列的場景和地圖帶給我們的體驗是獨一無二的

这 不光 是 指 它 的 气氛 深沉 得 可以 呼吸 到 恐惧 This not only means that its atmosphere is deep enough to breathe fear 這不光是指它的氣氛深沈得可以呼吸到恐懼

更 因为 From Software手下 的 场景 设计 More because of the scene design under From Software 更因為From Software手下的場景設計

总是 有着 远超 其他 游戏 的 比例尺 Always have a scale far beyond other games 總是有著遠超其他遊戲的比例尺

在 这里  如果 我们 来到 一座 城堡 Here if we come to a castle 在這裡 如果我們來到一座城堡

那 游戏 会 用 流程  用 敌人  用 捷径  用 BOSS 用NPC The game will use flow, enemies, shortcuts, BOSS, NPC 那遊戲會用流程 用敵人 用捷徑 用BOSS 用NPC

用 玩家 的 双脚  以及 最 常见 的 死亡 画面 With the player’s feet and the most common death screen 用玩家的雙腳 以及最常見的死亡畫面

去 展现 一座 城堡 该 有 的 恢弘 与 历史 To show the grandeur and history of a castle 去展現一座城堡該有的恢弘與歷史

在 他 的 团队 里  从来不 需要 地图 绘制 师 In his team, there was never a need for a cartographer 在他的團隊裡 從來不需要地圖繪制師

因为 他们 深信  对 游戏 场景 的 理解  不是 用 眼睛 看 地图 Because they are convinced that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game scene is not to look at the map with their eyes 因為他們深信 對遊戲場景的理解 不是用眼睛看地圖

而是 用 双脚 走 出来 的 But came out with both feet 而是用雙腳走出來的

这种 深入骨髓 的 记录 是 任何 一部 宣称 自己 拥有 游戏 史上 This deep-rooted record is any one claiming to have a game history 這種深入骨髓的記錄是任何一部宣稱自己擁有遊戲史上

最大 地图 面积 的 开放 世界 作品 都 无法比拟 的 The open world works with the largest map area are unmatched 最大地圖面積的開放世界作品都無法比擬的

因为 真正 能 让玩家 全情 投入 的 Because it really allows players to fully engage 因為真正能讓玩家全情投入的

不是 需要 花 多少 时间 才能 从 地图 的 一头 跑 到 另一头 It’s not how long it takes to run from one end of the map to the other 不是需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從地圖的一頭跑到另一頭

而是 一种 完全 融入 世界观 的 和谐 But a harmony that is fully integrated into the worldview 而是一種完全融入世界觀的和諧

一个 不会 让玩家 产生 One that won't let players generate 一個不會讓玩家產生

“唉 ?如果 能 进去 那里 就 好 了 ”的 想法 的 场景 设计 "Huh? It would be nice if I could go in there." 「唉?如果能進去那裡就好了」的想法的場景設計

在 这 一点 上  《只 狼 》完美 的 继承 了 前辈 的 所有 优点 At this point, "Sekiro" perfectly inherited all the advantages of its predecessors 在這一點上 《只狼》完美的繼承了前輩的所有優點

并 将 魂式 地图 推向 了 新 的 高度 And pushed the soul map to a new height 並將魂式地圖推向了新的高度

在 魂 系列 的 基础 之上 On the basis of the soul series 在魂系列的基礎之上

《只 狼 》再 一次 的 将 场景 设计 的 比例尺 放大 "Sekiro" once again enlarged the scale of the scene design 《只狼》再一次的將場景設計的比例尺放大

如果 单纯 从 游戏 内容 展现出 的 世界观 而言 If you simply look at the world view shown by the game content 如果單純從遊戲內容展現出的世界觀而言

《只 狼 》的 区域 跨越 会 比 它 的 前辈 们 要 小 The regional span of "Sekiro" will be smaller than its predecessors 《只狼》的區域跨越會比它的前輩們要小

玩家 不会 为了 击败 薪王 而 横跨 多个 王国 Players will not cross multiple kingdoms in order to defeat the king 玩家不會為了擊敗薪王而橫跨多個王國

《只 狼 》的 世界 自始至终 围绕 苇 名城 而 展开 The world of "Sekiro" revolves around Ashina Castle from beginning to end 《只狼》的世界自始至終圍繞葦名城而展開

除了 少数几个 类似 幻境 的 区域 Except for a few illusion-like areas 除了少數幾個類似幻境的區域

大部分 地区 在 地理 上 都 是 连在一起 的 Most areas are connected geographically 大部分地區在地理上都是連在一起的

这种 物理 上 的 连接  但 却 用 剧情 设计 合理 分 隔开 This kind of physical connection is reasonably separated by plot design 這種物理上的連接 但卻用劇情設計合理分隔開

既 封闭 又 开放 的 设计 带来 的 感受 很 独特 The closed and open design brings a unique feeling 既封閉又開放的設計帶來的感受很獨特

我们 无法 推测 苇名 之外 的 世界 到底 如何 We can’t speculate about the world outside of Ashina 我們無法推測葦名之外的世界到底如何

却 又 实实在在 的 察觉到 这个 迷你 国度 的 运作 机制 But I actually perceive the operation mechanism of this mini country 卻又實實在在的察覺到這個迷你國度的運作機制

近处 Near 近處

敌人 以 独一无二 的 分布 方式 The enemy is distributed in a unique way 敵人以獨一無二的分布方式

和 高难 的 战斗 让 场景 的 记忆 与 之 捆绑 The battle with high difficulty binds the memory of the scene 和高難的戰鬥讓場景的記憶與之捆綁

远处 far away 遠處

背景 之中 的 山峦  城堡  峭壁 Mountains in the background, castles, cliffs 背景之中的山巒 城堡 峭壁

则 像 路标 一样 暗示着 玩家 的 目标 It hints at the player’s goal like a signpost 則像路標一樣暗示著玩家的目標

当 我们 最终 到达 原本 以为 很 遥远 的 地点 When we finally reach the place we thought was very far away 當我們最終到達原本以為很遙遠的地點

等待 玩家 的 则 是 另 一个 全新 的 挑战 Waiting for the player is another brand new challenge 等待玩家的則是另一個全新的挑戰

《只 狼 》的 世界 就 这样 的 远近 交替 中 The world of "Sekiro" is in such a transition 《只狼》的世界就這樣的遠近交替中

一点点 的 印入 了 玩家 的 大脑 A little bit is printed into the player's brain 一點點的印入了玩家的大腦

特别 是 摆脱 了 不 死 人 不会 弯 膝盖 的 毛病 后 Especially after getting rid of the problem that the undead cannot bend their knees 特別是擺脫了不死人不會彎膝蓋的毛病後

地图设计 上 的 表达 力度 就 更加 有力 了 啊 The expression in the map design is even more powerful 地圖設計上的表達力度就更加有力了啊

从 坠落 之谷 的 边缘 纵身 跃下 Jump off the edge of the valley of fall 從墜落之谷的邊緣縱身躍下

在 金刚山 的 峭壁 上 扶摇 而 上 Swing up on the cliffs of Mount Kumgang 在金剛山的峭壁上扶搖而上

特别 是 利用 钩 锁  攀爬 上天 守 建筑群 的 屋顶 Especially using the hook lock to climb the roof of the Tianshou complex 特別是利用鈎鎖 攀爬上天守建築群的屋頂

在 入云 的 屋顶 上 和 等候多时 敌人 一较高下 On the roof that enters the clouds and waiting for a long time, the enemy will compete 在入雲的屋頂上和等候多時敵人一較高下

这种 英雄式 的 体验 实在 是 太 酣畅  太 梦幻 This heroic experience is too hearty and dreamy 這種英雄式的體驗實在是太酣暢 太夢幻

虽然 一般 自己 都 是 先 被 怼 死 的 那个 Although I usually get beaten to death first 雖然一般自己都是先被懟死的那個

说 你 呢  风筝 上 的 那个 What about you, the one on the kite 說你呢 風箏上的那個

在 过去 的 大部分 时间 里 For most of the past 在過去的大部分時間里

日本 文化 下 的 城堡 一直 都 更 像是 一种 符号 The castle in Japanese culture has always been more like a symbol 日本文化下的城堡一直都更像是一種符號

就算 刻画  通常 也 以 很小 的 比例尺 几笔 带 过 Even if it’s portrayed, it’s usually taken in a few strokes with a small scale. 就算刻畫 通常也以很小的比例尺幾筆帶過

《只 狼 》可能 是 游戏 领域 里 "Sekiro" may be in the game field 《只狼》可能是遊戲領域里

第一次 这么 具体  这么 详细  这么 宏大 的 This is the first time so specific, so detailed, so grand 第一次這麼具體 這麼詳細 這麼宏大的

去 展现 日本 城邑 格局 的 游戏 A game that shows the pattern of Japanese cities and towns 去展現日本城邑格局的遊戲

甚至 超越 现实 的 日本 建筑 Japanese architecture beyond reality 甚至超越現實的日本建築

用 宫崎 英高 团队 独特 的 地图设计 风格 Use the unique map design style of the Miyazaki Hideko team 用宮崎英高團隊獨特的地圖設計風格

把 巨大 复杂 的 “恶魔城 ”式 的 欧式 城堡 思路 Take the huge and complicated "Devil City" style European castle idea 把巨大複雜的「惡魔城」式的歐式城堡思路

在 日本 的 天守 和 城邑 上 再现 出来  让 人 惊叹 It’s amazing to reproduce in the castles and castles of Japan 在日本的天守和城邑上再現出來 讓人驚嘆

所以 对 我 个人 来说  《只 狼 》的 地图设计 So for me personally, the map design of Sekiro 所以對我個人來說 《只狼》的地圖設計

让 我 找回 了 当年 第一次 玩 《黑魂 》的 惊艳 Let me regain the surprise of playing "Black Soul" for the first time that year 讓我找回了當年第一次玩《黑魂》的驚艷

恐怕 短时间 内 没有 游戏 可以 替代 I'm afraid there is no game to replace in a short time 恐怕短時間內沒有遊戲可以替代

很多 人 包括 我 在内  有时 都 会 以 美术 不行 Many people, including me, sometimes fail to use art 很多人包括我在內 有時都會以美術不行

设计 不 到位 的 说法 去 抱怨 国内 游戏 的 场景 设计 The argument that the design is not in place is to complain about the scene design of domestic games 設計不到位的說法去抱怨國內遊戲的場景設計

但 玩 了 《只 狼 》 我 深刻 体会 到 了 美术 固然 重要 But after playing "Sekiro", I deeply realized that art is important 但玩了《只狼》 我深刻體會到了美術固然重要

但 对于 场景 本身 的 理解  才 是 场景 设计 的 根本 But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scene itself is the foundation of the scene design 但對於場景本身的理解 才是場景設計的根本

哪里 应该 放 什么  建筑 背后 的 功能 Where should I put what function behind the building 哪裡應該放什麼 建築背後的功能

什么 时候 展现 全局  尽显 场景 的 大气 When to show the whole picture, show the atmosphere of the scene 什麼時候展現全局 盡顯場景的大氣

什么 时候 应该 缩小 规模  突显 目的 When should we downsize and highlight the purpose 什麼時候應該縮小規模 突顯目的

特别 是 源 之 乡 这个 地图 Especially the map of Yuanzhixiang 特別是源之鄉這個地圖

整个 场景 是 日本 的 奈良 时代 风格 The whole scene is in the style of the Nara period in Japan 整個場景是日本的奈良時代風格

而 奈良 时代 的 建筑 和 人们 的 衣着 风格 And the architecture of the Nara period and people’s clothing style 而奈良時代的建築和人們的衣著風格

都 大量 学习 了 中国 隋唐 的 文化 审美 Have learned a lot of Chinese cultural aesthetics in the Sui and Tang Dynasties 都大量學習了中國隋唐的文化審美

所以 这个 场景 非常 像 中国 唐朝 时期 的 风格 So this scene is very similar to the style of the Tang Dynasty in China 所以這個場景非常像中國唐朝時期的風格

因此 我 甚至 有 了 一种 玩 国产 游戏 的 错觉 So I even have an illusion of playing domestic games 因此我甚至有了一種玩國產遊戲的錯覺

甚至 客观 来讲  我们 自己 的 游戏 的 场景 Even objectively speaking, the scene of our own game 甚至客觀來講 我們自己的遊戲的場景

在 建模 上  在 贴图 上  在 尺寸 上 On the modeling, on the texture, on the size 在建模上 在貼圖上 在尺寸上

都 不输于 《只 狼 》的 源 之 乡 这张 地图 Not lost to the map of the hometown of "Sekiro" 都不輸於《只狼》的源之鄉這張地圖

像 《天刀 》《逆水 寒 》这些 网游 巨制  更加 不 逊色 Online game giants like "Heavenly Sword" and "Reverse Water Cold" are even more inferior 像《天刀》《逆水寒》這些網游巨製 更加不遜色

然而  我们 输 得 不是 贴图 质量  不是 美术 的 技术 However, what we lose is not the quality of the texture, not the art of the art 然而 我們輸得不是貼圖質量 不是美術的技術

而是 对 整个 场景 格局 从 宏观 到 微观 的 理解 It is an understanding of the entire scene pattern from macro to micro 而是對整個場景格局從宏觀到微觀的理解

是 场景 对 游戏 体验 上 的 把 控 It's the scene's control over the game experience 是場景對遊戲體驗上的把控

是 地图设计 对 玩家 行为 的 影响 等等 这些 Is the impact of map design on player behavior, etc. 是地圖設計對玩家行為的影響等等這些

老贼 教会 了 业界  场景 不是 美丽 和 大气磅礴 就够 了 The old thief taught the industry that the scene is not beautiful and magnificent enough 老賊教會了業界 場景不是美麗和大氣磅礡就夠了

它 也 像 战斗 系统 一样  要 服务 于 游戏性 这个 核心 It also serves the core of gameplay like a combat system 它也像戰鬥系統一樣 要服務於遊戲性這個核心

另一方面  随着 场景 的 立体化 On the other hand, as the scene becomes three-dimensional 另一方面 隨著場景的立體化

From software在 流程 的 引导 上 也 作出 了 一些 调整 From software has also made some adjustments in the process of guidance From software在流程的引導上也作出了一些調整

首先 《只 狼 》的 剧情 不再 和 玩家 兜圈子 了 First of all, the plot of "Sekiro" is no longer in circles with players 首先《只狼》的劇情不再和玩家兜圈子了

以往 那种 通关 了 游戏 也 不 知道 自己 在 干嘛 的 迷惘 In the past, I didn’t know what I was doing after clearing the game. 以往那種通關了遊戲也不知道自己在乾嘛的迷惘

在 《只 狼 》里 几乎 不会 出现 It hardly appears in "Sekiro" 在《只狼》里幾乎不會出現

“狼 学家 ”们 这回 可 啄 磨 的 东西 要少 很多 咯 "Wolfologists" have much less things to peck this time 「狼學家」們這回可啄磨的東西要少很多咯

而 游戏 也 通过 剧情 为 玩家 提供 了 探索 的 方向 The game also provides players with a direction to explore through the plot 而遊戲也通過劇情為玩家提供了探索的方向

让 我们 不至于 像 个 无头 苍蝇 到处 乱转 Let us not go around like a headless fly 讓我們不至於像個無頭蒼蠅到處亂轉

但 不管 是 之前 作品 里 的 迷茫 But regardless of the confusion in the previous works 但不管是之前作品里的迷茫

还是 《只 狼 》里 目标 明确 的 剧情 It’s still the targeted plot in Sekiro 還是《只狼》里目標明確的劇情

我们 都 能 感受 到 日本 “对 死亡 的 向往 ”这个 文化 We can all feel the culture of Japan’s "yearning for death" 我們都能感受到日本「對死亡的嚮往」這個文化

给 宫崎 英高 带来 的 影响 Influence on Miyazaki Hidetaka 給宮崎英高帶來的影響

《黑魂 》《血源 》《只 狼》 "Black Soul" "Bloodborne" "Wolf" 《黑魂》《血源》《只狼》

几乎 每 一个 故事 都 发生 在 一个 衰亡 的 时代 Almost every story takes place in an age of decline 幾乎每一個故事都發生在一個衰亡的時代

而 游戏 的 主角  不死 人  外乡人  忍者 And the protagonist of the game, the undead, the alien, the ninja 而遊戲的主角 不死人 外鄉人 忍者

其实 就是 在 尝试 救赎 “不死 ”的 负担 Is actually trying to redeem the burden of "immortality" 其實就是在嘗試救贖「不死」的負擔

宫崎 英 高手 下 的 死亡 是 宿命  是 中立 The death of Hideo Miyazaki is fate and neutral 宮崎英高手下的死亡是宿命 是中立

是 神圣不可 侵犯 的 领域 Is sacred and inviolable 是神聖不可侵犯的領域

但 故事 里 的 凡 人们 却 又 偏偏 想 逃离 死亡 But the mortals in the story want to escape death 但故事里的凡人們卻又偏偏想逃離死亡

而 真的 获得 不死 的 人 却 又 痛苦 无比 And those who really get immortal are incomparably painful 而真的獲得不死的人卻又痛苦無比

玩家 则 是 那个 将 终焉 归还给 他们 的 天道 者 The player is the one who will return the final to them 玩家則是那個將終焉歸還給他們的天道者

无论 仙峰 寺里 想要 获得 不死 之躯 Whether you want to be immortal in Xianfeng Temple 無論仙峰寺里想要獲得不死之軀

却 把 自己 搞 得 不 人 不 鬼 的 僧侣 The monk who made himself inhumane 卻把自己搞得不人不鬼的僧侶

还是 《黑暗 之魂 》中 经过 无数 轮回 Or after countless cycles in "Dark Souls" 還是《黑暗之魂》中經過無數輪回

却 还 在 苟延残喘 的 火 之 时代 But still in the lingering age of fire 卻還在苟延殘喘的火之時代

死亡 对于 任何 形态 的 事物 都 是 平等 的 Death is equal to all forms 死亡對於任何形態的事物都是平等的

特别 是 当 《只 狼 》回到 了 日本  这个 思想 的 本源 地 Especially when "Sekiro" returned to Japan, the origin of thought 特別是當《只狼》回到了日本 這個思想的本源地

这种 情感 就 表现 的 更加 强烈 This emotion is more intense 這種情感就表現的更加強烈

因此 早 在 《恶魔 之魂 》诞生 的 时候 So when "Devil Souls" was born 因此早在《惡魔之魂》誕生的時候

老贼 手下 游戏 的 “魄 ”就 已经 构建 完毕 The "Pattern" of the old thief's game has been completed 老賊手下遊戲的「魄」就已經構建完畢

他 利用 游戏 里 玩家 必然 会 经常 面对 的 死亡 He takes advantage of the death that players must often face in the game 他利用遊戲里玩家必然會經常面對的死亡

和 可以 随时 读档 的 “复活” And "Resurrection" that can be read at any time 和可以隨時讀檔的「復活」

来 表达 他 对 死亡 和 生存 的 思考 To express his thoughts on death and survival 來表達他對死亡和生存的思考

因此 哪怕 经历 了 这么 多年   六部 作品 So even after so many years, six works 因此哪怕經歷了這麼多年  六部作品

它 依然 能 完美 的 守住 这个 系列 的 “魄” It can still perfectly hold the "spirit" of this series 它依然能完美的守住這個系列的「魄」

这个 世上 有 很多 经典 游戏 的 续作 都 因为 找 不到 自己 “魄” There are many sequels of classic games in this world because they can’t find their own sequels 這個世上有很多經典遊戲的續作都因為找不到自己「魄」

走向 没落  甚至 再也 无缘 和 玩家 相见 Going to decline and never even have the chance to meet the players again 走向沒落 甚至再也無緣和玩家相見

而 宫崎 英高 却 用 四个 完全 不同 的IP While Hidetaka Miyazaki uses four completely different IPs 而宮崎英高卻用四個完全不同的IP

成功 阐述 了 同一 内核  这 简直 太 疯狂 了 Successfully explained the same kernel. It’s crazy 成功闡述了同一內核 這簡直太瘋狂了

甚至 还 硬生生 把 原本 应该 是 《天诛 》的 游戏 He even forced a game that was supposed to be "Tenchu" 甚至還硬生生把原本應該是《天誅》的遊戲

给 做出 了 原本 IP所达 不到 的 高度 Made a height that the original IP could not reach 給做出了原本IP所達不到的高度

如果 有人 问 我  最近 十年 里 哪家 游戏 公司 最 走运 If someone asks me which game company has the luckiest in the last ten years 如果有人問我 最近十年里哪家遊戲公司最走運

×

我们使用cookies帮助改善LingQ。通过浏览本网站,表示你同意我们的 cookie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