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Youtube, 【一席】馮原:一個文化測量員的「地理學」 - YouTube (3)

它 就 被 归类 了

大家 来 看看 这个 实验

南国 旋塔 这个 名字 是 右派 还是 左派

它 在 这儿 右派 偏下

岭南 摩星塔 稍微 上 一点

碧海 心沙塔 它 是 个 极右派

百越 云珠塔 极右 偏 上

晖 粤 塔 当然 很右 了

南 天柱 往下走

广州 明珠 塔 下 再下

小蛮 腰 在 哪里 呢

小蛮 腰 在 左边 呢

大家 看到 轴线 偏 过来 了

扭纹 柴 好 下边

羊 巅峰 就 不用 再说 了

那 是 极左派

极左 中 的 极左派

好 了 我们 看到 这个 道理

其实 很 简单

大家 知道

凡是 右派 喜欢 的

左派 就 不 喜欢

凡是 左派 喜欢 的

右派 就 不 喜欢

凡是 高雅 的 喜欢 的

未必 低俗 就 喜欢

因此 文化 在 不同 的 位置 上

恰好 跟 另外 一种 文化

是 针锋相对 的

所以 在 公共事务 领域 呢

这个 问题 就 变得 难以 选择

因此 在 这个 情况 下

我们 建议 我们 从

最佳 选择 法

转为 叫 最少 意见 选择 法

因为 我们 找 不到 一个

让 大家 都 喜欢 的 一个 名字

我们 就 应该 反过来

去 寻找 一个 大家 都 不 那么 恨 的 名字

大家 看看 只有 这个

广州 塔

大家 无论是 左派 还是 右派

跟 它 的 距离

都 是 一模一样 的

所以 它 位于 这个 模型 的 中间

我们 可能 都 不 太 喜欢 这个 名字

但是 我们 确实 不 那么 恨 它

在 讨厌 和 恨 的 角度 上 来说 的话

每 一派 对 它 的 态度

就 几乎 是 接近 的

因此 把 这个 道理

我们 把 它 总结 起来

再 递交 给 广州市政府

我们 说服 它

我们 认为 这个 名字

是 一个 中性 的 名字

因此 它 在 宣布 之后

也许 可能 会 引发 一些 争论

但是 不到 半年 时间

人们 就 会 顺理成章 地 接受 它

因此 这个

广州 塔 的 大名

就 由此 而 确认

这个 故事 告诉 我们 的 是 一个

在 今天 的 文化 领域 中

我们 处在 不同 的 文化 位置 上面

我们 秉承 的 每 一种 态度

其实 都 跟 另外 一种 态度 之间

会 形成 不同 的 对抗性 的 关系

我们 用 这个 模型

再 来看 一看

我们 今天 的 观看 的 文化

我们 就 可以 得出 一些 更 有趣 的 结论

以 这个 模型 来 做 例子

我们 可以 把 今天 我们 的 文化 位置

同样 做出 一个 新 的 判断

我们 把 经济 轴

和 文化 轴 分开

横轴 我们 大家 看到

一端 是 没 钱 的 一端 是 有钱 的

纵轴 一端 是 有 文化 的

一端 是 相对 低 文化 的

因此 在 这个 意义 上面

分裂 出 了 这么 一个

关于 文化 位置 的 一个 基本 的 图谱

大家 看到

土豪 就是 这个 文化 图谱 所 生产 出来 的

要 知道 过去 是 没有 土豪 的

在 古典 时代 里面

所有 的 文化 产品

都 被 有钱人 所 垄断

都 被 贵族 所 垄断

所以 文化 和 经济 是 合一 的

因此 那个 年代 里面 是 没有 土豪 的

只有 当 文化 和 经济 分离

当 最 有钱 的 人

不是 最有 文化 的 人 的 时候

那么

土豪 就 被 这个 结构 所 生产 出来

它 位于 低俗 右派 那个 位置 上面

那 就是 土豪 的 位置

所以 土豪 的 位置

反过来 所 对抗 的 那个 位置

是 谁 的 位置 呢

正是 今天 最有 创意 的

最有 反叛 精神 的 年轻人 的 位置

因此 我们 可以 再 把 这个 图

往 下 延伸

大家 看看

这个 图 告诉 我们 说

其实 并 不 就是 居中 就 好

走 到 极端 才 可能 会 好 的

如果 走 到 极端 的话

我们 可以 看到 这个 道理 了

如果 把 这个 图谱 再 一次

放到 一个 全球化 的 背景 中

你 会 发现

经济 轴 可以 把 它 变成

发达 地区 和 欠发达 地区

文化 轴 里面

可以 把 它 分成 是 一个 现代 西方 文化

和 一个 传统 东方文化

在 这个 意义 上面

文化 又 被 确定 了 一个

在 全球化 条件 下 的 一个 位置

在 这个 位置 上面

我 问 大家 一个 问题

云南 丽江 在 哪个 位置 上面

云南 丽江 就是 欠发达 地区

加上 现代 西方 文化 的 一个 混合体

所以 它 处在 另类 的 位置 上面

在 左上角

反过来说

土豪 和 暴发户 永远 位于 右 下端

它 是 一个 有钱

加上 文化 不 创新 的 一个 混合 结果

所以 它 就 处在 右 的 下面

我们 把 这个 模型 再 往 下放 一遍

我们 的 文化 测量 的 地理学 就 出来 了

大家 看到

其实 一个 东部 中国 和 西部 中国

一个 发达 地区 和 一个 欠发达 地区

一个 经济 高 经济 资本

和 低 经济 资本

其实 具有 了 同样 的 一个 轴线 对应 关系

在 这个 意义 上 来说 的话

我们 再 把 一个 城乡 关系 放进去

你 会 发现

城市 中国 和 乡土 中国 之间

也 呈现出 一个 文化 的 图谱

因此 这样 一个

为 今天 的 文化 态度

绘制 坐标 的 一种 做法

揭开 了 我们 今天

去 「 世界 这么 大 我要 去 看看 」

的 目的地 之谜

我们 要 去 哪儿 呢

其实 我们 所有 的 目的地

都 被 这个 文化 图谱 所 设定 好 了

无论 我们 迈向 何方

我们 向 东部 还是 向 西部

其实 他们 都 是 相互 塑造 的 一个 镜像

我 想 作为 一个

文化 测量员

我 能够 给 大家 分享 的 内容

应该 就是 这个 文化 坐标 的 模型

我们 再 以 这个 模型 来

观看 一下 刚才 我 所说 的 那个

美国 《 国家 地理 》 杂志 那个 中国 的 两弧

你 会 发现

这 两条 弧线 在 今天

已经 变成 了 这个 东西

大家 看到 今天 的 当代 中国

已经 不再 是 一个 东西 分裂 的 两弧

而 形成 了 一个 十字 轴线

我们 所 想象 的 景观

其实 无非 是 这么 一个

具有 高度 的 结构化 和 象征 化 的 特征

当 我们 由东 往西 看 的 时候

我们 所 看到 的 是 纯洁 的 雪山

那么 这个 轴线

就是 一个 都市 和 边疆 轴线

好 那么 我们 说 由 西往东 看 呢

你 会 看到 一个 纯洁 和 欲望 轴线

越 往东部

越 充满 了 灯红酒绿 的 欲望

然后 我们 再 看一看

由南往 北看

现在 我们 在 深圳 我们 的 祖国 的 南方

然后 由南往 北看

我们 能 看到 的 是

历史 和 现代 轴线

因此 北京 所 代表 的

传统 和 历史

就是 这 条 南北 轴线 的 景观

最后 我们 反过来

由北往 南看

那 就是 我们 今天 的 所在地

深圳

而 深圳 作为 一个 新兴 的 城市

今天 创造 了 巨大 的 人造 景观

而 这些 景观 其实 预示 了 我们 今天

正在 从 一个 内向 的 世界

向 一个 更加 外向 和 开放 的 世界 迈进

也许

我 想 这 并 不是 因为 大家

我们 说 要 去 到 某个 地方

或者说 我们 选择 一个 目的地

应该 秉持 什么样 的 道理

我 不是 一个 导游

或者 不是 一个 旅行社 的 经营者

但 我 想 告诉 大家

我们 今天 不论 迈向 何方

其实 我们 都 应该 去 考虑一下

今天 这个 世界 其实 是

如何 被 创造 出来

而 这 一切

其实 都 取之于 或者说 要 依赖于

我们 自身 跟 它 的 一个 合谋

如果 我们 更加 具有 一种

文化 测量员 的 一种

分析方法 的话

那么 我们 可以

促使 这个 结构 能 发生 一个 更 有益 的 变化

好 我 就 说 这么 多

谢谢 大家



Want to learn a language?


Learn from this text and thousands like it on LingQ.

  • A vast library of audio lessons, all with matching text
  • Revolutionary learning tools
  • A global, interactive learning community.

LingQでオンライン語学学習

它 就 被 归类 了

大家 来 看看 这个 实验

南国 旋塔 这个 名字 是 右派 还是 左派

它 在 这儿 右派 偏下

岭南 摩星塔 稍微 上 一点

碧海 心沙塔 它 是 个 极右派

百越 云珠塔 极右 偏 上

晖 粤 塔 当然 很右 了

南 天柱 往下走

广州 明珠 塔 下 再下

小蛮 腰 在 哪里 呢

小蛮 腰 在 左边 呢

大家 看到 轴线 偏 过来 了

扭纹 柴 好 下边

羊 巅峰 就 不用 再说 了

那 是 极左派

极左 中 的 极左派

好 了 我们 看到 这个 道理

其实 很 简单

大家 知道

凡是 右派 喜欢 的

左派 就 不 喜欢

凡是 左派 喜欢 的

右派 就 不 喜欢

凡是 高雅 的 喜欢 的

未必 低俗 就 喜欢

因此 文化 在 不同 的 位置 上

恰好 跟 另外 一种 文化

是 针锋相对 的

所以 在 公共事务 领域 呢

这个 问题 就 变得 难以 选择

因此 在 这个 情况 下

我们 建议 我们 从

最佳 选择 法

转为 叫 最少 意见 选择 法

因为 我们 找 不到 一个

让 大家 都 喜欢 的 一个 名字

我们 就 应该 反过来

去 寻找 一个 大家 都 不 那么 恨 的 名字

大家 看看 只有 这个

广州 塔

大家 无论是 左派 还是 右派

跟 它 的 距离

都 是 一模一样 的

所以 它 位于 这个 模型 的 中间

我们 可能 都 不 太 喜欢 这个 名字

但是 我们 确实 不 那么 恨 它

在 讨厌 和 恨 的 角度 上 来说 的话

每 一派 对 它 的 态度

就 几乎 是 接近 的

因此 把 这个 道理

我们 把 它 总结 起来

再 递交 给 广州市政府

我们 说服 它

我们 认为 这个 名字

是 一个 中性 的 名字

因此 它 在 宣布 之后

也许 可能 会 引发 一些 争论

但是 不到 半年 时间

人们 就 会 顺理成章 地 接受 它

因此 这个

广州 塔 的 大名

就 由此 而 确认

这个 故事 告诉 我们 的 是 一个

在 今天 的 文化 领域 中

我们 处在 不同 的 文化 位置 上面

我们 秉承 的 每 一种 态度

其实 都 跟 另外 一种 态度 之间

会 形成 不同 的 对抗性 的 关系

我们 用 这个 模型

再 来看 一看

我们 今天 的 观看 的 文化

我们 就 可以 得出 一些 更 有趣 的 结论

以 这个 模型 来 做 例子

我们 可以 把 今天 我们 的 文化 位置

同样 做出 一个 新 的 判断

我们 把 经济 轴

和 文化 轴 分开

横轴 我们 大家 看到

一端 是 没 钱 的 一端 是 有钱 的

纵轴 一端 是 有 文化 的

一端 是 相对 低 文化 的

因此 在 这个 意义 上面

分裂 出 了 这么 一个

关于 文化 位置 的 一个 基本 的 图谱

大家 看到

土豪 就是 这个 文化 图谱 所 生产 出来 的

要 知道 过去 是 没有 土豪 的

在 古典 时代 里面

所有 的 文化 产品

都 被 有钱人 所 垄断

都 被 贵族 所 垄断

所以 文化 和 经济 是 合一 的

因此 那个 年代 里面 是 没有 土豪 的

只有 当 文化 和 经济 分离

当 最 有钱 的 人

不是 最有 文化 的 人 的 时候

那么

土豪 就 被 这个 结构 所 生产 出来

它 位于 低俗 右派 那个 位置 上面

那 就是 土豪 的 位置

所以 土豪 的 位置

反过来 所 对抗 的 那个 位置

是 谁 的 位置 呢

正是 今天 最有 创意 的

最有 反叛 精神 的 年轻人 的 位置

因此 我们 可以 再 把 这个 图

往 下 延伸

大家 看看

这个 图 告诉 我们 说

其实 并 不 就是 居中 就 好

走 到 极端 才 可能 会 好 的

如果 走 到 极端 的话

我们 可以 看到 这个 道理 了

如果 把 这个 图谱 再 一次

放到 一个 全球化 的 背景 中

你 会 发现

经济 轴 可以 把 它 变成

发达 地区 和 欠发达 地区

文化 轴 里面

可以 把 它 分成 是 一个 现代 西方 文化

和 一个 传统 东方文化

在 这个 意义 上面

文化 又 被 确定 了 一个

在 全球化 条件 下 的 一个 位置

在 这个 位置 上面

我 问 大家 一个 问题

云南 丽江 在 哪个 位置 上面

云南 丽江 就是 欠发达 地区

加上 现代 西方 文化 的 一个 混合体

所以 它 处在 另类 的 位置 上面

在 左上角

反过来说

土豪 和 暴发户 永远 位于 右 下端

它 是 一个 有钱

加上 文化 不 创新 的 一个 混合 结果

所以 它 就 处在 右 的 下面

我们 把 这个 模型 再 往 下放 一遍

我们 的 文化 测量 的 地理学 就 出来 了

大家 看到

其实 一个 东部 中国 和 西部 中国

一个 发达 地区 和 一个 欠发达 地区

一个 经济 高 经济 资本

和 低 经济 资本

其实 具有 了 同样 的 一个 轴线 对应 关系

在 这个 意义 上 来说 的话

我们 再 把 一个 城乡 关系 放进去

你 会 发现

城市 中国 和 乡土 中国 之间

也 呈现出 一个 文化 的 图谱

因此 这样 一个

为 今天 的 文化 态度

绘制 坐标 的 一种 做法

揭开 了 我们 今天

去 「 世界 这么 大 我要 去 看看 」

的 目的地 之谜

我们 要 去 哪儿 呢

其实 我们 所有 的 目的地

都 被 这个 文化 图谱 所 设定 好 了

无论 我们 迈向 何方

我们 向 东部 还是 向 西部

其实 他们 都 是 相互 塑造 的 一个 镜像

我 想 作为 一个

文化 测量员

我 能够 给 大家 分享 的 内容

应该 就是 这个 文化 坐标 的 模型

我们 再 以 这个 模型 来

观看 一下 刚才 我 所说 的 那个

美国 《 国家 地理 》 杂志 那个 中国 的 两弧

你 会 发现

这 两条 弧线 在 今天

已经 变成 了 这个 东西

大家 看到 今天 的 当代 中国

已经 不再 是 一个 东西 分裂 的 两弧

而 形成 了 一个 十字 轴线

我们 所 想象 的 景观

其实 无非 是 这么 一个

具有 高度 的 结构化 和 象征 化 的 特征

当 我们 由东 往西 看 的 时候

我们 所 看到 的 是 纯洁 的 雪山

那么 这个 轴线

就是 一个 都市 和 边疆 轴线

好 那么 我们 说 由 西往东 看 呢

你 会 看到 一个 纯洁 和 欲望 轴线

越 往东部

越 充满 了 灯红酒绿 的 欲望

然后 我们 再 看一看

由南往 北看

现在 我们 在 深圳 我们 的 祖国 的 南方

然后 由南往 北看

我们 能 看到 的 是

历史 和 现代 轴线

因此 北京 所 代表 的

传统 和 历史

就是 这 条 南北 轴线 的 景观

最后 我们 反过来

由北往 南看

那 就是 我们 今天 的 所在地

深圳

而 深圳 作为 一个 新兴 的 城市

今天 创造 了 巨大 的 人造 景观

而 这些 景观 其实 预示 了 我们 今天

正在 从 一个 内向 的 世界

向 一个 更加 外向 和 开放 的 世界 迈进

也许

我 想 这 并 不是 因为 大家

我们 说 要 去 到 某个 地方

或者说 我们 选择 一个 目的地

应该 秉持 什么样 的 道理

我 不是 一个 导游

或者 不是 一个 旅行社 的 经营者

但 我 想 告诉 大家

我们 今天 不论 迈向 何方

其实 我们 都 应该 去 考虑一下

今天 这个 世界 其实 是

如何 被 创造 出来

而 这 一切

其实 都 取之于 或者说 要 依赖于

我们 自身 跟 它 的 一个 合谋

如果 我们 更加 具有 一种

文化 测量员 的 一种

分析方法 的话

那么 我们 可以

促使 这个 结构 能 发生 一个 更 有益 的 变化

好 我 就 说 这么 多

谢谢 大家


×

LingQをより快適にするためCookieを使用しています。サイトの訪問により同意したと見なされます cookie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