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Youtube, 【一席】馮原:一個文化測量員的「地理學」 - YouTube (1)

编号 :0108283150726018

2015.06.27 深圳 冯原 . 一个 文化 测量员 的 「 地理学 」

我 是 冯原

也 跟 张鹏 老师 一样 来自 中山大学

我 的 工作

现在 我 的 自我 定义 叫

一个 文化 测量员

我 的 工作 就是 希望

通过 去 分析 和 研究 各种 不同 的

用于 我们 进行 视觉 交流 的

这些 我们 称之为 叫 符号 体系

来 探测 它 的 文化 含义

那么 这 就是 一个 文化 测量员 的 意思

几个 月 以前

有 一个 中学老师 的 辞职信

引起 了 大家 的 关注

我 想 大家 没有 人 不 知道 这句 话

「 世界 那么 大 我 想 去 看看 」

我 在 给 研究生 上课 的 时候

同学们 也 都 在 议论纷纷

但是 我 的 问题 是

我 问 我 的 同学们 我 说

世界 那么 大

我 的 第一个 问题 是

这个 世界 是 如何 被 拼成 这么 大 的

它 原来 有 这么 大 吗

这 是 我 第一个 问题

第二个 问题 是

如果 世界 真的 那么 大

你 想 去 看看 的话

你 想 去 哪儿 去 看

换句话说

什么 地方 可以 成为 你 的 目的地

那些 目的地 是 客观存在 的 吗

还是 被 某些 特征

或者 某些 包装 重新 把 它 包裹 起来

吸引 我们 去 的

如果 是 第二 者 的话 那 就 意味着

我们 一定 受到 了

某种 文化 意图 的 诱导

好 那么

我 再 问 同学们 一句 话

我 说 如果 世界 那么 大 让 你 去 的话

你们 会 选择 什么 地方 去 呢

当然 会 选择 自己 没 去过 的 地方 去

我 就 指着 课室 后面 那个 后院

我 说 那个 后院 你 还 没有 去过

你 干嘛 不去

这句 话 很 简单

因为 我们 都 选择

有 价值 的 地方 去

那个 后院 没 价值

因此 我们 就 不会 去

正是 这 一点 告诉 我们 一个 道理

其实 我们 是 在 一个 价值体系

或者说 在 一个 观看 价值 的 体系 的 选择 中

去 决定 我们 去 哪儿

去 看 什么

由 这 一点 因此 我 就 想起 了

我 的 一个

关于 观看 和 地理 的 一个 思考 的 起源

就是 这个

2008 年 哈佛大学 有 一个 小型 的 图书馆

被 整体 赠送给 中山大学

那么 我 是 美国 《 国家 地理 》 杂志 的 粉丝

那么

正好 这个 图书馆 里面 有 一整套 的

一百年 以来 的 美国 《 国家 地理 》 杂志

当时 我 的 选择 是

我 希望 看一看

这个 世界 被 拼合 出来

中国 在 这个 世界 中

到底 占据 一个 什么 位置

借助 美国 《 国家 地理 》 杂志

这个 非常 好 的 一个 线索

因此 我 选择 从 1906 年

看到 1946 年

我们 大致 上 可以 看 出来

它 是 一个 早期 现代 中国 的 那个 阶段

我 的 看法 是 这样 的

我 并 不是 随着 杂志 的 那个 线索 去 游山玩水

或者 是 一种 猎奇 式 的 态度

我 的 看法 是

我 得 要 考虑

一个 外来 观察者

是 以 什么 标准 来 看待 中国 的

然后 他们 报导 了 什么 地方

在 这个 意义 上

我 做 了 一张 地图

大家 看到 哈

每 一个 黄色 的 点 和 黄色 的 线

就是 被 这个 杂志 所 报导 的

那么 这个 点 或者 这个 线

如果 被 报导 了 多 几次

我 就 会 把 这个 点 放大

然后 它 所 形成 的 这 一个 地图

非常 有趣 地 呈现出 一个 结构

这个 结构 成 了 我 研究 我们 今天 的

观看 地理学 的

一个 基本 的 来源

我们 现在 所 看到 这个 现代 中国

正好 分成 两个 部分

一个 是 东部 中国

一个 是 西部 中国

在 二十世纪 初期

这 两个 中国 之间 互相 不 观看

而 观看 这 两个 中国 的

是 来自 西方 的 观察家

所以 他们 通过 他们 的 观看

把 这 两个 部分 拼合 在 一起 了

这 就 使得 我们 发现 两条 弧线

一条 是 沿着 东部 的 那条 红线

另外 一条 就是 沿着 西部 的 那条 绿色 的 弧线

这 两条 弧线

恰好 我 把 它 称之为 叫

农业 中国 的 儒教 弧线

正好 沿着 沿海 部分 画 了 一个 弧线

这 是 被 报导 了 最 多 的 地方

另外 我们 看到

绿色 的 这条 弧线

也 可以 把 它 称 之 一条 黄教 弧线

因为 它 所 延绵 的 地方

正好 是从 云南 到 西藏

再 到 蒙古 再 到 东北三省

这 一条 弧线

所 代表 的 正好 是 一个 边疆 的

西部 的 一个 世界

这 两个 世界

之前 在 我们 的 传统 文化 中

似乎 并 不是 像 今天 所 呈现出 这么 一个 状态

因此

看 了 这张 地图 之后

我们 就 可以 对 一个 我们 今天 的 观看 结构

做出 了 一个 基本 的 一个 分析

存在 的 一种 决定 我们 今天 的 一种 观看 结构

就 正是 由 现代性 所带 过来 的

那么 这个 现代性 呢

使得 我们 必须 把 它 回溯到 十九世纪 中期

十九世纪 中期 在 西方

有 三件 事情

是 对 我们 今天 的 观看 非常 有 影响 的

一个 是 动物园

生物学家 到 自然界 去

把 动物 捕捉 起来

然后 把 它 放到 动物园 里面 去

使 我们 能够

通过 观看 这个 动物园 来

获得 跟 一个 自然 世界 的 关系

第二个 是 博物馆

这 跟 历史学 和 人类学 有 关系

我们 把 人类 历史 上 的 珍宝 和 文化

把 它 放到 博物馆 去

让 我们 去 观看 它 以 获得 跟 历史 的 关系

第三个 是 博览会

1851 年 大英 博览会 开始 之后

一直 延续 到

中国 在 2010 年 举办 的 上海 世博会

博览会 把 世界 上 最新 的 技术 发明

把 它 汇聚 在 一起

让 大家 去 观看 它

我们 再 观察 一下

生物学家 是 要 到

没有 被 人类 扰动 的 世界

生物界 去 观看

就 像 张鹏 老师 要 去 看 猕猴

人类学家 去 到

那些 没有 被 人类 文化 污染 的

部落 去 观看

探险家 是 去 到 无人 涉足 的

无人区 去 观看

而 这 三种 观看 方式

反过来 其实

把 这个 世界 创造 了 一个

我 称之为 文化 编码 的 世界

这个 世界 被 编码 了 之后

因此 也 就 区分 了 一个

我们 所 看到 的 世界

与 一个 客观 呈现 的 世界

因此

根据 这个 结构

我们 就 可以 区分 出来 一个

非常 有意思 的 观看 者 的 结构

就是 回到 我们 自己 了

我 说 因为 这 一个

十九世纪 所 发源 的 现代性

我们 就 分成 了 两种 人

一种 叫 观察者

或者 叫 知道 者

另外 一种 人 就 叫 对象

而 知道 者 和 对象

反过来 创造 了 一个

跟 我们 今天 更 相关 的 现象

就是 我们 今天 的 世界 已经 被 分成 了 两个 世界

一个 叫 生活 世界

我们 从来不 看 生活 世界

一个 是 观看 世界

我们 总是 选择 那些 有 价值 的

有 观看 价值 的 目的地

我们 乐此不疲 地要 去 「 那里 」 去 看

而 不 看 我们 周遭 的 所有 事物

那么 这个 现象 所 连带 的 结果

告诉 我们 说

其实 我们 一直 在 追寻着 这个 所谓 的 观看 价值

但是 我 想 告诉 大家 一点

这个 观看 价值 不是 一个 客观存在

而是 一个 文化 建构

这个 建构 正是 一百多年 以来

现代性 所 创造 的 各种 不同 的 知识

不同 的 内容

对 这个 世界 进行 编码 的 一个 结果

我们 再 回到 刚才 那句话

「 世界 这么 大 我 想 去 看看 」

到 远方 去

会 成为 我们 今天 观看 的 一大 驱动力

但是 我 想 问问 大家

如果 去 远方 的话

我们 抬头 向前

是 应该 往东 还是 往西

如果 我们 去 远方 我们 一定 往西 走

而 我们 说 往西 走

意味着

东部 和 西部 存在 的 一个 结构

我们 是 东部 人

我们 往西部 走

是 要 获得 一个 向 西部 探索 的

一种 愿望

这个 愿望 的 背后

其实 是 一个 现代性 所 创造 的 一个 结构

就是 现代 与 传统

因此 它 复制 出来 叫 东部 与 西部

同时 再 复制出 一个

跟 我们 的 观看 价值 更 有关 的

就是 欲望 和 纯洁

再 把 它 复制出 一个

我们 看到 的 叫 中心 和 边疆

所有 这些 概念

都 呈现出 一个二元 结构

而 我们 的 二元 结构

使得 我们 奔 向 了 我们 想 去 的 目标

在 一个 观看 中 的 选择

其实 是 被 文化 编码 所 预设 的

今天 呢

很多 的 驴友

我们 看 呢 大家 都 纷纷 地奔 向 西部

他们 去 探险

或者 他们 去 体验

而 所有 这些 体验 的 背后

其实 已经 被 预设 了 目标

这些 目标 比如说 告诉 我们 说

因为

东部 和 西部

西部 是 纯洁 的

是 雪山 高原

因此 我们 看到

所有 这些 我们 对于 观看 的 想法

都 跟 海拔 有 关系

如果 是 海拔 两千五百 米 以上

那 就是 纯洁 的

如果 是 海拔 四 千米 以上

那 就 只能 称之为 圣洁

反过来说 越低 的 海拔

可能 就 越是 充满 着 欲望

在 这个 意义 上面 我们 来 理解 我们 的 行动

大家 就 知道 了

其实 我们 奔赴 一个 地方 去

事实上 是 被 背后 的 另外 一种 力量

在 驱动 着

所以 我 有时候 会 跟 这些

喜欢 去 旅游 的 这些 驴友们 一块 交流

我 在 这里 讲 一个 小小的 故事

一个 美术学院 的 一帮 群落 的 人

他们 都 非常 喜欢 去 西部 去 探险

好 那么 他们 去 了 西部

他们 看到 的 故事

正像 大家 都 已经 很 熟悉 的

他们 碰到 了 一个

来自 东部 的

来自 台湾 的 一个

一个 女生

这个 女生 也 跟 他们 一样

同样 去 西部 去

最后 呢 她 留在 西部

同时 她 嫁给 了 一个 藏族 小伙子

在 那儿 建了 一座

非常 奇怪 的 很 引人注目 的 一种 建筑

这个 小小的 故事 告诉 我们 一个 道理

就是

我们 到底 能 看到 什么

一个 东部

一群 来自 东部 的 人

他们 按照 一个 既定 的 目标

到 西部 去

但 他们 却 看到 了 另外 一个 来自 东部 的 人

并 留在 西部

建了 一个 给 东部 人 看 的 房子

这个 观看 结构 告诉 我们 说

其实 今天 我们 的 所有 观看 里面

都 被 预设 了 目标

我们 得 要 看到 其实

正是 因为 东部 创造 了 西部

我们 要 看到 东部 有 上海

上海 和 丽江 的 关系

正好 形成 一个 反向 的 关系

而 这个 反向 关系

又 像 镜子 一样 折射出 对方

如果 LV 在 上海 有 旗舰店

丽江 就 会 有 反 品牌 的 手工 皮具 店

如果 上海 有 五星级 超 豪华 的 大酒店

丽江 就 一定 会 有 民宿 客栈

这 两者之间

正好 形成 一个 镜像 反差

正像 雪山 和 大海 一样

形成 一个 镜像 反差

然而 这 一切

其实 都 已经 被 设定 好 了

因此 我们 对 这 一个

观看 结构 做出 一个 揭开

一个 揭示 之后

我 想 我 作为 文化 测量员

我 是 如何 来 展开 观看 的

我 想 给 大家 在 下面 讲 一个

我 自己 的 一个 观看 故事

就是 这个 故事

十几年 前

我 有 一个 保姆

曾经 带 我 的 女儿 带到 十岁

然后 十多年 以前 就

回乡 嫁人

这个 保姆 名字 叫做 阿莲

今年春节 我 追随 广西 的 摩托 大军

我 回到 广西 家乡

因此 我 就 顺道去 看望 阿莲

这是 一个 非常 寻常 的 旅程

但是 我 想 在 这 里面

我们 可以 引发出 一系列

我们 如何 观察

文化 发生 的 一些 表征 现象

这个 就是 阿莲 和 她 的 孩子

我 去 看望 阿莲 的 时候

正巧 阿莲 在建 新房子

大家 都 知道 建 新房子

当时 建了 一半

我 当时 问 阿莲

我 说 阿莲 呐 钱够 吗

她 说 钱 不够

那 我 说

你 打算 怎么 建 呢

她 说 我 想 买 更 多 水泥 砖头

把 房子 建得 更 牢固

然后 我 希望 能建 三层

但是 我 的 钱 现在 只能 建 一层 半

我 就 先 打 上 三层 的 地基

然后 我 再 设法 在 以后

有钱 了 再 建 三层

好 吧 我 说

那 我 资助 你 一些 钱 吧

我 问 阿莲 我 说

你 把 钱 拿来 打算 怎么 用 呢

她 说 我 一定 会 只能 用 YiXi.tv

YiXi.tv

买 更 多 的 砖头 买 更 多 水泥 YiXi.tv

YiXi.tv

我 说 你 不 买 一些 地砖 呐 YiXi.tv



Want to learn a language?


Learn from this text and thousands like it on LingQ.

  • A vast library of audio lessons, all with matching text
  • Revolutionary learning tools
  • A global, interactive learning community.

LingQでオンライン語学学習

编号 :0108283150726018

2015.06.27 深圳 冯原 . 一个 文化 测量员 的 「 地理学 」

我 是 冯原

也 跟 张鹏 老师 一样 来自 中山大学

我 的 工作

现在 我 的 自我 定义 叫

一个 文化 测量员

我 的 工作 就是 希望

通过 去 分析 和 研究 各种 不同 的

用于 我们 进行 视觉 交流 的

这些 我们 称之为 叫 符号 体系

来 探测 它 的 文化 含义

那么 这 就是 一个 文化 测量员 的 意思

几个 月 以前

有 一个 中学老师 的 辞职信

引起 了 大家 的 关注

我 想 大家 没有 人 不 知道 这句 话

「 世界 那么 大 我 想 去 看看 」

我 在 给 研究生 上课 的 时候

同学们 也 都 在 议论纷纷

但是 我 的 问题 是

我 问 我 的 同学们 我 说

世界 那么 大

我 的 第一个 问题 是

这个 世界 是 如何 被 拼成 这么 大 的

它 原来 有 这么 大 吗

这 是 我 第一个 问题

第二个 问题 是

如果 世界 真的 那么 大

你 想 去 看看 的话

你 想 去 哪儿 去 看

换句话说

什么 地方 可以 成为 你 的 目的地

那些 目的地 是 客观存在 的 吗

还是 被 某些 特征

或者 某些 包装 重新 把 它 包裹 起来

吸引 我们 去 的

如果 是 第二 者 的话 那 就 意味着

我们 一定 受到 了

某种 文化 意图 的 诱导

好 那么

我 再 问 同学们 一句 话

我 说 如果 世界 那么 大 让 你 去 的话

你们 会 选择 什么 地方 去 呢

当然 会 选择 自己 没 去过 的 地方 去

我 就 指着 课室 后面 那个 后院

我 说 那个 后院 你 还 没有 去过

你 干嘛 不去

这句 话 很 简单

因为 我们 都 选择

有 价值 的 地方 去

那个 后院 没 价值

因此 我们 就 不会 去

正是 这 一点 告诉 我们 一个 道理

其实 我们 是 在 一个 价值体系

或者说 在 一个 观看 价值 的 体系 的 选择 中

去 决定 我们 去 哪儿

去 看 什么

由 这 一点 因此 我 就 想起 了

我 的 一个

关于 观看 和 地理 的 一个 思考 的 起源

就是 这个

2008 年 哈佛大学 有 一个 小型 的 图书馆

被 整体 赠送给 中山大学

那么 我 是 美国 《 国家 地理 》 杂志 的 粉丝

那么

正好 这个 图书馆 里面 有 一整套 的

一百年 以来 的 美国 《 国家 地理 》 杂志

当时 我 的 选择 是

我 希望 看一看

这个 世界 被 拼合 出来

中国 在 这个 世界 中

到底 占据 一个 什么 位置

借助 美国 《 国家 地理 》 杂志

这个 非常 好 的 一个 线索

因此 我 选择 从 1906 年

看到 1946 年

我们 大致 上 可以 看 出来

它 是 一个 早期 现代 中国 的 那个 阶段

我 的 看法 是 这样 的

我 并 不是 随着 杂志 的 那个 线索 去 游山玩水

或者 是 一种 猎奇 式 的 态度

我 的 看法 是

我 得 要 考虑

一个 外来 观察者

是 以 什么 标准 来 看待 中国 的

然后 他们 报导 了 什么 地方

在 这个 意义 上

我 做 了 一张 地图

大家 看到 哈

每 一个 黄色 的 点 和 黄色 的 线

就是 被 这个 杂志 所 报导 的

那么 这个 点 或者 这个 线

如果 被 报导 了 多 几次

我 就 会 把 这个 点 放大

然后 它 所 形成 的 这 一个 地图

非常 有趣 地 呈现出 一个 结构

这个 结构 成 了 我 研究 我们 今天 的

观看 地理学 的

一个 基本 的 来源

我们 现在 所 看到 这个 现代 中国

正好 分成 两个 部分

一个 是 东部 中国

一个 是 西部 中国

在 二十世纪 初期

这 两个 中国 之间 互相 不 观看

而 观看 这 两个 中国 的

是 来自 西方 的 观察家

所以 他们 通过 他们 的 观看

把 这 两个 部分 拼合 在 一起 了

这 就 使得 我们 发现 两条 弧线

一条 是 沿着 东部 的 那条 红线

另外 一条 就是 沿着 西部 的 那条 绿色 的 弧线

这 两条 弧线

恰好 我 把 它 称之为 叫

农业 中国 的 儒教 弧线

正好 沿着 沿海 部分 画 了 一个 弧线

这 是 被 报导 了 最 多 的 地方

另外 我们 看到

绿色 的 这条 弧线

也 可以 把 它 称 之 一条 黄教 弧线

因为 它 所 延绵 的 地方

正好 是从 云南 到 西藏

再 到 蒙古 再 到 东北三省

这 一条 弧线

所 代表 的 正好 是 一个 边疆 的

西部 的 一个 世界

这 两个 世界

之前 在 我们 的 传统 文化 中

似乎 并 不是 像 今天 所 呈现出 这么 一个 状态

因此

看 了 这张 地图 之后

我们 就 可以 对 一个 我们 今天 的 观看 结构

做出 了 一个 基本 的 一个 分析

存在 的 一种 决定 我们 今天 的 一种 观看 结构

就 正是 由 现代性 所带 过来 的

那么 这个 现代性 呢

使得 我们 必须 把 它 回溯到 十九世纪 中期

十九世纪 中期 在 西方

有 三件 事情

是 对 我们 今天 的 观看 非常 有 影响 的

一个 是 动物园

生物学家 到 自然界 去

把 动物 捕捉 起来

然后 把 它 放到 动物园 里面 去

使 我们 能够

通过 观看 这个 动物园 来

获得 跟 一个 自然 世界 的 关系

第二个 是 博物馆

这 跟 历史学 和 人类学 有 关系

我们 把 人类 历史 上 的 珍宝 和 文化

把 它 放到 博物馆 去

让 我们 去 观看 它 以 获得 跟 历史 的 关系

第三个 是 博览会

1851 年 大英 博览会 开始 之后

一直 延续 到

中国 在 2010 年 举办 的 上海 世博会

博览会 把 世界 上 最新 的 技术 发明

把 它 汇聚 在 一起

让 大家 去 观看 它

我们 再 观察 一下

生物学家 是 要 到

没有 被 人类 扰动 的 世界

生物界 去 观看

就 像 张鹏 老师 要 去 看 猕猴

人类学家 去 到

那些 没有 被 人类 文化 污染 的

部落 去 观看

探险家 是 去 到 无人 涉足 的

无人区 去 观看

而 这 三种 观看 方式

反过来 其实

把 这个 世界 创造 了 一个

我 称之为 文化 编码 的 世界

这个 世界 被 编码 了 之后

因此 也 就 区分 了 一个

我们 所 看到 的 世界

与 一个 客观 呈现 的 世界

因此

根据 这个 结构

我们 就 可以 区分 出来 一个

非常 有意思 的 观看 者 的 结构

就是 回到 我们 自己 了

我 说 因为 这 一个

十九世纪 所 发源 的 现代性

我们 就 分成 了 两种 人

一种 叫 观察者

或者 叫 知道 者

另外 一种 人 就 叫 对象

而 知道 者 和 对象

反过来 创造 了 一个

跟 我们 今天 更 相关 的 现象

就是 我们 今天 的 世界 已经 被 分成 了 两个 世界

一个 叫 生活 世界

我们 从来不 看 生活 世界

一个 是 观看 世界

我们 总是 选择 那些 有 价值 的

有 观看 价值 的 目的地

我们 乐此不疲 地要 去 「 那里 」 去 看

而 不 看 我们 周遭 的 所有 事物

那么 这个 现象 所 连带 的 结果

告诉 我们 说

其实 我们 一直 在 追寻着 这个 所谓 的 观看 价值

但是 我 想 告诉 大家 一点

这个 观看 价值 不是 一个 客观存在

而是 一个 文化 建构

这个 建构 正是 一百多年 以来

现代性 所 创造 的 各种 不同 的 知识

不同 的 内容

对 这个 世界 进行 编码 的 一个 结果

我们 再 回到 刚才 那句话

「 世界 这么 大 我 想 去 看看 」

到 远方 去

会 成为 我们 今天 观看 的 一大 驱动力

但是 我 想 问问 大家

如果 去 远方 的话

我们 抬头 向前

是 应该 往东 还是 往西

如果 我们 去 远方 我们 一定 往西 走

而 我们 说 往西 走

意味着

东部 和 西部 存在 的 一个 结构

我们 是 东部 人

我们 往西部 走

是 要 获得 一个 向 西部 探索 的

一种 愿望

这个 愿望 的 背后

其实 是 一个 现代性 所 创造 的 一个 结构

就是 现代 与 传统

因此 它 复制 出来 叫 东部 与 西部

同时 再 复制出 一个

跟 我们 的 观看 价值 更 有关 的

就是 欲望 和 纯洁

再 把 它 复制出 一个

我们 看到 的 叫 中心 和 边疆

所有 这些 概念

都 呈现出 一个二元 结构

而 我们 的 二元 结构

使得 我们 奔 向 了 我们 想 去 的 目标

在 一个 观看 中 的 选择

其实 是 被 文化 编码 所 预设 的

今天 呢

很多 的 驴友

我们 看 呢 大家 都 纷纷 地奔 向 西部

他们 去 探险

或者 他们 去 体验

而 所有 这些 体验 的 背后

其实 已经 被 预设 了 目标

这些 目标 比如说 告诉 我们 说

因为

东部 和 西部

西部 是 纯洁 的

是 雪山 高原

因此 我们 看到

所有 这些 我们 对于 观看 的 想法

都 跟 海拔 有 关系

如果 是 海拔 两千五百 米 以上

那 就是 纯洁 的

如果 是 海拔 四 千米 以上

那 就 只能 称之为 圣洁

反过来说 越低 的 海拔

可能 就 越是 充满 着 欲望

在 这个 意义 上面 我们 来 理解 我们 的 行动

大家 就 知道 了

其实 我们 奔赴 一个 地方 去

事实上 是 被 背后 的 另外 一种 力量

在 驱动 着

所以 我 有时候 会 跟 这些

喜欢 去 旅游 的 这些 驴友们 一块 交流

我 在 这里 讲 一个 小小的 故事

一个 美术学院 的 一帮 群落 的 人

他们 都 非常 喜欢 去 西部 去 探险

好 那么 他们 去 了 西部

他们 看到 的 故事

正像 大家 都 已经 很 熟悉 的

他们 碰到 了 一个

来自 东部 的

来自 台湾 的 一个

一个 女生

这个 女生 也 跟 他们 一样

同样 去 西部 去

最后 呢 她 留在 西部

同时 她 嫁给 了 一个 藏族 小伙子

在 那儿 建了 一座

非常 奇怪 的 很 引人注目 的 一种 建筑

这个 小小的 故事 告诉 我们 一个 道理

就是

我们 到底 能 看到 什么

一个 东部

一群 来自 东部 的 人

他们 按照 一个 既定 的 目标

到 西部 去

但 他们 却 看到 了 另外 一个 来自 东部 的 人

并 留在 西部

建了 一个 给 东部 人 看 的 房子

这个 观看 结构 告诉 我们 说

其实 今天 我们 的 所有 观看 里面

都 被 预设 了 目标

我们 得 要 看到 其实

正是 因为 东部 创造 了 西部

我们 要 看到 东部 有 上海

上海 和 丽江 的 关系

正好 形成 一个 反向 的 关系

而 这个 反向 关系

又 像 镜子 一样 折射出 对方

如果 LV 在 上海 有 旗舰店

丽江 就 会 有 反 品牌 的 手工 皮具 店

如果 上海 有 五星级 超 豪华 的 大酒店

丽江 就 一定 会 有 民宿 客栈

这 两者之间

正好 形成 一个 镜像 反差

正像 雪山 和 大海 一样

形成 一个 镜像 反差

然而 这 一切

其实 都 已经 被 设定 好 了

因此 我们 对 这 一个

观看 结构 做出 一个 揭开

一个 揭示 之后

我 想 我 作为 文化 测量员

我 是 如何 来 展开 观看 的

我 想 给 大家 在 下面 讲 一个

我 自己 的 一个 观看 故事

就是 这个 故事

十几年 前

我 有 一个 保姆

曾经 带 我 的 女儿 带到 十岁

然后 十多年 以前 就

回乡 嫁人

这个 保姆 名字 叫做 阿莲

今年春节 我 追随 广西 的 摩托 大军

我 回到 广西 家乡

因此 我 就 顺道去 看望 阿莲

这是 一个 非常 寻常 的 旅程

但是 我 想 在 这 里面

我们 可以 引发出 一系列

我们 如何 观察

文化 发生 的 一些 表征 现象

这个 就是 阿莲 和 她 的 孩子

我 去 看望 阿莲 的 时候

正巧 阿莲 在建 新房子

大家 都 知道 建 新房子

当时 建了 一半

我 当时 问 阿莲

我 说 阿莲 呐 钱够 吗

她 说 钱 不够

那 我 说

你 打算 怎么 建 呢

她 说 我 想 买 更 多 水泥 砖头

把 房子 建得 更 牢固

然后 我 希望 能建 三层

但是 我 的 钱 现在 只能 建 一层 半

我 就 先 打 上 三层 的 地基

然后 我 再 设法 在 以后

有钱 了 再 建 三层

好 吧 我 说

那 我 资助 你 一些 钱 吧

我 问 阿莲 我 说

你 把 钱 拿来 打算 怎么 用 呢

她 说 我 一定 会 只能 用 YiXi.tv

YiXi.tv

买 更 多 的 砖头 买 更 多 水泥 YiXi.tv

YiXi.tv

我 说 你 不 买 一些 地砖 呐 YiXi.tv


×

LingQをより快適にするためCookieを使用しています。サイトの訪問により同意したと見なされます cookie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