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小男人週記, 小男人週記WEEK 4

第四章 星期一

今朝 五點 半 聽見 雞啼 ! 朝早 五點 半 喺中環 堅道 竟然 聽到 雞啼 , 真 係 匪夷所思 。

「無情情」 被  啊Jenny 吱醒 。 查實 被人 吱醒 都 幾「盞鬼」 , 因為 你 有 知覺 第一 下 , 究竟 係 伸懶腰 好定 「R」 痕好 呢 ?

早餐 係 煎 French Toast 加 牛奶 ,都 幾 好 , 以 Jenny 咁 嘅 女人 肯整 早餐 都 已經 係 難得 , 仲 計較 啲 Quality 咩 ?

Jenny 早餐 係 一杯 Black Coffee 加 一支 Coffee Mild Silk Cut。

公司 成日 「 牛牛 」「 豆豆 」 噉 , 本來 屋企 收埋 個 女人 係 一件 幾「威水」嘅事 , 以 我 以前嘅 性格 就會 「借頭借路」 過去 搵 ( 大 古惑 ), 搏 佢 問 我 , 然後 我 自己 爆出嚟 畀 佢 聽 , 不過 今日 竟然 冇 心情 噉 做 。

放工 , 照例 同 ( 大 古惑 )、(Q 太郎 ) 去 Happy Hour, 幾個 男人 好似 三姑六婆 噉 講是 講非 。

返到 屋企 , 檯面 上面 有張 字條 係 Jenny 留 俾 我 !

「 今晚 要 陪個 鬼佬 客食 飯 ,Maybe 好夜 至 返 , 今日 已經 搵 『開鎖佬』 配 鎖匙 , 唔 使 等 我 ,Love Jenny。」

佢 真 係 唔 客氣 , 幾快 就 賓至如歸 。

阿 Ann 成日 都 冇 俾 電話 我 , 我 好 唔 好 Call 佢 呢 ?

我 都 應該 買個 Call 機 或者 電話 錄音機 , 萬一 好似 依家 有 緊要 事 , 人哋搵 我 唔 到 點算 呢 ?

冇 等 Jenny 就 ( 目訓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期二

早餐 依然 係 French Toast 加 鮮奶 。

尋晚 發夢 阿 Ann 個 肚脹 得 好 交關 , 醫生 度 研究 緊 佢 係 生 鼓脹 定 有 細路 , 仲 夢見 一隻 無辜 青蛙 被迫 做 實驗 。 可惜 未有 結果 就 俾 雞啼 醒 , 邊 層樓 養雞 呢 ?

返工 第一件 事 就 係 打電話 俾 阿 Ann, 佢 Secretary 話 佢 去 開會 , 要 下 晝至 返 。

我 忽然 有 做 爸爸 感覺 。 有個 仔幾好 , 咩 喎 ! 我 有權 定期 去 探 佢 , 佢 阿媽 冇 我 符 ! 不過 佢 成日 跟 阿媽 會變 「裙腳仔」 , 會 唔 會型 呢 ?

有個 老豆 喺身邊 就 好 啦 ! 如果 我同 阿 Ann 唔 「復合」 , 為個 仔好 都 應該 鼓勵 佢 「翻頭嫁」 ! 我 唔 知 係 咪 個個 男人 都 會 噉 諗 , 就算 老婆 同 自己 離婚 再嫁 , 都 有 戴綠帽 嘅 Feeling。

唓 ! 如果 生女 咪 冇 事 咯 , 不過 生女 似 佢 阿媽 , 大都 係 害 男人 !

下晝 仍然 搵 唔 到 阿 Ann, 留 message 都 唔 覆 , 個 死婆 「Lan」 去邊 呢 ?

Jenny 今晚 一 早就 返 , 佢 八點 幾就換 睡衣 , 係 一件 透明 同花「喱士」粉 藍色 睡衣 。

連 明珠 九三 O 都 冇 睇 就 覺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期三

我 真 係 唔 信 一個 女人 可以 忙 到 連覆 一個 電話 時間 都 冇 。

係 dutch kitchens 食 Lunch 嗰 陣 撞 到 「衰鬼」 老婆 個 家姐 Stella, 佢 卅 幾歲 人 個頭 仲 紮 隻 大 蝴蝶 , 上身 披 到 十足 似 中環 嗰 個 阿婆 噉 , 下身 竟敢 著條 綠色 「原子褲」 , 人哋 話 癲 至 最 鍾 意 綠色 。

如果 我 唔 係 想知 我個 「衰鬼」 老婆 最新消息 , 我 真 係 當唔 識 佢 。

呢 , 果然 , 我 一行 埋去 叫 佢 嗰 陣 , 成間 餐廳 啲 人 都 用 鄙視 眼光 望住 我 。 我 唔 敢 當面 問 佢 ,Er…… 你 呢 兩日 有 冇 見 阿 Ann 呀 ?

點 知 佢 話 :「 冇 ! 」

通電話 呢 ? 都 話 「 冇 」。 跟 住 嘟 起個 嘴問 我 :「 家陣 你好 Miss 佢 咩 ? 」

真 唔 明 , 佢 啲 「順德音」都 未 甩 都 敢 學人 半中 半英講 ! 唉 , 終於 同 呢 個 外星人 聯絡 之後 , 都 無功 而 回 。

食完 Lunch,(Q 太郎 ) 話 要 去 睇 錶 , 佢 老婆 迫 佢 送 隻 金銀 勞 俾 佢 做 生日禮物 。 (Q 太郎 ) 一個月 得 千五 蚊 零用 , 靠 乜 買 隻 金銀 勞 呢 ?

呢 亭 女人 呀 , 連數 都 未識計 , 居然 要 支配 晒 全家 支出 呀 !

( 大 古惑 ) 就 講得 o 岩 !

「 呢 亭 女人 搵 舊 金質 死 佢 就 ! 」

Jenny 唔 知 做 乜 , 話 今晚 無 Mood, 成晚 困住 自己 房 , 佢 真 係 moody!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期四

Jenny 尋晚 半夜 入 我 房 , 攬住 我 喊 。 原來 佢 第二任 丈夫 Ricky Las Vegas 撞車 , 入 醫院 。 佢 話 咁 多個 老公 ,Ricky 對 佢 最好 , 唉 , 我 都 唔 知講 咩 好 , 依家 我 對 佢 唔 好 咩 ?

呢 個 世界 , 男女 都 係 咁 「 賤 」! 面前 對 佢 好 嗰 個 始終 當 冇 到 !

好似 「 暗 」BB 咁 「 暗 」 到 Jenny, 我 覺得 我 有 啲 父性 , 同 佢 「 琴 」 好 被 , 我 出廳 開著架 電視 , 睇 粵語 長片 睇 天光 。

唔 敢 嘈醒 Jenny, 錫 佢 一 啖 就 返工 。

阿媽 一早 打電話 Office, 話 表妹 想 睇 Alan Tam, 問我識 唔 識 人 買 飛 喎 !

其實 老媽子 借意 打電話 , 佢 今朝 打 過 電話 去 我 屋企 , 話 有 個 女人 接電話 , 想問 係 邊個 。

我 唯有 話 係 新 請 鐘點 女傭 , 呃 得 一時 就 一時 。

我 唔 敢講 阿 Ann 件 事 俾 佢 聽 呀 !

阿 Ann 再 冇 消息 , 我 報警 尋人 !

Jenny 有 啲 發燒 , 好彩 冇 屙 冇 嘔 , 唔 係 霍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期五

去 花店 訂個 花籃 送 去 Jenny 辦公室 俾 佢 , 專登 冇 簽名 。

公司 無意 中講 俾 (Q 太郎 ) 知 阿 Ann 可能 Pregnant 事 ,(Q 太郎 ) 冇 俾 意見 , 佢 呢 類 男人 對 大事 好少 意見 , 問 佢 去 邊度 食晏 就 最 多 意見 。

食晏個 陣 , 我 至 知 ( 大 古惑 ) 都 知 阿 Ann 單 Case。 (Q 太郎 )! !

佢 仲 嬉皮笑臉 話 「 嘻 ! 飲茶 , 飲茶 。」

我 一 早知 (Q 太郎 ) 守 唔 住 秘密 , 佢 牙 「 罅 」 咁 疏 ! 好彩 我 未 講 佢 知 同 Jenny 同居 件 事 !

我 終於 諗 到 個 辦法 問阿 Ann, 我 叫 佢 秘 書 Just ask her, 有 抑或 冇 ? 然 之後 叫 佢 秘 書 答覆 我 ! 等到 放工 , 一樣 冇 消息 !

車 ! 就算 Pregnant, 依家 都 係 佢 嘅 事 ! 九個 月 後 我 就 真 係 有事 啦 ! 駛 乜 咁 緊張 喎 ! 我 太緊張 , 仲慘 過未 結婚 驚有 咗 !

Happy Hour 嗰 陣 ,(Q 太郎 )( 手羅 ) 個 女裝 金銀 勞出 嚟 , 唔 知 佢 邊度 有錢 買 呢 ? 戴勞真 係 冇 Taste。

滿以 為 返 屋企 Jenny 會 Thank for 我 啲 花 , 點 知 佢 一句 都 冇 提 喎 ! 唔 通 佢 以 為 第二個 送 ? 五百 蚊 㗎 ! 陰公 !

星期六

今日 長 周要 返工 。

星期六 個個 著到 「 懶 」Casual 咁 ,(Q 太郎 ) 仲著 短褲 添 ! 如果 佢 戴 埋 頂 Cap 帽 , 就 似足 小狼隊 隊長 。

( 大 古惑 ) 依然 執得 咁 正 ,Polo T 恤 、 白褲 、 一對 Timberland 帆船 鞋 、Dunhill 外套 , 仲 咬住 個 小煙斗 。 佢 問 我 哋 下 晝 邊個 同 佢 老婆 一齊 去 Marine Club 玩 , 佢 外父 有 隻 遊船 果度 。

(Q 太郎 ) 俾 老婆 拉 去 連卡佛 執平 嘢 , 上帝 保 祐 佢 個 荷包 !

我 諗 住 約 Jenny 去 赤柱 行 , 點 知 佢 唔 Office。 死 ! 咁 我 下 晝去 邊好 ?

下晝 一支 公街行 , 撞 到 以前 中學 同學 「 菠蘿 釘 」。 佢 著 得 好 老土 , 又 好 老實 , 套 西裝 係 九 百八十 蚊 一套 , 牛仔褲 牌子 果種 。 佢 拖住 個 老婆 , 佢 老婆 著住 一間 華資 銀行 制服 , 仲 抱住 個 好肥 嘅 BB, 個 BB 兩邊 面朱肉 大到 「dum dum」 下 , 好似 啲 金魚 咁 。 「 菠蘿 釘 」 原來 喺 一間 出入口 公司 度 做 , 睇 見 佢 一家 幾口 咁 開心 , 幾 好 , 我望 住 佢 一家人 行入 國貨 公司 買 , 果 一陣 我 寧願 做 佢 。 Jenny 竟然 無返 ! What happe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礼拜日

Jenny 大約 中午 俾 電話 我 , 係 長途電話 。

「 寬 , 我 Las Vegas 度 呀 ! 我 太 擔心 Ricky, 所以 ……」

唉 ! 大佬 呀 ! 同居 都 有 責任 ! 諗 落 真 係 好笑 , 一個 男人 竟然 要求 一個 女人 有 責任 , 唔 通 世界 變 , 我 妒忌 咩 ? 我 不 嬲 都 鍾 意 同居 唔 使 負責 任 !

我 …… 我 都 唔 知 我 想點 。

Jenny 向 我 Say 完 一輪 Sorry, 仲同 我個 Long distance Kiss。 佢 話 等 Ricky 情況 穩定 就 即刻 返 。

我 床上 面 , 突然 好 空虛 , 感情 係 咩 呢 ?

又 有 電話響 。

「 喂 ! 邊個 呀 ? 」

「 係 我 呀 ! 我 收到 你 大疊 message, 你 咁 緊張 做 咩 呀 ? 」

阿 Ann 居然 問我 咁 緊張 做 咩 ? 我 做 老豆 喎 !

我用 極有 威嚴 語氣 問 佢 :「 你 答 我 , 你 係 咪 有 咗 ? 」

佢 竟然 話 :「 你 緊張 咩 ? 你 到底 係 恨 做 老豆 定怕 做 老豆 呀 ? 」

呢 一剎那 我 真 係 俾 佢 問起 。 到底 我 自己 知 唔 知 自己 想點 呢 ?

不過 , 呢 個 係 一個 哲學 問題 , 暫時 同 現實 可以 分 開講 。

於是 我 好 聰明 咁 答 佢 , 我話 :「嗱, 我限 你 一分鐘 內 公佈 , 如果 一分鐘 之後 , 就算 你 講有 , 生出 我 最 多 當契仔 , 再 過 一分鐘 , 我 就 當 佢 唔 係 我 ! 」

佢 當堂 激到 紮 紮 跳 , 佢 話 :「 呢 啲 咁 折 墮 對白 都 虧 你 嗡得 出口 ! 」

跟 住 我 就 開始 扮個 秒錶 , 滴 嗒 滴 嗒 咁 跳 , 終於 都 聽到 阿 Ann 頂 唔 順 。

佢 電話 大聲 咁 叫 :「 好 ! 好 ! 我服 你 ! 上個 禮拜 係 虛報 ! 你 安樂 啦 ! 」

虛報 ! 啊 ! 原來 係 虛報 ! 撞鬼 , 嚇我 成個 禮拜 。

哎 , 咁 即 係 …… 我 冇 咗 個 仔 ?



Want to learn a language?


Learn from this text and thousands like it on LingQ.

  • A vast library of audio lessons, all with matching text
  • Revolutionary learning tools
  • A global, interactive learning community.

Language learning online @ LingQ

第四章 星期一

今朝 五點 半 聽見 雞啼 ! 朝早 五點 半 喺中環 堅道 竟然 聽到 雞啼 , 真 係 匪夷所思 。

「無情情」 被  啊Jenny 吱醒 。 查實 被人 吱醒 都 幾「盞鬼」 , 因為 你 有 知覺 第一 下 , 究竟 係 伸懶腰 好定 「R」 痕好 呢 ?

早餐 係 煎 French Toast 加 牛奶 ,都 幾 好 , 以 Jenny 咁 嘅 女人 肯整 早餐 都 已經 係 難得 , 仲 計較 啲 Quality 咩 ?

Jenny 早餐 係 一杯 Black Coffee 加 一支 Coffee Mild Silk Cut。

公司 成日 「 牛牛 」「 豆豆 」 噉 , 本來 屋企 收埋 個 女人 係 一件 幾「威水」嘅事 , 以 我 以前嘅 性格 就會 「借頭借路」 過去 搵 ( 大 古惑 ), 搏 佢 問 我 , 然後 我 自己 爆出嚟 畀 佢 聽 , 不過 今日 竟然 冇 心情 噉 做 。

放工 , 照例 同 ( 大 古惑 )、(Q 太郎 ) 去 Happy Hour, 幾個 男人 好似 三姑六婆 噉 講是 講非 。

返到 屋企 , 檯面 上面 有張 字條 係 Jenny 留 俾 我 !

「 今晚 要 陪個 鬼佬 客食 飯 ,Maybe 好夜 至 返 , 今日 已經 搵 『開鎖佬』 配 鎖匙 , 唔 使 等 我 ,Love Jenny。」

佢 真 係 唔 客氣 , 幾快 就 賓至如歸 。

阿 Ann 成日 都 冇 俾 電話 我 , 我 好 唔 好 Call 佢 呢 ?

我 都 應該 買個 Call 機 或者 電話 錄音機 , 萬一 好似 依家 有 緊要 事 , 人哋搵 我 唔 到 點算 呢 ?

冇 等 Jenny 就 ( 目訓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期二

早餐 依然 係 French Toast 加 鮮奶 。

尋晚 發夢 阿 Ann 個 肚脹 得 好 交關 , 醫生 度 研究 緊 佢 係 生 鼓脹 定 有 細路 , 仲 夢見 一隻 無辜 青蛙 被迫 做 實驗 。 可惜 未有 結果 就 俾 雞啼 醒 , 邊 層樓 養雞 呢 ?

返工 第一件 事 就 係 打電話 俾 阿 Ann, 佢 Secretary 話 佢 去 開會 , 要 下 晝至 返 。

我 忽然 有 做 爸爸 感覺 。 有個 仔幾好 , 咩 喎 ! 我 有權 定期 去 探 佢 , 佢 阿媽 冇 我 符 ! 不過 佢 成日 跟 阿媽 會變 「裙腳仔」 , 會 唔 會型 呢 ?

有個 老豆 喺身邊 就 好 啦 ! 如果 我同 阿 Ann 唔 「復合」 , 為個 仔好 都 應該 鼓勵 佢 「翻頭嫁」 ! 我 唔 知 係 咪 個個 男人 都 會 噉 諗 , 就算 老婆 同 自己 離婚 再嫁 , 都 有 戴綠帽 嘅 Feeling。

唓 ! 如果 生女 咪 冇 事 咯 , 不過 生女 似 佢 阿媽 , 大都 係 害 男人 !

下晝 仍然 搵 唔 到 阿 Ann, 留 message 都 唔 覆 , 個 死婆 「Lan」 去邊 呢 ?

Jenny 今晚 一 早就 返 , 佢 八點 幾就換 睡衣 , 係 一件 透明 同花「喱士」粉 藍色 睡衣 。

連 明珠 九三 O 都 冇 睇 就 覺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期三

我 真 係 唔 信 一個 女人 可以 忙 到 連覆 一個 電話 時間 都 冇 。

係 dutch kitchens 食 Lunch 嗰 陣 撞 到 「衰鬼」 老婆 個 家姐 Stella, 佢 卅 幾歲 人 個頭 仲 紮 隻 大 蝴蝶 , 上身 披 到 十足 似 中環 嗰 個 阿婆 噉 , 下身 竟敢 著條 綠色 「原子褲」 , 人哋 話 癲 至 最 鍾 意 綠色 。

如果 我 唔 係 想知 我個 「衰鬼」 老婆 最新消息 , 我 真 係 當唔 識 佢 。

呢 , 果然 , 我 一行 埋去 叫 佢 嗰 陣 , 成間 餐廳 啲 人 都 用 鄙視 眼光 望住 我 。 我 唔 敢 當面 問 佢 ,Er…… 你 呢 兩日 有 冇 見 阿 Ann 呀 ?

點 知 佢 話 :「 冇 ! 」

通電話 呢 ? 都 話 「 冇 」。 跟 住 嘟 起個 嘴問 我 :「 家陣 你好 Miss 佢 咩 ? 」

真 唔 明 , 佢 啲 「順德音」都 未 甩 都 敢 學人 半中 半英講 ! 唉 , 終於 同 呢 個 外星人 聯絡 之後 , 都 無功 而 回 。

食完 Lunch,(Q 太郎 ) 話 要 去 睇 錶 , 佢 老婆 迫 佢 送 隻 金銀 勞 俾 佢 做 生日禮物 。 (Q 太郎 ) 一個月 得 千五 蚊 零用 , 靠 乜 買 隻 金銀 勞 呢 ?

呢 亭 女人 呀 , 連數 都 未識計 , 居然 要 支配 晒 全家 支出 呀 !

( 大 古惑 ) 就 講得 o 岩 !

「 呢 亭 女人 搵 舊 金質 死 佢 就 ! 」

Jenny 唔 知 做 乜 , 話 今晚 無 Mood, 成晚 困住 自己 房 , 佢 真 係 moody!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期四

Jenny 尋晚 半夜 入 我 房 , 攬住 我 喊 。 原來 佢 第二任 丈夫 Ricky Las Vegas 撞車 , 入 醫院 。 佢 話 咁 多個 老公 ,Ricky 對 佢 最好 , 唉 , 我 都 唔 知講 咩 好 , 依家 我 對 佢 唔 好 咩 ?

呢 個 世界 , 男女 都 係 咁 「 賤 」! 面前 對 佢 好 嗰 個 始終 當 冇 到 !

好似 「 暗 」BB 咁 「 暗 」 到 Jenny, 我 覺得 我 有 啲 父性 , 同 佢 「 琴 」 好 被 , 我 出廳 開著架 電視 , 睇 粵語 長片 睇 天光 。

唔 敢 嘈醒 Jenny, 錫 佢 一 啖 就 返工 。

阿媽 一早 打電話 Office, 話 表妹 想 睇 Alan Tam, 問我識 唔 識 人 買 飛 喎 !

其實 老媽子 借意 打電話 , 佢 今朝 打 過 電話 去 我 屋企 , 話 有 個 女人 接電話 , 想問 係 邊個 。

我 唯有 話 係 新 請 鐘點 女傭 , 呃 得 一時 就 一時 。

我 唔 敢講 阿 Ann 件 事 俾 佢 聽 呀 !

阿 Ann 再 冇 消息 , 我 報警 尋人 !

Jenny 有 啲 發燒 , 好彩 冇 屙 冇 嘔 , 唔 係 霍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期五

去 花店 訂個 花籃 送 去 Jenny 辦公室 俾 佢 , 專登 冇 簽名 。

公司 無意 中講 俾 (Q 太郎 ) 知 阿 Ann 可能 Pregnant 事 ,(Q 太郎 ) 冇 俾 意見 , 佢 呢 類 男人 對 大事 好少 意見 , 問 佢 去 邊度 食晏 就 最 多 意見 。

食晏個 陣 , 我 至 知 ( 大 古惑 ) 都 知 阿 Ann 單 Case。 (Q 太郎 )! !

佢 仲 嬉皮笑臉 話 「 嘻 ! 飲茶 , 飲茶 。」

我 一 早知 (Q 太郎 ) 守 唔 住 秘密 , 佢 牙 「 罅 」 咁 疏 ! 好彩 我 未 講 佢 知 同 Jenny 同居 件 事 !

我 終於 諗 到 個 辦法 問阿 Ann, 我 叫 佢 秘 書 Just ask her, 有 抑或 冇 ? 然 之後 叫 佢 秘 書 答覆 我 ! 等到 放工 , 一樣 冇 消息 !

車 ! 就算 Pregnant, 依家 都 係 佢 嘅 事 ! 九個 月 後 我 就 真 係 有事 啦 ! 駛 乜 咁 緊張 喎 ! 我 太緊張 , 仲慘 過未 結婚 驚有 咗 !

Happy Hour 嗰 陣 ,(Q 太郎 )( 手羅 ) 個 女裝 金銀 勞出 嚟 , 唔 知 佢 邊度 有錢 買 呢 ? 戴勞真 係 冇 Taste。

滿以 為 返 屋企 Jenny 會 Thank for 我 啲 花 , 點 知 佢 一句 都 冇 提 喎 ! 唔 通 佢 以 為 第二個 送 ? 五百 蚊 㗎 ! 陰公 !

星期六

今日 長 周要 返工 。

星期六 個個 著到 「 懶 」Casual 咁 ,(Q 太郎 ) 仲著 短褲 添 ! 如果 佢 戴 埋 頂 Cap 帽 , 就 似足 小狼隊 隊長 。

( 大 古惑 ) 依然 執得 咁 正 ,Polo T 恤 、 白褲 、 一對 Timberland 帆船 鞋 、Dunhill 外套 , 仲 咬住 個 小煙斗 。 佢 問 我 哋 下 晝 邊個 同 佢 老婆 一齊 去 Marine Club 玩 , 佢 外父 有 隻 遊船 果度 。

(Q 太郎 ) 俾 老婆 拉 去 連卡佛 執平 嘢 , 上帝 保 祐 佢 個 荷包 !

我 諗 住 約 Jenny 去 赤柱 行 , 點 知 佢 唔 Office。 死 ! 咁 我 下 晝去 邊好 ?

下晝 一支 公街行 , 撞 到 以前 中學 同學 「 菠蘿 釘 」。 佢 著 得 好 老土 , 又 好 老實 , 套 西裝 係 九 百八十 蚊 一套 , 牛仔褲 牌子 果種 。 佢 拖住 個 老婆 , 佢 老婆 著住 一間 華資 銀行 制服 , 仲 抱住 個 好肥 嘅 BB, 個 BB 兩邊 面朱肉 大到 「dum dum」 下 , 好似 啲 金魚 咁 。 「 菠蘿 釘 」 原來 喺 一間 出入口 公司 度 做 , 睇 見 佢 一家 幾口 咁 開心 , 幾 好 , 我望 住 佢 一家人 行入 國貨 公司 買 , 果 一陣 我 寧願 做 佢 。 Jenny 竟然 無返 ! What happe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礼拜日

Jenny 大約 中午 俾 電話 我 , 係 長途電話 。

「 寬 , 我 Las Vegas 度 呀 ! 我 太 擔心 Ricky, 所以 ……」

唉 ! 大佬 呀 ! 同居 都 有 責任 ! 諗 落 真 係 好笑 , 一個 男人 竟然 要求 一個 女人 有 責任 , 唔 通 世界 變 , 我 妒忌 咩 ? 我 不 嬲 都 鍾 意 同居 唔 使 負責 任 !

我 …… 我 都 唔 知 我 想點 。

Jenny 向 我 Say 完 一輪 Sorry, 仲同 我個 Long distance Kiss。 佢 話 等 Ricky 情況 穩定 就 即刻 返 。

我 床上 面 , 突然 好 空虛 , 感情 係 咩 呢 ?

又 有 電話響 。

「 喂 ! 邊個 呀 ? 」

「 係 我 呀 ! 我 收到 你 大疊 message, 你 咁 緊張 做 咩 呀 ? 」

阿 Ann 居然 問我 咁 緊張 做 咩 ? 我 做 老豆 喎 !

我用 極有 威嚴 語氣 問 佢 :「 你 答 我 , 你 係 咪 有 咗 ? 」

佢 竟然 話 :「 你 緊張 咩 ? 你 到底 係 恨 做 老豆 定怕 做 老豆 呀 ? 」

呢 一剎那 我 真 係 俾 佢 問起 。 到底 我 自己 知 唔 知 自己 想點 呢 ?

不過 , 呢 個 係 一個 哲學 問題 , 暫時 同 現實 可以 分 開講 。

於是 我 好 聰明 咁 答 佢 , 我話 :「嗱, 我限 你 一分鐘 內 公佈 , 如果 一分鐘 之後 , 就算 你 講有 , 生出 我 最 多 當契仔 , 再 過 一分鐘 , 我 就 當 佢 唔 係 我 ! 」

佢 當堂 激到 紮 紮 跳 , 佢 話 :「 呢 啲 咁 折 墮 對白 都 虧 你 嗡得 出口 ! 」

跟 住 我 就 開始 扮個 秒錶 , 滴 嗒 滴 嗒 咁 跳 , 終於 都 聽到 阿 Ann 頂 唔 順 。

佢 電話 大聲 咁 叫 :「 好 ! 好 ! 我服 你 ! 上個 禮拜 係 虛報 ! 你 安樂 啦 ! 」

虛報 ! 啊 ! 原來 係 虛報 ! 撞鬼 , 嚇我 成個 禮拜 。

哎 , 咁 即 係 …… 我 冇 咗 個 仔 ?


×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