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小男人週記, 小男人週記 WEEK 1

第一個 星期

阿寬

一九九六年 三月 五日

我 叫做 阿寬 , 今年 剛剛 卅歲 , 六年 前 今日 結婚 , 估 唔 到 六年 後 今日 , 我 同 老婆 再簽 多張 紙 , 分居 !

我 自細 鍾 意 睇 南 紅 做戲 , 諗 住 大個 娶 番 個 「咁上下」 款 嘅 賢妻良母 。 點知 造物 弄 人 , 唉 ! 唔 好講 ! 我 老婆 個 身型 有 啲 似 ( 鄭裕玲 ), 面型 有 少少 似 ( 陳 立品 ), 對眼 似足 ( 陳 復生 ), 個 嘴 好似 ( 利智 ), 啲 頭髮 似 ( 林振強 )。

佢 個 名 改 得 好好 , 叫做 ( 許 賢淑 )。 後 尾 我 至 知 佢 老豆 好 鍾意 作 大 ! 佢 英文 名叫 阿 Ann。

Ann Hui, 同 ( 許鞍華 ) 一樣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章

星期一

我 唔 想 同 我 老婆 分居 !

分居 係 佢 提出 , 嗰晚連 電飯煲 都 會 煲 “ 燶 ” 飯 。

阿 Ann 望住 煲 飯 , 好 惘然 同 我講 :「 寬 , 我 諗 , 無謂 拖落 去 啦 ! 大家 …… 分開 生活 好 唔 好 ? 」

我 唔 服氣 , 問 佢 :「 就 係 因為 我 煲 “ 燶” 飯 ? 」

「 寬 , 大家 咁 大 個人 , 你 知 問題 出 嚮 邊 ! 」

我 連忙 檢查 個 飯煲 , 向 阿 Ann 表示 :「 可能 係 發熱 線壞 呀 ! 」

其實 我 都 覺得 好悶 啊 ! 有時 我 寧願 放工 嚮 尖沙咀 跟 啲 著住 短褲 女仔行 幾條 街 , 都 有趣 過返 屋企 對 住 我 老婆 。 佢 嚮 屋企 都 唔 係 對 住 我 , 而 係 對 住 個 電視機 , 晚晚 明珠 九三 O。

我 唔 可惜 分居 , 我 開始 smell 到 自由 空氣 。 張床 係 晒 我 ! 我 鍾 意 讓 半邊 俾 邊個 女仔 都 得 。

老婆 , 又 睇 吓點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

星期二

( 大 古惑 ) 爆 俾全 公司 上下 人 等 知 , 話 我 同 老婆 分居 , 仲訂 咗 個 七 磅 心型 蛋糕 俾 我 , 要 我 當場 切開 , 以示 一刀兩斷 嘅 決心 。 成班友 食得 好開心 。 ( 大 古惑 ) 稍後 叫 我 自己 找 返條 蛋糕 數 , 如果 我 知道 要 自己 俾 , 至多 五磅 就夠 啦 !

(Q 太郎 ) 裏邊 OL 嗰 陣 撞 到 我 , 問我 點解 咁 大劑 。

「 喂 , 阿寬 , 節哀順變 啵 , 夫妻 如 衣服 啊 ! 」

我 若無其事 話 :「 我 好開心 啊 ! 」

我 老婆 個 八卦 家姐 Stella 召 我 放工 見 佢 , 去 到 Regent 至 知 佢 帶 埋 個 律師 老公 。 佢 兩個 話 叫 我 同 阿 Ann 好番 喎 。 佢 兩個 唔 知點 , 勸勸 下 自己 都 嗌 起 上 嚟 , 搞 到 打爛 Regent 個花 樽 。

咪 終於 我 勸 番 佢 兩個 。

唔 知 點解 , 好似 連 大廈 個 看 更 都 知 我 分居 ?

返到 樓下 , 佢 總 係 眼 望望 , 望 乜 喎 ! 乜未 見過 結婚 未 離婚 但 係 又 分緊 居 嘅 男人 咩 ?

_____________

4.

星期三

一早 起身 , 生 生猛 猛 , 收埋 牆 上面 同 老婆 映 嗰 幅 結婚 相 。

相 裏面 嘅 我 , 真 係 老土 , 件 禮服 著到 成個 侍仔 咁 , 反而 我 老婆 件 婚紗 就 鬼 咁 矜貴 , 係 個 V 領開 得 低 啲 , 好 彩 佢 身材 差 , 冇 乜嘢 睇 。

阿媽 今朝 俾個 電話 我 , 一 開口 就 喊 , 搞 到 我 以 為 我 阿爸 死 咗 , 喊 半個 鐘頭 至話 原來 唔 想 我 分居 。

佢 根本 唔 明白 分居 同 離婚 嘅 分別 。 分居 即 係 兩個 國家 關係惡化 , 降為 代辦 級 , 即 係 仲 係 有 啲 關係 。

我 阿媽 聽到 我話 我 哋 仲有 關係 , 開心 好多 , 問我 幾時 有 孫抱 , 我 睇 佢 都 係 唔 明 咩 叫 分居 。 ( 大 古惑 ) 提議 一齊 落 Night Club 玩 , 話 有 個 「 媽咪 」Call 佢 話 有 班 新 女 跳槽 到 。

(Q 太郎 ) 又 想 去 又 唔 敢 去 。 原來 唔 夠錢 , 佢 老婆 一個月 俾 九百 銀 佢 做 使用 。

( 大古惑 ) 話 借 二千 銀 俾 佢 ! 放工 ,( 大古惑 ) 問我 借 二千 銀 。

老婆 , 都 係 叫 佢 阿 Ann 啦 。 佢 打電話 返 嚟 , 話 漏 套衫 無帶 , 佢 暗示 自己 外 家住 得 好 舒服 。

我 專登放套 鹹 帶 , 扭 大聲 啲 俾 佢 聽 。

佢 竟然 以為 係 我度 唉聲嘆氣 喎 。

____________

5\.

星期四

我 終於 都 落 咗 Night Club。 點 ?

係 呀 ! 我 依家 係 一個 自由人 ! 快樂 自由人 !

如果 我 老婆 , 唔 係 , 係 阿 Ann 知道 , 實激 到 佢 胃 爆炸 , 哈哈 !

( 大 古惑 ) 同 我 叫 個 小姐 叫做 Becky, 佢 話 係 全場 至 紅 嘅 小姐 , 我 就 覺得 佢 好 醜樣 。

(Q 太郎 ) 冇 嚟 ! 佢 嘅 理由 係 ……

「 我 老婆 搜到 我 有 四千 銀 , 去 買 洗衣機 。」

Night Club 撞 到 一個 人 , 竟然 係 我 外父 ! 大家 係 嚮 男廁 度 撞 到 嘅 , 當場 呆 咗 ! 佢 竟然 唔 記得 小便 就 出番 去 。

唔 知 佢 會 唔 會 講 俾 老婆 阿 Ann 知 呢 ?

成班人 去 宵夜 ,Becky 「食七噉食」 , 望見 佢 食 嘢 個 樣 , 我 詐 頭痛 走先 。

返到 屋企 已經 四點 幾 , 唔 知 阿 Ann 知道 我 去 Night Club 會點 呢 ?

今日 洗 咗 一千二百 七十 三個 半 ! 係 咁 大個 仔 一次 過洗得 最 多 嘅 一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

6\.

星期五

今日 竟然 打風 ! 三點 幾報 八號 波 ! 想話 走頭 之際 , 接到 一個 電話 , 你 哋 估 係 邊個 ?

電話 傳 嚟 Jenny 把 聲 :「darling! 」

Jenny 係 我 以 前個 女朋友 , 佢 結婚 先過 我 , 結婚 又 多過 我 , 唔 計 同居 都 有 三次 , 淨 係 駛 瞻養 費啊 都 駛 唔 晒 。

「 寬 呀 ! 阿 Cat 話 我 知 你 分 咗 居 啊 ! 」

阿 Cat 點知 我 分居 呢 ?

「 係 佢 男友 Patrick 同 佢 講 咖 咯 ! Patrick 同 Andrew 好熟 咖 ,Andrew 公司 有個 女仔 Anita 有個 朋友 Yvonne 喺 你 隔 籬 公司 做 , 識得 你 廣告公司 個 Receptionist 啊 嘛 ! 」

太 複雜 !

「 寬 呀 , 幾時 得閒 出 慶祝 你 重獲 自由 呀 ? 」

我 急不及待 :「 就 今晚 啦 ! 唔 喺 就 聽 日 ? 」

Jenny 用 一把 甜到 令 我 打 冷 震 嘅 聲 答 我 :「 聽日 我 約 個 Friend 出海 呀 ! How about Monday 一 date? 」

「 妳 話點 就點 啦 ! 」

今晚 成晚 諗 住 Jenny! 佢 有 成 卅 八 吋 半 !

自由 真 係 可貴 。

「 打風 」 吹爛 我 一隻 窗 。

都 唔 知點 好 , 不過 , 仍然 幻想 住 Jenny

——————

7

星期六

一早 起身 原來 落波 , 又 要 返工 。 ( 大 古惑 ) 冇 返 , 打電話 俾 佢 , 佢 話 唔 係 八號 風球 咩 ? 慌 唔 係 尋晚 打牌 打 通宵 咩 。 佢 好 彩 , 娶 到 個 好 老婆 。

收到 Jenny 張 分居 賀咭 。 原來 香港 真 係 有 分居 賀咭 ! 上面 印住 英文 意思 「 重獲 新生 」, 其實 都 o 岩 啲 赤柱 監 躉 用 , 精神病 患者 出院 後 都 用 。 但 係 有 一樣 ,Jenny 佢 簽名 上面 加 Love 字 , 咩 意思 呢 ?

下晝 去 尖沙咀 行街 ,(Q太郎 ) 老婆 約 人 , 佢「一支公」周 街 逛 , 「太空館」 門口 撞 到 佢 。 兩個 麻 甩 佬 一齊 去 買衫 。

今日 買半打 纖巧 型 內褲 。

晚黑 著住 一條 張床 打坐 , 對 住 塊 鏡 , 十足 個 廣告 一樣 。

掉 兩條 孖 煙囪 。

阿媽 打電話 , 話 聽 日煲 青 紅蘿蔔 豬 肉湯 , 叫 我 返 去 飲 。

今晚 , 係 首次 分居 後 覺得 好悶 。

死 喇 ! 分居 未夠 一個 禮拜 就 話悶 , 咁 點 捱 呀 ?

————————

8

礼拜日

到 「黃朝百晏」 , 起身 好肚 餓 , 搵 勻 雪櫃 冇 食 。 裏面 有 兩隻 屍體 , 唔 知 餓死 定 凍死 呢 ?

落街 買個 飯盒 。 我 硬 係 覺得 個 看 更 佬 知道 我 分居 , 佢 望 我 啲 眼光 都 唔 同 。

下晝 ( 羅 ) 套 西裝 出 嚟 熨 。 熨 直條 領又 熨 唔 服個膊 , 麻煩 。 聽 日見 Jenny 點呢 ?

夜晚 返 阿媽 度 飲青 紅蘿蔔 湯 , 一路 飲 阿媽 一路 「 娥 」, 話 早知 當年 同意 我 哋 同居 , 好過 今日 搞 到 分居 。 呢 啖 湯真惡 飲 。



Want to learn a language?


Learn from this text and thousands like it on LingQ.

  • A vast library of audio lessons, all with matching text
  • Revolutionary learning tools
  • A global, interactive learning community.

Language learning online @ LingQ

第一個 星期

阿寬

一九九六年 三月 五日

我 叫做 阿寬 , 今年 剛剛 卅歲 , 六年 前 今日 結婚 , 估 唔 到 六年 後 今日 , 我 同 老婆 再簽 多張 紙 , 分居 !

我 自細 鍾 意 睇 南 紅 做戲 , 諗 住 大個 娶 番 個 「咁上下」 款 嘅 賢妻良母 。 點知 造物 弄 人 , 唉 ! 唔 好講 ! 我 老婆 個 身型 有 啲 似 ( 鄭裕玲 ), 面型 有 少少 似 ( 陳 立品 ), 對眼 似足 ( 陳 復生 ), 個 嘴 好似 ( 利智 ), 啲 頭髮 似 ( 林振強 )。

佢 個 名 改 得 好好 , 叫做 ( 許 賢淑 )。 後 尾 我 至 知 佢 老豆 好 鍾意 作 大 ! 佢 英文 名叫 阿 Ann。

Ann Hui, 同 ( 許鞍華 ) 一樣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章

星期一

我 唔 想 同 我 老婆 分居 !

分居 係 佢 提出 , 嗰晚連 電飯煲 都 會 煲 “ 燶 ” 飯 。

阿 Ann 望住 煲 飯 , 好 惘然 同 我講 :「 寬 , 我 諗 , 無謂 拖落 去 啦 ! 大家 …… 分開 生活 好 唔 好 ? 」

我 唔 服氣 , 問 佢 :「 就 係 因為 我 煲 “ 燶” 飯 ? 」

「 寬 , 大家 咁 大 個人 , 你 知 問題 出 嚮 邊 ! 」

我 連忙 檢查 個 飯煲 , 向 阿 Ann 表示 :「 可能 係 發熱 線壞 呀 ! 」

其實 我 都 覺得 好悶 啊 ! 有時 我 寧願 放工 嚮 尖沙咀 跟 啲 著住 短褲 女仔行 幾條 街 , 都 有趣 過返 屋企 對 住 我 老婆 。 佢 嚮 屋企 都 唔 係 對 住 我 , 而 係 對 住 個 電視機 , 晚晚 明珠 九三 O。

我 唔 可惜 分居 , 我 開始 smell 到 自由 空氣 。 張床 係 晒 我 ! 我 鍾 意 讓 半邊 俾 邊個 女仔 都 得 。

老婆 , 又 睇 吓點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

星期二

( 大 古惑 ) 爆 俾全 公司 上下 人 等 知 , 話 我 同 老婆 分居 , 仲訂 咗 個 七 磅 心型 蛋糕 俾 我 , 要 我 當場 切開 , 以示 一刀兩斷 嘅 決心 。 成班友 食得 好開心 。 ( 大 古惑 ) 稍後 叫 我 自己 找 返條 蛋糕 數 , 如果 我 知道 要 自己 俾 , 至多 五磅 就夠 啦 !

(Q 太郎 ) 裏邊 OL 嗰 陣 撞 到 我 , 問我 點解 咁 大劑 。

「 喂 , 阿寬 , 節哀順變 啵 , 夫妻 如 衣服 啊 ! 」

我 若無其事 話 :「 我 好開心 啊 ! 」

我 老婆 個 八卦 家姐 Stella 召 我 放工 見 佢 , 去 到 Regent 至 知 佢 帶 埋 個 律師 老公 。 佢 兩個 話 叫 我 同 阿 Ann 好番 喎 。 佢 兩個 唔 知點 , 勸勸 下 自己 都 嗌 起 上 嚟 , 搞 到 打爛 Regent 個花 樽 。

咪 終於 我 勸 番 佢 兩個 。

唔 知 點解 , 好似 連 大廈 個 看 更 都 知 我 分居 ?

返到 樓下 , 佢 總 係 眼 望望 , 望 乜 喎 ! 乜未 見過 結婚 未 離婚 但 係 又 分緊 居 嘅 男人 咩 ?

_____________

4.

星期三

一早 起身 , 生 生猛 猛 , 收埋 牆 上面 同 老婆 映 嗰 幅 結婚 相 。

相 裏面 嘅 我 , 真 係 老土 , 件 禮服 著到 成個 侍仔 咁 , 反而 我 老婆 件 婚紗 就 鬼 咁 矜貴 , 係 個 V 領開 得 低 啲 , 好 彩 佢 身材 差 , 冇 乜嘢 睇 。

阿媽 今朝 俾個 電話 我 , 一 開口 就 喊 , 搞 到 我 以 為 我 阿爸 死 咗 , 喊 半個 鐘頭 至話 原來 唔 想 我 分居 。

佢 根本 唔 明白 分居 同 離婚 嘅 分別 。 分居 即 係 兩個 國家 關係惡化 , 降為 代辦 級 , 即 係 仲 係 有 啲 關係 。

我 阿媽 聽到 我話 我 哋 仲有 關係 , 開心 好多 , 問我 幾時 有 孫抱 , 我 睇 佢 都 係 唔 明 咩 叫 分居 。 ( 大 古惑 ) 提議 一齊 落 Night Club 玩 , 話 有 個 「 媽咪 」Call 佢 話 有 班 新 女 跳槽 到 。

(Q 太郎 ) 又 想 去 又 唔 敢 去 。 原來 唔 夠錢 , 佢 老婆 一個月 俾 九百 銀 佢 做 使用 。

( 大古惑 ) 話 借 二千 銀 俾 佢 ! 放工 ,( 大古惑 ) 問我 借 二千 銀 。

老婆 , 都 係 叫 佢 阿 Ann 啦 。 佢 打電話 返 嚟 , 話 漏 套衫 無帶 , 佢 暗示 自己 外 家住 得 好 舒服 。

我 專登放套 鹹 帶 , 扭 大聲 啲 俾 佢 聽 。

佢 竟然 以為 係 我度 唉聲嘆氣 喎 。

____________

5\.

星期四

我 終於 都 落 咗 Night Club。 點 ?

係 呀 ! 我 依家 係 一個 自由人 ! 快樂 自由人 !

如果 我 老婆 , 唔 係 , 係 阿 Ann 知道 , 實激 到 佢 胃 爆炸 , 哈哈 !

( 大 古惑 ) 同 我 叫 個 小姐 叫做 Becky, 佢 話 係 全場 至 紅 嘅 小姐 , 我 就 覺得 佢 好 醜樣 。

(Q 太郎 ) 冇 嚟 ! 佢 嘅 理由 係 ……

「 我 老婆 搜到 我 有 四千 銀 , 去 買 洗衣機 。」

Night Club 撞 到 一個 人 , 竟然 係 我 外父 ! 大家 係 嚮 男廁 度 撞 到 嘅 , 當場 呆 咗 ! 佢 竟然 唔 記得 小便 就 出番 去 。

唔 知 佢 會 唔 會 講 俾 老婆 阿 Ann 知 呢 ?

成班人 去 宵夜 ,Becky 「食七噉食」 , 望見 佢 食 嘢 個 樣 , 我 詐 頭痛 走先 。

返到 屋企 已經 四點 幾 , 唔 知 阿 Ann 知道 我 去 Night Club 會點 呢 ?

今日 洗 咗 一千二百 七十 三個 半 ! 係 咁 大個 仔 一次 過洗得 最 多 嘅 一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

6\.

星期五

今日 竟然 打風 ! 三點 幾報 八號 波 ! 想話 走頭 之際 , 接到 一個 電話 , 你 哋 估 係 邊個 ?

電話 傳 嚟 Jenny 把 聲 :「darling! 」

Jenny 係 我 以 前個 女朋友 , 佢 結婚 先過 我 , 結婚 又 多過 我 , 唔 計 同居 都 有 三次 , 淨 係 駛 瞻養 費啊 都 駛 唔 晒 。

「 寬 呀 ! 阿 Cat 話 我 知 你 分 咗 居 啊 ! 」

阿 Cat 點知 我 分居 呢 ?

「 係 佢 男友 Patrick 同 佢 講 咖 咯 ! Patrick 同 Andrew 好熟 咖 ,Andrew 公司 有個 女仔 Anita 有個 朋友 Yvonne 喺 你 隔 籬 公司 做 , 識得 你 廣告公司 個 Receptionist 啊 嘛 ! 」

太 複雜 !

「 寬 呀 , 幾時 得閒 出 慶祝 你 重獲 自由 呀 ? 」

我 急不及待 :「 就 今晚 啦 ! 唔 喺 就 聽 日 ? 」

Jenny 用 一把 甜到 令 我 打 冷 震 嘅 聲 答 我 :「 聽日 我 約 個 Friend 出海 呀 ! How about Monday 一 date? 」

「 妳 話點 就點 啦 ! 」

今晚 成晚 諗 住 Jenny! 佢 有 成 卅 八 吋 半 !

自由 真 係 可貴 。

「 打風 」 吹爛 我 一隻 窗 。

都 唔 知點 好 , 不過 , 仍然 幻想 住 Jenny

——————

7

星期六

一早 起身 原來 落波 , 又 要 返工 。 ( 大 古惑 ) 冇 返 , 打電話 俾 佢 , 佢 話 唔 係 八號 風球 咩 ? 慌 唔 係 尋晚 打牌 打 通宵 咩 。 佢 好 彩 , 娶 到 個 好 老婆 。

收到 Jenny 張 分居 賀咭 。 原來 香港 真 係 有 分居 賀咭 ! 上面 印住 英文 意思 「 重獲 新生 」, 其實 都 o 岩 啲 赤柱 監 躉 用 , 精神病 患者 出院 後 都 用 。 但 係 有 一樣 ,Jenny 佢 簽名 上面 加 Love 字 , 咩 意思 呢 ?

下晝 去 尖沙咀 行街 ,(Q太郎 ) 老婆 約 人 , 佢「一支公」周 街 逛 , 「太空館」 門口 撞 到 佢 。 兩個 麻 甩 佬 一齊 去 買衫 。

今日 買半打 纖巧 型 內褲 。

晚黑 著住 一條 張床 打坐 , 對 住 塊 鏡 , 十足 個 廣告 一樣 。

掉 兩條 孖 煙囪 。

阿媽 打電話 , 話 聽 日煲 青 紅蘿蔔 豬 肉湯 , 叫 我 返 去 飲 。

今晚 , 係 首次 分居 後 覺得 好悶 。

死 喇 ! 分居 未夠 一個 禮拜 就 話悶 , 咁 點 捱 呀 ?

————————

8

礼拜日

到 「黃朝百晏」 , 起身 好肚 餓 , 搵 勻 雪櫃 冇 食 。 裏面 有 兩隻 屍體 , 唔 知 餓死 定 凍死 呢 ?

落街 買個 飯盒 。 我 硬 係 覺得 個 看 更 佬 知道 我 分居 , 佢 望 我 啲 眼光 都 唔 同 。

下晝 ( 羅 ) 套 西裝 出 嚟 熨 。 熨 直條 領又 熨 唔 服個膊 , 麻煩 。 聽 日見 Jenny 點呢 ?

夜晚 返 阿媽 度 飲青 紅蘿蔔 湯 , 一路 飲 阿媽 一路 「 娥 」, 話 早知 當年 同意 我 哋 同居 , 好過 今日 搞 到 分居 。 呢 啖 湯真惡 飲 。


×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