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三联有文化, 尼采名著《悲剧的诞生》:希腊悲剧中的人生智慧

尼采名著《悲剧的诞生》:希腊悲剧中的人生智慧

悲剧 是 什么

鲁迅 曾 说

悲剧 是 把 有 价值 的 东西 毁灭 给 世人 看

但 我们 可以 追问 一句

为什么 要 看 毁灭 事物 的 悲剧 呢

有 一位 哲学家 认为

观看 悲剧 是 为了 让 你 真实 的 热爱生活

这位 哲学家 就是 弗里德 里西 尼采

而 这个 观点 就 出自 他 的 处女座

悲剧 的 诞生

1844 年

尼采 出 生于 一位 德国 牧师 的 家庭 中

他 很小 就 见证 了 命运 的 无常

尼采 的 弟弟 在 两岁 时 就 夭折 了

而 在 尼采 5 岁 的 时候

他 的 父亲 也 早早 的 撒手 人环

不过 命运 却 也 给 了 尼采 一些 赠礼

尼采 天资聪颖

学问 做 的 很 好

在 西方 古典 文化 的 研究 上 尤其 有 心得

他 在 24 岁 时

就 被 破格提拔 为 巴塞尔 大学 的 教授

不过 这位 学术 天才 的 身体健康

始终 是 个 问题

在 30 多岁 的 时候

尼采 就 因 健康 问题 辞去 教职

开始 在 欧洲各国 疗养 和 漫游

1900 年 人类 都 在 欢庆

步入 20 世纪

而 饱受 精神病 折磨 的 尼采

在 即将 迎来 56 岁 生日 前 与世长辞

今天 我们 要 讲 的 悲剧 的 诞生

全名是 悲剧

从 音乐 精神 中 诞生

他 是 尼采 在 28 岁 时出 的 第一 本书

我们 就 拿 书名 来说 吧

从 书名 上 看

这 本书 似乎 是 一部 讲

希腊 悲剧 历史 的 作品

可 假如 你 仔细 读 进去

就 会 发现

尼采 想 表达 的 完全 不是 这 回事

在 这 本书 的 序言 里

尼采 就 开宗明义 的 提到

写 这 本书 是 为了 教育 现代人

让 他们 学一学 古希腊 的 人生态度

一方面

希腊人 认为 人 的 一生 充满 痛苦

人生在世 没什么 意义

但 另一方面

希腊人 没有 消极 避世

也 没有 把 希望

寄托 在 虚无缥缈 的 彼岸 世界

而是 用 审美 的 态度 来 热爱生活

举世闻名 的 希腊 悲剧

就是 最能 展现 希腊 人生观 的 艺术

所以 尼采 要 带 大家 重新认识 悲剧

总的来说

尼采 在 这本 150 页 不到 的 书里

谈古论今

揉 进 了 异常 丰富 的 内容

新闻 风格 也 不断 变换

时而 讲道理

时而 抒发感情

全书 分 了 25 个 小节

却 连 一个 章节 标题 都 没有

连 尼采 自己 在 晚年 都 反思 说

因为 太过 年轻气盛

这本 书写 的 非常 不像样

所以 为了 方便 理解

我们 可以 把 这 本书 划分 为 三 大部分

第一 部分

尼采 介绍 了 构成 悲剧 的 两种 艺术 精神

一种 是 强调 秩序 的 日神 精神

一种 是 强调 迷狂 的 酒神 精神

这 两种 精神 在 他们 各自 的 艺术 表达 上

甚至 在 艺术 背后 的 人生观 上

都 是 针锋相对 的

第二 部分

尼采 向 我们 呈现 了 一部 悲剧 简史

我们 可以 了解 到

悲剧 是 如何 从 酒神 精神 中 诞生

随后 又 是 如何 在 日神 精神 的 帮助 下

发展 到 巅峰

但 在 巅峰 之后

以 苏格拉底 为 代表 的 理性主义

打破 了 酒神 精神 和 日神 精神 的 平衡

最后 消灭 了 悲剧

第三 部分

尼采 将 视角 从 古代 拉 回 现代

他 认为 理性主义 虽然 主宰 着 现代 世界

但 19 世纪 的 德国

有 康德 和 书本 华 这样 的 哲学家

有 瓦格纳 这样 的 音乐家

他们 为 悲剧 在 德国 重生 备好 了 土壤

德国 也 有望 在 悲剧 精神 的 帮助 下

克服 现代文明 的 弊端

带领 人类 进入 新 的 文明 形态

们 就 按照 这个 思路 来 解读 悲剧 的 诞生

先 来看 第一 部分

尼采 说 希腊 悲剧 是 由 日神 精神

和 酒神 精神 构成 的

希腊 悲剧 的 起落

兴衰 乃至 悲剧 背后 的 人生 智慧

都 和 这 两个 概念 相关

在 讲解 这 两个 概念 之前

我们 先 要 了解 一点 希腊 悲剧 的 知识

古希腊 人 在 每年 春天 有 一个 重要 节日

叫 迪奥 你 所思 解

这是 希腊人

专门 为 纪念 酒神 而 举办 的 庆典

这场 节庆 为期 三天

希腊人 载歌载舞

既有 宗教 祭祀 的 属性

又 有 狂欢节 的 味道

整个 庆典 中 最 重要 的 活动 就是

戏剧 比赛

这些 戏剧 里 最 重要 的 就是 希腊 悲剧

在 一个 标准 的 希腊 悲剧 舞台 上

主要 角色 需要 戴上 面具

通过 对话 和 行动 来 推动 剧情 发展

此外 还有 一直 站 在 台上 的 合唱队

他们 用 歌唱 的 方式 来 报幕 和 点评 剧情

关于 希腊 悲剧 的 背景 知识

我们 就 介绍 到 这里

接下来

就 看 尼采 是 如何 别开生面 的 解读 悲剧

他 认为 悲剧 中 混合 两种 艺术 精神

一种 叫 日神 精神

另 一种 叫 酒神 精神

最 概括 的 说

日神 精神

象征 希腊 艺术 中 富有 秩序 的 那 一面

他 看中 结构 的 匀称

比例 的 和谐

强调 对 个性 的 鲜明 表达

最能体现 日神 精神 的 艺术 形式

就是 视觉艺术

他 包括 栩栩如生 的 大理石 雕塑

高贵 恢弘 的 神庙 建筑

甚至 是 男性 健美 的 身材

酒神 精神 则 与 日神 精神 相反

他 象征 希腊 艺术 中 激情 与 破坏 的 一面

他 希望 打破 边界

摧毁 个体

让 人 进入 一种 忘我 和 疯狂 的 境界

最能体现 酒神 精神 的 艺术 就是 音乐

比如 西大 原始部落 的 居民

要 和 神灵 沟通 时

他们 会 集体 歌唱

让 参与者 忘记 自我

融入 到 更 大 的 集体 中

获得 神秘 体验

音乐 引起 的 迷幻 作用

我们 在 现代 摇滚乐 中 也 还 能 看到

其实 这 两种 精神 不仅 分

管 了 希腊 艺术 的 两个 侧面

他们 还 代表 了 两种

截然 相反 的 人生态度

日神 精神 追求 秩序

所以 他 告诫 人们 保持 审慎 和 节制

遵循 道德规范 形式 才能 获得 幸福

与此相反

酒神 精神 则 倡导 人生 虚空

人 作为 个体 是 痛苦 的

想要 获得 幸福 那 就 得 陷入 疯狂

像 喝醉酒 一样 迷失 自我

更 极端 的 讲

死亡 才 是 通往 幸福 的 捷径

正是 日神 精神 和 酒神 精神 的 针锋相对

彼此 竞争 才 推动 希腊 悲剧 的 发展

当 这 两种 精神 有机 的 结合 在 一起 时

伟大 的 希腊 悲剧 就 到来 了

关于 酒神 精神 和 日神 精神 这 段 概念

我们 就 介绍 到 这

接下来 我们 就 来看

这 两种 精神 与 希腊 悲剧 的 关系

这 也 是 悲剧 的 诞生 中 最 精彩 的 内容

尼采 给 古希腊 悲剧 画出 了 三个 阶段

第一个 阶段 是 悲剧 的 诞生 时期

那时 的 悲剧 主要 以 歌唱 为主

没有 任何 故事 剧情

酒神 精神 占 绝对 地位

第二个 阶段 是 古希腊 悲剧 的 巅峰 时代

悲剧 既有 音乐 又 有 故事

酒神 精神 和 日神 精神 实现 最佳 的 融合

像 背负 的 普罗米修斯

俄迪普 斯王

还有 安提戈 聂

这些 名作 都 出自 这个 阶段

第三个 阶段 是 悲剧 的 末 落

因为 这时 萌生 出 的 新 的 理性 乐观 精神

这种 新 精神 的 登场

打破 了 酒神 精神 和 日神 精神 的 微妙

平衡 最终 毁灭 了 悲剧

好 我们 先看 希腊 悲剧 的 诞生 时期

尼采 认为

悲剧 并 不是 某个 巨 作家 的 天才 发明

他 的 最初 形态 是 酒神 颂歌

真 要 追溯 的话

那么 合唱队 才 是 悲剧 的 最早 作者

传统 上 有 很多 学者 把 合唱队

视为 悲剧 舞台 上 的 背景

认为 他们 是 希腊 政治 民主 的 体现

是 理想 观众 的 化身

因为 古希腊 的 很多 城帮稿 民主 治

只要 是 公民 都 能 轮流 指正

这种 政治 习惯 延续 到 悲剧 舞台 上

为了 让 一般 的 观众 也 有 机会 登上 舞台

所以 就 发明 了 合唱队

但 尼采 非常 反对 这种 解释

他 认为 学者 们 搞错 了 合唱队 的 作用

对 悲剧 的 理解 也 就 错 的 离谱

希腊 悲剧 原本 是 召唤 酒神 的 宗教仪式

参加 仪式 的 多数 是 平民百姓

他们 聚集 起来

通过 唱歌跳舞 的 方式 变得 迷狂 和 忘我

用 这种 方式 来 召唤 酒神

参与 宗教仪式 的 人

后来 就 演变成 合唱队

所以 悲剧 一 开始 只有 歌乐 没有 剧情

人们 歌咏 的 内容 往往 也 是 悲叹

人生 苦短

岁月 静好 只是 一瞬

死亡 和 毁灭 才 是 永恒

简而言之

这 就是 这 本书 的 全民 所 揭示 的 悲剧

从 音乐 精神 中 诞生

这样 看来

悲剧 一 开始 是 被 酒神 精神 占据 的

然而 纯音乐 的 东西 实在 是 太 抽象 了

阻碍 了 酒神 智慧 的 传播

为了 让 人能 生动 形象 的 认识 真理

这时候 日神 精神 就 派 上 用处

希腊 悲剧 也 就 发展 到 第二阶段

在 这个 阶段 里

悲剧 诗人 给 配乐 添加 上 剧情

把 杂乱 的 事件 编制 起来

理顺 他们 的 前因后果

塑造 个性 鲜明 的 角色

最终 呈现出 精彩 的 戏剧 演出

简而言之

希腊 悲剧 里 所有 美好 而 吸引 人 的 东西

都 是 靠 日神 精神 来 添加 的

这样一来

酒神 精神 和 日神 精神

就 在 悲剧 中 达成 和解

悲剧 的 发展 也 由此 走向 巅峰

现在 大家 熟知 的 古希腊 悲剧

很多 都 是 这个 阶段 的 作品

我们 不妨 以 俄迪普 斯王 这部 名 作为 例

看看 日神 精神 和 酒神 精神

如何 融入 希腊 悲剧

相传 希腊 有个 叫 特拜 的 古城

那里 的 国王 生 下 一个 孩子 后

就 被 先知 警告 说

孩子 长大 后 会 杀死 父亲

迎娶 母亲

国王 很 害怕

夏令 将 婴儿 遗弃 在 荒郊 野岭

可 阴差阳错

婴儿 不但 在 野外 被 发现

还 被 其他 城帮 的 王 收养 了

这个 婴儿 就 叫 俄迪普斯

俄蒂普斯 长大 后

他 也 听到 杀父 娶 母 的 预言

为了 避免 预言 应验

他 决定 离开 养父 养母

远走他乡

在 旅途 中

俄迪普斯 遇到 了 亲生 父亲

却 把 他 当成 路人

在 争吵 中 失手 杀死 了 他

接着 俄迪普斯 来到 特 拜城 附近

当时 一头 叫 斯芬克斯 的 怪兽

盘具 在 特 拜城 周围

他 要求 路过 的 人 猜谜

猜 不 出来 就要 被 吃掉

智慧 的 阿迪普斯 解开 谜题

成功 让 斯芬克斯 自杀

阿迪普斯 成为 特拜 的 拯救 者

迎娶 了 亲生 母亲

当上 了 特拜 国王

很多年 后

特派 成 爆发 了 一场 瘟疫

俄迪普斯 绞尽脑汁 也 不 知道 怎么 解决

最后 一位 盲人 先知 点破 了 实情

瘟疫 的 根源 正是 俄迪普斯 自己

他 犯下 了 杀父 取母 的 罪行

神明 才 降罪 给 特 白城

只有 赶走 俄迪 普斯成 邦

才能 干净 结束 瘟疫

真相大白 后

俄迪普斯 的 母亲 同时 也 是 妻子 自杀 了

俄迪 普斯刺 瞎 了 双眼

离开 了 特 百城

余生 都 在 异乡 流浪

连 怎么 去世 都 没有 人 知道

被 命运 捉弄 的 俄迪普斯

落 的 一个 家破人亡 的 结局

俄迪普斯 这出 悲剧

大致 就 讲 了 这样 一个 故事

那么 他 是 怎么 结合

酒神 精神 和 日神 精神 的 呢

第一 整个 悲剧 的 思想 内核

是 由 酒神 精神 来 提供 的

所有 观众 都 清楚

俄迪普斯 悲惨 的 一生

并 不是 他 做 错 了 什么 导致 的

命运 落下 的 打击 是 无差别 的

他会 降临到 所有人 头上

无论 你 有 多么 的 高贵

聪明 的 俄蒂普斯 击败 了 怪物

却 击败 不了 命运

在 整个 剧中

他 非常 理性 的 逃离 城帮

回避 预言

尽 最大 努力 让 世界 走上正轨

然而 在 无情 的 命运 面前

个人 的 理性 都 是 徒劳

最后 的 结局 依然 是 毁灭

幸福 短暂

痛苦 永恒

这 就是 希腊 悲剧 的 主题

第二日 神 精神 提供 了 美丽 的 幻觉

让 观众 觉得 命运 也 不是 那么 可怕

比如说 悲剧 家 在 创作 这部 剧时

添加 进 了 扣人心弦 的 对话

还 采用 了 道序 的 蓄势 方式

带 着 观众 像 看 侦探小说 一样

逐步 解开 俄迪普斯 的 身世 之谜

这样 观众 暂时 忘记 了 人生 残酷 的 一面

转而 被 命运 的 启程 转合 吸引

最终 习 大人 学会 了 用 审美 的 方式

去 面对 人生

我们 先 小结 一下 悲剧 的 发展 第二阶段

一方面 悲剧 引入 了 日神 精神 于

是 有 了 故事情节 和 人物形象

另一方面

悲剧 的 角色 都 要 被 理解 为 酒神 的 化身

是 酒神 带 着 面具 在 舞台 上 活动

所有 工作 都 是 为了 传递 酒神 的 教诲

后来

人们 把 这 一时期 的 悲剧 称为 旧 悲剧

古希腊 的 三大 悲剧 家 埃斯库 罗斯

索弗 克勒斯 和 欧里 必得斯

排在 前 两位 的 就是 旧 悲剧 的 代表

但是 排行 第三 的 欧里 必得斯

历史 上 却 被 划分 为 新 悲剧 的 代表 人物

所谓 的 新 悲剧

其实 也 就是 悲剧 走向 下坡路 的 阶段 了

尼采 认为

正是 由于 欧里 必得斯 和 苏格拉底

这 两个 人

让 希腊 悲剧 既 失去 了 日神 的 美

也 丢掉 了 酒神 的 悲

最终 走向 末落

我们 先 来看

同样 身为 悲剧 家 的 欧里 必得斯

是 如何 败坏 希腊 悲剧 的

首先 在 欧里 必得斯 的 作品 里

日神 精神 更 占上风

人物 对话 越来越 长

音乐性 的 东西 越来越少

在 老一辈 的 悲剧 作家 那里

人物 的 对话 和 情节

这些 东西 都 是 为 合唱队 服务 的

体现 酒神 精神 的 音乐 才 是 核心

但 欧里 必得斯 却 让 对话 的 比重

大大 上升

引导 观众 关注 剧情

忽视 音乐

其次 在 欧里 碧 德斯 的 悲剧 里

戏剧 格调 日趋 平庸

酒神 的 教诲 也 逐渐 被 隐藏 起来

为了 讨好 观众

他 不愿 展现 人生 的 痛苦

在 一些 本应 是 幻灭 的 地方

他 却 给 了 观众 一个 欢乐 的 结局

比如说

欧里 毕 德斯 有 一部 作品 叫 美迪 亚

里头 讲 一个 妻子 为 报复 丈夫 出轨

所以 狠心 把 亲生 孩子 杀掉 了

要是 在 旧 悲剧 时代

或许 就 会 以 这个 女人 的 自杀

来 结束 戏剧

让 全剧 无 人生 还

但 在 欧里 蒂 德斯 这里

妻子 在 结局 并 没有 遭遇 悲惨 的 命运

而是 远走高飞 到 另 一个 城帮 寻找 爱情

不过 欧里 毕 德斯 还 不算

杀死 希腊 悲剧 的 元凶

真正 的 幕后 凶手

其实 是 古希腊 著名 的 哲学家

苏格拉底

往 夸张 里 说

那么 苏格拉底

为什么 要 为 悲剧 的 衰落 负责 呢

这里 有 两个 关键 原因

第一

苏格拉底 相信 凡人 能够 获得 幸福

通过 理性 来 获得 幸福

苏格拉底 认为

世间 的 万事万物 都 有 内在 的 运行 规律

整个 世界 是 非常 有 秩序 的

甚至 连 命运 也 不 例外

善有善报

恶有恶报

那么 人类 如果 能 使用 自己 的 理性

充分 把握 万物 的 秩序

那么 人生 就 能 获得 幸福

第二

苏格拉底 认为 存在 一个 非 物质 的 世界

一个 纯粹 是 灵魂 的 世界

那个 世界 才 是 真实 的

我们 的 身体 更 像是 一座 监狱

时刻 把 我们 的 灵魂 囚禁 于 尘世

阻碍 我们 获得 幸福

苏格拉底 的 哲学 活动 就是 在 学习 死亡

让 我们 习惯 摆脱 肉体

等到 肉体 的 生命 迎来 终点

我们 的 灵魂 就 将 告别 肉体

这座 监狱 到 彼岸 世界 开始 真正 的 生活

苏格拉底 的 这 两个 核心 主张

完全 跟 古希腊 的 悲剧 剧情 相 违背

在 悲剧 的 世界观 里

世界 是 无序 的

命运 的 打击 也 没道理 可言

因此 人生在世

幸福 是 短暂 的

痛苦 才 是 永恒 的

这 就是 人之为 人 的 宿命

但 苏格拉底 的 学说

却 洋溢着 理性主义 的 乐观 态度

痛苦 是 暂时 的

只要 方法 对路

合理 的 使用

每个 人 都 拥有 的 理性

人人 都 能 在 彼岸 世界 中 获得 永恒 幸福

在 随后 的 历史 里

苏 格达 底 的 理性主义 一路 高歌猛进

击败 的 以 酒

神 精神 为 主导 的 悲剧 世界观

甚至 影响 到 中世纪 基督教

对 永生 的 追求

以及 近代 启蒙运动 对 理性 之光 的 拥护

乃至 现代人 对 科学 的 崇拜

就 这样

古希腊 悲剧 的 真正 精神 渐渐 被 人 遗忘

悲剧 也 就 没落 了

好 现在

来 回顾 一下 本书 的 第二 部分 的 内容

尼采

借助 酒神 精神 和 日神 精神 这 两个 概念

向 我们 展现 了 希腊 悲剧 简史

正如 书名 所 揭示 的

悲剧 是从 音乐 中 诞生 的

合唱队 是 悲剧 最早 的 成员

他们 负责 歌唱 酒神 的 教诲

后来 日神 精神 让 抽象 的 悲剧 变 巨像

于是 有 了 个性 鲜明 的 角色

打动 人心 的 故事情节

当 酒神 精神 和 日神 精神

在 悲剧 中 达成 和解 时

悲剧 迎来 巅峰 时期

不过 好景不长

理性主义 登场 了

这种 新 精神 的 代表

分别 是 悲剧 家 欧里 逼 德斯

以及 哲学家 苏格拉底

理性 的 乐观 取代 了 酒神 的 悲观

于是 希腊 悲剧 就 慢慢 衰落 了

不过 尼采 并未 止步 于 悲剧 的 消亡

他 在 19 世纪 莫德 德国

也 就是 尼采 生活 的 那个 时代

看到 了 悲剧 在 德国 文化 中

重生 的 可能性

这 就是 悲剧 的 诞生

第三 部分 要 讲 的 内容

我们 刚才 说 过

悲剧 的 衰落 是因为

理性 乐观主义 的 流行

这种 思想 自 苏格拉底 以后

就 一直 是 西方 两

千多年 文化 的 一个 主流

在 18 世纪 的 启蒙运动 中

这一 思想 达到 了 顶峰

但 物极必反

理性 乐观主义 在 德国 文化 中 遭到 挑战

尼采 认为 有 两个 关键 条件

让 悲剧 得以 在 现代 世界 中 重生

第一个 条件 是 德国 哲学 的 出现

尤其 是 康德 和 书本 华 的 哲学

第二个 条件 是 瓦格纳 对 歌剧 的 发展

我们 先看 第一个 条件

德国 古典 哲学 的 起点 是 18 世纪 的 康德

虽然 他 坚定 的 捍卫 理性

但 他 和 启蒙 主义者 又 有 很大 的 不同

康德 的 哲学 代表作 叫 纯粹 理性 批判

这 本书 很 复杂

但 阻止 很 明确

就是 要 明确 人类 理性 的 认识 边界

康德 想 搞清楚

哪些 东西 是 理性 能 知道 的

哪些 东西 是 超出 人类 认知 范围 的

总之 理性 乐观主义 相信

人类 理性 能 认识 一切

但 康德 的 哲学 工作 却 瓦解 了 这个 自信

另 一个 重要 的 思想家 书本 华

则 是 沿着 康德 的 思路 走 下去

康德 给 李姓 划分 的 界限

认为 有些 东西 落 在 李姓 的 认识 范围 外

书本 华 觉得 康德 说 的 很 正确

并且 让 这个 理论 发展 的 更 极端 一些

他 认为 那些 超出 认识 范围 的 东西

才 是 这个 世界 的 真相

书本 华把 他们 称为 意志

而 我们 能 看到 的 和 思考 到 的 东西

都 只是 表象

意志 没有 秩序 却 又 永恒 存在

表象 看似 井井有条

却 只是 理性 的 虚构 而已

简而言之

理性 乐观主义 认为 理性 能够 认识 真理

但 这种 观点 被 书本 华 推翻 了

理性 非但 认识 不了 真理

他 还 只能 制造 假象

接下来

我们 来看 悲剧 获得 重生 的 第二个 条件

那 就是

德国 音乐家 瓦格纳 对 歌剧 的 改造

近代 欧洲

意大利人 模仿 希

腊 悲剧 创造 出 歌剧 这种 音乐 艺术

从 表面 看 这 两者 的确 很 像

他们 都 是 音乐 与 叙事 相结合 的 艺术

但是 歌剧 和 悲剧 有 两个 最 重要 的 区别

首先 是 音乐 的 地位

在 歌剧 那里

音乐 被 歌词 服务

表演者 的 任务 就是 要 让 观众 听 清 歌词

创作者 则 通过 歌词 推动 情节 塑造 角色

其次 是 思想 阻止

歌剧 最终 营造 出

人与自然 和谐 共处 的 状态

要 让 人们 获得 安慰

在 艺术 中 体会 到 失而复得 的 乐趣

而 不 像 希腊 悲剧 那样

让 观众 感受 到 哀痛

但 尼采 在 德国 音乐家 瓦格纳 这里

发现 了 与众不同 的 地方

瓦格纳 创作 过 一部 歌剧

叫 特利 斯坦 与 伊索 尔德

在 这部 歌剧 里

瓦格纳 继承 了 德国 的 音乐 传统

也 就是

从 巴赫 一直 到 贝多芬 的 交响乐 文化

一 反常规 的 把 音乐 这部 作品 的 核心

观众 不必 借助 台词 和 画面 的 帮助

只 需 闭目 倾听

就 能 从 交响乐 那里

读懂 创作者 的 宏大 气魄

这部 剧 既有 音乐 的 魔力

又 有 各种 鲜活 的 人物形象

已经 非常 类似 于 巅峰 时期 的 悲剧 了

因此 尼采 从 瓦格纳 身上

看到 悲剧 复兴 的 苗头

预感 到 德国 将 迎 回 古老 的 希腊 精神

并 引领 世界 去 克服 现代文明 的 弊端

从 悲剧 的 诞生 跨越 到 悲剧 的 复苏

尼采 在 这里 为 他 的 第一 本书

画下 的 句号

好 悲剧 的 诞生 的 基本 内容

我们 就 讲 到 这

最后 我们 来 讲讲

本书 在 尼采 思想体系 中 的 地位

以及 他 对 后世 的 影响

这 本书 刚 面试 时

可以 说 是 一本 失败 的 处女座

你 踩 在 这本

书里 一点 都 不 遵守 学术 规范

因为 文献 材料 的 庞杂

行文 思路 的 跳脱

思想 主张 的 离经叛道

悲剧 的 诞生 刚 面试 时

你 采 就 遭到 同行 的 猛烈 烹击

连 好友 间 偶像 瓦格纳 都 急于 和 这 本书

撇清 关系

但 从 尼采 整个 思想体系 来看

悲剧 的 诞生 无疑 是 个 伟大 的 起点

首先

这 本书 孕育 了 尼采 哲学 的 很多 关键词

比如 在 查拉 图 斯特拉 如释 说 中

尼采 大谈 超人

在 悲剧 的 诞生 里

音乐家 瓦格纳 就 有 超人 的 影子

又 比如 他 写 过 一本 道德 的 谱 戏

专门 考察 人类 道德 的 起源

那本书 所 使用 的 方法

就是 他 研究 悲剧 起源 时用 过 的 套路

再 比如 他 晚年 提出 了 权利 意志 这个 词

其实 就是 酒神 精神 的 哲学 化 表述

其次 从 思想 的 高度 看

尼采 从 这 第一部 作品 起

就 已经 致力于 反思 现代文明

在 这 本书 里

他 表面 上 大力 批判 苏格拉底

实际上 是 想

批评 苏格拉底 所 代表 的 文明 类型

在 以后 的 所有 作品 里

不管 作品 风格 怎么 变

对 现代性 的 批判

一直 是 尼采 的 思想 主线

这 也 让 悲剧 的 诞生

成为 现代 美学 和 存在主义 思潮 的 起点

如果 我们 把 视线 拉长 到 20 世纪

那么 尼采 这 本书 的 划时代 意义

在 不同 领域 越来越 瞩目

在 思想 文化 领域 不同

伟人 都 从 本书 汲取 养分

诺贝尔文学奖 得主 托马斯 曼 的 小说

磨山 书名 就 起源于 悲剧 的 诞生

20 世纪 最 重要 的 哲学家 海德格尔

专门 开辟 课程 来 解读 悲剧 的 诞生

奥地利 音乐家 马乐 直接 用 你 踩 在 这

本书 里 的 音乐 观点 来 创作 交响乐

在 心理学 领域

酒神 精神 这个 概念

开启 了 人们 对 潜意识 理论 的 研究

精神分析

支付 弗洛伊德 对 梦 和 本能 的 探讨

就是 受 日神 精神 和 酒神 精神

这 对 概念 的 启发

在 梦 的 解析 中

弗洛伊德 使用 了 尼采 的 很多 术语

并且 赞成 尼采 队 本能

抑制 这些 现象 的 分析

心理学 大师 荣格 也 对 尼采 有 很多 借鉴

比如 集体 无意识 这个 概念

也 来自 这 本书

在 人类学 领域

悲剧 的 诞生 也 开 了 很多 先河

尼采 提倡 用 希腊人 的 眼光 去 看 悲剧

对 希腊神话 也 提出 了 很多 精彩 见解

这些 都 被 文化 人类学 开辟 了 路径

比如 英国 学者 弗雷泽 的 金枝

法国 学者 列为 斯特劳斯 的 结构 人类学

都 有 这 本书 的 影子

费校 通 先生 的 老师 马林诺夫斯基

也 承认

他 研究 工作 的 灵感 就 来自 这 本书

自 1872 年 发表 以来 悲剧 的 诞生

这本 有着 一百多年 历史 的 书

至今 深受 读者 青睐

或许 其 魅力

正是 来自 尼采 传递 给 世人 的 教诲

承认 人 的 悲剧性

直面 痛苦 和 险境

比起 幻想

美好 的 愿景 更 能 触及 生命 的 真谛

好 悲剧 的 诞生 就 为 你 解读

到 这里 我们 下期 见


尼采名著《悲剧的诞生》:希腊悲剧中的人生智慧 Nietzsche's The Birth of Tragedy: The Wisdom of Life in Greek Tragedy

悲剧 是 什么 what is tragedy

鲁迅 曾 说 Lu Xun once said

悲剧 是 把 有 价值 的 东西 毁灭 给 世人 看 Tragedy is the destruction of valuable things for the world to see

但 我们 可以 追问 一句 But we can ask

为什么 要 看 毁灭 事物 的 悲剧 呢 Why watch the tragedy of destroying things?

有 一位 哲学家 认为 a philosopher thinks

观看 悲剧 是 为了 让 你 真实 的 热爱生活 Watching tragedies is for your true love of life

这位 哲学家 就是 弗里德 里西 尼采 This philosopher is Friedrich Nietzsche

而 这个 观点 就 出自 他 的 处女座 And this point of view comes from his Virgo

悲剧 的 诞生 Birth of tragedy

1844 年 1844

尼采 出 生于 一位 德国 牧师 的 家庭 中 Nietzsche was born into the family of a German priest

他 很小 就 见证 了 命运 的 无常 He witnessed the impermanence of fate from a very young age

尼采 的 弟弟 在 两岁 时 就 夭折 了 Nietzsche's brother died at the age of two

而 在 尼采 5 岁 的 时候 And when Nietzsche was 5 years old

他 的 父亲 也 早早 的 撒手 人环 His father also gave up early

不过 命运 却 也 给 了 尼采 一些 赠礼 But fate also gave Nietzsche some gifts

尼采 天资聪颖 Nietzsche was gifted

学问 做 的 很 好 Learning is well done

在 西方 古典 文化 的 研究 上 尤其 有 心得 Especially in the study of Western classical culture

他 在 24 岁 时 He was 24 years old

就 被 破格提拔 为 巴塞尔 大学 的 教授 was exceptionally promoted to professor at the University of Basel

不过 这位 学术 天才 的 身体健康 But the academic genius is in good health

始终 是 个 问题 always an issue

在 30 多岁 的 时候 in the 30s

尼采 就 因 健康 问题 辞去 教职 Nietzsche resigns due to health problems

开始 在 欧洲各国 疗养 和 漫游 Start recuperating and roaming in various European countries

1900 年 人类 都 在 欢庆 1900 Humans are celebrating

步入 20 世纪 Step into the 20th century

而 饱受 精神病 折磨 的 尼采 The mentally ill Nietzsche

在 即将 迎来 56 岁 生日 前 与世长辞 Died before his 56th birthday

今天 我们 要 讲 的 悲剧 的 诞生 The Birth of Tragedy We're Talking About Today

全名是 悲剧 full name is tragedy

从 音乐 精神 中 诞生 Born from the Spirit of Music

他 是 尼采 在 28 岁 时出 的 第一 本书 He was Nietzsche's first book at the age of 28

我们 就 拿 书名 来说 吧 Let's take the title of the book

从 书名 上 看 From the title of the book

这 本书 似乎 是 一部 讲 This book seems to be a

希腊 悲剧 历史 的 作品 Greek Tragedy History Works

可 假如 你 仔细 读 进去 But if you read carefully

就 会 发现

尼采 想 表达 的 完全 不是 这 回事

在 这 本书 的 序言 里

尼采 就 开宗明义 的 提到

写 这 本书 是 为了 教育 现代人

让 他们 学一学 古希腊 的 人生态度

一方面

希腊人 认为 人 的 一生 充满 痛苦

人生在世 没什么 意义

但 另一方面

希腊人 没有 消极 避世

也 没有 把 希望

寄托 在 虚无缥缈 的 彼岸 世界

而是 用 审美 的 态度 来 热爱生活

举世闻名 的 希腊 悲剧

就是 最能 展现 希腊 人生观 的 艺术

所以 尼采 要 带 大家 重新认识 悲剧

总的来说

尼采 在 这本 150 页 不到 的 书里

谈古论今

揉 进 了 异常 丰富 的 内容

新闻 风格 也 不断 变换

时而 讲道理

时而 抒发感情

全书 分 了 25 个 小节

却 连 一个 章节 标题 都 没有

连 尼采 自己 在 晚年 都 反思 说

因为 太过 年轻气盛

这本 书写 的 非常 不像样

所以 为了 方便 理解

我们 可以 把 这 本书 划分 为 三 大部分 Podemos dividir este libro en tres partes.

第一 部分 primera parte

尼采 介绍 了 构成 悲剧 的 两种 艺术 精神

一种 是 强调 秩序 的 日神 精神

一种 是 强调 迷狂 的 酒神 精神

这 两种 精神 在 他们 各自 的 艺术 表达 上

甚至 在 艺术 背后 的 人生观 上

都 是 针锋相对 的

第二 部分

尼采 向 我们 呈现 了 一部 悲剧 简史

我们 可以 了解 到 we can learn

悲剧 是 如何 从 酒神 精神 中 诞生

随后 又 是 如何 在 日神 精神 的 帮助 下

发展 到 巅峰

但 在 巅峰 之后

以 苏格拉底 为 代表 的 理性主义

打破 了 酒神 精神 和 日神 精神 的 平衡

最后 消灭 了 悲剧

第三 部分

尼采 将 视角 从 古代 拉 回 现代

他 认为 理性主义 虽然 主宰 着 现代 世界

但 19 世纪 的 德国

有 康德 和 书本 华 这样 的 哲学家

有 瓦格纳 这样 的 音乐家

他们 为 悲剧 在 德国 重生 备好 了 土壤 They prepared the soil for tragedy to be reborn in Germany

德国 也 有望 在 悲剧 精神 的 帮助 下 Germany is also expected to be helped by the spirit of tragedy

克服 现代文明 的 弊端 Overcome the disadvantages of modern civilization

带领 人类 进入 新 的 文明 形态

们 就 按照 这个 思路 来 解读 悲剧 的 诞生 We interpret the birth of tragedy in this way

先 来看 第一 部分 Let's look at the first part

尼采 说 希腊 悲剧 是 由 日神 精神

和 酒神 精神 构成 的

希腊 悲剧 的 起落

兴衰 乃至 悲剧 背后 的 人生 智慧 The wisdom of life behind the rise and fall and even the tragedy

都 和 这 两个 概念 相关 are related to both concepts

在 讲解 这 两个 概念 之前 Before explaining these two concepts

我们 先 要 了解 一点 希腊 悲剧 的 知识 We must first understand a little knowledge of Greek tragedy

古希腊 人 在 每年 春天 有 一个 重要 节日 The ancient Greeks had an important festival every spring

叫 迪奥 你 所思 解 Call Dior what you think

这是 希腊人 this is greek

专门 为 纪念 酒神 而 举办 的 庆典 A festival dedicated to the god of wine

这场 节庆 为期 三天 The festival lasts for three days

希腊人 载歌载舞 The Greeks sing and dance

既有 宗教 祭祀 的 属性 Attributes of existing religious sacrifices

又 有 狂欢节 的 味道 It smells like carnival

整个 庆典 中 最 重要 的 活动 就是 The most important event of the whole celebration is

戏剧 比赛 drama competition

这些 戏剧 里 最 重要 的 就是 希腊 悲剧 The most important of these plays is the Greek tragedy

在 一个 标准 的 希腊 悲剧 舞台 上 on a standard Greek tragedy stage

主要 角色 需要 戴上 面具 Main characters need to wear masks

通过 对话 和 行动 来 推动 剧情 发展 Drive the plot through dialogue and action

此外 还有 一直 站 在 台上 的 合唱队 In addition, there is a chorus that has been standing on the stage

他们 用 歌唱 的 方式 来 报幕 和 点评 剧情

关于 希腊 悲剧 的 背景 知识

我们 就 介绍 到 这里 we introduce here

接下来 next

就 看 尼采 是 如何 别开生面 的 解读 悲剧 Just look at how Nietzsche interprets tragedy in a unique way

他 认为 悲剧 中 混合 两种 艺术 精神 He believes that two artistic spirits are mixed in tragedy

一种 叫 日神 精神 a spirit of the sun

另 一种 叫 酒神 精神 another spirit called Dionysian

最 概括 的 说 In the most general terms

日神 精神 the spirit of the sun

象征 希腊 艺术 中 富有 秩序 的 那 一面 Symbolizes the orderly side of Greek art

他 看中 结构 的 匀称

比例 的 和谐

强调 对 个性 的 鲜明 表达

最能体现 日神 精神 的 艺术 形式

就是 视觉艺术 visual arts

他 包括 栩栩如生 的 大理石 雕塑 He includes lifelike marble sculptures

高贵 恢弘 的 神庙 建筑 Noble and magnificent temple building

甚至 是 男性 健美 的 身材 even male bodybuilding

酒神 精神 则 与 日神 精神 相反 The Dionysian spirit is the opposite of the Sun-god spirit

他 象征 希腊 艺术 中 激情 与 破坏 的 一面 He symbolizes the passionate and destructive side of Greek art

他 希望 打破 边界 He wants to break the border

摧毁 个体 destroy the individual

让 人 进入 一种 忘我 和 疯狂 的 境界 Enter a state of ecstasy and madness

最能体现 酒神 精神 的 艺术 就是 音乐 The art that best embodies the spirit of Dionysus is music

比如 西大 原始部落 的 居民 such as the inhabitants of the original tribe of the West

要 和 神灵 沟通 时 To communicate with the gods

他们 会 集体 歌唱 they will sing collectively

让 参与者 忘记 自我 Make participants forget themselves

融入 到 更 大 的 集体 中 integrate into a larger group

获得 神秘 体验 Get mystical experience

音乐 引起 的 迷幻 作用 Psychedelic effects caused by music

我们 在 现代 摇滚乐 中 也 还 能 看到 We can also see it in modern rock music

其实 这 两种 精神 不仅 分 In fact, these two spirits are not only

管 了 希腊 艺术 的 两个 侧面 Both sides of Greek art

他们 还 代表 了 两种 They also represent two

截然 相反 的 人生态度 diametrically opposed attitude towards life

日神 精神 追求 秩序 The Spirit of the Sun seeks order

所以 他 告诫 人们 保持 审慎 和 节制 So he admonished people to be prudent and temperate

遵循 道德规范 形式 才能 获得 幸福 Follow the moral code form to achieve happiness

与此相反 opposite of this

酒神 精神 则 倡导 人生 虚空 The spirit of Dionysus advocates the emptiness of life

人 作为 个体 是 痛苦 的 Man as an individual suffers

想要 获得 幸福 那 就 得 陷入 疯狂 If you want to be happy, you have to fall into madness

像 喝醉酒 一样 迷失 自我 Lose yourself like drunk

更 极端 的 讲 more extreme

死亡 才 是 通往 幸福 的 捷径 Death is the shortcut to happiness

正是 日神 精神 和 酒神 精神 的 针锋相对 It is the tit for tat between the spirit of the sun and the spirit of the Dionysian

彼此 竞争 才 推动 希腊 悲剧 的 发展 Competing with each other drives the Greek tragedy

当 这 两种 精神 有机 的 结合 在 一起 时 When these two spirits are organically combined

伟大 的 希腊 悲剧 就 到来 了 The great Greek tragedy is coming

关于 酒神 精神 和 日神 精神 这 段 概念 About the concept of Dionysian spirit and Sun god spirit

我们 就 介绍 到 这 We introduce here

接下来 我们 就 来看 Next we will see

这 两种 精神 与 希腊 悲剧 的 关系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se two spirits and Greek tragedy

这 也 是 悲剧 的 诞生 中 最 精彩 的 内容 This is also the most wonderful content in the birth of tragedy

尼采 给 古希腊 悲剧 画出 了 三个 阶段 Nietzsche draws three stages of ancient Greek tragedy

第一个 阶段 是 悲剧 的 诞生 时期 The first stage is the birth period of tragedy

那时 的 悲剧 主要 以 歌唱 为主

没有 任何 故事 剧情

酒神 精神 占 绝对 地位

第二个 阶段 是 古希腊 悲剧 的 巅峰 时代

悲剧 既有 音乐 又 有 故事

酒神 精神 和 日神 精神 实现 最佳 的 融合

像 背负 的 普罗米修斯

俄迪普 斯王

还有 安提戈 聂

这些 名作 都 出自 这个 阶段

第三个 阶段 是 悲剧 的 末 落

因为 这时 萌生 出 的 新 的 理性 乐观 精神

这种 新 精神 的 登场

打破 了 酒神 精神 和 日神 精神 的 微妙

平衡 最终 毁灭 了 悲剧

好 我们 先看 希腊 悲剧 的 诞生 时期

尼采 认为

悲剧 并 不是 某个 巨 作家 的 天才 发明

他 的 最初 形态 是 酒神 颂歌

真 要 追溯 的话

那么 合唱队 才 是 悲剧 的 最早 作者

传统 上 有 很多 学者 把 合唱队

视为 悲剧 舞台 上 的 背景

认为 他们 是 希腊 政治 民主 的 体现

是 理想 观众 的 化身

因为 古希腊 的 很多 城帮稿 民主 治

只要 是 公民 都 能 轮流 指正

这种 政治 习惯 延续 到 悲剧 舞台 上

为了 让 一般 的 观众 也 有 机会 登上 舞台

所以 就 发明 了 合唱队

但 尼采 非常 反对 这种 解释

他 认为 学者 们 搞错 了 合唱队 的 作用

对 悲剧 的 理解 也 就 错 的 离谱

希腊 悲剧 原本 是 召唤 酒神 的 宗教仪式

参加 仪式 的 多数 是 平民百姓

他们 聚集 起来

通过 唱歌跳舞 的 方式 变得 迷狂 和 忘我

用 这种 方式 来 召唤 酒神

参与 宗教仪式 的 人

后来 就 演变成 合唱队

所以 悲剧 一 开始 只有 歌乐 没有 剧情

人们 歌咏 的 内容 往往 也 是 悲叹

人生 苦短

岁月 静好 只是 一瞬

死亡 和 毁灭 才 是 永恒

简而言之

这 就是 这 本书 的 全民 所 揭示 的 悲剧

从 音乐 精神 中 诞生

这样 看来

悲剧 一 开始 是 被 酒神 精神 占据 的

然而 纯音乐 的 东西 实在 是 太 抽象 了

阻碍 了 酒神 智慧 的 传播

为了 让 人能 生动 形象 的 认识 真理

这时候 日神 精神 就 派 上 用处

希腊 悲剧 也 就 发展 到 第二阶段

在 这个 阶段 里

悲剧 诗人 给 配乐 添加 上 剧情

把 杂乱 的 事件 编制 起来

理顺 他们 的 前因后果

塑造 个性 鲜明 的 角色

最终 呈现出 精彩 的 戏剧 演出

简而言之

希腊 悲剧 里 所有 美好 而 吸引 人 的 东西

都 是 靠 日神 精神 来 添加 的

这样一来

酒神 精神 和 日神 精神

就 在 悲剧 中 达成 和解

悲剧 的 发展 也 由此 走向 巅峰

现在 大家 熟知 的 古希腊 悲剧

很多 都 是 这个 阶段 的 作品

我们 不妨 以 俄迪普 斯王 这部 名 作为 例

看看 日神 精神 和 酒神 精神

如何 融入 希腊 悲剧

相传 希腊 有个 叫 特拜 的 古城

那里 的 国王 生 下 一个 孩子 后

就 被 先知 警告 说

孩子 长大 后 会 杀死 父亲

迎娶 母亲

国王 很 害怕

夏令 将 婴儿 遗弃 在 荒郊 野岭

可 阴差阳错

婴儿 不但 在 野外 被 发现

还 被 其他 城帮 的 王 收养 了

这个 婴儿 就 叫 俄迪普斯

俄蒂普斯 长大 后

他 也 听到 杀父 娶 母 的 预言

为了 避免 预言 应验

他 决定 离开 养父 养母

远走他乡

在 旅途 中

俄迪普斯 遇到 了 亲生 父亲

却 把 他 当成 路人

在 争吵 中 失手 杀死 了 他

接着 俄迪普斯 来到 特 拜城 附近

当时 一头 叫 斯芬克斯 的 怪兽

盘具 在 特 拜城 周围

他 要求 路过 的 人 猜谜

猜 不 出来 就要 被 吃掉

智慧 的 阿迪普斯 解开 谜题

成功 让 斯芬克斯 自杀

阿迪普斯 成为 特拜 的 拯救 者

迎娶 了 亲生 母亲

当上 了 特拜 国王

很多年 后

特派 成 爆发 了 一场 瘟疫

俄迪普斯 绞尽脑汁 也 不 知道 怎么 解决

最后 一位 盲人 先知 点破 了 实情

瘟疫 的 根源 正是 俄迪普斯 自己

他 犯下 了 杀父 取母 的 罪行

神明 才 降罪 给 特 白城

只有 赶走 俄迪 普斯成 邦

才能 干净 结束 瘟疫

真相大白 后

俄迪普斯 的 母亲 同时 也 是 妻子 自杀 了

俄迪 普斯刺 瞎 了 双眼

离开 了 特 百城

余生 都 在 异乡 流浪

连 怎么 去世 都 没有 人 知道

被 命运 捉弄 的 俄迪普斯

落 的 一个 家破人亡 的 结局

俄迪普斯 这出 悲剧

大致 就 讲 了 这样 一个 故事

那么 他 是 怎么 结合

酒神 精神 和 日神 精神 的 呢

第一 整个 悲剧 的 思想 内核

是 由 酒神 精神 来 提供 的

所有 观众 都 清楚

俄迪普斯 悲惨 的 一生

并 不是 他 做 错 了 什么 导致 的

命运 落下 的 打击 是 无差别 的

他会 降临到 所有人 头上

无论 你 有 多么 的 高贵

聪明 的 俄蒂普斯 击败 了 怪物

却 击败 不了 命运

在 整个 剧中

他 非常 理性 的 逃离 城帮

回避 预言

尽 最大 努力 让 世界 走上正轨

然而 在 无情 的 命运 面前

个人 的 理性 都 是 徒劳

最后 的 结局 依然 是 毁灭

幸福 短暂

痛苦 永恒

这 就是 希腊 悲剧 的 主题

第二日 神 精神 提供 了 美丽 的 幻觉

让 观众 觉得 命运 也 不是 那么 可怕

比如说 悲剧 家 在 创作 这部 剧时

添加 进 了 扣人心弦 的 对话

还 采用 了 道序 的 蓄势 方式

带 着 观众 像 看 侦探小说 一样

逐步 解开 俄迪普斯 的 身世 之谜

这样 观众 暂时 忘记 了 人生 残酷 的 一面

转而 被 命运 的 启程 转合 吸引

最终 习 大人 学会 了 用 审美 的 方式

去 面对 人生

我们 先 小结 一下 悲剧 的 发展 第二阶段

一方面 悲剧 引入 了 日神 精神 于

是 有 了 故事情节 和 人物形象

另一方面

悲剧 的 角色 都 要 被 理解 为 酒神 的 化身

是 酒神 带 着 面具 在 舞台 上 活动

所有 工作 都 是 为了 传递 酒神 的 教诲

后来

人们 把 这 一时期 的 悲剧 称为 旧 悲剧

古希腊 的 三大 悲剧 家 埃斯库 罗斯

索弗 克勒斯 和 欧里 必得斯

排在 前 两位 的 就是 旧 悲剧 的 代表

但是 排行 第三 的 欧里 必得斯

历史 上 却 被 划分 为 新 悲剧 的 代表 人物

所谓 的 新 悲剧

其实 也 就是 悲剧 走向 下坡路 的 阶段 了

尼采 认为

正是 由于 欧里 必得斯 和 苏格拉底

这 两个 人

让 希腊 悲剧 既 失去 了 日神 的 美

也 丢掉 了 酒神 的 悲

最终 走向 末落

我们 先 来看

同样 身为 悲剧 家 的 欧里 必得斯

是 如何 败坏 希腊 悲剧 的

首先 在 欧里 必得斯 的 作品 里

日神 精神 更 占上风

人物 对话 越来越 长

音乐性 的 东西 越来越少

在 老一辈 的 悲剧 作家 那里

人物 的 对话 和 情节

这些 东西 都 是 为 合唱队 服务 的

体现 酒神 精神 的 音乐 才 是 核心

但 欧里 必得斯 却 让 对话 的 比重

大大 上升

引导 观众 关注 剧情

忽视 音乐

其次 在 欧里 碧 德斯 的 悲剧 里

戏剧 格调 日趋 平庸

酒神 的 教诲 也 逐渐 被 隐藏 起来

为了 讨好 观众

他 不愿 展现 人生 的 痛苦

在 一些 本应 是 幻灭 的 地方

他 却 给 了 观众 一个 欢乐 的 结局

比如说

欧里 毕 德斯 有 一部 作品 叫 美迪 亚

里头 讲 一个 妻子 为 报复 丈夫 出轨

所以 狠心 把 亲生 孩子 杀掉 了

要是 在 旧 悲剧 时代

或许 就 会 以 这个 女人 的 自杀

来 结束 戏剧

让 全剧 无 人生 还

但 在 欧里 蒂 德斯 这里

妻子 在 结局 并 没有 遭遇 悲惨 的 命运

而是 远走高飞 到 另 一个 城帮 寻找 爱情

不过 欧里 毕 德斯 还 不算

杀死 希腊 悲剧 的 元凶

真正 的 幕后 凶手

其实 是 古希腊 著名 的 哲学家

苏格拉底

往 夸张 里 说

那么 苏格拉底

为什么 要 为 悲剧 的 衰落 负责 呢

这里 有 两个 关键 原因

第一

苏格拉底 相信 凡人 能够 获得 幸福

通过 理性 来 获得 幸福

苏格拉底 认为

世间 的 万事万物 都 有 内在 的 运行 规律

整个 世界 是 非常 有 秩序 的

甚至 连 命运 也 不 例外

善有善报

恶有恶报

那么 人类 如果 能 使用 自己 的 理性

充分 把握 万物 的 秩序

那么 人生 就 能 获得 幸福

第二

苏格拉底 认为 存在 一个 非 物质 的 世界

一个 纯粹 是 灵魂 的 世界

那个 世界 才 是 真实 的

我们 的 身体 更 像是 一座 监狱

时刻 把 我们 的 灵魂 囚禁 于 尘世

阻碍 我们 获得 幸福

苏格拉底 的 哲学 活动 就是 在 学习 死亡

让 我们 习惯 摆脱 肉体

等到 肉体 的 生命 迎来 终点

我们 的 灵魂 就 将 告别 肉体

这座 监狱 到 彼岸 世界 开始 真正 的 生活

苏格拉底 的 这 两个 核心 主张

完全 跟 古希腊 的 悲剧 剧情 相 违背

在 悲剧 的 世界观 里

世界 是 无序 的

命运 的 打击 也 没道理 可言

因此 人生在世

幸福 是 短暂 的

痛苦 才 是 永恒 的

这 就是 人之为 人 的 宿命

但 苏格拉底 的 学说

却 洋溢着 理性主义 的 乐观 态度

痛苦 是 暂时 的

只要 方法 对路

合理 的 使用

每个 人 都 拥有 的 理性

人人 都 能 在 彼岸 世界 中 获得 永恒 幸福

在 随后 的 历史 里

苏 格达 底 的 理性主义 一路 高歌猛进

击败 的 以 酒

神 精神 为 主导 的 悲剧 世界观

甚至 影响 到 中世纪 基督教

对 永生 的 追求

以及 近代 启蒙运动 对 理性 之光 的 拥护

乃至 现代人 对 科学 的 崇拜

就 这样

古希腊 悲剧 的 真正 精神 渐渐 被 人 遗忘

悲剧 也 就 没落 了

好 现在

来 回顾 一下 本书 的 第二 部分 的 内容

尼采

借助 酒神 精神 和 日神 精神 这 两个 概念

向 我们 展现 了 希腊 悲剧 简史

正如 书名 所 揭示 的

悲剧 是从 音乐 中 诞生 的

合唱队 是 悲剧 最早 的 成员

他们 负责 歌唱 酒神 的 教诲

后来 日神 精神 让 抽象 的 悲剧 变 巨像

于是 有 了 个性 鲜明 的 角色

打动 人心 的 故事情节

当 酒神 精神 和 日神 精神

在 悲剧 中 达成 和解 时

悲剧 迎来 巅峰 时期

不过 好景不长

理性主义 登场 了

这种 新 精神 的 代表

分别 是 悲剧 家 欧里 逼 德斯

以及 哲学家 苏格拉底

理性 的 乐观 取代 了 酒神 的 悲观

于是 希腊 悲剧 就 慢慢 衰落 了

不过 尼采 并未 止步 于 悲剧 的 消亡

他 在 19 世纪 莫德 德国

也 就是 尼采 生活 的 那个 时代

看到 了 悲剧 在 德国 文化 中

重生 的 可能性

这 就是 悲剧 的 诞生

第三 部分 要 讲 的 内容

我们 刚才 说 过

悲剧 的 衰落 是因为

理性 乐观主义 的 流行

这种 思想 自 苏格拉底 以后

就 一直 是 西方 两

千多年 文化 的 一个 主流

在 18 世纪 的 启蒙运动 中

这一 思想 达到 了 顶峰

但 物极必反

理性 乐观主义 在 德国 文化 中 遭到 挑战

尼采 认为 有 两个 关键 条件

让 悲剧 得以 在 现代 世界 中 重生

第一个 条件 是 德国 哲学 的 出现

尤其 是 康德 和 书本 华 的 哲学

第二个 条件 是 瓦格纳 对 歌剧 的 发展

我们 先看 第一个 条件

德国 古典 哲学 的 起点 是 18 世纪 的 康德

虽然 他 坚定 的 捍卫 理性

但 他 和 启蒙 主义者 又 有 很大 的 不同

康德 的 哲学 代表作 叫 纯粹 理性 批判

这 本书 很 复杂

但 阻止 很 明确

就是 要 明确 人类 理性 的 认识 边界

康德 想 搞清楚

哪些 东西 是 理性 能 知道 的

哪些 东西 是 超出 人类 认知 范围 的

总之 理性 乐观主义 相信

人类 理性 能 认识 一切

但 康德 的 哲学 工作 却 瓦解 了 这个 自信

另 一个 重要 的 思想家 书本 华

则 是 沿着 康德 的 思路 走 下去

康德 给 李姓 划分 的 界限

认为 有些 东西 落 在 李姓 的 认识 范围 外

书本 华 觉得 康德 说 的 很 正确

并且 让 这个 理论 发展 的 更 极端 一些

他 认为 那些 超出 认识 范围 的 东西

才 是 这个 世界 的 真相

书本 华把 他们 称为 意志

而 我们 能 看到 的 和 思考 到 的 东西

都 只是 表象

意志 没有 秩序 却 又 永恒 存在

表象 看似 井井有条

却 只是 理性 的 虚构 而已

简而言之

理性 乐观主义 认为 理性 能够 认识 真理

但 这种 观点 被 书本 华 推翻 了

理性 非但 认识 不了 真理

他 还 只能 制造 假象

接下来

我们 来看 悲剧 获得 重生 的 第二个 条件

那 就是

德国 音乐家 瓦格纳 对 歌剧 的 改造

近代 欧洲

意大利人 模仿 希

腊 悲剧 创造 出 歌剧 这种 音乐 艺术

从 表面 看 这 两者 的确 很 像

他们 都 是 音乐 与 叙事 相结合 的 艺术

但是 歌剧 和 悲剧 有 两个 最 重要 的 区别

首先 是 音乐 的 地位

在 歌剧 那里

音乐 被 歌词 服务

表演者 的 任务 就是 要 让 观众 听 清 歌词

创作者 则 通过 歌词 推动 情节 塑造 角色

其次 是 思想 阻止

歌剧 最终 营造 出

人与自然 和谐 共处 的 状态

要 让 人们 获得 安慰

在 艺术 中 体会 到 失而复得 的 乐趣

而 不 像 希腊 悲剧 那样

让 观众 感受 到 哀痛

但 尼采 在 德国 音乐家 瓦格纳 这里

发现 了 与众不同 的 地方

瓦格纳 创作 过 一部 歌剧

叫 特利 斯坦 与 伊索 尔德

在 这部 歌剧 里

瓦格纳 继承 了 德国 的 音乐 传统

也 就是

从 巴赫 一直 到 贝多芬 的 交响乐 文化

一 反常规 的 把 音乐 这部 作品 的 核心

观众 不必 借助 台词 和 画面 的 帮助

只 需 闭目 倾听

就 能 从 交响乐 那里

读懂 创作者 的 宏大 气魄

这部 剧 既有 音乐 的 魔力

又 有 各种 鲜活 的 人物形象

已经 非常 类似 于 巅峰 时期 的 悲剧 了

因此 尼采 从 瓦格纳 身上

看到 悲剧 复兴 的 苗头

预感 到 德国 将 迎 回 古老 的 希腊 精神

并 引领 世界 去 克服 现代文明 的 弊端

从 悲剧 的 诞生 跨越 到 悲剧 的 复苏

尼采 在 这里 为 他 的 第一 本书

画下 的 句号

好 悲剧 的 诞生 的 基本 内容

我们 就 讲 到 这

最后 我们 来 讲讲

本书 在 尼采 思想体系 中 的 地位

以及 他 对 后世 的 影响

这 本书 刚 面试 时

可以 说 是 一本 失败 的 处女座

你 踩 在 这本

书里 一点 都 不 遵守 学术 规范

因为 文献 材料 的 庞杂

行文 思路 的 跳脱

思想 主张 的 离经叛道

悲剧 的 诞生 刚 面试 时

你 采 就 遭到 同行 的 猛烈 烹击

连 好友 间 偶像 瓦格纳 都 急于 和 这 本书

撇清 关系

但 从 尼采 整个 思想体系 来看

悲剧 的 诞生 无疑 是 个 伟大 的 起点

首先

这 本书 孕育 了 尼采 哲学 的 很多 关键词

比如 在 查拉 图 斯特拉 如释 说 中

尼采 大谈 超人

在 悲剧 的 诞生 里

音乐家 瓦格纳 就 有 超人 的 影子

又 比如 他 写 过 一本 道德 的 谱 戏

专门 考察 人类 道德 的 起源

那本书 所 使用 的 方法

就是 他 研究 悲剧 起源 时用 过 的 套路

再 比如 他 晚年 提出 了 权利 意志 这个 词

其实 就是 酒神 精神 的 哲学 化 表述

其次 从 思想 的 高度 看

尼采 从 这 第一部 作品 起

就 已经 致力于 反思 现代文明

在 这 本书 里

他 表面 上 大力 批判 苏格拉底

实际上 是 想

批评 苏格拉底 所 代表 的 文明 类型

在 以后 的 所有 作品 里

不管 作品 风格 怎么 变

对 现代性 的 批判

一直 是 尼采 的 思想 主线

这 也 让 悲剧 的 诞生

成为 现代 美学 和 存在主义 思潮 的 起点

如果 我们 把 视线 拉长 到 20 世纪

那么 尼采 这 本书 的 划时代 意义

在 不同 领域 越来越 瞩目

在 思想 文化 领域 不同

伟人 都 从 本书 汲取 养分

诺贝尔文学奖 得主 托马斯 曼 的 小说

磨山 书名 就 起源于 悲剧 的 诞生

20 世纪 最 重要 的 哲学家 海德格尔

专门 开辟 课程 来 解读 悲剧 的 诞生

奥地利 音乐家 马乐 直接 用 你 踩 在 这

本书 里 的 音乐 观点 来 创作 交响乐

在 心理学 领域

酒神 精神 这个 概念

开启 了 人们 对 潜意识 理论 的 研究

精神分析

支付 弗洛伊德 对 梦 和 本能 的 探讨

就是 受 日神 精神 和 酒神 精神

这 对 概念 的 启发

在 梦 的 解析 中

弗洛伊德 使用 了 尼采 的 很多 术语

并且 赞成 尼采 队 本能

抑制 这些 现象 的 分析

心理学 大师 荣格 也 对 尼采 有 很多 借鉴

比如 集体 无意识 这个 概念

也 来自 这 本书

在 人类学 领域

悲剧 的 诞生 也 开 了 很多 先河

尼采 提倡 用 希腊人 的 眼光 去 看 悲剧

对 希腊神话 也 提出 了 很多 精彩 见解

这些 都 被 文化 人类学 开辟 了 路径

比如 英国 学者 弗雷泽 的 金枝

法国 学者 列为 斯特劳斯 的 结构 人类学

都 有 这 本书 的 影子

费校 通 先生 的 老师 马林诺夫斯基

也 承认

他 研究 工作 的 灵感 就 来自 这 本书

自 1872 年 发表 以来 悲剧 的 诞生

这本 有着 一百多年 历史 的 书

至今 深受 读者 青睐

或许 其 魅力

正是 来自 尼采 传递 给 世人 的 教诲

承认 人 的 悲剧性

直面 痛苦 和 险境

比起 幻想

美好 的 愿景 更 能 触及 生命 的 真谛

好 悲剧 的 诞生 就 为 你 解读

到 这里 我们 下期 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