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一天一个小故事, 一天一个小故事,詹妮特.弗兰,一个‘精神分裂’的伟大作家。(字幕) (20200105第83集)

一天 一个 小 故事 ,詹妮特 .弗兰 ,一个 ‘精神分裂 ’的 伟大 作家 。(字幕 ) (20200105第 83集)

观众 朋友 们 大家 好 我 是 大康 今天 是 2020 的 1 月 5 日

继续 我们 的 一天 一个 小 故事

今天 给 大家 讲 的 故事 就 发生 在 我 生活 的 新西兰

说 1945 年 9 月 的 一天

一家 精神病院

转来 了 一个 新 的 病人

大夫 整理 着 病人 的 资料

下午 3 点 病人 准时 来 了 是 个 姑娘 当时 蹑手蹑脚 低着头

大夫 打开 医疗 记录 , 上面 是 这么 写 的

害羞

极端 内向

交谈 困难

有 严重 的 自闭 倾向

怀疑 有 防卫 掩饰 的 幻想

或 妄想

这 姑娘 长得 不太好 看 挺 胖 脸上 还长 了 一脸 的 雀 班

但是 她 很 安静 不管 你 问 什么 她 总是 轻轻 的 回答 是 或 不是

过 了 一段时间 大夫 发现 这 是 个 挺 让 人 省心 的 病人

从不 惹事

总是 静静的 坐在 一个 角落 望 着 远处 发呆

跟 她 说话 她 也 总是 羞怯 的 一笑 然后 说 是 或 不是

再 往后 大夫 发现 对 这个 姑娘 而言 书写 的 表达 要 远 比 交谈 容易 得 多

他 就 给 这个 姑娘 一些纸 和 笔 让 她 随便 写写 写 任何 她 想到 的 文字

结果 几天 后 大夫 就 开始 研究 那些 纸

只见 这个 姑娘 写字 的 那个 笔画 很 纤细 字母 几乎 是 畏缩 地挤 在 一起

读 起来 很 吃力

而 她 写 的 那些 东西 读 起来 就 更 费劲 了

很 抽象

或者 你 也 可以 说 十分 的 有 诗意

反正 这个 大夫 研究 了 半天 也 没 弄 明白 也 没 看 懂

心说 这 可能 是 脑子里 的 一些 幻想 吧

从 病历 上 大夫 知道 这个 姑娘 的 成长 很 不 正常

她 说话 很 晚

而且 还 不是 一般 的 晚 好几岁 了 都 不会 说话

别的 孩子 都 嘲笑 她 弄 得 她 不敢 出门 老是 畏缩 地 躲 在 家里

慢慢 地 连 父母 到 周围 的 所有人 都 认为 这个 孩子 不 正常

她 老 这么 听人 说 自己 也 慢慢 相信 自己 是 不 正常 的 了

就 这样 心事重重 的 小姑娘 被 送到 小学 可 她 当时 还 处在

一种 牙牙学语 的 状态

后来 给 送到 医院 连 大夫 都 认为 她 真的 是 不 正常 了

很小 的 时候

医生 给 她 的 诊断 是 自闭症

后来 又 被 诊断 为 忧郁症

再 后来 这个 小姑娘 脆弱 的 神经 终于 崩溃 了 她 长期 住进 了 疗养院

又 多 了 一个 精神分裂症 的 诊断

这个 姑娘 就 这么 眨巴 着 眼睛 莫名其妙 地 看着 这些 事 在 自己 的 身上 发生

默默 的 接受 着 各种

奇奇怪怪 的 治疗

她 的 父母 似乎 也 忘记 了 她 的 存在 到 后来 连 半年 都 不来 一次

她 也 就 这么 默默地 可有可无 地 活着

医院 里 摆 着 一些 过期 的 杂志 都 是 社会 上 一些 善心人士 捐赠 的

她 总是 抱 着 其中 的 一本 坐在 角落里 一动不动

安静 的 就 像是 一个 摆设

一个 花瓶

奇怪 的 事情 发生 了

在 1950 年 1 月 5 号 的 这 一天

也 就是 在 70 年前 的 今天

医院 忽然 收到 了 一个 来自 英国伦敦 的 包裹

大夫 打开 一看

里面 是 一本 文学 杂志

那 是 一本 非常 有名 的 杂志

附带 的 信中 特别 注明 在 这个 杂志 里面 有 那个 姑娘 的 一篇 短篇小说

而且 人家 还 继续 约稿

包裹 里 还有 一张 支票

这一下 医院 轰动 了 没想到 平时 那些 被 视为 不知所云 的 文字

竟然 在世界上 一流 的 文学 杂志 上

刊出 了 震惊 之 余 大夫 们 顾不得 尴尬

赶快 取消 了 一些 带有 侵犯 性 的 治疗 方法

大家 开始 竖起 耳朵 听 她 说话

尽管 大家 听 的 还 不是 太 懂 但 在 大家 的 鼓励 之下 投稿 还 在 继续

终于 另 一个 震惊 来 了

姑娘 的 一篇 小说 赢得 了 当年 的 英国文学 大奖

这一下 所有 知道 这件 事 的 人

都 傻 了

这位 姑娘 出院 了

她 被 隆重 的 从 新西兰 请 到 了 英国

在 那儿 她 不是 一个 精神病人

而是 作为 一个 作家 领取 了 大奖 和 高额 的 奖金

后来 呢 她 带 着 自己 的 医疗 病历 主动 来到 了 世界 精神 医学 最 著名 的

茅得斯利 医院

这是 一个 最 著名 的 英国 的 一个 精神病学 的 医院

最终 英国 的 一个 精神科 医师

慎重 的 为 她 开 了 一张 证明 她 没病 的 诊断书 而 那年 她 已经 34 岁

这 就是 新西兰 女作家 詹 尼特 弗兰 的 真实 的 故事

上面 那个 故事 来自 一篇

以 她 为 主角 的 散文 名字 叫

" 活着 "

咱们 多 介绍 几句 这位 传奇 的 女作家 詹 尼特 弗兰

她 是 1924 年 8 月 28 日

出生 在 新西兰 南岛 的 小城 丹尼 丁

她 的 童年 和 少年 时光 是 在 南岛 的 小城 奥马 如 度过 的

和 故事 里 描述 的 基本 一样 她 的 童年 一直 磕磕绊绊

在 她 后来 的 自传 里面 描述 过 一个

很 惊悚 的 一个 一个 过往 吧

她 有 两个 姐姐

一个 姐姐 叫 马太 奥 , 一个 姐姐 叫 伊莎贝尔

这 两个 姐姐

后来 都 是 在 不同 的 事故 中

淹死

两个 姐姐 都 淹死 了 而且 是 在 不同 的 意外事故 中

当时 呢 还 作为 比 她们 小 的 那个 小妹妹 的

这个 弗兰 在 她 的 内 心中 应该 说 是 遭到 了

强烈 的 震撼

我 想 的 这 就 为什么 在 她 的

童年 和 少年 时光 陷入 比较严重 的 自闭症

她 是 有 这么 一种 问题 的

有 这么 一个 家庭 的 背景

一个 家庭 的 两个 孩子 都 被 淹死 这 听 着 是 很 邪

实际上 在 她 小学 以后 呢 待人 长开 了 以后 她 也 慢慢 变得 开朗

应该 说 也 不是 说 一直 处在 那末 一种

精神 有 问题 的 那么 一种 状态

没 那么 严重

你 像 她 在 1943 年 也 就是 在 她 19 岁 的 那年

她 想 作为 一个 老师 她 的 职业 她 想将来 做 一个 老师 后来 她 就 到

丹尼 丁 的 一个 教育 培训中心 在 奥塔哥 大学 下面 有 一个 教育 培训中心

在 里边 去学 英语 法语 和 哲学

学了 几门 课 另外 还 在 丹尼 丁 的 另外 一个 学校 里面 学习 写作

同时 她 在

上 着 这 两门课

但是 呢 在 这 中间 她 还是 有 那个 原来 精神 问题 的 一些 阴影

几次 试图 自杀

因为 这个 缘故 后来 就是 刚才 到 故事 的 1945 年 的 9 月

后来 她 中止 了 自己 在 那个 但尼丁 的

老师 培训 的 那些 课程

那个 写作 课程 都 终止

后来 呢 就 到 了 这个

精神病 医院

在 里面 她 一 呆 就 呆 了 八年

所以 说 她 的 写作 所有 的 这些 东西 不是 天外飞仙 不是 那种 彻头彻尾 的 天才

她 在 前面 是 学过

大概 两年 多 的

她 是 有 这个 功底

詹 尼特 1956 年 离开 新西兰 去 了 英国 在 伦敦 她 生活 了 七年

写 了 大量 的 作品

获得 了 英国 极高 的 赞誉

1963 年 的 她 回到 了 新西兰 接受 了 奥塔哥 大学 颁发 给 她 的 荣誉 学位

因为 她 当时 上 的 那个 培训中心 就是 奥塔哥 大学 的 一个 附属 机构

和 奥塔哥 大学 一直 有 关系

给 了 她 一个 荣誉 学位

作为 一个 作家 她 内心 很 澎湃 充满 了 激情

詹 尼特 她 很 难 安静下来

她 不停 的 换 居住 的 地方 她 生活 过 很多 地方

你 像 在 奥克兰

在 塔卡 普 那里 生活 了 一段时间 后来 去 Taranaki

这 是 在

纽 普利茅斯 那边 在 Wanganui 在 北帕

在 Waiheke Island 在 Stratford

另外 在 Browns Bay 另外 还 在 惠灵顿 旁边 的 小镇 Levin

居住 了 很长 的 时间

詹 尼特 佛兰 在 2004 年 1 月 29 号 逝世 享年 79 岁

在 她 晚年时期 那 最后 她 还是 回到 了 但尼丁

这 就 有点像 人生 的 一个 宿命 她 的 传奇 从 这 出生 她 从 这儿 开始

最后 绕 了 传奇 的 这么 一大 圈

最后 还是 回到 了 开始 的 原点

詹 尼特 佛兰 是 个 非常 高产 的 作家 她 写 了 大量 的 长篇小说 和 中短篇

代表作品 有 《 猫头鹰 在 哀叫 》

这 就是 她 当年 在 英国 获得 文学 大奖 的 那个 长篇

另外 还有 《 水中 面影 》

《 字母 边缘 》《 盲人 的 芳香 园 》《 餐桌上 的 天使 》 等等

有 一部 关于 她 生平 的 电影 叫 《 我 与 天使 同桌 》 或者 是 《 天使 在 我 桌旁 》

如果 有 这方面 资料 的 朋友 那 可以 这个 检索 一下 这部 电影

这是 一部 有 一段时间 的 电影

另外 詹 尼特 还 写诗

水准 也 非常 的 高 她 被誉为 新西兰 历史 上 最好 的 诗人

詹 尼特 一生 充满 了 传奇 她 的 身前 身后 获得 荣誉 无数

她 的 作品 的 名录 和 获奖 的 名录 是 一份 长长的 单子

这些 都 是 这个 曾经 被 定义 为 精神分裂 的 女子

留给 这个 世界 的

精神 礼物

詹 尼特 佛兰

众所 公认 的

是 新西兰

最 伟大 的 作家

今天 是 2020 年 的 1 月 5 日

咱 把 今天

奉献给 这位 伟大 的 作家

这 就是 今天 的 故事

咱们 明天 再见



Want to learn a language?


Learn from this text and thousands like it on LingQ.

  • A vast library of audio lessons, all with matching text
  • Revolutionary learning tools
  • A global, interactive learning community.

Language learning online @ LingQ

一天 一个 小 故事 ,詹妮特 .弗兰 ,一个 ‘精神分裂 ’的 伟大 作家 。(字幕 ) (20200105第 83集)

观众 朋友 们 大家 好 我 是 大康 今天 是 2020 的 1 月 5 日

继续 我们 的 一天 一个 小 故事

今天 给 大家 讲 的 故事 就 发生 在 我 生活 的 新西兰

说 1945 年 9 月 的 一天

一家 精神病院

转来 了 一个 新 的 病人

大夫 整理 着 病人 的 资料

下午 3 点 病人 准时 来 了 是 个 姑娘 当时 蹑手蹑脚 低着头

大夫 打开 医疗 记录 , 上面 是 这么 写 的

害羞

极端 内向

交谈 困难

有 严重 的 自闭 倾向

怀疑 有 防卫 掩饰 的 幻想

或 妄想

这 姑娘 长得 不太好 看 挺 胖 脸上 还长 了 一脸 的 雀 班

但是 她 很 安静 不管 你 问 什么 她 总是 轻轻 的 回答 是 或 不是

过 了 一段时间 大夫 发现 这 是 个 挺 让 人 省心 的 病人

从不 惹事

总是 静静的 坐在 一个 角落 望 着 远处 发呆

跟 她 说话 她 也 总是 羞怯 的 一笑 然后 说 是 或 不是

再 往后 大夫 发现 对 这个 姑娘 而言 书写 的 表达 要 远 比 交谈 容易 得 多

他 就 给 这个 姑娘 一些纸 和 笔 让 她 随便 写写 写 任何 她 想到 的 文字

结果 几天 后 大夫 就 开始 研究 那些 纸

只见 这个 姑娘 写字 的 那个 笔画 很 纤细 字母 几乎 是 畏缩 地挤 在 一起

读 起来 很 吃力

而 她 写 的 那些 东西 读 起来 就 更 费劲 了

很 抽象

或者 你 也 可以 说 十分 的 有 诗意

反正 这个 大夫 研究 了 半天 也 没 弄 明白 也 没 看 懂

心说 这 可能 是 脑子里 的 一些 幻想 吧

从 病历 上 大夫 知道 这个 姑娘 的 成长 很 不 正常

她 说话 很 晚

而且 还 不是 一般 的 晚 好几岁 了 都 不会 说话

别的 孩子 都 嘲笑 她 弄 得 她 不敢 出门 老是 畏缩 地 躲 在 家里

慢慢 地 连 父母 到 周围 的 所有人 都 认为 这个 孩子 不 正常

她 老 这么 听人 说 自己 也 慢慢 相信 自己 是 不 正常 的 了

就 这样 心事重重 的 小姑娘 被 送到 小学 可 她 当时 还 处在

一种 牙牙学语 的 状态

后来 给 送到 医院 连 大夫 都 认为 她 真的 是 不 正常 了

很小 的 时候

医生 给 她 的 诊断 是 自闭症

后来 又 被 诊断 为 忧郁症

再 后来 这个 小姑娘 脆弱 的 神经 终于 崩溃 了 她 长期 住进 了 疗养院

又 多 了 一个 精神分裂症 的 诊断

这个 姑娘 就 这么 眨巴 着 眼睛 莫名其妙 地 看着 这些 事 在 自己 的 身上 发生

默默 的 接受 着 各种

奇奇怪怪 的 治疗

她 的 父母 似乎 也 忘记 了 她 的 存在 到 后来 连 半年 都 不来 一次

她 也 就 这么 默默地 可有可无 地 活着

医院 里 摆 着 一些 过期 的 杂志 都 是 社会 上 一些 善心人士 捐赠 的

她 总是 抱 着 其中 的 一本 坐在 角落里 一动不动

安静 的 就 像是 一个 摆设

一个 花瓶

奇怪 的 事情 发生 了

在 1950 年 1 月 5 号 的 这 一天

也 就是 在 70 年前 的 今天

医院 忽然 收到 了 一个 来自 英国伦敦 的 包裹

大夫 打开 一看

里面 是 一本 文学 杂志

那 是 一本 非常 有名 的 杂志

附带 的 信中 特别 注明 在 这个 杂志 里面 有 那个 姑娘 的 一篇 短篇小说

而且 人家 还 继续 约稿

包裹 里 还有 一张 支票

这一下 医院 轰动 了 没想到 平时 那些 被 视为 不知所云 的 文字

竟然 在世界上 一流 的 文学 杂志 上

刊出 了 震惊 之 余 大夫 们 顾不得 尴尬

赶快 取消 了 一些 带有 侵犯 性 的 治疗 方法

大家 开始 竖起 耳朵 听 她 说话

尽管 大家 听 的 还 不是 太 懂 但 在 大家 的 鼓励 之下 投稿 还 在 继续

终于 另 一个 震惊 来 了

姑娘 的 一篇 小说 赢得 了 当年 的 英国文学 大奖

这一下 所有 知道 这件 事 的 人

都 傻 了

这位 姑娘 出院 了

她 被 隆重 的 从 新西兰 请 到 了 英国

在 那儿 她 不是 一个 精神病人

而是 作为 一个 作家 领取 了 大奖 和 高额 的 奖金

后来 呢 她 带 着 自己 的 医疗 病历 主动 来到 了 世界 精神 医学 最 著名 的

茅得斯利 医院

这是 一个 最 著名 的 英国 的 一个 精神病学 的 医院

最终 英国 的 一个 精神科 医师

慎重 的 为 她 开 了 一张 证明 她 没病 的 诊断书 而 那年 她 已经 34 岁

这 就是 新西兰 女作家 詹 尼特 弗兰 的 真实 的 故事

上面 那个 故事 来自 一篇

以 她 为 主角 的 散文 名字 叫

" 活着 "

咱们 多 介绍 几句 这位 传奇 的 女作家 詹 尼特 弗兰

她 是 1924 年 8 月 28 日

出生 在 新西兰 南岛 的 小城 丹尼 丁

她 的 童年 和 少年 时光 是 在 南岛 的 小城 奥马 如 度过 的

和 故事 里 描述 的 基本 一样 她 的 童年 一直 磕磕绊绊

在 她 后来 的 自传 里面 描述 过 一个

很 惊悚 的 一个 一个 过往 吧

她 有 两个 姐姐

一个 姐姐 叫 马太 奥 , 一个 姐姐 叫 伊莎贝尔

这 两个 姐姐

后来 都 是 在 不同 的 事故 中

淹死

两个 姐姐 都 淹死 了 而且 是 在 不同 的 意外事故 中

当时 呢 还 作为 比 她们 小 的 那个 小妹妹 的

这个 弗兰 在 她 的 内 心中 应该 说 是 遭到 了

强烈 的 震撼

我 想 的 这 就 为什么 在 她 的

童年 和 少年 时光 陷入 比较严重 的 自闭症

她 是 有 这么 一种 问题 的

有 这么 一个 家庭 的 背景

一个 家庭 的 两个 孩子 都 被 淹死 这 听 着 是 很 邪

实际上 在 她 小学 以后 呢 待人 长开 了 以后 她 也 慢慢 变得 开朗

应该 说 也 不是 说 一直 处在 那末 一种

精神 有 问题 的 那么 一种 状态

没 那么 严重

你 像 她 在 1943 年 也 就是 在 她 19 岁 的 那年

她 想 作为 一个 老师 她 的 职业 她 想将来 做 一个 老师 后来 她 就 到

丹尼 丁 的 一个 教育 培训中心 在 奥塔哥 大学 下面 有 一个 教育 培训中心

在 里边 去学 英语 法语 和 哲学

学了 几门 课 另外 还 在 丹尼 丁 的 另外 一个 学校 里面 学习 写作

同时 她 在

上 着 这 两门课

但是 呢 在 这 中间 她 还是 有 那个 原来 精神 问题 的 一些 阴影

几次 试图 自杀

因为 这个 缘故 后来 就是 刚才 到 故事 的 1945 年 的 9 月

后来 她 中止 了 自己 在 那个 但尼丁 的

老师 培训 的 那些 课程

那个 写作 课程 都 终止

后来 呢 就 到 了 这个

精神病 医院

在 里面 她 一 呆 就 呆 了 八年

所以 说 她 的 写作 所有 的 这些 东西 不是 天外飞仙 不是 那种 彻头彻尾 的 天才

她 在 前面 是 学过

大概 两年 多 的

她 是 有 这个 功底

詹 尼特 1956 年 离开 新西兰 去 了 英国 在 伦敦 她 生活 了 七年

写 了 大量 的 作品

获得 了 英国 极高 的 赞誉

1963 年 的 她 回到 了 新西兰 接受 了 奥塔哥 大学 颁发 给 她 的 荣誉 学位

因为 她 当时 上 的 那个 培训中心 就是 奥塔哥 大学 的 一个 附属 机构

和 奥塔哥 大学 一直 有 关系

给 了 她 一个 荣誉 学位

作为 一个 作家 她 内心 很 澎湃 充满 了 激情

詹 尼特 她 很 难 安静下来

她 不停 的 换 居住 的 地方 她 生活 过 很多 地方

你 像 在 奥克兰

在 塔卡 普 那里 生活 了 一段时间 后来 去 Taranaki

这 是 在

纽 普利茅斯 那边 在 Wanganui 在 北帕

在 Waiheke Island 在 Stratford

另外 在 Browns Bay 另外 还 在 惠灵顿 旁边 的 小镇 Levin

居住 了 很长 的 时间

詹 尼特 佛兰 在 2004 年 1 月 29 号 逝世 享年 79 岁

在 她 晚年时期 那 最后 她 还是 回到 了 但尼丁

这 就 有点像 人生 的 一个 宿命 她 的 传奇 从 这 出生 她 从 这儿 开始

最后 绕 了 传奇 的 这么 一大 圈

最后 还是 回到 了 开始 的 原点

詹 尼特 佛兰 是 个 非常 高产 的 作家 她 写 了 大量 的 长篇小说 和 中短篇

代表作品 有 《 猫头鹰 在 哀叫 》

这 就是 她 当年 在 英国 获得 文学 大奖 的 那个 长篇

另外 还有 《 水中 面影 》

《 字母 边缘 》《 盲人 的 芳香 园 》《 餐桌上 的 天使 》 等等

有 一部 关于 她 生平 的 电影 叫 《 我 与 天使 同桌 》 或者 是 《 天使 在 我 桌旁 》

如果 有 这方面 资料 的 朋友 那 可以 这个 检索 一下 这部 电影

这是 一部 有 一段时间 的 电影

另外 詹 尼特 还 写诗

水准 也 非常 的 高 她 被誉为 新西兰 历史 上 最好 的 诗人

詹 尼特 一生 充满 了 传奇 她 的 身前 身后 获得 荣誉 无数

她 的 作品 的 名录 和 获奖 的 名录 是 一份 长长的 单子

这些 都 是 这个 曾经 被 定义 为 精神分裂 的 女子

留给 这个 世界 的

精神 礼物

詹 尼特 佛兰

众所 公认 的

是 新西兰

最 伟大 的 作家

今天 是 2020 年 的 1 月 5 日

咱 把 今天

奉献给 这位 伟大 的 作家

这 就是 今天 的 故事

咱们 明天 再见

×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