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一天一个小故事, 一天一个小故事:戴高乐,功成不居的伟人。(字幕) (20200108第86集) (3)

一天一个小故事:戴高乐,功成不居的伟人。(字幕) (20200108第86集) (3)

夏尔 戴高乐 前面 不要 任何 的 台头

什么 大 英雄 不行 前 总统 什么 的 都 不行 就是 写 上 名字

在 遗嘱 上 接着 写 葬礼 由 我 儿子 女儿 和 儿媳 在 我 私人 助手 们 的 帮助 下 安排

仪式 必须 极其 简单 我 不 希望 举行 国葬

不要 总统 部长 议会 代表团 和 公共 代表 团体 的 代表 参加

只要 武装部队 以 其 正式 的 身份 参加 就 可以 了 但 人数 不能 多

不要 乐队 吹奏 不许 吹 军号

不要 在 教堂 或 其他 的 地方 发表 什么 纪念性 的 演讲 国会 不要 致 悼词

举行 葬礼 的 时候 除了 我 的 家庭成员

和 我 的 那个 解放 功勋 团 的 战友 就是 他 的 那些 老战友 们

和 这个 科龙贝 市议会 的 成员 之外

不能 留 别的 位子

如果 法国 的 其他 男女 同胞 愿意 参加 的话 可以 陪送 我 的 遗体 到达 最后 的 安息 之地

以 给 我 的 身后 遗名 增光

但是 我 希望 大家 要 默默地 把 我 的 遗体 送到 墓地

我 特别 声明 我 事先 拒绝接受 给 于 我 的 任何 称号 晋升 荣誉 表彰 和 勋章

不论是 法国 的 还是 外国 的

授予 我 上述 任何 一项 那 都 违背 我 的 最后 愿望

这 就是 戴高乐 老先生 的 遗嘱 现在 镌刻 在 一个 石碑 上 永垂不朽

戴高乐 的 要求 都 实现 了

葬礼 举办 的 非常 的 简朴

这个 几十万 的 这个 法国 男女

当时 呢 有的是 赶到 了 那个 科龙贝 那个 小城 为 他们 心目 中 的 英雄 送葬

当时 在 巴黎圣母院 呢 为 他 举办 了 一个 大型 的 弥撒

很多 的 国家 的 元首 因为 你 政府 不办 嘛 最后 大家 都 聚到 巴黎圣母院 等 于是 教会 呢

办 了 这么 一个 纪念活动

当时 几十万 上百万 的 法国 民众

就 在 那个 凯旋门 当年 那个 26 年前 戴高乐 站 过 的 地方

向 这个 老 英雄 致敬 在 那儿 肃立

因为 什么 荣誉 他 都 不要

都 不行 但是 法国 人民 想到 了 办法

巴黎市 议会 决定 把 凯旋门 所在 的 那个 星形 广场

命名 为夏尔 戴高乐 广场

可以 说 这 是 向 拒绝 任何 荣耀 的 领袖 授予 荣誉 的 一个 最好 的 办法

刚才 他 说 的 那 几项 里 没 包括 这个

大伙儿 总算 找到 了 一个 空子 找到 了 一个 机会 来 纪念 这位 伟大 的 人

今天 呢 是 2020 年 的 1 月 8 日 我们 把 今天 献给 我 敬佩 的 一个 伟人 夏尔 戴高乐 一个 功成不居 的 伟人


一天一个小故事:戴高乐,功成不居的伟人。(字幕) (20200108第86集) (3)

夏尔 戴高乐 前面 不要 任何 的 台头

什么 大 英雄 不行 前 总统 什么 的 都 不行 就是 写 上 名字

在 遗嘱 上 接着 写 葬礼 由 我 儿子 女儿 和 儿媳 在 我 私人 助手 们 的 帮助 下 安排

仪式 必须 极其 简单 我 不 希望 举行 国葬

不要 总统 部长 议会 代表团 和 公共 代表 团体 的 代表 参加

只要 武装部队 以 其 正式 的 身份 参加 就 可以 了 但 人数 不能 多

不要 乐队 吹奏 不许 吹 军号

不要 在 教堂 或 其他 的 地方 发表 什么 纪念性 的 演讲 国会 不要 致 悼词

举行 葬礼 的 时候 除了 我 的 家庭成员

和 我 的 那个 解放 功勋 团 的 战友 就是 他 的 那些 老战友 们

和 这个 科龙贝 市议会 的 成员 之外

不能 留 别的 位子

如果 法国 的 其他 男女 同胞 愿意 参加 的话 可以 陪送 我 的 遗体 到达 最后 的 安息 之地

以 给 我 的 身后 遗名 增光

但是 我 希望 大家 要 默默地 把 我 的 遗体 送到 墓地

我 特别 声明 我 事先 拒绝接受 给 于 我 的 任何 称号 晋升 荣誉 表彰 和 勋章

不论是 法国 的 还是 外国 的

授予 我 上述 任何 一项 那 都 违背 我 的 最后 愿望

这 就是 戴高乐 老先生 的 遗嘱 现在 镌刻 在 一个 石碑 上 永垂不朽 This is the old Mr. de Gaulle’s will now immortalized on a stone tablet

戴高乐 的 要求 都 实现 了

葬礼 举办 的 非常 的 简朴

这个 几十万 的 这个 法国 男女

当时 呢 有的是 赶到 了 那个 科龙贝 那个 小城 为 他们 心目 中 的 英雄 送葬

当时 在 巴黎圣母院 呢 为 他 举办 了 一个 大型 的 弥撒

很多 的 国家 的 元首 因为 你 政府 不办 嘛 最后 大家 都 聚到 巴黎圣母院 等 于是 教会 呢

办 了 这么 一个 纪念活动

当时 几十万 上百万 的 法国 民众

就 在 那个 凯旋门 当年 那个 26 年前 戴高乐 站 过 的 地方

向 这个 老 英雄 致敬 在 那儿 肃立

因为 什么 荣誉 他 都 不要

都 不行 但是 法国 人民 想到 了 办法

巴黎市 议会 决定 把 凯旋门 所在 的 那个 星形 广场

命名 为夏尔 戴高乐 广场

可以 说 这 是 向 拒绝 任何 荣耀 的 领袖 授予 荣誉 的 一个 最好 的 办法

刚才 他 说 的 那 几项 里 没 包括 这个

大伙儿 总算 找到 了 一个 空子 找到 了 一个 机会 来 纪念 这位 伟大 的 人

今天 呢 是 2020 年 的 1 月 8 日 我们 把 今天 献给 我 敬佩 的 一个 伟人 夏尔 戴高乐 一个 功成不居 的 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