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一天一个小故事, 一天一个小故事:戴高乐,功成不居的伟人。(字幕) (20200108第86集) (2)

一天一个小故事:戴高乐,功成不居的伟人。(字幕) (20200108第86集) (2)

这 是 说 到 这个 戴高乐 的 政治 上 的 一些 作为

作为 民族 他 是 整个 法国 的 光复 者 拯救 者

作为 这个 政治 他 呢 把 法国 拖进 到 了 现代化 社会

应该 说 呢 四个 字 功过 于天

这个 人 的 不但 打仗 厉害 这个 人 呢 是 一个 著名 的 爱国者

这个 人 呢 对 民族 对 国家 有 这么 大 的 功劳

同时 令人 称道 这 是 个 有情有义 的 人

说 到 友情 那 就是 对 家庭

别人 呢 你 看 现在 大家 都 忙 啊 找 各种 借口 不 和 家里人 待 着

都 外面 泡 着 酒桌上 饭桌 上 那儿 胡说八道

这 戴高乐 是 只要 有 空儿 就 往家 跑

为什么 呢 家里 有 一个 女儿

他 的 女儿 呢 大概 在 两三岁 的 时候 因为 一个 医疗事故 造成 智障

当然 也 有人 说 呢 他 女儿 那 就是 唐 氏症

咱们 都 知道 不是 有 一个 舟舟 还 指挥 音乐 吗

在 大陆 和 北京 不有 这么 一 孩子 吗 那 都 是 唐 氏症

那 两 眼睛 都 长得 都 差不多

非常 的 可怜

他 的 女儿 小女儿 安娜 就是 这个 毛病

从小 呢 这个 爹 看着 闺女 就 有 那种 愧疚 之心

只要 有 空儿 就 牵 着 这个 小女儿

花园里 走 啊 在 哪儿 走

然后 呢 小女儿 困了 身体 不好

走累 了 困了 直接 大个儿 吗 扛 在 肩膀 上 给 扛 回家

这 女孩 平时 跟 她 妈 都 不行

只要 看不见 她 爸 坐 那儿 一动不动 也 不 说话

只要 一 看到 她 爸 就 又 说 又 笑 哪儿 都 对

这全 天下 就 认 她 爸

所以 说 呢 这 戴高乐 最后 临死 那 小女儿 死 得 早

后来 临死 的 时候 也 在 遗嘱 里 写

把 我 埋 在 我 女儿 旁边 我 还 得 陪 着 她 去

老两口 对 这 女儿 家里 有 这么 一个 残疾 女儿 确实 没得说

有情 这是 摆在 这儿 的

说 到 有义 呢 就 说 他 那 老师

他 这 老师 呢 当时 他 不是 爬 上 飞机 那 不是 跑 了 吗

当时 他 老师 也 生气 了

判处 戴高乐 死刑

啊 你 这 叛国罪 他 认为 他 是 叛国罪

等 后来 呢 人家 学生 带 着 军队 打 回 法国 光复 了 法国 等于 这时候 一说 你 这 老 贝当

你 就是 法奸 呢 你 才 是 叛国罪

当时 给判 了 两次 重罪

结果 就 在 戴高乐 辞去 临时 主席 他 下 的 最后 一道 命令

把 这 两个 大罪 同时 都 给 特赦 了

把 他 老师 给 救 出来 了 反正 当时 这 老师 的 当时 救不救 的

当时 是 八十五 了 吧 给 特赦 了

这 老师 呢 后来 给 特赦 出来 以后 还 争气 又 活 了 好几年 活到 九 十四 是 九 十五 才 死

以后 每年 戴高乐 都 亲自 去 看 老师

这 事儿 怎么 说 你 说 这 贝当 呢 当时 成立 伪政府 这 对 国家 确实 是 有 问题 啊

但是 作为 私人 之间 师生 之间 的 情谊

戴高乐 这 一点 应该 说 在 法国 甚至 是 当时 的 世界 上 是 受 人 称道 的 这 是 没 毛病 的

戴高乐 呢 为 人 他 的 政治 吧

其实 是 有些 争议

后来 刚才 讲 了 成立 了 法兰西第五共和国 这 都 没 的 说

当时 呢 他 创立 推出 那个 戴高乐 主义 有 这个 喜欢 研究 这个 的 朋友 呢 大家 可以 自己

搜索 一下 啊 这个 咱不多 说 了

当时 呢 是 美苏 冷战 两大阵营

这 法国 呢 突然 异军 它 夹 在 中间

当然 现在 我们 都 知道 当时 美苏 之间 的 争霸 应该 说 那 就是 文明 对 野蛮

光明 对 黑暗 正义 对 邪恶

但 当时 呢 戴高乐 不管 这个

为了 当时 法国 的 利益 他 就 夹 在 中间 然后 好多 事儿 他 还 处处 维护 着 苏联 他 还 挡 着

所以 在 里边 呢 确实 这个 它 是 非常 的 有 争议

同时 呢 他 和 中国 建交 啊 当然 很 遗憾 他 最后 呢 没有 和 毛泽东 最后 见面

后来 毛泽东 那边 搞 文革 呢 吗 他 呢 正好 也 是

在 他 的 六 几年 的 时候 当时 中国 正是 最乱 的 时候 估计 他 也 有 一定 想法

但 当时 呢 他 果断 地 和 中国 进行 了 建交

同时 呢 这时 美苏 在 那儿 是 冷战 么 法国 呢 突然 冒出来 我要 发展 核武器

当时 这边 集团 也 不 干 苏联 那边 也 不 干

那 我 还 挺 你们 那个 我 就要 建

所以 说 是 当时 赫鲁晓夫 也 没辙 美国 这边 也 没辙 因为 那 时候 二战 那一 碴儿 的 老 英雄 就 剩 他 了

全世界 当时 就 他 名望 最大 他 当时 就 立顶 着 法国 就 愣 研发 出 了 核武器

他 就 有 了 这 原子弹

同时 让 他 跟 美国 人 博弈 他 搞垮 了 美国 那个 布雷顿 森林 体系

原来 美元 不是 和 黄金 挂钩 吗

都 是 他 在 中间 搅和 给 搅和 乱 了

最后 美元 和 黄金 脱钩 美元 后来 和 石油 挂钩

这 都 是 他 的 功劳

所以 说 当时 呢 戴高乐 应该 说 夹 美苏 中间

后来 有 后世 评价 没起 啥 好 作用

说 他 呢 是 戴高乐 主义

会 衍生 出 第二个 法西斯主义 这有 这个 潜在 的 一些 特征

应该 说 呢 他 过于 强调 国家主义 和 民族主义 的 那套 东西 吧

实际上 呢 和 法西斯主义 里面 的 有些 东西 是 有 共通 之处 的

大家 喜欢 研究 可以 去 观察

所以 说 刚才 讲 啊 总结 这个 人

在政治上 呢 刚才 说 了 啊 这个 带 着 法国 走向 了 现在 化 成立 了 第五 共和国

进行 了 新 的 宪政改革

从 民族 角度 说 它 是 民族 的 拯救 者

他 是 国家 的 拯救 者

危难 之际 挺身而出 这个 拯救 了 自己 的 国家 这 都 没 毛病

对 家庭 来说 特别 是 对 他 女儿 来说

这 世人 交口称赞 绝对 是 一个 好 父亲

但是 更令 世人 交口称赞 的 是

就是 这么 大 功劳 的 一个 人

他 的 个人 的 自律 廉洁自律 各人 的 操守 各 方面

应该 说 在 这个 最 近代 的 领导人 来讲

自 华盛顿 以后 我 认为 那 就是 他 了

能够 和 华盛顿 相提并论 的 就是 他

从 权力 的 巅峰 下来 拂袖而去 归隐 南山 不取 丝毫

你 要 一问 那 都 是 我 应该 做 的

我 为什么 要 在 这儿 拿 啊

他 一生 最高 军衔 就是 个 准将

当时 法国 独立 以后 光复 以后 那 大伙儿 说 你 这 二十万 大军 的 你

怎么 也 是 个 元帅 不当

胜利 属于 那些 阵亡 的 将士

胜利 光荣 属于 这些 英雄

我 就是 个 最低 的 准將

后来 当 了 法兰西 总统 那 你 总统 你 得 领 总统 的 工资 吧 不 领

就是 准将 的 薪俸

那 高出 那么 多钱 怎么办 交给 阵亡将士 基金会

给 那些 阵亡将士 的 家属

包括 了 后来 退休 他 总统 退 了 退休金 总统 退休金 也 多 不

我 就 领 准将 的 退休 工资

高出 的 那 部分 捐到 那个 基金会 去

就是 这么 一个 人

袁 腾飞 呢 他 写 的 故事 里 啊 后来 呢 他 有 一个 故事 他 说 的 不是 太 真实

你 比如说 当时 呢 阿尔及利亚 闹 独立 的 时候

戴高乐 呢 他 支持 阿尔及利亚 独立 举行 公 投放 他们 走

当时 呢 有 很多 老 法国人 是 不 干 的

有 很多 极右 的 对 他 实施 过 几次 暗杀 非常 的 惊险

但 在 袁 腾飞 的 故事 里 呢 他 当时 讲 说 他 等于 带 着 军队 从 那个 海峡 对岸 打 回来 光复 法国 之后

说 当时 有 一个 德国 的 狙击手 就 躲 在 巴黎圣母院 的 那个 塔楼 里边

当时 说 那个 瞄准镜 都 套 到 了 这个 戴高乐 的 头部

一扣 扳机 那 戴高乐 必死无疑

结果 呢 这 枪手 呢 在 那 反复 端详 戴高乐 被 他 的 伟大 的 人格魅力 所 感动

最后 那个 自己 泪流满面

举着 抢下来 主动 投降

这个 后来 查 过 不 真实 没有 这么 回事儿

这个 但是 呢 那个 后来

在 他 刚 当 那个 法兰西 这个 第五 共和国 总统 的 时候

确实 有过 几次 非常 惊险 的 暗杀

被 他 躲 了 过去

另外 这个 人 呢

刚才 说 到 他 那个 自律

临走 的 时候 当着 这么 多年 的 总统 最后 当 了 10 年 总统

临走 的 时候 呢 后来 就 说

我 这个 两个 书柜 我用 了 这个 比较 习惯 了

我 也 看惯 了 能 不能 带走

这个 袁 腾飞 的 故事 里 也 讲 过

这个 是 真实 的

这个 在 其他 的 很多 人 的 日记 里 也 写 过 这 一段 儿

他 的 秘书 就 写 过 这 一段 儿

当时 就让 他 的 秘书 去 问 管理员

说 那个 总统 呢 说 要 退休 了 吗

能 不能 把 这 两个 旧 书柜 给 带走

结果 这 管理员 就 来 了

说 您 怎么 能 说 这话 啊

整个 国家 都 是 您 给 拯救 的 呀 我们 都 是 您 救 的 呀 这 两个 破 书柜 算 什么 呀 你 就 拿走 呗

那 不成 然后 就让 秘书 出去 打听 新 书柜 这样 的 多少钱

然后 按新 书柜 给 了 管理员 钱 才 把 这 两旧 书柜 带走

就 到 这个 程度

后来 退休 以后 你 想 家里 有 一 老伴 有 一个 唐式 症 的 女儿

一个 残疾 女儿

而且 他 作为 上流社会 吧 他 太太 又 不能 上班

这 就 得 在家 呀 哪有 太太 出去 工作 的 都 没 这 规矩

然后 他 一 退休 老头 在家 你 说 他 又 没有 别的 收入 他 怎么办 呢 就 写 书

他 写 了 三四 本书

因为 呢 他 和 毛主席 两个 人 呢 毛泽东 两个 人 呢 互相 仰慕 他们 没 见过面

所以 说 呢 毛泽东 呢 他 的 书 只要 有 毛泽东 就 给 他 翻译 译本 在 中国 就 都 出版

所以 说 有 的 书 呢

你 比如 在 敌人 内部 什么 内斗 啊 是 怎么着

还有 他 那个 二战 的 战争 回忆录 他 都 有 很多 这样 的 书

战争 回忆录 是 在 中国 是 肯定 出版 过 的

他 写 了 三四 本书

他 写 书 呢 你 想 这么 大一 老头 了 你 想 这么 大 岁数

而且 按 他 这个 份儿 怎么 也 得 请 个 女秘书 是不是 啊

他 请不起

他 爱喝 两口 他 也 爱抽 个 烟

最后 呢 烟 也 戒 了 酒 也 戒 了 买不起

自己 一 老头 天天 在 打字机 那儿 抠 哧 就 那么 打字

最后 呢 去世 了

去世 的 时候 呢 离 自己 的 生日 还 差 13 天

就 没过 上 自己 80 岁 的 生日

1970 年 的 11 月 9 号 逝世 了

他 是 22 号 生日 嘛

袁 腾飞 讲 呢 他 是 活活 儿 给 累死 的

当然 这个 是 有点 夸张 啊

小 袁 讲故事 呢 比较 生动 啊 有时 稍显 夸张

但 有 这方面 的 因素 确实 是 有 这方面 的 因素

所以 说 说 到 这个 人 这样 的 廉洁自律 到 了 这个 份 上

确实 是 非常 罕见 非常 了不起

华盛顿 之后 就 他

今天 的 说 到 当年 的 戴高乐 老爷子

说 到 政界 特别 是 他 那个 国家主义 民族主义 为 基础 的 那个 戴高乐 主义

很多 我 是 不 太 赞成 的

另外 呢 这个 当时 他 挡 在 那个 美国 和 苏联 中间 在 中间 左右逢源 从中 取栗

延缓 了 整个 世界 文明 的 进程 在 这里 边 我 也 有些 批评

但是 说 到 刚才 说 到 个人 的 操守

一句 话 这 确实 是 了不起

确实 是 在 华盛顿 之后 就是 他

这是 非常 了不起 的 一个 人

老先生 的 遗嘱 呢 现在 就 镌刻 在 墓碑 上 永垂不朽

他 是 这么 写 的

我 希望 在 科龙贝 教堂 举行 我 的 葬礼

如果 我 死 于 别处 我 的 遗体 务必 返回 家乡

不必 举行 任何 的 功绩

我 的 坟墓 必须 是 我 女儿 安葬 的 地方 日后 我 的 夫人 也 要 安息 在 那里

墓碑 上 只要 写 着



Want to learn a language?


Learn from this text and thousands like it on LingQ.

  • A vast library of audio lessons, all with matching text
  • Revolutionary learning tools
  • A global, interactive learning community.

Language learning online @ LingQ

一天一个小故事:戴高乐,功成不居的伟人。(字幕) (20200108第86集) (2)

这 是 说 到 这个 戴高乐 的 政治 上 的 一些 作为

作为 民族 他 是 整个 法国 的 光复 者 拯救 者

作为 这个 政治 他 呢 把 法国 拖进 到 了 现代化 社会

应该 说 呢 四个 字 功过 于天

这个 人 的 不但 打仗 厉害 这个 人 呢 是 一个 著名 的 爱国者

这个 人 呢 对 民族 对 国家 有 这么 大 的 功劳

同时 令人 称道 这 是 个 有情有义 的 人

说 到 友情 那 就是 对 家庭

别人 呢 你 看 现在 大家 都 忙 啊 找 各种 借口 不 和 家里人 待 着

都 外面 泡 着 酒桌上 饭桌 上 那儿 胡说八道

这 戴高乐 是 只要 有 空儿 就 往家 跑

为什么 呢 家里 有 一个 女儿

他 的 女儿 呢 大概 在 两三岁 的 时候 因为 一个 医疗事故 造成 智障

当然 也 有人 说 呢 他 女儿 那 就是 唐 氏症

咱们 都 知道 不是 有 一个 舟舟 还 指挥 音乐 吗

在 大陆 和 北京 不有 这么 一 孩子 吗 那 都 是 唐 氏症 Isn’t there such a child in mainland China and Beijing? That’s all Down’s syndrome?

那 两 眼睛 都 长得 都 差不多

非常 的 可怜

他 的 女儿 小女儿 安娜 就是 这个 毛病

从小 呢 这个 爹 看着 闺女 就 有 那种 愧疚 之心

只要 有 空儿 就 牵 着 这个 小女儿

花园里 走 啊 在 哪儿 走

然后 呢 小女儿 困了 身体 不好

走累 了 困了 直接 大个儿 吗 扛 在 肩膀 上 给 扛 回家

这 女孩 平时 跟 她 妈 都 不行

只要 看不见 她 爸 坐 那儿 一动不动 也 不 说话

只要 一 看到 她 爸 就 又 说 又 笑 哪儿 都 对

这全 天下 就 认 她 爸

所以 说 呢 这 戴高乐 最后 临死 那 小女儿 死 得 早

后来 临死 的 时候 也 在 遗嘱 里 写

把 我 埋 在 我 女儿 旁边 我 还 得 陪 着 她 去

老两口 对 这 女儿 家里 有 这么 一个 残疾 女儿 确实 没得说

有情 这是 摆在 这儿 的

说 到 有义 呢 就 说 他 那 老师

他 这 老师 呢 当时 他 不是 爬 上 飞机 那 不是 跑 了 吗

当时 他 老师 也 生气 了

判处 戴高乐 死刑

啊 你 这 叛国罪 他 认为 他 是 叛国罪

等 后来 呢 人家 学生 带 着 军队 打 回 法国 光复 了 法国 等于 这时候 一说 你 这 老 贝当

你 就是 法奸 呢 你 才 是 叛国罪 You are the rape, you are the crime of treason

当时 给判 了 两次 重罪

结果 就 在 戴高乐 辞去 临时 主席 他 下 的 最后 一道 命令

把 这 两个 大罪 同时 都 给 特赦 了

把 他 老师 给 救 出来 了 反正 当时 这 老师 的 当时 救不救 的

当时 是 八十五 了 吧 给 特赦 了

这 老师 呢 后来 给 特赦 出来 以后 还 争气 又 活 了 好几年 活到 九 十四 是 九 十五 才 死

以后 每年 戴高乐 都 亲自 去 看 老师

这 事儿 怎么 说 你 说 这 贝当 呢 当时 成立 伪政府 这 对 国家 确实 是 有 问题 啊

但是 作为 私人 之间 师生 之间 的 情谊

戴高乐 这 一点 应该 说 在 法国 甚至 是 当时 的 世界 上 是 受 人 称道 的 这 是 没 毛病 的

戴高乐 呢 为 人 他 的 政治 吧

其实 是 有些 争议

后来 刚才 讲 了 成立 了 法兰西第五共和国 这 都 没 的 说

当时 呢 他 创立 推出 那个 戴高乐 主义 有 这个 喜欢 研究 这个 的 朋友 呢 大家 可以 自己

搜索 一下 啊 这个 咱不多 说 了

当时 呢 是 美苏 冷战 两大阵营

这 法国 呢 突然 异军 它 夹 在 中间

当然 现在 我们 都 知道 当时 美苏 之间 的 争霸 应该 说 那 就是 文明 对 野蛮

光明 对 黑暗 正义 对 邪恶

但 当时 呢 戴高乐 不管 这个

为了 当时 法国 的 利益 他 就 夹 在 中间 然后 好多 事儿 他 还 处处 维护 着 苏联 他 还 挡 着

所以 在 里边 呢 确实 这个 它 是 非常 的 有 争议

同时 呢 他 和 中国 建交 啊 当然 很 遗憾 他 最后 呢 没有 和 毛泽东 最后 见面

后来 毛泽东 那边 搞 文革 呢 吗 他 呢 正好 也 是

在 他 的 六 几年 的 时候 当时 中国 正是 最乱 的 时候 估计 他 也 有 一定 想法

但 当时 呢 他 果断 地 和 中国 进行 了 建交

同时 呢 这时 美苏 在 那儿 是 冷战 么 法国 呢 突然 冒出来 我要 发展 核武器

当时 这边 集团 也 不 干 苏联 那边 也 不 干

那 我 还 挺 你们 那个 我 就要 建

所以 说 是 当时 赫鲁晓夫 也 没辙 美国 这边 也 没辙 因为 那 时候 二战 那一 碴儿 的 老 英雄 就 剩 他 了

全世界 当时 就 他 名望 最大 他 当时 就 立顶 着 法国 就 愣 研发 出 了 核武器

他 就 有 了 这 原子弹

同时 让 他 跟 美国 人 博弈 他 搞垮 了 美国 那个 布雷顿 森林 体系

原来 美元 不是 和 黄金 挂钩 吗

都 是 他 在 中间 搅和 给 搅和 乱 了

最后 美元 和 黄金 脱钩 美元 后来 和 石油 挂钩

这 都 是 他 的 功劳

所以 说 当时 呢 戴高乐 应该 说 夹 美苏 中间

后来 有 后世 评价 没起 啥 好 作用

说 他 呢 是 戴高乐 主义

会 衍生 出 第二个 法西斯主义 这有 这个 潜在 的 一些 特征

应该 说 呢 他 过于 强调 国家主义 和 民族主义 的 那套 东西 吧

实际上 呢 和 法西斯主义 里面 的 有些 东西 是 有 共通 之处 的

大家 喜欢 研究 可以 去 观察

所以 说 刚才 讲 啊 总结 这个 人

在政治上 呢 刚才 说 了 啊 这个 带 着 法国 走向 了 现在 化 成立 了 第五 共和国

进行 了 新 的 宪政改革

从 民族 角度 说 它 是 民族 的 拯救 者

他 是 国家 的 拯救 者

危难 之际 挺身而出 这个 拯救 了 自己 的 国家 这 都 没 毛病

对 家庭 来说 特别 是 对 他 女儿 来说

这 世人 交口称赞 绝对 是 一个 好 父亲

但是 更令 世人 交口称赞 的 是

就是 这么 大 功劳 的 一个 人

他 的 个人 的 自律 廉洁自律 各人 的 操守 各 方面 His personal self-discipline, integrity and self-discipline, every aspect of ethics

应该 说 在 这个 最 近代 的 领导人 来讲

自 华盛顿 以后 我 认为 那 就是 他 了

能够 和 华盛顿 相提并论 的 就是 他

从 权力 的 巅峰 下来 拂袖而去 归隐 南山 不取 丝毫

你 要 一问 那 都 是 我 应该 做 的

我 为什么 要 在 这儿 拿 啊

他 一生 最高 军衔 就是 个 准将

当时 法国 独立 以后 光复 以后 那 大伙儿 说 你 这 二十万 大军 的 你

怎么 也 是 个 元帅 不当

胜利 属于 那些 阵亡 的 将士

胜利 光荣 属于 这些 英雄

我 就是 个 最低 的 准將

后来 当 了 法兰西 总统 那 你 总统 你 得 领 总统 的 工资 吧 不 领

就是 准将 的 薪俸

那 高出 那么 多钱 怎么办 交给 阵亡将士 基金会

给 那些 阵亡将士 的 家属

包括 了 后来 退休 他 总统 退 了 退休金 总统 退休金 也 多 不

我 就 领 准将 的 退休 工资

高出 的 那 部分 捐到 那个 基金会 去

就是 这么 一个 人

袁 腾飞 呢 他 写 的 故事 里 啊 后来 呢 他 有 一个 故事 他 说 的 不是 太 真实

你 比如说 当时 呢 阿尔及利亚 闹 独立 的 时候

戴高乐 呢 他 支持 阿尔及利亚 独立 举行 公 投放 他们 走

当时 呢 有 很多 老 法国人 是 不 干 的

有 很多 极右 的 对 他 实施 过 几次 暗杀 非常 的 惊险 There are many extreme rightists who have assassinated him several times, which is very thrilling.

但 在 袁 腾飞 的 故事 里 呢 他 当时 讲 说 他 等于 带 着 军队 从 那个 海峡 对岸 打 回来 光复 法国 之后

说 当时 有 一个 德国 的 狙击手 就 躲 在 巴黎圣母院 的 那个 塔楼 里边

当时 说 那个 瞄准镜 都 套 到 了 这个 戴高乐 的 头部

一扣 扳机 那 戴高乐 必死无疑

结果 呢 这 枪手 呢 在 那 反复 端详 戴高乐 被 他 的 伟大 的 人格魅力 所 感动

最后 那个 自己 泪流满面

举着 抢下来 主动 投降

这个 后来 查 过 不 真实 没有 这么 回事儿

这个 但是 呢 那个 后来

在 他 刚 当 那个 法兰西 这个 第五 共和国 总统 的 时候

确实 有过 几次 非常 惊险 的 暗杀

被 他 躲 了 过去

另外 这个 人 呢

刚才 说 到 他 那个 自律

临走 的 时候 当着 这么 多年 的 总统 最后 当 了 10 年 总统

临走 的 时候 呢 后来 就 说

我 这个 两个 书柜 我用 了 这个 比较 习惯 了

我 也 看惯 了 能 不能 带走

这个 袁 腾飞 的 故事 里 也 讲 过

这个 是 真实 的

这个 在 其他 的 很多 人 的 日记 里 也 写 过 这 一段 儿

他 的 秘书 就 写 过 这 一段 儿

当时 就让 他 的 秘书 去 问 管理员

说 那个 总统 呢 说 要 退休 了 吗

能 不能 把 这 两个 旧 书柜 给 带走

结果 这 管理员 就 来 了

说 您 怎么 能 说 这话 啊

整个 国家 都 是 您 给 拯救 的 呀 我们 都 是 您 救 的 呀 这 两个 破 书柜 算 什么 呀 你 就 拿走 呗

那 不成 然后 就让 秘书 出去 打听 新 书柜 这样 的 多少钱

然后 按新 书柜 给 了 管理员 钱 才 把 这 两旧 书柜 带走

就 到 这个 程度

后来 退休 以后 你 想 家里 有 一 老伴 有 一个 唐式 症 的 女儿

一个 残疾 女儿

而且 他 作为 上流社会 吧 他 太太 又 不能 上班

这 就 得 在家 呀 哪有 太太 出去 工作 的 都 没 这 规矩

然后 他 一 退休 老头 在家 你 说 他 又 没有 别的 收入 他 怎么办 呢 就 写 书

他 写 了 三四 本书

因为 呢 他 和 毛主席 两个 人 呢 毛泽东 两个 人 呢 互相 仰慕 他们 没 见过面 Because he and Chairman Mao, Mao Zedong admired each other, they never met

所以 说 呢 毛泽东 呢 他 的 书 只要 有 毛泽东 就 给 他 翻译 译本 在 中国 就 都 出版 Therefore, as long as Mao Zedong's books have Mao Zedong, they will be translated for him and the translations will be published in China.

所以 说 有 的 书 呢

你 比如 在 敌人 内部 什么 内斗 啊 是 怎么着

还有 他 那个 二战 的 战争 回忆录 他 都 有 很多 这样 的 书

战争 回忆录 是 在 中国 是 肯定 出版 过 的

他 写 了 三四 本书

他 写 书 呢 你 想 这么 大一 老头 了 你 想 这么 大 岁数

而且 按 他 这个 份儿 怎么 也 得 请 个 女秘书 是不是 啊

他 请不起

他 爱喝 两口 他 也 爱抽 个 烟

最后 呢 烟 也 戒 了 酒 也 戒 了 买不起

自己 一 老头 天天 在 打字机 那儿 抠 哧 就 那么 打字

最后 呢 去世 了

去世 的 时候 呢 离 自己 的 生日 还 差 13 天

就 没过 上 自己 80 岁 的 生日

1970 年 的 11 月 9 号 逝世 了

他 是 22 号 生日 嘛

袁 腾飞 讲 呢 他 是 活活 儿 给 累死 的

当然 这个 是 有点 夸张 啊

小 袁 讲故事 呢 比较 生动 啊 有时 稍显 夸张

但 有 这方面 的 因素 确实 是 有 这方面 的 因素

所以 说 说 到 这个 人 这样 的 廉洁自律 到 了 这个 份 上

确实 是 非常 罕见 非常 了不起

华盛顿 之后 就 他

今天 的 说 到 当年 的 戴高乐 老爷子

说 到 政界 特别 是 他 那个 国家主义 民族主义 为 基础 的 那个 戴高乐 主义

很多 我 是 不 太 赞成 的

另外 呢 这个 当时 他 挡 在 那个 美国 和 苏联 中间 在 中间 左右逢源 从中 取栗

延缓 了 整个 世界 文明 的 进程 在 这里 边 我 也 有些 批评

但是 说 到 刚才 说 到 个人 的 操守

一句 话 这 确实 是 了不起

确实 是 在 华盛顿 之后 就是 他

这是 非常 了不起 的 一个 人

老先生 的 遗嘱 呢 现在 就 镌刻 在 墓碑 上 永垂不朽

他 是 这么 写 的

我 希望 在 科龙贝 教堂 举行 我 的 葬礼

如果 我 死 于 别处 我 的 遗体 务必 返回 家乡

不必 举行 任何 的 功绩

我 的 坟墓 必须 是 我 女儿 安葬 的 地方 日后 我 的 夫人 也 要 安息 在 那里

墓碑 上 只要 写 着

×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