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一天一个小故事, 一天一个小故事:大汗蒙哥,是如何一步步走进深渊的 (字幕)(20200110第88集)

一天 一个 小 故事 :大 汗 蒙哥 ,是 如何 一步步 走进 深渊 的 (字幕 )(20200110第 88集)

观众 朋友 们 大家 好

我 是 大康 今天 是 2020 年 的 1 月 10 日 继续 我们 的 一天 一个 小 故事

今天 我们 故事 的 主人公 是 蒙哥

凡是 看过 金庸 的 《 射雕 英雄传 》 的

都 知道 那位 被 杨过 镖 死 的 蒙古 大汗 就 叫 蒙哥

公元 1209 年 的 1 月 10 日 也 就是 811 年前 的 今天

在 蒙古高原 的 黄金 家族

成吉思汗 最小 的 儿 子拖雷 家生 下 了 一个 健壮 的 男儿 就是 蒙哥

托雷 当时 是 欣喜 之 余 他 的 第一个 儿子

但 转念 一想 想起 了 一直 照顾 自己 的 三哥 窝阔台

他 那 还 没 儿子 呢

要 不 说 蒙古人 是 真 够意思

拖雷 就 把 自己 的 长子 蒙哥 送给 了 三哥 窝阔台 当 儿子

窝阔台 感动 之 余 就让 自己 的 大妃 当 了 这 孩子 的 妈

关于 蒙哥 的 故事 我 以前 写过 一个 新 说 成语故事 名字 叫 固若金汤

讲 的 就是 这位 蒙哥 的 事迹

后来 一直 有 新来 的 朋友 好奇 我 的 新 说 成语故事 写 的 是 什么 呀

有 什么 新说 之处 呢

有 什么 新奇 的 地方

所以 今天 我 就 借机 给 大家 介绍 一个

当然 这 也 是 我 的 一个 心愿

通过 365 天 我 给 大家 讲 365 个 故事

我会 慢慢 地 把 我 以前 写 的 一些 东西 放进来

今天 的 是 元宪宗 蒙古 大 汗 蒙哥

811 年 的 诞辰 我们 故事 的 名字 就 叫

大 汗 蒙哥 是 如何 一步步 地 走进 深渊

固若金汤 这个 成语 最 开始 来自 《 汉书 》

一 开始 这 四个 字 的 叫法 不 一样 叫做 金城汤池

形容 城墙 是 铜墙铁壁 护城河 里 的 水 都 是 滚开 的 开水

以 形容 一个 城池 的 牢不可破

后来 逐渐 演变成 了 今天 的 这个 成语

很多 人 第一次 听到 这 四个 字 我 想 都 是 在 那些 老电影 里

当时 国府 的 电台 里 老 有 个 女 的

广播 说 国军 防线 固若金汤

结果 哪儿 都 守 不住

弄 得 大家 对 这个 成语 也 没 了 好 印象

今天 我们 通过 这个 故事 给 大家 介绍 一座 城

这座 城遍 比 古今中外 那才 是 真正 的 固若金汤

每个 时代 都 有 每个 时代 的 英雄

750 年前 也 是 一样

据说 那 时候 的 天下 大 英雄 是 蒙哥

那 时候 世界 上 蒙古人 厉 最害 他们 被 称为 “ 上帝 愤怒 的 鞭子 ”

鞭梢 所过 之处 处处 皮开 肉绽 血流成河

而 蒙哥 正好 是 蒙古人 的 大汗

有 朋友 问 大 汗 不是 铁木真 吗 怎么 又 成 了 蒙哥 了

故事 正是 要 从 铁木真 说起

太阳 西下 的 铁木真 成吉思汗 老 了

他 向 身后 望去 那 是 一张 张钢 浇 铁柱 暗红色 的 面孔

那 是 他 的 儿子 们

谁 能 接替 自己 成为 蒙古 将来 乃至 天下 新 的 大汗 呢

老汉 王 陷入 了 沉思

说来 蒙古人 和 汉人 的 风俗 有所不同 的

相同之处 是 继承人 一定 要 从 正室 大妃 的 儿子 们 中 产生

不同之处 是 继承 家业 的 儿子 不 一定 非是 长子

因为 蒙古人 自认 他们 是 狼 的 子孙

儿子 成年 长大 了 就要 出去 自己 闯荡 天下

老围 在 父母 身边 那 还 算 什么 狼 呢 那 不是 成 了 狗 了

这样 最后 跟 在 父亲 身边 的 往往 是 小弟

而 小弟 却 常常 因为 沾 了 老爷子 晚年 偏心眼 的 光

最后 能 继承 家业 他成 了 所有人 的 大哥

结果 还 没 等 老汉 王 打定主意 他 那支 威震 世界 的 马鞭 已经 悄悄地 坠落 到 了 地上

当时 人们 急忙 唤来 了 拖雷

他 就是 传说 中 的 那个 小弟

看着 众人 上前 倒地 施礼 拖雷 当时 急 的 是 满头大汗 眼泪 都 快流 出来 了

他 跑 到 台下 一把 拉起 了 众人 中 的 三哥

把 他 按 到 了 帐 中 的 大椅 上

带头 便 拜

众人 当时 惊 的 是 目瞪口呆

但 眼见 人家 拖雷 自愿 如此

别人 还 讲 什么 呀

于是乎 窝阔台 就 成 了 蒙古 金帐 汗国 新 的 大汗

窝阔台 继续 带领 着 蒙古 铁骑 在 当时 他们 所 能 想象 的 世界 里面 纵情 驰骋

半个 欧州 加上 大半个 阿拉伯 世界

都 成 了 他们 的 牧场

大金国 被 捣毁 了

胆敢 抵抗 的 西夏 被 斩尽杀绝

谁 会 是 下 一个 猎物 呢

狼们 的 目光 开始 向南 转向 了 宋朝

通往 宋朝 的 道路 没想到 是 如此 的 艰难 他们 一 上来 就 败给 了 第一个 对手 瘟疫

窝阔台 整个 世界 的 征服者 最后 却 被 小小的 病毒 所 征服

弥留之际 他 把 拖雷 的 儿子 蒙哥 叫 到 了 自己 近前

把 自己 的 马鞭 轻轻地 放在 他 的 手里

眼神 里 充满 了 慈祥

面前 的 年轻人 身体 雄建 毅力 刚强

武功 神勇 无敌

更 难得 的 是

他 和 他 英年早逝 的 父亲 一样 有着 宽广 的 胸怀

当时 蒙哥 接过 了 那 只 沉重 的 皮鞭

一时 不知所措

他 回头 看着 站 在 门口 的 四弟

忽必烈 向 他 坚定 地点 了 点头 接 吧

好像 是 为了 证明 自己 和 前辈 同样 的 勇武

蒙哥 用 自己 的 马鞭 再次 狂暴地 鞭挞 了 欧洲

但 他 心里 所想 的 却 全是 宋朝

他 不想 做 一个 平庸 的 大汗 他 要 超越前人 他 必须 攻下 宋朝

窝阔台 的 眼光 没有 错

蒙哥 天生 勇武

但 他 并 不是 一个 鲁莽 之 人

他 仔细 地 计划 着 攻宋 的 每 一个 细节

首先 派四弟 忽必烈 去 消灭 云南 的 大理 段氏

段誉 他们 家 这 就要 完 了

当时 就 形成 了 对 宋朝 的 南北 夹击 之势

忽必烈 去 了 很快 就 砍瓜切菜 一般 完成 了 任务

犄角之势 已成

蒙哥 就 开始 下手 攻宋

为了 躲开 曾经 击败 过 他们 的 对手 瘟疫

他 把 进攻 时间 定 在 了 秋天

他 选择 的 进攻 方向 也 非常 的 奇特 是 四川

蒙哥 的 理由 是

四川 尽管 地形 险恶

但 毕竟 是 陆地

能够 发挥 蒙古 铁骑

长于 陆战 短于 水战 的 优势

而且 一旦 夺取 了 四川 他 就 能够 瞬间 东下

顺大 江东 下 直捣 宋朝 的 国 都 临安

当时 天下 的 各路 兵马 都 赶来 助战

为了 策应 主力 的 行动 忽必烈 带领 大军 进攻 武昌

塔察尔 进军 两淮

蒙哥 再次 审视 自己 的 计划

一切都是 这么 的 顺利 完美

他 觉得 很 满意

然而 他 怎么 也 想不到

他 一步步 走进 的 竟然 是 一个 陷阱

等待 他 的 是 一个 无底 的 深渊

在 那里 他 那个 指点江山 的 马鞭 折断 了

攻宋 就要 用 宋人 的 兵法

从 铁木真 的 时候 他们 就 已经 知道 善用 兵者 不战 而 屈人 之兵

蒙哥 的 战法 更是 别开生面

其 前锋 部队 就 一个 人

是 宋朝 的 一位 降 将 叫 晋国 保

有 了 这位 宋朝 的 ‘ 国宝 ' 在 前面 一路 宣扬 蒙古 铁骑 的 军威

蒙哥 的 进展 极其 顺利

兵不血刃 通过 了 天险 剑门关 沿途 的 城池 不战 而 降

蒙哥 当时 大军 的 兵锋 已经 直指 成都

但 蒙哥 每天 还是 很 忙

他 在 忙 粮草

他 很 清楚 这场 战争 的 关键 其实 不 在于 攻城野战 而是 在 粮草

他 始终 坚信 只要 有 粮草 世界 上 就 还 没有 蒙古人 到 不了 的 地方

他 每天 忙 得 满头大汗 谁 想 越忙 越 添乱

有人 进来 报告 说 大军 的 粮草 在 一个 叫 钓鱼 城 的 小 城池 被 拦住 了

蒙哥 责怪 地 看着 手下

让 晋国 保去 劝降 不 就行了 吗 这事 也 来 问 我

没想到 两天 以后 手下 哭丧着脸 又 进来 报告 说 晋国 保

被 钓鱼 城 的 守 将 给 杀 了

蒙哥 当时 就 一 愣 他 抬手 拿 起 了 一只 红色 的 令箭

要 他 交给 万户 董文蔚

令箭 的 颜色 为 红 它 的 含义 是 屠城

结果 三天 过去 了

钓鱼 城 没有 消息

前线 的 大军 已经 开始 抱怨 粮草 不足 了

蒙哥 唤来 了 勇 将速 忽里

同样 递给 了 他 一支 红色 的 令箭

他 嘱咐 速忽里

一到 钓鱼 城 先取 下 董文蔚 的 首级

给 他 的 时间 和 董文蔚 的 一样 同样 是 三天

三天 转瞬 即过 手下 飞奔 入帐 报告 说 速忽里 久战 不下

最后 亲自 带人 登城

结果 战死 在 城墙 上

蒙哥 听 着 忽然 笑 了

他 已经 很久没 有 遇到 过 对手 了

这个 小小的 钓鱼 城 难道 是 在 钓 自己 这 条 大鱼

他 呼唤 手下 备马 要 亲自 去 看看

这个 钓鱼 城 究竟 是 什么 样子

折掉 了 他 两员 猛将 的 究竟 是 什么 人

蒙哥 终于 来到 了 钓鱼 城下

仰望 着 这座 小城

不由自主 地点 了 点头

他 有点 同情 手下 的 那 两位 猛将 的 遭遇 了

钓鱼 城 坐落 在 钓鱼 山上

南北 西 三面 环水

山下 是 嘉陵江 渠江 和 涪江 三江 汇流

正是 蒙古 大军 粮草 转运 的 七寸 要害

钓鱼 山 只有 300 多米 高

城里 的 街道 轮廓 从 山下 清晰可见

城里 有 大片 的 梯田

蒙哥 又 笑 了

这 小城 即 不 缺水 也 不愁 粮

满山 的 青石 还 不能 挖地道

这下 倒好 耍 不了 一点儿 的 花巧 用不上 一点儿 的 计策

想破城 吗

只有 硬碰硬 的 去 啃 东面 的 内外 两道 城墙

蒙哥 缓缓 地 拔出 长刀 笑 着 问 周围 跃跃欲试 的 众将

我们 也 是 三天 如何 呀

攻镇 西门 不 克

专攻 东新门 还是 不 克

再 转攻 奇胜门 依然 不 克

三天 过去 了

蒙古 铁骑 这 只 踏破 过 欧亚大陆 无数 城池 的 无敌 劲旅

依然 束手无策 地 停留 在 山下

蒙哥 离开 大帐 来到 了 前线

蒙古 勇士 在 大汗 的 注视 下 狂喊 着 扑 向 城墙

但 很快 在 城上 投下 的 熊熊大火 中 沉寂 了

第二个 三天 过去 了

第三个 三天 过去 了

直到 第六个 三天 到来 蒙古 勇士 终于

登上 了 外城 的 城墙

他们 激动 的 冲向 内城

但 内外 城墙 之间 的 空间 太过 狭窄

他们 一时 无法 注入 更 多 的 军队

结果 很快 在 守军 飞蝗 般的 箭 雨 中

再也 听 不到 他们 的 声音 了

蒙哥 立马 在 血红 的 夕阳 下

快 一个月 了 他 好像 换 了 一个 人

两颊 消瘦 头发 蓬乱

双眼 中 跳跃 着 狂热 的 火光

他 拼命 压抑着 自己 内心 的 怒火

开始 时 他 也 知道

苦苦 和 那个 小城 纠缠 很 不 理智

但 他 无法 说服 自己 的 脸面 和 心中 的 愤怒

再 来 一次 这是 最后 一次

就 这么 一次 又 一次

越来越 多 曾 追随 他 转战 世界 的 勇士

最后 都 变成 了 躺 在 城下 的 尸体

他 也 越来越 不能 放弃

接下来 下 了 十多天 的 大雨

蒙哥 都 快 憋 疯 了

整支 大军 分散 在 各处 不知所措 粮草 组织 一塌糊涂

这座 小城 就 像是 一只 鱼钩

牢牢 钓住 了 蒙哥 全部 的 心思

这时 大帐 中 有人 小声 建议

不如 咱们 留下 几千人 监视 此城

大军 继续 向 成都 前进

别老 跟 他 较劲儿 了

当时 蒙哥 红脸 问

我 连 这么 个 小城 都 取 不下 我 还 谈 什么 攻取 大宋 呢

正在 这时候

营盘 突然 一片 大乱 城里 的 守军 竟然 还敢 来 偷袭

一只 只带 着 火焰 的 箭头 在 夜空 中 四射

大营 在 燃烧

蒙哥 的 脸 在 火光 中 忽明忽暗

他 的 怒火 终于 爆发 了

天亮 了 天晴 了

金盔 金甲 的 蒙哥 亲自 带领 众将 向 钓鱼 城杀 去

云梯 立 起来

儿郎 们 在 攀登 杀

蒙哥 手举 长刀 大声 呼喊

眼看 就要 成功 了

忽然 他 看见 一片 亮光 向 自己 飞来

他 眯起 眼睛 细看

是 阳光 吗

可 阳光 为什么 这样 的 冰凉

远 在 武昌 的 忽必烈 看着 眼前 折断 的 马鞭 简直 不敢相信 自己 的 眼睛

这 就是 神勇 无敌 的 蒙哥 的 马鞭

他 疑惑 地问 旁边 的 刘炳忠

钓鱼 城在 哪儿

旁边 这位 平日 无所不知 后来 帮助 忽必烈 建立 了 大元 帝国 的 智者

当时 也 一脸茫然 地摇 了 摇头 不 知道

钓鱼 城之战 特别 是 蒙哥 之死 成 了 当时 一件 影响 整个 世界 的 巨大 的 事件

直接 导致 了 攻宋 战役 全面 地 崩溃 瓦解

宋朝 的 命运 又 延续 了 二十年

当时 为了 争抢 汗位

各路 的 蒙古 豪杰 纷纷 从 中国战区 欧洲 战区 等 世界 的 各个 角落

撤军 赶回 蒙古

争抢 汗位

当时 在 半个 地球 的 范围

黄祸 开始 退潮

在 蒙古 铁骑 蹂躏 下 的 欧亚 各国 的 各族人民 终于 松 了 一口气

当时 留下 了 一句 著名 的 诗

上帝 的 鞭子 终于 折断 了

而 缔造 这一 神话 的 钓鱼 城 的 守 将 叫 王坚

和 很多 的 民族英雄 一样 在 宋史中 语焉不详

后 被 贾似道 害死

钓鱼 城 到底 是 怎样 的 一座 城市

钓鱼 城为 冉氏 兄弟 设计 建造 是

是 世界 上 唯一 没有 被 蒙古人 攻克 的 城市

直到 后来 大宋 帝国 灭亡 之后 他 还 屹立 不倒 成为 了 一个

在 大元 土地 上 的 宋人 的 孤岛

直到 宋朝 最后 彻底 灭亡 当时 守城 的 三十六个 将军 集体 自杀 殉国

但 钓鱼 城 还是 没有 陷落

直到 元朝 都 建立 了 两年 之后

钓鱼 城 最后 的 一位 守 将 叫 王立

当时 和 忽必烈 约定 不杀 城内 一人 以此 为 条件

才 打开 了 已经 坚守 了 三十六年 的 钓鱼 城 的 城门

忽必烈 遵守 了 承诺

赦免 了 钓鱼 城 的 全城 居民

但 他 把 满腔 怒火 发泄 到 了 成都 屠城

据 记载 当时 在 成都 的 城内 外死 了 140 多万 人

蒙古人 纵横 欧亚 攻下 的 名城 有 几千 座

钓鱼 城 尽管 设计 独特

但 和 其它 几千 座 名城 相比

一定 不是 最好 的

也 不是 里面 最 坚固 的

这座 城 之所以 后来 创造 了 这样 的 人类 奇迹

不是 ‘ 城 ' 而是 ‘ 人 ' 是 这座 城市 的 那些 守卫者

真正 固若金汤 的

是 这些 人 的 精神 和 勇气

今天 是 2020 年 的 1 月 10 号 我们 把 今天 不是 献给 原先 蒙古 大 汗 蒙哥 而且 献给 当年

钓鱼 城 的 英勇 的 守卫者 们

以上 就是 今天 的 故事 咱们 明天 再见


一天 一个 小 故事 :大 汗 蒙哥 ,是 如何 一步步 走进 深渊 的 (字幕 )(20200110第 88集)

观众 朋友 们 大家 好

我 是 大康 今天 是 2020 年 的 1 月 10 日 继续 我们 的 一天 一个 小 故事

今天 我们 故事 的 主人公 是 蒙哥

凡是 看过 金庸 的 《 射雕 英雄传 》 的

都 知道 那位 被 杨过 镖 死 的 蒙古 大汗 就 叫 蒙哥

公元 1209 年 的 1 月 10 日 也 就是 811 年前 的 今天

在 蒙古高原 的 黄金 家族

成吉思汗 最小 的 儿 子拖雷 家生 下 了 一个 健壮 的 男儿 就是 蒙哥

托雷 当时 是 欣喜 之 余 他 的 第一个 儿子

但 转念 一想 想起 了 一直 照顾 自己 的 三哥 窝阔台

他 那 还 没 儿子 呢

要 不 说 蒙古人 是 真 够意思

拖雷 就 把 自己 的 长子 蒙哥 送给 了 三哥 窝阔台 当 儿子

窝阔台 感动 之 余 就让 自己 的 大妃 当 了 这 孩子 的 妈

关于 蒙哥 的 故事 我 以前 写过 一个 新 说 成语故事 名字 叫 固若金汤

讲 的 就是 这位 蒙哥 的 事迹

后来 一直 有 新来 的 朋友 好奇 我 的 新 说 成语故事 写 的 是 什么 呀

有 什么 新说 之处 呢

有 什么 新奇 的 地方

所以 今天 我 就 借机 给 大家 介绍 一个

当然 这 也 是 我 的 一个 心愿

通过 365 天 我 给 大家 讲 365 个 故事

我会 慢慢 地 把 我 以前 写 的 一些 东西 放进来

今天 的 是 元宪宗 蒙古 大 汗 蒙哥

811 年 的 诞辰 我们 故事 的 名字 就 叫

大 汗 蒙哥 是 如何 一步步 地 走进 深渊

固若金汤 这个 成语 最 开始 来自 《 汉书 》

一 开始 这 四个 字 的 叫法 不 一样 叫做 金城汤池

形容 城墙 是 铜墙铁壁 护城河 里 的 水 都 是 滚开 的 开水

以 形容 一个 城池 的 牢不可破

后来 逐渐 演变成 了 今天 的 这个 成语

很多 人 第一次 听到 这 四个 字 我 想 都 是 在 那些 老电影 里

当时 国府 的 电台 里 老 有 个 女 的

广播 说 国军 防线 固若金汤

结果 哪儿 都 守 不住

弄 得 大家 对 这个 成语 也 没 了 好 印象

今天 我们 通过 这个 故事 给 大家 介绍 一座 城

这座 城遍 比 古今中外 那才 是 真正 的 固若金汤

每个 时代 都 有 每个 时代 的 英雄

750 年前 也 是 一样

据说 那 时候 的 天下 大 英雄 是 蒙哥

那 时候 世界 上 蒙古人 厉 最害 他们 被 称为 “ 上帝 愤怒 的 鞭子 ”

鞭梢 所过 之处 处处 皮开 肉绽 血流成河

而 蒙哥 正好 是 蒙古人 的 大汗

有 朋友 问 大 汗 不是 铁木真 吗 怎么 又 成 了 蒙哥 了

故事 正是 要 从 铁木真 说起

太阳 西下 的 铁木真 成吉思汗 老 了

他 向 身后 望去 那 是 一张 张钢 浇 铁柱 暗红色 的 面孔

那 是 他 的 儿子 们

谁 能 接替 自己 成为 蒙古 将来 乃至 天下 新 的 大汗 呢

老汉 王 陷入 了 沉思

说来 蒙古人 和 汉人 的 风俗 有所不同 的

相同之处 是 继承人 一定 要 从 正室 大妃 的 儿子 们 中 产生

不同之处 是 继承 家业 的 儿子 不 一定 非是 长子

因为 蒙古人 自认 他们 是 狼 的 子孙

儿子 成年 长大 了 就要 出去 自己 闯荡 天下

老围 在 父母 身边 那 还 算 什么 狼 呢 那 不是 成 了 狗 了

这样 最后 跟 在 父亲 身边 的 往往 是 小弟

而 小弟 却 常常 因为 沾 了 老爷子 晚年 偏心眼 的 光

最后 能 继承 家业 他成 了 所有人 的 大哥

结果 还 没 等 老汉 王 打定主意 他 那支 威震 世界 的 马鞭 已经 悄悄地 坠落 到 了 地上

当时 人们 急忙 唤来 了 拖雷

他 就是 传说 中 的 那个 小弟

看着 众人 上前 倒地 施礼 拖雷 当时 急 的 是 满头大汗 眼泪 都 快流 出来 了

他 跑 到 台下 一把 拉起 了 众人 中 的 三哥

把 他 按 到 了 帐 中 的 大椅 上

带头 便 拜

众人 当时 惊 的 是 目瞪口呆

但 眼见 人家 拖雷 自愿 如此

别人 还 讲 什么 呀

于是乎 窝阔台 就 成 了 蒙古 金帐 汗国 新 的 大汗

窝阔台 继续 带领 着 蒙古 铁骑 在 当时 他们 所 能 想象 的 世界 里面 纵情 驰骋

半个 欧州 加上 大半个 阿拉伯 世界

都 成 了 他们 的 牧场

大金国 被 捣毁 了

胆敢 抵抗 的 西夏 被 斩尽杀绝

谁 会 是 下 一个 猎物 呢

狼们 的 目光 开始 向南 转向 了 宋朝

通往 宋朝 的 道路 没想到 是 如此 的 艰难 他们 一 上来 就 败给 了 第一个 对手 瘟疫

窝阔台 整个 世界 的 征服者 最后 却 被 小小的 病毒 所 征服

弥留之际 他 把 拖雷 的 儿子 蒙哥 叫 到 了 自己 近前

把 自己 的 马鞭 轻轻地 放在 他 的 手里

眼神 里 充满 了 慈祥

面前 的 年轻人 身体 雄建 毅力 刚强

武功 神勇 无敌

更 难得 的 是

他 和 他 英年早逝 的 父亲 一样 有着 宽广 的 胸怀

当时 蒙哥 接过 了 那 只 沉重 的 皮鞭

一时 不知所措

他 回头 看着 站 在 门口 的 四弟

忽必烈 向 他 坚定 地点 了 点头 接 吧

好像 是 为了 证明 自己 和 前辈 同样 的 勇武

蒙哥 用 自己 的 马鞭 再次 狂暴地 鞭挞 了 欧洲

但 他 心里 所想 的 却 全是 宋朝

他 不想 做 一个 平庸 的 大汗 他 要 超越前人 他 必须 攻下 宋朝

窝阔台 的 眼光 没有 错

蒙哥 天生 勇武

但 他 并 不是 一个 鲁莽 之 人

他 仔细 地 计划 着 攻宋 的 每 一个 细节

首先 派四弟 忽必烈 去 消灭 云南 的 大理 段氏

段誉 他们 家 这 就要 完 了

当时 就 形成 了 对 宋朝 的 南北 夹击 之势

忽必烈 去 了 很快 就 砍瓜切菜 一般 完成 了 任务

犄角之势 已成

蒙哥 就 开始 下手 攻宋

为了 躲开 曾经 击败 过 他们 的 对手 瘟疫

他 把 进攻 时间 定 在 了 秋天

他 选择 的 进攻 方向 也 非常 的 奇特 是 四川

蒙哥 的 理由 是

四川 尽管 地形 险恶

但 毕竟 是 陆地

能够 发挥 蒙古 铁骑

长于 陆战 短于 水战 的 优势

而且 一旦 夺取 了 四川 他 就 能够 瞬间 东下

顺大 江东 下 直捣 宋朝 的 国 都 临安

当时 天下 的 各路 兵马 都 赶来 助战

为了 策应 主力 的 行动 忽必烈 带领 大军 进攻 武昌

塔察尔 进军 两淮

蒙哥 再次 审视 自己 的 计划

一切都是 这么 的 顺利 完美

他 觉得 很 满意

然而 他 怎么 也 想不到

他 一步步 走进 的 竟然 是 一个 陷阱

等待 他 的 是 一个 无底 的 深渊

在 那里 他 那个 指点江山 的 马鞭 折断 了

攻宋 就要 用 宋人 的 兵法

从 铁木真 的 时候 他们 就 已经 知道 善用 兵者 不战 而 屈人 之兵

蒙哥 的 战法 更是 别开生面

其 前锋 部队 就 一个 人

是 宋朝 的 一位 降 将 叫 晋国 保

有 了 这位 宋朝 的 ‘ 国宝 ' 在 前面 一路 宣扬 蒙古 铁骑 的 军威

蒙哥 的 进展 极其 顺利

兵不血刃 通过 了 天险 剑门关 沿途 的 城池 不战 而 降

蒙哥 当时 大军 的 兵锋 已经 直指 成都

但 蒙哥 每天 还是 很 忙

他 在 忙 粮草

他 很 清楚 这场 战争 的 关键 其实 不 在于 攻城野战 而是 在 粮草

他 始终 坚信 只要 有 粮草 世界 上 就 还 没有 蒙古人 到 不了 的 地方

他 每天 忙 得 满头大汗 谁 想 越忙 越 添乱

有人 进来 报告 说 大军 的 粮草 在 一个 叫 钓鱼 城 的 小 城池 被 拦住 了

蒙哥 责怪 地 看着 手下

让 晋国 保去 劝降 不 就行了 吗 这事 也 来 问 我

没想到 两天 以后 手下 哭丧着脸 又 进来 报告 说 晋国 保

被 钓鱼 城 的 守 将 给 杀 了

蒙哥 当时 就 一 愣 他 抬手 拿 起 了 一只 红色 的 令箭

要 他 交给 万户 董文蔚

令箭 的 颜色 为 红 它 的 含义 是 屠城

结果 三天 过去 了

钓鱼 城 没有 消息

前线 的 大军 已经 开始 抱怨 粮草 不足 了

蒙哥 唤来 了 勇 将速 忽里

同样 递给 了 他 一支 红色 的 令箭

他 嘱咐 速忽里

一到 钓鱼 城 先取 下 董文蔚 的 首级

给 他 的 时间 和 董文蔚 的 一样 同样 是 三天

三天 转瞬 即过 手下 飞奔 入帐 报告 说 速忽里 久战 不下

最后 亲自 带人 登城

结果 战死 在 城墙 上

蒙哥 听 着 忽然 笑 了

他 已经 很久没 有 遇到 过 对手 了

这个 小小的 钓鱼 城 难道 是 在 钓 自己 这 条 大鱼

他 呼唤 手下 备马 要 亲自 去 看看

这个 钓鱼 城 究竟 是 什么 样子

折掉 了 他 两员 猛将 的 究竟 是 什么 人

蒙哥 终于 来到 了 钓鱼 城下

仰望 着 这座 小城

不由自主 地点 了 点头

他 有点 同情 手下 的 那 两位 猛将 的 遭遇 了

钓鱼 城 坐落 在 钓鱼 山上

南北 西 三面 环水

山下 是 嘉陵江 渠江 和 涪江 三江 汇流

正是 蒙古 大军 粮草 转运 的 七寸 要害

钓鱼 山 只有 300 多米 高

城里 的 街道 轮廓 从 山下 清晰可见

城里 有 大片 的 梯田

蒙哥 又 笑 了

这 小城 即 不 缺水 也 不愁 粮

满山 的 青石 还 不能 挖地道

这下 倒好 耍 不了 一点儿 的 花巧 用不上 一点儿 的 计策

想破城 吗

只有 硬碰硬 的 去 啃 东面 的 内外 两道 城墙

蒙哥 缓缓 地 拔出 长刀 笑 着 问 周围 跃跃欲试 的 众将

我们 也 是 三天 如何 呀

攻镇 西门 不 克

专攻 东新门 还是 不 克

再 转攻 奇胜门 依然 不 克

三天 过去 了

蒙古 铁骑 这 只 踏破 过 欧亚大陆 无数 城池 的 无敌 劲旅

依然 束手无策 地 停留 在 山下

蒙哥 离开 大帐 来到 了 前线

蒙古 勇士 在 大汗 的 注视 下 狂喊 着 扑 向 城墙

但 很快 在 城上 投下 的 熊熊大火 中 沉寂 了

第二个 三天 过去 了

第三个 三天 过去 了

直到 第六个 三天 到来 蒙古 勇士 终于

登上 了 外城 的 城墙

他们 激动 的 冲向 内城

但 内外 城墙 之间 的 空间 太过 狭窄

他们 一时 无法 注入 更 多 的 军队

结果 很快 在 守军 飞蝗 般的 箭 雨 中

再也 听 不到 他们 的 声音 了

蒙哥 立马 在 血红 的 夕阳 下

快 一个月 了 他 好像 换 了 一个 人

两颊 消瘦 头发 蓬乱

双眼 中 跳跃 着 狂热 的 火光

他 拼命 压抑着 自己 内心 的 怒火

开始 时 他 也 知道

苦苦 和 那个 小城 纠缠 很 不 理智

但 他 无法 说服 自己 的 脸面 和 心中 的 愤怒

再 来 一次 这是 最后 一次

就 这么 一次 又 一次

越来越 多 曾 追随 他 转战 世界 的 勇士

最后 都 变成 了 躺 在 城下 的 尸体

他 也 越来越 不能 放弃

接下来 下 了 十多天 的 大雨

蒙哥 都 快 憋 疯 了

整支 大军 分散 在 各处 不知所措 粮草 组织 一塌糊涂

这座 小城 就 像是 一只 鱼钩

牢牢 钓住 了 蒙哥 全部 的 心思

这时 大帐 中 有人 小声 建议

不如 咱们 留下 几千人 监视 此城

大军 继续 向 成都 前进

别老 跟 他 较劲儿 了

当时 蒙哥 红脸 问

我 连 这么 个 小城 都 取 不下 我 还 谈 什么 攻取 大宋 呢

正在 这时候

营盘 突然 一片 大乱 城里 的 守军 竟然 还敢 来 偷袭

一只 只带 着 火焰 的 箭头 在 夜空 中 四射

大营 在 燃烧

蒙哥 的 脸 在 火光 中 忽明忽暗

他 的 怒火 终于 爆发 了

天亮 了 天晴 了

金盔 金甲 的 蒙哥 亲自 带领 众将 向 钓鱼 城杀 去

云梯 立 起来

儿郎 们 在 攀登 杀

蒙哥 手举 长刀 大声 呼喊

眼看 就要 成功 了

忽然 他 看见 一片 亮光 向 自己 飞来

他 眯起 眼睛 细看

是 阳光 吗

可 阳光 为什么 这样 的 冰凉

远 在 武昌 的 忽必烈 看着 眼前 折断 的 马鞭 简直 不敢相信 自己 的 眼睛

这 就是 神勇 无敌 的 蒙哥 的 马鞭

他 疑惑 地问 旁边 的 刘炳忠

钓鱼 城在 哪儿

旁边 这位 平日 无所不知 后来 帮助 忽必烈 建立 了 大元 帝国 的 智者

当时 也 一脸茫然 地摇 了 摇头 不 知道

钓鱼 城之战 特别 是 蒙哥 之死 成 了 当时 一件 影响 整个 世界 的 巨大 的 事件

直接 导致 了 攻宋 战役 全面 地 崩溃 瓦解

宋朝 的 命运 又 延续 了 二十年

当时 为了 争抢 汗位

各路 的 蒙古 豪杰 纷纷 从 中国战区 欧洲 战区 等 世界 的 各个 角落

撤军 赶回 蒙古

争抢 汗位

当时 在 半个 地球 的 范围

黄祸 开始 退潮

在 蒙古 铁骑 蹂躏 下 的 欧亚 各国 的 各族人民 终于 松 了 一口气

当时 留下 了 一句 著名 的 诗

上帝 的 鞭子 终于 折断 了

而 缔造 这一 神话 的 钓鱼 城 的 守 将 叫 王坚

和 很多 的 民族英雄 一样 在 宋史中 语焉不详

后 被 贾似道 害死

钓鱼 城 到底 是 怎样 的 一座 城市

钓鱼 城为 冉氏 兄弟 设计 建造 是

是 世界 上 唯一 没有 被 蒙古人 攻克 的 城市

直到 后来 大宋 帝国 灭亡 之后 他 还 屹立 不倒 成为 了 一个

在 大元 土地 上 的 宋人 的 孤岛

直到 宋朝 最后 彻底 灭亡 当时 守城 的 三十六个 将军 集体 自杀 殉国

但 钓鱼 城 还是 没有 陷落

直到 元朝 都 建立 了 两年 之后

钓鱼 城 最后 的 一位 守 将 叫 王立

当时 和 忽必烈 约定 不杀 城内 一人 以此 为 条件

才 打开 了 已经 坚守 了 三十六年 的 钓鱼 城 的 城门 Only then opened the gate of Diaoyu City, which has been held for 36 years

忽必烈 遵守 了 承诺

赦免 了 钓鱼 城 的 全城 居民

但 他 把 满腔 怒火 发泄 到 了 成都 屠城

据 记载 当时 在 成都 的 城内 外死 了 140 多万 人

蒙古人 纵横 欧亚 攻下 的 名城 有 几千 座

钓鱼 城 尽管 设计 独特

但 和 其它 几千 座 名城 相比

一定 不是 最好 的

也 不是 里面 最 坚固 的

这座 城 之所以 后来 创造 了 这样 的 人类 奇迹

不是 ‘ 城 ' 而是 ‘ 人 ' 是 这座 城市 的 那些 守卫者

真正 固若金汤 的

是 这些 人 的 精神 和 勇气

今天 是 2020 年 的 1 月 10 号 我们 把 今天 不是 献给 原先 蒙古 大 汗 蒙哥 而且 献给 当年

钓鱼 城 的 英勇 的 守卫者 们

以上 就是 今天 的 故事 咱们 明天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