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MoneyXYZ, 指数基金能帮你实现财务自由吗?(指数基金陷阱,我买的指数基金和策略,推荐书籍和知识点) (1)

指数基金能帮你实现财务自由吗?(指数基金陷阱,我买的指数基金和策略,推荐书籍和知识点) (1)

近些年 但凡 提到 财务 自由 就 一定 离不开 指数 基金 。

无论是 FIRE 运动 的 忠实 跟随者 , 还是 像 巴菲特 这样 的 股神 ,

他们 都 坚定 的 认为 指数 基金 是 普通人 股市 投资 的 最佳 方法 ,

甚至 是 帮 你 实现 财务 自由 的 重要 工具 。

你 能 做 的 最好 的 一个 投资

就是 购买 一个 指数 基金

然后 , 然后 就是 永远 不去 看 新闻 头条

再也 别去 关心 这些 股票

就 好像 你 买 了 一个 农场

在 调查 数据 准备 这 期 节目 的 时候 ,

我 发现 了 一个 特别 矛盾 的 现象 。

这是 一个 根据 市值 大小 进行 排名 的 ETF 列表 ,

我们 能 看到 按照 市值 排序 前 五名 都 是 指数 基金 。

那 说明 通过 指数 基金 来 投资 的 人 还是 非常 多 的 ,

那 我 这个 视频 是不是 就 不用 做 了 。

但是 当 我 把 它们 的 交易量 进行 排名 的 时候 发现 ,

排在 前 几名 的 ETF 大部分 依然 是 指数 基金 。

这 不是 一个 好 的 信号 ,

它 代表 了 一个 很大 的 矛盾 和 陷阱 。

它 似乎 在 暗示 很多 购买 指数 基金 的 人

并 不 真正 知道 如何 使用 指数 基金 来 进行 投资 。

这个 矛盾 和 陷阱 会 让 本想 依靠 指数 基金 实现 财务 自由 的 普通人

变成 为 一个 新 的 股市 牺牲品 。

看来 我 还是 得 去 做 这个 视频 ,

去 和 大家 分享 一下 什么 是 指数 基金 ,

它 能 不能 帮 我们 实现 财务 自由 ,

我们 刚才 说 的 矛盾 和 陷阱 是 什么 ,

我 的 投资 策略 , 以及 你 需要 做 的 功课 。

最后 我会 跟 大家 分享 我 购买 的 指数 基金 。

想要 了解 什么 是 指数 基金 , 首先 你 得 明白 什么 是 股票指数 ,

以及 它 代表 的 意义 。

1896 年 Charles Dow 在 华尔街日报 上

发布 了 世界 上 第一个 股票指数 。

他 把 市场 上 的 12 只 股票 的 价格 加 起来

然后 计算 一个 平均数 ,

目的 为了 帮助 投资者 直观 的 看到 股票市场 的 整体 表现 。

这个 平均数 就是 所谓 的 指数 。

但是 Dow 有 两个 明显 的 问题 。

第一 它 是 一个 简单 的 平均数 ,

但是 显然 这种 简单 的 平均数 的 指数 是 不 准确 的 。

因为 有 的 公司股票 多 , 市值 大 , 它 对 平均数 的 影响 是 不成比例 的 。

这 就 好像 把 我 的 资产 和 Elon Musk 的 做 一个 平均 ,

那么 我 的 平均 资产 也 能 达到 世界 前 100,

这 显然 是 不合理 的 。

所以 后来 的 指数 的 计算 方式 都 采用 了 各种 不同 的 加权 算法 ;

Dow 的 第二个 问题 是 它 选取 的 股票 数量 过少 , 到 现在 也 就 只有 30 个 。

这 在 一百多年 前 还 算 具有 市场 代表性 ,

但是 现在 有 几千只 股票 ,

30 只 股票 能够 代表 的 市场 就 太 过于 窄小 。

所以 , 后来 的 指数 包含 的 股票 数量 和 种类 都 有 很大 变化 。

有 反应 整体 市场 的 指数 , 也 有 反应 不同 领域 或者 国家 的 指数 。

到 现在 大家 听得 最 多 的 恐怕 是 标准 普尔 500 指数 了 。

从 名字 我们 就 知道 , 它 包含 了 大概 500 只 股票 ,

并 对 股价 通过 加 某种 权 算法 得出 一个 数字 。

这个 数字 本身 没有 实际意义 ,

它 的 意义 在于 对 历史数据 的 比较 来 获得 市场 表现 的 趋势 ,

对 , 这些 线形 图才 是 我们 真正 参考 的 东西 。

每当 股市 大涨 或者 大跌 的 时候 , 这些 指数 就 会 充斥 在 你 的 耳边 。

好 , 我们 现在 知道 了 什么 是 指数 ,

但是 这些 指数 的 真正 意义 远不止 趋势 这么 简单 ,

它 的 背后 还 包含 了 更 深层次 的 含义 ,

而 这些 深层 含义 就 直接 催化 了 指数 基金 的 诞生 。

我们 看 这张 标准 普尔 500 指数 过去 20 年 的 线形 图 。

从 表面 上 我们 可以 把 历史 上 的 任意 两点 连成 一条线

计算 出 整个 股票市场 在 这 段时间 的 回报率 。

如果 这条线 向上 , 就 代表 赚钱 , 如果 这条线 向下 , 就 代表 赔钱 。

而 深层 里 , 这 整张 图 就 代表 了 所有 指数 中

出现 的 股票 的 参与者 在历史上 的 整体 回报率 。

我们 这里 必须 要 强调 这个 “ 整体 表现 ” 的 概念 。

股市 本质 是 一个零 和 游戏 。 你 的 利润 就是 另外 一个 人 的 损失 。

有人 赚钱 就 会 有 对应 的 人 赔钱 。 但是 无论是 谁 在 赚钱 还是 谁 在 赔钱 ,

最终 我们 集体 会 有 一个 成绩单 , 那 就是 这个 指数 形成 的 线形 图 ,

你 可以 把 这个 指数 认为 是 我们 所有 参与者 的 回报 的 一个 平均数 。

这里 需要 引入 一个 很 重要 也 是 我们 本 视频 会 反复 提到 的 一个 概念 ,

那 就是 当 一个 人 或者 机构 的 投资 在 这个 平均 成绩 之上 的 时候 ,

我们 说 他 打败 了 市场

beat the market。

注意 ,beat the market, 不 代表 你 一定 是 赚钱 了 。

只是 代表 你 表现 的 比 市场 平均 好 ,

你 可能 比 其他人 赚 的 更 多 , 或者 赔得 更 少 。

可以 看到 , 我们 的 整体 成绩单 在 某些 历史 时期 是 赚钱 的 ,

某些 历史 时期 是 赔钱 的 。 但是 当 我们 把 目光 放远 就 会 发现 一个 趋势 ,

在 长时间 内 , 指数 是 增长 的 , 是 赚钱 的 。 而且 时间跨度 越长 ,

股市 的 回报 就 越 大 概率 是 赚 的 。

这时候 很多 人会 自然 想到 , 在 股市 的 历史 当中 ,

一个 个体 想 成为 一名 优秀生 做到 beat the market 也许 不 容易 ,

但是 大多数 人 做到 一个 平均数 应该 不难 吧 ?

然而 事实 情况 却 证明 我们 的 这种 想法 不能 再 天真 了 。

数据 显示 90% 的 投资者 都 是 赔钱 的 !

而 80% 的 基金 最终 都 会 消失 ,

只有 少于 3% 的 基金 能够 在 长时间 内 打败 市场 。

但是 当 你 减去 管理费 和 隐形 的 税费 ,

基金 投资者 几乎 无法 打败 市场 。

都 不要 说 去 beat the market, 我们 大多数 人 都 无法 实现 投资 的 一个 底线 ,

那 就是 不 赔钱 。

客观事实 是 , 在 我们 个体 身上 , 投资 的 回报 更加 符合 著名 的 二八 原则 。

只有 少数 的 幸运儿 赚 到 了 大多数 的 钱 ,

只有 少数 的 股票 的 成功 把 指数 的 平均值 推高 。

这 就让 我 想到 了 量子 物理学 中 的 一个 现象 :

一个 放射性物质 每 过 多少 万年 就 会 衰减 一半 。

这个 物质 中有 无数 的 粒子 。

我 可以 肯定 的 是 , 每隔 一定 周期 有 一半 的 粒子 会 消失 ,

但是 我 无法 预测 具体 哪个 例 粒子 会 在 什么 时候 消失 。

我们 知道 的 只是 一个 整体 的 概率 ,

但是 我 无法 预判 单独 的 个体 。 放到 股市 也 是 如此 ,

我 可以 肯定 的 是 市场 一定 存在 少数 的 赢家 股票 ,

但是 我们 难以预测 具体 哪个 股票 会 在 多长 的 时间 里 是 赢家 。

昨天 的 赢家 可能 就是 明天 的 输家 。

我们 最终 作为 一个 集体 都 逃不掉 那个 市场 的 最终 表现 。

这 在 统计学 里面 叫做 “regression to the mean” 均值 回归 。

无论 你 一个 个体 在 某 段时间 的 表现 如何 超越 市场 ,

那么 一定 存在 该 同样 或者 不同 的 个体

在 同一时间 或者 不同 时间 的 表现 会 低于 市场 ,

最终 的 体现 就是 市场 均值 , 就是 我们 的 指数 。

Ok Ok, 什么 量子力学 什么 均值 回归 乱七八糟 的 ,

再说 就 成 玄学 了 。

一句 话 总结 就是 , 大多数 人 在 股市 里 赔钱 ,

无法 一早 选中 那个 让 你 发家致富 的 Google, Apple, Amazon, Tesla,

我们 无法 打败 市场 ,

成功 的 概率 并 不 青睐 大多数 人 。

但是 , 既然 少数 的 股票 的 成功 能够 将 整个 指数 在历史上 赚钱 ,

假设 , 注意 我们 这里 说 的 是 假设

指数 在 未来 很长 一段时间 内能 和 过去 一样 保持 长时间 增长 ,

那 我 干嘛 非要 去 碰运气 挑选 那 少数 的 赢家 ,

我 为什么 不 把 整个 指数 里 的 股票 全都 买下来 ,

然后 安安静静 的 做 一个 平均数 呢 ?

只要 指数 未来 长期 大 概率 是 赚钱 的 ,

那 我 不 就 会 赚 到 钱 吗 ?

什么 , 所有 的 股票 太多 你 买不起 怎么办 ,

没关系 , 咱们 一起 合伙 凑钱 来 买 。

凑钱 合伙 买 股票 就 叫做 基金 。

而 按照 指数 买下 整个 市场 的 股票 的 基金 就是 指数 基金 。

指数 基金 就是 包含 了 指数 中 相同 股票 构成 的 基金 ,

它 的 表现 和 它 追踪 的 指数 表现 基本一致 ,

最终 帮助 投资者 实现 市场 的 均值 回报 。

1975 年 Vanguard Group 的 创始人 John Bogle 设立 了 历史 上 的 第一个 指数 基金 ,

后来 改名 为 Vanguard 500 Index Fund, 用来 追踪 标准 普尔 500 指数 。

当时 这个 想法 被 嘲笑 为 ”John's Folly” “ 约翰 ” 的 蠢事 。

Fidelity 当时 的 主席 Edward Johnson 说

他 很 难 相信 大多数 的 投资者 竟然 会 满足 于 一个 平均 的 收入 。

但是 Johnson 不能 再错 了 。

Vanguard 的 第一个 指数 基金 在 5 年内 为 投资者 赚 到 了 1700 万美金 。

在 接下来 的 半个世纪 ,

指数 基金 成长 为 我们 视频 开头 看到 的 市值 最大 的 基金 种类 ,

不光 小 的 投资者 会 去 选择 , 它 甚至 都 是 各个 国家 退休 基金 的 主要 投资 。

而 它 更是 被 FIRE 群体 当成 了 普通人 实现 财务 自由 最 重要 的 投资 产品 。

他们 的 计划 是 , 减少 消费 , 增加收入 和 储蓄 ,

然后 最大化 的 定期 投资 指数 基金 。

假如 , 注意 , 我 还是 强调 ” 假如 “

指数 每年 依然 以同 过去 历史 上 年均 8% 左右 的 回报 在 增长 话 ,

那么 通过 复利 的 积累 , 你 的 财富 的 增长 会 是 惊人 的 。

如果 你 每年 固定 投资 2 万美金 到 指数 基金 ,

20 年 后 就 会 实现 1 百万 美金 的 小 目标 ,

再过 8 年 就 会 变成 2 百万 , 再过 5 年 就 会 变成 三百 万美金 。

如果 你 能 增加 每年 投资 额度 的话 这个 时间 会 更 短 。

这 一切 都 听 起来 那么 美好 , 让 无数 人 都 开始 追随 FIRE 运动 。

但是 真的 这么 简单 吗 ?

我们 普通人 靠 指数 基金 真的 能够 实现 财务 自由 吗 ?

想要 回答 这个 问题 ,

我们 必须 要 讨论 刚才 我们 提到 的 那个 重要 假设 :

未来 指数 会长 时期 保持 增长 。

我们 都 知道 不能 用 过去 的 表现 来 预测 未来 的 收益 。

去 证明 这个 假设 是否 成立 ,

我们 就 需要 再次 回到 指数 的 本质 ,

理解 到底 什么 在 真正 决定 市场 的 回报 。

我们 再次 回到 标普 500 指数 历史 图表 。

我们 把 这 波动 的 回报率 平均 到 每年 ,

就 会 得到 一条 简化 的 市场 回报率 的 线条 。

那 究竟 什么 决定 了 这个 线条 的 走向 ?

或者说 , 究竟 是 什么 在 决定 股票 的 价格 呢 ?

整个 投资 市场 存在 非常 多 的 理论 , 我们 基本上 可以 把 他们 分成 两大派 。

第一 大派 是 认为 股票 存在 一个 内在 价值 , Intrinsic value。

股票 的 价格 会 围绕 着 它 的 内定 价值 来回 波动 。

反映 在 我们 图表 上 就是 我们 后来 画 的 这条 隐形 的 线 。

有 一个 关于 股票价格 和 价值 的 关系 的 生动 比喻 , 那 就是 遛狗 理论 。

当 你 牵 着 绳子 遛狗 的 时候 ,

很多 狗 并 不会 老老实实 的 跟着 主人 的 步伐 走 ,

比如 我家 的 哪一只 。

它 总是 一会儿 跑 到 主人 前面 , 一会儿 跑 到 主人 的 后面 。

你 的 狗 , 就是 股票 的 价格 , 而 你 就是 股票 的 价值 。

你 很 难 预测 在 具体 某个 时候 狗会 在 哪个 位置 ,

就 好像 你 无法 准确 预测 股票 的 下 一秒 价格 ,

但是 无论 你 的 狗 怎么 疯狂 乱窜 ,

你 可以 确定 的 是 , 你 的 狗 的 终点 都 是 和 主人 在 同样 的 位置 。

牵狗 的 人 决定 了 狗 的 大致 行走路线 。 所以 , 按照 这个 内在 价值 派系 ,

我们 去 研究 股票 的 时候 不能 老 盯 着 价格 ,

因为 你 永远 无法 预测 下 一秒 这个 价格 会 在 哪儿 ,

或者 你 的 狗 会 跑 到 哪里 。

你 需要 研究 这个 股票 的 价值 ,

就是 牵狗 人 的 行走 痕迹 ,

从而 最终 判断 股票 的 长期 价格 走向 。

Ok, 那 具体 什么 东西 在 决定 股票 的 内在 价值 呢 ?

这 就 涉及 到 了 具体 不同 的 股票 的 估值 方法 ,


指数基金能帮你实现财务自由吗?(指数基金陷阱,我买的指数基金和策略,推荐书籍和知识点) (1)

近些年 但凡 提到 财务 自由 就 一定 离不开 指数 基金 。

无论是 FIRE 运动 的 忠实 跟随者 , 还是 像 巴菲特 这样 的 股神 ,

他们 都 坚定 的 认为 指数 基金 是 普通人 股市 投资 的 最佳 方法 ,

甚至 是 帮 你 实现 财务 自由 的 重要 工具 。

你 能 做 的 最好 的 一个 投资

就是 购买 一个 指数 基金

然后 , 然后 就是 永远 不去 看 新闻 头条

再也 别去 关心 这些 股票

就 好像 你 买 了 一个 农场

在 调查 数据 准备 这 期 节目 的 时候 ,

我 发现 了 一个 特别 矛盾 的 现象 。

这是 一个 根据 市值 大小 进行 排名 的 ETF 列表 ,

我们 能 看到 按照 市值 排序 前 五名 都 是 指数 基金 。

那 说明 通过 指数 基金 来 投资 的 人 还是 非常 多 的 ,

那 我 这个 视频 是不是 就 不用 做 了 。

但是 当 我 把 它们 的 交易量 进行 排名 的 时候 发现 ,

排在 前 几名 的 ETF 大部分 依然 是 指数 基金 。

这 不是 一个 好 的 信号 ,

它 代表 了 一个 很大 的 矛盾 和 陷阱 。

它 似乎 在 暗示 很多 购买 指数 基金 的 人

并 不 真正 知道 如何 使用 指数 基金 来 进行 投资 。

这个 矛盾 和 陷阱 会 让 本想 依靠 指数 基金 实现 财务 自由 的 普通人

变成 为 一个 新 的 股市 牺牲品 。

看来 我 还是 得 去 做 这个 视频 ,

去 和 大家 分享 一下 什么 是 指数 基金 ,

它 能 不能 帮 我们 实现 财务 自由 ,

我们 刚才 说 的 矛盾 和 陷阱 是 什么 ,

我 的 投资 策略 , 以及 你 需要 做 的 功课 。

最后 我会 跟 大家 分享 我 购买 的 指数 基金 。

想要 了解 什么 是 指数 基金 , 首先 你 得 明白 什么 是 股票指数 ,

以及 它 代表 的 意义 。

1896 年 Charles Dow 在 华尔街日报 上

发布 了 世界 上 第一个 股票指数 。

他 把 市场 上 的 12 只 股票 的 价格 加 起来

然后 计算 一个 平均数 ,

目的 为了 帮助 投资者 直观 的 看到 股票市场 的 整体 表现 。

这个 平均数 就是 所谓 的 指数 。

但是 Dow 有 两个 明显 的 问题 。

第一 它 是 一个 简单 的 平均数 ,

但是 显然 这种 简单 的 平均数 的 指数 是 不 准确 的 。

因为 有 的 公司股票 多 , 市值 大 , 它 对 平均数 的 影响 是 不成比例 的 。

这 就 好像 把 我 的 资产 和 Elon Musk 的 做 一个 平均 ,

那么 我 的 平均 资产 也 能 达到 世界 前 100,

这 显然 是 不合理 的 。

所以 后来 的 指数 的 计算 方式 都 采用 了 各种 不同 的 加权 算法 ;

Dow 的 第二个 问题 是 它 选取 的 股票 数量 过少 , 到 现在 也 就 只有 30 个 。

这 在 一百多年 前 还 算 具有 市场 代表性 ,

但是 现在 有 几千只 股票 ,

30 只 股票 能够 代表 的 市场 就 太 过于 窄小 。

所以 , 后来 的 指数 包含 的 股票 数量 和 种类 都 有 很大 变化 。

有 反应 整体 市场 的 指数 , 也 有 反应 不同 领域 或者 国家 的 指数 。

到 现在 大家 听得 最 多 的 恐怕 是 标准 普尔 500 指数 了 。

从 名字 我们 就 知道 , 它 包含 了 大概 500 只 股票 ,

并 对 股价 通过 加 某种 权 算法 得出 一个 数字 。

这个 数字 本身 没有 实际意义 ,

它 的 意义 在于 对 历史数据 的 比较 来 获得 市场 表现 的 趋势 ,

对 , 这些 线形 图才 是 我们 真正 参考 的 东西 。

每当 股市 大涨 或者 大跌 的 时候 , 这些 指数 就 会 充斥 在 你 的 耳边 。

好 , 我们 现在 知道 了 什么 是 指数 ,

但是 这些 指数 的 真正 意义 远不止 趋势 这么 简单 ,

它 的 背后 还 包含 了 更 深层次 的 含义 ,

而 这些 深层 含义 就 直接 催化 了 指数 基金 的 诞生 。

我们 看 这张 标准 普尔 500 指数 过去 20 年 的 线形 图 。

从 表面 上 我们 可以 把 历史 上 的 任意 两点 连成 一条线

计算 出 整个 股票市场 在 这 段时间 的 回报率 。

如果 这条线 向上 , 就 代表 赚钱 , 如果 这条线 向下 , 就 代表 赔钱 。

而 深层 里 , 这 整张 图 就 代表 了 所有 指数 中

出现 的 股票 的 参与者 在历史上 的 整体 回报率 。

我们 这里 必须 要 强调 这个 “ 整体 表现 ” 的 概念 。

股市 本质 是 一个零 和 游戏 。 你 的 利润 就是 另外 一个 人 的 损失 。

有人 赚钱 就 会 有 对应 的 人 赔钱 。 但是 无论是 谁 在 赚钱 还是 谁 在 赔钱 ,

最终 我们 集体 会 有 一个 成绩单 , 那 就是 这个 指数 形成 的 线形 图 ,

你 可以 把 这个 指数 认为 是 我们 所有 参与者 的 回报 的 一个 平均数 。

这里 需要 引入 一个 很 重要 也 是 我们 本 视频 会 反复 提到 的 一个 概念 ,

那 就是 当 一个 人 或者 机构 的 投资 在 这个 平均 成绩 之上 的 时候 ,

我们 说 他 打败 了 市场

beat the market。

注意 ,beat the market, 不 代表 你 一定 是 赚钱 了 。

只是 代表 你 表现 的 比 市场 平均 好 ,

你 可能 比 其他人 赚 的 更 多 , 或者 赔得 更 少 。

可以 看到 , 我们 的 整体 成绩单 在 某些 历史 时期 是 赚钱 的 ,

某些 历史 时期 是 赔钱 的 。 但是 当 我们 把 目光 放远 就 会 发现 一个 趋势 ,

在 长时间 内 , 指数 是 增长 的 , 是 赚钱 的 。 而且 时间跨度 越长 ,

股市 的 回报 就 越 大 概率 是 赚 的 。

这时候 很多 人会 自然 想到 , 在 股市 的 历史 当中 ,

一个 个体 想 成为 一名 优秀生 做到 beat the market 也许 不 容易 ,

但是 大多数 人 做到 一个 平均数 应该 不难 吧 ?

然而 事实 情况 却 证明 我们 的 这种 想法 不能 再 天真 了 。

数据 显示 90% 的 投资者 都 是 赔钱 的 !

而 80% 的 基金 最终 都 会 消失 ,

只有 少于 3% 的 基金 能够 在 长时间 内 打败 市场 。

但是 当 你 减去 管理费 和 隐形 的 税费 ,

基金 投资者 几乎 无法 打败 市场 。

都 不要 说 去 beat the market, 我们 大多数 人 都 无法 实现 投资 的 一个 底线 ,

那 就是 不 赔钱 。

客观事实 是 , 在 我们 个体 身上 , 投资 的 回报 更加 符合 著名 的 二八 原则 。

只有 少数 的 幸运儿 赚 到 了 大多数 的 钱 ,

只有 少数 的 股票 的 成功 把 指数 的 平均值 推高 。

这 就让 我 想到 了 量子 物理学 中 的 一个 现象 :

一个 放射性物质 每 过 多少 万年 就 会 衰减 一半 。

这个 物质 中有 无数 的 粒子 。

我 可以 肯定 的 是 , 每隔 一定 周期 有 一半 的 粒子 会 消失 ,

但是 我 无法 预测 具体 哪个 例 粒子 会 在 什么 时候 消失 。

我们 知道 的 只是 一个 整体 的 概率 ,

但是 我 无法 预判 单独 的 个体 。 放到 股市 也 是 如此 ,

我 可以 肯定 的 是 市场 一定 存在 少数 的 赢家 股票 ,

但是 我们 难以预测 具体 哪个 股票 会 在 多长 的 时间 里 是 赢家 。

昨天 的 赢家 可能 就是 明天 的 输家 。

我们 最终 作为 一个 集体 都 逃不掉 那个 市场 的 最终 表现 。

这 在 统计学 里面 叫做 “regression to the mean” 均值 回归 。

无论 你 一个 个体 在 某 段时间 的 表现 如何 超越 市场 ,

那么 一定 存在 该 同样 或者 不同 的 个体

在 同一时间 或者 不同 时间 的 表现 会 低于 市场 ,

最终 的 体现 就是 市场 均值 , 就是 我们 的 指数 。

Ok Ok, 什么 量子力学 什么 均值 回归 乱七八糟 的 ,

再说 就 成 玄学 了 。

一句 话 总结 就是 , 大多数 人 在 股市 里 赔钱 ,

无法 一早 选中 那个 让 你 发家致富 的 Google, Apple, Amazon, Tesla,

我们 无法 打败 市场 ,

成功 的 概率 并 不 青睐 大多数 人 。

但是 , 既然 少数 的 股票 的 成功 能够 将 整个 指数 在历史上 赚钱 ,

假设 , 注意 我们 这里 说 的 是 假设

指数 在 未来 很长 一段时间 内能 和 过去 一样 保持 长时间 增长 ,

那 我 干嘛 非要 去 碰运气 挑选 那 少数 的 赢家 ,

我 为什么 不 把 整个 指数 里 的 股票 全都 买下来 ,

然后 安安静静 的 做 一个 平均数 呢 ?

只要 指数 未来 长期 大 概率 是 赚钱 的 ,

那 我 不 就 会 赚 到 钱 吗 ?

什么 , 所有 的 股票 太多 你 买不起 怎么办 ,

没关系 , 咱们 一起 合伙 凑钱 来 买 。

凑钱 合伙 买 股票 就 叫做 基金 。

而 按照 指数 买下 整个 市场 的 股票 的 基金 就是 指数 基金 。

指数 基金 就是 包含 了 指数 中 相同 股票 构成 的 基金 ,

它 的 表现 和 它 追踪 的 指数 表现 基本一致 ,

最终 帮助 投资者 实现 市场 的 均值 回报 。

1975 年 Vanguard Group 的 创始人 John Bogle 设立 了 历史 上 的 第一个 指数 基金 ,

后来 改名 为 Vanguard 500 Index Fund, 用来 追踪 标准 普尔 500 指数 。

当时 这个 想法 被 嘲笑 为 ”John's Folly” “ 约翰 ” 的 蠢事 。

Fidelity 当时 的 主席 Edward Johnson 说

他 很 难 相信 大多数 的 投资者 竟然 会 满足 于 一个 平均 的 收入 。

但是 Johnson 不能 再错 了 。

Vanguard 的 第一个 指数 基金 在 5 年内 为 投资者 赚 到 了 1700 万美金 。

在 接下来 的 半个世纪 ,

指数 基金 成长 为 我们 视频 开头 看到 的 市值 最大 的 基金 种类 ,

不光 小 的 投资者 会 去 选择 , 它 甚至 都 是 各个 国家 退休 基金 的 主要 投资 。

而 它 更是 被 FIRE 群体 当成 了 普通人 实现 财务 自由 最 重要 的 投资 产品 。

他们 的 计划 是 , 减少 消费 , 增加收入 和 储蓄 ,

然后 最大化 的 定期 投资 指数 基金 。

假如 , 注意 , 我 还是 强调 ” 假如 “

指数 每年 依然 以同 过去 历史 上 年均 8% 左右 的 回报 在 增长 话 ,

那么 通过 复利 的 积累 , 你 的 财富 的 增长 会 是 惊人 的 。

如果 你 每年 固定 投资 2 万美金 到 指数 基金 ,

20 年 后 就 会 实现 1 百万 美金 的 小 目标 ,

再过 8 年 就 会 变成 2 百万 , 再过 5 年 就 会 变成 三百 万美金 。

如果 你 能 增加 每年 投资 额度 的话 这个 时间 会 更 短 。

这 一切 都 听 起来 那么 美好 , 让 无数 人 都 开始 追随 FIRE 运动 。

但是 真的 这么 简单 吗 ?

我们 普通人 靠 指数 基金 真的 能够 实现 财务 自由 吗 ?

想要 回答 这个 问题 ,

我们 必须 要 讨论 刚才 我们 提到 的 那个 重要 假设 :

未来 指数 会长 时期 保持 增长 。

我们 都 知道 不能 用 过去 的 表现 来 预测 未来 的 收益 。

去 证明 这个 假设 是否 成立 ,

我们 就 需要 再次 回到 指数 的 本质 ,

理解 到底 什么 在 真正 决定 市场 的 回报 。

我们 再次 回到 标普 500 指数 历史 图表 。

我们 把 这 波动 的 回报率 平均 到 每年 ,

就 会 得到 一条 简化 的 市场 回报率 的 线条 。

那 究竟 什么 决定 了 这个 线条 的 走向 ?

或者说 , 究竟 是 什么 在 决定 股票 的 价格 呢 ?

整个 投资 市场 存在 非常 多 的 理论 , 我们 基本上 可以 把 他们 分成 两大派 。

第一 大派 是 认为 股票 存在 一个 内在 价值 , Intrinsic value。

股票 的 价格 会 围绕 着 它 的 内定 价值 来回 波动 。

反映 在 我们 图表 上 就是 我们 后来 画 的 这条 隐形 的 线 。

有 一个 关于 股票价格 和 价值 的 关系 的 生动 比喻 , 那 就是 遛狗 理论 。

当 你 牵 着 绳子 遛狗 的 时候 ,

很多 狗 并 不会 老老实实 的 跟着 主人 的 步伐 走 ,

比如 我家 的 哪一只 。

它 总是 一会儿 跑 到 主人 前面 , 一会儿 跑 到 主人 的 后面 。

你 的 狗 , 就是 股票 的 价格 , 而 你 就是 股票 的 价值 。

你 很 难 预测 在 具体 某个 时候 狗会 在 哪个 位置 ,

就 好像 你 无法 准确 预测 股票 的 下 一秒 价格 ,

但是 无论 你 的 狗 怎么 疯狂 乱窜 ,

你 可以 确定 的 是 , 你 的 狗 的 终点 都 是 和 主人 在 同样 的 位置 。

牵狗 的 人 决定 了 狗 的 大致 行走路线 。 所以 , 按照 这个 内在 价值 派系 ,

我们 去 研究 股票 的 时候 不能 老 盯 着 价格 ,

因为 你 永远 无法 预测 下 一秒 这个 价格 会 在 哪儿 ,

或者 你 的 狗 会 跑 到 哪里 。

你 需要 研究 这个 股票 的 价值 ,

就是 牵狗 人 的 行走 痕迹 ,

从而 最终 判断 股票 的 长期 价格 走向 。

Ok, 那 具体 什么 东西 在 决定 股票 的 内在 价值 呢 ?

这 就 涉及 到 了 具体 不同 的 股票 的 估值 方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