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MoneyXYZ, "躺平"是实现财务自由的第一步

"躺平"是实现财务自由的第一步

最近 中国 流行 一个 词 叫做 “ 躺平 ” 或者 “ 躺平 主义 ”。

相信 屏幕 前 的 你 已经 在 社交 媒体 上

被 这个 词狂 轰乱 炸过 一遍 了 。

当 我 第一次 听到 这个 词 的 解释 的 时候 ,

我 就 震惊 了 ,

这 不 就是 国外 这么 多年

我 一直 追求 的 FIRE 运动 的 最 基本 要义 吗 ?

Ok, 如果 你 还 没听说过 FIRE 运动 ,

那 我 这里 简单 地 解释一下 。

FIRE 是 四个 词 的 缩写 ,

Financial Independent, Retire Early

就是 财务 自由 , 提早 退休 。

这个 运动 主张 减少 消费 支出 , 增加 不同 收入 来源 ,

来 最大化 你 的 存款 。 然后 把 存款 投资 到入 指数 基金 ,

房地产 等 可 获得 被动 收入 的 资产 中 。

当 你 的 投资 足够 大 的 时候 ,

投资 本金 以及 回报 产生 的 现金流

可以 Cover 你 的 全部 生活费用 。

你 就 可以 选择 不 工作 , 可以 提前退休 。

这个 FIRE 运动 之所以 这么 多年 像 野火 一样 有 影响力 ,

其实 并 不 在于 他 给 你 描绘 了 一个 所谓

提前退休 的 可能 。

它 真正 对 人 的 影响 , 至少 对 我 来说 ,

就是 让 人 意识 到 你 的 人生

不 一定 非 要 按照 这个 社会 的 期待 去过 。

你 可以 重新 定义 自己 的 价值 ,

定义 自己 的 成功 和 幸福 ,

在 这个 被 消费主义 既定 的 世界 中

活 出 自己 新 的 世界 , 突破 钱 的 枷锁 。

这个 FIRE 运动 从 2016 年 的 时候

开始 影响 我 的 整个 人生 和 投资 规划 ,

全都 是因为 我读 了 一 本书

“Early Retirement Extreme

-A Philosophical and Practical Guide to Financial Independence”

这 本书 出版 于 2010 年 ,

在 FIRE 运动 中 的 意义 非常 重大 ,

可以 称作 是 开启 FIRE 运动 的 鼻祖 之一 了 。

作者 在 书 中 提供 了 一个 全新 的 视角 ,

让 你 重新 审视 在 消费主义 主导 下 的 资本主义 社会 构架 ,

以及 它 对 我们 个人 自由 的 枷锁 。

从 哲学 的 高度 来 告诉 我们

如何 来 实现 个人 以及 财务 上 的 自由 ,

并 给出 了 一整套 实际 的 方法 和 建议 。

这 本书 是 值得 一读再读 的 。

我 也 不 可能 在 一期 节目 中

将 它 里面 庞大 的 系统 都 和 大家 分享 。

所以 我会 针对 这个 财务 自由 话题 做 一个系列 的 节目 ,

如果 你 感兴趣 就 一定 要 订阅 我 的 频道 。

那 这 一期 节目 就 和 大家 分享 一下 ,

为什么 财务 自由 的 前提

是 我们 个人 需要 同 被 社会 锁定 的 角色

和 财务 关系 “ 脱钩 ”。

而 “ 躺平 ” 本质 上 就是 一种 “ 脱钩 ”,

是 通向 自由 的 一种 觉醒 , 是 实现 财务 自由 的 第一步 。

在 今天 要说 的 这 本书 里 , 作者 提出 了 一个 非常 重要 的 概念 ,

那 就是 “Lock-in”,” 锁死 ” 或者 “ 套牢 ” 的 概念 。

所谓 的 ” 锁死 系统 “ 指 的 是 我们 大部分 人

都 被 牢牢地 套牢 在 一个 被 人 系统性 规定 好 的

工作 , 生活 , 消费 和 财务 系统 以及 价值观 之中 , 无法 摆脱 。

这个 锁死 的 系统 是 我们 最近 常说 的 一切 “ 内卷化 ” 的 前提 。

而 所谓 的 内卷 , 指 的 是 ” 社会 参与者 竞相 付出 更 多 努力

以 争夺 有限 的 资源 和 机会 ,

从而 导致 个体 “ 收益 努力 比 ” 下降 的 现象 。

因为 我们 时刻 生活 在 这个 Lock-in 系统 当中 ,

我们 很多 时候 甚至 无法 意识 到 它 的 存在 。

但是 当 你 去 换个 角度 去 问 问题 的 时候 ,

你 就 会 发现 这个 Lock-in 无处不在 。

比如 : 为什么 我们 现在 的 社会 平均 个人 生产 效率 ,

平均 个人 总 财富 的 数量

要 比 我们 父辈 , 祖父 辈 ( 的 时代 ) 要 高 的 多 ,

但是 我们 的 工作 时间 却 比 我们 的 前辈 要 更长 ,

退休年龄 更 晚 ?

难道 科学 的 进步 , 生产力 的 提高 , 财富 的 增加 的 直接 结果

不 应该 是 我们 可以 花 更 少 的 时间 工作 ,

有 更 多 的 时间 生活 和 陪伴 家人 吗 ?

我记 着 小时候 无数次 的 被 画 大饼 ,

说 未来 世界 的 人们 一天 只 需要 工作 4 小时 ,

一周 只 工作 3 天 。

但是 现在 怎么 就 变成 了 60 后 70 后 的 人

可以 50 多岁 甚至 更 早就 退休 ,

游山玩水 , 不愁吃 喝 , 公费医疗 , 坐拥 几套 房产 ,

作为 成功 的 导师 来 指责 年轻人 的 躺平 ,

但是 80 后 90 后 ,00 后 却 需要 努力 加班 ,

搞 着 机器人 和 AI, 但是 还要 接受 996 福报 ,

延长 退休年龄 , 人生 的 绝大多数 时间 和 同事 客户 度过 ,

而 不是 和 自己 的 家人 ,

背负 一辈子 还 不 完 的 房贷 , 然后 大家 一起 内 卷 ,

老 了 花光 积蓄 去 治病 , 幸存 下来 的 集体 住进 养老院 。

这 一切 都 没有 道理 呀 。

而 这 一切 的 没有 道理 , 都 是因为

社会 把 我们 套牢 在 一个 死循环 中 ,

把 我们 大多数 人 都 变成 了 书 中 说 的 “Wage Slave”,

就是 薪资 奴隶 。

在 亚洲 有个 更加 贴切 的 名字 ,

叫做 ” 社畜 “。

那 我们 现在 就 来 看看 我们 的 社会

是 如何 一层 一层 的

把 我们 锁死 的 ,

以及 为什么 我们 想要 实现 财务 自由 ,

就 应该 先 懂得 去 躺平 。

这里 提前 警告 , 这 一切 听 起来

会 像 一个 巨大 的 阴谋论 。

按照 书里 作者 的 解释 , 社会 的 锁死 系统 主要 由

主要 由 以下 5 大 方面 共同 作用 形成 :

教育 , 就业 , 消费主义 , 个人 债务 财务 以及 退休 系统 。

我们 先 从 教育 说起 。

我们 的 整个 教育 过程 就是 帮助 我们 写 一份

用来 成为 一名 合格 社畜 的 简历 。

而 我们 的 教育 的 设置 和 内容 和 未来 的 工作 惊人 的 相似 :

一个 课堂 上 一个 老师 管理 几十个 学生 ,

这 就 类似 在工作中 一个 manager 来 管理 几十个 员工 ;

我们 被 教育 要 遵守纪律 , 服从 权威 ;

学校 培养 我们 在 具体任务 上 的 专注 耐心 ,

在 规定 时间 内 完成 任务 的 能力 ;

我们 学到 的 所谓 解决问题 的 能力

也 是 使用 固定 的 方法 和 步骤

来 解决 已经 存在 既定 答案 的 问题 ;

我们 有 军训 和 summer camp;

工作 有 早会 和 团建 ;

学校 的 标准化 考试 就是 对 这些 技能 的 综合 验证 。

但是 , 这里 有 一个 大大的 但是 。

这些 技能 , 都 不是 直接 的 生存 技能 。

在 古代 社会 , 一个 个体 到 成年 的 时候 应该 学会 了

如何 做饭 , 打猎 , 种植 , 盖房子 , 做 衣服 和生 孩子

等 各项 核心 的 生存 技能 。

而 我们 现代 社会 一个 人 从 学校 里 出来 后

几乎 不 掌握 任何 核心 生存 技能 。

我们 唯一 的 选择 就是

按照 安排 给 我 的 计划 去 工作 。

然后 通过 消费 把 生存 问题 外包 。

我们 学到 的 都 是 如何 做 一个 合格 的 社畜 。

而 我们 的 文凭 就是 这个 合格证 。

而 社会 对 文凭 需求 的 提升 ,

就 导致 越来越 多 的 大学 去 提供 文凭 。

大学 会 降低 入学 标准 进行 “ 扩招 ”, 同时 不断 地 提高 学费 。

人们 被 高校 所谓 的 “ 宽进严出 ” 的 做法 蒙蔽 ,

认为 这 是 给 了 更 多 人 成功 的 机会 。

但是 你 仔细 想想看 , 所谓 ” 宽进严出 “ 实际上 是

所有 骗局 都 奉行 的 准则 。

是 学校 用来 最大化 经济收益 的 “ 又 当 又 立 ” 的 说辞 而已 。

拥有 文凭 的 人 越来越 多 , 竞争 也 就 越来越 激烈 ,

成本 越来越 高 , 这 就 造成 了 教育 上 的 内 卷化 。

这 其中 的 巨大 经济 成本

更是 把 你 未来 牢牢 的 锁定 在 工作岗位 上 。

现在 西方 学生 上 大学 去 贷款 是 被 认为 成 一件

“ 再 正常 不过 ” 的 事情 。

而 这些 贷款 可能 需要 学生 们 一直 还 到 30 多岁 。

如果 你 是 一名 华人 家长 ,

你 甚至 都 会斥 巨资 , 背负 巨大 的 贷款 去

买入 一套 学区 房 。

很多 人 把 这些 负债 叫做 对 教育 和 未来 的 投资 。

但是 学校 从来 只收 你 的 本金 ,

不教 你 任何 真正 意义 上 投资 知识 。

OK, 这时候 你 终于 拿到 文凭 了 , 可以 参加 工作 ,

正式 开始 一名 社畜 的 人生 。

你 的 职业 , 消费 , 个人 财务 , 和 退休 系统

就 开始 共同 作用 把 你 牢牢 的 锁定 在 这个 社畜 的 角色 上 。

首先 , 和 接受 学校 教育 的 时候 类似 ,

你 的 时间 完全 被 工作 控制 着 。

你 什么 时候 起床 , 睡觉 , 休假 , 都 是 按照 固定 的 时间表 。

哦 , 对 了 , 监狱 里面 也 是 这么 安排 的 。

著名 电影 《 肖申克 救赎 》 里 提到 一个 词 , 叫做 " 体制 化 "。

所谓 体制 化 就是 让 人 适应 并 最终 依赖 一系列 被 他人 指定 的

规则 , 流程 当中 。 最终 个体 失去 自我意识 ,

只能 依赖于 这个 体制 生存 。

肖申克 救赎 里 的 老布 在 保释 释放 后

由于 不 适应 正常人 的 生活 选择 自杀 。

而 我们 很多 人 其实 也 很 难 适应 没有 工作 的 生活 。

我 2014 年 从 我 最后 一份 工作 辞职 的 时候 ,

第一个 月 非常 难 适应 。

心理 的 感觉 好像 是 那种 从 学校 里 逃课 出来 一样 ,

有 一种 莫名 的 负罪感 。

到 现在 已经 没有 所谓 正式 工作 7 年 了 。

已经 习惯 了 ” 放养 式 “ 的 生活 的 我 ,

是 无论如何 再也不会 去 选择 去 为 别人 工作 。

这里 和 大家 分享 一句 话

” 品尝 下 自由 的 滋味 , 可能 会 让 你 永远 失业 “;

” 而 所谓 一份 稳定 的 工作 , 可能 是 你 一生 都 不敢 逃脱 的 牢笼 。“

其次 , 工作 的 专业化 进一步 把 你 套牢 。

现在 的 工作 都 追求 “ 专业化 ”。

就是 一个 劳动力 只 需要 在 某 一个 具体 的 方面 变成 专家 ,

只 做 专业 的 工作 。

这 对 企业 来讲 是 一个 提高效率 的 方法 ,

然而 对 劳动者 来讲 , 却是 一件 增大 成本 的 事情 。

当 你 变得 专业化 的 时候 ,

你 大部分 的 时间 都 用 在 学习 和 增加 该 专业 的 技能 。

你 的 其它 技能 就 得不到 发展 。

这 就 会 造成 3 个 问题 。

1. 个人 职业 面临 巨大 风险 。 工作 专业化 就 相当于 把 我们 每个 人 变成 了 机器 上 的 螺丝 。

这个 螺丝 只能 用到 某个 具体 的 部件 上 。

一旦 某种原因 导致 你 失业 了 ,

你 只能 去 找 本 细分 专业 的 工作 ,

因为 你 不 具备 其它 的 专业技能 。

那 如果 科技进步 让 你 的 专业 消失 ,

那么 你 可能 就是 废人 一个 。

如果 你 去 转行 , 那么 就 会 面临 着 巨大 的 学习 成本 。

2. 你 的 生活 成本 大幅 增加 。 因为 你 不 具备 其他 技能 ,

那么 你 的 各个 需求 都 要 通过 消费 让 别人 来 解决 。

3. 专业化 会 导致 竞争 更加 激烈 。 专业化 的 人 只能 去 选择 对应 专业 的 工作 。

那么 很多 技能 类似 的 人 不得不 去 争抢 同一个 职位 。

由于 大家 技能 类似 ,

最终 用来 决定 胜负 的 反而 是 这个 技能 外 的 东西 。

比如 你 的 面试 技巧 , 你 是否 愿意 去 巴结 领导 ,

是否 愿意 去 主动 加班 ,

这 就是 职 场上 的 内卷 。

工作效率 是 一个 黑洞 , 让 你 越陷越深 :

虽然 公司 每年 都 在 更新 技术 提高 工作效率 ,

但是 你 的 工作 时间 并 不 减少 反而 可能 增加 。

都 说 人工智能 会 让 我们 失业 ,

但是 为什么 我们 社会 愿意 用 机器 去 淘汰 一部分 劳动力 ,

让 剩余 的 工人 保持 相同 的 工作 时间 ,

而 不 愿意 用 机器 代替 一部分 工作 ,

让 所有人 保持 工作 和 收入 并 减少 工作 时间 ?

那 咱们 刚才 说 了 那么 多 的 锁死 , 社畜 ,

但是 有 一个 非常 重要 的 大前提 我们 没有 讨论 ,

那 就是 为啥 我们 的 社会 非要 把 大部分 人 变成 薪资 奴隶 呢 ?

原因 很 简单 , 因为 只有 把 大多数 人 变成 社畜 ,

才能 满足 少数 人 的 巨额 财富 积累 。

而 这 也 就 反映 了 资本主义 社会 的 本质 。

我们 需要 清楚 的 是 , 资本主义 世界 的 游戏规则 ,

法律 , 政体 , 会计 , 税务 制度

都 是 由 资本家 制定 的 。

从来不 是 由 无产阶级 制定 的 。

这是 一个 显而易见 ,

但是 又 经常 被 所谓 的 民主 和 普世 价值 蒙蔽 的 一个 重要 本质 。

资本主义 社会 的 任何 规则 的 底线 都 是 保护 资产阶级 ,

保证 资产阶级 利益 最大化 。

明白 了 这 一点 我们 就 很 容易 理解

为什么 有钱人 可以 交 很少 的 税 。

因为 社会制度 中 所有 的 漏洞 都 是 给 他们 自己 留 的 。

所以 资产阶级 需要 无产阶级 保持 对 工作 的 依赖 ,

无产阶级 的 工作 时间 就是 资产阶级 的 赚钱 杠杆 。

但是 , 凭 什么 呀 , 现在 工作效率 这么 高 ,

我 赚 的 钱够 我花 了 就 可以 ,

我 可以 选择 不去 工作 这么久 。

又 没人 拿 枪 指着 我 的 脑袋 搞 什么 “ 强制 劳动 ” 对 不 对 。

所以 , 仅 通过 劳动 关系 还 不能 把 你 牢牢 的 锁死 成 一个 社畜 。

那 咱们 社会 还 通过 消费主义 和 负债

把 你 钉 在 工作岗位 上 。

消费主义 的 产生 就是 由 我们 刚才 提到 的 生产力 的 提高 直接 造成 的 。

当 我们 社会 生产力 达到 一定 程度 的 时候 ,

生产 出 的 产品 和 服务 同 人们 的 需求 就 会 达到 一个 平衡 。

但是 生产 效率 再 提高 的话 这个 平衡 就 会 被 打破 。

生产 产出 就 超过 了 消费 。

这时候 有 两个 方法 重新 实现 平衡 。

第一 就是 减少 工作 的 时间 , 增加 休息 的 时间 。

生产力 越 提高 , 我们 工作 的 时间 越 少 。

最终 不 就是 所谓 的 “ 共产主义 吗 ”?

这 显然 不是 资本家 希望 看到 的 。

那 第二个 方法 就是 通过 刺激 消费 来 提高 需求 。

从 “ 生产型 经济 ” 转向 “ 消费型 经济 ”。

这时候 , 消费主义 就 诞生 了 。

消费主义 其实 就是 重塑 价值观 。

而 广告 就是 消费主义 的 宣传 工具 , 洗脑 手段 。

广告宣传 的 很少 是 商品 的 具体 功能 ,

更 多 的 是 对 人类 的 欲望 本能 的 激发 和 暗示 ,

比如

性 ,

身份 ,

地位 ,

财富 ,

形象 ,

健康 。

广告 对 我们 的 影响 是 一种 深层 的 心理 上 的 影响 ,

它 时刻 都 在 重塑 我们 的 价值观 和 自我 认知 ,

贩卖 所谓 的 成功 的 形象 和 所谓 的 生活 方式 。

而 这 一切 的 最终 目的 是 让 我们 有 更 多 的 欲望 ,

并 把 这些 欲望 错误 的 认为 成 必需品 ,

从而 实现 更 多 的 消费

同时 , 产品 的 价格 一直 在 提高 ,

最终 让 我们 负担 不起 , 我们 就 得 拼命 的 去 加班 去 工作 。

就算 你 再 买不起 没关系 , 你 可以 进行 负债 ,

使用 信用卡 , 分期付款 , 贷款 。

当代人 的 重大 购买决策 几乎 都 是 通过 负债 来 实现 的 。

上学 的 时候 有 学生 贷款 , 工作 的 时候 需要 买 辆车 就 会 有 车贷 ,

然后 买个 房子 要 有 房贷 。

你 的 收入 的 提高 总是 对应 着 提高 的 消费 。

这 就是 Lifestyle Inflation, 所谓 的 “ 消费 升级 ”。

OK, 工作 , 消费 , 负债 就 足够 让 大多数 人 被 锁死 在 社畜 的 身份 上 。

但是 总会 有 一些 不 愿意 消费 的 人能 攒点 钱 出来 。

没关系 , 咱们 再 加上 个人 理财 和 退休 系统 。

在 任何 一个 社会 , 给 上班族 的 个人 理财 的 选项 都 是 相当 稀少 的 。

上班族 能 接触 到 的 理财 选项 有 两大类 ,

第一 是 银行 和 投资 保险公司 当成 商品 售卖 给 你 的 投资 理财产品 。

任何 理财产品 的 底线 不是 为 你 赚钱 ,

而是 为 这些 卖 给 你 投资 的 人 赚钱 。

你 的 利益 不是 第一位 的 。

你 把 钱 给 了 别人 , 然后 无论是 赔是 赚 , 你 都 需要 支付 佣金 给 他 。

这么 奇葩 的 事情 却 被 我们 认为 天经地义 。

打工族 能 接触 到 的 第二类 投资 理财产品 就是 所谓 的

社保 基金 , 养老保险 。

任何 社保 基金 养老保险 的 本质 就是 一个 庞氏 骗局 ,

击鼓 传花 。

它 存在 下去 需要 后面 有 无穷无尽 的 接盘 侠 。

所以 , 一旦 可 预见 的 未来 劳动力 减少 了 ,

政府 就 开始 恐慌 。

能 引入 移民 的 搞 移民 ,

不 愿意 搞 移民 的 骗 你 生 孩子 。

如果 你 仔细分析 一个 典型 的 打工族 的 资金 流动 的话 ,

你会 细思觉 恐 。

当 你 的 工资 还 没 到手 的 时候 ,

就 已经 有 一部分 被 政府 拿 去 交税 。

即使 是 收 的 多 了 最后 退 给 你 , 也 不会 给 你 利息 。

你 反观 资本家 , 甚至 一个 自雇 人员 ,

资金 进账 后 可以 自行决定 把 资金 进行 投资 产生 收益 ,

还是 用来 购买 设备 原材料 来 扩大 再生产 并 减少 税收 。

在 你 被 政府 预先 扣税 的 同时 ,

你 一部分 的 资金 被 强制 的 存入 所谓 的 退休 基金 ,

社保 基金 , 失业 保险 等等 。

这个 社会 假设 你 没有 任何 能力 去 管理 自己 的 投资 。

他 需要 来 帮 你 管理 。

而且 你 的 这些 投资 都 放到 特殊 的 账户 里面 , 你 不能 碰 ,

你 必须 要 等到 他们 给 你 规定 的 退休年龄 才能 去 使用 这些 资金 。

当 你 用于 退休 的 钱 都 被 别人 控制 的 时候 ,

人家 再 去 延长 退休年龄 , 你 就 没有 任何 的 发言权 了 。

而且 , 你 能 不能 活 到 “ 享受 ” 退休金 的 哪一天 都 是 一个 问题 。

当 你 到 了 晚年 的 时候 你 会 发现 完成 了 一个 循环 。

你 小时候 被 家长 送到 幼儿园 托儿所 被 体制 化 ,

你老 的 时候 被 儿女 送到 养老院 完成 体制 化 的 一生 。

你 花光 了 大部分 的 生命 去 消费 去 为 别人 赚钱 ,

在 生命 的 最后 阶段 你 要 花光 积蓄 去 看病 ,

依然 让 别人 在 赚 你 的 钱 。

这 就是 社畜 可以 预见 的 一生 ,

这 就是 一名 消费者 被 锁死 的 一个 循环 。

所以 , 作为 一名 打 工人 应该 如何 破局 ?

这个 答案 就是 要 同 这个 锁死 的 系统 进行 逐步 地 脱钩 。

就是 所谓 的 躺平 。

而 在 我们 刚才 提到 的 教育 , 职业 , 消费 , 个人 财务 和 退休 系统 当中 ,

最 容易 做到 的 第一点 就是 消费 脱钩 。

我们 可能 不能 容易 的 控制 自己 的 收入 ,

但是 消费 是 我们 每个 人 都 能 控制 的 。

在 你 控制 了 消费 之后 ,

你 才能 有 机会 去 在 个人 财务 上 进行 脱钩 ,

然后 是 职业 上 进行 脱钩 ,

退休 上 进行 脱钩 ,

最终 影响 下一代 在 教育 上 进行 脱钩 。 实现 我们 的 自由 。

这里 很多 人 可能 会 说 了 , 如果 都 躺平 了 , 那 这个 社会 不 就 完蛋 了 吗 ?

这 完全 不用 担心 。

如果 大家 都 躺平 了 就 会 有 新 的 生产关系 诞生 。

历史 的 任何 一个 进步 和 变革

都 是 由于 一个 老 的 生产关系 走向 了 极致 ,

把 所有 机会 都 集中 到 极少数人 手里 ,

绝大多数 人 不再 能 获得 机会 。

这时候 就 会 产生 了 新 的 生产关系 。

那 我们 现 的 社会 正在 向 这个 极致 在 发展 。

我们 每个 人 无法 指望 社会变革 的 那 一天 。

我们 能 做 的 是 早些 意识 到 我们 身陷 的 陷阱 。

想 办法 和 这个 社会制度 进行 某种 脱钩 ,

早日 躺平 , 才能 开始 我们 自己 的 财富 自由 之 路 。

好 , 感谢您 收看 本期 节目 。

我会 在 后面 的 节目 中 继续 为 大家 分享

在 追求 财富 自由 的 路上 如何 正确 的 躺平 ,

如何 抵御 消费主义 , 如何 开始 自己 的 投资 。

如果 你 感兴趣 , 就 一定 记着 订阅 我 的 频道 ,

给 我 的 视频 点赞 。 那 我们 下次 再见 , 拜拜 !


"躺平"是实现财务自由的第一步

最近 中国 流行 一个 词 叫做 “ 躺平 ” 或者 “ 躺平 主义 ”。

相信 屏幕 前 的 你 已经 在 社交 媒体 上

被 这个 词狂 轰乱 炸过 一遍 了 。

当 我 第一次 听到 这个 词 的 解释 的 时候 ,

我 就 震惊 了 ,

这 不 就是 国外 这么 多年

我 一直 追求 的 FIRE 运动 的 最 基本 要义 吗 ?

Ok, 如果 你 还 没听说过 FIRE 运动 ,

那 我 这里 简单 地 解释一下 。

FIRE 是 四个 词 的 缩写 ,

Financial Independent, Retire Early

就是 财务 自由 , 提早 退休 。

这个 运动 主张 减少 消费 支出 , 增加 不同 收入 来源 ,

来 最大化 你 的 存款 。 然后 把 存款 投资 到入 指数 基金 ,

房地产 等 可 获得 被动 收入 的 资产 中 。

当 你 的 投资 足够 大 的 时候 ,

投资 本金 以及 回报 产生 的 现金流

可以 Cover 你 的 全部 生活费用 。

你 就 可以 选择 不 工作 , 可以 提前退休 。

这个 FIRE 运动 之所以 这么 多年 像 野火 一样 有 影响力 ,

其实 并 不 在于 他 给 你 描绘 了 一个 所谓

提前退休 的 可能 。

它 真正 对 人 的 影响 , 至少 对 我 来说 ,

就是 让 人 意识 到 你 的 人生

不 一定 非 要 按照 这个 社会 的 期待 去过 。

你 可以 重新 定义 自己 的 价值 ,

定义 自己 的 成功 和 幸福 ,

在 这个 被 消费主义 既定 的 世界 中

活 出 自己 新 的 世界 , 突破 钱 的 枷锁 。

这个 FIRE 运动 从 2016 年 的 时候

开始 影响 我 的 整个 人生 和 投资 规划 ,

全都 是因为 我读 了 一 本书

“Early Retirement Extreme

-A Philosophical and Practical Guide to Financial Independence”

这 本书 出版 于 2010 年 ,

在 FIRE 运动 中 的 意义 非常 重大 ,

可以 称作 是 开启 FIRE 运动 的 鼻祖 之一 了 。

作者 在 书 中 提供 了 一个 全新 的 视角 ,

让 你 重新 审视 在 消费主义 主导 下 的 资本主义 社会 构架 ,

以及 它 对 我们 个人 自由 的 枷锁 。

从 哲学 的 高度 来 告诉 我们

如何 来 实现 个人 以及 财务 上 的 自由 ,

并 给出 了 一整套 实际 的 方法 和 建议 。

这 本书 是 值得 一读再读 的 。

我 也 不 可能 在 一期 节目 中

将 它 里面 庞大 的 系统 都 和 大家 分享 。

所以 我会 针对 这个 财务 自由 话题 做 一个系列 的 节目 ,

如果 你 感兴趣 就 一定 要 订阅 我 的 频道 。

那 这 一期 节目 就 和 大家 分享 一下 ,

为什么 财务 自由 的 前提

是 我们 个人 需要 同 被 社会 锁定 的 角色

和 财务 关系 “ 脱钩 ”。

而 “ 躺平 ” 本质 上 就是 一种 “ 脱钩 ”,

是 通向 自由 的 一种 觉醒 , 是 实现 财务 自由 的 第一步 。

在 今天 要说 的 这 本书 里 , 作者 提出 了 一个 非常 重要 的 概念 ,

那 就是 “Lock-in”,” 锁死 ” 或者 “ 套牢 ” 的 概念 。

所谓 的 ” 锁死 系统 “ 指 的 是 我们 大部分 人

都 被 牢牢地 套牢 在 一个 被 人 系统性 规定 好 的

工作 , 生活 , 消费 和 财务 系统 以及 价值观 之中 , 无法 摆脱 。

这个 锁死 的 系统 是 我们 最近 常说 的 一切 “ 内卷化 ” 的 前提 。

而 所谓 的 内卷 , 指 的 是 ” 社会 参与者 竞相 付出 更 多 努力

以 争夺 有限 的 资源 和 机会 ,

从而 导致 个体 “ 收益 努力 比 ” 下降 的 现象 。

因为 我们 时刻 生活 在 这个 Lock-in 系统 当中 ,

我们 很多 时候 甚至 无法 意识 到 它 的 存在 。

但是 当 你 去 换个 角度 去 问 问题 的 时候 ,

你 就 会 发现 这个 Lock-in 无处不在 。

比如 : 为什么 我们 现在 的 社会 平均 个人 生产 效率 ,

平均 个人 总 财富 的 数量

要 比 我们 父辈 , 祖父 辈 ( 的 时代 ) 要 高 的 多 ,

但是 我们 的 工作 时间 却 比 我们 的 前辈 要 更长 ,

退休年龄 更 晚 ?

难道 科学 的 进步 , 生产力 的 提高 , 财富 的 增加 的 直接 结果

不 应该 是 我们 可以 花 更 少 的 时间 工作 ,

有 更 多 的 时间 生活 和 陪伴 家人 吗 ?

我记 着 小时候 无数次 的 被 画 大饼 ,

说 未来 世界 的 人们 一天 只 需要 工作 4 小时 ,

一周 只 工作 3 天 。

但是 现在 怎么 就 变成 了 60 后 70 后 的 人

可以 50 多岁 甚至 更 早就 退休 ,

游山玩水 , 不愁吃 喝 , 公费医疗 , 坐拥 几套 房产 ,

作为 成功 的 导师 来 指责 年轻人 的 躺平 ,

但是 80 后 90 后 ,00 后 却 需要 努力 加班 ,

搞 着 机器人 和 AI, 但是 还要 接受 996 福报 ,

延长 退休年龄 , 人生 的 绝大多数 时间 和 同事 客户 度过 ,

而 不是 和 自己 的 家人 ,

背负 一辈子 还 不 完 的 房贷 , 然后 大家 一起 内 卷 ,

老 了 花光 积蓄 去 治病 , 幸存 下来 的 集体 住进 养老院 。

这 一切 都 没有 道理 呀 。

而 这 一切 的 没有 道理 , 都 是因为

社会 把 我们 套牢 在 一个 死循环 中 ,

把 我们 大多数 人 都 变成 了 书 中 说 的 “Wage Slave”,

就是 薪资 奴隶 。

在 亚洲 有个 更加 贴切 的 名字 ,

叫做 ” 社畜 “。

那 我们 现在 就 来 看看 我们 的 社会

是 如何 一层 一层 的

把 我们 锁死 的 ,

以及 为什么 我们 想要 实现 财务 自由 ,

就 应该 先 懂得 去 躺平 。

这里 提前 警告 , 这 一切 听 起来

会 像 一个 巨大 的 阴谋论 。

按照 书里 作者 的 解释 , 社会 的 锁死 系统 主要 由

主要 由 以下 5 大 方面 共同 作用 形成 :

教育 , 就业 , 消费主义 , 个人 债务 财务 以及 退休 系统 。

我们 先 从 教育 说起 。

我们 的 整个 教育 过程 就是 帮助 我们 写 一份

用来 成为 一名 合格 社畜 的 简历 。

而 我们 的 教育 的 设置 和 内容 和 未来 的 工作 惊人 的 相似 :

一个 课堂 上 一个 老师 管理 几十个 学生 ,

这 就 类似 在工作中 一个 manager 来 管理 几十个 员工 ;

我们 被 教育 要 遵守纪律 , 服从 权威 ;

学校 培养 我们 在 具体任务 上 的 专注 耐心 ,

在 规定 时间 内 完成 任务 的 能力 ;

我们 学到 的 所谓 解决问题 的 能力

也 是 使用 固定 的 方法 和 步骤

来 解决 已经 存在 既定 答案 的 问题 ;

我们 有 军训 和 summer camp;

工作 有 早会 和 团建 ;

学校 的 标准化 考试 就是 对 这些 技能 的 综合 验证 。

但是 , 这里 有 一个 大大的 但是 。

这些 技能 , 都 不是 直接 的 生存 技能 。

在 古代 社会 , 一个 个体 到 成年 的 时候 应该 学会 了

如何 做饭 , 打猎 , 种植 , 盖房子 , 做 衣服 和生 孩子

等 各项 核心 的 生存 技能 。

而 我们 现代 社会 一个 人 从 学校 里 出来 后

几乎 不 掌握 任何 核心 生存 技能 。

我们 唯一 的 选择 就是

按照 安排 给 我 的 计划 去 工作 。

然后 通过 消费 把 生存 问题 外包 。

我们 学到 的 都 是 如何 做 一个 合格 的 社畜 。

而 我们 的 文凭 就是 这个 合格证 。

而 社会 对 文凭 需求 的 提升 ,

就 导致 越来越 多 的 大学 去 提供 文凭 。

大学 会 降低 入学 标准 进行 “ 扩招 ”, 同时 不断 地 提高 学费 。

人们 被 高校 所谓 的 “ 宽进严出 ” 的 做法 蒙蔽 ,

认为 这 是 给 了 更 多 人 成功 的 机会 。

但是 你 仔细 想想看 , 所谓 ” 宽进严出 “ 实际上 是

所有 骗局 都 奉行 的 准则 。

是 学校 用来 最大化 经济收益 的 “ 又 当 又 立 ” 的 说辞 而已 。

拥有 文凭 的 人 越来越 多 , 竞争 也 就 越来越 激烈 ,

成本 越来越 高 , 这 就 造成 了 教育 上 的 内 卷化 。

这 其中 的 巨大 经济 成本

更是 把 你 未来 牢牢 的 锁定 在 工作岗位 上 。

现在 西方 学生 上 大学 去 贷款 是 被 认为 成 一件

“ 再 正常 不过 ” 的 事情 。

而 这些 贷款 可能 需要 学生 们 一直 还 到 30 多岁 。

如果 你 是 一名 华人 家长 ,

你 甚至 都 会斥 巨资 , 背负 巨大 的 贷款 去

买入 一套 学区 房 。

很多 人 把 这些 负债 叫做 对 教育 和 未来 的 投资 。

但是 学校 从来 只收 你 的 本金 ,

不教 你 任何 真正 意义 上 投资 知识 。

OK, 这时候 你 终于 拿到 文凭 了 , 可以 参加 工作 ,

正式 开始 一名 社畜 的 人生 。

你 的 职业 , 消费 , 个人 财务 , 和 退休 系统

就 开始 共同 作用 把 你 牢牢 的 锁定 在 这个 社畜 的 角色 上 。

首先 , 和 接受 学校 教育 的 时候 类似 ,

你 的 时间 完全 被 工作 控制 着 。

你 什么 时候 起床 , 睡觉 , 休假 , 都 是 按照 固定 的 时间表 。

哦 , 对 了 , 监狱 里面 也 是 这么 安排 的 。

著名 电影 《 肖申克 救赎 》 里 提到 一个 词 , 叫做 " 体制 化 "。

所谓 体制 化 就是 让 人 适应 并 最终 依赖 一系列 被 他人 指定 的

规则 , 流程 当中 。 最终 个体 失去 自我意识 ,

只能 依赖于 这个 体制 生存 。

肖申克 救赎 里 的 老布 在 保释 释放 后

由于 不 适应 正常人 的 生活 选择 自杀 。

而 我们 很多 人 其实 也 很 难 适应 没有 工作 的 生活 。

我 2014 年 从 我 最后 一份 工作 辞职 的 时候 ,

第一个 月 非常 难 适应 。

心理 的 感觉 好像 是 那种 从 学校 里 逃课 出来 一样 ,

有 一种 莫名 的 负罪感 。

到 现在 已经 没有 所谓 正式 工作 7 年 了 。

已经 习惯 了 ” 放养 式 “ 的 生活 的 我 ,

是 无论如何 再也不会 去 选择 去 为 别人 工作 。

这里 和 大家 分享 一句 话

” 品尝 下 自由 的 滋味 , 可能 会 让 你 永远 失业 “;

” 而 所谓 一份 稳定 的 工作 , 可能 是 你 一生 都 不敢 逃脱 的 牢笼 。“

其次 , 工作 的 专业化 进一步 把 你 套牢 。

现在 的 工作 都 追求 “ 专业化 ”。

就是 一个 劳动力 只 需要 在 某 一个 具体 的 方面 变成 专家 ,

只 做 专业 的 工作 。

这 对 企业 来讲 是 一个 提高效率 的 方法 ,

然而 对 劳动者 来讲 , 却是 一件 增大 成本 的 事情 。

当 你 变得 专业化 的 时候 ,

你 大部分 的 时间 都 用 在 学习 和 增加 该 专业 的 技能 。

你 的 其它 技能 就 得不到 发展 。

这 就 会 造成 3 个 问题 。

1\\\\\\\\. 个人 职业 面临 巨大 风险 。 工作 专业化 就 相当于 把 我们 每个 人 变成 了 机器 上 的 螺丝 。

这个 螺丝 只能 用到 某个 具体 的 部件 上 。

一旦 某种原因 导致 你 失业 了 ,

你 只能 去 找 本 细分 专业 的 工作 ,

因为 你 不 具备 其它 的 专业技能 。

那 如果 科技进步 让 你 的 专业 消失 ,

那么 你 可能 就是 废人 一个 。

如果 你 去 转行 , 那么 就 会 面临 着 巨大 的 学习 成本 。

2\\. 你 的 生活 成本 大幅 增加 。 因为 你 不 具备 其他 技能 ,

那么 你 的 各个 需求 都 要 通过 消费 让 别人 来 解决 。

3\\\\\\\\. 专业化 会 导致 竞争 更加 激烈 。 专业化 的 人 只能 去 选择 对应 专业 的 工作 。

那么 很多 技能 类似 的 人 不得不 去 争抢 同一个 职位 。

由于 大家 技能 类似 ,

最终 用来 决定 胜负 的 反而 是 这个 技能 外 的 东西 。

比如 你 的 面试 技巧 , 你 是否 愿意 去 巴结 领导 ,

是否 愿意 去 主动 加班 ,

这 就是 职 场上 的 内卷 。

工作效率 是 一个 黑洞 , 让 你 越陷越深 :

虽然 公司 每年 都 在 更新 技术 提高 工作效率 ,

但是 你 的 工作 时间 并 不 减少 反而 可能 增加 。

都 说 人工智能 会 让 我们 失业 ,

但是 为什么 我们 社会 愿意 用 机器 去 淘汰 一部分 劳动力 ,

让 剩余 的 工人 保持 相同 的 工作 时间 ,

而 不 愿意 用 机器 代替 一部分 工作 ,

让 所有人 保持 工作 和 收入 并 减少 工作 时间 ?

那 咱们 刚才 说 了 那么 多 的 锁死 , 社畜 ,

但是 有 一个 非常 重要 的 大前提 我们 没有 讨论 ,

那 就是 为啥 我们 的 社会 非要 把 大部分 人 变成 薪资 奴隶 呢 ?

原因 很 简单 , 因为 只有 把 大多数 人 变成 社畜 ,

才能 满足 少数 人 的 巨额 财富 积累 。

而 这 也 就 反映 了 资本主义 社会 的 本质 。

我们 需要 清楚 的 是 , 资本主义 世界 的 游戏规则 ,

法律 , 政体 , 会计 , 税务 制度

都 是 由 资本家 制定 的 。

从来不 是 由 无产阶级 制定 的 。

这是 一个 显而易见 ,

但是 又 经常 被 所谓 的 民主 和 普世 价值 蒙蔽 的 一个 重要 本质 。

资本主义 社会 的 任何 规则 的 底线 都 是 保护 资产阶级 ,

保证 资产阶级 利益 最大化 。

明白 了 这 一点 我们 就 很 容易 理解

为什么 有钱人 可以 交 很少 的 税 。

因为 社会制度 中 所有 的 漏洞 都 是 给 他们 自己 留 的 。

所以 资产阶级 需要 无产阶级 保持 对 工作 的 依赖 ,

无产阶级 的 工作 时间 就是 资产阶级 的 赚钱 杠杆 。

但是 , 凭 什么 呀 , 现在 工作效率 这么 高 ,

我 赚 的 钱够 我花 了 就 可以 ,

我 可以 选择 不去 工作 这么久 。

又 没人 拿 枪 指着 我 的 脑袋 搞 什么 “ 强制 劳动 ” 对 不 对 。

所以 , 仅 通过 劳动 关系 还 不能 把 你 牢牢 的 锁死 成 一个 社畜 。

那 咱们 社会 还 通过 消费主义 和 负债

把 你 钉 在 工作岗位 上 。

消费主义 的 产生 就是 由 我们 刚才 提到 的 生产力 的 提高 直接 造成 的 。

当 我们 社会 生产力 达到 一定 程度 的 时候 ,

生产 出 的 产品 和 服务 同 人们 的 需求 就 会 达到 一个 平衡 。

但是 生产 效率 再 提高 的话 这个 平衡 就 会 被 打破 。

生产 产出 就 超过 了 消费 。

这时候 有 两个 方法 重新 实现 平衡 。

第一 就是 减少 工作 的 时间 , 增加 休息 的 时间 。

生产力 越 提高 , 我们 工作 的 时间 越 少 。

最终 不 就是 所谓 的 “ 共产主义 吗 ”?

这 显然 不是 资本家 希望 看到 的 。

那 第二个 方法 就是 通过 刺激 消费 来 提高 需求 。

从 “ 生产型 经济 ” 转向 “ 消费型 经济 ”。

这时候 , 消费主义 就 诞生 了 。

消费主义 其实 就是 重塑 价值观 。

而 广告 就是 消费主义 的 宣传 工具 , 洗脑 手段 。

广告宣传 的 很少 是 商品 的 具体 功能 ,

更 多 的 是 对 人类 的 欲望 本能 的 激发 和 暗示 ,

比如

性 ,

身份 ,

地位 ,

财富 ,

形象 ,

健康 。

广告 对 我们 的 影响 是 一种 深层 的 心理 上 的 影响 ,

它 时刻 都 在 重塑 我们 的 价值观 和 自我 认知 ,

贩卖 所谓 的 成功 的 形象 和 所谓 的 生活 方式 。

而 这 一切 的 最终 目的 是 让 我们 有 更 多 的 欲望 ,

并 把 这些 欲望 错误 的 认为 成 必需品 ,

从而 实现 更 多 的 消费

同时 , 产品 的 价格 一直 在 提高 ,

最终 让 我们 负担 不起 , 我们 就 得 拼命 的 去 加班 去 工作 。

就算 你 再 买不起 没关系 , 你 可以 进行 负债 ,

使用 信用卡 , 分期付款 , 贷款 。

当代人 的 重大 购买决策 几乎 都 是 通过 负债 来 实现 的 。

上学 的 时候 有 学生 贷款 , 工作 的 时候 需要 买 辆车 就 会 有 车贷 ,

然后 买个 房子 要 有 房贷 。

你 的 收入 的 提高 总是 对应 着 提高 的 消费 。

这 就是 Lifestyle Inflation, 所谓 的 “ 消费 升级 ”。

OK, 工作 , 消费 , 负债 就 足够 让 大多数 人 被 锁死 在 社畜 的 身份 上 。

但是 总会 有 一些 不 愿意 消费 的 人能 攒点 钱 出来 。

没关系 , 咱们 再 加上 个人 理财 和 退休 系统 。

在 任何 一个 社会 , 给 上班族 的 个人 理财 的 选项 都 是 相当 稀少 的 。

上班族 能 接触 到 的 理财 选项 有 两大类 ,

第一 是 银行 和 投资 保险公司 当成 商品 售卖 给 你 的 投资 理财产品 。

任何 理财产品 的 底线 不是 为 你 赚钱 ,

而是 为 这些 卖 给 你 投资 的 人 赚钱 。

你 的 利益 不是 第一位 的 。

你 把 钱 给 了 别人 , 然后 无论是 赔是 赚 , 你 都 需要 支付 佣金 给 他 。

这么 奇葩 的 事情 却 被 我们 认为 天经地义 。

打工族 能 接触 到 的 第二类 投资 理财产品 就是 所谓 的

社保 基金 , 养老保险 。

任何 社保 基金 养老保险 的 本质 就是 一个 庞氏 骗局 ,

击鼓 传花 。

它 存在 下去 需要 后面 有 无穷无尽 的 接盘 侠 。

所以 , 一旦 可 预见 的 未来 劳动力 减少 了 ,

政府 就 开始 恐慌 。

能 引入 移民 的 搞 移民 ,

不 愿意 搞 移民 的 骗 你 生 孩子 。

如果 你 仔细分析 一个 典型 的 打工族 的 资金 流动 的话 ,

你会 细思觉 恐 。

当 你 的 工资 还 没 到手 的 时候 ,

就 已经 有 一部分 被 政府 拿 去 交税 。

即使 是 收 的 多 了 最后 退 给 你 , 也 不会 给 你 利息 。

你 反观 资本家 , 甚至 一个 自雇 人员 ,

资金 进账 后 可以 自行决定 把 资金 进行 投资 产生 收益 ,

还是 用来 购买 设备 原材料 来 扩大 再生产 并 减少 税收 。

在 你 被 政府 预先 扣税 的 同时 ,

你 一部分 的 资金 被 强制 的 存入 所谓 的 退休 基金 ,

社保 基金 , 失业 保险 等等 。

这个 社会 假设 你 没有 任何 能力 去 管理 自己 的 投资 。

他 需要 来 帮 你 管理 。

而且 你 的 这些 投资 都 放到 特殊 的 账户 里面 , 你 不能 碰 ,

你 必须 要 等到 他们 给 你 规定 的 退休年龄 才能 去 使用 这些 资金 。

当 你 用于 退休 的 钱 都 被 别人 控制 的 时候 ,

人家 再 去 延长 退休年龄 , 你 就 没有 任何 的 发言权 了 。

而且 , 你 能 不能 活 到 “ 享受 ” 退休金 的 哪一天 都 是 一个 问题 。

当 你 到 了 晚年 的 时候 你 会 发现 完成 了 一个 循环 。

你 小时候 被 家长 送到 幼儿园 托儿所 被 体制 化 ,

你老 的 时候 被 儿女 送到 养老院 完成 体制 化 的 一生 。

你 花光 了 大部分 的 生命 去 消费 去 为 别人 赚钱 ,

在 生命 的 最后 阶段 你 要 花光 积蓄 去 看病 ,

依然 让 别人 在 赚 你 的 钱 。

这 就是 社畜 可以 预见 的 一生 ,

这 就是 一名 消费者 被 锁死 的 一个 循环 。

所以 , 作为 一名 打 工人 应该 如何 破局 ?

这个 答案 就是 要 同 这个 锁死 的 系统 进行 逐步 地 脱钩 。

就是 所谓 的 躺平 。

而 在 我们 刚才 提到 的 教育 , 职业 , 消费 , 个人 财务 和 退休 系统 当中 ,

最 容易 做到 的 第一点 就是 消费 脱钩 。

我们 可能 不能 容易 的 控制 自己 的 收入 ,

但是 消费 是 我们 每个 人 都 能 控制 的 。

在 你 控制 了 消费 之后 ,

你 才能 有 机会 去 在 个人 财务 上 进行 脱钩 ,

然后 是 职业 上 进行 脱钩 ,

退休 上 进行 脱钩 ,

最终 影响 下一代 在 教育 上 进行 脱钩 。 实现 我们 的 自由 。

这里 很多 人 可能 会 说 了 , 如果 都 躺平 了 , 那 这个 社会 不 就 完蛋 了 吗 ?

这 完全 不用 担心 。

如果 大家 都 躺平 了 就 会 有 新 的 生产关系 诞生 。

历史 的 任何 一个 进步 和 变革

都 是 由于 一个 老 的 生产关系 走向 了 极致 ,

把 所有 机会 都 集中 到 极少数人 手里 ,

绝大多数 人 不再 能 获得 机会 。

这时候 就 会 产生 了 新 的 生产关系 。

那 我们 现 的 社会 正在 向 这个 极致 在 发展 。

我们 每个 人 无法 指望 社会变革 的 那 一天 。

我们 能 做 的 是 早些 意识 到 我们 身陷 的 陷阱 。

想 办法 和 这个 社会制度 进行 某种 脱钩 ,

早日 躺平 , 才能 开始 我们 自己 的 财富 自由 之 路 。

好 , 感谢您 收看 本期 节目 。

我会 在 后面 的 节目 中 继续 为 大家 分享

在 追求 财富 自由 的 路上 如何 正确 的 躺平 ,

如何 抵御 消费主义 , 如何 开始 自己 的 投资 。

如果 你 感兴趣 , 就 一定 记着 订阅 我 的 频道 ,

给 我 的 视频 点赞 。 那 我们 下次 再见 , 拜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