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MoneyXYZ, 聪明人是如何一次次错过绝佳投资机会的

聪明人是如何一次次错过绝佳投资机会的

OK, 这是 一个 关于 投资 的 视频 ,

但是 我 需要 先讲 一个 看似 和 投资 无关 的 故事 。

2021 年 5 月 , 一名 和 我 在 同一个 省 的 女性

在 打 完 第一 针 阿斯利康 新冠 疫苗 后出

现 严重 凝血 , 不幸 去世 。

更加 令人 惋惜 的 是 ,

她 第一次 去 医院 寻求 治疗 的 时候

向 医生 强调 了 打 了 阿斯利康 疫苗 的 事实 ,

而 医院 的 工作人员

而 医院 的 工作人员 依然 没有 认真 听取 患者 的 担忧

去 做 进一步 的 检查 ,

10 分钟 就 把 患者 打发 回家 了 。

要 知道 , 在 这个 时间 节点 ,

阿斯利康 可能 会 导致 凝血 副作用 的 事实

已经 被 广泛 报道 和 熟知

但是 医生 在 没有 做 进一步 检查 的 情况 下

彻底否定 了 患者 的 担忧 ,

而 最终 给出 的 建议 却是 :

多吃点 泰诺 。

这 就让 患者 耽误 了 最佳 的 就诊 时机 ,

几天 后 病情 加重 ,

在 更换 医院 后 确诊 大脑 出现 凝血 ,

来不及 救助 不幸 去世 。

我 相信 你 一定 听说 过 类似 的 事情 。

病人 怀疑 自己 得 了 一个 严重 的 疾病 ,

去 就诊 , 却 被 医生 轻视 ,

甚至 认为 患者 是 大惊小怪 ,

然后 耽误 病情 , 导致 严重 的 后果 。

这种 类似 的 事件 在 医学 领域 似乎 经常出现 。

但是 你 可能 会 问 , 这 和 我们 投资 又 有 什么 关系 呢 ?

我 想 说 的 是 , 在 投资 的 世界 里 ,

类似 的 事情 也 在 时刻 的 发生 ,

这种 现象 叫做 ”Contempt prior to investigation”,

巴菲特 会见 过 Google 创始人 ,

但是 没有 投资 Google,

Ron Barron 会见 过 Jeff Bezos

但是 错过 了 投资 Amazon,

Tim Cook,

Tim Cook, 我们 一会儿 再说 他 。

中文 里 有 两个 词 和 这个

“contempt prior to investigation” 非常 贴合 ,

那 就是 “ 不屑一顾 ” 和 “ 嗤之以鼻 ”;

有 一句 据说 是 英国 著名 哲学家

Herbert Spencer 的 名言

深刻 的 描述 了 这种 心理现象 对 我们 个人 发展 的 严重性 :

这 世间 有 一种 原则

它 像 一个 无形 的 围栏 一样

阻碍 一切 信息 , 抵挡 一切 论述 ,

用 尽全力 确保 我们 保持 无知 。

而 这种 原则 就是 “Contempt prior to examination”.

在 未 作出 调查 的 情况 下 对 新 想法 “ 嗤之以鼻 ”。

而 可能 就是 这个 心理现象 ,

让 我们 错失 一次 又 一次 的 绝好 投资 机会 。

欢迎 大家 来到 MoneyXYZ 的 最新 的 一期 视频 。

我 是 Ray。

每周 我 都 会 为 大家 分享 一些

关于 投资 理财 的 知识 和 书籍 。

如果 你 对 我 的 内容 感兴趣 ,

欢迎 订阅 我 的 频道 并且 不要 忘记 点个 赞 !

这会 帮助 更 多 的 人 发现 我 的 频道 !

那 咱们 言归正传

在 投资 中 , 这种

"contempt prior to investigation” 的 现象

发生 在 我们 每个 人 身上 。

你 可以 回想 一下 , 上 一次 你 被 人 推荐 一个 股票 ,

或者 新 的 投资 思路 的 时候 你 的 第一 反应 是 什么 ?

是 欢呼雀跃 的 去 认真 研究 一下 ,

还是 说 不屑一顾 的 心理 默念

“ 切 , 我信 你 个 大头鬼 。 看吧 , 你 迟早会 栽到 这个 股票 上 ”。

然后 我们 就 把 这件 事情 忘得 一干二净 ,

直到 某 一天 这个 投资 表现 的 非常 的 好 的 时候 ,

我们 可能 后悔 的 说 一句 ,

早 在 多少 多少 时间 以前 就 有人 给 我 推荐 这个 股票 ,

但是 我 没当回事 。

这种 ” 不屑一顾 “ 的 心理 有 一个 特点 ,

那 就是 他 和 你 所 掌握 的 知识 水平 成正比 。

你 越是 一个 所谓 的 专家 ,

你 越 可能 对 别人 提出 的 新 的 想法

在 没有 做 任何 调查 的 情况 下 表现 出 ” 不屑一顾 “。

Elon Musk 在 推特上 揭露 了 一个 有趣 的 故事 ,

那 就是 在 特斯拉 Model 3 最 艰难 的 时候 ,

他 曾经 试图 联系 Tim Cook, 希望 苹果 能够 收购 特斯拉 。

然而 Tim Cook 是 怎么 回复 的 呢 ?

他 压根 就 没有 回复 !

Tim Cook 直接 拒绝 了 这次 会面 。

见 都 不想 见 一下

你 就 ,

你 就 不 知道 Cook 他 到底 在 想 什么 !

而 这 也 不是 Elon Musk 第一次 遭遇 类似 的 经历 。

他 当年 创建 私人 火箭 公司 SpaceX 的 时候

也 是 被 各种 嘲讽 和 拒绝 。

具有 标志性 的 是 ,Elon Musk 崇拜 的 偶像 ,

登月 第一 人 , 阿姆斯特朗

曾经 在 国会 听证会 上 强烈 反对 NASA

对 , 就是 这个 NASA

我刚 买 的 这个 T恤

不 重要

就是 反对 NASA 和 私人 商业 火箭 公司 合作 的 计划 。

后来 的 故事 , 我们 都 知道 了

更加 讽刺 的 是 ,Elon Musk 的 这个 经历 ,

在 苹果 身上 也 出现 过 。

在 iPhone 刚刚 问世 的 时候 ,

几乎 所有 的 业界 专家 都 不屑一顾 ,

认为 iPhone 根本 不 可能 成功 。

为什么 越是 专家 , 越 容易 陷入 这种

的 怪圈 呢 ?

而 我们 在 投资 中 如何 去 最大 程度 的 避免 呢 ?

想要 理解 这个 现象 的 本质 ,

我们 需要 focus 在 它 的 核心 词汇 上 :

”contempt“-- 轻蔑 ”。

轻蔑 , 是 整个 人类 跨 种族

可以 在 表情 上 分辨 出来 的

7 种 基本 情绪 中 的 一种 。

这些 , 都 是 轻蔑 的 表情 。

轻蔑 往往 是 等级观 和 优越感 的 产物 。

人 是 社会 型 动物 , 内在 存在 等级观 。

一个 高等级 , 或者 自 认为 高等级 的 人

容易 对 低 等级 的 人 , 或者 他 自 认为

比不上 他 的 人 的 观点 和 行为 产生 轻蔑

或者 不 赞同 的 态度 。

那 这种 等级观 , 优越感 就 会 激发 一种 东西 的 膨胀 ,

那 就是

当 一个 人 在 某个 领域 上 有所 成就 ,

成为 权威 的 时候 ,

在 听到 有人 对本 专业 提出 新 的 观点 的 时候 ,

往往 会 感到 自己 的 经验 , 成就 , 自尊 和 地位

受到 了 挑战 和 冒犯 。

在 不加 调查 的 情况 下

就 迅速 对 新 观点 嗤之以鼻

是 对 自己 的 一种 保护 和 权威 的 表达 。

不 知道 你 上 大学 的 时候 有没有 发现 ,

越是 自己 专业 的 老师 对 自己 越 mean 越 挑剔 ,

你 做 什么 都 不入 他 的 眼 。

而 这 确实 也 有 事实根据 的 。

有 学者 做过 一个 试验 。

他们 召集 了 142 名 世界级 别的 医学专家 ( 灵魂 画手 )

随机 分配 给 他们 一些 学生 的 研究 提案 来 进行 评分 。

这些 提案 是 随机 分配 的 。

这些 专家 有 的 会 读 到 非 自己 专业 的 提案 ,

有 的 会 读 到 自己 专业 领域 的 提案 。

最后 研究 结果显示 ,

凡是 提出 新奇 观点 的 提案

得到 的 分数 都 是 偏低 的 。

更 有趣 的 是 , 在 这些 新 观点 中 ,

那些 被 自己 同 专业 专家 评分 的 ,

得到 的 分数 是 最低 的 。

最后 研究者 的 解释 是 ,

一个 真正 的 专家 , 或者 自 以为 的 专家

在 面对 自己 领域 的 新 想法 时 ,

更 容易 表现 出 不耐烦 和 蔑视 ,

因为 这些 新 观点 挑战 他们 的 ego,

刺穿 了 他们 自尊 的 铠甲 。

这 也 印证 了 德国 著名 物理学家 Max Planck 的 名言 :

“ 科学 的 进步 建立 在 一个 又 一个 的 坟墓 上 ”。

“ 一个 新 的 科学 真相 被 接受

不是 因为 它 说服 了 对手 ,

而是 对手 最终 死掉 ,

让 新 的 学说 有 机会 在 下一代 人 的 心中 生根 发芽 .”

当 我们 掌握 的 知识 越 多 ,

获得 的 成功 越 多 , 我们 越 容易 自信 。

而 这种 自信 很 容易 变成 “ 过度 自信 ”。

而 我们 的 自信 值

和 对 自己 领域 的 新 观点 的 排斥 度 成正比 。

我 特别 喜欢 的 一位 作家

Malcom Gladwell 对 过度 自信 有过 一段 非常 深刻 的 描述 。

巴菲特 非常 著名 的 躲避 投资 科技股 ,

在 问及 他 为什么 当年 没有 投资

Amazon 或者 Google 的 时候 ,

他 说

OK 什么 是 没有 "good answer"?

所谓 的 好 的 回答 是不是 应该 是

具体 的 合理 的 不 投资 Google 的 理由 呢 ?

但是 老爷子 没有 。

那 更 合理 的 解释 就是 ,

巴菲特 不 知道 怎么回事 当年 somehow

就 彻底 Diss 了 Google 的 这个 生意 ,

让 这个 投资 从 眼皮底下 溜走 。

为什么 说 是 “ 眼皮底下 ” 溜走 呢 ?

因为 事实上 老爷子 在 Google 上市 之前

是 见 过 两位 创始人 的 。

我们 可能 永远 无法 得知

老爷子 当年 为什么 没有 投资 这些 股票 ,

但是 这些 原因 里 很 可能 就 包括 了 我们 今天 说 的

过度 自信 , 更 像是 专家 们

或者 那些 自诩 为 专家 的 一种 疾病 。

虽然 这是 专家 病 , 这 并 不 意味着

像 你 我 这样 的 普通人 不会 犯 同样 的 错误 。

毕竟 , 我们 自己 经常 会 高估 自己 的 能力 和 知识 水平 ,

比如 著名 的 ,Dunning Kruger 效应 。

那 这里 就 不 延展 讲解 了 ,

这个 可以 是 一个 单独 的 视频 。

既然 contempt prior to investigation

是 我们 的 人性 一部分 ,

想要 完全 克服 这 一点 是 不 可能 的 ,

是 反 人性 的 。

但是 我们 可以 通过 自我教育 来

最大 限度 的 限制 这种 本能 给 我们 带来 的 劣势 。

我们 能 做到 的 最 重要 的 一点 就是

要 认识 到 并 承认 我们 有 这种

“contempt prior to investigation” 的 缺陷 。

只有 先 意识 到 了 , 才 有 可能 避免 。

这 就 好像 开车 的 时候 我们 要 观察 盲点 一样 。

想要 躲避 盲点 最 重要 的 是 要 知道 盲点 的 存在 。

这 也 是 这期 视频 的 最 主要 的 目的 。

每当 我们 遇到 新 的 观点 的 时候 ,

我们 应该 去 提醒 一下 自己 ,

我 是不是 在 “ 不屑一顾 ”?

我 有没有 做过 调查 ,

或者 我要 不要 去 做 调查 ,

我 是不是 存在 知识 盲点 ?

我们 需要 做 的 是 经过 教育 的 决定 ,

而 不是 一拍 脑门 的 判断 。

第二个 我们 能 做到 的 就是 提醒 自己 保持 谦虚 ,

保持 好奇心 。

这里 说 的 谦虚 不是 道德 上 的 懂 礼貌 的 谦虚 ,

而是 真正 的 对 " 新 知识 , 新 可能 " 的 谦卑 。

想要 做到 谦卑 , 对 每个 人 来说 难度 是 不同 的 。

当 我们 知识 很少 的 时候 , 我们 很 容易 成为

“ 井底 观天 , 夜郎自大 ”。

这是 无知 的 状态 。

这时候 我们 稍微 接受 教育

或者 遭受 些 社会 的 毒打 ,

我们 会 很 容易 开始 变得 谦卑 。

我们 老说 , 读的书 越多 才 发现自己 知道 的 东西 越 少 。

但是 这个 事情 的 反面 是 ,

当 我们 在 某 一个 领域 知道 的 东西 越来越 多 ,

成为 专家 的 时候 ,

我们 就 会 成为 某种 既得利益者 ,

我们 的 ego 和 自信 就 会 占 到 上风 。

这时候 想要 保持 谦卑 更加 困难 ,

更是 一种 人生 的 有意识 的 选择 ,

人生 的 大 智慧

美国 著名 的 天文学家 和 电视 主持人

Neil DeGrasse Tyson 曾经 说 过 :

¥&*&%*)()*&……¥@…………

anyway 总之 很 有 哲理 。

但是 , 最后 我 还是 忍不住 想吐个 槽 ,

那 就是 虽然 他 说 的 很 有 道理 ,

但是 他 也 没能 避免 不了 这个 对 新 想法 嗤之以鼻 的 专家 病 。

好 , 感谢您 收看 本期 视频 ,

如果 您 喜欢 我 的 内容

欢迎 订阅 我 的 频道 。

那 我们 下次 再见 啦 , 拜拜

不过 话 说 过来 ,

那么 多人 都 栽到 了 Elon Musk 身上 ,

那 是不是 Elon 再说 什么 天方夜谭 的 想法 ,

我们 是不是 应该 尝试 去 相信 他 。

比如说 自动 驾驶 。


聪明人是如何一次次错过绝佳投资机会的

OK, 这是 一个 关于 投资 的 视频 ,

但是 我 需要 先讲 一个 看似 和 投资 无关 的 故事 。

2021 年 5 月 , 一名 和 我 在 同一个 省 的 女性

在 打 完 第一 针 阿斯利康 新冠 疫苗 后出

现 严重 凝血 , 不幸 去世 。

更加 令人 惋惜 的 是 ,

她 第一次 去 医院 寻求 治疗 的 时候

向 医生 强调 了 打 了 阿斯利康 疫苗 的 事实 ,

而 医院 的 工作人员

而 医院 的 工作人员 依然 没有 认真 听取 患者 的 担忧

去 做 进一步 的 检查 ,

10 分钟 就 把 患者 打发 回家 了 。

要 知道 , 在 这个 时间 节点 ,

阿斯利康 可能 会 导致 凝血 副作用 的 事实

已经 被 广泛 报道 和 熟知

但是 医生 在 没有 做 进一步 检查 的 情况 下

彻底否定 了 患者 的 担忧 ,

而 最终 给出 的 建议 却是 :

多吃点 泰诺 。

这 就让 患者 耽误 了 最佳 的 就诊 时机 ,

几天 后 病情 加重 ,

在 更换 医院 后 确诊 大脑 出现 凝血 ,

来不及 救助 不幸 去世 。

我 相信 你 一定 听说 过 类似 的 事情 。

病人 怀疑 自己 得 了 一个 严重 的 疾病 ,

去 就诊 , 却 被 医生 轻视 ,

甚至 认为 患者 是 大惊小怪 ,

然后 耽误 病情 , 导致 严重 的 后果 。 Then delay the disease, leading to serious consequences.

这种 类似 的 事件 在 医学 领域 似乎 经常出现 。

但是 你 可能 会 问 , 这 和 我们 投资 又 有 什么 关系 呢 ? But you might ask, what does this have to do with our investments?

我 想 说 的 是 , 在 投资 的 世界 里 ,

类似 的 事情 也 在 时刻 的 发生 , Similar things happen all the time.

这种 现象 叫做 ”Contempt prior to investigation”,

巴菲特 会见 过 Google 创始人 ,

但是 没有 投资 Google,

Ron Barron 会见 过 Jeff Bezos

但是 错过 了 投资 Amazon,

Tim Cook,

Tim Cook, 我们 一会儿 再说 他 。

中文 里 有 两个 词 和 这个

“contempt prior to investigation” 非常 贴合 ,

那 就是 “ 不屑一顾 ” 和 “ 嗤之以鼻 ”;

有 一句 据说 是 英国 著名 哲学家

Herbert Spencer 的 名言

深刻 的 描述 了 这种 心理现象 对 我们 个人 发展 的 严重性 :

这 世间 有 一种 原则

它 像 一个 无形 的 围栏 一样

阻碍 一切 信息 , 抵挡 一切 论述 ,

用 尽全力 确保 我们 保持 无知 。

而 这种 原则 就是 “Contempt prior to examination”.

在 未 作出 调查 的 情况 下 对 新 想法 “ 嗤之以鼻 ”。 "Sniffled" at new ideas without investigating.

而 可能 就是 这个 心理现象 , And it may be this psychological phenomenon,

让 我们 错失 一次 又 一次 的 绝好 投资 机会 。

欢迎 大家 来到 MoneyXYZ 的 最新 的 一期 视频 。

我 是 Ray。

每周 我 都 会 为 大家 分享 一些

关于 投资 理财 的 知识 和 书籍 。

如果 你 对 我 的 内容 感兴趣 ,

欢迎 订阅 我 的 频道 并且 不要 忘记 点个 赞 !

这会 帮助 更 多 的 人 发现 我 的 频道 !

那 咱们 言归正传

在 投资 中 , 这种

"contempt prior to investigation” 的 现象

发生 在 我们 每个 人 身上 。

你 可以 回想 一下 , 上 一次 你 被 人 推荐 一个 股票 ,

或者 新 的 投资 思路 的 时候 你 的 第一 反应 是 什么 ?

是 欢呼雀跃 的 去 认真 研究 一下 ,

还是 说 不屑一顾 的 心理 默念

“ 切 , 我信 你 个 大头鬼 。 看吧 , 你 迟早会 栽到 这个 股票 上 ”。

然后 我们 就 把 这件 事情 忘得 一干二净 ,

直到 某 一天 这个 投资 表现 的 非常 的 好 的 时候 ,

我们 可能 后悔 的 说 一句 ,

早 在 多少 多少 时间 以前 就 有人 给 我 推荐 这个 股票 ,

但是 我 没当回事 。

这种 ” 不屑一顾 “ 的 心理 有 一个 特点 ,

那 就是 他 和 你 所 掌握 的 知识 水平 成正比 。

你 越是 一个 所谓 的 专家 ,

你 越 可能 对 别人 提出 的 新 的 想法

在 没有 做 任何 调查 的 情况 下 表现 出 ” 不屑一顾 “。

Elon Musk 在 推特上 揭露 了 一个 有趣 的 故事 ,

那 就是 在 特斯拉 Model 3 最 艰难 的 时候 ,

他 曾经 试图 联系 Tim Cook, 希望 苹果 能够 收购 特斯拉 。

然而 Tim Cook 是 怎么 回复 的 呢 ?

他 压根 就 没有 回复 !

Tim Cook 直接 拒绝 了 这次 会面 。

见 都 不想 见 一下 I don't want to see you

你 就 ,

你 就 不 知道 Cook 他 到底 在 想 什么 !

而 这 也 不是 Elon Musk 第一次 遭遇 类似 的 经历 。

他 当年 创建 私人 火箭 公司 SpaceX 的 时候

也 是 被 各种 嘲讽 和 拒绝 。

具有 标志性 的 是 ,Elon Musk 崇拜 的 偶像 ,

登月 第一 人 , 阿姆斯特朗

曾经 在 国会 听证会 上 强烈 反对 NASA

对 , 就是 这个 NASA

我刚 买 的 这个 T恤

不 重要

就是 反对 NASA 和 私人 商业 火箭 公司 合作 的 计划 。

后来 的 故事 , 我们 都 知道 了

更加 讽刺 的 是 ,Elon Musk 的 这个 经历 ,

在 苹果 身上 也 出现 过 。

在 iPhone 刚刚 问世 的 时候 , When the iPhone just came out,

几乎 所有 的 业界 专家 都 不屑一顾 ,

认为 iPhone 根本 不 可能 成功 。

为什么 越是 专家 , 越 容易 陷入 这种

的 怪圈 呢 ?

而 我们 在 投资 中 如何 去 最大 程度 的 避免 呢 ?

想要 理解 这个 现象 的 本质 , To understand the nature of this phenomenon,

我们 需要 focus 在 它 的 核心 词汇 上 :

”contempt“-- 轻蔑 ”。

轻蔑 , 是 整个 人类 跨 种族 Contempt, is the entire human race

可以 在 表情 上 分辨 出来 的 identifiable by facial expressions

7 种 基本 情绪 中 的 一种 。

这些 , 都 是 轻蔑 的 表情 。

轻蔑 往往 是 等级观 和 优越感 的 产物 。

人 是 社会 型 动物 , 内在 存在 等级观 。

一个 高等级 , 或者 自 认为 高等级 的 人

容易 对 低 等级 的 人 , 或者 他 自 认为

比不上 他 的 人 的 观点 和 行为 产生 轻蔑

或者 不 赞同 的 态度 。 or disapproval.

那 这种 等级观 , 优越感 就 会 激发 一种 东西 的 膨胀 ,

那 就是

当 一个 人 在 某个 领域 上 有所 成就 ,

成为 权威 的 时候 ,

在 听到 有人 对本 专业 提出 新 的 观点 的 时候 , When hearing someone put forward a new point of view on the profession,

往往 会 感到 自己 的 经验 , 成就 , 自尊 和 地位 tend to feel their own experiences, achievements, self-esteem and status

受到 了 挑战 和 冒犯 。 challenged and offended.

在 不加 调查 的 情况 下 without investigation

就 迅速 对 新 观点 嗤之以鼻

是 对 自己 的 一种 保护 和 权威 的 表达 。

不 知道 你 上 大学 的 时候 有没有 发现 ,

越是 自己 专业 的 老师 对 自己 越 mean 越 挑剔 , The more professional the teacher is, the more mean and critical he is to himself.

你 做 什么 都 不入 他 的 眼 。 You can't do anything in his eyes.

而 这 确实 也 有 事实根据 的 。 And this is indeed based on facts.

有 学者 做过 一个 试验 。 Some scholars have done an experiment.

他们 召集 了 142 名 世界级 别的 医学专家 ( 灵魂 画手 ) They brought together 142 world-class medical experts (soul painters)

随机 分配 给 他们 一些 学生 的 研究 提案 来 进行 评分 。

这些 提案 是 随机 分配 的 。

这些 专家 有 的 会 读 到 非 自己 专业 的 提案 ,

有 的 会 读 到 自己 专业 领域 的 提案 。 Some will read proposals in their area of expertise.

最后 研究 结果显示 ,

凡是 提出 新奇 观点 的 提案

得到 的 分数 都 是 偏低 的 。 The scores obtained are low.

更 有趣 的 是 , 在 这些 新 观点 中 ,

那些 被 自己 同 专业 专家 评分 的 ,

得到 的 分数 是 最低 的 。

最后 研究者 的 解释 是 , In the end, the researchers explained that

一个 真正 的 专家 , 或者 自 以为 的 专家

在 面对 自己 领域 的 新 想法 时 ,

更 容易 表现 出 不耐烦 和 蔑视 ,

因为 这些 新 观点 挑战 他们 的 ego,

刺穿 了 他们 自尊 的 铠甲 。

这 也 印证 了 德国 著名 物理学家 Max Planck 的 名言 :

“ 科学 的 进步 建立 在 一个 又 一个 的 坟墓 上 ”。

“ 一个 新 的 科学 真相 被 接受

不是 因为 它 说服 了 对手 ,

而是 对手 最终 死掉 ,

让 新 的 学说 有 机会 在 下一代 人 的 心中 生根 发芽 .”

当 我们 掌握 的 知识 越 多 ,

获得 的 成功 越 多 , 我们 越 容易 自信 。

而 这种 自信 很 容易 变成 “ 过度 自信 ”。

而 我们 的 自信 值

和 对 自己 领域 的 新 观点 的 排斥 度 成正比 。 It is proportional to the degree of rejection of new ideas in one's own field.

我 特别 喜欢 的 一位 作家

Malcom Gladwell 对 过度 自信 有过 一段 非常 深刻 的 描述 。

巴菲特 非常 著名 的 躲避 投资 科技股 ,

在 问及 他 为什么 当年 没有 投资

Amazon 或者 Google 的 时候 ,

他 说

OK 什么 是 没有 "good answer"? OK What is no "good answer"?

所谓 的 好 的 回答 是不是 应该 是

具体 的 合理 的 不 投资 Google 的 理由 呢 ? What are the specific and reasonable reasons not to invest in Google?

但是 老爷子 没有 。 But the old man didn't.

那 更 合理 的 解释 就是 ,

巴菲特 不 知道 怎么回事 当年 somehow Buffett doesn't know what happened to somehow back then

就 彻底 Diss 了 Google 的 这个 生意 ,

让 这个 投资 从 眼皮底下 溜走 。

为什么 说 是 “ 眼皮底下 ” 溜走 呢 ?

因为 事实上 老爷子 在 Google 上市 之前

是 见 过 两位 创始人 的 。

我们 可能 永远 无法 得知

老爷子 当年 为什么 没有 投资 这些 股票 ,

但是 这些 原因 里 很 可能 就 包括 了 我们 今天 说 的

过度 自信 , 更 像是 专家 们

或者 那些 自诩 为 专家 的 一种 疾病 。 Or a disease of those who claim to be experts.

虽然 这是 专家 病 , 这 并 不 意味着

像 你 我 这样 的 普通人 不会 犯 同样 的 错误 。

毕竟 , 我们 自己 经常 会 高估 自己 的 能力 和 知识 水平 ,

比如 著名 的 ,Dunning Kruger 效应 。

那 这里 就 不 延展 讲解 了 ,

这个 可以 是 一个 单独 的 视频 。

既然 contempt prior to investigation

是 我们 的 人性 一部分 ,

想要 完全 克服 这 一点 是 不 可能 的 ,

是 反 人性 的 。

但是 我们 可以 通过 自我教育 来

最大 限度 的 限制 这种 本能 给 我们 带来 的 劣势 。

我们 能 做到 的 最 重要 的 一点 就是

要 认识 到 并 承认 我们 有 这种

“contempt prior to investigation” 的 缺陷 。

只有 先 意识 到 了 , 才 有 可能 避免 。

这 就 好像 开车 的 时候 我们 要 观察 盲点 一样 。

想要 躲避 盲点 最 重要 的 是 要 知道 盲点 的 存在 。

这 也 是 这期 视频 的 最 主要 的 目的 。

每当 我们 遇到 新 的 观点 的 时候 ,

我们 应该 去 提醒 一下 自己 ,

我 是不是 在 “ 不屑一顾 ”?

我 有没有 做过 调查 ,

或者 我要 不要 去 做 调查 ,

我 是不是 存在 知识 盲点 ?

我们 需要 做 的 是 经过 教育 的 决定 ,

而 不是 一拍 脑门 的 判断 。

第二个 我们 能 做到 的 就是 提醒 自己 保持 谦虚 ,

保持 好奇心 。

这里 说 的 谦虚 不是 道德 上 的 懂 礼貌 的 谦虚 ,

而是 真正 的 对 " 新 知识 , 新 可能 " 的 谦卑 。

想要 做到 谦卑 , 对 每个 人 来说 难度 是 不同 的 。

当 我们 知识 很少 的 时候 , 我们 很 容易 成为

“ 井底 观天 , 夜郎自大 ”。

这是 无知 的 状态 。

这时候 我们 稍微 接受 教育

或者 遭受 些 社会 的 毒打 ,

我们 会 很 容易 开始 变得 谦卑 。

我们 老说 , 读的书 越多 才 发现自己 知道 的 东西 越 少 。

但是 这个 事情 的 反面 是 ,

当 我们 在 某 一个 领域 知道 的 东西 越来越 多 ,

成为 专家 的 时候 ,

我们 就 会 成为 某种 既得利益者 ,

我们 的 ego 和 自信 就 会 占 到 上风 。

这时候 想要 保持 谦卑 更加 困难 ,

更是 一种 人生 的 有意识 的 选择 ,

人生 的 大 智慧

美国 著名 的 天文学家 和 电视 主持人

Neil DeGrasse Tyson 曾经 说 过 :

¥&*&%*)()*&……¥@**…………

anyway 总之 很 有 哲理 。

但是 , 最后 我 还是 忍不住 想吐个 槽 ,

那 就是 虽然 他 说 的 很 有 道理 ,

但是 他 也 没能 避免 不了 这个 对 新 想法 嗤之以鼻 的 专家 病 。

好 , 感谢您 收看 本期 视频 ,

如果 您 喜欢 我 的 内容

欢迎 订阅 我 的 频道 。

那 我们 下次 再见 啦 , 拜拜

不过 话 说 过来 ,

那么 多人 都 栽到 了 Elon Musk 身上 ,

那 是不是 Elon 再说 什么 天方夜谭 的 想法 ,

我们 是不是 应该 尝试 去 相信 他 。

比如说 自动 驾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