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MoneyXYZ, 财富人生和安全边际|我和贫穷的故事 (2)

财富人生和安全边际|我和贫穷的故事 (2)

成 了 这个 代理 的 校长

那 我 知道 的 这个 信息 也 会 比较 多一些

那 我 的 这个 经济 条件

我 当时 赚 的 工资 还是 应该 说 是

我 认识 所有人 里 赚 的 最 多 的

呃 还是 不错 的

所以 呢 当时 就让 我 能够 接触 到 这个 机会

出国 的 机会

那 当时 出 出国 的 机会 是 怎么回事 呢

是 来 加拿大 留学

当时 他 有 这么 一个 政策 是 可以 要求

你 不 提供 这个 资金 证明

你 要 知道 当时 是 来 这个 加拿大 留学 的话

有 一个 很大 的 坎儿

除了 这个 语言 各 方面

语言 这方面 对 我 来说 没有

什么 没有 任何 问题

成绩 方面 最大 卡 就是 其实 就是 钱

你 需要 准备 六到 七十万 的 这个 存款

还要

去 呃 搞 这个 什么 流水 啊

得 证明 是 你 真正 的 这个 收入

那 对 我们 家 来说

这 是 不 可能 的

但是 当时 的 这个 政策 是 你

可以 不用 提供 这些 东西

只 提供 成绩 和

交 这个 第一年 的 学费 就 ok 了

那 我 当时 就 觉得 哦 这 是 一个 非常 好 的 机会

然后 我 就 开始 去 做 这个 事情

那 这个 包里 的 这个 所有 东西 就 当时

去 跑 的 这些 乱七八糟 的 公证 啊

什么 证明 呃

你 你 爸 是 你 爸

你 妈 是 你 妈 等等

这 这 理由 也 是 很多 事儿

这 就 不 说 了

那 这里 最 重要 的 其实

呃 交完 学费 之后

也 需要 把 我 的 这个 生活费 打 到 这个 加拿大

当时 实际上 我 的 父亲 之前 说 过

他 做生意 失败 或 怎么样

家里 负债

后来 终于 说

ok 从 负债 里面 出来 了

攒 了 十万块 钱

这 是 我 全家 所有 的 积蓄

然后 我 就 把 这 十万块 钱 给 我 了

资助 给 我

让 我 去

交 我 的 这个 学费 以及 我 的 这个 生活费

那 我 记得 特别 清楚

当时 跟 我 的 女朋友

就是 我 现在 的 老婆

我们 俩 一块儿 去 这个 存钱

然后 我 背着 一个包

然后 走 着 走 着

后面 觉得 后面 有人 跟着 我们

嗯 当时 的 天津 呢 就是 有 一个 特定

的 外地 的 这个 族群

他们 就是 偷 啊 抢 啊

非常 的 厉害

呃 然后 呢

他们 就 跟着 我

我 当然 一看 不好

他 要 抢 我 的 这个 包

那 包里 这 真的 是 装 了 我们 所有 的 这个 钱

如果 没 的话

我 就 完蛋 了

然后 我 就 就 什么 都 不想 拉着

我 女朋友 就

赶紧 就 往 马路 中间 跑

就 横穿 这个 马路

然后 结果 很 有意思

那 几个 人 看到 我 跑

然后 呢 还 冲 我 竖 中指

我 想 哎 这么 国际化 还 还 懂得 竖 中指

然后 你 就 把 这个 钱交 了

然后 后来 就 来到 了 这个 加拿大

我 老婆 经常 说

改变 我 人生 最 重要 的 那 几年

我 几乎 每 一步 都 是 在 走钢丝

一个 不小

犯 一点点 错误 都 可能 会 掉 进 万丈深渊

爬不起来

我 做 的 所有 的 事情 都 是 超出 了 我 的 家庭

条件 和 社会 背景 所 允许 的 范围

但是 可能 是因为 性格 或者说 无知 的 原因

我 一直 有 一种 天 真的 乐观主义 精神

我 一直 觉得 人 呢 应该 是 敢想敢干

从来 都 没有 觉得 我

我 在 做

我 承受 不起 后果 的 事情

从来 都 觉得 是 自己 的 这个 努力

而 不是 运气 让 我 每次 死里逃生

但是 后来 我 父母 跟 我 分享 了 一段

隐瞒 了 我 很 久 的 一件 事

让 我 意识 到 我 错 了

他们 后来 告诉 我

在 我 出国 后 的 第一年 里

他们 担心 我 在 外面 钱 不够 花

希望 在经济上 能够 再 给 我 更 多一些 支撑

但是 这靠 我 父亲 的

微薄 的 退休金

这 是 不 可能 的

所以 这 老两口 决定 在 他们 六十

多岁 的 时候 去 北京

去 做 民工

去 打工 挣钱

能够 给 我 一些 支撑

这些 都 是 我 一直 不 知道 到 了 很多年 后

他们 才 告诉 我 这件 事情

那 当时 在 北京 的 时候

在 地铁 上

他们 就 发现 我 父亲 有点 不 对

就是 整个 人 呢 有点 反应迟钝

然后 面部 的 这个 肌肉 呢 比较 僵硬

后来 意识 到 他 是 这个 有 脑血栓

当时 呢 脑袋 中 拴住 了

还好 他们 就 及时 回到 这个 老家 城市

做 了 这个 医治 啊

医治 的 比较 及时

后来 没有 发展

就是 更 严重 的 问题

那 从此 之后 呢

他们 就 放弃 了 再 去 打 什么 工

呢 去 去 赚钱 的 这个 想法

那 这件 事 呢 就让 我 意识 到 我

有 现在 的 状态 呢

其实 运气 是 占 到 非常 大 的 一个 成分 的

假如 当时 我考 托福 的 时候

那个 好心人 没有 把 出租车 让给 我

我 错过 了 这个 考试

那么 以 当时 我 的 这种 心情 和 经济 条件

我 不大可能 再 去 参加 这个 考试

那 很 有 可能 我 就 放弃 了 出国 的 这个 念头

那 假如 当时 我 出国 之前 去 打 钱 的 时候

我 的 这个 包被 后面 的 那 几个 小偷 抢走了

那 很 有 可能 我 的 整个 家庭 跟 我 就

完全 跌到 了 一个 经济 的 谷底

那 假如 我 父母 在 北京 打工 的 时候

我 父亲 这个 脑血栓

导致 他 卧床不起

那以 我 的 性格 肯定 会 从 加拿大 回国

去 照顾 我 的 父母

那 我 的 这个 人生 就 从此 就 发生 了 改变

只要 这些 事情 中有 一件 发生

我 再 努力 都 没有 用

幸运 的 是

这些 事情 都 没有 发生

我 出国 后 就 不 需要 父母 的 支持

靠 自己 在 学校 里 当 Tutor

自己 开班 收 学生 授课

支撑 了 我 在 留学 期间 的 全部 的 开支

我 甚至 都 不用 走出 学校 去 打工

再 后来 我 去 学校 工作

帮助 学校 创建 新 学校 和 网络 学校

积累 自己 的 经验

然后 去 开设 了 自己 的 网络 学校 ( 同时 为 别人 提供 网络 学校 建设 服务 )

赚取 到 自己 人生 的 第一桶金

那 这个 时候 我 本来 可以 用 这 第一桶金 作为

自己 的 安全 边际 去 做 更 多 的 尝试

但是 我 有 义务 先 回馈 我 的 父母

那 父母 当时 呢 赞助 给 我 十万

那 我 返还 给 他们 五十万

然后 我 自己 就 又 需要 重新 开始

建立 自己 的 安全 边际

这个 时候 呢 我 的 人生 呢

可能 也 就 刚刚 够 别人 的 起跑线

那 等到 后来 我 开始 研究 投资

知道 了 这个 安全 边际 的 这个 概念 后 呢

才能 反过来 去 给 自己 过去 的 这 一段 经历 呢

来 做 一个 系统性 的 理解 和 判断

讽刺 的 是

假如 我 一 开始 知道 我 自己 的

这个 安全 边际 极低

我 可能 不会 去 冒险

可能 会 选择 和 我 的 初中 高中同学 一样

在 大城市 毕业 后 返回 家乡

在 一个 小 县城 呃

找 一份 工作

开始 自己 的 人生

我 这里 并 不是 说 谁 的 人生 更好 更 成功

因为 你 永远 无法 进行 幸福 上 的 比较

但是 我 想 说 的 是 安全 边际

它 确实 是 人生 中 非常 重要 的 一个 概念

你 是否 意识 到 它 的 存在

以及 你 如何 对待 它

都 可能 会 决定 你 对 这个 世界 的

理解 和 自身 的 人生 轨迹

比如 你

对 贫穷 和 富有 、 失败 和 成功

的 看法 可能 会 更 立体

对 弱者 可能 会 更 理解

对 强者 也 不会 那么 盲目崇拜

你 不会 把 成功 与否 单一 的 归结

于 教育 努力 或者说 能力

因为 生来 安全 边际 不同 的 人

他 参与 的 游戏 可能 不是 同 一场

那 这 就让 我 想起 了 我 特别

喜欢 的 一个 作者

叫做 Malcolm Gladwell

他 在 他 的 Podcast, Revisionist History

的 第一季 当中 呢

他 研究 美国黑人 族裔 的 这个 教育

和 贫穷 之间 的 关系 时 呢

他 举到 一个 例子

他 节目 中 呢 研究 的 一个 黑人

的 孩子 非常 的 聪明

在 学校 也 非常 的 努力

但是 从 这个 社区 里 绝大多数 的

孩子 们 一样 呢

他 最终

也 沦落 为 黑帮 分子

然后 进 监狱

然后 度过 糟糕 的 一生

这个 Malcolm Gladwell

在 节目 中说 呢

就是 这些 孩子 他们 想 成功 太难 了

比如说 这里 的 孩子 们 上学 都 需要 靠 走路

经过 一个 黑帮 控制 的 区域

那 所有 的 孩子 都 受到 这个 黑帮 的 欺凌

最后 被 招募 到 黑帮 里面

否则 你 就 会 面临 非常 惨 的 下场

而 这些 孩子 家庭 呢 往往 都 十分 的 贫困

家里 有人 生病

他们 没有 这个 经济 条件 去 搬迁

那 在 被 招入 到 黑帮 后

从事 一些

犯罪活动

被 抓 后 呢

这些 家庭 也 不 可能 有 条件 进行 保释

从此 呢 就 会 进入 到 一个 恶性循环

那 反观 跟 他们 同龄 的 正常 家庭

或者说 富人 家庭 的 孩子

他们 生活 在 的 社区 不 可能 存在 这些 问题

他们 家庭 能够 负担 起 搬迁

即使 当 孩子 犯错 之后

他们 也 有 经济 或者说 社会 资源

能够 让 孩子 重新 来过

换句话 讲

贫困 的 孩子 的 每 一步 都 举步维艰

不能 犯错

一旦 犯错

你 就 前功尽弃

没有 重来 的 机会

那 Malcolm Gladwell

的 有 一句 评论 呢

让 我 印象 特别 的 深刻

他 说

什么 是 特权

特权 就是 a second chance

一个 犯错 后 还 能 重来 的 机会

那 这 就让 我 想 起来

我 做 我 在 多伦多 认识 的 一个 长辈

他 曾经 在 中国 是 研究 中国 的

这个 农村 社会 问题 的

他 说 中国 这个 农村 的 贫困

大多数 都 是 " 疾贫 "

由 疾病 导致 的 贫困

如果 家里 有 一个 人得 了 重病

那么 全家人 的 经济 和 发展 就

会 受到 致命性 的 打击

举债 看病 陷入 到 贫穷 的 困境

无法 翻身

这 其实 和 Malcolm Gladwell

节目 当中 说 的 现象 是

一致 的

穷人 缺少 安全 边际

没有 犯错 的 空间

不 享有 重 来 特权

这个 人生 的 游戏 呢 他 只有 一条 命

而且 每个 关卡 都 在 和 他 作对

那 说 到 这里 呢

这个 节目 就 显得 过于 的 个人化

也 过于 的 政治 正确 了

其实 我 想 表达 的 是

我们 每个 人

无论 在 人生 中 还是 说 在 投资 中 都 应该 有意识

的 注意 到 自己 的 安全 边际

清楚 自己 玩 的 这个 游戏 以及

可能 带来 的 后果

那 如果 你 只有 一条 命

那么 注定 你 需要 谨小慎微

因为 你 很 有 可能 被 生活 逼迫 着 去

ALL-IN

你 的 命运 很多 时候 也 取决于 运气

所以 你 就 得 锻炼 自己 的 能力 和 技巧

找到 你 自己 独特 的 优势

增大 成功 的 概率

逐步 的 来 获取 更大 的 安全 边际

来 更改 自己 的 游戏规则

那 如果 你 生来 就 有 很大 的 安全 边际

甚至 你 都 享受 帮助 模式

那 并且 你 能够 意识 到 自己 的 优势 的 时候 呢

做 合理 的 选择

保护 好 自己 的 安全 边际

那么 你 的 成功 就 会 相对 的

容易 和 更 高效 一些

但是 我 经常 看到 是 很多 人 认识 不到

自己 的 这个 天生 的 优势

不仅 不会 利用

反而 会 轻易 的 浪费

甚至 是 放弃

那 这 在 投资 中 呢 尤其 如此

因为 很多 人 没有 意识 到 安全 边际

的 重要性 和 来之不易

非常 轻易 的 去 做 无 安全 边际 的 投资

最后 不仅仅 只是 在 投资 当中

更加 是 在 人生 中 把 自己 打入 到 了 一个 困境

从 这个 角度 来说

安全 边际 本身 并 没有 拥有 安全

边际 的 意识 更加 重要

我们 需要 意识 到 每个 人 面对 的

这个 游戏 本来 就是 不同 的

无所谓 什么 公平 或者说 不 公平


财富人生和安全边际|我和贫穷的故事 (2)

成 了 这个 代理 的 校长

那 我 知道 的 这个 信息 也 会 比较 多一些

那 我 的 这个 经济 条件

我 当时 赚 的 工资 还是 应该 说 是

我 认识 所有人 里 赚 的 最 多 的

呃 还是 不错 的

所以 呢 当时 就让 我 能够 接触 到 这个 机会

出国 的 机会

那 当时 出 出国 的 机会 是 怎么回事 呢

是 来 加拿大 留学

当时 他 有 这么 一个 政策 是 可以 要求

你 不 提供 这个 资金 证明

你 要 知道 当时 是 来 这个 加拿大 留学 的话

有 一个 很大 的 坎儿

除了 这个 语言 各 方面

语言 这方面 对 我 来说 没有

什么 没有 任何 问题

成绩 方面 最大 卡 就是 其实 就是 钱

你 需要 准备 六到 七十万 的 这个 存款

还要

去 呃 搞 这个 什么 流水 啊

得 证明 是 你 真正 的 这个 收入

那 对 我们 家 来说

这 是 不 可能 的

但是 当时 的 这个 政策 是 你

可以 不用 提供 这些 东西

只 提供 成绩 和

交 这个 第一年 的 学费 就 ok 了

那 我 当时 就 觉得 哦 这 是 一个 非常 好 的 机会

然后 我 就 开始 去 做 这个 事情

那 这个 包里 的 这个 所有 东西 就 当时

去 跑 的 这些 乱七八糟 的 公证 啊

什么 证明 呃

你 你 爸 是 你 爸

你 妈 是 你 妈 等等

这 这 理由 也 是 很多 事儿

这 就 不 说 了

那 这里 最 重要 的 其实

呃 交完 学费 之后

也 需要 把 我 的 这个 生活费 打 到 这个 加拿大

当时 实际上 我 的 父亲 之前 说 过

他 做生意 失败 或 怎么样

家里 负债

后来 终于 说

ok 从 负债 里面 出来 了

攒 了 十万块 钱

这 是 我 全家 所有 的 积蓄

然后 我 就 把 这 十万块 钱 给 我 了

资助 给 我

让 我 去

交 我 的 这个 学费 以及 我 的 这个 生活费

那 我 记得 特别 清楚

当时 跟 我 的 女朋友

就是 我 现在 的 老婆

我们 俩 一块儿 去 这个 存钱

然后 我 背着 一个包

然后 走 着 走 着

后面 觉得 后面 有人 跟着 我们

嗯 当时 的 天津 呢 就是 有 一个 特定

的 外地 的 这个 族群

他们 就是 偷 啊 抢 啊

非常 的 厉害

呃 然后 呢

他们 就 跟着 我

我 当然 一看 不好

他 要 抢 我 的 这个 包

那 包里 这 真的 是 装 了 我们 所有 的 这个 钱

如果 没 的话

我 就 完蛋 了

然后 我 就 就 什么 都 不想 拉着

我 女朋友 就

赶紧 就 往 马路 中间 跑

就 横穿 这个 马路

然后 结果 很 有意思

那 几个 人 看到 我 跑

然后 呢 还 冲 我 竖 中指

我 想 哎 这么 国际化 还 还 懂得 竖 中指

然后 你 就 把 这个 钱交 了

然后 后来 就 来到 了 这个 加拿大

我 老婆 经常 说

改变 我 人生 最 重要 的 那 几年

我 几乎 每 一步 都 是 在 走钢丝

一个 不小

犯 一点点 错误 都 可能 会 掉 进 万丈深渊

爬不起来

我 做 的 所有 的 事情 都 是 超出 了 我 的 家庭

条件 和 社会 背景 所 允许 的 范围

但是 可能 是因为 性格 或者说 无知 的 原因

我 一直 有 一种 天 真的 乐观主义 精神

我 一直 觉得 人 呢 应该 是 敢想敢干

从来 都 没有 觉得 我

我 在 做

我 承受 不起 后果 的 事情

从来 都 觉得 是 自己 的 这个 努力

而 不是 运气 让 我 每次 死里逃生

但是 后来 我 父母 跟 我 分享 了 一段

隐瞒 了 我 很 久 的 一件 事

让 我 意识 到 我 错 了

他们 后来 告诉 我

在 我 出国 后 的 第一年 里

他们 担心 我 在 外面 钱 不够 花

希望 在经济上 能够 再 给 我 更 多一些 支撑

但是 这靠 我 父亲 的

微薄 的 退休金

这 是 不 可能 的

所以 这 老两口 决定 在 他们 六十

多岁 的 时候 去 北京

去 做 民工

去 打工 挣钱

能够 给 我 一些 支撑

这些 都 是 我 一直 不 知道 到 了 很多年 后

他们 才 告诉 我 这件 事情

那 当时 在 北京 的 时候

在 地铁 上

他们 就 发现 我 父亲 有点 不 对

就是 整个 人 呢 有点 反应迟钝

然后 面部 的 这个 肌肉 呢 比较 僵硬

后来 意识 到 他 是 这个 有 脑血栓

当时 呢 脑袋 中 拴住 了

还好 他们 就 及时 回到 这个 老家 城市

做 了 这个 医治 啊

医治 的 比较 及时

后来 没有 发展

就是 更 严重 的 问题

那 从此 之后 呢

他们 就 放弃 了 再 去 打 什么 工

呢 去 去 赚钱 的 这个 想法

那 这件 事 呢 就让 我 意识 到 我

有 现在 的 状态 呢

其实 运气 是 占 到 非常 大 的 一个 成分 的

假如 当时 我考 托福 的 时候

那个 好心人 没有 把 出租车 让给 我

我 错过 了 这个 考试

那么 以 当时 我 的 这种 心情 和 经济 条件

我 不大可能 再 去 参加 这个 考试

那 很 有 可能 我 就 放弃 了 出国 的 这个 念头

那 假如 当时 我 出国 之前 去 打 钱 的 时候

我 的 这个 包被 后面 的 那 几个 小偷 抢走了

那 很 有 可能 我 的 整个 家庭 跟 我 就

完全 跌到 了 一个 经济 的 谷底

那 假如 我 父母 在 北京 打工 的 时候

我 父亲 这个 脑血栓

导致 他 卧床不起

那以 我 的 性格 肯定 会 从 加拿大 回国

去 照顾 我 的 父母

那 我 的 这个 人生 就 从此 就 发生 了 改变

只要 这些 事情 中有 一件 发生

我 再 努力 都 没有 用

幸运 的 是

这些 事情 都 没有 发生

我 出国 后 就 不 需要 父母 的 支持

靠 自己 在 学校 里 当 Tutor

自己 开班 收 学生 授课

支撑 了 我 在 留学 期间 的 全部 的 开支

我 甚至 都 不用 走出 学校 去 打工

再 后来 我 去 学校 工作

帮助 学校 创建 新 学校 和 网络 学校

积累 自己 的 经验

然后 去 开设 了 自己 的 网络 学校 ( 同时 为 别人 提供 网络 学校 建设 服务 )

赚取 到 自己 人生 的 第一桶金

那 这个 时候 我 本来 可以 用 这 第一桶金 作为

自己 的 安全 边际 去 做 更 多 的 尝试

但是 我 有 义务 先 回馈 我 的 父母

那 父母 当时 呢 赞助 给 我 十万

那 我 返还 给 他们 五十万

然后 我 自己 就 又 需要 重新 开始

建立 自己 的 安全 边际

这个 时候 呢 我 的 人生 呢

可能 也 就 刚刚 够 别人 的 起跑线

那 等到 后来 我 开始 研究 投资

知道 了 这个 安全 边际 的 这个 概念 后 呢

才能 反过来 去 给 自己 过去 的 这 一段 经历 呢

来 做 一个 系统性 的 理解 和 判断

讽刺 的 是

假如 我 一 开始 知道 我 自己 的

这个 安全 边际 极低

我 可能 不会 去 冒险

可能 会 选择 和 我 的 初中 高中同学 一样

在 大城市 毕业 后 返回 家乡

在 一个 小 县城 呃

找 一份 工作

开始 自己 的 人生

我 这里 并 不是 说 谁 的 人生 更好 更 成功

因为 你 永远 无法 进行 幸福 上 的 比较

但是 我 想 说 的 是 安全 边际

它 确实 是 人生 中 非常 重要 的 一个 概念

你 是否 意识 到 它 的 存在

以及 你 如何 对待 它

都 可能 会 决定 你 对 这个 世界 的

理解 和 自身 的 人生 轨迹

比如 你

对 贫穷 和 富有 、 失败 和 成功

的 看法 可能 会 更 立体

对 弱者 可能 会 更 理解

对 强者 也 不会 那么 盲目崇拜

你 不会 把 成功 与否 单一 的 归结

于 教育 努力 或者说 能力

因为 生来 安全 边际 不同 的 人

他 参与 的 游戏 可能 不是 同 一场

那 这 就让 我 想起 了 我 特别

喜欢 的 一个 作者

叫做 Malcolm Gladwell

他 在 他 的 Podcast, Revisionist History

的 第一季 当中 呢

他 研究 美国黑人 族裔 的 这个 教育

和 贫穷 之间 的 关系 时 呢

他 举到 一个 例子

他 节目 中 呢 研究 的 一个 黑人

的 孩子 非常 的 聪明

在 学校 也 非常 的 努力

但是 从 这个 社区 里 绝大多数 的

孩子 们 一样 呢

他 最终

也 沦落 为 黑帮 分子

然后 进 监狱

然后 度过 糟糕 的 一生

这个 Malcolm Gladwell

在 节目 中说 呢

就是 这些 孩子 他们 想 成功 太难 了

比如说 这里 的 孩子 们 上学 都 需要 靠 走路

经过 一个 黑帮 控制 的 区域

那 所有 的 孩子 都 受到 这个 黑帮 的 欺凌

最后 被 招募 到 黑帮 里面

否则 你 就 会 面临 非常 惨 的 下场

而 这些 孩子 家庭 呢 往往 都 十分 的 贫困

家里 有人 生病

他们 没有 这个 经济 条件 去 搬迁

那 在 被 招入 到 黑帮 后

从事 一些

犯罪活动

被 抓 后 呢

这些 家庭 也 不 可能 有 条件 进行 保释

从此 呢 就 会 进入 到 一个 恶性循环

那 反观 跟 他们 同龄 的 正常 家庭

或者说 富人 家庭 的 孩子

他们 生活 在 的 社区 不 可能 存在 这些 问题

他们 家庭 能够 负担 起 搬迁

即使 当 孩子 犯错 之后

他们 也 有 经济 或者说 社会 资源

能够 让 孩子 重新 来过

换句话 讲

贫困 的 孩子 的 每 一步 都 举步维艰

不能 犯错

一旦 犯错

你 就 前功尽弃

没有 重来 的 机会

那 Malcolm Gladwell

的 有 一句 评论 呢

让 我 印象 特别 的 深刻

他 说

什么 是 特权

特权 就是 a second chance

一个 犯错 后 还 能 重来 的 机会

那 这 就让 我 想 起来

我 做 我 在 多伦多 认识 的 一个 长辈

他 曾经 在 中国 是 研究 中国 的

这个 农村 社会 问题 的

他 说 中国 这个 农村 的 贫困

大多数 都 是 " 疾贫 "

由 疾病 导致 的 贫困

如果 家里 有 一个 人得 了 重病

那么 全家人 的 经济 和 发展 就

会 受到 致命性 的 打击

举债 看病 陷入 到 贫穷 的 困境

无法 翻身

这 其实 和 Malcolm Gladwell

节目 当中 说 的 现象 是

一致 的

穷人 缺少 安全 边际

没有 犯错 的 空间

不 享有 重 来 特权

这个 人生 的 游戏 呢 他 只有 一条 命

而且 每个 关卡 都 在 和 他 作对

那 说 到 这里 呢

这个 节目 就 显得 过于 的 个人化

也 过于 的 政治 正确 了

其实 我 想 表达 的 是

我们 每个 人

无论 在 人生 中 还是 说 在 投资 中 都 应该 有意识

的 注意 到 自己 的 安全 边际

清楚 自己 玩 的 这个 游戏 以及

可能 带来 的 后果

那 如果 你 只有 一条 命

那么 注定 你 需要 谨小慎微

因为 你 很 有 可能 被 生活 逼迫 着 去

ALL-IN

你 的 命运 很多 时候 也 取决于 运气

所以 你 就 得 锻炼 自己 的 能力 和 技巧

找到 你 自己 独特 的 优势

增大 成功 的 概率

逐步 的 来 获取 更大 的 安全 边际

来 更改 自己 的 游戏规则

那 如果 你 生来 就 有 很大 的 安全 边际

甚至 你 都 享受 帮助 模式

那 并且 你 能够 意识 到 自己 的 优势 的 时候 呢

做 合理 的 选择

保护 好 自己 的 安全 边际

那么 你 的 成功 就 会 相对 的

容易 和 更 高效 一些

但是 我 经常 看到 是 很多 人 认识 不到

自己 的 这个 天生 的 优势

不仅 不会 利用

反而 会 轻易 的 浪费

甚至 是 放弃

那 这 在 投资 中 呢 尤其 如此

因为 很多 人 没有 意识 到 安全 边际

的 重要性 和 来之不易

非常 轻易 的 去 做 无 安全 边际 的 投资

最后 不仅仅 只是 在 投资 当中

更加 是 在 人生 中 把 自己 打入 到 了 一个 困境

从 这个 角度 来说

安全 边际 本身 并 没有 拥有 安全

边际 的 意识 更加 重要

我们 需要 意识 到 每个 人 面对 的

这个 游戏 本来 就是 不同 的

无所谓 什么 公平 或者说 不 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