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一章 (2)

第一章 (2)

毕利格 老人 依然 一动不动 地 趴在 雪 窝里 , 眯眼 紧盯 着 草坡 上 的 黄羊 和 越来越近 的 狼群 , 对 陈阵 低声 说 : 再忍 一会 , 哦 , 学 打猎 , 先 要 学会 忍耐 。

有 毕利格 老人 在 身边 , 陈阵 心里 踏实 多 了 。 他 揉 去 眼睫毛 上 的 霜花 , 冲着 老人 坦然 眨 了 眨眼 , 端 着 望远镜 望了望 侧 对面 山坡 上 的 黄羊 和 狼群 包围 线 , 见 狼群 还是 没有 任何 动静 ……

自从 有过 那次 大 青马 与 狼群 的 短兵相接 , 他 早已 明白 草原 上 的 人 , 实际上 时时刻刻 都 生活 在 狼群 近距离 的 包围 之中 。 白天 放羊 , 走出 蒙古包 不远 就 能 看到 雪地 上 一行行 狼 的 新鲜 大 爪印 , 山坡 草甸 上 的 狼 爪印 更 多 , 还有 灰白色 的 新鲜 狼 粪 ; 在 晚上 , 他 几乎 夜夜 都 能 见到 幽灵 一样 的 狼影 , 尤其 是 在 寒冬 , 羊群 周围 几十米 外 那些 绿莹莹 的 狼 眼睛 , 少时 两三 对 、 五六 对 , 多时 十几对 。 最多 的 一次 , 他 和 毕利格 的 大儿媳 嘎斯迈 一起 , 用 手电筒 数到 过 二十五 对狼眼 。 原始 游牧 如同 游击 行军 , 装备 一律 从简 , 冬季 的 羊圈 只是 用 牛车 、 活动 栅栏 和 大 毡子 搭成 的 半圆形 挡风墙 , 只 挡风 不挡 狼 。 羊圈 南面 巨大 的 缺口 全靠 狗 群 和 下夜 的 女人 来 守卫 。 有时 狼 冲进 羊圈 , 狼 与 狗 厮杀 , 狼 或 狗 的 身体 常常 会 重重地 撞 到 蒙古包 的 哈 那墙 , 把 包 里面 贴墙 而 睡 的 人 撞 醒 。 陈阵 就 被 狼 撞 醒 过 两次 , 如果 没有 哈 那墙 , 狼 就 撞进 他 的 怀里 来 了 。 处在 原始 游牧 状态 下 的 人们 , 有时 与 草原 狼 的 距离 还 不到 两层 毡子 远 。 只是 陈阵 至今 尚未 得到 与 狼 亲自 交手 的 机会 。 极 擅 夜战 的 蒙古草原 狼 , 绝对 比 华北 的 平原 游击队 还要 神出鬼没 。 在 狼群 出没 频繁 的 夜晚 , 陈阵 总是 强迫 自己 睡得 惊醒 一点 , 并 请 嘎斯迈 在 下夜 值班 的 时候 , 如果 遇到 狼 冲进 羊群 就 喊 他 的 名字 , 他 一定 出包 帮 她 一起 轰狼 打 狼 。 毕利格 老人 常常 捻 着 山羊胡子 微笑 , 他 说 他 从来没 见 过 对 狼 有 这么 大 兴头 的 汉人 。 老人 似乎 对 北京 学生 陈阵 这种 异乎寻常 的 兴趣 很 满意 。

陈阵 终于 在 来 草原 第一年 隆冬 的 一个 风雪 深夜 , 在手 电灯光 下 , 近距离 地 见到 了 人 狗 与 狼 的 恶战 ……

“ 陈陈 ( 阵 )! ”“ 陈陈 ( 阵 )! ” 那天 深夜 , 陈阵 突然 被 嘎斯迈 急促 的 呼叫声 和 狗 群 的 狂 吼声 惊醒 , 当 他 急 冲冲 穿 上 毡靴 和 皮袍 , 拿 着 手电筒 和 马棒 冲出 包 的 时候 , 他 的 双腿 又 剧烈地 颤抖 起来 。 透过 雪花 乱飞 的 手电 光亮 , 他 竟然 看到 嘎斯迈 正 拽 着 一条 大狼 的 长尾巴 。 这条 狼 从头到尾 差不多 有 一个 成年人 的 身长 , 而 她 居然 想 把 狼 从 挤 得 密不透风 的 羊群 里 拔出来 , 狼 拼命 地想 回头 咬人 , 可是 吓破胆 的 傻 羊 肥羊 们 既 怕 狼 又 怕 风 , 拼命 往 挡风墙 后面 的 密集 羊群 那里 前 扑 后 拥 , 把 羊 身体 间 的 落雪 挤成 了 臊气 烘 烘 的 蒸气 , 也 把 狼 的 前身 挤得 动弹不得 。 狼 只能 用 爪 扒 地 , 向前 猛 蹿 乱咬 , 与 嘎斯迈 拼命 拔河 , 企图 冲出 羊群 , 回身 反击 。 陈阵 跌跌撞撞 地 跑 过去 , 一时 不知 如何 下手 。 嘎斯迈 身后 的 两条 大狗 也 被 羊群 所隔 , 干着急 无法 下口 , 只得 一个劲 狂吼 猛 叫 , 压制 大狼 的 气焰 。 毕利格家 的 其他 五六条 威猛 大狗 和 邻家 的 所有 的 狗 , 正在 羊群 的 东边 与 狼群 死 掐 。 狗 的 叫声 、 吼声 、 哭 嚎声 惊天动地 。 陈阵 想 上前 帮嘎斯迈 , 可 两腿 抖 得 就是 迈 不 开步 。 他 原先 想 亲手 触摸 一下 活狼 的 热望 , 早 被 吓 得 结成 了 冰 。 嘎斯迈 却 以为 陈阵 真 想来 帮 她 , 急得 大叫 : 别来 ! 别来 ! 狼 咬 人 。 快赶 开羊 ! 狗来 !

嘎斯迈 身体 向 后 倾斜 狠命 地 拽 狼 尾 , 拽 得 满头大汗 。 她 用 双手 掰 狼 的 尾骨 , 疼得 狼 张 着 血盆大口 倒吸 寒气 , 恨不得 立即 回身 把 人 撕碎 吞下 。 狼 看看 前冲 无望 , 突然 向 后 猛 退 , 调转 半个 身子 , 扑 咬嘎斯迈 。 刺啦 一声 , 半截 皮袍 下摆 被 狼牙 撕下 。 嘎斯迈 的 蒙古 细 眼睛 里 , 射出 像 母豹 目光 般的 一股 狠劲 , 拽 着 狼 就是 不 松手 , 然后 向 后 猛跳 一步 , 重新 把 狼身 拉直 , 并 拼命 拽 狼 , 往狗 这边 拽 。

陈阵 急 慌 了 眼 , 他 一面 高举 手电筒 对准 嘎斯迈 和 狼 , 生怕 她 看不清 狼 , 被 狼 咬 到 ; 一面 抡 起 马棒朝 身边 的 羊 劈头盖脑 地 砸 下去 。 羊群 大乱 , 由于 害怕 黑暗 中 那 只 大 狼 , 羊们 全都 往 羊群 中 的 手电 光亮 处 猛挤 , 陈阵 根本 赶不动 羊 。 他 发现 嘎斯迈 快 拽 不动 恶狼 了 , 她 又 被 狼 朝前 拖 了 几步 。

“ 阿 、 阿 ! 阿 !” 惊叫 的 童声 传来 。

嘎斯迈 的 九岁 儿子 巴 雅尔 冲出 了 蒙古包 , 一见 这 阵势 , 喊声 也 变 了 调 。 但 他 立即 向 妈妈 直冲 过去 , 几乎 像 跳 鞍马 一般 , 从 羊 背上 跳到 了 嘎斯迈 的 身边 , 一把 就 抓住 了 狼 尾 。 嘎斯迈 大喊 : 抓 狼 腿 ! 抓 狼 腿 ! 巴 雅尔 急忙 改用 两只手 死死 抓住 了 狼 的 一条 后腿 , 死命 后 拽 , 一下子 减弱 了 狼 的 前 冲力 。 母子 两人 总算 把 狼 拽 停 了 步 。 营盘 东边 的 狗 群 继续 狂吼 猛斗 , 狼群 显然 在 声东击西 , 牵制 狗群 的 主力 , 掩护 冲进 羊群 的 狼 进攻 或 撤退 。 羊群 中西部 的 防线 全靠 母子 二人 顽强 坚守 , 不让 这条 大 狼 从 羊圈 挡风 毡墙 的 西边 , 冲 赶出 部分 羊群 。

毕利格 老人 也 已 冲到 羊群 边上 , 一边 轰羊 一边 朝东边 的 狗 大叫 : 巴勒 ! 巴勒 ! “ 巴勒 ” 蒙语 的 意思 是 虎 , 这是 一条 全队 最高 大 、 凶猛 亡命 、 带有 藏狗 血统 的 杀 狼狗 , 身子 虽然 不如 一般 的 大狼长 , 但 身高 和 胸宽 却 超过 狼 。 听到 主人 的 唤声 , 巴勒 立即 退出 厮杀 , 急奔 到 老人 的 身边 。 一个 急停 , 哈出 满嘴 狼血 的 腥气 。 老人 急忙 拿过 陈阵 手里 的 电筒 , 用 手电 光柱 朝 羊群 里 的 狼照 了 照 。 巴勒 猛晃 了 一下头 , 像 失职 的 卫士 那样 懊丧 , 它 气急败坏 地 猛然 蹿 上 羊 背 , 踩 着 羊头 , 连滚带爬 地朝 狼 扑 过去 。 老人 冲 陈阵 大喊 : 把 羊群 往 狼 那儿 赶 ! 把 狼 挤 住 ! 不让 狼 逃跑 ! 然后 拉着 陈阵 的 手 , 两人 用力 趟 着 羊群 , 也 朝 狼 和 嘎斯迈 挤过去 。

恶狠狠 的 巴勒 , 急 喷 着 哈气 和 血气 , 终于 站 在 嘎斯迈 的 身边 , 但 狼 的 身旁 全是 挤 得 喘 不过 气来 的 羊 。 蒙古草原 的 好 猎狗 懂 规矩 , 不 咬 狼 背 狼 身不伤 狼皮 , 巴勒 仍 是 找 不到 地方 下口 , 急得 乱吼乱叫 。 嘎斯迈 一见 巴勒 赶到 , 突然 侧身 , 抬腿 , 双手 抓住 长长的 狼尾 , 顶住 膝盖 , 然后 大喊 一声 , 双手 拼出 全身 力气 , 像 掰 木杆 似的 , 啪 地 一声 , 愣 是 把 狼 尾骨 掰断 了 。 大狼 一声 惨嚎 , 疼得 四爪 一 松劲 , 母子 两人 呼地 一下 就 把 大 狼 从 羊 堆里拔 了 出来 。 大狼 浑身 痉挛 , 回头 看伤 , 巴勒 乘势 一口 咬住 了 狼 的 咽喉 , 不顾 狼 爪 死 抓 硬 踹 , 两脚 死死 按住 狼头 狼 胸 。 狗牙 合拢 , 两股 狼血 从 颈动脉 喷出 , 大狼 疯狂 地 挣扎 了 一两分钟 , 瘫软 在 地 , 一条 血 舌头 从 狼 嘴 狼牙 的 空隙 间流 了 出来 。 嘎斯迈 抹 了 抹 脸上 的 狼 血 , 大 口 喘气 。 陈阵 觉得 她 冻得 通红 的 脸 像是 抹 上 了 狼 血 胭脂 , 犹如 史前 原始 女人 那样 野蛮 、 英武 和 美丽 。

死 狼 的 浓重 血腥气 向 空中 飘散 , 东边 的 狗叫声 骤停 , 狼群 纷纷 逃遁 , 迅速 消失 在 黑暗 中 。 不一会儿 , 西北 草甸 里 便 传来 狼群 凄厉 的 哀嚎 声 , 向 它们 这员 战死 的 猛将 长久 致哀 。

我 真 没用 , 胆小 如羊 。 陈阵 惭愧 地叹 道 : 我 真 不如 草原 上 的 狗 , 不如 草原 上 的 女人 , 连 九岁 的 孩子 也 不如 。 嘎斯迈 笑 着 摇头 说 : 不是 不是 , 你 要是 不来 帮 我 , 狼 就 把 羊 吃 到 嘴 啦 。 毕利格 老人 也 笑 道 : 你 这个 汉人 学生 , 能 帮 着 赶羊 , 打 手电 , 我 还 没见 过 呢 。

陈阵 终于 摸 到 了 余温 尚存 的 死 狼 。 他 真 后悔 刚才 没有 胆量 去 帮嘎斯迈 抓 那条 活狼尾 , 错过 了 一个 汉人 一生 也 不得 一遇 的 徒手 斗狼 的 体验 。 额仑 草原 狼 体形 实在 大得 吓人 , 像 一个 倒地 的 毛茸茸 的 大猩猩 , 身倒 威风 不倒 , 仿佛 只是 醉倒在 地 , 随时 都 会 吼 跳 起来 。 陈阵 摸摸 巴勒 的 大头 , 鼓 了 鼓 勇气 蹲下 身 , 张开 拇指 和 中指 , 量 起 狼 的 身长 , 从 狼 的 鼻尖 到 狼 的 尾 尖 , 一共 九扎 , 竟有 一米 八长 , 比 他 的 身高 还长 几厘米 。 陈阵 倒吸 一口 凉气 。

毕利格 老人 用 手电 照 了 照 羊群 , 共有 三四只 羊 的 大肥尾 已 被 狼 齐根 咬断 吃掉 , 血肉模糊 , 冰血 条条 。 老人 说 : 这些 羊 尾巴 换 这么 大 的 一条 狼 , 不亏 不亏 。 老人 和 陈阵 一起 把 沉重 的 死 狼 拖进 了 包 , 以防 邻家 的 赖 狗 咬 皮 泄愤 。 陈阵 觉得 狼 的 脚掌 比狗 脚掌 大得多 , 他用 自己 的 手掌 与 狼 掌 比 了 比 , 除却 五根 手指 , 狼掌 竟 与 人 掌 差不多 大 , 怪不得 狼能 在 雪地 上 或 乱石 山地 上 跑 得 那样 稳 。 老人 说 : 明天 我教 你 剥 狼皮 筒子 。

嘎斯迈 从 包里端 出大 半盆 手把 肉 , 去 犒赏 巴勒 和 其它 的 狗 。 陈阵 也 跟 了 出去 , 双手 不停 地 抚摸 巴勒 的 大 脑袋 和 它 像 小 炕桌 一样 的 宽 背 , 它 一面 咔 吧 咔 吧 地 嚼 着 肉 骨头 , 一面 摇着 大 尾巴 答谢 。 陈阵 忍不住 问嘎斯迈 : 刚才 你 怕不怕 ? 她 笑笑 说 : 怕 , 怕 。 我怕 狼 把 羊 赶跑 , 工分 就 没有 啦 。 我 是 生产 小组 的 组长 , 丢 了 羊 , 那多 丢人 啊 。 嘎斯迈 弯腰 去 轻拍 巴勒 的 头 , 连 说 : 赛 ( 好 ) 巴勒 , 赛 ( 好 ) 巴勒 。 巴勒 立即 放下 手把 肉 , 抬头 去 迎 女主人 的 手掌 , 并 将 大 嘴 往 她 的 腕 下 袖口 里 钻 , 大 尾巴 乐得 狂摇 , 摇出 了 风 。 陈阵 发现 寒风 中 饥饿 的 巴勒 更 看重 女主人 的 情感 犒赏 。 嘎斯迈 说 : 陈陈 ( 阵 ), 过 了 春节 , 我 给 你 一条 好 狗崽 , 喂狗 技术 多多 地有 啦 , 你 好好 养 , 以后 长大 像 巴勒 一样 。 陈阵 连声 道谢 。

进 了 包 , 陈阵 余悸 未消 说 : 刚才 真 把 我 吓坏 了 。 老人 说 : 那会儿 我 一 抓 着 你 的 手 就 知道 了 。 咋 就 抖 得 不停 ? 要 打起 仗 来 , 还 能握 得 住 刀 吗 ? 要 想 在 草原 呆 下去 , 就 得 比 狼 还 厉害 。 往后 是 得 带你去 打打 狼 了 , 从前 成吉思汗 点兵 , 专挑 打 狼 能手 。

陈阵 连连 点头 说 : 我信 , 我信 。 要是 嘎斯迈 骑马 上阵 , 一定 比 花木兰 还 厉害 …… 噢 , 花木兰 是 古时候 汉人 最 出名 的 女将军 。

老人 说 : 你们 汉人 的 花 …… 花木 拉 ( 兰 ), 少少 地 有 ; 我们 蒙古人 的 嘎斯迈 , 多多 地有 啦 , 家家 都 有 。 老人 像 老狼 王 一样 呵呵 地笑 起来 。

从此以后 , 陈阵 就 越来越 想 近距离 地 接近 狼 , 观察 狼 , 研究 狼 。 他 隐隐 感到 草原 狼 与 草原 人有 一种 神秘 的 关系 , 可能 只有 弄清 了 草原 狼 才能 弄清 神秘 的 蒙古草原 和 蒙古草原 人 。 而 蒙古草原 狼 恰恰 是 其中 最 神出鬼没 , 最 神秘 的 一环 。 陈阵 希望 自己 能 多 增加 一些 关于 狼 真实 具体 的 触觉 和 感觉 , 他 甚至 想 自己 亲手 掏一窝 狼 崽 , 并 亲手 养 一条 看得见 摸得着 的 草原 小狼 —— 这个 念头 冒出来 的 时候 , 连 他 自己 也 吓了一跳 。 随着 春天 的 临近 , 他 对于 小狼 的 渴望 越来越 强烈 了 。

毕利格 老人 是 额仑 草原 最 出名 的 猎手 , 可是 , 老人 很少 出猎 。 就是 出猎 , 也 是 去 打 狐狸 , 而 不怎么 打狼 。 这 两年 人们 忙于 文化大革命 运动 , 草原 上 传统 的 半牧半猎 的 生活 , 几乎 像 被 白毛风 赶散 的 羊群 一样 乱了套 。 直到 今年冬天 , 大群 大群 的 黄羊 越过 边境 , 进入 额仑 草原 的 时候 , 毕利格 老人 总算 兑现 了 他 的 一半 诺言 , 把 他 带到 了 离大 狼群 这么 近 的 地方 , 这 确实 是 老人 训练 他 胆量 和 提高 他 智慧 的 好 地方 。 陈阵 虽然 有 机会 与 草原 狼 近距离 地 打交道 了 , 但是 , 这 还 不是 真正 的 打 狼 。

然而 , 陈阵 仍 十分 感激 老人 的 用心 和 用意 。

陈阵 感到 老人 用 胳膊 轻轻 碰 了 碰 他 , 又 指 了 指 山坡 。 陈阵 急忙 用 望远镜 对准 雪坡 , 大 群 黄羊 还 在 紧张 地 抢 草 吃 。 但是 , 他 看见 有 一条 大狼竟 从 狼群 的 包围 线 撤走 , 向 西边 大 山里 跑 去 了 。 他 心里 一沉 , 悄声 问 老人 : 难道 狼群 不想 打 了 , 那 咱们 不是 白白 冻 了 大半天 吗 ?

老人 说 : 狼群 才 舍不得 这么 难 找 的 机会 呢 , 准是 头 狼 看 这群 黄羊 太 多 , 就 派 这条 狼 调兵 去 了 。 这样 的 机会 五六年 也 碰不上 一回 , 看样子 狼群 胃口 不小 , 真 打算 打 一场 大仗 啦 , 今儿 我 可 没 白带 你 来 。 你 再 忍忍 吧 , 打猎 的 机会 都 是 忍 出来 的 ……


第一章 (2)

毕利格 老人 依然 一动不动 地 趴在 雪 窝里 , 眯眼 紧盯 着 草坡 上 的 黄羊 和 越来越近 的 狼群 , 对 陈阵 低声 说 : 再忍 一会 , 哦 , 学 打猎 , 先 要 学会 忍耐 。

有 毕利格 老人 在 身边 , 陈阵 心里 踏实 多 了 。 他 揉 去 眼睫毛 上 的 霜花 , 冲着 老人 坦然 眨 了 眨眼 , 端 着 望远镜 望了望 侧 对面 山坡 上 的 黄羊 和 狼群 包围 线 , 见 狼群 还是 没有 任何 动静 ……

自从 有过 那次 大 青马 与 狼群 的 短兵相接 , 他 早已 明白 草原 上 的 人 , 实际上 时时刻刻 都 生活 在 狼群 近距离 的 包围 之中 。 白天 放羊 , 走出 蒙古包 不远 就 能 看到 雪地 上 一行行 狼 的 新鲜 大 爪印 , 山坡 草甸 上 的 狼 爪印 更 多 , 还有 灰白色 的 新鲜 狼 粪 ; 在 晚上 , 他 几乎 夜夜 都 能 见到 幽灵 一样 的 狼影 , 尤其 是 在 寒冬 , 羊群 周围 几十米 外 那些 绿莹莹 的 狼 眼睛 , 少时 两三 对 、 五六 对 , 多时 十几对 。 最多 的 一次 , 他 和 毕利格 的 大儿媳 嘎斯迈 一起 , 用 手电筒 数到 过 二十五 对狼眼 。 原始 游牧 如同 游击 行军 , 装备 一律 从简 , 冬季 的 羊圈 只是 用 牛车 、 活动 栅栏 和 大 毡子 搭成 的 半圆形 挡风墙 , 只 挡风 不挡 狼 。 羊圈 南面 巨大 的 缺口 全靠 狗 群 和 下夜 的 女人 来 守卫 。 有时 狼 冲进 羊圈 , 狼 与 狗 厮杀 , 狼 或 狗 的 身体 常常 会 重重地 撞 到 蒙古包 的 哈 那墙 , 把 包 里面 贴墙 而 睡 的 人 撞 醒 。 陈阵 就 被 狼 撞 醒 过 两次 , 如果 没有 哈 那墙 , 狼 就 撞进 他 的 怀里 来 了 。 处在 原始 游牧 状态 下 的 人们 , 有时 与 草原 狼 的 距离 还 不到 两层 毡子 远 。 只是 陈阵 至今 尚未 得到 与 狼 亲自 交手 的 机会 。 极 擅 夜战 的 蒙古草原 狼 , 绝对 比 华北 的 平原 游击队 还要 神出鬼没 。 在 狼群 出没 频繁 的 夜晚 , 陈阵 总是 强迫 自己 睡得 惊醒 一点 , 并 请 嘎斯迈 在 下夜 值班 的 时候 , 如果 遇到 狼 冲进 羊群 就 喊 他 的 名字 , 他 一定 出包 帮 她 一起 轰狼 打 狼 。 毕利格 老人 常常 捻 着 山羊胡子 微笑 , 他 说 他 从来没 见 过 对 狼 有 这么 大 兴头 的 汉人 。 老人 似乎 对 北京 学生 陈阵 这种 异乎寻常 的 兴趣 很 满意 。

陈阵 终于 在 来 草原 第一年 隆冬 的 一个 风雪 深夜 , 在手 电灯光 下 , 近距离 地 见到 了 人 狗 与 狼 的 恶战 ……

“ 陈陈 ( 阵 )! ”“ 陈陈 ( 阵 )! ” 那天 深夜 , 陈阵 突然 被 嘎斯迈 急促 的 呼叫声 和 狗 群 的 狂 吼声 惊醒 , 当 他 急 冲冲 穿 上 毡靴 和 皮袍 , 拿 着 手电筒 和 马棒 冲出 包 的 时候 , 他 的 双腿 又 剧烈地 颤抖 起来 。 透过 雪花 乱飞 的 手电 光亮 , 他 竟然 看到 嘎斯迈 正 拽 着 一条 大狼 的 长尾巴 。 这条 狼 从头到尾 差不多 有 一个 成年人 的 身长 , 而 她 居然 想 把 狼 从 挤 得 密不透风 的 羊群 里 拔出来 , 狼 拼命 地想 回头 咬人 , 可是 吓破胆 的 傻 羊 肥羊 们 既 怕 狼 又 怕 风 , 拼命 往 挡风墙 后面 的 密集 羊群 那里 前 扑 后 拥 , 把 羊 身体 间 的 落雪 挤成 了 臊气 烘 烘 的 蒸气 , 也 把 狼 的 前身 挤得 动弹不得 。 狼 只能 用 爪 扒 地 , 向前 猛 蹿 乱咬 , 与 嘎斯迈 拼命 拔河 , 企图 冲出 羊群 , 回身 反击 。 陈阵 跌跌撞撞 地 跑 过去 , 一时 不知 如何 下手 。 嘎斯迈 身后 的 两条 大狗 也 被 羊群 所隔 , 干着急 无法 下口 , 只得 一个劲 狂吼 猛 叫 , 压制 大狼 的 气焰 。 毕利格家 的 其他 五六条 威猛 大狗 和 邻家 的 所有 的 狗 , 正在 羊群 的 东边 与 狼群 死 掐 。 狗 的 叫声 、 吼声 、 哭 嚎声 惊天动地 。 陈阵 想 上前 帮嘎斯迈 , 可 两腿 抖 得 就是 迈 不 开步 。 他 原先 想 亲手 触摸 一下 活狼 的 热望 , 早 被 吓 得 结成 了 冰 。 嘎斯迈 却 以为 陈阵 真 想来 帮 她 , 急得 大叫 : 别来 ! 别来 ! 狼 咬 人 。 快赶 开羊 ! 狗来 !

嘎斯迈 身体 向 后 倾斜 狠命 地 拽 狼 尾 , 拽 得 满头大汗 。 她 用 双手 掰 狼 的 尾骨 , 疼得 狼 张 着 血盆大口 倒吸 寒气 , 恨不得 立即 回身 把 人 撕碎 吞下 。 狼 看看 前冲 无望 , 突然 向 后 猛 退 , 调转 半个 身子 , 扑 咬嘎斯迈 。 刺啦 一声 , 半截 皮袍 下摆 被 狼牙 撕下 。 嘎斯迈 的 蒙古 细 眼睛 里 , 射出 像 母豹 目光 般的 一股 狠劲 , 拽 着 狼 就是 不 松手 , 然后 向 后 猛跳 一步 , 重新 把 狼身 拉直 , 并 拼命 拽 狼 , 往狗 这边 拽 。

陈阵 急 慌 了 眼 , 他 一面 高举 手电筒 对准 嘎斯迈 和 狼 , 生怕 她 看不清 狼 , 被 狼 咬 到 ; 一面 抡 起 马棒朝 身边 的 羊 劈头盖脑 地 砸 下去 。 羊群 大乱 , 由于 害怕 黑暗 中 那 只 大 狼 , 羊们 全都 往 羊群 中 的 手电 光亮 处 猛挤 , 陈阵 根本 赶不动 羊 。 他 发现 嘎斯迈 快 拽 不动 恶狼 了 , 她 又 被 狼 朝前 拖 了 几步 。

“ 阿 、 阿 ! 阿 !” 惊叫 的 童声 传来 。

嘎斯迈 的 九岁 儿子 巴 雅尔 冲出 了 蒙古包 , 一见 这 阵势 , 喊声 也 变 了 调 。 但 他 立即 向 妈妈 直冲 过去 , 几乎 像 跳 鞍马 一般 , 从 羊 背上 跳到 了 嘎斯迈 的 身边 , 一把 就 抓住 了 狼 尾 。 嘎斯迈 大喊 : 抓 狼 腿 ! 抓 狼 腿 ! 巴 雅尔 急忙 改用 两只手 死死 抓住 了 狼 的 一条 后腿 , 死命 后 拽 , 一下子 减弱 了 狼 的 前 冲力 。 母子 两人 总算 把 狼 拽 停 了 步 。 营盘 东边 的 狗 群 继续 狂吼 猛斗 , 狼群 显然 在 声东击西 , 牵制 狗群 的 主力 , 掩护 冲进 羊群 的 狼 进攻 或 撤退 。 The dogs on the east side of the camp continued to roar and fight fiercely. The wolves were obviously fighting east and west. They contained the main force of the dogs, and covered the attack or retreat of the wolves that rushed into the sheep. 羊群 中西部 的 防线 全靠 母子 二人 顽强 坚守 , 不让 这条 大 狼 从 羊圈 挡风 毡墙 的 西边 , 冲 赶出 部分 羊群 。

毕利格 老人 也 已 冲到 羊群 边上 , 一边 轰羊 一边 朝东边 的 狗 大叫 : 巴勒 ! 巴勒 ! “ 巴勒 ” 蒙语 的 意思 是 虎 , 这是 一条 全队 最高 大 、 凶猛 亡命 、 带有 藏狗 血统 的 杀 狼狗 , 身子 虽然 不如 一般 的 大狼长 , 但 身高 和 胸宽 却 超过 狼 。 听到 主人 的 唤声 , 巴勒 立即 退出 厮杀 , 急奔 到 老人 的 身边 。 一个 急停 , 哈出 满嘴 狼血 的 腥气 。 老人 急忙 拿过 陈阵 手里 的 电筒 , 用 手电 光柱 朝 羊群 里 的 狼照 了 照 。 巴勒 猛晃 了 一下头 , 像 失职 的 卫士 那样 懊丧 , 它 气急败坏 地 猛然 蹿 上 羊 背 , 踩 着 羊头 , 连滚带爬 地朝 狼 扑 过去 。 老人 冲 陈阵 大喊 : 把 羊群 往 狼 那儿 赶 ! 把 狼 挤 住 ! 不让 狼 逃跑 ! 然后 拉着 陈阵 的 手 , 两人 用力 趟 着 羊群 , 也 朝 狼 和 嘎斯迈 挤过去 。

恶狠狠 的 巴勒 , 急 喷 着 哈气 和 血气 , 终于 站 在 嘎斯迈 的 身边 , 但 狼 的 身旁 全是 挤 得 喘 不过 气来 的 羊 。 蒙古草原 的 好 猎狗 懂 规矩 , 不 咬 狼 背 狼 身不伤 狼皮 , 巴勒 仍 是 找 不到 地方 下口 , 急得 乱吼乱叫 。 嘎斯迈 一见 巴勒 赶到 , 突然 侧身 , 抬腿 , 双手 抓住 长长的 狼尾 , 顶住 膝盖 , 然后 大喊 一声 , 双手 拼出 全身 力气 , 像 掰 木杆 似的 , 啪 地 一声 , 愣 是 把 狼 尾骨 掰断 了 。 大狼 一声 惨嚎 , 疼得 四爪 一 松劲 , 母子 两人 呼地 一下 就 把 大 狼 从 羊 堆里拔 了 出来 。 大狼 浑身 痉挛 , 回头 看伤 , 巴勒 乘势 一口 咬住 了 狼 的 咽喉 , 不顾 狼 爪 死 抓 硬 踹 , 两脚 死死 按住 狼头 狼 胸 。 狗牙 合拢 , 两股 狼血 从 颈动脉 喷出 , 大狼 疯狂 地 挣扎 了 一两分钟 , 瘫软 在 地 , 一条 血 舌头 从 狼 嘴 狼牙 的 空隙 间流 了 出来 。 嘎斯迈 抹 了 抹 脸上 的 狼 血 , 大 口 喘气 。 陈阵 觉得 她 冻得 通红 的 脸 像是 抹 上 了 狼 血 胭脂 , 犹如 史前 原始 女人 那样 野蛮 、 英武 和 美丽 。

死 狼 的 浓重 血腥气 向 空中 飘散 , 东边 的 狗叫声 骤停 , 狼群 纷纷 逃遁 , 迅速 消失 在 黑暗 中 。 不一会儿 , 西北 草甸 里 便 传来 狼群 凄厉 的 哀嚎 声 , 向 它们 这员 战死 的 猛将 长久 致哀 。

我 真 没用 , 胆小 如羊 。 陈阵 惭愧 地叹 道 : 我 真 不如 草原 上 的 狗 , 不如 草原 上 的 女人 , 连 九岁 的 孩子 也 不如 。 嘎斯迈 笑 着 摇头 说 : 不是 不是 , 你 要是 不来 帮 我 , 狼 就 把 羊 吃 到 嘴 啦 。 毕利格 老人 也 笑 道 : 你 这个 汉人 学生 , 能 帮 着 赶羊 , 打 手电 , 我 还 没见 过 呢 。

陈阵 终于 摸 到 了 余温 尚存 的 死 狼 。 他 真 后悔 刚才 没有 胆量 去 帮嘎斯迈 抓 那条 活狼尾 , 错过 了 一个 汉人 一生 也 不得 一遇 的 徒手 斗狼 的 体验 。 额仑 草原 狼 体形 实在 大得 吓人 , 像 一个 倒地 的 毛茸茸 的 大猩猩 , 身倒 威风 不倒 , 仿佛 只是 醉倒在 地 , 随时 都 会 吼 跳 起来 。 陈阵 摸摸 巴勒 的 大头 , 鼓 了 鼓 勇气 蹲下 身 , 张开 拇指 和 中指 , 量 起 狼 的 身长 , 从 狼 的 鼻尖 到 狼 的 尾 尖 , 一共 九扎 , 竟有 一米 八长 , 比 他 的 身高 还长 几厘米 。 陈阵 倒吸 一口 凉气 。

毕利格 老人 用 手电 照 了 照 羊群 , 共有 三四只 羊 的 大肥尾 已 被 狼 齐根 咬断 吃掉 , 血肉模糊 , 冰血 条条 。 老人 说 : 这些 羊 尾巴 换 这么 大 的 一条 狼 , 不亏 不亏 。 老人 和 陈阵 一起 把 沉重 的 死 狼 拖进 了 包 , 以防 邻家 的 赖 狗 咬 皮 泄愤 。 陈阵 觉得 狼 的 脚掌 比狗 脚掌 大得多 , 他用 自己 的 手掌 与 狼 掌 比 了 比 , 除却 五根 手指 , 狼掌 竟 与 人 掌 差不多 大 , 怪不得 狼能 在 雪地 上 或 乱石 山地 上 跑 得 那样 稳 。 老人 说 : 明天 我教 你 剥 狼皮 筒子 。

嘎斯迈 从 包里端 出大 半盆 手把 肉 , 去 犒赏 巴勒 和 其它 的 狗 。 陈阵 也 跟 了 出去 , 双手 不停 地 抚摸 巴勒 的 大 脑袋 和 它 像 小 炕桌 一样 的 宽 背 , 它 一面 咔 吧 咔 吧 地 嚼 着 肉 骨头 , 一面 摇着 大 尾巴 答谢 。 陈阵 忍不住 问嘎斯迈 : 刚才 你 怕不怕 ? 她 笑笑 说 : 怕 , 怕 。 我怕 狼 把 羊 赶跑 , 工分 就 没有 啦 。 我 是 生产 小组 的 组长 , 丢 了 羊 , 那多 丢人 啊 。 嘎斯迈 弯腰 去 轻拍 巴勒 的 头 , 连 说 : 赛 ( 好 ) 巴勒 , 赛 ( 好 ) 巴勒 。 巴勒 立即 放下 手把 肉 , 抬头 去 迎 女主人 的 手掌 , 并 将 大 嘴 往 她 的 腕 下 袖口 里 钻 , 大 尾巴 乐得 狂摇 , 摇出 了 风 。 陈阵 发现 寒风 中 饥饿 的 巴勒 更 看重 女主人 的 情感 犒赏 。 嘎斯迈 说 : 陈陈 ( 阵 ), 过 了 春节 , 我 给 你 一条 好 狗崽 , 喂狗 技术 多多 地有 啦 , 你 好好 养 , 以后 长大 像 巴勒 一样 。 陈阵 连声 道谢 。

进 了 包 , 陈阵 余悸 未消 说 : 刚才 真 把 我 吓坏 了 。 老人 说 : 那会儿 我 一 抓 着 你 的 手 就 知道 了 。 咋 就 抖 得 不停 ? 要 打起 仗 来 , 还 能握 得 住 刀 吗 ? 要 想 在 草原 呆 下去 , 就 得 比 狼 还 厉害 。 往后 是 得 带你去 打打 狼 了 , 从前 成吉思汗 点兵 , 专挑 打 狼 能手 。

陈阵 连连 点头 说 : 我信 , 我信 。 要是 嘎斯迈 骑马 上阵 , 一定 比 花木兰 还 厉害 …… 噢 , 花木兰 是 古时候 汉人 最 出名 的 女将军 。

老人 说 : 你们 汉人 的 花 …… 花木 拉 ( 兰 ), 少少 地 有 ; 我们 蒙古人 的 嘎斯迈 , 多多 地有 啦 , 家家 都 有 。 老人 像 老狼 王 一样 呵呵 地笑 起来 。

从此以后 , 陈阵 就 越来越 想 近距离 地 接近 狼 , 观察 狼 , 研究 狼 。 他 隐隐 感到 草原 狼 与 草原 人有 一种 神秘 的 关系 , 可能 只有 弄清 了 草原 狼 才能 弄清 神秘 的 蒙古草原 和 蒙古草原 人 。 而 蒙古草原 狼 恰恰 是 其中 最 神出鬼没 , 最 神秘 的 一环 。 陈阵 希望 自己 能 多 增加 一些 关于 狼 真实 具体 的 触觉 和 感觉 , 他 甚至 想 自己 亲手 掏一窝 狼 崽 , 并 亲手 养 一条 看得见 摸得着 的 草原 小狼 —— 这个 念头 冒出来 的 时候 , 连 他 自己 也 吓了一跳 。 随着 春天 的 临近 , 他 对于 小狼 的 渴望 越来越 强烈 了 。

毕利格 老人 是 额仑 草原 最 出名 的 猎手 , 可是 , 老人 很少 出猎 。 就是 出猎 , 也 是 去 打 狐狸 , 而 不怎么 打狼 。 这 两年 人们 忙于 文化大革命 运动 , 草原 上 传统 的 半牧半猎 的 生活 , 几乎 像 被 白毛风 赶散 的 羊群 一样 乱了套 。 直到 今年冬天 , 大群 大群 的 黄羊 越过 边境 , 进入 额仑 草原 的 时候 , 毕利格 老人 总算 兑现 了 他 的 一半 诺言 , 把 他 带到 了 离大 狼群 这么 近 的 地方 , 这 确实 是 老人 训练 他 胆量 和 提高 他 智慧 的 好 地方 。 陈阵 虽然 有 机会 与 草原 狼 近距离 地 打交道 了 , 但是 , 这 还 不是 真正 的 打 狼 。

然而 , 陈阵 仍 十分 感激 老人 的 用心 和 用意 。

陈阵 感到 老人 用 胳膊 轻轻 碰 了 碰 他 , 又 指 了 指 山坡 。 陈阵 急忙 用 望远镜 对准 雪坡 , 大 群 黄羊 还 在 紧张 地 抢 草 吃 。 但是 , 他 看见 有 一条 大狼竟 从 狼群 的 包围 线 撤走 , 向 西边 大 山里 跑 去 了 。 他 心里 一沉 , 悄声 问 老人 : 难道 狼群 不想 打 了 , 那 咱们 不是 白白 冻 了 大半天 吗 ?

老人 说 : 狼群 才 舍不得 这么 难 找 的 机会 呢 , 准是 头 狼 看 这群 黄羊 太 多 , 就 派 这条 狼 调兵 去 了 。 这样 的 机会 五六年 也 碰不上 一回 , 看样子 狼群 胃口 不小 , 真 打算 打 一场 大仗 啦 , 今儿 我 可 没 白带 你 来 。 你 再 忍忍 吧 , 打猎 的 机会 都 是 忍 出来 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