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一章 (1)

第一章 (1)

当 陈阵 在 雪 窝里 用 单筒 望远镜 镜头 , 套住 了 一头 大狼 的 时候 , 他 看到 了 蒙古草原 狼 钢锥 一样 的 目光 。 陈阵 全身 的 汗毛 又 像 豪猪 的 毫刺 一般 竖 了 起来 , 几乎 将 衬衫 撑离 了 皮肉 。 毕利格 老人 就 在 他 的 身边 , 陈阵 这次 已 没有 灵魂 出窍 的 感觉 , 但是 , 身上 的 冷汗 还是 顺着 竖起 的 汗毛孔 渗 了 出来 。 虽然 陈阵 来到 草原 已经 两年 , 可 他 还是 惧怕 蒙古草原 上 的 巨狼 和 狼群 。 在 这 远离 营盘 的 深山 , 面对 这么 大 的 一群 狼 , 他 嘴里 呼出 的 霜 气 都 颤抖 起来 。 陈阵 和 毕利格 老人 , 这会儿 手上 没有 枪 , 没有 长刀 , 没有 套马 杆 , 甚至 连 一副 马镫 这样 的 铁 家伙 也 没有 。 他们 只有 两根 马棒 , 万一 狼群 嗅出 他们 的 人气 , 那 他俩 可能 就要 提前 天葬 了 。

陈阵 又 哆哆嗦嗦 地 吐出 半 口气 , 才 侧头 去 看 老人 。 毕利格 正用 另一只 单筒 望远镜 观察 着 狼群 的 包围圈 。 老人 压低 声音 说 : 就 你 这点 胆子 咋成 ? 跟 羊 一样 。 你们 汉人 就 是从 骨子里 怕 狼 , 要 不 汉人 怎么 一到 草原 就 净 打败仗 。 老人 见 陈阵 不 吱声 , 便 侧头 小声 喝道 : 这会儿 可别 吓 慌 了 神 , 弄 出点 动静 来 , 那 可不是 闹着玩 的 。 陈阵点 了 一下头 , 用手 抓 了 一把 雪 , 雪 在 他 的 掌心 被 捏成 了 一 坨 冰 。

侧 对面 的 山坡 上 , 大群 的 黄羊 仍 在 警惕 地 抢 草 吃 , 但 似乎 还 没有 发现 狼群 的 阴谋 。 狼群 包围 线 的 一端 已 越来越 靠近 俩 人 的 雪 窝 , 陈阵 一动 也 不敢 动 , 他 感到 自己 几乎 冻成 了 一具 冰雕 ……

这是 陈阵 在 草原 上 第二次 遇到 大 狼群 。 此刻 , 第一次 与 狼群 遭遇 的 惊悸 又 颤遍 他 的 全身 。 他 相信 任何 一个 汉人 经历 过 那种 遭遇 , 他 的 胆囊 也 不 可能 完好无损 。

两年 前 陈阵 从 北京 到达 这个 边境 牧场 插队 的 时候 , 正是 十一月 下旬 , 额仑 草原 早已 是 一片 白雪皑皑 。 知青 的 蒙古包 还 未发 下来 , 陈阵 被 安排 住 在 毕利格 老人家 里 , 分配 当 了 羊倌 。 一个多月 后 的 一天 , 他 随 老人 去 80 多 里外 的 场部 领取 学习 文件 , 顺便 采购 了 一些 日用品 。 临 回家 时 , 老人 作为 牧场 革委会 委员 , 突然 被 留下 开会 , 可是 场部 指示 那些 文件 必须 立即 送往 大队 , 不得 延误 。 陈阵 只好 一人 骑马 回队 。 临走时 , 老人 将 自己 那匹 又 快 又 认家 的 大 青马 , 换 给 了 陈阵 , 并 再三 叮嘱 他 , 千万别 抄近 道 , 一定 要 顺大 车道 走 , 一路上 隔 上 二三十里 就 有 蒙古包 , 不会 有事 的 。

陈阵 一骑 上 大 青马 , 他 的 胯下 立即 感到 了 上 等 蒙古马 的 强劲 马力 , 就 有 了 快 马 急行 的 冲动 。 刚 登上 一道 山梁 , 遥望 大队 驻地 的 查干 窝 拉山头 , 他 一下子 就 把 老人 的 叮嘱 扔在脑后 , 率性 地 放弃 了 绕行 二十多里 地 走 大 车道 的 那条 路线 , 改而 径直 抄近路 插向 大队 。

天 越来越 冷 , 大约 走 了 一半 路程 , 太阳 被 冻得 瑟瑟 颤抖 , 缩 到 地平线 下面 去 了 。 雪面 的 寒气 升 上 半空 , 皮袍 的 皮板 也 已 冻硬 。 陈阵 晃动 胳膊 、 皮袍 肘部 和 腰部 , 就 会 发出 嚓嚓 的 磨擦 声 。 大 青马 全身 已 披上 了 一层 白白的 汗霜 , 马踏 厚厚 积雪 , 马步 渐渐 迟缓 。 丘陵 起伏 , 一个 接着 一个 , 四周 是 望 不到 一缕 炊烟 的 蛮荒之地 。 大 青马 仍 在 小跑 着 , 并 不 显出 疲态 。 它 跑 起来 不颠 不晃 , 尽量 让 人 骑 着 舒服 。 陈阵 也 就 松开 马嚼子 , 让 它 自己 掌握 体力 、 速度 和 方向 。 陈阵 忽然 一阵 颤栗 , 心里 有些 莫名 的 紧张 —— 他 怕 大 青马 迷路 , 怕 变天 , 怕 暴风雪 , 怕 冻死 在 冰雪 荒原 上 , 但 就是 忘记 了 害怕 狼 。

快到 一个 山谷 口 , 一路上 大 青马 活跃 乱动 、 四处 侦听 的 耳朵 突然 停住 了 , 并且 直直地 朝向 谷口 的 后方 , 开始 抬头 喷气 , 步伐 错乱 。 陈阵 这 还是 第一次 在 雪原 上 单骑 走 远道 , 根本 没 意识 到 前面 的 危险 。 大 青马 急急 地 张大 鼻孔 , 瞪 大 眼睛 , 自作主张 地 改变方向 , 想 绕道 而 走 。 但 陈阵 还是 不解 马意 , 他 收紧 嚼 口 , 拨正 马头 继续 朝前 小跑 。 马步 越来越 乱 , 变成 了 半 走 半 跑 半颠 , 而蹄下 却 蹬踏 有力 , 随时 就 可 狂奔 。 陈阵 知道 在 冬季 必须 爱惜 马力 , 死死地 勒住 嚼子 , 不让 马奔 起来 。

大 青马 见 一连串 的 提醒 警告 不起作用 , 便 回头 猛咬 陈阵 的 毡靴 。 陈阵 突然 从大 青马 恐怖 的 眼球 里 看到 了 隐约 的 危险 。 但 为时已晚 , 大 青马 哆嗦 着 走进 了 阴森 山谷 喇叭形 的 开口处 。

当 陈阵 猛地 转头 向 山谷 望去 时 , 他 几乎 吓 得 栽下 马背 。 距 他 不到 40 米 的 雪坡 上 , 在 晚霞 的 天光 下 , 竟然 出现 了 一大群 金毛 灿灿 、 杀气腾腾 的 蒙古 狼 。 全部 正面 或侧 头 瞪 着 他 , 一片 锥子 般的 目光 飕飕 飞来 , 几乎 把 他 射成 了 刺猬 。 离 他 最近 的 正好 是 几头 巨狼 , 大如 花豹 , 足足 比 他 在 北京动物园 里 见 的 狼 粗 一倍 、 高半倍 、 长 半个 身子 。 此时 , 十几条 蹲坐在 雪地 上 的 大 狼 呼地 一下全部 站立起来 , 长尾 统统 平翘 , 像 一把 把 即将 出鞘 的 军刀 , 一副 弓在弦 上 、 居高临下 、 准备 扑杀 的 架势 。 狼群 中 一头 被 大狼们 簇拥着 的 白狼王 , 它 的 脖子 、 前胸 和 腹部 大片 的 灰白 毛 , 发出 白金 般的 光亮 , 耀眼夺目 , 射散 出 一股 凶傲 的 虎狼之威 。 整个 狼群 不下 三四十 头 。 后来 , 陈阵 跟 毕利格 详细 讲 起 狼群 当时 的 阵势 , 老人 用 食指 刮 了 一下 额上 的 冷汗 说 , 狼群 八成 正在 开会 , 山 那边 正好 有 一群 马 , 狼 王正 给 手下 布置 袭击 马群 的 计划 呢 。 幸亏 这 不是 群饥 狼 , 毛色 发亮 的 狼 就 不是 饿狼 。

陈阵 在 那 一瞬 其实 已经 失去 任何 知觉 。 他 记忆 中 的 最后 感觉 是 头顶 迸出 一缕 轻微 但 极其 恐怖 的 声音 , 像是 口 吹 足色 银元 发出 的 那种 细微 振颤 的 铮铮 声 。 这 一定 是 他 的 魂魄 被 击出 天灵盖 的 抨击 声 。 陈阵 觉得 自己 的 生命 曾 有 过 几十 秒钟 的 中断 , 那一刻 他 已经 变成 了 一个 灵魂 出窍 的 躯壳 , 一具 虚空 的 肉身 遗体 。 很 久 以后 陈阵 回想 那次 与 狼群 的 遭遇 , 内心 万分感激 毕利格 阿爸 和 他 的 大 青马 。 陈阵 没有 栽 下马 , 是因为 他 骑 的 不是 一般 的 马 , 那 是 一匹 在 狼阵 中 长大 、 身经百战 的 著名 猎马 。

事到临头 , 千钧一发 之际 , 大 青马 突然 异常 镇静 。 它装 着 没有 看见 狼群 , 或是 一副 无意 冲 搅 狼们 聚会 的 样子 , 仍然 踏着 赶路 过客 的 步伐 缓缓 前行 。 它 挺 着 胆子 , 控着 蹄子 , 既 不 挣扎 摆动 , 也 不 夺路 狂奔 , 而是 极力 稳稳地 驮 正 鞍子 上 的 临时 主人 , 像 一个 头上 顶 着 高耸 的 玻璃杯 叠架盘 的 杂技 高手 , 在 陈阵 身下 灵敏 地 调整 马步 , 小心翼翼 地 控制 着 陈阵 脊椎 中轴 的 垂直 , 不让 他 重心 倾斜 失去平衡 , 一头 栽进 狼阵 。

可能 正是 大 青马 巨大 的 勇气 和 智慧 , 将 陈阵 出窍 的 灵魂 追 了 回来 。 也 可能 是 陈阵 忽然 领受到 了 腾格里 ( 天 ) 的 精神 抚爱 , 为 他 过早 走失 上天 的 灵魂 , 揉 进 了 信心 与 定力 。 当 陈阵 在 寒 空中 游飞 了 几十秒 的 灵魂 , 再次 收进 他 的 躯壳 时 , 他 觉得 自己 已经 侥幸 复活 , 并且 冷静 得 出奇 。

陈阵 强撑 着 身架 , 端坐 马鞍 , 不由自主 地学 着 大 青马 , 调动 并 集中 剩余 的 胆气 , 也 装 着 没有 看见 狼群 , 只用 眼角 的 余光 紧张 地 感觉 着 近 在 侧旁 的 狼群 。 他 知道 蒙古草原 狼 的 速度 , 这 几十米 距离 的 目标 , 对 蒙古 狼 来说 只消 几秒钟 便 可 一蹴而就 。 人马 与 侧面 的 狼群 越来越近 , 陈阵 深知 自己 绝对 不能 露出 丝毫 的 怯懦 , 必须 像 唱 空城计 的 诸葛孔明 那样 , 摆 出 一副 胸中 自有 雄兵 百万 , 身后 跟随 铁骑 万千 的 架势 。 只有 这样 才能 镇住 凶残 多疑 的 草原 杀手 —— 蒙古草原 狼 。

他 感到 狼王 正在 伸长 脖子 向 他 身后 的 山坡 望 , 群狼 都 把 尖碗 形 的 长耳 , 像 雷达 一样 朝着 狼王 张望 的 方向 。 所有 的 杀手 都 在 静候 狼 王下令 。 但是 , 这个 无枪 无杆 的 单人 单马 , 竟敢 如此 大胆 招摇 地 路过 狼群 , 却令 狼 王 和 所有 的 大 狼 生疑 。

晚霞 渐渐 消失 。 人马 离 狼群 更近 了 。 这 几十步 可以 说 是 陈阵 一生 中 最 凶险 、 最 漫长 的 路途 之一 。 大 青马 又 走 了 几步 , 陈阵 突然 感到 有 一条 狼 向 他 身后 的 雪坡 跑 去 , 他 意识 到 那 一定 是 狼 王 派出 的 探子 , 想 查看 他 身后 有无 伏兵 。 陈阵 觉得 刚刚 在 体内 焐 热 的 灵魂 又 要 出窍 了 。

大 青马 的 步伐 似乎 也 不 那么 镇定 了 。 陈阵 的 双腿 和 马身 都 在 发抖 , 并 迅速 发生 可怕 的 共振 , 继而 传染 放大 了 人马 共同 的 恐惧 。 大 青马 的 耳朵 背向 身后 , 紧张 关注 着 那条 探子 狼 。 一旦 狼 探明 实情 , 人马 可能 正好 走到 离 狼群 的 最近 处 。 陈阵 觉得 自己 正在 穿越 一张 巨大 的 狼口 , 上面 锋利 的 狼牙 , 下面 也 是 锋利 的 狼牙 , 没准 他 正 走 到 上下 狼牙 之间 , 狼口 便 咔嚓 一声 合拢 了 。 大 青马 开始 轻轻 后 蹲 聚力 , 准备 最后 的 拼死一搏 。 可是 , 负重 的 马 一 启动 就 得 吃亏 。

陈阵 忽然 像 草原 牧民 那样 在 危急关头 心中 呼唤 起 腾格里 : 长生 天 , 腾格里 , 请 你 伸出 胳膊 , 帮 我 一把 吧 ! 他 又 轻轻 呼叫 毕利格 阿爸 。 毕利格 蒙语 的 意思 是 睿智 , 他 希望 老 阿爸 能 把 蒙古人 的 草原 智慧 , 快快 送 抵 他 的 大脑 。 静静的 额仑 草原 , 没有 任何 回声 。 他 绝望 地 抬起 头 , 想 最后 看 一眼 美丽 冰蓝 的 腾格里 。

突然 , 老 阿爸 的 一句 话 从天而降 , 像 疾雷 一样 地 轰进 他 的 鼓膜 : 狼 最怕 枪 、 套马 杆 和 铁器 。 枪 和 套马 杆 , 他 没有 。 铁器 他 有没有 呢 ? 他 脚底 一热 , 有 ! 他 脚下 蹬 着 的 就是 一副 硕大 的 钢镫 。 他 的 脚 狂喜 地 颤抖 起来 。

毕利格 阿爸 把 自己 的 大 青马 换 给 他 , 但 马鞍 未换 。 难怪 当初 老人 给 他 挑 了 这么 大 的 一副 钢蹬 , 似乎 老人 早就 料到 了 有 用得着 它 的 这 一天 。 但 老人 当初 对 他 说 , 初学 骑马 , 马镫 不大 就 踩 不稳 。 万一 被 马 尥 下来 , 也 容易 拖镫 , 被 马 踢伤 踢死 。 这 副 马镫 开口 宽阔 , 踏底 是 圆形 的 , 比 普通 的 浅口 方底 铁镫 , 几乎 大 一倍 重 两倍 。

狼群 正在 等待 探子 , 人马 已 走 到 狼群 的 正面 。 陈阵 迅速 将 双脚 退出 钢镫 , 又 弯身 将 镫 带 拽 上来 , 双手 各 抓住 一只 钢镫 —— 生死存亡 在此一举 。 陈阵 憋足 了 劲 , 猛地 转过身 , 朝 密集 的 狼群 大吼 一声 , 然后 将 沉重 的 钢镫 举到 胸前 , 狠狠 地 对 砸 起来 。

“ 当 、 当 ……”

钢镫 击出 钢锤 敲 砸 钢轨 的 声响 , 清脆 高频 , 震耳欲聋 , 在 肃杀 静寂 的 草原 上 , 像 刺耳 刺胆 的 利剑 刺向 狼群 。 对于 狼 来说 , 这种 非 自然 的 钢铁 声响 , 要 比 自然 中 的 惊 雷声 更 可怕 , 也 比 草原 狼 最 畏惧 的 捕兽 钢 夹 所 发出 的 声音 更具 恐吓 力 。 陈阵 敲出 第一声 , 就 把 整个 狼群 吓 得 集体 一 哆嗦 。 他 再 猛击 几下 , 狼群 在 狼 王 的 率领 下 , 全体 大回转 , 倒 背 耳朵 , 缩起 脖子 像 一阵 黄风 一样 , 呼地 向 山里 奔逃 而 去 。 连 那条 探狼 也 放弃 任务 , 迅速 折身 归队 。

陈阵 简直 不敢相信 自己 的 眼睛 , 如此 可怕 庞大 的 蒙古 狼群 , 居然 被 两只 钢镫 所 击退 。 他 顿时 壮起 胆来 , 一会儿 狂击 马镫 , 一会儿 又 用 草原 牧民 的 招唤 手势 , 抡 圆 了 胳膊 , 向 身后 的 方向 大喊大叫 : 豁勒登 ! 豁勒登 ! ( 快 ! 快 ! ) 这里 的 狼 , 多多 的 有 啦 。

可能 , 蒙古 狼 听得懂 蒙古 话 , 也 看得懂 蒙古 猎人 的 手势 猎语 。 狼群 被 它们 所 怀疑 的 蒙古 猎人 的 猎圈阵 吓 得 快速 撤离 。 但 狼群 撤得 井然有序 , 急奔 中 的 狼群 仍然 保持 着 草原 狼 军团 的 古老 建制 和 队形 , 猛狼 冲锋 , 狼 王靠 前 , 巨狼 断后 , 完全 没有 鸟兽散 的 混乱 。 陈阵 看 呆 了 。

狼群 一眨眼 的 工夫 就 跑 没影 了 , 山谷 里 留下 一 大片 雪雾 雪砂 。

天光 已暗 。 陈阵 还 没有 完全 认好 马镫 , 大 青马 就 弹射 了 出去 , 朝 它 所 认识 的 最近 营盘 冲刺 狂奔 。 寒风 灌进 领口 袖口 , 陈阵 浑身 的 冷汗 几乎 结成 了 冰 。

狼口 余生 的 陈阵 , 从此 也 像 草原 民族 那样 崇敬 起 长生 天 腾格里 来 了 。 并且 , 他 从此 对 蒙古草原 狼 有 一种 着 了 魔 的 恐惧 、 敬畏 和 痴迷 。 蒙古 狼 , 对 他 来说 , 决不 是 仅仅 触及 了 他 的 灵魂 、 而是 曾经 击出 了 他 灵魂 的 生物 。 在 草原 狼 身上 , 竟然 潜伏着 、 承载 着 一种 如此 巨大 的 吸引力 ? 这种 看不见 、 摸不着 , 虚无 却 又 坚固 的 东西 , 可能 就是 人们 心灵 中 的 崇拜 物 或 原始 图腾 。 陈阵 隐隐 感到 , 自己 可能 已经 闯入 草原 民族 的 精神 领域 。 虽然 他 偶然 才 撞开 了 一点 门缝 , 但是 , 他 的 目光 和 兴趣 已经 投了 进去 。

此后 的 两年 里 , 陈阵 再 没有 见过 如此 壮观 的 大 狼群 。 他 白天 放羊 , 有时 能 远远地 见到 一两条 狼 , 就是 走 远道 几十里 上 百里 , 最多 也 只能 见到 三 五条 狼 。 但 他 经常 见到 被 狼 或 狼群 咬 死 的 羊 牛马 , 少则 一两只 , 两 三头 , 三 四匹 , 多则 尸横遍野 。 串门 时 , 也 能 见到 牧民 猎人 打死 狼后 剥下 的 狼皮 筒子 , 高高地 悬挂 在 长杆 顶上 , 像 狼旗 一样 飘扬 。


第一章 (1) Chapter 1 (1)

当 陈阵 在 雪 窝里 用 单筒 望远镜 镜头 , 套住 了 一头 大狼 的 时候 , 他 看到 了 蒙古草原 狼 钢锥 一样 的 目光 。 When Chen Zhen caught a big wolf with a monocular lens in the snow nest, he saw the eyes of a Mongolian prairie wolf like a steel cone. 陈阵 全身 的 汗毛 又 像 豪猪 的 毫刺 一般 竖 了 起来 , 几乎 将 衬衫 撑离 了 皮肉 。 The hairs of Chen Zhen's whole body stood up like the thorns of a porcupine, almost pushing the shirt away from the flesh. 毕利格 老人 就 在 他 的 身边 , 陈阵 这次 已 没有 灵魂 出窍 的 感觉 , 但是 , 身上 的 冷汗 还是 顺着 竖起 的 汗毛孔 渗 了 出来 。 The old man Billieg was by his side, Chen Zhen no longer felt out of his body this time, but the cold sweat on his body still seeped out through the raised sweat pores. 华利格 虽然 陈阵 来到 草原 已经 两年 , 可 他 还是 惧怕 蒙古草原 上 的 巨狼 和 狼群 。 Although Chen Zhen has been in the grassland for two years, he is still afraid of the giant wolves and wolves on the Mongolian grassland. 在 这 远离 营盘 的 深山 , 面对 这么 大 的 一群 狼 , 他 嘴里 呼出 的 霜 气 都 颤抖 起来 。 In this deep mountain far away from the camp, facing such a large pack of wolves, the frosty breath from his mouth trembled. 陈阵 和 毕利格 老人 , 这会儿 手上 没有 枪 , 没有 长刀 , 没有 套马 杆 , 甚至 连 一副 马镫 这样 的 铁 家伙 也 没有 。 他们 只有 两根 马棒 , 万一 狼群 嗅出 他们 的 人气 , 那 他俩 可能 就要 提前 天葬 了 。

陈阵 又 哆哆嗦嗦 地 吐出 半 口气 , 才 侧头 去 看 老人 。 Chen Zhen let out another half-breath tremblingly before turning his head to look at the old man. 毕利格 正用 另一只 单筒 望远镜 观察 着 狼群 的 包围圈 。 老人 压低 声音 说 : 就 你 这点 胆子 咋成 ? The old man lowered his voice and said: How dare you be so brave? 跟 羊 一样 。 Like sheep. 你们 汉人 就 是从 骨子里 怕 狼 , 要 不 汉人 怎么 一到 草原 就 净 打败仗 。 You Han people are afraid of wolves from the bottom of your heart. Otherwise, how could the Han people defeat the battle as soon as they get to the grassland. 老人 见 陈阵 不 吱声 , 便 侧头 小声 喝道 : 这会儿 可别 吓 慌 了 神 , 弄 出点 动静 来 , 那 可不是 闹着玩 的 。 Seeing that Chen Zhen was silent, the old man turned his head and whispered: Don't panic at this moment, make some noise, it's not a joke. 陈阵点 了 一下头 , 用手 抓 了 一把 雪 , 雪 在 他 的 掌心 被 捏成 了 一 坨 冰 。

侧 对面 的 山坡 上 , 大群 的 黄羊 仍 在 警惕 地 抢 草 吃 , 但 似乎 还 没有 发现 狼群 的 阴谋 。 狼群 包围 线 的 一端 已 越来越 靠近 俩 人 的 雪 窝 , 陈阵 一动 也 不敢 动 , 他 感到 自己 几乎 冻成 了 一具 冰雕 ……

这是 陈阵 在 草原 上 第二次 遇到 大 狼群 。 此刻 , 第一次 与 狼群 遭遇 的 惊悸 又 颤遍 他 的 全身 。 他 相信 任何 一个 汉人 经历 过 那种 遭遇 , 他 的 胆囊 也 不 可能 完好无损 。

两年 前 陈阵 从 北京 到达 这个 边境 牧场 插队 的 时候 , 正是 十一月 下旬 , 额仑 草原 早已 是 一片 白雪皑皑 。 知青 的 蒙古包 还 未发 下来 , 陈阵 被 安排 住 在 毕利格 老人家 里 , 分配 当 了 羊倌 。 一个多月 后 的 一天 , 他 随 老人 去 80 多 里外 的 场部 领取 学习 文件 , 顺便 采购 了 一些 日用品 。 临 回家 时 , 老人 作为 牧场 革委会 委员 , 突然 被 留下 开会 , 可是 场部 指示 那些 文件 必须 立即 送往 大队 , 不得 延误 。 陈阵 只好 一人 骑马 回队 。 临走时 , 老人 将 自己 那匹 又 快 又 认家 的 大 青马 , 换 给 了 陈阵 , 并 再三 叮嘱 他 , 千万别 抄近 道 , 一定 要 顺大 车道 走 , 一路上 隔 上 二三十里 就 有 蒙古包 , 不会 有事 的 。

陈阵 一骑 上 大 青马 , 他 的 胯下 立即 感到 了 上 等 蒙古马 的 强劲 马力 , 就 有 了 快 马 急行 的 冲动 。 刚 登上 一道 山梁 , 遥望 大队 驻地 的 查干 窝 拉山头 , 他 一下子 就 把 老人 的 叮嘱 扔在脑后 , 率性 地 放弃 了 绕行 二十多里 地 走 大 车道 的 那条 路线 , 改而 径直 抄近路 插向 大队 。

天 越来越 冷 , 大约 走 了 一半 路程 , 太阳 被 冻得 瑟瑟 颤抖 , 缩 到 地平线 下面 去 了 。 雪面 的 寒气 升 上 半空 , 皮袍 的 皮板 也 已 冻硬 。 陈阵 晃动 胳膊 、 皮袍 肘部 和 腰部 , 就 会 发出 嚓嚓 的 磨擦 声 。 大 青马 全身 已 披上 了 一层 白白的 汗霜 , 马踏 厚厚 积雪 , 马步 渐渐 迟缓 。 丘陵 起伏 , 一个 接着 一个 , 四周 是 望 不到 一缕 炊烟 的 蛮荒之地 。 大 青马 仍 在 小跑 着 , 并 不 显出 疲态 。 它 跑 起来 不颠 不晃 , 尽量 让 人 骑 着 舒服 。 陈阵 也 就 松开 马嚼子 , 让 它 自己 掌握 体力 、 速度 和 方向 。 陈阵 忽然 一阵 颤栗 , 心里 有些 莫名 的 紧张 —— 他 怕 大 青马 迷路 , 怕 变天 , 怕 暴风雪 , 怕 冻死 在 冰雪 荒原 上 , 但 就是 忘记 了 害怕 狼 。

快到 一个 山谷 口 , 一路上 大 青马 活跃 乱动 、 四处 侦听 的 耳朵 突然 停住 了 , 并且 直直地 朝向 谷口 的 后方 , 开始 抬头 喷气 , 步伐 错乱 。 陈阵 这 还是 第一次 在 雪原 上 单骑 走 远道 , 根本 没 意识 到 前面 的 危险 。 大 青马 急急 地 张大 鼻孔 , 瞪 大 眼睛 , 自作主张 地 改变方向 , 想 绕道 而 走 。 但 陈阵 还是 不解 马意 , 他 收紧 嚼 口 , 拨正 马头 继续 朝前 小跑 。 马步 越来越 乱 , 变成 了 半 走 半 跑 半颠 , 而蹄下 却 蹬踏 有力 , 随时 就 可 狂奔 。 陈阵 知道 在 冬季 必须 爱惜 马力 , 死死地 勒住 嚼子 , 不让 马奔 起来 。

大 青马 见 一连串 的 提醒 警告 不起作用 , 便 回头 猛咬 陈阵 的 毡靴 。 陈阵 突然 从大 青马 恐怖 的 眼球 里 看到 了 隐约 的 危险 。 但 为时已晚 , 大 青马 哆嗦 着 走进 了 阴森 山谷 喇叭形 的 开口处 。

当 陈阵 猛地 转头 向 山谷 望去 时 , 他 几乎 吓 得 栽下 马背 。 距 他 不到 40 米 的 雪坡 上 , 在 晚霞 的 天光 下 , 竟然 出现 了 一大群 金毛 灿灿 、 杀气腾腾 的 蒙古 狼 。 全部 正面 或侧 头 瞪 着 他 , 一片 锥子 般的 目光 飕飕 飞来 , 几乎 把 他 射成 了 刺猬 。 离 他 最近 的 正好 是 几头 巨狼 , 大如 花豹 , 足足 比 他 在 北京动物园 里 见 的 狼 粗 一倍 、 高半倍 、 长 半个 身子 。 此时 , 十几条 蹲坐在 雪地 上 的 大 狼 呼地 一下全部 站立起来 , 长尾 统统 平翘 , 像 一把 把 即将 出鞘 的 军刀 , 一副 弓在弦 上 、 居高临下 、 准备 扑杀 的 架势 。 狼群 中 一头 被 大狼们 簇拥着 的 白狼王 , 它 的 脖子 、 前胸 和 腹部 大片 的 灰白 毛 , 发出 白金 般的 光亮 , 耀眼夺目 , 射散 出 一股 凶傲 的 虎狼之威 。 整个 狼群 不下 三四十 头 。 后来 , 陈阵 跟 毕利格 详细 讲 起 狼群 当时 的 阵势 , 老人 用 食指 刮 了 一下 额上 的 冷汗 说 , 狼群 八成 正在 开会 , 山 那边 正好 有 一群 马 , 狼 王正 给 手下 布置 袭击 马群 的 计划 呢 。 幸亏 这 不是 群饥 狼 , 毛色 发亮 的 狼 就 不是 饿狼 。

陈阵 在 那 一瞬 其实 已经 失去 任何 知觉 。 他 记忆 中 的 最后 感觉 是 头顶 迸出 一缕 轻微 但 极其 恐怖 的 声音 , 像是 口 吹 足色 银元 发出 的 那种 细微 振颤 的 铮铮 声 。 这 一定 是 他 的 魂魄 被 击出 天灵盖 的 抨击 声 。 陈阵 觉得 自己 的 生命 曾 有 过 几十 秒钟 的 中断 , 那一刻 他 已经 变成 了 一个 灵魂 出窍 的 躯壳 , 一具 虚空 的 肉身 遗体 。 很 久 以后 陈阵 回想 那次 与 狼群 的 遭遇 , 内心 万分感激 毕利格 阿爸 和 他 的 大 青马 。 陈阵 没有 栽 下马 , 是因为 他 骑 的 不是 一般 的 马 , 那 是 一匹 在 狼阵 中 长大 、 身经百战 的 著名 猎马 。

事到临头 , 千钧一发 之际 , 大 青马 突然 异常 镇静 。 它装 着 没有 看见 狼群 , 或是 一副 无意 冲 搅 狼们 聚会 的 样子 , 仍然 踏着 赶路 过客 的 步伐 缓缓 前行 。 它 挺 着 胆子 , 控着 蹄子 , 既 不 挣扎 摆动 , 也 不 夺路 狂奔 , 而是 极力 稳稳地 驮 正 鞍子 上 的 临时 主人 , 像 一个 头上 顶 着 高耸 的 玻璃杯 叠架盘 的 杂技 高手 , 在 陈阵 身下 灵敏 地 调整 马步 , 小心翼翼 地 控制 着 陈阵 脊椎 中轴 的 垂直 , 不让 他 重心 倾斜 失去平衡 , 一头 栽进 狼阵 。

可能 正是 大 青马 巨大 的 勇气 和 智慧 , 将 陈阵 出窍 的 灵魂 追 了 回来 。 也 可能 是 陈阵 忽然 领受到 了 腾格里 ( 天 ) 的 精神 抚爱 , 为 他 过早 走失 上天 的 灵魂 , 揉 进 了 信心 与 定力 。 当 陈阵 在 寒 空中 游飞 了 几十秒 的 灵魂 , 再次 收进 他 的 躯壳 时 , 他 觉得 自己 已经 侥幸 复活 , 并且 冷静 得 出奇 。

陈阵 强撑 着 身架 , 端坐 马鞍 , 不由自主 地学 着 大 青马 , 调动 并 集中 剩余 的 胆气 , 也 装 着 没有 看见 狼群 , 只用 眼角 的 余光 紧张 地 感觉 着 近 在 侧旁 的 狼群 。 他 知道 蒙古草原 狼 的 速度 , 这 几十米 距离 的 目标 , 对 蒙古 狼 来说 只消 几秒钟 便 可 一蹴而就 。 人马 与 侧面 的 狼群 越来越近 , 陈阵 深知 自己 绝对 不能 露出 丝毫 的 怯懦 , 必须 像 唱 空城计 的 诸葛孔明 那样 , 摆 出 一副 胸中 自有 雄兵 百万 , 身后 跟随 铁骑 万千 的 架势 。 只有 这样 才能 镇住 凶残 多疑 的 草原 杀手 —— 蒙古草原 狼 。

他 感到 狼王 正在 伸长 脖子 向 他 身后 的 山坡 望 , 群狼 都 把 尖碗 形 的 长耳 , 像 雷达 一样 朝着 狼王 张望 的 方向 。 所有 的 杀手 都 在 静候 狼 王下令 。 但是 , 这个 无枪 无杆 的 单人 单马 , 竟敢 如此 大胆 招摇 地 路过 狼群 , 却令 狼 王 和 所有 的 大 狼 生疑 。

晚霞 渐渐 消失 。 人马 离 狼群 更近 了 。 这 几十步 可以 说 是 陈阵 一生 中 最 凶险 、 最 漫长 的 路途 之一 。 大 青马 又 走 了 几步 , 陈阵 突然 感到 有 一条 狼 向 他 身后 的 雪坡 跑 去 , 他 意识 到 那 一定 是 狼 王 派出 的 探子 , 想 查看 他 身后 有无 伏兵 。 陈阵 觉得 刚刚 在 体内 焐 热 的 灵魂 又 要 出窍 了 。

大 青马 的 步伐 似乎 也 不 那么 镇定 了 。 陈阵 的 双腿 和 马身 都 在 发抖 , 并 迅速 发生 可怕 的 共振 , 继而 传染 放大 了 人马 共同 的 恐惧 。 大 青马 的 耳朵 背向 身后 , 紧张 关注 着 那条 探子 狼 。 一旦 狼 探明 实情 , 人马 可能 正好 走到 离 狼群 的 最近 处 。 陈阵 觉得 自己 正在 穿越 一张 巨大 的 狼口 , 上面 锋利 的 狼牙 , 下面 也 是 锋利 的 狼牙 , 没准 他 正 走 到 上下 狼牙 之间 , 狼口 便 咔嚓 一声 合拢 了 。 大 青马 开始 轻轻 后 蹲 聚力 , 准备 最后 的 拼死一搏 。 可是 , 负重 的 马 一 启动 就 得 吃亏 。

陈阵 忽然 像 草原 牧民 那样 在 危急关头 心中 呼唤 起 腾格里 : 长生 天 , 腾格里 , 请 你 伸出 胳膊 , 帮 我 一把 吧 ! 他 又 轻轻 呼叫 毕利格 阿爸 。 毕利格 蒙语 的 意思 是 睿智 , 他 希望 老 阿爸 能 把 蒙古人 的 草原 智慧 , 快快 送 抵 他 的 大脑 。 静静的 额仑 草原 , 没有 任何 回声 。 他 绝望 地 抬起 头 , 想 最后 看 一眼 美丽 冰蓝 的 腾格里 。

突然 , 老 阿爸 的 一句 话 从天而降 , 像 疾雷 一样 地 轰进 他 的 鼓膜 : 狼 最怕 枪 、 套马 杆 和 铁器 。 枪 和 套马 杆 , 他 没有 。 铁器 他 有没有 呢 ? 他 脚底 一热 , 有 ! 他 脚下 蹬 着 的 就是 一副 硕大 的 钢镫 。 他 的 脚 狂喜 地 颤抖 起来 。

毕利格 阿爸 把 自己 的 大 青马 换 给 他 , 但 马鞍 未换 。 难怪 当初 老人 给 他 挑 了 这么 大 的 一副 钢蹬 , 似乎 老人 早就 料到 了 有 用得着 它 的 这 一天 。 但 老人 当初 对 他 说 , 初学 骑马 , 马镫 不大 就 踩 不稳 。 万一 被 马 尥 下来 , 也 容易 拖镫 , 被 马 踢伤 踢死 。 这 副 马镫 开口 宽阔 , 踏底 是 圆形 的 , 比 普通 的 浅口 方底 铁镫 , 几乎 大 一倍 重 两倍 。

狼群 正在 等待 探子 , 人马 已 走 到 狼群 的 正面 。 陈阵 迅速 将 双脚 退出 钢镫 , 又 弯身 将 镫 带 拽 上来 , 双手 各 抓住 一只 钢镫 —— 生死存亡 在此一举 。 陈阵 憋足 了 劲 , 猛地 转过身 , 朝 密集 的 狼群 大吼 一声 , 然后 将 沉重 的 钢镫 举到 胸前 , 狠狠 地 对 砸 起来 。

“ 当 、 当 ……”

钢镫 击出 钢锤 敲 砸 钢轨 的 声响 , 清脆 高频 , 震耳欲聋 , 在 肃杀 静寂 的 草原 上 , 像 刺耳 刺胆 的 利剑 刺向 狼群 。 对于 狼 来说 , 这种 非 自然 的 钢铁 声响 , 要 比 自然 中 的 惊 雷声 更 可怕 , 也 比 草原 狼 最 畏惧 的 捕兽 钢 夹 所 发出 的 声音 更具 恐吓 力 。 陈阵 敲出 第一声 , 就 把 整个 狼群 吓 得 集体 一 哆嗦 。 他 再 猛击 几下 , 狼群 在 狼 王 的 率领 下 , 全体 大回转 , 倒 背 耳朵 , 缩起 脖子 像 一阵 黄风 一样 , 呼地 向 山里 奔逃 而 去 。 连 那条 探狼 也 放弃 任务 , 迅速 折身 归队 。

陈阵 简直 不敢相信 自己 的 眼睛 , 如此 可怕 庞大 的 蒙古 狼群 , 居然 被 两只 钢镫 所 击退 。 他 顿时 壮起 胆来 , 一会儿 狂击 马镫 , 一会儿 又 用 草原 牧民 的 招唤 手势 , 抡 圆 了 胳膊 , 向 身后 的 方向 大喊大叫 : 豁勒登 ! 豁勒登 ! ( 快 ! 快 ! ) 这里 的 狼 , 多多 的 有 啦 。

可能 , 蒙古 狼 听得懂 蒙古 话 , 也 看得懂 蒙古 猎人 的 手势 猎语 。 狼群 被 它们 所 怀疑 的 蒙古 猎人 的 猎圈阵 吓 得 快速 撤离 。 但 狼群 撤得 井然有序 , 急奔 中 的 狼群 仍然 保持 着 草原 狼 军团 的 古老 建制 和 队形 , 猛狼 冲锋 , 狼 王靠 前 , 巨狼 断后 , 完全 没有 鸟兽散 的 混乱 。 陈阵 看 呆 了 。

狼群 一眨眼 的 工夫 就 跑 没影 了 , 山谷 里 留下 一 大片 雪雾 雪砂 。

天光 已暗 。 陈阵 还 没有 完全 认好 马镫 , 大 青马 就 弹射 了 出去 , 朝 它 所 认识 的 最近 营盘 冲刺 狂奔 。 寒风 灌进 领口 袖口 , 陈阵 浑身 的 冷汗 几乎 结成 了 冰 。

狼口 余生 的 陈阵 , 从此 也 像 草原 民族 那样 崇敬 起 长生 天 腾格里 来 了 。 并且 , 他 从此 对 蒙古草原 狼 有 一种 着 了 魔 的 恐惧 、 敬畏 和 痴迷 。 蒙古 狼 , 对 他 来说 , 决不 是 仅仅 触及 了 他 的 灵魂 、 而是 曾经 击出 了 他 灵魂 的 生物 。 在 草原 狼 身上 , 竟然 潜伏着 、 承载 着 一种 如此 巨大 的 吸引力 ? 这种 看不见 、 摸不着 , 虚无 却 又 坚固 的 东西 , 可能 就是 人们 心灵 中 的 崇拜 物 或 原始 图腾 。 陈阵 隐隐 感到 , 自己 可能 已经 闯入 草原 民族 的 精神 领域 。 虽然 他 偶然 才 撞开 了 一点 门缝 , 但是 , 他 的 目光 和 兴趣 已经 投了 进去 。

此后 的 两年 里 , 陈阵 再 没有 见过 如此 壮观 的 大 狼群 。 他 白天 放羊 , 有时 能 远远地 见到 一两条 狼 , 就是 走 远道 几十里 上 百里 , 最多 也 只能 见到 三 五条 狼 。 但 他 经常 见到 被 狼 或 狼群 咬 死 的 羊 牛马 , 少则 一两只 , 两 三头 , 三 四匹 , 多则 尸横遍野 。 串门 时 , 也 能 见到 牧民 猎人 打死 狼后 剥下 的 狼皮 筒子 , 高高地 悬挂 在 长杆 顶上 , 像 狼旗 一样 飘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