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四章 (3)

第四章 (3)

晚上 , 白毛风 横扫 草原 , 二组 的 知青 包 里 炉火 熊熊 。 陈阵合 上 《 蒙古 秘史 》 对 杨克说 : 毕利格 阿爸 说 的 那个 靠 捡 狼 食活 下来 的 人 , 叫 孛 端察儿 , 是 成吉思汗 的 八 世祖 。 成吉思汗 的 家族 是 孛 儿 只斤 家族 , 这一 家族 就 是从 孛 端察儿 这 一代 走上 历史舞台 的 。 当然 后面 几代 还 经历 了 几次 大 挫折 大 变动 。

杨克说 : 这么 说 , 要是 没有 狼 , 没有 狼 这个 军师 和 教官 , 就 真 没有 成吉思汗 和 黄金 家族 , 没有 大智大勇 的 蒙古 骑兵 了 。 那 草原 狼 对 蒙古 民族 的 影响 就 太大 了 。

陈阵 说 : 应该 说 , 对 中国 对 世界 的 影响 更大 。 自从 出 了 成吉思汗 和 他 率领 的 蒙古 骑兵 , 中国 从金 、 南宋 以后 的 历史 全部 改写 。 中亚 、 波斯 、 俄罗斯 、 印度 等 国家 的 历史 也 全部 改写 。 中国 的 火药 , 随着 蒙古 骑兵 开辟 的 横跨 欧亚 的 大通道 传到 西方 , 后来 轰破 了 西方 的 封建 城堡 , 为 资本主义 的 崛起 扫清 了 障碍 。 再 后来 火炮 又 轮回 到 东方 , 轰开 了 中国 的 大门 , 最后 轰垮 了 蒙古 骑兵 , 世界 天翻地覆 …… 可是 , 狼 在历史上 所起 的 作用 , 在 人 写 的 历史 中 被 一笔勾销 了 。 如果 请 腾格里 作史 , 它 准保 会 让 蒙古草原 狼 青史留名 。

牛倌 梁 建中 还 在 为 刚刚 拉回来 的 一车 外财 兴奋不已 , 忙 说 : 你 俩 扯 那么 远 干嘛 ? 咱们 当务之急 是 赶紧 想法子 , 把 雪 窝里 剩下 的 黄羊 都 挖出来 , 那 咱们 可 就 赚 大发 了 。 陈阵 说 : 老天爷 可 向着 狼 , 它 能 给 咱们 这 一车 羊 就 不错 了 。 这么 大 的 白毛风 起码 得 刮 上 三天三夜 , 雪 窝里 的 雪 还 不得 再 加 半米 厚 , 雪坑 一个 也 见不着 了 。 想 挖 羊 , 大海捞针 吧 。 梁 建中 走出 包 , 看 了 看天 , 回来 说 : 还 真得 刮 上 三天三夜 。 今天 要是 我 去 就 好 了 , 我 非 在 最大 的 几个 雪 坑里 插上 杆子 不可 。 杨克说 : 那 你 就 甭想 吃 到 嘎斯迈 做 的 奶豆腐 了 。 梁 建中 叹气 说 : 唉 , 只好 等 明年 开春 了 。 到时候 我 再 去 装 一车 , 然后 就 直接 拉到 白 音高 比 公社 收购站 , 你们 俩 不 说 , 谁 也 不 知道 。

剩下 的 半个 冬季 , 牧场 的 畜群 果然 没 出 什么 大事 。 额仑 的 狼群 跟着 黄 羊群 跑 远 了 , 跑 散 了 。 大白 灾 也 没有 降临 。

寂寥 的 冬季 , 陈阵 每天 放羊 或 下夜 , 但 一 有空 , 他 就 像 个 猎人 一样 到处 搜寻 草原 上 狼 的 故事 。 他 花费 时间 最多 的 是 一个 有关 “ 飞狼 ” 的 传说 。 这个 传说 在 额仑 草原 流传 最广 , 而 发生 的 时间 又 很 近 , 发生 的 地点 恰恰 又 是 在 他 所在 的 大队 。 陈阵 决定 弄清 这个 传说 , 想 弄 明白 狼 究竟 是 怎样 在 额仑 草原 上 “ 飞 ” 起来 的 。

知青 刚到 草原 就 听 牧民 说 , 草原 上 的 狼 是 腾格里 从 天上 派 下来 的 , 所以 狼会 飞 。 千百年来 , 草原 牧民 死后 , 都 将 尸体 置于 荒野 的 天葬场 , 让 狼 来 处理 , 一旦 狼 把 人 的 尸体 完全 啃 尽 ,“ 天葬 ” 就 完成 了 。 “ 天葬 ” 的 根据 就是 因为 狼会 飞 , 会 飞回 腾格里 那儿 去 , 把 人 的 灵魂 带上 腾格里 , 像 西藏 的 神鹰 一样 。 可是 当 知青 说 这 是 “ 四旧 ”, 是 迷信 的 时候 , 牧民 会 理直气壮 地 坚持 说 , 狼 就是 会飞 。 远 的 不 说 , 就 说 近 的 —— 文革 前 三年 , 一 小群 狼 就 飞进 二 大队 茨 楞 道尔 基的石 圈里 , 吃 了 十几只 羊 , 还 咬 死 二百多只 。 狼 吃饱喝足 了 , 又 飞出 了 石圈 。 那石圈 的 圈墙 有 六七尺 高 , 人 都 爬 不 过去 , 狼 不会 飞能 进去 吗 ? 那个 石圈 还 在 , 不 信 你们 可以 去 看看 。 那天 , 乌力吉 场长 领着 全场 的 头头 都 去 看 了 , 连 派出所 的 所长 哈拉 巴拉 都 去 了 。 又 是 照像 又 是 量尺寸 。 圈墙 很 高 , 狼 不 可能 跳进去 ; 圈墙 周围 又 没有 洞 , 狼 也 不是 掏洞 进去 的 。 调查 了 几天 , 谁 也 不 知道 狼 是 怎么 进去 , 又 是 怎么 出来 的 。 只有 牧民 心里 最 明白 。

这个 故事 在 陈阵 脑袋 里 储存 了 很 久 。 此时 , 对 草原 狼 越来越 着迷 的 陈阵 又 想起 这个 传说 , 于是 骑马 几十里 地 找到 了 那个 石圈 , 仔细 考察 了 一番 , 仍 是 弄不清 狼 怎么 进圈 的 。 陈阵 又 找到 了 茨 楞 道尔 基 老人 。 老人 说 , 不 知道 我 的 哪个 二流子 儿子 得罪 了 腾格里 , 害得 我 一家 到 这会儿 还 遭人 骂 。 可 老人 一个 上 过 中学 的 儿子 说 , 这件 事 全怪 牧场 的 规定 不 对 。 当时 额仑 草原 还 没有 石圈 , 场部 为了 减少 下夜 牧民 的 工分 支出 , 又 为了 保障 羊群 的 安全 , 就 先 在 接羔 草场 最早 盖起 了 几个 大石 圈 。 场部 说 , 有 了 石圈 狼 进不来 , 牧民 就 不用 下夜 了 , 每天晚上 可以 放心 睡大觉 。 那些 日子 , 我们 家一到 晚上 关紧 了 圈门 , 就 真的 不下 夜 了 。 那天 夜里 我 是 听到 狗叫 得 不对劲 , 像是 来 了 不少 狼 , 可是 场部 说 不用 下夜 就 大意 了 , 没 出去 看看 。 哪 想到 早上 一 打开 圈门 , 看到 那么 一 大片 死羊 , 全家人 都 吓傻 了 。 圈里 地上 全是 血 , 有 二 指厚 , 连圈 墙上 都 喷满 了 血 。 每 只 死 羊 脖子 上 都 有 四个 血 窟窿 , 血 都 流到 圈外 了 。 还有 好 几堆 狼 粪 …… 后来 , 场部 又 重新 规定 , 住 在 石圈 旁边 的 蒙古包 也 得出 人下夜 值班 , 还 发下 夜工 分 。 这些 年 , 接羔 草场 的 石圈 土圈 越盖 越 多 , 有人 下夜 , 就 再也 没有 狼 飞进 圈里 来 吃 羊 的 事故 了 。

陈阵 不死心 , 又 问 了 许多 牧民 , 不论 男女老少 都 说 狼会 飞 。 还 说 , 就是 狼 死 了 , 狼 的 灵魂 也 会 飞回 腾格里 那儿 去 的 。

后来 , 哈拉 巴拉 所长 被 “ 解放 ” 了 , 从旗 里 的 干部 审查 班放 了 回来 , 官复原职 。 陈阵 连忙 带上 北京 的 好 烟 上门 看望 , 这才 弄清 “ 飞狼 ” 是 怎么 “ 飞 ” 进石圈 的 。 哈 所长 内蒙 公安 学校 科班出身 , 能 说 一口 流利 的 汉语 。 他 说 , 这个 案子 早已 结案 , 可惜 , 他 的 科学 结论 在 草原

上 站不住脚 , 大多数 牧民 根本 就 不 相信 , 他们 认定 狼 是 会 飞 的 。 只有 一些 有 文化 有 经验 的 猎人 , 信服 他 的 调查 和 判断 。 哈 所长 笑 道 : 要 是从 尊重 本 民族 的 信仰 和 风俗习惯 说 , 狼 飞进 石圈 , 也 不能 说 完全 错 , 狼 至少 有 一段距离 是 在 空中 飞行 的 。

他 接着 说 : 那天 , 全场 牧民 人心惶惶 , 都 以为 腾格里 发怒 了 , 要 给 额仑 草原 降 大灾 了 。 马倌 把 马群 扔 在 山上 都 跑 回来 看 。 老人 和 女人 都 跪 在 地上 朝 腾格里 磕头 。 孩子 们 吓 得 大人 再 用劲 打 也 不敢 哭 。 乌力吉 场长 怕 影响 生产 , 也 急 了 , 给 我 下 了 死令 , 必须 两天 破案 。 我 把 全场 的 干部 组织 起来 , 让 他们 保护 现场 。 可是 现场 已经 被 破坏 。 石圈 外面 地上 的 线索 全让 羊群 和 人 踩 没 了 。 我 只好 拿 着 放大镜 一寸 一寸 地 在 墙上 找 线索 。 最后 , 总算 在 圈墙 东北角 的 外 墙上 找到 了 模模糊糊 的 两个 狼 的 血 爪印 。 这才 破 了 案 。 你 猜猜看 , 狼 是 怎么 进去 的 ?

陈阵 连连 摇头 。

哈 所长 说 : 我 判断 , 一定 是 有 一头 最大 的 狼 , 在 墙外 斜 站 起来 , 后 爪 蹬 地 , 前爪 撑墙 , 用 自个儿 的 身子 给 狼群 当 跳板 。 然后 , 其它 的 狼 , 在 几十步 以外 的 地方 , 冲上来 , 跳 上 大 狼 的 背 , 再 蹬 着 大 狼 的 肩膀 , 一 使劲 就 跳进 羊圈 了 。 要 是从 里面 看 的话 , 那 狼 就 不是 像 飞进来 的 一样 吗 ?

陈阵 愣 了 半天 说 : 额仑 的 狼 真 聪明绝顶 。 草原 上 才 刚刚 盖起 石圈 , 狼 就 想 出 了 对付 的 办法 。 草原 狼 真是 成精 了 …… 牧民 说 狼 能 飞 确实 也 没错 。 只要 狼 跳 起来 , 以后 移动 的 那段 距离 都 可以 算作 飞行 距离 。 狼 从天而降 , 掉 在 羊堆 里 , 那真得 把 羊群 吓 得 半死 。 狼群 这下 可真捞 足 了 , 在 羊圈 里 吃饱 了 也 杀 过瘾 了 。 可 就是 留在 外面 的 那条 狼够 倒霉 的 , 它 什么 也 吃 不 着 。 这条 狼 , 风格 挺高 , 还 挺 顾家 , 一定 是 条头 狼 。

哈 所长 哈哈大笑 : 不 对 不 对 , 依 我 判断 , 外面 这条 狼 也 飞进去 吃 了 够 。 你 不 知道 , 草原 的 狼群 集体 观念 特强 , 特 抱团 , 它们 不会 拉 下 它们 的 弟兄 和 家人 的 。 里面 的 狼 吃 足 了 , 就 会 再 搭 跳板 把 一条 吃饱 的 大 狼 送 出来 。 然后 再 给 饿狼 搭狼梯 , 让 它 也 进去 吃个 够 。 那外 墙上 的 两只 血 爪印 , 就是 里面 的 狼 到 外面 当 跳板 的 时候 留下 的 。 要 不 , 哪来 的 血 爪印 ? 第一条 狼当 跳板 的 时候 , 还 没有 杀羊 , 那 爪子 是 干净 的 , 没有 血 。 对 不 对 ? 你 再 想想 当时 的 阵势 , 狼 真是 把 人 给 耍 了 。 狼群 全进 了 石圈 , 大开杀戒 。 人盖 石圈 明明 是 为了 挡 狼 , 这下 倒好 , 反而 把 看 羊 狗 挡 在 外面 了 。 茨 楞 道尔 基家 的 狗 一定 把 鼻子 都 气 歪 了 。 狗 不会 也 不敢 学狼 , 跟 狼 一样 飞进 羊圈 里 去 跟 狼 掐架 。 狗 比 狼 傻 得 多 。

陈阵 说 : 我 也 比 狼 傻 多 了 。 不过 还有 一个 问题 。 狼群 怎么 能够 全部 安全 撤离 ? 我 是 说 , 最后 那条 狼 怎么办 ? 谁 给 它 当狼梯 ?

哈所 长乐 了 , 说 : 人 确实 比狼 傻 。 当时 大家 也 想不通 这个 问题 。 后来 , 乌 场长 趟 着 厚厚的 羊血 又 进 了 羊圈 , 仔细 看 了 看 才 弄 明白 。 原来 墙里 的 东北角 堆 了 一堆 死羊 , 至少 有 六七只 。 大家 判断 , 最后 一条 狼 一定 是 一条 最有 本事 , 也 最 有劲 的 头 狼 。 它 硬是 独个儿 叼 来 死 羊 , 再 靠墙 把 死 羊摞 起来 , 当 跳板 , 再 跳 飞出去 。 也 有人 说 一条 狼 干不了 这个 重活 , 一定 是 最后 几条 狼 合伙 干 的 。 然后 , 再 一个 一个 地飞 出来 。 后来 , 乌 场长 把 各队 的 队长 组长 都 请来 , 在 现场 向 大家 分析 和 演示 了 狼群 是 怎样 跳进去 , 又 是 怎样 跳 出来 的 , 牧场 这才 慢慢 平静下来 。 场部 也 没有 批评 和 处罚 茨 楞 道尔 基 。 乌 场长 却作 了 自我批评 。 说 他 自己 对 狼 太大意 了 , 太 轻敌 了 。

陈阵 听 得 毛骨悚然 。 虽然 他 完全 相信 哈 所长 的 科学 结论 , 但 此后 , 草原 狼 却 更 多 地 以 飞翔 的 精怪 形象 出现 在 他 的 睡梦中 。 他 经常 一身 虚汗 或 一身 冷汗 地 从 梦 中 惊醒 。 他 以后 再也 不敢 以 猎奇 的 眼光 来 看待 草原 上 的 传说 。 他 也 开始 理解 为什么 许多 西方 科学家 仍然 虔诚地 跪 在 教堂 里 。

这年 的 春天 来得 奇早 , 提前 了 一个多月 , 几场 暖风 一 过 , 额仑 草原 已 是 黄灿灿 的 一片 。 被雪压 了 一冬 的 秋草 全部 露 了 出来 , 有些 向阳 的 暖 坡 竟然 还 冒 出 了 稀疏 的 绿芽 。 接踵而来 的 是 持久 的 干风 暖 日 , 到 各个 牧业 队 进驻 各自 的 春季 接羔 草场 时 , 人们 要 忙 着 草原 防火 和 抗旱 保羔 了 。

梁 建中 还是 晚 了 一步 。 那些 场部 的 大 车队 基建队 的 民工 盲流 外来户 , 在 年前 看到 嘎斯迈 生产 小组 在 收购站 卖 黄羊 的 那个 热闹 阵势 , 都 红了眼 。 他们 缠 着 猎手 打听 猎场 的 地点 。 猎手 们 都 说 冻 羊全 挖光 了 。 他们 又 拿 东北 关东糖 去 套 巴 雅尔 , 小家伙 却 给 他们 指 了 一个 空 山谷 。 后来 , 这些 大多 是 东北 农区 蒙族 出身 的 外来户 , 还是 找准 了 草原 蒙族 的 致命 弱点 —— 酒 。 就 用 东北 高粱 烈酒 灌醉 了 羊倌 桑杰 , 探知 了 埋藏 冻 黄羊 的 准确 地点 。 他们 抢先一步 , 抢 在 狼群 和 梁 建中 的 前面 , 在 黄羊 刚刚 露出 雪 的 时候 , 就 在 围场 旁边 安营扎寨 , 一天 之内 就 将 所有 冻羊 , 不管 大小 好坏 , 一网打尽 。 并 连夜 用四挂 大车 全部 运到 白 音高 比 公社 收购站 。

二队 的 马倌 们 一连 几夜 , 听到 了 大 山里 饿狼 们 凄惨 愤怒 的 嗥声 , 空谷 回响 , 经久 不 绝 。 马倌 们 全都 紧张 起来 , 日夜 守 在 山里 的 马群 周围 , 不敢 离开 半步 , 把 他们 散落 于 各个 蒙古包 的 情 人们 , 憋 得 鞭 牛 打马 , 嚎歌 不已 , 幽怨 悠长 。

不久 , 场部 关于 恢复 草原 一年一度 掏狼 崽 的 传统 活动 的 通知 正式 下达 , 这年 的 奖励 要 比 往年 高出 许多 , 这是 军代表 包顺贵 特意 加上 去 的 。 据说 这年 狼崽皮 的 收购价 特别 高 。 轻柔 漂亮 , 高贵 稀罕 的 狼崽皮 , 是 做 女式 小 皮袄 的 上 等 原料 。 此时 已 成为 北方 几省 官太太 们 的 宠爱 之物 , 也 是 下级 官员 走后门 的 硬通货 。

毕利格 老人 终日 不语 , 一袋 接 一袋 地吸 旱烟 。 陈阵 偶然 听到 老人 自言自语 道 : 狼群 该 发狠 了 。


第四章 (3)

晚上 , 白毛风 横扫 草原 , 二组 的 知青 包 里 炉火 熊熊 。 陈阵合 上 《 蒙古 秘史 》 对 杨克说 : 毕利格 阿爸 说 的 那个 靠 捡 狼 食活 下来 的 人 , 叫 孛 端察儿 , 是 成吉思汗 的 八 世祖 。 成吉思汗 的 家族 是 孛 儿 只斤 家族 , 这一 家族 就 是从 孛 端察儿 这 一代 走上 历史舞台 的 。 当然 后面 几代 还 经历 了 几次 大 挫折 大 变动 。

杨克说 : 这么 说 , 要是 没有 狼 , 没有 狼 这个 军师 和 教官 , 就 真 没有 成吉思汗 和 黄金 家族 , 没有 大智大勇 的 蒙古 骑兵 了 。 那 草原 狼 对 蒙古 民族 的 影响 就 太大 了 。

陈阵 说 : 应该 说 , 对 中国 对 世界 的 影响 更大 。 自从 出 了 成吉思汗 和 他 率领 的 蒙古 骑兵 , 中国 从金 、 南宋 以后 的 历史 全部 改写 。 中亚 、 波斯 、 俄罗斯 、 印度 等 国家 的 历史 也 全部 改写 。 中国 的 火药 , 随着 蒙古 骑兵 开辟 的 横跨 欧亚 的 大通道 传到 西方 , 后来 轰破 了 西方 的 封建 城堡 , 为 资本主义 的 崛起 扫清 了 障碍 。 再 后来 火炮 又 轮回 到 东方 , 轰开 了 中国 的 大门 , 最后 轰垮 了 蒙古 骑兵 , 世界 天翻地覆 …… 可是 , 狼 在历史上 所起 的 作用 , 在 人 写 的 历史 中 被 一笔勾销 了 。 如果 请 腾格里 作史 , 它 准保 会 让 蒙古草原 狼 青史留名 。

牛倌 梁 建中 还 在 为 刚刚 拉回来 的 一车 外财 兴奋不已 , 忙 说 : 你 俩 扯 那么 远 干嘛 ? 咱们 当务之急 是 赶紧 想法子 , 把 雪 窝里 剩下 的 黄羊 都 挖出来 , 那 咱们 可 就 赚 大发 了 。 陈阵 说 : 老天爷 可 向着 狼 , 它 能 给 咱们 这 一车 羊 就 不错 了 。 这么 大 的 白毛风 起码 得 刮 上 三天三夜 , 雪 窝里 的 雪 还 不得 再 加 半米 厚 , 雪坑 一个 也 见不着 了 。 想 挖 羊 , 大海捞针 吧 。 梁 建中 走出 包 , 看 了 看天 , 回来 说 : 还 真得 刮 上 三天三夜 。 今天 要是 我 去 就 好 了 , 我 非 在 最大 的 几个 雪 坑里 插上 杆子 不可 。 杨克说 : 那 你 就 甭想 吃 到 嘎斯迈 做 的 奶豆腐 了 。 梁 建中 叹气 说 : 唉 , 只好 等 明年 开春 了 。 到时候 我 再 去 装 一车 , 然后 就 直接 拉到 白 音高 比 公社 收购站 , 你们 俩 不 说 , 谁 也 不 知道 。

剩下 的 半个 冬季 , 牧场 的 畜群 果然 没 出 什么 大事 。 额仑 的 狼群 跟着 黄 羊群 跑 远 了 , 跑 散 了 。 大白 灾 也 没有 降临 。

寂寥 的 冬季 , 陈阵 每天 放羊 或 下夜 , 但 一 有空 , 他 就 像 个 猎人 一样 到处 搜寻 草原 上 狼 的 故事 。 他 花费 时间 最多 的 是 一个 有关 “ 飞狼 ” 的 传说 。 这个 传说 在 额仑 草原 流传 最广 , 而 发生 的 时间 又 很 近 , 发生 的 地点 恰恰 又 是 在 他 所在 的 大队 。 陈阵 决定 弄清 这个 传说 , 想 弄 明白 狼 究竟 是 怎样 在 额仑 草原 上 “ 飞 ” 起来 的 。

知青 刚到 草原 就 听 牧民 说 , 草原 上 的 狼 是 腾格里 从 天上 派 下来 的 , 所以 狼会 飞 。 千百年来 , 草原 牧民 死后 , 都 将 尸体 置于 荒野 的 天葬场 , 让 狼 来 处理 , 一旦 狼 把 人 的 尸体 完全 啃 尽 ,“ 天葬 ” 就 完成 了 。 “ 天葬 ” 的 根据 就是 因为 狼会 飞 , 会 飞回 腾格里 那儿 去 , 把 人 的 灵魂 带上 腾格里 , 像 西藏 的 神鹰 一样 。 可是 当 知青 说 这 是 “ 四旧 ”, 是 迷信 的 时候 , 牧民 会 理直气壮 地 坚持 说 , 狼 就是 会飞 。 远 的 不 说 , 就 说 近 的 —— 文革 前 三年 , 一 小群 狼 就 飞进 二 大队 茨 楞 道尔 基的石 圈里 , 吃 了 十几只 羊 , 还 咬 死 二百多只 。 狼 吃饱喝足 了 , 又 飞出 了 石圈 。 那石圈 的 圈墙 有 六七尺 高 , 人 都 爬 不 过去 , 狼 不会 飞能 进去 吗 ? 那个 石圈 还 在 , 不 信 你们 可以 去 看看 。 那天 , 乌力吉 场长 领着 全场 的 头头 都 去 看 了 , 连 派出所 的 所长 哈拉 巴拉 都 去 了 。 又 是 照像 又 是 量尺寸 。 圈墙 很 高 , 狼 不 可能 跳进去 ; 圈墙 周围 又 没有 洞 , 狼 也 不是 掏洞 进去 的 。 调查 了 几天 , 谁 也 不 知道 狼 是 怎么 进去 , 又 是 怎么 出来 的 。 只有 牧民 心里 最 明白 。

这个 故事 在 陈阵 脑袋 里 储存 了 很 久 。 此时 , 对 草原 狼 越来越 着迷 的 陈阵 又 想起 这个 传说 , 于是 骑马 几十里 地 找到 了 那个 石圈 , 仔细 考察 了 一番 , 仍 是 弄不清 狼 怎么 进圈 的 。 陈阵 又 找到 了 茨 楞 道尔 基 老人 。 老人 说 , 不 知道 我 的 哪个 二流子 儿子 得罪 了 腾格里 , 害得 我 一家 到 这会儿 还 遭人 骂 。 可 老人 一个 上 过 中学 的 儿子 说 , 这件 事 全怪 牧场 的 规定 不 对 。 当时 额仑 草原 还 没有 石圈 , 场部 为了 减少 下夜 牧民 的 工分 支出 , 又 为了 保障 羊群 的 安全 , 就 先 在 接羔 草场 最早 盖起 了 几个 大石 圈 。 场部 说 , 有 了 石圈 狼 进不来 , 牧民 就 不用 下夜 了 , 每天晚上 可以 放心 睡大觉 。 那些 日子 , 我们 家一到 晚上 关紧 了 圈门 , 就 真的 不下 夜 了 。 那天 夜里 我 是 听到 狗叫 得 不对劲 , 像是 来 了 不少 狼 , 可是 场部 说 不用 下夜 就 大意 了 , 没 出去 看看 。 哪 想到 早上 一 打开 圈门 , 看到 那么 一 大片 死羊 , 全家人 都 吓傻 了 。 圈里 地上 全是 血 , 有 二 指厚 , 连圈 墙上 都 喷满 了 血 。 每 只 死 羊 脖子 上 都 有 四个 血 窟窿 , 血 都 流到 圈外 了 。 还有 好 几堆 狼 粪 …… 后来 , 场部 又 重新 规定 , 住 在 石圈 旁边 的 蒙古包 也 得出 人下夜 值班 , 还 发下 夜工 分 。 这些 年 , 接羔 草场 的 石圈 土圈 越盖 越 多 , 有人 下夜 , 就 再也 没有 狼 飞进 圈里 来 吃 羊 的 事故 了 。

陈阵 不死心 , 又 问 了 许多 牧民 , 不论 男女老少 都 说 狼会 飞 。 还 说 , 就是 狼 死 了 , 狼 的 灵魂 也 会 飞回 腾格里 那儿 去 的 。

后来 , 哈拉 巴拉 所长 被 “ 解放 ” 了 , 从旗 里 的 干部 审查 班放 了 回来 , 官复原职 。 陈阵 连忙 带上 北京 的 好 烟 上门 看望 , 这才 弄清 “ 飞狼 ” 是 怎么 “ 飞 ” 进石圈 的 。 哈 所长 内蒙 公安 学校 科班出身 , 能 说 一口 流利 的 汉语 。 他 说 , 这个 案子 早已 结案 , 可惜 , 他 的 科学 结论 在 草原

上 站不住脚 , 大多数 牧民 根本 就 不 相信 , 他们 认定 狼 是 会 飞 的 。 只有 一些 有 文化 有 经验 的 猎人 , 信服 他 的 调查 和 判断 。 哈 所长 笑 道 : 要 是从 尊重 本 民族 的 信仰 和 风俗习惯 说 , 狼 飞进 石圈 , 也 不能 说 完全 错 , 狼 至少 有 一段距离 是 在 空中 飞行 的 。

他 接着 说 : 那天 , 全场 牧民 人心惶惶 , 都 以为 腾格里 发怒 了 , 要 给 额仑 草原 降 大灾 了 。 马倌 把 马群 扔 在 山上 都 跑 回来 看 。 老人 和 女人 都 跪 在 地上 朝 腾格里 磕头 。 孩子 们 吓 得 大人 再 用劲 打 也 不敢 哭 。 乌力吉 场长 怕 影响 生产 , 也 急 了 , 给 我 下 了 死令 , 必须 两天 破案 。 我 把 全场 的 干部 组织 起来 , 让 他们 保护 现场 。 可是 现场 已经 被 破坏 。 石圈 外面 地上 的 线索 全让 羊群 和 人 踩 没 了 。 我 只好 拿 着 放大镜 一寸 一寸 地 在 墙上 找 线索 。 最后 , 总算 在 圈墙 东北角 的 外 墙上 找到 了 模模糊糊 的 两个 狼 的 血 爪印 。 这才 破 了 案 。 你 猜猜看 , 狼 是 怎么 进去 的 ?

陈阵 连连 摇头 。

哈 所长 说 : 我 判断 , 一定 是 有 一头 最大 的 狼 , 在 墙外 斜 站 起来 , 后 爪 蹬 地 , 前爪 撑墙 , 用 自个儿 的 身子 给 狼群 当 跳板 。 然后 , 其它 的 狼 , 在 几十步 以外 的 地方 , 冲上来 , 跳 上 大 狼 的 背 , 再 蹬 着 大 狼 的 肩膀 , 一 使劲 就 跳进 羊圈 了 。 要 是从 里面 看 的话 , 那 狼 就 不是 像 飞进来 的 一样 吗 ?

陈阵 愣 了 半天 说 : 额仑 的 狼 真 聪明绝顶 。 草原 上 才 刚刚 盖起 石圈 , 狼 就 想 出 了 对付 的 办法 。 草原 狼 真是 成精 了 …… 牧民 说 狼 能 飞 确实 也 没错 。 只要 狼 跳 起来 , 以后 移动 的 那段 距离 都 可以 算作 飞行 距离 。 狼 从天而降 , 掉 在 羊堆 里 , 那真得 把 羊群 吓 得 半死 。 狼群 这下 可真捞 足 了 , 在 羊圈 里 吃饱 了 也 杀 过瘾 了 。 可 就是 留在 外面 的 那条 狼够 倒霉 的 , 它 什么 也 吃 不 着 。 这条 狼 , 风格 挺高 , 还 挺 顾家 , 一定 是 条头 狼 。

哈 所长 哈哈大笑 : 不 对 不 对 , 依 我 判断 , 外面 这条 狼 也 飞进去 吃 了 够 。 你 不 知道 , 草原 的 狼群 集体 观念 特强 , 特 抱团 , 它们 不会 拉 下 它们 的 弟兄 和 家人 的 。 里面 的 狼 吃 足 了 , 就 会 再 搭 跳板 把 一条 吃饱 的 大 狼 送 出来 。 然后 再 给 饿狼 搭狼梯 , 让 它 也 进去 吃个 够 。 那外 墙上 的 两只 血 爪印 , 就是 里面 的 狼 到 外面 当 跳板 的 时候 留下 的 。 要 不 , 哪来 的 血 爪印 ? 第一条 狼当 跳板 的 时候 , 还 没有 杀羊 , 那 爪子 是 干净 的 , 没有 血 。 对 不 对 ? 你 再 想想 当时 的 阵势 , 狼 真是 把 人 给 耍 了 。 狼群 全进 了 石圈 , 大开杀戒 。 人盖 石圈 明明 是 为了 挡 狼 , 这下 倒好 , 反而 把 看 羊 狗 挡 在 外面 了 。 茨 楞 道尔 基家 的 狗 一定 把 鼻子 都 气 歪 了 。 狗 不会 也 不敢 学狼 , 跟 狼 一样 飞进 羊圈 里 去 跟 狼 掐架 。 狗 比 狼 傻 得 多 。

陈阵 说 : 我 也 比 狼 傻 多 了 。 不过 还有 一个 问题 。 狼群 怎么 能够 全部 安全 撤离 ? 我 是 说 , 最后 那条 狼 怎么办 ? 谁 给 它 当狼梯 ?

哈所 长乐 了 , 说 : 人 确实 比狼 傻 。 当时 大家 也 想不通 这个 问题 。 后来 , 乌 场长 趟 着 厚厚的 羊血 又 进 了 羊圈 , 仔细 看 了 看 才 弄 明白 。 原来 墙里 的 东北角 堆 了 一堆 死羊 , 至少 有 六七只 。 大家 判断 , 最后 一条 狼 一定 是 一条 最有 本事 , 也 最 有劲 的 头 狼 。 它 硬是 独个儿 叼 来 死 羊 , 再 靠墙 把 死 羊摞 起来 , 当 跳板 , 再 跳 飞出去 。 也 有人 说 一条 狼 干不了 这个 重活 , 一定 是 最后 几条 狼 合伙 干 的 。 然后 , 再 一个 一个 地飞 出来 。 后来 , 乌 场长 把 各队 的 队长 组长 都 请来 , 在 现场 向 大家 分析 和 演示 了 狼群 是 怎样 跳进去 , 又 是 怎样 跳 出来 的 , 牧场 这才 慢慢 平静下来 。 场部 也 没有 批评 和 处罚 茨 楞 道尔 基 。 乌 场长 却作 了 自我批评 。 说 他 自己 对 狼 太大意 了 , 太 轻敌 了 。

陈阵 听 得 毛骨悚然 。 虽然 他 完全 相信 哈 所长 的 科学 结论 , 但 此后 , 草原 狼 却 更 多 地 以 飞翔 的 精怪 形象 出现 在 他 的 睡梦中 。 他 经常 一身 虚汗 或 一身 冷汗 地 从 梦 中 惊醒 。 他 以后 再也 不敢 以 猎奇 的 眼光 来 看待 草原 上 的 传说 。 他 也 开始 理解 为什么 许多 西方 科学家 仍然 虔诚地 跪 在 教堂 里 。

这年 的 春天 来得 奇早 , 提前 了 一个多月 , 几场 暖风 一 过 , 额仑 草原 已 是 黄灿灿 的 一片 。 被雪压 了 一冬 的 秋草 全部 露 了 出来 , 有些 向阳 的 暖 坡 竟然 还 冒 出 了 稀疏 的 绿芽 。 接踵而来 的 是 持久 的 干风 暖 日 , 到 各个 牧业 队 进驻 各自 的 春季 接羔 草场 时 , 人们 要 忙 着 草原 防火 和 抗旱 保羔 了 。

梁 建中 还是 晚 了 一步 。 那些 场部 的 大 车队 基建队 的 民工 盲流 外来户 , 在 年前 看到 嘎斯迈 生产 小组 在 收购站 卖 黄羊 的 那个 热闹 阵势 , 都 红了眼 。 他们 缠 着 猎手 打听 猎场 的 地点 。 猎手 们 都 说 冻 羊全 挖光 了 。 他们 又 拿 东北 关东糖 去 套 巴 雅尔 , 小家伙 却 给 他们 指 了 一个 空 山谷 。 后来 , 这些 大多 是 东北 农区 蒙族 出身 的 外来户 , 还是 找准 了 草原 蒙族 的 致命 弱点 —— 酒 。 就 用 东北 高粱 烈酒 灌醉 了 羊倌 桑杰 , 探知 了 埋藏 冻 黄羊 的 准确 地点 。 他们 抢先一步 , 抢 在 狼群 和 梁 建中 的 前面 , 在 黄羊 刚刚 露出 雪 的 时候 , 就 在 围场 旁边 安营扎寨 , 一天 之内 就 将 所有 冻羊 , 不管 大小 好坏 , 一网打尽 。 并 连夜 用四挂 大车 全部 运到 白 音高 比 公社 收购站 。

二队 的 马倌 们 一连 几夜 , 听到 了 大 山里 饿狼 们 凄惨 愤怒 的 嗥声 , 空谷 回响 , 经久 不 绝 。 马倌 们 全都 紧张 起来 , 日夜 守 在 山里 的 马群 周围 , 不敢 离开 半步 , 把 他们 散落 于 各个 蒙古包 的 情 人们 , 憋 得 鞭 牛 打马 , 嚎歌 不已 , 幽怨 悠长 。

不久 , 场部 关于 恢复 草原 一年一度 掏狼 崽 的 传统 活动 的 通知 正式 下达 , 这年 的 奖励 要 比 往年 高出 许多 , 这是 军代表 包顺贵 特意 加上 去 的 。 据说 这年 狼崽皮 的 收购价 特别 高 。 轻柔 漂亮 , 高贵 稀罕 的 狼崽皮 , 是 做 女式 小 皮袄 的 上 等 原料 。 此时 已 成为 北方 几省 官太太 们 的 宠爱 之物 , 也 是 下级 官员 走后门 的 硬通货 。

毕利格 老人 终日 不语 , 一袋 接 一袋 地吸 旱烟 。 陈阵 偶然 听到 老人 自言自语 道 : 狼群 该 发狠 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