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十章 (2) / 第十一章 (1)

第十章 (2) / 第十一章 (1)

一行 四人 , 带 了 工具 武器 和 一整天 的 食物 还有 两条 狗 , 向 黑 石山 方向 跑 去 。 这年 的 春季 寒流 , 来势 如 雪崩 , 去 时 如 抽丝 。 四五天 过去 , 阳光 还是 攻不破 厚厚的 云层 , 阴暗 的 草原 也 使 牧民 的 脸上 渐渐 褪去 了 紫色 , 变得 红润 起来 , 而雪下 的 草芽 却 慢慢 变黄 , 像 被子 里 捂 出来 的 韭黄 一样 , 一点 叶绿素 也 没有 , 连羊 都 不 爱 吃 。 道尔 基看 了 看破 絮 似的 云层 , 满脸 喜色 地说 : 天冻 了 这 老些 天 , 狼 肚里 没食 了 。 昨儿 夜里 营盘 的 狗 都 叫 得 厉害 , 大 狼群 八成 已经 过来 了 。

四人 顺着 前一天 两人 留下 的 马蹄 印 急行 了 两个 多 小时 , 来到 荆棘丛生 的 山沟 。 狼 洞口 中间 的 那 把 铁锹 还 戳 在 那里 , 洞口 平台 上 有 几个 大狼 的 新鲜 爪印 , 但是 洞口 封土 和 封石 一点 也 没有 动 , 看来 母狼 到 洞口 看到 了 铁锹 就 吓跑 了 。 两条 狗 一到 洞边 立即 紧张 兴奋 起来 , 低头 到处 闻 到处 找 , 二郎 更是 焦躁 , 眼里 冲满 了 报复 的 欲火 。 陈阵 伸长 手 , 指 了 指 附近 山坡 , 喊 了 两声 “ 啾 啾 ”。 两条 狗 立刻 分 兵 两路 , 各自 嗅 着 狼 足印 搜索 去 了 。 四人 又 走 到 狼 洞 的 另 一个 出口 , 洞口 旁边 也 有 新鲜 的 狼 爪印 , 堵洞 的 土石 也 是 原封不动 。 道尔 基让 他们 三人 再 分头去 找 其他 的 出口 , 四人 还 没 转上 两圈 , 就 听到 北边 坡后 传来 二郎 和 黄黄的 吼叫声 。 四人 再也 顾不上 找洞 , 陈阵 连忙 拔出 铁锹 , 一起 朝 北坡 跑 去 。

一 过 坡顶 , 四人 就 看到 两条 狗 在 坡 下 的 平地上 狂叫 , 二郎 一边 叫 一边 刨土 , 黄黄 也 撅 着 屁股 帮 二郎 刨土 , 刨 得 碎土 四溅 。 道尔 基 大叫 : 找 着 狼 崽 了 ! 四人 兴奋 得 不顾 乱石 绊蹄 , 从 坡顶 一路 冲 到 两条 狗 的 跟前 。 四人 滚 鞍 下马 , 两条 狗见 主人 来 了 也 不让 开身 , 仍然 拼命 刨土 , 二郎 还 不时 把 大 嘴 伸进 洞里 , 恨不得 把 里面 的 东西 叼 出来 。 陈阵 走 到 二郎 旁边 , 抱住 它 的 后身 把 它 从 洞口 拔出 。 但是 眼前 的 场景 使 他 差点 泄 了 气 : 平平的 地面 上 , 只有 一个 直径 30 厘米 左右 的 小洞 , 和 他 以前 见 的 大狼洞 差得 太远 了 。 洞口 也 没有 平台 , 只有 一长 溜 碎土 , 松松散散 盖 在 残雪 上 , 两条 狗 已经 将 这 堆土 踩得 稀烂 。

梁 建中 一看 就 撇嘴 说 : 这 哪 是 狼 洞 啊 , 顶多 是 个 兔子 洞 , 要 不 就是 獭 子 洞 。

道尔 基 不慌不忙 地说 : 你 看 , 这个 洞 是 新洞 , 土全 是 刚 挖出来 的 , 准是 母狼 把 小 狼 搬 到 这个 洞来 了 。

陈阵 表示 怀疑 : 狼 的 新 洞 也 不会 这么 小 吧 , 大狼 怎么 钻 得 进去 ?

道尔 基说 : 这是 临时 用 的 洞 , 母狼 身子 细 , 能 钻进去 , 它 先 把 狼崽放 一放 , 过 几天 它 还

会 在 别的 地方 , 给 小 狼 崽 挖 一个 大洞 的 。

杨克挥 着 铁锹 说 : 管 他 是 狼 还是 兔子 , 今天 只要 抓 着 一个 活物 , 咱们 就算 没白来 。 你们 躲开 点 , 我来 挖 。

道尔 基 马上 拦住 他 说 : 让 我 先 看看 这个 洞 有多深 , 有没有 东西 。 说完 就 拿 起 套马 杆调 了 一个头 , 用 杆子 的 粗头 往 洞里 慢慢 捅 , 捅进 一米 多 道尔 基就乐 了 , 抬头 冲 陈阵 说 : 嗨 , 有 东西 , 软软 的 , 你 来 试试 。 陈阵 接过 杆子 也 慢慢 捅 , 果然 手上 感到 套马 杆 捅 到 了 软软 有 弹性 的 东西 。 陈阵 乐得 合不上 嘴 : 有 东西 , 有 东西 , 要是 狼 崽 就 好 了 。 杨克和梁 建中 也 接着 试 , 异口同声 说 里面 肯定 有 活物 。 但是 谁 也 不敢相信 那 活物 就是 小狼 崽 。

道尔 基把 杆子 轻轻地 捅 到头 , 在 洞口 握住 了 杆子 , 然后 把 杆子 慢慢 抽出来 , 放在 地上 , 顺着 洞道 的 方向 , 量 出 了 准确 的 位置 , 然后 站 起身 , 用 脚尖 在 量 好 的 地方 点 了 一下 , 肯定 地说 : 就 在 这儿 挖 , 小心 点儿 , 别伤 了 狼 崽 。

陈阵 抢 过 杨克 手中 的 铁锹 , 问 : 能 有多深 ?

道尔 基用 两只手 比 了 一下 说 : 一两尺 吧 。 一窝 狼 崽 的 热气 能 把 冻土 化软 , 可别 太 使劲儿 。

陈阵用 铁锹 清了清 残雪 , 又 把 铁锹 戳 到 地上 , 一脚 轻轻 踩下 , 缓缓 加力 , 地面 上 的 土 突然 哗啦 一下 塌陷 下去 。 两条 狗 不约而同 冲向 塌方 口 , 狂吼 猛 叫 。 陈阵 感到 热血 冲头 , 一阵阵 地发 懵 , 他 觉得 这比 一锹 挖出 一个 西汉 王墓 更 让 他 激动 、 更 有 成就感 。 碎土 砂砾 中 , 一窝长 着 灰色 茸毛 和 黑色 狼毫 的 小 狼 崽 , 忽然 显露出来 。 狼 崽 ! 狼 崽 ! 三个 北京 知青 停 了 几秒钟 以后 , 都 狂喊 了 起来 。 陈阵 和 杨克 都 傻 呆呆地 愣 在 那里 , 几天几夜 的 恐惧 紧张 危险 劳累 的 工程 , 原以为 最后 一战 定 是 一场 苦战 恶战 血战 , 或是 一场 长时间 的 疲劳 消耗战 , 可 万万 没有 想到 , 最后 一战 竟然 是 一锹 解决 战斗 。 两人 简直 不敢相信 眼前 的 这堆 小 动物 就是 小狼 崽 。 那些 神出鬼没 、 精通 兵法 诡道 、 称霸 草原 的 蒙古 狼 , 竟然 让 这 几个 北京 学生 端 了 窝 , 这一 结局 让 他们 欣喜若狂 。 杨克说 : 我 怎么 觉着 像 在 做梦 , 这窝 狼崽真 让 咱们 给 蒙 着 了 。 梁 建中 坏 笑 道 : 没想到 你们 两个 北京 瞎 猫 , 居然 碰到 了 蒙古 活狼 崽 。 我 攒 了 几天 的 武艺 功夫 全白 瞎 了 , 今天 我本 打算 大打出手 的 呢 。

陈阵 蹲下 身子 , 把 盖 在 狼崽身 的 一些 土块 碎石 小心 地 捡 出来 , 仔细 数 了 数 这 窝 狼 崽 , 一共 七只 。 小狼崽比 巴掌 稍大 一点 , 黑黑的 小 脑袋 一个 紧 挨着 一个 , 七只 小狼 崽 缩成一团 , 一动不动 。 但 每 只 狼 崽 都 睁 着 眼睛 , 眼珠 上 还 蒙着 一层 薄薄的 灰膜 , 蓝汪汪 的 , 充满 水分 , 瞳孔 处 已 见 黑色 。 他 在 心里 默默 对 狼 崽 说 : 我 找 了 你们 多久 呵 , 你们 终于 出现 了 。

道尔 基说 : 这窝 小狼生 出来 有 二十 来天 , 眼睛 快 睁开 了 。

陈阵 问 : 狼 崽 是不是 睡着 了 , 怎么 一动 也 不动 ?

道尔 基说 : 狼 这 东西 从小 就 鬼精 鬼精 的 , 刚才 又 是 狗叫 又 是 人 喊 , 狼 崽 早就 吓醒 了 。 它们 一动不动 是 在 装死 , 不信 你 抓 一只 看看 。

陈阵 生平 第一次 用手 抓活 狼 , 有点 犹豫 , 不敢 直接 抓 狼 崽 的 身子 , 只用 姆指 和 食指 小心 地 捏住 一只 狼 崽 的 圆直 的 耳朵 , 把 它 从 坑里 拎 出来 。 小狼 崽 还是 一动不动 , 四条 小腿 乖乖 地 垂 着 , 没有 一点 张牙舞爪 拼命 反抗 的 举动 , 它 一点 也 不 像 狼 崽 倒像 是 一只 死 猫 崽 。 小狼 崽 被 拎 到 三人 的 面前 , 陈阵 看惯 了 小 狗崽 , 再 这么 近地 看小狼 崽 , 立即 真切 地 感到 了 野狼 与 家 狗 的 区别 。 小 狗崽 生 下来 皮毛 就 长得 整齐 光滑 , 给 人 的 第一印象 就 非常 可爱 ; 而 小 狼崽则 完全 不同 , 它 是 个 野物 , 虽然 贴身 长着 细密 柔软 干松 的 烟灰色 绒毛 , 但是 在 绒毛 里 又 稀疏地 冒 出 一些 又 长 又 硬 又 黑 的 狼毫 , 绒短 毫长 , 参差不齐 , 一身 野气 , 像 一个 大 毛栗子 , 拿 着 也 扎手 。 狼 崽 的 脑袋 又 黑又亮 , 像是 被 沥青 浇过 一样 。 它 的 眼睛 还 没 完全 睁开 , 可是 它 的 细细的 狼牙 却 已 长出 , 龇 出唇 外 , 露出 凶相 。 从 土里 挖出来 的 狼 崽 , 全身上下 散发 着 土腥味 和 狼 臊气 , 与 干净 可爱 的 小 狗崽 简直 无法 相比 。 但 在 陈阵 看来 , 它 却是 蒙古草原 上 最高 贵 最 珍稀 最 美丽 的 小 生命 。

陈阵 一直 拎 着 小 狼崽不放 , 狼 崽 仍 在 装死 , 没有 丝毫 反抗 , 没有 一 息 声音 。 可是 他 摸摸 狼 崽 的 前胸 , 里面 的 心脏 却 怦怦 急 跳 , 快得 吓人 。 道尔 基说 : 你 把 它 放到 地上 看看 。 陈阵 刚 把 小 狼 崽 放到 地上 , 小狼 崽 突然 就活 了 过来 , 拼命 地往 人少 狗 少 的 地方 爬 , 那 速度快 得 像 上 紧 了 发条 的 玩具 汽车 。 黄黄 三步 两步 就 追上 了 它 , 刚 要 下口 , 被 三人 大声 喝 住 。 陈阵 急忙 跑 过去 把 小 狼 崽 抓住 , 装进 帆布 书包 里 。 黄黄 非常 不满 地瞪着 陈阵 , 看样子 它 很 想 亲口 咬 死 几只 狼 崽 , 才能 解它 心头 之恨 。 陈阵 发现 二郎 却 冲着 小狼 崽 发愣 , 还 轻轻地 摇尾巴 。

陈阵 打开 书包 , 三个 知青 立刻 兴奋 得 像是 三个 顽童 , 到 京城 郊外 掏 了 一窝 鸟蛋 , 几个 人 你 一只 我 一只 , 抢 着 拎 小 狼 崽 的 耳朵 , 一眨眼 的 工夫 就 把 洞里 的 小 狼 崽 全部 拎 到 帆布包 里 。 陈阵 把 书包 扣好 , 挂 在 马鞍 上 , 准备 回撤 。 道尔 基看 了 看 四周 说 : 母狼 一定 就 在 不远 的 地方 , 咱们 往回 走 , 要 绕个 大圈 , 要 不 母狼 会 跟 到 营盘 去 的 。 三人 好像 突然 意识 到 危险 , 这才 想起 书包 里装 的 不是 鸟蛋 , 而是 让 汉人 闻之色 变 的 狼 !

(第十一章) 三人 匆匆 跨 上马 , 跟着 道尔 基向 西穿 苇地 , 再 向 南绕 碱滩 , 专走 难留 马蹄 足迹 的 地方 往家 急行 。 一路上 , 三个 北京 学生 都 有些 紧张 , 不仅 没有 胜利 的 感觉 , 相反 还有 作贼 于 豪门 的 心虚 。 生怕 事后 发了 疯 的 失主 率兵 追踪 , 跟 他们 玩命 。

但 陈阵 想到 了 被 母狼 叼 走 的 羊羔 , 心里 稍稍 感到 一点 平衡 , 他 这个 羊倌 总算 替 被 杀 的 羊羔 报 了 仇 。 掏一窝 狼 就 等于 保 一群 羊 , 如果 他们 没有 发现 并 掏到 这 七只 狼 崽 , 那么 它们 和 它们 的 后代 日后 还 不 知道 要 祸害 多少 牲畜 。 掏 狼窝 绝对 是 蒙古草原 人 与 草原 狼 进行 生存 战争 的 有效 战法 , 掏一窝 狼 崽 , 就 等于 消灭 一 小群 狼 , 掏到 这 七只 狼 崽 虽然 很难 , 但 还是 要 比 打 七条 大狼 容易 了 许多 。 可是 为什么 蒙古人 早已 发明 了 这 一 快捷 有效 的 灭 狼 战法 , 却 仍然 没有 减缓 狼灾 呢 ? 陈阵 向 道尔 基 提出 了 这个 疑问 。

道尔 基说 : 狼太精 了 , 它 下 狼崽会 挑 时候 。 都 说 狼 和 狗 一 万年前 是 一家 , 实际上 狼 比 狗贼 得 不能 比 。 狗 每年 在 春节 刚过 半个 月 就 下 崽 , 可狼下 崽 , 偏偏 挑 在 开春 , 那时 雪 刚刚 化完 , 羊群 刚刚开始 下羔 。 春天 接羔 是 蒙古人 一年 最忙 最累 最 打紧 的 时候 , 一群 羊 分成 两群 , 全部 劳力 都 上 了 羊群 。 人累 得 连饭 都 不想 吃 , 哪 还有 力气 去 掏 狼 。 等 接完 羔 , 人 闲下来 了 , 可狼 崽 已经 长大 , 不住 在 狼 洞里 了 。 狼 平时 不住 狼洞 , 只有 在 母狼 下 崽 的 时候 才 用 狼 洞 。 小狼 差不多 一 满月 就 睁开眼 , 再 过 一个多月 就 能 跟 狼 妈 到处 乱跑 。 这时候 再 去 掏 狼 , 狼洞 早就 空 了 。 要是 狼 在 夏天 秋天 冬天 下 崽 , 那 时候 人有 闲工夫 , 大家 都 去 掏 狼 崽 , 那 狼 早就 让 人 给 打 完 了 。 狼 在 开春 下 崽 还有 个 好处 , 母狼 可以 偷 羊羔 , 喂 狼崽教 狼 崽 。 嫩 羔肉 可是 狼 崽 的 好 食 , 只要 有 羊羔肉 , 母狼 就 不怕 奶 不够 , 就是 下 了 十几只 狼 崽 也 能 养活 ……

杨克一 拍 马鞍 说道 : 狼 啊 , 狼 , 我 真服了 你 了 , 下 崽 还要 挑 时候 。 可不 嘛 , 春天 接羔 太累 , 我 跟着 那些 下羔 的 羊群 , 天天 背着 运羔 的 大 毡袋 , 一次 装 四五只 , 一天 来回 跑 十几趟 , 人 都 累 趴蛋 了 。 要不是 咱们 第一次 掏狼 , 图个 新鲜 , 谁 能费 这么 大 牛劲 ! 以后 我 可 再也 不去 掏 狼窝 了 。 今儿 我 回去 就 得 睡觉 。

杨克 连连 打哈欠 。 陈阵 也 突然 感到 困得 不行 , 也 想 回包 倒头 就 睡 。 但是 狼 的 话题 又 使 他 舍不得 丢掉 , 他强 打起精神 问 下去 : 那 , 这儿 的 老 牧民 为什么 都 不 太 愿意 掏狼 崽 ?

道尔 基说 : 本地 的 牧民 都 信 喇嘛教 , 从前 差不多 家家 都 得出 一个 人去 当 喇嘛 。 喇嘛 行善 , 不让 乱 杀生 , 多 杀 狼 崽 也 会 损寿 。 我 不信 喇嘛 , 不怕 损寿 。 我们 东北 蒙族 , 人死 了 也 不 喂 狼 , 就是 狼 打光 了 , 我 也 不怕 。 我们 东北 蒙族 学会 种地 以后 , 就 跟 你们 汉人 一样 了 , 也 相信 入土为安 。

离 被 掏 的 狼 洞 越来越 远 , 但 陈阵 总 感到 背后 有 一种 像 幽灵 一样 的 阴风 跟 随着 他 , 弄 得 他 一路上 心神不宁 , 隐隐 感觉 到 灵魂深处 传来 的 恐惧 和 不安 。 在 大都市 长大 、 以前 与 狼 毫无关系 的 他 , 竟然 决定 了 七条 蒙古 狼 的 命运 。 这窝 狼 崽 的 妈 , 太 凶猛 狡猾 了 , 这窝 狼 崽 没准 就是 那条 狼王 的 后代 , 或者 是 一窝 蒙古草原 狼 的 优良 纯种 。 如果 不是 他 锲而不舍 的 痴迷 , 这 七条 狼 崽 肯定 能够 躲过 这一劫 , 健康 长大 , 日后 成为 叱吒 草原 的 勇士 。 然而 由于 他 的 到来 , 狼 崽 的 命运 彻底改变 了 , 他 从此 与 整个 草原 狼群 结下 了 不解之缘 , 也 因此 结下 了 不解之仇 。 整个 额仑 草原 的 狼 家族 , 会 在 那条 聪慧 顽强 的 母狼 带领 下 , 在 草原 深夜 的 黑暗 里 来 向 他 追魂 索债 , 并 不断 来 咬噬 他 的 灵魂 。 他 开始 意识 到 自己 可能 犯 了 一个 大错 。


第十章 (2) / 第十一章 (1)

一行 四人 , 带 了 工具 武器 和 一整天 的 食物 还有 两条 狗 , 向 黑 石山 方向 跑 去 。 这年 的 春季 寒流 , 来势 如 雪崩 , 去 时 如 抽丝 。 四五天 过去 , 阳光 还是 攻不破 厚厚的 云层 , 阴暗 的 草原 也 使 牧民 的 脸上 渐渐 褪去 了 紫色 , 变得 红润 起来 , 而雪下 的 草芽 却 慢慢 变黄 , 像 被子 里 捂 出来 的 韭黄 一样 , 一点 叶绿素 也 没有 , 连羊 都 不 爱 吃 。 道尔 基看 了 看破 絮 似的 云层 , 满脸 喜色 地说 : 天冻 了 这 老些 天 , 狼 肚里 没食 了 。 昨儿 夜里 营盘 的 狗 都 叫 得 厉害 , 大 狼群 八成 已经 过来 了 。

四人 顺着 前一天 两人 留下 的 马蹄 印 急行 了 两个 多 小时 , 来到 荆棘丛生 的 山沟 。 狼 洞口 中间 的 那 把 铁锹 还 戳 在 那里 , 洞口 平台 上 有 几个 大狼 的 新鲜 爪印 , 但是 洞口 封土 和 封石 一点 也 没有 动 , 看来 母狼 到 洞口 看到 了 铁锹 就 吓跑 了 。 两条 狗 一到 洞边 立即 紧张 兴奋 起来 , 低头 到处 闻 到处 找 , 二郎 更是 焦躁 , 眼里 冲满 了 报复 的 欲火 。 陈阵 伸长 手 , 指 了 指 附近 山坡 , 喊 了 两声 “ 啾 啾 ”。 两条 狗 立刻 分 兵 两路 , 各自 嗅 着 狼 足印 搜索 去 了 。 四人 又 走 到 狼 洞 的 另 一个 出口 , 洞口 旁边 也 有 新鲜 的 狼 爪印 , 堵洞 的 土石 也 是 原封不动 。 道尔 基让 他们 三人 再 分头去 找 其他 的 出口 , 四人 还 没 转上 两圈 , 就 听到 北边 坡后 传来 二郎 和 黄黄的 吼叫声 。 四人 再也 顾不上 找洞 , 陈阵 连忙 拔出 铁锹 , 一起 朝 北坡 跑 去 。

一 过 坡顶 , 四人 就 看到 两条 狗 在 坡 下 的 平地上 狂叫 , 二郎 一边 叫 一边 刨土 , 黄黄 也 撅 着 屁股 帮 二郎 刨土 , 刨 得 碎土 四溅 。 道尔 基 大叫 : 找 着 狼 崽 了 ! 四人 兴奋 得 不顾 乱石 绊蹄 , 从 坡顶 一路 冲 到 两条 狗 的 跟前 。 四人 滚 鞍 下马 , 两条 狗见 主人 来 了 也 不让 开身 , 仍然 拼命 刨土 , 二郎 还 不时 把 大 嘴 伸进 洞里 , 恨不得 把 里面 的 东西 叼 出来 。 陈阵 走 到 二郎 旁边 , 抱住 它 的 后身 把 它 从 洞口 拔出 。 但是 眼前 的 场景 使 他 差点 泄 了 气 : 平平的 地面 上 , 只有 一个 直径 30 厘米 左右 的 小洞 , 和 他 以前 见 的 大狼洞 差得 太远 了 。 洞口 也 没有 平台 , 只有 一长 溜 碎土 , 松松散散 盖 在 残雪 上 , 两条 狗 已经 将 这 堆土 踩得 稀烂 。

梁 建中 一看 就 撇嘴 说 : 这 哪 是 狼 洞 啊 , 顶多 是 个 兔子 洞 , 要 不 就是 獭 子 洞 。

道尔 基 不慌不忙 地说 : 你 看 , 这个 洞 是 新洞 , 土全 是 刚 挖出来 的 , 准是 母狼 把 小 狼 搬 到 这个 洞来 了 。

陈阵 表示 怀疑 : 狼 的 新 洞 也 不会 这么 小 吧 , 大狼 怎么 钻 得 进去 ?

道尔 基说 : 这是 临时 用 的 洞 , 母狼 身子 细 , 能 钻进去 , 它 先 把 狼崽放 一放 , 过 几天 它 还

会 在 别的 地方 , 给 小 狼 崽 挖 一个 大洞 的 。

杨克挥 着 铁锹 说 : 管 他 是 狼 还是 兔子 , 今天 只要 抓 着 一个 活物 , 咱们 就算 没白来 。 你们 躲开 点 , 我来 挖 。

道尔 基 马上 拦住 他 说 : 让 我 先 看看 这个 洞 有多深 , 有没有 东西 。 说完 就 拿 起 套马 杆调 了 一个头 , 用 杆子 的 粗头 往 洞里 慢慢 捅 , 捅进 一米 多 道尔 基就乐 了 , 抬头 冲 陈阵 说 : 嗨 , 有 东西 , 软软 的 , 你 来 试试 。 陈阵 接过 杆子 也 慢慢 捅 , 果然 手上 感到 套马 杆 捅 到 了 软软 有 弹性 的 东西 。 陈阵 乐得 合不上 嘴 : 有 东西 , 有 东西 , 要是 狼 崽 就 好 了 。 杨克和梁 建中 也 接着 试 , 异口同声 说 里面 肯定 有 活物 。 但是 谁 也 不敢相信 那 活物 就是 小狼 崽 。

道尔 基把 杆子 轻轻地 捅 到头 , 在 洞口 握住 了 杆子 , 然后 把 杆子 慢慢 抽出来 , 放在 地上 , 顺着 洞道 的 方向 , 量 出 了 准确 的 位置 , 然后 站 起身 , 用 脚尖 在 量 好 的 地方 点 了 一下 , 肯定 地说 : 就 在 这儿 挖 , 小心 点儿 , 别伤 了 狼 崽 。

陈阵 抢 过 杨克 手中 的 铁锹 , 问 : 能 有多深 ?

道尔 基用 两只手 比 了 一下 说 : 一两尺 吧 。 一窝 狼 崽 的 热气 能 把 冻土 化软 , 可别 太 使劲儿 。

陈阵用 铁锹 清了清 残雪 , 又 把 铁锹 戳 到 地上 , 一脚 轻轻 踩下 , 缓缓 加力 , 地面 上 的 土 突然 哗啦 一下 塌陷 下去 。 两条 狗 不约而同 冲向 塌方 口 , 狂吼 猛 叫 。 陈阵 感到 热血 冲头 , 一阵阵 地发 懵 , 他 觉得 这比 一锹 挖出 一个 西汉 王墓 更 让 他 激动 、 更 有 成就感 。 碎土 砂砾 中 , 一窝长 着 灰色 茸毛 和 黑色 狼毫 的 小 狼 崽 , 忽然 显露出来 。 狼 崽 ! 狼 崽 ! 三个 北京 知青 停 了 几秒钟 以后 , 都 狂喊 了 起来 。 陈阵 和 杨克 都 傻 呆呆地 愣 在 那里 , 几天几夜 的 恐惧 紧张 危险 劳累 的 工程 , 原以为 最后 一战 定 是 一场 苦战 恶战 血战 , 或是 一场 长时间 的 疲劳 消耗战 , 可 万万 没有 想到 , 最后 一战 竟然 是 一锹 解决 战斗 。 两人 简直 不敢相信 眼前 的 这堆 小 动物 就是 小狼 崽 。 那些 神出鬼没 、 精通 兵法 诡道 、 称霸 草原 的 蒙古 狼 , 竟然 让 这 几个 北京 学生 端 了 窝 , 这一 结局 让 他们 欣喜若狂 。 杨克说 : 我 怎么 觉着 像 在 做梦 , 这窝 狼崽真 让 咱们 给 蒙 着 了 。 梁 建中 坏 笑 道 : 没想到 你们 两个 北京 瞎 猫 , 居然 碰到 了 蒙古 活狼 崽 。 我 攒 了 几天 的 武艺 功夫 全白 瞎 了 , 今天 我本 打算 大打出手 的 呢 。

陈阵 蹲下 身子 , 把 盖 在 狼崽身 的 一些 土块 碎石 小心 地 捡 出来 , 仔细 数 了 数 这 窝 狼 崽 , 一共 七只 。 小狼崽比 巴掌 稍大 一点 , 黑黑的 小 脑袋 一个 紧 挨着 一个 , 七只 小狼 崽 缩成一团 , 一动不动 。 但 每 只 狼 崽 都 睁 着 眼睛 , 眼珠 上 还 蒙着 一层 薄薄的 灰膜 , 蓝汪汪 的 , 充满 水分 , 瞳孔 处 已 见 黑色 。 他 在 心里 默默 对 狼 崽 说 : 我 找 了 你们 多久 呵 , 你们 终于 出现 了 。

道尔 基说 : 这窝 小狼生 出来 有 二十 来天 , 眼睛 快 睁开 了 。

陈阵 问 : 狼 崽 是不是 睡着 了 , 怎么 一动 也 不动 ?

道尔 基说 : 狼 这 东西 从小 就 鬼精 鬼精 的 , 刚才 又 是 狗叫 又 是 人 喊 , 狼 崽 早就 吓醒 了 。 它们 一动不动 是 在 装死 , 不信 你 抓 一只 看看 。

陈阵 生平 第一次 用手 抓活 狼 , 有点 犹豫 , 不敢 直接 抓 狼 崽 的 身子 , 只用 姆指 和 食指 小心 地 捏住 一只 狼 崽 的 圆直 的 耳朵 , 把 它 从 坑里 拎 出来 。 小狼 崽 还是 一动不动 , 四条 小腿 乖乖 地 垂 着 , 没有 一点 张牙舞爪 拼命 反抗 的 举动 , 它 一点 也 不 像 狼 崽 倒像 是 一只 死 猫 崽 。 小狼 崽 被 拎 到 三人 的 面前 , 陈阵 看惯 了 小 狗崽 , 再 这么 近地 看小狼 崽 , 立即 真切 地 感到 了 野狼 与 家 狗 的 区别 。 小 狗崽 生 下来 皮毛 就 长得 整齐 光滑 , 给 人 的 第一印象 就 非常 可爱 ; 而 小 狼崽则 完全 不同 , 它 是 个 野物 , 虽然 贴身 长着 细密 柔软 干松 的 烟灰色 绒毛 , 但是 在 绒毛 里 又 稀疏地 冒 出 一些 又 长 又 硬 又 黑 的 狼毫 , 绒短 毫长 , 参差不齐 , 一身 野气 , 像 一个 大 毛栗子 , 拿 着 也 扎手 。 狼 崽 的 脑袋 又 黑又亮 , 像是 被 沥青 浇过 一样 。 它 的 眼睛 还 没 完全 睁开 , 可是 它 的 细细的 狼牙 却 已 长出 , 龇 出唇 外 , 露出 凶相 。 从 土里 挖出来 的 狼 崽 , 全身上下 散发 着 土腥味 和 狼 臊气 , 与 干净 可爱 的 小 狗崽 简直 无法 相比 。 但 在 陈阵 看来 , 它 却是 蒙古草原 上 最高 贵 最 珍稀 最 美丽 的 小 生命 。

陈阵 一直 拎 着 小 狼崽不放 , 狼 崽 仍 在 装死 , 没有 丝毫 反抗 , 没有 一 息 声音 。 可是 他 摸摸 狼 崽 的 前胸 , 里面 的 心脏 却 怦怦 急 跳 , 快得 吓人 。 道尔 基说 : 你 把 它 放到 地上 看看 。 陈阵 刚 把 小 狼 崽 放到 地上 , 小狼 崽 突然 就活 了 过来 , 拼命 地往 人少 狗 少 的 地方 爬 , 那 速度快 得 像 上 紧 了 发条 的 玩具 汽车 。 黄黄 三步 两步 就 追上 了 它 , 刚 要 下口 , 被 三人 大声 喝 住 。 陈阵 急忙 跑 过去 把 小 狼 崽 抓住 , 装进 帆布 书包 里 。 黄黄 非常 不满 地瞪着 陈阵 , 看样子 它 很 想 亲口 咬 死 几只 狼 崽 , 才能 解它 心头 之恨 。 陈阵 发现 二郎 却 冲着 小狼 崽 发愣 , 还 轻轻地 摇尾巴 。

陈阵 打开 书包 , 三个 知青 立刻 兴奋 得 像是 三个 顽童 , 到 京城 郊外 掏 了 一窝 鸟蛋 , 几个 人 你 一只 我 一只 , 抢 着 拎 小 狼 崽 的 耳朵 , 一眨眼 的 工夫 就 把 洞里 的 小 狼 崽 全部 拎 到 帆布包 里 。 陈阵 把 书包 扣好 , 挂 在 马鞍 上 , 准备 回撤 。 道尔 基看 了 看 四周 说 : 母狼 一定 就 在 不远 的 地方 , 咱们 往回 走 , 要 绕个 大圈 , 要 不 母狼 会 跟 到 营盘 去 的 。 三人 好像 突然 意识 到 危险 , 这才 想起 书包 里装 的 不是 鸟蛋 , 而是 让 汉人 闻之色 变 的 狼 !

(第十一章) 三人 匆匆 跨 上马 , 跟着 道尔 基向 西穿 苇地 , 再 向 南绕 碱滩 , 专走 难留 马蹄 足迹 的 地方 往家 急行 。 一路上 , 三个 北京 学生 都 有些 紧张 , 不仅 没有 胜利 的 感觉 , 相反 还有 作贼 于 豪门 的 心虚 。 生怕 事后 发了 疯 的 失主 率兵 追踪 , 跟 他们 玩命 。

但 陈阵 想到 了 被 母狼 叼 走 的 羊羔 , 心里 稍稍 感到 一点 平衡 , 他 这个 羊倌 总算 替 被 杀 的 羊羔 报 了 仇 。 掏一窝 狼 就 等于 保 一群 羊 , 如果 他们 没有 发现 并 掏到 这 七只 狼 崽 , 那么 它们 和 它们 的 后代 日后 还 不 知道 要 祸害 多少 牲畜 。 掏 狼窝 绝对 是 蒙古草原 人 与 草原 狼 进行 生存 战争 的 有效 战法 , 掏一窝 狼 崽 , 就 等于 消灭 一 小群 狼 , 掏到 这 七只 狼 崽 虽然 很难 , 但 还是 要 比 打 七条 大狼 容易 了 许多 。 可是 为什么 蒙古人 早已 发明 了 这 一 快捷 有效 的 灭 狼 战法 , 却 仍然 没有 减缓 狼灾 呢 ? 陈阵 向 道尔 基 提出 了 这个 疑问 。

道尔 基说 : 狼太精 了 , 它 下 狼崽会 挑 时候 。 都 说 狼 和 狗 一 万年前 是 一家 , 实际上 狼 比 狗贼 得 不能 比 。 狗 每年 在 春节 刚过 半个 月 就 下 崽 , 可狼下 崽 , 偏偏 挑 在 开春 , 那时 雪 刚刚 化完 , 羊群 刚刚开始 下羔 。 春天 接羔 是 蒙古人 一年 最忙 最累 最 打紧 的 时候 , 一群 羊 分成 两群 , 全部 劳力 都 上 了 羊群 。 人累 得 连饭 都 不想 吃 , 哪 还有 力气 去 掏 狼 。 等 接完 羔 , 人 闲下来 了 , 可狼 崽 已经 长大 , 不住 在 狼 洞里 了 。 狼 平时 不住 狼洞 , 只有 在 母狼 下 崽 的 时候 才 用 狼 洞 。 小狼 差不多 一 满月 就 睁开眼 , 再 过 一个多月 就 能 跟 狼 妈 到处 乱跑 。 这时候 再 去 掏 狼 , 狼洞 早就 空 了 。 要是 狼 在 夏天 秋天 冬天 下 崽 , 那 时候 人有 闲工夫 , 大家 都 去 掏 狼 崽 , 那 狼 早就 让 人 给 打 完 了 。 狼 在 开春 下 崽 还有 个 好处 , 母狼 可以 偷 羊羔 , 喂 狼崽教 狼 崽 。 嫩 羔肉 可是 狼 崽 的 好 食 , 只要 有 羊羔肉 , 母狼 就 不怕 奶 不够 , 就是 下 了 十几只 狼 崽 也 能 养活 ……

杨克一 拍 马鞍 说道 : 狼 啊 , 狼 , 我 真服了 你 了 , 下 崽 还要 挑 时候 。 可不 嘛 , 春天 接羔 太累 , 我 跟着 那些 下羔 的 羊群 , 天天 背着 运羔 的 大 毡袋 , 一次 装 四五只 , 一天 来回 跑 十几趟 , 人 都 累 趴蛋 了 。 要不是 咱们 第一次 掏狼 , 图个 新鲜 , 谁 能费 这么 大 牛劲 ! 以后 我 可 再也 不去 掏 狼窝 了 。 今儿 我 回去 就 得 睡觉 。

杨克 连连 打哈欠 。 陈阵 也 突然 感到 困得 不行 , 也 想 回包 倒头 就 睡 。 但是 狼 的 话题 又 使 他 舍不得 丢掉 , 他强 打起精神 问 下去 : 那 , 这儿 的 老 牧民 为什么 都 不 太 愿意 掏狼 崽 ?

道尔 基说 : 本地 的 牧民 都 信 喇嘛教 , 从前 差不多 家家 都 得出 一个 人去 当 喇嘛 。 喇嘛 行善 , 不让 乱 杀生 , 多 杀 狼 崽 也 会 损寿 。 我 不信 喇嘛 , 不怕 损寿 。 我们 东北 蒙族 , 人死 了 也 不 喂 狼 , 就是 狼 打光 了 , 我 也 不怕 。 我们 东北 蒙族 学会 种地 以后 , 就 跟 你们 汉人 一样 了 , 也 相信 入土为安 。

离 被 掏 的 狼 洞 越来越 远 , 但 陈阵 总 感到 背后 有 一种 像 幽灵 一样 的 阴风 跟 随着 他 , 弄 得 他 一路上 心神不宁 , 隐隐 感觉 到 灵魂深处 传来 的 恐惧 和 不安 。 在 大都市 长大 、 以前 与 狼 毫无关系 的 他 , 竟然 决定 了 七条 蒙古 狼 的 命运 。 这窝 狼 崽 的 妈 , 太 凶猛 狡猾 了 , 这窝 狼 崽 没准 就是 那条 狼王 的 后代 , 或者 是 一窝 蒙古草原 狼 的 优良 纯种 。 如果 不是 他 锲而不舍 的 痴迷 , 这 七条 狼 崽 肯定 能够 躲过 这一劫 , 健康 长大 , 日后 成为 叱吒 草原 的 勇士 。 然而 由于 他 的 到来 , 狼 崽 的 命运 彻底改变 了 , 他 从此 与 整个 草原 狼群 结下 了 不解之缘 , 也 因此 结下 了 不解之仇 。 整个 额仑 草原 的 狼 家族 , 会 在 那条 聪慧 顽强 的 母狼 带领 下 , 在 草原 深夜 的 黑暗 里 来 向 他 追魂 索债 , 并 不断 来 咬噬 他 的 灵魂 。 他 开始 意识 到 自己 可能 犯 了 一个 大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