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十章 (1)

第十章 (1)

老人 抽着 旱烟 , 不动声色 听 完 陈阵 的 讲述 后 , 不 客气 地 把 他 一顿 好训 。 他 最 生气 的 是 两个 汉人 学生 用大 爆竹 炸 狼窝 , 他 还 从来不 知道 用 爆竹 炸 狼窝 有 这么 大 的 威力 和 效果 。 老人 捏 着 的 银圆 烟袋锅 盖 , 在 烟袋锅 上 抖出 一连串 的 金属 声响 。 他 抖 着 胡子 对 陈阵 说 : 作孽 啊 , 作孽 啊 …… 你们 几炮 就 把 母狼 炸 了 出来 。 你们 汉人 比 蒙古人 点火 熏烟 多多 地 厉害 , 母狼 连 刨土 堵洞 的 工夫 也 没有 了 , 蒙古 狼 最怕 火药味 。 要是 你们 炸 的 是 一个 有 狼 崽 的 洞 , 那一窝 狼 崽 就 都 会 跑 出洞 , 让 你们 抓住 。 这样 杀 狼 崽 , 用 不了 多少 时候 , 草原 上 的 狼 就 通通 没有 啦 。 狼 是 要 打 的 , 可是 不能 这样 打 。 这样 打 , 腾格里 会 发火 的 , 草原 就 完 啦 。 以后 再 不能 用炮 炸 狼窝 , 万万不能 告诉 小 马倌 和 别的 人用 炮炸洞 。 小 马倌 都 会 让 你们 带坏 了 ……

陈阵 没有 想到 老人 会发 这么 大 的 火 , 老人 的话 也 使 他 感到 炸 狼窝 掏狼 崽 的 严重后果 。 此法 一旦 普及 , 狼洞 内 的 防御 设施 再 严密 , 也 很 难 挡住 大 爆竹 的 巨响 和 火药 呛 味 。 草原 上 一直 没有 节日 点 爆竹 放 焰火 的 风俗 , 烟花爆竹 是 盲流 和 知青 带到 草原 的 。 草原 上 枪弹 受到 严格控制 , 但 对 爆竹 还 未 设防 , 内地 到 草原 沿途 不 查禁 , 很 好 带 。 如果 爆竹 大量 流入 草原 , 再 加大 药量 , 加上 辣椒面 , 催泪 粉 , 用于 掏狼 杀 狼 , 那么 称霸 草原 几万年 的 狼 就 难逃 厄运 了 , 草原 狼 从此以后 真有 可能 被 斩尽杀绝 。 火药 对于 仍 处在 原始 游牧 阶段 的 草原 , 绝对 具有 划时代 的 杀伤力 。 一个 民族 的 图腾 被 毁灭 , 这个 民族 的 精神 可能 也 就 被 扼杀 。 而且 , 蒙古 民族 赖以生存 的 草原 也 可能 随之 消亡 ……

陈阵 也 有些 害怕 了 , 擦 了 擦 额头 上 的 汗 说 : 阿爸 , 您 别生气 , 我 向 腾格里 保证 , 以后 一定 不会 再用 炮来 炸 狼窝 了 , 我们 也 保证 不 把 这个 法子 教给 别人 。 陈阵 特别 作 了 两次 保证 。 在 草原 , 信誉 是 蒙族 牧民 的 立身 之 本 , 是 大汗 留下来 的 训令 之一 。 保证 这个 词 的 分量 极重 , 草原 部落 内部 从来 都 相信 保证 。 蒙古人 有时 在 醉酒 中 许下 某个 诺言 , 因而 丢掉 了 好 狗 好 马好 刀 好 杆 , 甚至 丢掉 了 自己 的 情人 。

老人 的 脸部 肌肉 开始 松弛 , 他望 着 陈阵 说 : 我 知道 你 打 狼 是 为了 护羊护 马 , 可是 护 草原 比护 牛羊 更 重要 。 现在 的 小青年 小 马倌 , 成天 赛着 杀 狼 , 不懂事 理 啊 …… 收音机 里 尽 捧 那些 打狼 英雄 。 农区 的 人来 管 草原 牧区 , 真是 瞎管 。 再 往后 , 草原 上人该 遭罪 了 ……

嘎斯迈 递给 陈阵 一碗 羊肉 面片 , 还 特别 把 一小 罐 腌野 韭菜花 放到 他 面前 。 她 跪 在 炉子 旁 , 又 给 老人 添 了 一碗 面片 , 她 对 陈阵 说 : 你 阿爸 的话 现在 不大 有人 听 了 , 让 别人 不 打 狼 , 可 他 自个儿 也 不少 打狼 , 谁 还 信 你 阿爸 的话 ?

老人 无奈 地 苦笑 着 , 接过 儿媳 的话 问 陈阵 : 那 你 信不信 阿爸 的话 ?

陈阵 说 : 我信 , 我 真的 信 。 没有 狼 , 草原 容易 被 破坏 。 在 东南边 很远 很 远 的 地方 有 一个 国家 , 叫 澳大利亚 。 那儿 有 很大 的 草原 , 那儿 原来 没有 狼 也 没有 兔子 , 后来 有人 把 兔子 带到 这个 国家 , 一些 兔子 逃 到 草原 , 因为 没有 草原 狼 , 兔子 越生 越 多 , 把 草原 挖 得 坑坑 往洼洼 到处 都 是 洞 , 还 把 牧草 吃掉 一大半 , 给 澳大利亚 的 牧业 造成 巨大损失 。 澳大利亚政府 急得 什么 法子 都 用 上 了 , 都 不管 用 。 后来 又 做 了 大批 铁丝 格子 网 , 铺 在 草原 上 , 草能长 出来 , 可 兔子 就 钻 不 出来 了 。 他们 想 把 兔子 全 饿死 在 地底下 。 但是 , 这个 法子 还是 失败 了 , 草原 太 大 , 政府 拿不出 那么 多 的 铁丝 来 。 我 原来 以为 内蒙 草原 草 这么 好 , 兔子 一定 很多 , 可是 到 了 额仑 以后 才 发现 这儿 的 兔子 不太多 , 我 想 这 肯定 是 狼 的 功劳 。 我 放羊 的 时候 , 好 多次 见到 狼 抓 兔子 。 两条 狼 抓 兔子 更是 一抓 一个 准 。

老人 听得 很 入迷 , 他 目光 渐渐 柔和 , 不停 地 念叨 : 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 , 澳大利亚 。 然后 说 : 明天 , 你 把 地图 给 我 带来 , 我要 看看 澳大利亚 。 往后 谁 要是 再说 把 狼 杀光 , 我 就 跟 他 说 说 澳大利亚 。 兔子 毁起 草场 可 不得了 , 兔子 一年 可以 下 好几 窝 兔 崽 , 一窝 兔崽比 一窝 狼 崽 还 多 呐 。 到 冬天 , 旱獭 和 老鼠 都 封洞 不 出来 了 。 可 兔子 还 出来 找食 吃 , 兔子 是 狼 的 过冬 粮 , 狼 吃 兔子 就 能 少 吃 不少 羊 。 可 就是 这么 杀 , 兔子 还是 杀 不 完 。 要是 没有 狼 , 人 在 草原 上 走 三步 就 得 踩 上 一个 兔子 洞 了 。

陈阵 赶紧 说 : 我 明天 就 给 您 送 地图 。 我 有 很大 的 世界地图 , 让 您 看个够 。

好 啦 , 你 累 了 几天 了 , 早点 回去 休息 吧 。 老人 看 陈阵 还 不想 走 , 又 说 : 你 是不是 想 问 你老 阿爸 怎么 把 那 窝 狼 崽 掏出 来 ?

陈阵 犹豫 了 一下 还是 点 了 点头 , 说 : 这 是 我 第一次 掏狼 崽 , 阿爸 , 您 怎么 也 得 让 我 成功 一次 。

老人 说 : 教 你 可以 , 可 往后 不要 多 掏 了 。

那 一定 。 陈阵 又 做 了 一次 保证 。

老人 喝 了 一口 奶茶 , 诡秘地 一笑 : 你 要是 不问 你 阿爸 , 你 就 别 想 再 抓 到 那 窝 小 狼 崽 了 。 我 看 , 你 最好 饶 了 那条 母狼 吧 , 做事 别 做 绝 。

陈阵 着急 地 追问 : 我 怎么 就 抓 不到 小狼 崽 了 呢 ?

老人 收 了 笑容 说 : 那个 狼洞 让 你们 炸 了 , 这个 狼洞 又 让 你们 钻过 , 洞里 有 了 人味 , 洞口 还 让 你们 给 堵 了 。 母狼 今晚 准保 搬家 , 它会 刨 开 别的 洞口 钻进去 , 把 小 狼 崽 叼 出洞 , 再 到 别处 挖 一个 临时 的 洞 , 把 狼崽藏 起来 。 过 几天 它 还 会 搬家 , 一直 搬到 人 再 找 不到 的 地方 。

陈阵 的 心狂 跳 起来 , 他 忙 问 : 这个 临时 的 洞 好找 吗 ?

老人 说 : 人 找不着 , 狗能 找 着 。 你 的 黄狗 , 还有 两条 黑狗 都 成 。 看来 , 你 真是 铁了心 要 跟 这条 母狼 干到底 了 ?

陈阵 说 : 阿爸 , 要 不 明天 还是 您老 带 我们 去 吧 , 杨克 说 他 已经 让 狼 给 骗 怕 了 。

老人 笑 道 : 我 明儿 还要 去 北边 遛套 。 昨儿 夜里 咱们 下 的 夹子 夹 了 一条 大狼 , 我 没动 它 。 北边 的 狼群 饿 了 , 又 回来 了 。 明儿 我 没准 要 把 夹子 都 起 了 。 这 两天 你 要 睡足 觉 , 准备 打围 。 这 事儿 最好 等 打 过围 再说 吧 。

陈阵 一时 急得 脸 都 白 了 。 老人 看看 陈阵 , 口气 松 了 下来 : 要 不 , 你们 俩 明儿 先 去 看看 , 狼 洞味重 , 带 着 狗 多 转 几圈 , 准能 找 着 。 新洞 都 不 深 , 要是 母狼 把 狼 崽 叼 进 另外 一个 大狼洞 , 那 就 不好 挖 了 。 掏狼 崽 还 得 靠 运气 。 要是 掏不着 我 再 去 。 我 去 了 , 才 敢 让 巴雅 钻狼洞 。

小巴 雅尔 十分 老练 地说 : 你 刚才 说 的 那个 洞 卡子 , 我准 能 钻过去 。 钻狼洞 非得 快 才 成 , 要 不 就 憋死 啦 。 今天 你 要是 带我去 , 我准 能 把 狼崽全 掏出 来 。

回到 蒙古包 , 杨克 还 在 等 他 。 陈阵 将 毕利格 的 判断 和 主意 给 他 讲 了 两遍 , 杨克 仍 是 一副 很 不 放心 的 样子 。

半夜 , 陈阵 被 一阵 凶猛 的 狗叫声 惊醒 , 竟然 是 二郎 回来 了 , 看来 它 没 被 狼群 围住 。 陈阵 听到 它 仍 在 包外 健步 奔跑 , 忙 着 看家 护圈 , 真想 起来 去 给 它 喂食 和 包扎 伤口 , 但是 他 已经 困得 翻 不了 身 。 二郎 叫声 一 停 , 他 又 睡 死 过去 。

早上 陈阵 醒来时 , 发现 杨克 、 梁 建中 正 和 道尔 基在 炉 旁 喝茶 吃 肉 , 商量 掏狼 崽 的 事 。 道尔 基是 三组 的 牛倌 , 二十四五岁 , 精明 老成 , 读书 读 到 初中 毕业 就 回家 放牧 , 还 兼 着 队 会计 , 是 牧业 队 出了名 的 猎手 。 他 的 父亲 来自 靠近 东北 的 半农半 牧区 , 在 牧场 组建 不久 带 全家 迁 来 落户 , 是 大队 里 少数几家 东北 蒙族 外来户 中 的 一家 。 在 额仑 草原 , 东北 蒙族 和 本地 蒙族 的 风俗习惯 有 很大 的 差异 , 很少 相互 通婚 。 半 农区 的 东北 蒙族 都 会 讲 一口 流利 的 东北 口音 的 汉话 , 他们 是 北京 学生 最早 的 蒙语 翻译 和 老师 。 但 毕利格 等 老 牧民 几乎 不 与 他们 来往 , 知青 也 不想 介入 他们 之间 的 矛盾 。 杨克 一大早 就 把 道尔 基 请来 , 肯定 是 担心 再次 上当 或 遇险 , 就让 道尔 基来 当 顾问 兼 保镖 。 道尔 基是 个 不见 兔子 不撒鹰 的 猎手 , 他 能 来 , 掏到 狼 崽 就 多 了 几分 把握 。

陈阵 急忙 起身 穿衣 招呼 道尔 基 。 他 冲 陈阵 笑了笑 说 : 你 小子 敢 钻进 狼洞 去 掏 狼 ? 你 往后 可 得 留神 了 , 母狼 闻出 了 你 的 味 , 你 走 到 哪儿 , 母狼 就 会 跟 到 哪儿 。

陈阵 吓了一跳 , 绒衣 都 穿 乱了套 , 忙 说 : 那 咱们 真得 把 那条 母狼 杀 了 , 要 不 我 还 活不活 了 ?

道尔 基 大笑 道 : 我 吓唬 你 呢 ! 狼 怕人 , 它 就是 闻出 了 你 的 味 也 不敢 碰 你 。 要是 狼 有 那么 大 的 本事 , 我 早就 让 狼 吃 了 。 我 十三四岁 的 时候 也 钻 过 狼 洞 , 掏着 过 狼 崽 , 我 现在 不是 还活 得 好好 的 。

陈阵松 了 一口气 , 问道 : 你 可是 咱们 大队 的 打 狼 模范 , 你 这些 年 一共 打死 多少 条狼 ?

不算 狼 崽 , 一共 有 六七十 条 吧 。 要算 小 狼 崽 , 还 得 加上 七八 窝 。

七八 窝 至少 也 得 有 五六十只 吧 ? 那 你 打死 的 狼 快 有 一百 二三十条 了 , 狼 没有 报复 过 你 ?

怎么 没 报复 ? 十年 了 , 我家 的 狗 让 狼 咬 死 七八条 , 羊 就 更 多 , 数不清 了 。

你 打死 这么 多 狼 , 要是 把 狼 打光 了 , 那人 死 了 怎么办 ?

我们 伊盟 来 的 蒙族 , 跟 你们 汉人 差不多 , 人死 了 不 喂 狼 , 打口 棺材 土葬 。 这儿 的 蒙族 太 落后 。

人死 了 喂 狼 , 是 这儿 的 风俗 , 在 西藏 , 人死 了 还 喂 鹰 呢 。 要是 你 把 这儿 的 狼 打光 了 , 这儿 的 人 不 恨 你 吗 ?

额仑 的 狼 太 多 了 , 哪能 打得 完 ? 政府 都 号召 牧民 打狼 , 说 打 一条 狼保 百只 羊 , 掏十窝 狼 崽 保十 群羊 。 我 打 的 狼 还 不算 多 。 白 音高 毕 公社 有个 打 狼 英雄 , 他 前年 一个 春天 就 掏 了 五窝 狼 崽 , 跟 我 十年 掏 的 差不离 。 白 音高 毕 的 外来户 多 , 东北 蒙族 多 , 打狼 的 人 也 多 , 所以 他们 那儿 的 狼 就 少 。

陈阵 问 : 他们 那儿 的 牧业 生产 搞 得 怎么样 ?

道尔 基 回答 说 : 不 咋样 , 比 咱们 牧场 差远了 。 他们 那儿 的 草场 不好 , 兔子 和 老鼠 太 多 。

陈阵 穿 好 皮袍 , 急忙 出门 去 看 二郎 , 它 正在 圈 门外 吃 一只 已 被 剥 了 羔皮 的 死 羊羔 。 春天 隔三差五 总有 一些 伤病 冻 饿死 的 羊羔 , 是 很 好 的 狗食 , 草原 上 的 狗们 只 吃 剥 了 皮 的 死 羔 , 从来不 碰活 羔 。 可是 陈阵 发现 二郎 一边 啃着 死羔 , 一边 却 忍不住 去 看 圈里 活蹦乱跳 的 活羔 。 陈阵 喊 了 它 一声 , 它 不 抬头 , 趴在 地上 啃 吃 , 只是 轻轻 摇了一下 尾巴 。 而 黄黄 和 伊勒 早就 冲过来 , 把 爪子 搭 在 陈阵 的 肩膀 上 了 。 杨克 他们 已经 给 二郎 的 伤口 扎上 了 绷带 , 但 它 好像 很 讨厌 绷带 , 老想 把 它 咬 下来 , 还 用 自己 的 舌头 添 伤口 。 看 它 的 那个 精神 头 , 还 可以 再 带 它 上山 。

喝 过早 茶 , 吃 过手 把 肉 , 陈阵 又 去 请 邻居 官布 替 他们 放羊 。 梁 建中 看 陈阵 和 杨克 好像 就要 掏着 狼 崽 了 , 他 也 想 过 一把 掏狼 崽 的 瘾 , 便 也 去 请 管布 的 儿子 替 他 放 一天 牛 。 在 额仑 草原 , 掏到 一窝 狼 崽 , 是 一件 很 荣耀 的 事情 。


第十章 (1)

老人 抽着 旱烟 , 不动声色 听 完 陈阵 的 讲述 后 , 不 客气 地 把 他 一顿 好训 。 他 最 生气 的 是 两个 汉人 学生 用大 爆竹 炸 狼窝 , 他 还 从来不 知道 用 爆竹 炸 狼窝 有 这么 大 的 威力 和 效果 。 老人 捏 着 的 银圆 烟袋锅 盖 , 在 烟袋锅 上 抖出 一连串 的 金属 声响 。 他 抖 着 胡子 对 陈阵 说 : 作孽 啊 , 作孽 啊 …… 你们 几炮 就 把 母狼 炸 了 出来 。 你们 汉人 比 蒙古人 点火 熏烟 多多 地 厉害 , 母狼 连 刨土 堵洞 的 工夫 也 没有 了 , 蒙古 狼 最怕 火药味 。 要是 你们 炸 的 是 一个 有 狼 崽 的 洞 , 那一窝 狼 崽 就 都 会 跑 出洞 , 让 你们 抓住 。 这样 杀 狼 崽 , 用 不了 多少 时候 , 草原 上 的 狼 就 通通 没有 啦 。 狼 是 要 打 的 , 可是 不能 这样 打 。 这样 打 , 腾格里 会 发火 的 , 草原 就 完 啦 。 以后 再 不能 用炮 炸 狼窝 , 万万不能 告诉 小 马倌 和 别的 人用 炮炸洞 。 小 马倌 都 会 让 你们 带坏 了 ……

陈阵 没有 想到 老人 会发 这么 大 的 火 , 老人 的话 也 使 他 感到 炸 狼窝 掏狼 崽 的 严重后果 。 此法 一旦 普及 , 狼洞 内 的 防御 设施 再 严密 , 也 很 难 挡住 大 爆竹 的 巨响 和 火药 呛 味 。 草原 上 一直 没有 节日 点 爆竹 放 焰火 的 风俗 , 烟花爆竹 是 盲流 和 知青 带到 草原 的 。 草原 上 枪弹 受到 严格控制 , 但 对 爆竹 还 未 设防 , 内地 到 草原 沿途 不 查禁 , 很 好 带 。 如果 爆竹 大量 流入 草原 , 再 加大 药量 , 加上 辣椒面 , 催泪 粉 , 用于 掏狼 杀 狼 , 那么 称霸 草原 几万年 的 狼 就 难逃 厄运 了 , 草原 狼 从此以后 真有 可能 被 斩尽杀绝 。 火药 对于 仍 处在 原始 游牧 阶段 的 草原 , 绝对 具有 划时代 的 杀伤力 。 一个 民族 的 图腾 被 毁灭 , 这个 民族 的 精神 可能 也 就 被 扼杀 。 而且 , 蒙古 民族 赖以生存 的 草原 也 可能 随之 消亡 ……

陈阵 也 有些 害怕 了 , 擦 了 擦 额头 上 的 汗 说 : 阿爸 , 您 别生气 , 我 向 腾格里 保证 , 以后 一定 不会 再用 炮来 炸 狼窝 了 , 我们 也 保证 不 把 这个 法子 教给 别人 。 陈阵 特别 作 了 两次 保证 。 在 草原 , 信誉 是 蒙族 牧民 的 立身 之 本 , 是 大汗 留下来 的 训令 之一 。 保证 这个 词 的 分量 极重 , 草原 部落 内部 从来 都 相信 保证 。 蒙古人 有时 在 醉酒 中 许下 某个 诺言 , 因而 丢掉 了 好 狗 好 马好 刀 好 杆 , 甚至 丢掉 了 自己 的 情人 。

老人 的 脸部 肌肉 开始 松弛 , 他望 着 陈阵 说 : 我 知道 你 打 狼 是 为了 护羊护 马 , 可是 护 草原 比护 牛羊 更 重要 。 现在 的 小青年 小 马倌 , 成天 赛着 杀 狼 , 不懂事 理 啊 …… 收音机 里 尽 捧 那些 打狼 英雄 。 农区 的 人来 管 草原 牧区 , 真是 瞎管 。 再 往后 , 草原 上人该 遭罪 了 ……

嘎斯迈 递给 陈阵 一碗 羊肉 面片 , 还 特别 把 一小 罐 腌野 韭菜花 放到 他 面前 。 她 跪 在 炉子 旁 , 又 给 老人 添 了 一碗 面片 , 她 对 陈阵 说 : 你 阿爸 的话 现在 不大 有人 听 了 , 让 别人 不 打 狼 , 可 他 自个儿 也 不少 打狼 , 谁 还 信 你 阿爸 的话 ?

老人 无奈 地 苦笑 着 , 接过 儿媳 的话 问 陈阵 : 那 你 信不信 阿爸 的话 ?

陈阵 说 : 我信 , 我 真的 信 。 没有 狼 , 草原 容易 被 破坏 。 在 东南边 很远 很 远 的 地方 有 一个 国家 , 叫 澳大利亚 。 那儿 有 很大 的 草原 , 那儿 原来 没有 狼 也 没有 兔子 , 后来 有人 把 兔子 带到 这个 国家 , 一些 兔子 逃 到 草原 , 因为 没有 草原 狼 , 兔子 越生 越 多 , 把 草原 挖 得 坑坑 往洼洼 到处 都 是 洞 , 还 把 牧草 吃掉 一大半 , 给 澳大利亚 的 牧业 造成 巨大损失 。 澳大利亚政府 急得 什么 法子 都 用 上 了 , 都 不管 用 。 后来 又 做 了 大批 铁丝 格子 网 , 铺 在 草原 上 , 草能长 出来 , 可 兔子 就 钻 不 出来 了 。 他们 想 把 兔子 全 饿死 在 地底下 。 但是 , 这个 法子 还是 失败 了 , 草原 太 大 , 政府 拿不出 那么 多 的 铁丝 来 。 我 原来 以为 内蒙 草原 草 这么 好 , 兔子 一定 很多 , 可是 到 了 额仑 以后 才 发现 这儿 的 兔子 不太多 , 我 想 这 肯定 是 狼 的 功劳 。 我 放羊 的 时候 , 好 多次 见到 狼 抓 兔子 。 两条 狼 抓 兔子 更是 一抓 一个 准 。

老人 听得 很 入迷 , 他 目光 渐渐 柔和 , 不停 地 念叨 : 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 , 澳大利亚 。 然后 说 : 明天 , 你 把 地图 给 我 带来 , 我要 看看 澳大利亚 。 往后 谁 要是 再说 把 狼 杀光 , 我 就 跟 他 说 说 澳大利亚 。 兔子 毁起 草场 可 不得了 , 兔子 一年 可以 下 好几 窝 兔 崽 , 一窝 兔崽比 一窝 狼 崽 还 多 呐 。 到 冬天 , 旱獭 和 老鼠 都 封洞 不 出来 了 。 可 兔子 还 出来 找食 吃 , 兔子 是 狼 的 过冬 粮 , 狼 吃 兔子 就 能 少 吃 不少 羊 。 可 就是 这么 杀 , 兔子 还是 杀 不 完 。 要是 没有 狼 , 人 在 草原 上 走 三步 就 得 踩 上 一个 兔子 洞 了 。

陈阵 赶紧 说 : 我 明天 就 给 您 送 地图 。 我 有 很大 的 世界地图 , 让 您 看个够 。

好 啦 , 你 累 了 几天 了 , 早点 回去 休息 吧 。 老人 看 陈阵 还 不想 走 , 又 说 : 你 是不是 想 问 你老 阿爸 怎么 把 那 窝 狼 崽 掏出 来 ?

陈阵 犹豫 了 一下 还是 点 了 点头 , 说 : 这 是 我 第一次 掏狼 崽 , 阿爸 , 您 怎么 也 得 让 我 成功 一次 。

老人 说 : 教 你 可以 , 可 往后 不要 多 掏 了 。

那 一定 。 陈阵 又 做 了 一次 保证 。

老人 喝 了 一口 奶茶 , 诡秘地 一笑 : 你 要是 不问 你 阿爸 , 你 就 别 想 再 抓 到 那 窝 小 狼 崽 了 。 我 看 , 你 最好 饶 了 那条 母狼 吧 , 做事 别 做 绝 。

陈阵 着急 地 追问 : 我 怎么 就 抓 不到 小狼 崽 了 呢 ?

老人 收 了 笑容 说 : 那个 狼洞 让 你们 炸 了 , 这个 狼洞 又 让 你们 钻过 , 洞里 有 了 人味 , 洞口 还 让 你们 给 堵 了 。 母狼 今晚 准保 搬家 , 它会 刨 开 别的 洞口 钻进去 , 把 小 狼 崽 叼 出洞 , 再 到 别处 挖 一个 临时 的 洞 , 把 狼崽藏 起来 。 过 几天 它 还 会 搬家 , 一直 搬到 人 再 找 不到 的 地方 。

陈阵 的 心狂 跳 起来 , 他 忙 问 : 这个 临时 的 洞 好找 吗 ?

老人 说 : 人 找不着 , 狗能 找 着 。 你 的 黄狗 , 还有 两条 黑狗 都 成 。 看来 , 你 真是 铁了心 要 跟 这条 母狼 干到底 了 ?

陈阵 说 : 阿爸 , 要 不 明天 还是 您老 带 我们 去 吧 , 杨克 说 他 已经 让 狼 给 骗 怕 了 。

老人 笑 道 : 我 明儿 还要 去 北边 遛套 。 昨儿 夜里 咱们 下 的 夹子 夹 了 一条 大狼 , 我 没动 它 。 北边 的 狼群 饿 了 , 又 回来 了 。 明儿 我 没准 要 把 夹子 都 起 了 。 这 两天 你 要 睡足 觉 , 准备 打围 。 这 事儿 最好 等 打 过围 再说 吧 。

陈阵 一时 急得 脸 都 白 了 。 老人 看看 陈阵 , 口气 松 了 下来 : 要 不 , 你们 俩 明儿 先 去 看看 , 狼 洞味重 , 带 着 狗 多 转 几圈 , 准能 找 着 。 新洞 都 不 深 , 要是 母狼 把 狼 崽 叼 进 另外 一个 大狼洞 , 那 就 不好 挖 了 。 掏狼 崽 还 得 靠 运气 。 要是 掏不着 我 再 去 。 我 去 了 , 才 敢 让 巴雅 钻狼洞 。

小巴 雅尔 十分 老练 地说 : 你 刚才 说 的 那个 洞 卡子 , 我准 能 钻过去 。 钻狼洞 非得 快 才 成 , 要 不 就 憋死 啦 。 今天 你 要是 带我去 , 我准 能 把 狼崽全 掏出 来 。

回到 蒙古包 , 杨克 还 在 等 他 。 陈阵 将 毕利格 的 判断 和 主意 给 他 讲 了 两遍 , 杨克 仍 是 一副 很 不 放心 的 样子 。

半夜 , 陈阵 被 一阵 凶猛 的 狗叫声 惊醒 , 竟然 是 二郎 回来 了 , 看来 它 没 被 狼群 围住 。 陈阵 听到 它 仍 在 包外 健步 奔跑 , 忙 着 看家 护圈 , 真想 起来 去 给 它 喂食 和 包扎 伤口 , 但是 他 已经 困得 翻 不了 身 。 二郎 叫声 一 停 , 他 又 睡 死 过去 。

早上 陈阵 醒来时 , 发现 杨克 、 梁 建中 正 和 道尔 基在 炉 旁 喝茶 吃 肉 , 商量 掏狼 崽 的 事 。 道尔 基是 三组 的 牛倌 , 二十四五岁 , 精明 老成 , 读书 读 到 初中 毕业 就 回家 放牧 , 还 兼 着 队 会计 , 是 牧业 队 出了名 的 猎手 。 他 的 父亲 来自 靠近 东北 的 半农半 牧区 , 在 牧场 组建 不久 带 全家 迁 来 落户 , 是 大队 里 少数几家 东北 蒙族 外来户 中 的 一家 。 在 额仑 草原 , 东北 蒙族 和 本地 蒙族 的 风俗习惯 有 很大 的 差异 , 很少 相互 通婚 。 半 农区 的 东北 蒙族 都 会 讲 一口 流利 的 东北 口音 的 汉话 , 他们 是 北京 学生 最早 的 蒙语 翻译 和 老师 。 但 毕利格 等 老 牧民 几乎 不 与 他们 来往 , 知青 也 不想 介入 他们 之间 的 矛盾 。 杨克 一大早 就 把 道尔 基 请来 , 肯定 是 担心 再次 上当 或 遇险 , 就让 道尔 基来 当 顾问 兼 保镖 。 道尔 基是 个 不见 兔子 不撒鹰 的 猎手 , 他 能 来 , 掏到 狼 崽 就 多 了 几分 把握 。

陈阵 急忙 起身 穿衣 招呼 道尔 基 。 他 冲 陈阵 笑了笑 说 : 你 小子 敢 钻进 狼洞 去 掏 狼 ? 你 往后 可 得 留神 了 , 母狼 闻出 了 你 的 味 , 你 走 到 哪儿 , 母狼 就 会 跟 到 哪儿 。

陈阵 吓了一跳 , 绒衣 都 穿 乱了套 , 忙 说 : 那 咱们 真得 把 那条 母狼 杀 了 , 要 不 我 还 活不活 了 ?

道尔 基 大笑 道 : 我 吓唬 你 呢 ! 狼 怕人 , 它 就是 闻出 了 你 的 味 也 不敢 碰 你 。 要是 狼 有 那么 大 的 本事 , 我 早就 让 狼 吃 了 。 我 十三四岁 的 时候 也 钻 过 狼 洞 , 掏着 过 狼 崽 , 我 现在 不是 还活 得 好好 的 。

陈阵松 了 一口气 , 问道 : 你 可是 咱们 大队 的 打 狼 模范 , 你 这些 年 一共 打死 多少 条狼 ?

不算 狼 崽 , 一共 有 六七十 条 吧 。 要算 小 狼 崽 , 还 得 加上 七八 窝 。

七八 窝 至少 也 得 有 五六十只 吧 ? 那 你 打死 的 狼 快 有 一百 二三十条 了 , 狼 没有 报复 过 你 ?

怎么 没 报复 ? 十年 了 , 我家 的 狗 让 狼 咬 死 七八条 , 羊 就 更 多 , 数不清 了 。

你 打死 这么 多 狼 , 要是 把 狼 打光 了 , 那人 死 了 怎么办 ?

我们 伊盟 来 的 蒙族 , 跟 你们 汉人 差不多 , 人死 了 不 喂 狼 , 打口 棺材 土葬 。 这儿 的 蒙族 太 落后 。

人死 了 喂 狼 , 是 这儿 的 风俗 , 在 西藏 , 人死 了 还 喂 鹰 呢 。 要是 你 把 这儿 的 狼 打光 了 , 这儿 的 人 不 恨 你 吗 ?

额仑 的 狼 太 多 了 , 哪能 打得 完 ? 政府 都 号召 牧民 打狼 , 说 打 一条 狼保 百只 羊 , 掏十窝 狼 崽 保十 群羊 。 我 打 的 狼 还 不算 多 。 白 音高 毕 公社 有个 打 狼 英雄 , 他 前年 一个 春天 就 掏 了 五窝 狼 崽 , 跟 我 十年 掏 的 差不离 。 白 音高 毕 的 外来户 多 , 东北 蒙族 多 , 打狼 的 人 也 多 , 所以 他们 那儿 的 狼 就 少 。

陈阵 问 : 他们 那儿 的 牧业 生产 搞 得 怎么样 ?

道尔 基 回答 说 : 不 咋样 , 比 咱们 牧场 差远了 。 他们 那儿 的 草场 不好 , 兔子 和 老鼠 太 多 。

陈阵 穿 好 皮袍 , 急忙 出门 去 看 二郎 , 它 正在 圈 门外 吃 一只 已 被 剥 了 羔皮 的 死 羊羔 。 春天 隔三差五 总有 一些 伤病 冻 饿死 的 羊羔 , 是 很 好 的 狗食 , 草原 上 的 狗们 只 吃 剥 了 皮 的 死 羔 , 从来不 碰活 羔 。 可是 陈阵 发现 二郎 一边 啃着 死羔 , 一边 却 忍不住 去 看 圈里 活蹦乱跳 的 活羔 。 陈阵 喊 了 它 一声 , 它 不 抬头 , 趴在 地上 啃 吃 , 只是 轻轻 摇了一下 尾巴 。 而 黄黄 和 伊勒 早就 冲过来 , 把 爪子 搭 在 陈阵 的 肩膀 上 了 。 杨克 他们 已经 给 二郎 的 伤口 扎上 了 绷带 , 但 它 好像 很 讨厌 绷带 , 老想 把 它 咬 下来 , 还 用 自己 的 舌头 添 伤口 。 看 它 的 那个 精神 头 , 还 可以 再 带 它 上山 。

喝 过早 茶 , 吃 过手 把 肉 , 陈阵 又 去 请 邻居 官布 替 他们 放羊 。 梁 建中 看 陈阵 和 杨克 好像 就要 掏着 狼 崽 了 , 他 也 想 过 一把 掏狼 崽 的 瘾 , 便 也 去 请 管布 的 儿子 替 他 放 一天 牛 。 在 额仑 草原 , 掏到 一窝 狼 崽 , 是 一件 很 荣耀 的 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