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十一章 (3)

第十一章 (3)

五条 可怜 的 小 狼 崽 从 半空中 飞过 , 五具 血淋淋 的 躯壳 全都 落地 。 陈阵 把 五只 死 崽 全都 收到 簸箕 里 , 然后 久久 仰望 云天 , 希望 腾格里 能 收下 它们 的 灵魂 。

道尔 基 似乎 很 过瘾 , 他 弯腰 在 自己 的 卷头 蒙靴 上 擦 了 擦 手 说 : 一天 能 杀 五条 狼 的 机会 不 多 。 人比 狼 差远了 , 一条 恶狼 逮着 一次 机会 , 一次 就 可以 杀 一二百 只羊 。 我 杀 五只 狼崽算个 啥 。 天 不早了 , 我该 回去 圈牛 了 。 说完 就 想 去 拿 自己 的 那条 狼 崽 。 陈阵 说 : 你 先别 走 , 帮 我们 把 这些 狼崽皮 剥 了 吧 。 道尔 基说 : 这 好办 , 帮人 帮 到底 , 一会儿 就 完事 。

二郎 站 在 簸箕 旁边 死死 护着 死 狼 崽 , 冲着 道尔 基猛 吼 两声 , 并 收低 重心 准备 扑击 。 陈阵 急忙 抱住 二郎 的 脖子 。 道尔 基像 剥 羔皮 似的 剥着 狼崽皮 , 一边 说 : 狼崽皮 太小 , 不用 剥 狼皮 筒子 。 不一会儿 , 五张 狼崽皮 都 剥 了 出来 , 他 把 皮子 摊 在 蒙古包 的 圆 坡顶 上 , 撑平 绷直 。 又 说 : 这 皮子 都 是 上等货 , 要是 有 40 张 , 就 可以 做 一件 狼崽小 皮袄 , 又 轻巧 又 暖和 又 好看 , 花 多少钱 也 买 不来 。

道尔 基抓 了 些 残雪 洗手 , 又 走 到 牛车 旁 拿 了 把 铁锹 说 : 你们 几个 真是 啥 也 不会 , 我 还是 帮 你们 都 做 了 吧 。 狗 从 不吃 狼崽肉 , 这会儿 得 快 把 死 狼 崽 埋 了 , 还 得 埋 深 一点 。 要 不让 母狼 闻见 了 , 那 你们 的 羊群 牛群 就 该 遭殃 了 。 几个 人 走 到 蒙古包 西边 几十米 的 地方 , 挖 了 个 近 一米 深 的 坑 , 将 五具 小狼 尸全 埋 了 进去 , 填平 踩实 , 还 撒 了 一些 敌敌畏 药粉 , 盖住 狼 崽 尸体 的 气味 。 杨克问 : 要 不要 给 狼 崽 搭 一个 窝 ? 道尔 基说 : 还是 挖个 土洞 , 让 它 还 住 地洞 吧 。 陈阵 和 杨克 在 蒙古包 西南边 十几步 的 地方 , 挖 了 个 60 厘米 深 , 半米 见方 的 土坑 , 坑里 垫 上 几片 破 羊皮 , 又 留出 一点 泥地 , 然后 把 小 公狼 崽 放进 了 坑里 。

小狼崽一 接触 到 泥土 立即 就 活泛 起来 。 它东 闻闻 , 西 看看 , 在 洞里 转 了 几圈 , 好像 又 回到 了 自己 原来 的 家 。 它 渐渐 安静下来 , 在 垫着 羊皮 的 角落 缩 起身 趴下 , 但 还 在 东闻 西望 , 像是 在 寻找 它 的 兄弟姐妹 。 陈阵 突然 想 把 另 一条 狼 崽 也 留下 , 好 给 它 做 个 伴 。 但是 , 道尔 基 立即 把 归 了 他 的 那条 狼 崽 揣进 怀里 , 跨 上马 , 一溜烟 地 跑 走 了 。 梁 建中 冷冷地 看 了 狼 崽 一眼 , 也 骑马 圈牛 去 了 。

陈阵 和 杨克 蹲 在 狼窝 旁边 , 心事重重 地望 着 狼 崽 。 陈阵 说 : 我 真不知道 咱们 能 不能 把 它 养活 养 大 。 以后 的 麻烦 太大 了 。 杨克说 : 咱们 收养 小狼 , 好事不出门 , 坏事 行 千里 。 你 等 着 吧 。 现在 全国 都 在 唱 “ 打 不尽 豺狼 决不 下 战场 ”。 咱们 这 倒好 , 居然 认敌 为友 , 养起 狼来了 。 陈阵 说 : 这儿 天高皇帝远 , 谁 知道 咱们 养狼 。 我 最怕 的 是 毕利格 阿爸 不让 我养 狼 ……

杨克说 : 母牛 早就 回来 了 , 我 去 挤 点奶 , 小狼准 饿坏 了 。 陈阵 摆摆手 说 : 还是 喂狗 奶 , 让 伊勒 喂 , 母狗 能 喂 虎崽 , 肯定 就 能 喂 狼 崽 。 陈阵 把 狼 崽 从 狼窝 里 拎 出来 , 双手 捧 在 胸前 。 狼 崽 一天 没 进食 了 , 肚皮 瘪瘪的 , 四个 小 爪子 也 冷得 像 雪 下 的 小石子 。 此刻 它 又 冷 又 怕 又 饿 , 全身 瑟瑟 发抖 , 比 它 刚 被 挖出 狼洞 时候 萎靡 了 许多 。 陈阵 急忙 把 小 狼 崽 揣进 怀里 , 让 它 先 暖和 暖和 。

天近 黄昏 , 已到 伊勒 回窝 给 狗崽 喂奶 的 时候 了 , 两人朝 狗窝 走 去 。 原先 他俩 用大 雪堆 掏 挖出来 的 狗窝 , 早就 让 寒流 前 的 暖 日化 塌 了 , 新雪 又 不厚 , 堆不出 大 雪堆 。 此时 的 狗窝 已经 挪到 蒙古包 右前方 的 干 牛 粪堆 , 干 粪堆 里 有 一个 人工 掏出 的 小 窑洞 , 洞底 铺 着 厚厚的 破 羊皮 , 还有 一大块 用 又 硬 又 厚 的 生 马皮 做 的 活动 门 , 这 就是 伊勒 和 它 三个 孩子 温暖 的 家 。 杨克用 肉汤 小米粥 喂 过 了 伊勒 , 它 便 跑 到 自己 的 窝 前 , 用 长嘴 挑开 马皮 门 , 钻 了 进去 , 盘身 靠 洞壁 小心 卧下 。 三条 小 狗崽 立即 找到 奶头 , 使出 了 吃奶 的 劲 。

陈阵 悄悄 走近 伊勒 , 蹲下 身 , 用手掌 抚摸 伊勒 的 脑袋 , 尽量 挡住 它 的 视线 。 伊勒 喜欢 主人 的 爱抚 , 它 高兴 地猛 舔 陈阵 的 手掌 。 杨克 扒开 一只 狗崽 , 用 一只 手 捏 着 伊勒 的 奶头 挤狗奶 , 另一只 手握 成碗 状 接奶 , 接到 半 巴掌 的 时候 , 陈阵 悄悄 从 怀里 掏出 小狼 崽 。 杨克 立即 把 狗奶 抹 在 狼 崽 的 头上 背上 和 爪子 上 。 杨克 使用 的 是 草原 牧民 让 母羊 认养 羊羔 孤儿 的 古老 而 有效 的 方法 。 杨克 和 陈阵 也 想 用 这个 方法 让 伊勒 认下 这个 狼 崽 儿子 。 但是 狗 比 绵羊 聪明 得 多 , 嗅觉 也 更 灵敏 。 假若 伊勒 的 狗崽 全部 死掉 或 被 人 抱 走 , 它 也许 会 很快 认下 这个 狼子 , 但是 它 现在 已有 自己 的 三个 孩子 , 所以 它 显然 不 愿意 接收 狼子 。 狼崽一进 狗窝 , 伊勒 就 有 反应 , 它 极力 想 抬头 看 它 的 孩子 。 陈阵 和 杨克 只好 采用 软硬兼施 的 办法 , 不让 伊勒 抬头 起身 。

又 冷 又 饿 的 小 狼 崽 被 放到 伊勒 的 奶头 旁边 , 当 它 一 闻到 奶香 , 一直 蔫蔫 装死 的 小 狼 崽 , 突然 像 大 狼 闻到 了 血腥 一样 , 张牙舞爪 , 杀气腾腾 , 一副 有奶便是娘 的 嘴脸 原形毕露 。 小狼崽比 狗崽 出生 晚 了 一个半月 , 狼 崽 的 个头 要 比 狗崽 小 一圈 , 身长 也 要 短 一头 。 但是 小狼 崽 的 力气 却 远远 超过 狗崽 , 它 抢 奶头 的 技术 和 本事 也 狠过 狗崽 。 母狗 腹部 有 两排 奶头 , 乳房 有大有小 , 出奶 量 更是 有 多 有 少 。 让 陈阵 和 杨克 吃惊 的 是 小 狼 崽 并 不 急于 吃奶 , 而是 发疯 似的 顺着 奶头 一路 尝 下去 , 把 正在 吃奶 的 狗崽 一个 一个 挤开 拱 倒 。 一时间 , 一向 平静 的 狗窝 像是 闯进来 一个 暴徒 劫匪 , 打 得 狗窝 狗 仰崽翻 , 乱作一团 。 小狼 崽 蛮劲 野性 勃发 , 连 拱 带 顶 , 挑翻 了 一只 又 一只 的 狗崽 , 然后 把 两排 奶头 从上到下 , 从左到右 , 全部 尝 了 个 遍 。 它 尝 一个 , 吐 一个 ; 尝 一个 , 又 吐 一个 , 最后 在 伊勒 的 腹部 中间 , 挑中 了 一个 最大 最鼓 , 出奶 量 最足 的 奶头 , 叼 住 了 就 不 撒 嘴 , 猛 嘬 猛 喝 起来 。 只见 它 叼 住 一个 奶头 , 又 用 爪子 按住 了 另 一个 大 奶头 , 一副 吃 在 碗 里 , 霸住 锅里 , 肥水不流外人田 的 恶霸 架式 。 三只 温顺 的 胖 狗崽 , 不一会儿 全 被 狼 崽 轰 赶到 两边 去 了 。

两人 看 得 目瞪口呆 。 杨克惊 大 了 眼睛 说 : 狼性 真 可怕 , 这小 兔崽子 连 眼睛 还 没 睁开 , 就 这样 霸道 。 怪不得 七条 狼 崽 就 数 它 个 大 , 想必 在 狼窝 里 它 对 它 的 兄弟姐妹 也 六亲不认 。

陈阵 却 看 得 兴致勃勃 又 陷入 沉思 , 过 了 好 一会儿 , 他 才 从 思索 中 醒来 , 又 想 了 想 说 : 咱们 还 真得 好好看 呐 , 这 里面 启发 人 的 东西 太多 了 。 你 看 , 这个 狗窝 , 简直 就是 世界 历史 的 缩影 和 概括 。 我 刚才 忽然 想起 鲁迅 先生 的 一段话 , 他 认为 , 西方人 兽性 多一些 , 而 中国 人 家畜

性 多一些 ……

陈阵 指 了 指狼崽说 : 这 就是 兽性 …… 又 指 了 指 狗崽 说 : 这 就是 家畜 性 。 现在 的 西方人 , 大多 是 条顿 、 日耳曼 、 盎格鲁 · 撒克逊 那些 游猎 蛮族 的 后代 。 古希腊 古罗马 的 高度文明 发展 了 一 两千年 以后 , 他们 才 像 猛兽 一样 地 从 原始森林 中冲 出来 , 捣毁 了 古罗马 。 他们 的 食具 是 刀叉 , 他们 的 食物 是 牛排 、 奶酪 和 黄油 。 因此 , 现在 西方人 身上 的 原始 野性 和 兽性 , 保留 得 要 比 古老 的 农耕 民族 多得多 。 一百多年 来 , 中国 家畜 性 当然 要 受 西方 兽性 的 欺负 了 。 几千年 来 庞大 的 华夏民族 总 被 草原 游牧 小 民族 打 得 丢人现眼 也 就 不足为怪 了 。

陈阵 摸了摸 狼 崽 的 头 继续 说 : 性格 不仅 决定 个人 的 命运 , 性格 也 决定 民族 的 命运 。 农耕 民族 家畜 性过 多 , 这种 窝囊 性格 , 决定 了 农耕 民族 的 命运 。 世界 上 四大 文明古国 全是 农耕 国 , 那 三个 古文明 早就 灭亡 了 , 华夏 文明 之所以 没有 灭亡 , 不光 是因为 它 拥有 世界 上 最大 的 农业 两河 流域 —— 黄河 和 长江 , 养育 出 了 世界 上 最 庞大 的 人口 , 使得 其他 的 文明 不太好 啃 动 和 消化 掉 。 还 可能 由于 草原 游牧民族 对 中华文明 的 巨大贡献 …… 不过 , 这个 关系 我 还 没有 完全 琢磨 透 , 在 草原 呆 了 两年 多 , 我 越来越 觉得 这 里面 大有文章 ……

杨克点 了 点头 说 : 看来 养狼 除了 研究 狼 , 还 可以 研究 研究 人性 、 狼性 、 兽性 和 家畜 性 , 在 城市 和 农区 还 真 没 这个 条件 , 顶多 只能 看看 人 和 家畜 ……

陈阵 说 : 可是 人性 家畜 性 不 跟 狼性 兽性 放在 一起 对比 研究 , 肯定 研究 不 出 什么 名堂 来 的 。

杨克笑 道 : 没错 。 看来 养狼 的 第一天 就 大有 收获 。 这条 狼 崽 咱们 养定 了 。

狗窝 里 的 骚动 , 小 狗崽 被 狼 崽 欺负 所 发出 的 委屈 哼哼 声 , 使 伊勒 更加 怀疑 和 警惕 起来 , 它 极力 想 撑起 前腿 , 摆脱 陈阵 的 控制 , 看看 窝里 到底 发生 了 什么 事情 。 陈阵 担心 它 认出 狼 崽 , 把 它 咬 死 , 便 死死 按住 伊勒 的 头 , 一边 轻轻 叫 它 的 名字 , 哄 它 抚摸 它 , 一直 等到 狼 崽 吃 圆 了 肚皮 才 松开 手 。 伊勒 扭过头 , 立即 发现 窝里 多出 了 一个 小崽 , 它 不安 地 挨个 闻 了 闻 , 很快 就闻出 了 狼 崽 , 可能 狼 崽 身上 也 有 它 的 奶味 , 它 稍稍 犹豫 了 一下 , 但 还是 想 用 鼻子 把 狼崽顶 走 , 并 极力 想 站 起来 , 到 窝 外 光线 亮 一点 的 地方 看个 究竟 。

陈阵 马上 又 把 伊勒 按住 , 他 必须 让 伊勒 明白 主人 的 意图 , 希望 伊勒 能 接受 这个 事实 , 只能 服从 不准 反抗 。 伊勒 别别扭扭 地 哼 叫 起来 , 它 似乎 已经 知道 窝里 多 出来 的 一只 小崽 , 就是 主人 刚刚 从 山里 抓 回来 的 狼 崽 , 而且 主人 还 强迫 它 认养 这个 不共戴天 的 仇敌 。 草原 狗 不同于 内地 狗 , 内地 狗 眼界 狭窄 , 没见 过 狼 和 虎 , 给 它 一条 虎崽 , 它 也 会 傻乎乎 地 喂奶 认养 。 可 这里 的 草原 是 狗 和 狼 搏杀 的 战场 , 母狗 哪能 认敌 为友 。 伊勒 几次 想 站 起来 拒绝 喂奶 , 都 被 陈阵 按住 。 伊勒 气愤 、 烦躁 、 难受 、 恶心 , 但 它 又 不敢 得罪 主人 , 最后 只好 气呼呼 地 躺倒 不动 了 。

在 草原 上 , 人 完全 掌握 着 狗 的 生杀大权 , 人 是 靠 强大 的 专制 暴力 和 食物 的 诱惑 将 野狗 驯成 家畜 的 。 任何 胆敢 反抗 主人 的 狗 , 不是 被 赶出 家门 , 赶到 草原 上 饿死 冻死 或 被 狼 吃掉 , 就是 被 人 直接 杀死 。 狗 早已 丧失 了 独立 的 兽性 , 而 成为 家畜 性 十足 的 家畜 , 成为 一种 离开 人 便 无法 生存 的 动物 。 陈阵 替 伊勒 们 感到 深深地 难过 。 与 此 同理 , 在 人类 社会 , 如果 专制 镇压 的 力量 太强大 , 时间 又 太久 , 人群 也 会 渐渐 丧失 人性 中 的 兽性 , 而 逐渐 变为 家畜 性 十足 的 顺民 。 顺民 多 了 , 民族 内部 的 统治 也 顺利 了 , 可是 一旦 遭受 外部 强大 力量 的 入侵 , 这个 民族 就 丧失 了 反抗 能力 。 或者 俯首称臣 变成 异族 的 顺民 , 或者 被 彻底 毁灭 , 变成 后人 考古 发掘 的 废墟 。 多少 灿烂辉煌 的 农耕 文明 , 现在 只能 到 历史博物馆 去 看 了 。

狗窝 渐渐 平静下来 。 伊勒 是 杨克 陈阵 喂养 的 第一条 母狗 , 在 它 的 怀孕期 、 生产 期 和 哺乳期 , 他们 始终 对 它 关怀备至 , 好吃好喝 好 伺候 。 因此 伊勒 的 奶水 特足 。 在 别人 抱 走 了 几条 狗崽 后 , 它 的 奶水 更是 绰绰有余 。 此时 多 了 一条 小狼 崽 , 伊勒 的 奶水 供应 , 也 应该 不成问题 。 三条 狗崽 虽然 被 狼 崽 挤 到 瘦 奶头 的 地方 , 但 狗崽 们 也 慢慢 吃饱 了 。 小 狗崽 开始 爬 到 狗 妈 的 背上 脖子 上 , 互相 咬 尾巴 叼 耳朵 玩耍 起来 。 可是 狼 崽 还 在 狠命 地 嘬 奶 。 陈阵 想 , 在 狼窝 里 , 七只 狼 崽 个个 都 是 小 强盗 , 抢 不到 奶 就 可能 饿死 。 即使 这 条 个头 最大 的 狼 崽 , 也 未必 能 敞开 肚皮 吃个 够 。 这回 它 来到 狗窝 , 可算 有 了 用武之地 , 它 一边 吃 , 一边 快乐 地 哼哼 着 , 像 一条 饿 疯 了 的 大 狼 扑 在 一头 大 牲口 上 生吞 活咽 , 胡吃海塞 , 根本 不顾 自己 肚皮 的 容量 。

陈阵 看着 看着 就 觉得 不对头 , 一转眼 , 狼 崽 的 肚皮 大得 快 超过 胖 狗崽 的 肚皮 了 。 他 赶紧 摸了摸 狼 崽 的 肚子 , 吓了一跳 : 那 肚皮 撑得 薄如 一层 纸 。 陈阵 担心 狼 崽 真的 会 被 撑破 肚皮 , 便 急忙 握住 狼 崽 的 脖子 , 慢慢 拽 它 , 可是 小狼 崽 竟然 毫无 松口 的 意思 , 竟 把 奶头 拽 长 了 两寸 , 还 不撒口 , 疼得 伊勒 咝咝 直叫 。 杨克 慌忙 用 两 手指 掐住 狼 崽 的 双颚 , 才 掐 开 了 狼 嘴 。 杨克 倒吸 一口 冷气 说 : 牧民 都 说 狼 有 一个 橡皮 肚子 , 这回 我 真信 了 。 陈阵 不禁 喜形于色 : 你 看 它 胃口 这么 好 , 生命力 这么 旺盛 , 养活 它 好像 不难 , 以后 就让 它 敞开 吃 , 管够 !

陈阵 从 这条 刚刚 脱离 了 狼窝 的 小 狼 崽 身上 , 亲眼 见识 了 一种 可畏 的 竞争能力 和 凶狠 顽强 的 性格 , 也 由此 隐隐地 感觉 到 了 小 狼 身上 那种 根深蒂固 的 狼性 。


第十一章 (3)

五条 可怜 的 小 狼 崽 从 半空中 飞过 , 五具 血淋淋 的 躯壳 全都 落地 。 陈阵 把 五只 死 崽 全都 收到 簸箕 里 , 然后 久久 仰望 云天 , 希望 腾格里 能 收下 它们 的 灵魂 。

道尔 基 似乎 很 过瘾 , 他 弯腰 在 自己 的 卷头 蒙靴 上 擦 了 擦 手 说 : 一天 能 杀 五条 狼 的 机会 不 多 。 人比 狼 差远了 , 一条 恶狼 逮着 一次 机会 , 一次 就 可以 杀 一二百 只羊 。 我 杀 五只 狼崽算个 啥 。 天 不早了 , 我该 回去 圈牛 了 。 说完 就 想 去 拿 自己 的 那条 狼 崽 。 陈阵 说 : 你 先别 走 , 帮 我们 把 这些 狼崽皮 剥 了 吧 。 道尔 基说 : 这 好办 , 帮人 帮 到底 , 一会儿 就 完事 。

二郎 站 在 簸箕 旁边 死死 护着 死 狼 崽 , 冲着 道尔 基猛 吼 两声 , 并 收低 重心 准备 扑击 。 陈阵 急忙 抱住 二郎 的 脖子 。 道尔 基像 剥 羔皮 似的 剥着 狼崽皮 , 一边 说 : 狼崽皮 太小 , 不用 剥 狼皮 筒子 。 不一会儿 , 五张 狼崽皮 都 剥 了 出来 , 他 把 皮子 摊 在 蒙古包 的 圆 坡顶 上 , 撑平 绷直 。 又 说 : 这 皮子 都 是 上等货 , 要是 有 40 张 , 就 可以 做 一件 狼崽小 皮袄 , 又 轻巧 又 暖和 又 好看 , 花 多少钱 也 买 不来 。

道尔 基抓 了 些 残雪 洗手 , 又 走 到 牛车 旁 拿 了 把 铁锹 说 : 你们 几个 真是 啥 也 不会 , 我 还是 帮 你们 都 做 了 吧 。 狗 从 不吃 狼崽肉 , 这会儿 得 快 把 死 狼 崽 埋 了 , 还 得 埋 深 一点 。 要 不让 母狼 闻见 了 , 那 你们 的 羊群 牛群 就 该 遭殃 了 。 几个 人 走 到 蒙古包 西边 几十米 的 地方 , 挖 了 个 近 一米 深 的 坑 , 将 五具 小狼 尸全 埋 了 进去 , 填平 踩实 , 还 撒 了 一些 敌敌畏 药粉 , 盖住 狼 崽 尸体 的 气味 。 杨克问 : 要 不要 给 狼 崽 搭 一个 窝 ? 道尔 基说 : 还是 挖个 土洞 , 让 它 还 住 地洞 吧 。 陈阵 和 杨克 在 蒙古包 西南边 十几步 的 地方 , 挖 了 个 60 厘米 深 , 半米 见方 的 土坑 , 坑里 垫 上 几片 破 羊皮 , 又 留出 一点 泥地 , 然后 把 小 公狼 崽 放进 了 坑里 。

小狼崽一 接触 到 泥土 立即 就 活泛 起来 。 它东 闻闻 , 西 看看 , 在 洞里 转 了 几圈 , 好像 又 回到 了 自己 原来 的 家 。 它 渐渐 安静下来 , 在 垫着 羊皮 的 角落 缩 起身 趴下 , 但 还 在 东闻 西望 , 像是 在 寻找 它 的 兄弟姐妹 。 陈阵 突然 想 把 另 一条 狼 崽 也 留下 , 好 给 它 做 个 伴 。 但是 , 道尔 基 立即 把 归 了 他 的 那条 狼 崽 揣进 怀里 , 跨 上马 , 一溜烟 地 跑 走 了 。 梁 建中 冷冷地 看 了 狼 崽 一眼 , 也 骑马 圈牛 去 了 。

陈阵 和 杨克 蹲 在 狼窝 旁边 , 心事重重 地望 着 狼 崽 。 陈阵 说 : 我 真不知道 咱们 能 不能 把 它 养活 养 大 。 以后 的 麻烦 太大 了 。 杨克说 : 咱们 收养 小狼 , 好事不出门 , 坏事 行 千里 。 你 等 着 吧 。 现在 全国 都 在 唱 “ 打 不尽 豺狼 决不 下 战场 ”。 咱们 这 倒好 , 居然 认敌 为友 , 养起 狼来了 。 陈阵 说 : 这儿 天高皇帝远 , 谁 知道 咱们 养狼 。 我 最怕 的 是 毕利格 阿爸 不让 我养 狼 ……

杨克说 : 母牛 早就 回来 了 , 我 去 挤 点奶 , 小狼准 饿坏 了 。 陈阵 摆摆手 说 : 还是 喂狗 奶 , 让 伊勒 喂 , 母狗 能 喂 虎崽 , 肯定 就 能 喂 狼 崽 。 陈阵 把 狼 崽 从 狼窝 里 拎 出来 , 双手 捧 在 胸前 。 狼 崽 一天 没 进食 了 , 肚皮 瘪瘪的 , 四个 小 爪子 也 冷得 像 雪 下 的 小石子 。 此刻 它 又 冷 又 怕 又 饿 , 全身 瑟瑟 发抖 , 比 它 刚 被 挖出 狼洞 时候 萎靡 了 许多 。 陈阵 急忙 把 小 狼 崽 揣进 怀里 , 让 它 先 暖和 暖和 。

天近 黄昏 , 已到 伊勒 回窝 给 狗崽 喂奶 的 时候 了 , 两人朝 狗窝 走 去 。 原先 他俩 用大 雪堆 掏 挖出来 的 狗窝 , 早就 让 寒流 前 的 暖 日化 塌 了 , 新雪 又 不厚 , 堆不出 大 雪堆 。 此时 的 狗窝 已经 挪到 蒙古包 右前方 的 干 牛 粪堆 , 干 粪堆 里 有 一个 人工 掏出 的 小 窑洞 , 洞底 铺 着 厚厚的 破 羊皮 , 还有 一大块 用 又 硬 又 厚 的 生 马皮 做 的 活动 门 , 这 就是 伊勒 和 它 三个 孩子 温暖 的 家 。 杨克用 肉汤 小米粥 喂 过 了 伊勒 , 它 便 跑 到 自己 的 窝 前 , 用 长嘴 挑开 马皮 门 , 钻 了 进去 , 盘身 靠 洞壁 小心 卧下 。 三条 小 狗崽 立即 找到 奶头 , 使出 了 吃奶 的 劲 。

陈阵 悄悄 走近 伊勒 , 蹲下 身 , 用手掌 抚摸 伊勒 的 脑袋 , 尽量 挡住 它 的 视线 。 伊勒 喜欢 主人 的 爱抚 , 它 高兴 地猛 舔 陈阵 的 手掌 。 杨克 扒开 一只 狗崽 , 用 一只 手 捏 着 伊勒 的 奶头 挤狗奶 , 另一只 手握 成碗 状 接奶 , 接到 半 巴掌 的 时候 , 陈阵 悄悄 从 怀里 掏出 小狼 崽 。 杨克 立即 把 狗奶 抹 在 狼 崽 的 头上 背上 和 爪子 上 。 杨克 使用 的 是 草原 牧民 让 母羊 认养 羊羔 孤儿 的 古老 而 有效 的 方法 。 杨克 和 陈阵 也 想 用 这个 方法 让 伊勒 认下 这个 狼 崽 儿子 。 但是 狗 比 绵羊 聪明 得 多 , 嗅觉 也 更 灵敏 。 假若 伊勒 的 狗崽 全部 死掉 或 被 人 抱 走 , 它 也许 会 很快 认下 这个 狼子 , 但是 它 现在 已有 自己 的 三个 孩子 , 所以 它 显然 不 愿意 接收 狼子 。 狼崽一进 狗窝 , 伊勒 就 有 反应 , 它 极力 想 抬头 看 它 的 孩子 。 陈阵 和 杨克 只好 采用 软硬兼施 的 办法 , 不让 伊勒 抬头 起身 。

又 冷 又 饿 的 小 狼 崽 被 放到 伊勒 的 奶头 旁边 , 当 它 一 闻到 奶香 , 一直 蔫蔫 装死 的 小 狼 崽 , 突然 像 大 狼 闻到 了 血腥 一样 , 张牙舞爪 , 杀气腾腾 , 一副 有奶便是娘 的 嘴脸 原形毕露 。 小狼崽比 狗崽 出生 晚 了 一个半月 , 狼 崽 的 个头 要 比 狗崽 小 一圈 , 身长 也 要 短 一头 。 但是 小狼 崽 的 力气 却 远远 超过 狗崽 , 它 抢 奶头 的 技术 和 本事 也 狠过 狗崽 。 母狗 腹部 有 两排 奶头 , 乳房 有大有小 , 出奶 量 更是 有 多 有 少 。 让 陈阵 和 杨克 吃惊 的 是 小 狼 崽 并 不 急于 吃奶 , 而是 发疯 似的 顺着 奶头 一路 尝 下去 , 把 正在 吃奶 的 狗崽 一个 一个 挤开 拱 倒 。 一时间 , 一向 平静 的 狗窝 像是 闯进来 一个 暴徒 劫匪 , 打 得 狗窝 狗 仰崽翻 , 乱作一团 。 小狼 崽 蛮劲 野性 勃发 , 连 拱 带 顶 , 挑翻 了 一只 又 一只 的 狗崽 , 然后 把 两排 奶头 从上到下 , 从左到右 , 全部 尝 了 个 遍 。 它 尝 一个 , 吐 一个 ; 尝 一个 , 又 吐 一个 , 最后 在 伊勒 的 腹部 中间 , 挑中 了 一个 最大 最鼓 , 出奶 量 最足 的 奶头 , 叼 住 了 就 不 撒 嘴 , 猛 嘬 猛 喝 起来 。 只见 它 叼 住 一个 奶头 , 又 用 爪子 按住 了 另 一个 大 奶头 , 一副 吃 在 碗 里 , 霸住 锅里 , 肥水不流外人田 的 恶霸 架式 。 三只 温顺 的 胖 狗崽 , 不一会儿 全 被 狼 崽 轰 赶到 两边 去 了 。

两人 看 得 目瞪口呆 。 杨克惊 大 了 眼睛 说 : 狼性 真 可怕 , 这小 兔崽子 连 眼睛 还 没 睁开 , 就 这样 霸道 。 怪不得 七条 狼 崽 就 数 它 个 大 , 想必 在 狼窝 里 它 对 它 的 兄弟姐妹 也 六亲不认 。

陈阵 却 看 得 兴致勃勃 又 陷入 沉思 , 过 了 好 一会儿 , 他 才 从 思索 中 醒来 , 又 想 了 想 说 : 咱们 还 真得 好好看 呐 , 这 里面 启发 人 的 东西 太多 了 。 你 看 , 这个 狗窝 , 简直 就是 世界 历史 的 缩影 和 概括 。 我 刚才 忽然 想起 鲁迅 先生 的 一段话 , 他 认为 , 西方人 兽性 多一些 , 而 中国 人 家畜

性 多一些 ……

陈阵 指 了 指狼崽说 : 这 就是 兽性 …… 又 指 了 指 狗崽 说 : 这 就是 家畜 性 。 现在 的 西方人 , 大多 是 条顿 、 日耳曼 、 盎格鲁 · 撒克逊 那些 游猎 蛮族 的 后代 。 古希腊 古罗马 的 高度文明 发展 了 一 两千年 以后 , 他们 才 像 猛兽 一样 地 从 原始森林 中冲 出来 , 捣毁 了 古罗马 。 他们 的 食具 是 刀叉 , 他们 的 食物 是 牛排 、 奶酪 和 黄油 。 因此 , 现在 西方人 身上 的 原始 野性 和 兽性 , 保留 得 要 比 古老 的 农耕 民族 多得多 。 一百多年 来 , 中国 家畜 性 当然 要 受 西方 兽性 的 欺负 了 。 几千年 来 庞大 的 华夏民族 总 被 草原 游牧 小 民族 打 得 丢人现眼 也 就 不足为怪 了 。

陈阵 摸了摸 狼 崽 的 头 继续 说 : 性格 不仅 决定 个人 的 命运 , 性格 也 决定 民族 的 命运 。 农耕 民族 家畜 性过 多 , 这种 窝囊 性格 , 决定 了 农耕 民族 的 命运 。 世界 上 四大 文明古国 全是 农耕 国 , 那 三个 古文明 早就 灭亡 了 , 华夏 文明 之所以 没有 灭亡 , 不光 是因为 它 拥有 世界 上 最大 的 农业 两河 流域 —— 黄河 和 长江 , 养育 出 了 世界 上 最 庞大 的 人口 , 使得 其他 的 文明 不太好 啃 动 和 消化 掉 。 还 可能 由于 草原 游牧民族 对 中华文明 的 巨大贡献 …… 不过 , 这个 关系 我 还 没有 完全 琢磨 透 , 在 草原 呆 了 两年 多 , 我 越来越 觉得 这 里面 大有文章 ……

杨克点 了 点头 说 : 看来 养狼 除了 研究 狼 , 还 可以 研究 研究 人性 、 狼性 、 兽性 和 家畜 性 , 在 城市 和 农区 还 真 没 这个 条件 , 顶多 只能 看看 人 和 家畜 ……

陈阵 说 : 可是 人性 家畜 性 不 跟 狼性 兽性 放在 一起 对比 研究 , 肯定 研究 不 出 什么 名堂 来 的 。

杨克笑 道 : 没错 。 看来 养狼 的 第一天 就 大有 收获 。 这条 狼 崽 咱们 养定 了 。

狗窝 里 的 骚动 , 小 狗崽 被 狼 崽 欺负 所 发出 的 委屈 哼哼 声 , 使 伊勒 更加 怀疑 和 警惕 起来 , 它 极力 想 撑起 前腿 , 摆脱 陈阵 的 控制 , 看看 窝里 到底 发生 了 什么 事情 。 陈阵 担心 它 认出 狼 崽 , 把 它 咬 死 , 便 死死 按住 伊勒 的 头 , 一边 轻轻 叫 它 的 名字 , 哄 它 抚摸 它 , 一直 等到 狼 崽 吃 圆 了 肚皮 才 松开 手 。 伊勒 扭过头 , 立即 发现 窝里 多出 了 一个 小崽 , 它 不安 地 挨个 闻 了 闻 , 很快 就闻出 了 狼 崽 , 可能 狼 崽 身上 也 有 它 的 奶味 , 它 稍稍 犹豫 了 一下 , 但 还是 想 用 鼻子 把 狼崽顶 走 , 并 极力 想 站 起来 , 到 窝 外 光线 亮 一点 的 地方 看个 究竟 。

陈阵 马上 又 把 伊勒 按住 , 他 必须 让 伊勒 明白 主人 的 意图 , 希望 伊勒 能 接受 这个 事实 , 只能 服从 不准 反抗 。 伊勒 别别扭扭 地 哼 叫 起来 , 它 似乎 已经 知道 窝里 多 出来 的 一只 小崽 , 就是 主人 刚刚 从 山里 抓 回来 的 狼 崽 , 而且 主人 还 强迫 它 认养 这个 不共戴天 的 仇敌 。 草原 狗 不同于 内地 狗 , 内地 狗 眼界 狭窄 , 没见 过 狼 和 虎 , 给 它 一条 虎崽 , 它 也 会 傻乎乎 地 喂奶 认养 。 可 这里 的 草原 是 狗 和 狼 搏杀 的 战场 , 母狗 哪能 认敌 为友 。 伊勒 几次 想 站 起来 拒绝 喂奶 , 都 被 陈阵 按住 。 伊勒 气愤 、 烦躁 、 难受 、 恶心 , 但 它 又 不敢 得罪 主人 , 最后 只好 气呼呼 地 躺倒 不动 了 。

在 草原 上 , 人 完全 掌握 着 狗 的 生杀大权 , 人 是 靠 强大 的 专制 暴力 和 食物 的 诱惑 将 野狗 驯成 家畜 的 。 任何 胆敢 反抗 主人 的 狗 , 不是 被 赶出 家门 , 赶到 草原 上 饿死 冻死 或 被 狼 吃掉 , 就是 被 人 直接 杀死 。 狗 早已 丧失 了 独立 的 兽性 , 而 成为 家畜 性 十足 的 家畜 , 成为 一种 离开 人 便 无法 生存 的 动物 。 陈阵 替 伊勒 们 感到 深深地 难过 。 与 此 同理 , 在 人类 社会 , 如果 专制 镇压 的 力量 太强大 , 时间 又 太久 , 人群 也 会 渐渐 丧失 人性 中 的 兽性 , 而 逐渐 变为 家畜 性 十足 的 顺民 。 顺民 多 了 , 民族 内部 的 统治 也 顺利 了 , 可是 一旦 遭受 外部 强大 力量 的 入侵 , 这个 民族 就 丧失 了 反抗 能力 。 或者 俯首称臣 变成 异族 的 顺民 , 或者 被 彻底 毁灭 , 变成 后人 考古 发掘 的 废墟 。 多少 灿烂辉煌 的 农耕 文明 , 现在 只能 到 历史博物馆 去 看 了 。

狗窝 渐渐 平静下来 。 伊勒 是 杨克 陈阵 喂养 的 第一条 母狗 , 在 它 的 怀孕期 、 生产 期 和 哺乳期 , 他们 始终 对 它 关怀备至 , 好吃好喝 好 伺候 。 因此 伊勒 的 奶水 特足 。 在 别人 抱 走 了 几条 狗崽 后 , 它 的 奶水 更是 绰绰有余 。 此时 多 了 一条 小狼 崽 , 伊勒 的 奶水 供应 , 也 应该 不成问题 。 三条 狗崽 虽然 被 狼 崽 挤 到 瘦 奶头 的 地方 , 但 狗崽 们 也 慢慢 吃饱 了 。 小 狗崽 开始 爬 到 狗 妈 的 背上 脖子 上 , 互相 咬 尾巴 叼 耳朵 玩耍 起来 。 可是 狼 崽 还 在 狠命 地 嘬 奶 。 陈阵 想 , 在 狼窝 里 , 七只 狼 崽 个个 都 是 小 强盗 , 抢 不到 奶 就 可能 饿死 。 即使 这 条 个头 最大 的 狼 崽 , 也 未必 能 敞开 肚皮 吃个 够 。 这回 它 来到 狗窝 , 可算 有 了 用武之地 , 它 一边 吃 , 一边 快乐 地 哼哼 着 , 像 一条 饿 疯 了 的 大 狼 扑 在 一头 大 牲口 上 生吞 活咽 , 胡吃海塞 , 根本 不顾 自己 肚皮 的 容量 。

陈阵 看着 看着 就 觉得 不对头 , 一转眼 , 狼 崽 的 肚皮 大得 快 超过 胖 狗崽 的 肚皮 了 。 他 赶紧 摸了摸 狼 崽 的 肚子 , 吓了一跳 : 那 肚皮 撑得 薄如 一层 纸 。 陈阵 担心 狼 崽 真的 会 被 撑破 肚皮 , 便 急忙 握住 狼 崽 的 脖子 , 慢慢 拽 它 , 可是 小狼 崽 竟然 毫无 松口 的 意思 , 竟 把 奶头 拽 长 了 两寸 , 还 不撒口 , 疼得 伊勒 咝咝 直叫 。 杨克 慌忙 用 两 手指 掐住 狼 崽 的 双颚 , 才 掐 开 了 狼 嘴 。 杨克 倒吸 一口 冷气 说 : 牧民 都 说 狼 有 一个 橡皮 肚子 , 这回 我 真信 了 。 陈阵 不禁 喜形于色 : 你 看 它 胃口 这么 好 , 生命力 这么 旺盛 , 养活 它 好像 不难 , 以后 就让 它 敞开 吃 , 管够 !

陈阵 从 这条 刚刚 脱离 了 狼窝 的 小 狼 崽 身上 , 亲眼 见识 了 一种 可畏 的 竞争能力 和 凶狠 顽强 的 性格 , 也 由此 隐隐地 感觉 到 了 小 狼 身上 那种 根深蒂固 的 狼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