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十一章 (2)

第十一章 (2)

回到 蒙古包 , 已 是 午后 。 陈阵 把 装 狼 崽 的 书包 挂 在 蒙包 的 哈 那 墙上 。 四个 人 围坐 炉旁 , 加 火热 茶 , 吃 烤肉 , 一边 讨论 怎样 处理 这 七只 小狼 崽 。 道尔 基说 : 处理 狼 崽 还 用得着 讨论 吗 , 喝完 茶 你们 来看 我 的 , 两分钟 也 用 不了 。

陈阵 知道 自己 马上 就要 面临 那个 最 棘手 问题 —— 养狼 。 在 他 一 开始 产生 养狼 崽 的 念头 时 , 就 预知 这个 举动 将会 遭到 几乎 所有 牧民 、 干部 和 知青 的 反对 。 无论 从 政治 、 信仰 、 宗教 、 民族 关系 上 , 还是 从 心理 、 生产 和 安全 上 来看 , 养狼 绝对 是 一件 居心叵测 、 别有用心 的 大 坏事 。 文革 初期 在 北京动物园 里 , 管理员 仅仅只是 将 一只 缺奶 的 小老虎 , 和 一条 把 它 喂 大 的 母狗 养在 一个 笼子 里 , 就 成 了 重大 政治 问题 , 说 这 是 宣扬 反动 的 阶级 调和 论 , 管理员 被 审查 批斗 。 那么 把 狼养 在 羊群 牛群 狗群 旁边 , 这 不是 公然 敌我不分 , 认敌 为友 吗 ? 在 草原 , 狼 既 是 牧民 的 仇敌 , 又 是 牧民 尤其 是 老人 心目 中 敬畏 的 神灵 和 图腾 , 是 他们 灵魂 升天 的 载体 。 神灵 或 图腾 只能 顶礼膜拜 , 哪能 像 家 狗 家奴 似的 被 人 豢养 呢 ? 从 宗教 心理 、 生产 安全 上 来说 , 养虎为患 , 养狼为 祸 ; 真 把 小 狼 养起来 , 毕利格 阿爸 会 不会 再也 不认 他 这个 汉人 儿子 了 ?

可是 , 陈阵 没有 丝毫 要 亵渎 神灵 、 亵渎 蒙古 民族宗教 情感 的 动机 , 相反 , 正 因为 他 对 蒙古 民族 狼图腾 的 尊重 , 对 深奥 玄妙 的 狼 课题 的 痴迷 , 他 才 一天 比 一天 更 迫切 地想养 一条 小狼 。 狼 的 行踪 如此 神出鬼没 , 如果 他 不 亲手 养 一条 实实在在 、 看得见 摸得着 的 活狼 , 他 对 狼 的 认识 只能 停留 在 虚无 玄妙 的 民间故事 、 或 一般 人 的 普通 认识水平 , 甚至 是 汉族 仇视 狼 仇恨 狼 的 民族 偏见 之上 。 从 他们 这 一批 1967 年 最早 离开 北京 的 知青 开始 , 大批 的 内地 人 , 内地 的 枪支弹药 就 不断 涌入 蒙古草原 。 草原 上 的 狼 正在 减少 , 可能 再 过 若干年 , 人们 就 可能 再也 找 不到 一窝 七只 狼 崽 的 狼 洞 了 。 要 想 从 牧民 那里 要 只 狼崽来 养 那 是 不 可能 的 , 要养 狼 只有 自己 抓 。 他 不能 等 了 , 既然 这次 自己 亲手 抓住 了 狼 崽 , 就 一定 要养 一条 狼 。 但是 , 为了 不 伤害 牧民 和 尤其 是 老人 的 情感 , 陈阵 还 得 找 一些 能 让 牧民 勉强 接受 的 理由 。

在 掏狼前 , 他 苦思 多日 , 终于 找到 了 一个 看似 合理 的 理由 : 养狼 是 科学实验 , 是 为了 配 狼狗 。 狼狗 在 额仑 草原 上极负 盛名 。 原因 是 边防站 的 边防军 有 五六条 狼狗 军犬 , 高大威猛 , 奔速 极快 。 猎狼 猎狐 总是 快 、 准 、 狠 、 十拿九稳 。 一次 , 边防站 的 赵 站长 骑着马 , 带 着 两个 战士 、 两条 狼狗 到 牧业 队 检查 民兵 工作 , 一路上 , 两条 狼狗 一口气 抓 了 四条 大 狐狸 , 几乎 看到 一条 就 能 抓 到 一条 。 一路 检查 工作 , 一路 剥 狐狸皮 , 把 全队 的 猎手 都 看 呆 了 。 后来 牧民 都 想 弄 条 狼狗 来 养 , 但是 在 当时 , 狼狗 是 稀缺 的 军事 物资 , 军民关系 再 好 , 牧民 也 要 不来 一条 狼 狗崽 。 陈阵 想 , 狼狗 不 就是 公狼 和 母狗 杂交 出来 的 后代 吗 , 如果 养 大 一条 公狼 , 再 与 母狗 交配 不 就 能 得到 狼狗 了 嘛 。 然后 再 把 狼狗 送给 牧民 , 不 就 能 争取 到养 狼 的 可能性 了 吗 。 而且 , 蒙古草原 狼 是 世界 上 品种 最优 的 狼 , 如果 试验 成功 , 就 可能 培养 出比 德国 苏联 军犬 品质 更 优良 的 狼狗 来 。 这样 , 也许 还 能 为 蒙古草原 发展 出 一项 崭新 的 畜牧 事业 来 呢 。

陈阵 放下 茶碗 对 道尔 基说 : 你 可以 把 六条 小狼 崽 处理 掉 , 给 我 留 一条 最壮 的 公狼 崽 。 我想养 狼 。

道尔 基一 愣 , 然后 像 看 狼 一样 地 看着 陈阵 , 足足有 十秒钟 , 才 说 : 你 想养 狼 ?

陈阵 说 : 我 就是 想养 狼 , 等 狼 长大 了 , 让 它 跟 母狗 配对 , 没准 能 配出 比 边防站 的 狼狗 还

要 好 的 狼狗 来 呢 。 到时候 , 小 狼狗 一生 出来 , 准保 牧民 家家 都 来 要 。

道尔 基 眼珠 一转 , 突然 转 出 猎犬 看到 猎物 的 光芒 。 他 急急 地喘 着 气 说 : 这个 主意 可真 不赖 ! 没准 能 成 ! 要是 咱们 有 了 狼狗 , 那 打 狐狸 打狼 就 太 容易 了 。 说不定 , 将来 咱们 光卖 狼 狗崽 , 就 能 发大财 。 陈阵 说 : 我怕 队里 不让 养 。 道尔 基说 : 养狼 是 为了 打狼 , 保护 集体 财产 , 谁 要是 反对 咱们 养狼 , 往后 下 了 狼 狗崽子 , 就 甭想 跟 咱们 要 了 。 杨克笑 道 : 噢 , 你 也 想养 狼 了 ? 道尔 基 坚决 地说 : 只要 你们 养 , 我 也 养 一条 。 陈阵 击掌 说 : 这 太好了 , 两家 一起 养 , 成功 的 把握 就 更 大 了 !

陈阵 想 了 想 又 说 : 不过 , 我 有点儿 吃不准 , 等 小 狼 长大 了 , 公狼 会 跟 母狗 配对 吗 ?

道尔 基说 : 这倒 不难 , 我 有 一个 好 法子 。 三年 前 , 我 弄 来 一条 特别 好 的 母狗 种 , 我 想 用 我家 的 一条 最快 最猛 的 公狗 跟 它 配对 。 可是 我家 有 十条 狗 , 八条 是 公狗 , 好狗赖 狗 都 有 , 要是 这 条 母狗 先让 赖狗配 上 了 , 这不白 瞎 了 吗 。 后来 , 我 想 出 了 一个 法子 , 到 该 配种 的 时候 , 我 找 了 一个 挖 了 半截子 的 大干 井筒 子 , 有 蒙古包 那么 大 , 两人 多 深 。 我 把 那条 好 公狗 和 母狗 放进去 , 再 放进去 一只 死羊 , 隔 几天 给 它们 添食 添水 。 过 了 二十天 , 我 再 把 两条 狗 弄 上来 , 嘿 , 母狗 还 真 怀上 了 。 不到 开春 , 母狗 就 下 了 一窝 好 狗崽 , 一共 八只 , 我 摔死 四条 母 的 , 留下 四条 公的 , 全养 着 。 现在 我家 的 十几条 狗 , 就数 这 四条 狗 最大 最快 最 厉害 。 一年 下来 , 我家 打 的 狼 和 狐狸 , 多一半 是 这 四条 狗 功劳 。 要是 咱们 用 这个 法子 , 也 一定 能 得到 狼 狗崽 , 你 可 记住 了 , 打小 就 得 把 狼崽和母 狗崽 放在 一块 堆养 。

陈阵 杨克 连声 叫好 。

帆布 书包 动了动 , 小狼崽们 可能 被 压麻 了 , 也 可能 是 饿 了 , 它们 终于 不再 装死 , 开始 挣扎 , 想 从 书包 的 缝隙 钻出来 。 这 可是 陈阵 所 尊重 敬佩 的 七条 高贵 的 小 生命 啊 , 但 其中 的 五条 即将 被 处死 。 陈阵 的 心 一下子 沉重 起来 。 他 眼前 立即 晃过 北京动物园 大门 的 那面 浮雕 墙 , 假如能 把 这 五条 狼 崽 送到 那里 就 好 了 , 这 可是 草原 深处 最 纯种 的 蒙古 狼 呵 。 此刻 , 他 深感 人心 贪婪 和 虚荣 的 可怕 , 他 掏狼本 是 为了 养狼 , 而养 狼 只要 抱 回来 一只 公狼 崽 就行了 , 即使 在 这 七只 里 挑 一只 最大 最壮 的 也 不算 太过分 。 但 他 为什么 竟然 把 一窝 狼 崽 全端 了 回来 了 呢 ? 真不该 让 道尔 基和梁 建中 俩 人 跟 他 一块儿 去 。 但 如果 他俩 不去 , 他会 不会 只 抱 一只 小狼 崽 就 回来 呢 ? 也 不会 的 。 掏一窝 狼 崽 还 意味着 胜利 、 勇敢 、 利益 、 荣誉 和 人们 的 刮目相看 , 相比之下 , 这 七条 小 生命 就是 沙粒 一样 轻 的 砝码 了 。

此刻 , 陈阵 的 心 一阵阵 的 疼痛 。 他 发现自己 实际上 早已 非常 喜欢 这些 小狼 崽 了 。 他 想 狼崽想 了 两年 多 , 都 快 想 痴 了 , 他 真想 把 它们 全 留下来 。 但 这 是 根本 不 可能 的 , 七条 小狼 , 他 得 弄 多少 食物 才能 把 它们 喂 大 呀 ? 他 忽然 闪过 一个 念头 : 是不是 再 骑马 把 其它 的 五只 狼 崽 送回 狼洞 去 ? 可是 , 除了 杨克 , 没人会 跟 他 去 的 , 他 自己 一个 人 更 不敢 去 , 来回 四个 多 小时 , 人力 和 马力 都 吃不消 。 那条 母狼 此刻 一定 在 破洞 旁 哭天抢地 , 怒吼 疯嚎 。 现在 送 回去 , 不是 去 找死 吗 。

陈阵 拎 着 书包 , 步履 缓慢 地 出了门 。 他 说 : 还是 过 几天 再 处理 吧 , 我 想 再 好好 地 看看 它们 。 道尔 基说 : 你 拿 什么 来 喂 它们 ? 天 这么 冷 , 狼 崽 一天 不吃 奶 , 全得 饿死 。 陈阵 说 : 我 挤 牛奶 喂 它们 。 梁 建中 沉下 脸说 : 那 可 不行 ! 那 是 我养 的 牛 , 奶是 给 人 喝 的 , 狼 吃 牛 , 你 用 牛奶 喂 狼 , 天下 哪有 这 等 道理 ? 以后 大队 该 不让 我 放牛 了 。

杨克 打圆场 说 : 还是 让 道尔 基 处理 吧 , 嘎斯迈 正为 完 不成 任务 发愁 呢 , 咱们 要是 能 交出 五张 狼崽皮 , 就 能 蒙混 过去 , 也 能 偷偷地 养狼 崽 了 。 要 不 , 全队 的 人 都 来看 这窝活 狼 崽 , 你 就 连 一只 也 养 不成 了 。 快 让 道尔 基 下手 吧 , 反正 我下 不了 手 , 你 更 下 不了 手 , 请 道尔 基来 一趟 也 不 容易 。

陈阵 眼睛 酸 了 酸 。 长叹一声 : 只能 这样 了 ……

陈阵 返身 进 了 包 , 拖出 干 牛粪 箱 , 倒空 干粪 , 将 书包 里 的 狼崽全 放进 木箱 里 。 小狼 崽 四处 乱 爬 , 可 爬 到 箱角 又 停下来 装死 , 小小的 生命 还 想 为 躲避 厄运 做 最后 的 挣扎 。 每 只 狼 崽 都 在 发抖 , 细长 硬挺 的 黑 狼毫 颤抖 得 像 过 了 电 一样 。 道尔 基用 手指 像 拨拉 兔 崽 一样 地 拨拉 狼 崽 , 抬起 头 对 陈阵 说 : 四只 公的 , 三只 母 的 。 这 条 最大 最壮 的 归 你 了 , 这条 归 我 ! 说完 便 去 抓 其他 五只 狼 崽 , 一只 一只 地 装进 书包 。

道尔 基 拎 着 书包 走向 蒙古包 前 的 空地 , 从 书包 里 掏出 一只 , 看 了 看 它 的 小 肚皮 说 : 这是 只母 的 , 让 它 先 去 见 腾格里 吧 ! 说完 , 向 后 抬手 , 又 蹲 了 一下 右腿 , 向前 抡 圆 了 胳膊 , 把 胖乎乎 的 小 狼 崽 用力 扔 向 腾格里 , 像 草原 牧民 每年 春节 以后 处理 过剩 的 小 狗崽 一样 —— 抛 上天 的 是 它们 的 灵魂 , 落下 地 的 是 它们 的 躯壳 。 陈阵 和 杨克 多次 见过 这种 古老 的 仪式 , 过去 也 一直 听说 , 草原 牧民 也 是 用 这种 仪式 来 处理 狼 崽 , 但是 , 他俩 还是 第一次 亲眼看见 牧民 用此 方式 来 处理 自己 掏来 的 狼 崽 。 陈阵 和 杨克 脸色 灰白 , 像 蒙古包 旁 的 脏雪 一样 。

被 抛 上天 的 小 狼 崽 , 似乎 不 愿意 这么 早就 去 见 腾格里 。 一直 装死 求生 、 一动不动 的 母狼 崽 刚刚 被 抛 上 了 天 , 就 本能 地 知道 自己 要 到 哪里 去 了 , 它 立即 拼出 所有 的 力气 , 张开 四条 嫩嫩的 小腿 小爪 , 在 空中 乱舞 乱 抓 , 似乎 想 抓 到 它 妈妈 的 身体 或是 爸爸 的 脖颈 , 哪怕 是 一根 救命 狼毫 也 行 。 陈阵 好像 看到 母狼 崽灰蓝 的 眼膜 被 剧烈 的 恐惧 猛地 撑破 , 露出 充血 的 黑 眼红 珠 。 可怜 的 小 狼 崽 竟然 在 空中 提前 睁开 了 眼 , 但是 它 仍然 未能 见到 蓝色 明亮 的 腾格里 , 蓝天 被 乌云 所挡 , 被 小 狼 眼中 的 血水 所 遮 。 小狼崽张 了 张嘴 , 从 半空 抛物线 弧度 的 顶端 往 下落 , 下面 就是 营盘 前 的 无雪 硬地 。

狼崽像 一只 乳瓜 一样 , 噗地 一声 摔 砸 在 地上 , 稚嫩 的 身体 来不及 挣扎 一下 就 不动 了 。 口中 鼻中 眼中 流出 稀稀 的 粉红色 的 血 , 像是 还 带 着 奶色 。 陈阵 的 心 像是 从 嗓子眼 又 摔 回到 胸腔 , 疼得 似乎 没有 任何 知觉 。 三条 狗 几步 冲到 狼 崽 跟前 , 道尔 基大吼 一声 , 又 跨 了 几 大步 挡住 了 狗 , 他 生怕 狼 崽 珍贵 的 皮 被 狗 咬破 。 那一刻 陈阵 意外 地 发现 , 二郎 冲过去 , 是 朝着 两位 伙伴 在 吼 , 显然 是 为了 拦住 黄黄 和 伊勒 咬 狼 崽 。 颇具 大将风度 的 二郎 , 没有 鞭尸 的 恶习 , 甚至 还 好像 有些 喜欢 狼 崽 。

道尔 基 又 从 书包 里 掏出 一只 狼 崽 , 这条 狼 崽 好像 已经 嗅到 了 它 姐妹 的 乳血 气味 , 刚一 被 道尔 基握 到 手里 就 不再 装死 , 而是 拼命 挣扎 , 小小的 嫩 爪 将 道尔 基的 手背 抓 了 一道 又 一道 的 白痕 。 他 刚 想 抛 , 突然 又 停下 对 陈阵 说 : 来 , 你 也 开 开杀戒 吧 , 亲手 杀条 狼 , 练练 胆子 。 草原 上 哪个 羊倌 没杀 过 狼 ?

陈阵 退后 一步 说 : 还是 你 来 吧 。 道尔 基笑 道 : 你们 汉人 胆子 忒 小 , 那么 恨 狼 , 可连条 狼

崽 都 不敢 杀 , 那 还 能 打仗 吗 ? 怪不得 你们 汉人 费 那 老劲修 了 个 一万里 的 城墙 。 看 我 的 …… 话音刚落 , 狼 崽 被 抛 上 了 天 。 一只 还 未 落地 另一只 又 飞上了 天 。 道尔 基越 杀 越 兴奋 , 一边 还 念念有词 : 上 腾格里 吧 , 上 那儿 去 享福 吧 !

陈阵 觉得 自己 的 胆气 非但 没 被 激发 出来 , 反倒 被 吓 回去 一大截 。 他 深感 农耕 民族 与 游牧民族 在 心理 上 的 巨大 差异 —— 使用 宰牲 刀 的 民族 自然 比 使用 镰刀 的 民族 更 适应 铁 与 血 。 古老 的 汉 民族 为什么 不在 自己 的 民族 内部 , 保留 一支 汉 文化 的 游牧 族群 呢 ? 传统 的 国土 范围 内 , 尚有 适合 游牧 的 草原 , 完全 可以 培养 出 一支 华夏 本 民族 的 “ 哥萨克 ”。 说到底 , 筑城 护边 , 屯垦 戍边 都 不如 游牧 戍边 , 草原 民族 的 骠 悍勇 猛 就是 在 这样 严酷 的 环境 中 , 年复一年 地练 出来 的 。


第十一章 (2)

回到 蒙古包 , 已 是 午后 。 陈阵 把 装 狼 崽 的 书包 挂 在 蒙包 的 哈 那 墙上 。 四个 人 围坐 炉旁 , 加 火热 茶 , 吃 烤肉 , 一边 讨论 怎样 处理 这 七只 小狼 崽 。 道尔 基说 : 处理 狼 崽 还 用得着 讨论 吗 , 喝完 茶 你们 来看 我 的 , 两分钟 也 用 不了 。

陈阵 知道 自己 马上 就要 面临 那个 最 棘手 问题 —— 养狼 。 在 他 一 开始 产生 养狼 崽 的 念头 时 , 就 预知 这个 举动 将会 遭到 几乎 所有 牧民 、 干部 和 知青 的 反对 。 无论 从 政治 、 信仰 、 宗教 、 民族 关系 上 , 还是 从 心理 、 生产 和 安全 上 来看 , 养狼 绝对 是 一件 居心叵测 、 别有用心 的 大 坏事 。 文革 初期 在 北京动物园 里 , 管理员 仅仅只是 将 一只 缺奶 的 小老虎 , 和 一条 把 它 喂 大 的 母狗 养在 一个 笼子 里 , 就 成 了 重大 政治 问题 , 说 这 是 宣扬 反动 的 阶级 调和 论 , 管理员 被 审查 批斗 。 那么 把 狼养 在 羊群 牛群 狗群 旁边 , 这 不是 公然 敌我不分 , 认敌 为友 吗 ? 在 草原 , 狼 既 是 牧民 的 仇敌 , 又 是 牧民 尤其 是 老人 心目 中 敬畏 的 神灵 和 图腾 , 是 他们 灵魂 升天 的 载体 。 神灵 或 图腾 只能 顶礼膜拜 , 哪能 像 家 狗 家奴 似的 被 人 豢养 呢 ? 从 宗教 心理 、 生产 安全 上 来说 , 养虎为患 , 养狼为 祸 ; 真 把 小 狼 养起来 , 毕利格 阿爸 会 不会 再也 不认 他 这个 汉人 儿子 了 ?

可是 , 陈阵 没有 丝毫 要 亵渎 神灵 、 亵渎 蒙古 民族宗教 情感 的 动机 , 相反 , 正 因为 他 对 蒙古 民族 狼图腾 的 尊重 , 对 深奥 玄妙 的 狼 课题 的 痴迷 , 他 才 一天 比 一天 更 迫切 地想养 一条 小狼 。 狼 的 行踪 如此 神出鬼没 , 如果 他 不 亲手 养 一条 实实在在 、 看得见 摸得着 的 活狼 , 他 对 狼 的 认识 只能 停留 在 虚无 玄妙 的 民间故事 、 或 一般 人 的 普通 认识水平 , 甚至 是 汉族 仇视 狼 仇恨 狼 的 民族 偏见 之上 。 从 他们 这 一批 1967 年 最早 离开 北京 的 知青 开始 , 大批 的 内地 人 , 内地 的 枪支弹药 就 不断 涌入 蒙古草原 。 草原 上 的 狼 正在 减少 , 可能 再 过 若干年 , 人们 就 可能 再也 找 不到 一窝 七只 狼 崽 的 狼 洞 了 。 要 想 从 牧民 那里 要 只 狼崽来 养 那 是 不 可能 的 , 要养 狼 只有 自己 抓 。 他 不能 等 了 , 既然 这次 自己 亲手 抓住 了 狼 崽 , 就 一定 要养 一条 狼 。 但是 , 为了 不 伤害 牧民 和 尤其 是 老人 的 情感 , 陈阵 还 得 找 一些 能 让 牧民 勉强 接受 的 理由 。

在 掏狼前 , 他 苦思 多日 , 终于 找到 了 一个 看似 合理 的 理由 : 养狼 是 科学实验 , 是 为了 配 狼狗 。 狼狗 在 额仑 草原 上极负 盛名 。 原因 是 边防站 的 边防军 有 五六条 狼狗 军犬 , 高大威猛 , 奔速 极快 。 猎狼 猎狐 总是 快 、 准 、 狠 、 十拿九稳 。 一次 , 边防站 的 赵 站长 骑着马 , 带 着 两个 战士 、 两条 狼狗 到 牧业 队 检查 民兵 工作 , 一路上 , 两条 狼狗 一口气 抓 了 四条 大 狐狸 , 几乎 看到 一条 就 能 抓 到 一条 。 一路 检查 工作 , 一路 剥 狐狸皮 , 把 全队 的 猎手 都 看 呆 了 。 后来 牧民 都 想 弄 条 狼狗 来 养 , 但是 在 当时 , 狼狗 是 稀缺 的 军事 物资 , 军民关系 再 好 , 牧民 也 要 不来 一条 狼 狗崽 。 陈阵 想 , 狼狗 不 就是 公狼 和 母狗 杂交 出来 的 后代 吗 , 如果 养 大 一条 公狼 , 再 与 母狗 交配 不 就 能 得到 狼狗 了 嘛 。 然后 再 把 狼狗 送给 牧民 , 不 就 能 争取 到养 狼 的 可能性 了 吗 。 而且 , 蒙古草原 狼 是 世界 上 品种 最优 的 狼 , 如果 试验 成功 , 就 可能 培养 出比 德国 苏联 军犬 品质 更 优良 的 狼狗 来 。 这样 , 也许 还 能 为 蒙古草原 发展 出 一项 崭新 的 畜牧 事业 来 呢 。

陈阵 放下 茶碗 对 道尔 基说 : 你 可以 把 六条 小狼 崽 处理 掉 , 给 我 留 一条 最壮 的 公狼 崽 。 我想养 狼 。

道尔 基一 愣 , 然后 像 看 狼 一样 地 看着 陈阵 , 足足有 十秒钟 , 才 说 : 你 想养 狼 ?

陈阵 说 : 我 就是 想养 狼 , 等 狼 长大 了 , 让 它 跟 母狗 配对 , 没准 能 配出 比 边防站 的 狼狗 还

要 好 的 狼狗 来 呢 。 到时候 , 小 狼狗 一生 出来 , 准保 牧民 家家 都 来 要 。

道尔 基 眼珠 一转 , 突然 转 出 猎犬 看到 猎物 的 光芒 。 他 急急 地喘 着 气 说 : 这个 主意 可真 不赖 ! 没准 能 成 ! 要是 咱们 有 了 狼狗 , 那 打 狐狸 打狼 就 太 容易 了 。 说不定 , 将来 咱们 光卖 狼 狗崽 , 就 能 发大财 。 陈阵 说 : 我怕 队里 不让 养 。 道尔 基说 : 养狼 是 为了 打狼 , 保护 集体 财产 , 谁 要是 反对 咱们 养狼 , 往后 下 了 狼 狗崽子 , 就 甭想 跟 咱们 要 了 。 杨克笑 道 : 噢 , 你 也 想养 狼 了 ? 道尔 基 坚决 地说 : 只要 你们 养 , 我 也 养 一条 。 陈阵 击掌 说 : 这 太好了 , 两家 一起 养 , 成功 的 把握 就 更 大 了 !

陈阵 想 了 想 又 说 : 不过 , 我 有点儿 吃不准 , 等 小 狼 长大 了 , 公狼 会 跟 母狗 配对 吗 ?

道尔 基说 : 这倒 不难 , 我 有 一个 好 法子 。 三年 前 , 我 弄 来 一条 特别 好 的 母狗 种 , 我 想 用 我家 的 一条 最快 最猛 的 公狗 跟 它 配对 。 可是 我家 有 十条 狗 , 八条 是 公狗 , 好狗赖 狗 都 有 , 要是 这 条 母狗 先让 赖狗配 上 了 , 这不白 瞎 了 吗 。 后来 , 我 想 出 了 一个 法子 , 到 该 配种 的 时候 , 我 找 了 一个 挖 了 半截子 的 大干 井筒 子 , 有 蒙古包 那么 大 , 两人 多 深 。 我 把 那条 好 公狗 和 母狗 放进去 , 再 放进去 一只 死羊 , 隔 几天 给 它们 添食 添水 。 过 了 二十天 , 我 再 把 两条 狗 弄 上来 , 嘿 , 母狗 还 真 怀上 了 。 不到 开春 , 母狗 就 下 了 一窝 好 狗崽 , 一共 八只 , 我 摔死 四条 母 的 , 留下 四条 公的 , 全养 着 。 现在 我家 的 十几条 狗 , 就数 这 四条 狗 最大 最快 最 厉害 。 一年 下来 , 我家 打 的 狼 和 狐狸 , 多一半 是 这 四条 狗 功劳 。 要是 咱们 用 这个 法子 , 也 一定 能 得到 狼 狗崽 , 你 可 记住 了 , 打小 就 得 把 狼崽和母 狗崽 放在 一块 堆养 。

陈阵 杨克 连声 叫好 。

帆布 书包 动了动 , 小狼崽们 可能 被 压麻 了 , 也 可能 是 饿 了 , 它们 终于 不再 装死 , 开始 挣扎 , 想 从 书包 的 缝隙 钻出来 。 这 可是 陈阵 所 尊重 敬佩 的 七条 高贵 的 小 生命 啊 , 但 其中 的 五条 即将 被 处死 。 陈阵 的 心 一下子 沉重 起来 。 他 眼前 立即 晃过 北京动物园 大门 的 那面 浮雕 墙 , 假如能 把 这 五条 狼 崽 送到 那里 就 好 了 , 这 可是 草原 深处 最 纯种 的 蒙古 狼 呵 。 此刻 , 他 深感 人心 贪婪 和 虚荣 的 可怕 , 他 掏狼本 是 为了 养狼 , 而养 狼 只要 抱 回来 一只 公狼 崽 就行了 , 即使 在 这 七只 里 挑 一只 最大 最壮 的 也 不算 太过分 。 但 他 为什么 竟然 把 一窝 狼 崽 全端 了 回来 了 呢 ? 真不该 让 道尔 基和梁 建中 俩 人 跟 他 一块儿 去 。 但 如果 他俩 不去 , 他会 不会 只 抱 一只 小狼 崽 就 回来 呢 ? 也 不会 的 。 掏一窝 狼 崽 还 意味着 胜利 、 勇敢 、 利益 、 荣誉 和 人们 的 刮目相看 , 相比之下 , 这 七条 小 生命 就是 沙粒 一样 轻 的 砝码 了 。

此刻 , 陈阵 的 心 一阵阵 的 疼痛 。 他 发现自己 实际上 早已 非常 喜欢 这些 小狼 崽 了 。 他 想 狼崽想 了 两年 多 , 都 快 想 痴 了 , 他 真想 把 它们 全 留下来 。 但 这 是 根本 不 可能 的 , 七条 小狼 , 他 得 弄 多少 食物 才能 把 它们 喂 大 呀 ? 他 忽然 闪过 一个 念头 : 是不是 再 骑马 把 其它 的 五只 狼 崽 送回 狼洞 去 ? 可是 , 除了 杨克 , 没人会 跟 他 去 的 , 他 自己 一个 人 更 不敢 去 , 来回 四个 多 小时 , 人力 和 马力 都 吃不消 。 那条 母狼 此刻 一定 在 破洞 旁 哭天抢地 , 怒吼 疯嚎 。 现在 送 回去 , 不是 去 找死 吗 。

陈阵 拎 着 书包 , 步履 缓慢 地 出了门 。 他 说 : 还是 过 几天 再 处理 吧 , 我 想 再 好好 地 看看 它们 。 道尔 基说 : 你 拿 什么 来 喂 它们 ? 天 这么 冷 , 狼 崽 一天 不吃 奶 , 全得 饿死 。 陈阵 说 : 我 挤 牛奶 喂 它们 。 梁 建中 沉下 脸说 : 那 可 不行 ! 那 是 我养 的 牛 , 奶是 给 人 喝 的 , 狼 吃 牛 , 你 用 牛奶 喂 狼 , 天下 哪有 这 等 道理 ? 以后 大队 该 不让 我 放牛 了 。

杨克 打圆场 说 : 还是 让 道尔 基 处理 吧 , 嘎斯迈 正为 完 不成 任务 发愁 呢 , 咱们 要是 能 交出 五张 狼崽皮 , 就 能 蒙混 过去 , 也 能 偷偷地 养狼 崽 了 。 要 不 , 全队 的 人 都 来看 这窝活 狼 崽 , 你 就 连 一只 也 养 不成 了 。 快 让 道尔 基 下手 吧 , 反正 我下 不了 手 , 你 更 下 不了 手 , 请 道尔 基来 一趟 也 不 容易 。

陈阵 眼睛 酸 了 酸 。 长叹一声 : 只能 这样 了 ……

陈阵 返身 进 了 包 , 拖出 干 牛粪 箱 , 倒空 干粪 , 将 书包 里 的 狼崽全 放进 木箱 里 。 小狼 崽 四处 乱 爬 , 可 爬 到 箱角 又 停下来 装死 , 小小的 生命 还 想 为 躲避 厄运 做 最后 的 挣扎 。 每 只 狼 崽 都 在 发抖 , 细长 硬挺 的 黑 狼毫 颤抖 得 像 过 了 电 一样 。 道尔 基用 手指 像 拨拉 兔 崽 一样 地 拨拉 狼 崽 , 抬起 头 对 陈阵 说 : 四只 公的 , 三只 母 的 。 这 条 最大 最壮 的 归 你 了 , 这条 归 我 ! 说完 便 去 抓 其他 五只 狼 崽 , 一只 一只 地 装进 书包 。

道尔 基 拎 着 书包 走向 蒙古包 前 的 空地 , 从 书包 里 掏出 一只 , 看 了 看 它 的 小 肚皮 说 : 这是 只母 的 , 让 它 先 去 见 腾格里 吧 ! 说完 , 向 后 抬手 , 又 蹲 了 一下 右腿 , 向前 抡 圆 了 胳膊 , 把 胖乎乎 的 小 狼 崽 用力 扔 向 腾格里 , 像 草原 牧民 每年 春节 以后 处理 过剩 的 小 狗崽 一样 —— 抛 上天 的 是 它们 的 灵魂 , 落下 地 的 是 它们 的 躯壳 。 陈阵 和 杨克 多次 见过 这种 古老 的 仪式 , 过去 也 一直 听说 , 草原 牧民 也 是 用 这种 仪式 来 处理 狼 崽 , 但是 , 他俩 还是 第一次 亲眼看见 牧民 用此 方式 来 处理 自己 掏来 的 狼 崽 。 陈阵 和 杨克 脸色 灰白 , 像 蒙古包 旁 的 脏雪 一样 。

被 抛 上天 的 小 狼 崽 , 似乎 不 愿意 这么 早就 去 见 腾格里 。 一直 装死 求生 、 一动不动 的 母狼 崽 刚刚 被 抛 上 了 天 , 就 本能 地 知道 自己 要 到 哪里 去 了 , 它 立即 拼出 所有 的 力气 , 张开 四条 嫩嫩的 小腿 小爪 , 在 空中 乱舞 乱 抓 , 似乎 想 抓 到 它 妈妈 的 身体 或是 爸爸 的 脖颈 , 哪怕 是 一根 救命 狼毫 也 行 。 陈阵 好像 看到 母狼 崽灰蓝 的 眼膜 被 剧烈 的 恐惧 猛地 撑破 , 露出 充血 的 黑 眼红 珠 。 可怜 的 小 狼 崽 竟然 在 空中 提前 睁开 了 眼 , 但是 它 仍然 未能 见到 蓝色 明亮 的 腾格里 , 蓝天 被 乌云 所挡 , 被 小 狼 眼中 的 血水 所 遮 。 小狼崽张 了 张嘴 , 从 半空 抛物线 弧度 的 顶端 往 下落 , 下面 就是 营盘 前 的 无雪 硬地 。

狼崽像 一只 乳瓜 一样 , 噗地 一声 摔 砸 在 地上 , 稚嫩 的 身体 来不及 挣扎 一下 就 不动 了 。 口中 鼻中 眼中 流出 稀稀 的 粉红色 的 血 , 像是 还 带 着 奶色 。 陈阵 的 心 像是 从 嗓子眼 又 摔 回到 胸腔 , 疼得 似乎 没有 任何 知觉 。 三条 狗 几步 冲到 狼 崽 跟前 , 道尔 基大吼 一声 , 又 跨 了 几 大步 挡住 了 狗 , 他 生怕 狼 崽 珍贵 的 皮 被 狗 咬破 。 那一刻 陈阵 意外 地 发现 , 二郎 冲过去 , 是 朝着 两位 伙伴 在 吼 , 显然 是 为了 拦住 黄黄 和 伊勒 咬 狼 崽 。 颇具 大将风度 的 二郎 , 没有 鞭尸 的 恶习 , 甚至 还 好像 有些 喜欢 狼 崽 。

道尔 基 又 从 书包 里 掏出 一只 狼 崽 , 这条 狼 崽 好像 已经 嗅到 了 它 姐妹 的 乳血 气味 , 刚一 被 道尔 基握 到 手里 就 不再 装死 , 而是 拼命 挣扎 , 小小的 嫩 爪 将 道尔 基的 手背 抓 了 一道 又 一道 的 白痕 。 他 刚 想 抛 , 突然 又 停下 对 陈阵 说 : 来 , 你 也 开 开杀戒 吧 , 亲手 杀条 狼 , 练练 胆子 。 草原 上 哪个 羊倌 没杀 过 狼 ?

陈阵 退后 一步 说 : 还是 你 来 吧 。 道尔 基笑 道 : 你们 汉人 胆子 忒 小 , 那么 恨 狼 , 可连条 狼

崽 都 不敢 杀 , 那 还 能 打仗 吗 ? 怪不得 你们 汉人 费 那 老劲修 了 个 一万里 的 城墙 。 看 我 的 …… 话音刚落 , 狼 崽 被 抛 上 了 天 。 一只 还 未 落地 另一只 又 飞上了 天 。 道尔 基越 杀 越 兴奋 , 一边 还 念念有词 : 上 腾格里 吧 , 上 那儿 去 享福 吧 !

陈阵 觉得 自己 的 胆气 非但 没 被 激发 出来 , 反倒 被 吓 回去 一大截 。 他 深感 农耕 民族 与 游牧民族 在 心理 上 的 巨大 差异 —— 使用 宰牲 刀 的 民族 自然 比 使用 镰刀 的 民族 更 适应 铁 与 血 。 古老 的 汉 民族 为什么 不在 自己 的 民族 内部 , 保留 一支 汉 文化 的 游牧 族群 呢 ? 传统 的 国土 范围 内 , 尚有 适合 游牧 的 草原 , 完全 可以 培养 出 一支 华夏 本 民族 的 “ 哥萨克 ”。 说到底 , 筑城 护边 , 屯垦 戍边 都 不如 游牧 戍边 , 草原 民族 的 骠 悍勇 猛 就是 在 这样 严酷 的 环境 中 , 年复一年 地练 出来 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