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十五章 (2) / 第十六章 (1)

第十五章 (2) / 第十六章 (1)

三条 狼见 甩不开 追敌 , 有些 着急 。 狼 似乎 在 准备 分头 逃跑 , 那样的话 至少 可以 确保 一条 狼 没有 追兵 。 当 追到 三百多米 的 时候 , 头 狼 的 左右 两条 狼 突然 向 两边 斜插 , 巴图 立即 开枪 打 右边 的 大 狼 , 但 未 击中 。 张继原 略略 瞄 了 一下 , 就 朝右 狼 跑 的 前方 , 啪啪 连放 了 两枪 , 一枪 打 在 泥里 , 一枪 打 在 石头 上 , 溅 起 一片 火星 、 石粉 和 硝烟 。 狼 被 吓 得 一个 趔趄 , 刚刚 跑 稳 , 巴图 的 枪响 了 。 狼 一头 栽倒 地上 , 狼 的 侧 背 被 打开 了 花 。 张继原 高兴 地 大叫 , 巴图 却 懊丧 地说 : 坏 了 坏 了 , 这张 皮子 挂 不 出去 了 。

两人 拨 正 马头 继续 急追 头 狼 , 巴图 嘱咐 说 : 你 不用 开枪 , 我 有 法子 对付 它 。 两匹 杆子 马见 主人 撂倒 了 一条 狼 , 兴奋 过度 , 竟 用 冲刺 的 速度 来 冲坡 , 结果 冲 了 几十米 以后 便 喘 不 出气 来 , 速度 渐渐 下降 。 而头 狼 却 大显 冲坡 的 本领 , 步幅 加大 , 后劲 爆发 , 头 狼 越 跑 越 快 , 还 渐渐 跑 出 了 自信 。 巴图 和 张继 原用 马鞭 狠 抽马 臀 , 并用 马靴 猛 磕马 肋 , 平时 从不 挨 鞭 的 杆子 马 又 口吐白沫 抽疯 似的 跑 起来 了 。 头 狼 奔速 不减 , 跑 得 越发 从容 。 张继原 低头 看 了 看 狼 在 草坡 上 的 爪印 , 前爪 与 后 爪 的 步距 已 超过 了 马步 。 头 狼 越来越 接近 大坡 顶上 的 天地 交接 线 , 一旦 狼 越过 这条线 , 猎手 就 再也 别 想见 着 这条 狼 了 。

正在 此刻 , 巴图 突然 大喊 下马 ! 然后 紧勒 马嚼子 , 凡是 杆子 马 , 都 有 在 高速 中急 停 的 绝技 , 这是 它们 在 马群 里 追 狡马练 出来 的 本事 , 在 此刻 用 得 恰到好处 。 两匹马 咔 咔 几步 猛然 刹住 , 巨大 的 惯性 几乎 把 两人 抛出 马背 。 巴图 顺势 一跃 而 下 , 迅速 伏地 架枪 , 极力 控制 呼吸 , 瞄准 坡顶 。 张继原 也 卧倒 端枪 。

正在 狂奔 的 大 狼 , 突然 听 不到 后面 的 马蹄声 , 便 警觉地 猛然 刹步 。 草原 狼 脖子 短 , 回头 后望 必须 转过 身体 , 而且 大狼 平时 登上 坡顶 的 时候 也 要 喘 一口气 , 并 最后 看 一眼 追敌 的 路线 和 位置 , 以便 应对 。 此时 , 在 坡顶 天地 交接 线上 出现 了 一个 狼 的 清晰 剪影 , 比狼顺 跑 时 的 身影 足足 大 了 三倍 , 像 射击 运动场 上 的 一个 狼形 靶 。 这 往往 是 猎手 射击 逃狼 的 惟一 一次 的 机会 , 但 在 多数 情况 下 , 头 狼 是 不会 给 猎手 这个 机会 的 , 可巴图 用 急刹 马蹄 的 狡计 来 刺激 狼 的 疑心 , 诱逼 它 回头 察看 猎手 使用 了 什么 新招 。

此时 这条 狼 终于 中计 。 巴图 的 枪 声响 了 , 只见 狼 向前 猛地 一 跪 便 消失 在 坡顶 线上 了 。 巴 图说 : 可惜 , 太远 了 , 没有 打中 要害 , 不过 它 跑不了 。 快追 ! 两人 跨马 急追 , 跃上 坡顶 , 只见 黄草 和 碎石 间 有 一摊 血 , 大狼 却 不见踪影 , 用 望远镜 四处 搜索 也 没有 发现 任何 动静 , 两人 只好 顺着 血迹 小步 快追 。 张继原 叹 道 : 要是 带狗 来 就 好 了 。 但 他俩 是从 马群 出发 的 , 草原 狗 从来 只 跟 蒙古包 不 跟 马群 , 只 跟 羊倌 牛倌 不 跟 马倌 , 除非 一 开始 就 把 狗 牵上 。

两人 骑马 低头 细看 , 速度 很慢 。 走 了 一段 , 巴 图说 : 我 把 狼 的 一条 前腿 打断 了 , 你 看 狼 走 一步 只有 三个 爪印 , 那条 伤腿 不能 着地 了 。 张继原 说 : 这下 狼 肯定 跑不了 了 , 三条 腿 的 狼 哪能 跑 得 过 四条 腿 的 马 ? 巴图 看 了 看表说 : 难说 啊 , 这 可是 条头 狼 , 它 要是 找 一个 深狼洞 钻进去 , 还 能 抓住 它 吗 ? 得 赶紧 追 。

血迹 时 现时 断 , 两人 又 追 了 一个多 小时 , 在 一处 草滩 上 , 两人 都 愣住 了 : 一截 带 着 白生生 骨茬 的 狼 前 腿 赫然 在 地 , 腿骨 和 狼皮 狼筋 还 留 着 狼 的 牙痕 。 巴 图说 : 你 看 , 狼 嫌 跑 起来 刮草 碍事 , 它 自个儿 把 伤 腿 咬断 了 。 张继原 心口 一阵 紧痛 , 像 被 狼 爪 抓 了 一下 似的 , 他 说 : 都 说 壮士 断臂 , 硬汉子 能 自己 砍断 中 毒箭 的 胳膊 , 不过 我 从来没 见过 。 可狼 咬断 自个儿 的 腿 , 我 已经 见过 两次 了 , 这是 第三次 。 巴 图说 : 人 跟 人 不 一样 , 狼 跟 狼 一个样 ……

两人 继续 追寻 。 渐渐 发现 , 狼 咬 断腿 以后 血迹 少 了 , 而 步幅 却 明显 加大 。 最让人 担心 的 是 头 狼 好像 是 在 抄近 道 奔 边防 公路 去 了 , 而 边防 公路 以北 则 是 军事 禁区 。 巴 图说 : 这条 头 狼 真是 厉害 , 咱们 不能 跟 在 它 后面 傻 追 了 。 两人 轻骑 快 马直 插 边防 公路 。

越 往北走 草 就 越 高 , 灰黄 灰黄 的 大 草甸 犹如 一张 巨大 的 狼皮 。 张继原 觉得 , 在 这 “ 灰黄 ” 的 狼皮 中 找 灰黄色 的 狼 , 真是 比 在 羊毛 堆里 找 羊羔 还 难 。 天人 难以 合一 , 可是 狼 和 草原 却 融合 得 如同 水乳 。 一条 瘸 狼 可能 就 在 他俩 的 鼻子 底下 行走 , 可 两个 骑 在 高头大马 上 的 大 活人 却 什么 也 看不见 。 张继原 又 一次 体会 到 了 狼 和 草原 、 狼 和 腾格里 的 深厚 关系 : 每当 狼 处在 生死关头 的 时候 , 它 总能 依靠 草原 来 逃脱 ; 每当 狼 遭遇 危难 的 时候 , 草原 会 像 老母鸡 一样 地 张开 翅膀 , 将 狼 呵护 在 它 的 羽翼 下 ; 广袤 辽阔 的 蒙古草原 似乎 更 疼爱 和 庇护 草原 狼 , 它们 像 一对 相守 相伴 的 老夫妻 , 千年 忠贞 , 万年 如 一 。 而 极力 希望 比狼 对 草原 更 忠贞 的 蒙古人 , 似乎 仍 未 取代 草原 狼 的 位置 。 而 在 接近 汉区 的 南边 , 垦草 为 田 , 改牧为 农 的 蒙古人 却 越来越 多 了 。 张继原 没有 想到 一条 被 打断 腿 的 狼 还 能 跑 这么 长 的 时间 和 距离 , 居然 把 骑 着 全队 最快 的 马 的 人 甩 在 后面 。 张继原 真 不想 再 追下去 了 , 他 感到 除了 身边 的 巴图 之外 , 自己 其实 还有 一个 老师 的 老师 。

两匹马 找 找 停停 , 慢慢 恢复 了 体力 , 重新 加速 。 北面 一条 高大 的 山脉 也 越来越近 , 而 这片 草原 的 边境线 就是 沿着 这 条 山脉 的 山脚 线 划定 的 。 据 牧民 说 那片 大山 山 大沟 深 , 寒冷 贫瘠 , 是 额仑 草原 狼 没有 天敌 的 最后 根据地 。 可是 那条 瘸 狼 到 了 那里 , 它 以后 的 日子 怎么 过 ? 他 马上 觉得 自己 又 是 以己 度 狼 了 , 人 最终 可以 灭绝 狼 , 可是 世上 没有 任何 力量 可以 摧毁 蒙古草原 狼 刚强 不屈 的 意志 和 性格 。

两匹马 终于 踏上 了 边防 公路 。 说 是 公路 , 实际上 只是 一条 供 边防军 巡逻 的 土路 , 严格 地 说 是 一条 沙路 。 军用 吉普车 和 送运 物资 的 卡车 轮子 , 在 草原 上切 下近 一米 深 的 宽 沟 , 整条路 就是 一个 曲曲弯弯 又 大 又 长 的 沙槽 , 似 一条 可怕 的 黄沙 巨龙 , 绵延 起伏 , 蠢蠢 欲 飞 。 蒙古 大 草原 的 虚弱 外表 被 这条 沙路 轻易 揭开 , 露出 薄薄 草皮 下 恐怖 的 真面目 。 草地 还是 湿漉漉 的 , 可沙路 却 早已 被 风吹 成干路 , 西风 一刮 , 百里 沙龙 开始 爬升 腾飞 , 马蹄 踏起 沙尘 干粉 , 人 和 马 像是 被 裹 在 迷眼 呛鼻 的 沙漠 戈壁 里 。

两人 顺着 沙路 向东 快 跑 , 路上 看不到 狼 爪印 。 翻过 一个 小坡 , 两人 突然 看到 在 前方 三十多米 的 地方 突然 出现 了 一条 狼 , 它 正在 沙 路北 沿 吃力 地 爬 翻 高 陡 的 路岸 。 平时 狼 可 一跃而过 的 小 路障 , 此刻 竟 成为 它 一生 中 最后 一道 迈 不 过去 的 坎 。 瘸 狼 又 没有 爬上去 , 再次 滚下 路底 , 伤口 直接 戳 到 沙地 , 疼得 狼 缩成一团 。

下马 。 巴图 一边 说 , 一边 跳 落到 路面 。 张继原 也 下 了 马 , 他 紧张 地 注视 着 巴图 的 动作 , 以及 挂 在 马鞍 上 的 那根 沉重 的 马棒 。 然而 , 巴图 并 没有 去 解马棒 , 也 没有 再 往前走 一步 , 他 松开 马缰绳 , 让 马 自己 登上 草地 去 吃 草 , 他 自己 却 坐 到 高高的 路 岸上 掏出 一包 烟 , 点 了 一支 , 默默地 吸 了 起来 。 张继原 透过 烟雾 , 看到 了 一双 情感 复杂 的 眼睛 。 他 也 放 了 马 , 坐到 巴图 的 身旁 , 要 了 一支 烟 慢慢 吸 了 起来 。

狼 从 路 沟里 费力 地 爬起来 , 斜 过身 蹲坐 着 , 沾满 血迹 的 胸下 又 沾 了 一层 沙 , 不屈 而 狂傲 的 狼头 正正 地 对 着 两位 追敌 。 狼 没有 忘记 自己 的 身份 和 习惯 , 用力 地抖 了 抖 身上 的 沙土 和 草渣 , 力图 保持 战袍 的 整洁 和 威严 。 但 它 还是 控制 不住 露骨 的 断腿 , 翘 在 胸前 不停 地 发抖 。 然而 狼 的 目光 却 凶狠 得 大义凛然 , 它大口 喘气 , 积攒 着 最后 一拼 的 体力 。 张继原 感到 自己 不敢 与 狼 的 目光 对视 , 站 在 这片 古老 的 草原 上 , 也 就是 站 在 草原 的 立场 上 , 正义 仿佛 已全 被 狼 夺去 ……

巴图 手里 停着 烟 , 半思半想 地望 着 狼 , 眼中 露出 一种 学生 面对 被 自己 打 伤残 的 老师 的 愧疚 和 不安 。 瘸 狼 久久 不见 追敌 动手 , 它 便 扭转身 用单 爪 刨土 , 路岸 的 断面 , 最 表层 只有 不到 30 厘米 厚 的 灰黑 表土 , 表土 之下 就 全是 黄沙 和 沙砾 了 。 狼 终于 刨 掉 了 一 坨 草皮 , 一块 沙岸 垮塌 下来 , 瘸 狼 顺着 豁口 的 斜坡 跳 爬 到 草 面上 , 然后 像 大袋鼠 一样 , 用 三条 腿 一 跳 一颠 地 向 远处 的 防火 道 和 界桩 跑 去 。

防火 道 在 界桩 内侧 , 是 边境 防火 站 用 拖拉机 开垦 的 一条 耕带 , 宽约 百十米 , 与 边界 并行 。 防火 道 年 年 定期 翻耕 , 早已 沙化 , 寸草不生 , 仅 用以 阻挡 境外 烧 过来 、 以及 境内 可能 烧 过去 的 小规模 的 野外 火灾 。 只有 这 条 用于 防火 的 耕地 , 为额仑 草原 牧民 所 容忍 , 草原 老 人们 说 这 是 农垦 给 草原 的 惟一 好处 。

在 西风 中 , 防火 道 腾起 的 黄尘 却 比 野火 还要 可怕 , 幸亏 它 只是 窄窄的 一条 。

瘸 狼 跑跑 歇歇 , 渐渐 隐没 在 高草里 , 再 往前 就 没有 迈 不 过去 的 坎 了 。

巴图 站 起身 又 默默地 看 了 一会儿 , 然后 弯腰 将 张继原 扔 在 沙 路上 的 烟头 捡起来 , 用 口水 啐 过 , 又 用 手指 在 半湿 的 草地上 挖 了 一个 小坑 , 将 两个 烟头 按 在 里面 , 再 填土 拍实 。 告诫 道 : 要 养成 习惯 ! 在 草原 不能 有 一点 大意 。 然后 站 起身 说 : 走 吧 , 去 找 刚才 打死 的 那条 狼 , 回去 !

两人 上马 朝着 圈草 山坡 急行 , 雪净 马蹄 轻 , 两人 一路 无语 。

(第十六章) 一场 春雨 过后 , 接羔 营盘 附近 的 山坡 草甸 , 在 温热 的 阳光 下 , 弥散 着 浓浓的 臭气 。 在 漫长 冬季 冻毙 的 弱畜 , 被 狼群 咬 死 肢解 吃剩 的 牲畜 都 在 腐烂 , 黑色 的 尸液 和 血水 流入 草地 。 倒伏 的 秋草 枯茎 败叶 渗出 黄 黑色 的 腐水 , 遍地 的 羊粪 牛粪 、 狗 粪 狼 粪 、 兔粪鼠 粪 也 渗出 棕黑 的 粪水 浸润 着 草原 。

陈阵 丝毫 没有 被 草原 阳春 的 臭气 败坏 了 自己 的 兴致 , 古老 的 草原 需要 臭水 。 人畜 一冬 的 排泄物 、 人 与 狼 残酷 战争 留下 的 腐肉 、 臭血 和 碎 骨 , 给 薄薄的 草皮 添加 了 一层 宝贵 的 腐殖质 , 有机质 和 钙 磷质 。 乌力吉 说 : 城里 下来 视察 的 干部 和 诗人 都 喜欢 闻 草原 春天 的 花香 , 可 我 最爱闻 草原 春天 的 臭气 。 一只 羊 一年 拉屎 撒尿 差不多 有 1500 斤 , 撒到 草地上 , 能长 多少 草 啊 。 “ 牛粪 冷 , 马粪 热 , 羊粪 能顶 两年 力 ”。 要是 载畜量 控制 得 好 , 牛羊 不会 毁 草场 , 还 能养 草场 。 从前 部落 的 好头 人 还 能 把 沙 草场 养成 肥 草场 呐 。

春天 的 额仑 草场 水肥 充足 , 血沃 草原 , 劲草 疯长 。 连续 半个 多月 的 暖 日 , 绿草 已 覆盖 了 陈腐 的 旧 草 。 草甸 草坡 全绿 了 。 春草 春花 的 根茎 也 在 肥土 中 穿插 伸展 , 把 草原 薄薄的 土层 加密 加固 , 使草下 的 沙漠 和 戈壁 永无 翻身 之 日 。 陈阵 骑 着 毕利格 老人 的 大黄 马 轻快地 小跑 , 一路 欣赏 着 新绿 的 草原 , 他 感到 广袤 的 草原 舞台 上 , 人 与 狼 残酷 的 竞争 , 最后 都 能 转化 为 对 草原 母亲 的 脉脉 温情 。

母羊 的 乳房 鼓 了 , 羊羔 的 毛色 白 了 , 牛 的 吼声 底气 足 了 , 马 的 厚 毛 开始 脱 了 。 草原 的 牲畜 都 由于 牧草 及时 返青 而 熬出 了 头 。 额仑 草原 又 遇上 了 一个 难得 的 丰收年 。 这年 早春 寒流 虽然 冻死 不少 羊羔 , 可 大队 的 接羔 成活率 却 有 可能 超过 百分之一百 零一 。 谁 也 没想到 这年 一胎 下 双羔 的 母羊 出奇 地多 , 每 群羊 至少 增加 了 近 一千只 羊羔 , 原来 还 算 富余 的 草场 一下子 就 紧张 起来 了 。

羊羔 激增 , 额仑宝 力格 牧场 原有 的 四季 草场 眼看 就要 超载 。 如果 为了 维持 草场 与 载畜量 的 平衡 而 大批 出售 或 上交 牲畜 , 牧场 将 完 不成 上级 下达 的 数量 死 任务 。 队里 几次 开会 商议 , 乌力吉 认为 惟一 的 出路 , 就是 在 牧场 境内 开辟 新 草场 。


第十五章 (2) / 第十六章 (1)

三条 狼见 甩不开 追敌 , 有些 着急 。 狼 似乎 在 准备 分头 逃跑 , 那样的话 至少 可以 确保 一条 狼 没有 追兵 。 当 追到 三百多米 的 时候 , 头 狼 的 左右 两条 狼 突然 向 两边 斜插 , 巴图 立即 开枪 打 右边 的 大 狼 , 但 未 击中 。 张继原 略略 瞄 了 一下 , 就 朝右 狼 跑 的 前方 , 啪啪 连放 了 两枪 , 一枪 打 在 泥里 , 一枪 打 在 石头 上 , 溅 起 一片 火星 、 石粉 和 硝烟 。 狼 被 吓 得 一个 趔趄 , 刚刚 跑 稳 , 巴图 的 枪响 了 。 狼 一头 栽倒 地上 , 狼 的 侧 背 被 打开 了 花 。 张继原 高兴 地 大叫 , 巴图 却 懊丧 地说 : 坏 了 坏 了 , 这张 皮子 挂 不 出去 了 。

两人 拨 正 马头 继续 急追 头 狼 , 巴图 嘱咐 说 : 你 不用 开枪 , 我 有 法子 对付 它 。 两匹 杆子 马见 主人 撂倒 了 一条 狼 , 兴奋 过度 , 竟 用 冲刺 的 速度 来 冲坡 , 结果 冲 了 几十米 以后 便 喘 不 出气 来 , 速度 渐渐 下降 。 而头 狼 却 大显 冲坡 的 本领 , 步幅 加大 , 后劲 爆发 , 头 狼 越 跑 越 快 , 还 渐渐 跑 出 了 自信 。 巴图 和 张继 原用 马鞭 狠 抽马 臀 , 并用 马靴 猛 磕马 肋 , 平时 从不 挨 鞭 的 杆子 马 又 口吐白沫 抽疯 似的 跑 起来 了 。 头 狼 奔速 不减 , 跑 得 越发 从容 。 张继原 低头 看 了 看 狼 在 草坡 上 的 爪印 , 前爪 与 后 爪 的 步距 已 超过 了 马步 。 头 狼 越来越 接近 大坡 顶上 的 天地 交接 线 , 一旦 狼 越过 这条线 , 猎手 就 再也 别 想见 着 这条 狼 了 。

正在 此刻 , 巴图 突然 大喊 下马 ! 然后 紧勒 马嚼子 , 凡是 杆子 马 , 都 有 在 高速 中急 停 的 绝技 , 这是 它们 在 马群 里 追 狡马练 出来 的 本事 , 在 此刻 用 得 恰到好处 。 两匹马 咔 咔 几步 猛然 刹住 , 巨大 的 惯性 几乎 把 两人 抛出 马背 。 巴图 顺势 一跃 而 下 , 迅速 伏地 架枪 , 极力 控制 呼吸 , 瞄准 坡顶 。 张继原 也 卧倒 端枪 。

正在 狂奔 的 大 狼 , 突然 听 不到 后面 的 马蹄声 , 便 警觉地 猛然 刹步 。 草原 狼 脖子 短 , 回头 后望 必须 转过 身体 , 而且 大狼 平时 登上 坡顶 的 时候 也 要 喘 一口气 , 并 最后 看 一眼 追敌 的 路线 和 位置 , 以便 应对 。 此时 , 在 坡顶 天地 交接 线上 出现 了 一个 狼 的 清晰 剪影 , 比狼顺 跑 时 的 身影 足足 大 了 三倍 , 像 射击 运动场 上 的 一个 狼形 靶 。 这 往往 是 猎手 射击 逃狼 的 惟一 一次 的 机会 , 但 在 多数 情况 下 , 头 狼 是 不会 给 猎手 这个 机会 的 , 可巴图 用 急刹 马蹄 的 狡计 来 刺激 狼 的 疑心 , 诱逼 它 回头 察看 猎手 使用 了 什么 新招 。

此时 这条 狼 终于 中计 。 巴图 的 枪 声响 了 , 只见 狼 向前 猛地 一 跪 便 消失 在 坡顶 线上 了 。 巴 图说 : 可惜 , 太远 了 , 没有 打中 要害 , 不过 它 跑不了 。 快追 ! 两人 跨马 急追 , 跃上 坡顶 , 只见 黄草 和 碎石 间 有 一摊 血 , 大狼 却 不见踪影 , 用 望远镜 四处 搜索 也 没有 发现 任何 动静 , 两人 只好 顺着 血迹 小步 快追 。 张继原 叹 道 : 要是 带狗 来 就 好 了 。 但 他俩 是从 马群 出发 的 , 草原 狗 从来 只 跟 蒙古包 不 跟 马群 , 只 跟 羊倌 牛倌 不 跟 马倌 , 除非 一 开始 就 把 狗 牵上 。

两人 骑马 低头 细看 , 速度 很慢 。 走 了 一段 , 巴 图说 : 我 把 狼 的 一条 前腿 打断 了 , 你 看 狼 走 一步 只有 三个 爪印 , 那条 伤腿 不能 着地 了 。 张继原 说 : 这下 狼 肯定 跑不了 了 , 三条 腿 的 狼 哪能 跑 得 过 四条 腿 的 马 ? 巴图 看 了 看表说 : 难说 啊 , 这 可是 条头 狼 , 它 要是 找 一个 深狼洞 钻进去 , 还 能 抓住 它 吗 ? 得 赶紧 追 。

血迹 时 现时 断 , 两人 又 追 了 一个多 小时 , 在 一处 草滩 上 , 两人 都 愣住 了 : 一截 带 着 白生生 骨茬 的 狼 前 腿 赫然 在 地 , 腿骨 和 狼皮 狼筋 还 留 着 狼 的 牙痕 。 巴 图说 : 你 看 , 狼 嫌 跑 起来 刮草 碍事 , 它 自个儿 把 伤 腿 咬断 了 。 张继原 心口 一阵 紧痛 , 像 被 狼 爪 抓 了 一下 似的 , 他 说 : 都 说 壮士 断臂 , 硬汉子 能 自己 砍断 中 毒箭 的 胳膊 , 不过 我 从来没 见过 。 可狼 咬断 自个儿 的 腿 , 我 已经 见过 两次 了 , 这是 第三次 。 巴 图说 : 人 跟 人 不 一样 , 狼 跟 狼 一个样 ……

两人 继续 追寻 。 渐渐 发现 , 狼 咬 断腿 以后 血迹 少 了 , 而 步幅 却 明显 加大 。 最让人 担心 的 是 头 狼 好像 是 在 抄近 道 奔 边防 公路 去 了 , 而 边防 公路 以北 则 是 军事 禁区 。 巴 图说 : 这条 头 狼 真是 厉害 , 咱们 不能 跟 在 它 后面 傻 追 了 。 两人 轻骑 快 马直 插 边防 公路 。

越 往北走 草 就 越 高 , 灰黄 灰黄 的 大 草甸 犹如 一张 巨大 的 狼皮 。 张继原 觉得 , 在 这 “ 灰黄 ” 的 狼皮 中 找 灰黄色 的 狼 , 真是 比 在 羊毛 堆里 找 羊羔 还 难 。 天人 难以 合一 , 可是 狼 和 草原 却 融合 得 如同 水乳 。 一条 瘸 狼 可能 就 在 他俩 的 鼻子 底下 行走 , 可 两个 骑 在 高头大马 上 的 大 活人 却 什么 也 看不见 。 张继原 又 一次 体会 到 了 狼 和 草原 、 狼 和 腾格里 的 深厚 关系 : 每当 狼 处在 生死关头 的 时候 , 它 总能 依靠 草原 来 逃脱 ; 每当 狼 遭遇 危难 的 时候 , 草原 会 像 老母鸡 一样 地 张开 翅膀 , 将 狼 呵护 在 它 的 羽翼 下 ; 广袤 辽阔 的 蒙古草原 似乎 更 疼爱 和 庇护 草原 狼 , 它们 像 一对 相守 相伴 的 老夫妻 , 千年 忠贞 , 万年 如 一 。 而 极力 希望 比狼 对 草原 更 忠贞 的 蒙古人 , 似乎 仍 未 取代 草原 狼 的 位置 。 而 在 接近 汉区 的 南边 , 垦草 为 田 , 改牧为 农 的 蒙古人 却 越来越 多 了 。 张继原 没有 想到 一条 被 打断 腿 的 狼 还 能 跑 这么 长 的 时间 和 距离 , 居然 把 骑 着 全队 最快 的 马 的 人 甩 在 后面 。 张继原 真 不想 再 追下去 了 , 他 感到 除了 身边 的 巴图 之外 , 自己 其实 还有 一个 老师 的 老师 。

两匹马 找 找 停停 , 慢慢 恢复 了 体力 , 重新 加速 。 北面 一条 高大 的 山脉 也 越来越近 , 而 这片 草原 的 边境线 就是 沿着 这 条 山脉 的 山脚 线 划定 的 。 据 牧民 说 那片 大山 山 大沟 深 , 寒冷 贫瘠 , 是 额仑 草原 狼 没有 天敌 的 最后 根据地 。 可是 那条 瘸 狼 到 了 那里 , 它 以后 的 日子 怎么 过 ? 他 马上 觉得 自己 又 是 以己 度 狼 了 , 人 最终 可以 灭绝 狼 , 可是 世上 没有 任何 力量 可以 摧毁 蒙古草原 狼 刚强 不屈 的 意志 和 性格 。

两匹马 终于 踏上 了 边防 公路 。 说 是 公路 , 实际上 只是 一条 供 边防军 巡逻 的 土路 , 严格 地 说 是 一条 沙路 。 军用 吉普车 和 送运 物资 的 卡车 轮子 , 在 草原 上切 下近 一米 深 的 宽 沟 , 整条路 就是 一个 曲曲弯弯 又 大 又 长 的 沙槽 , 似 一条 可怕 的 黄沙 巨龙 , 绵延 起伏 , 蠢蠢 欲 飞 。 蒙古 大 草原 的 虚弱 外表 被 这条 沙路 轻易 揭开 , 露出 薄薄 草皮 下 恐怖 的 真面目 。 草地 还是 湿漉漉 的 , 可沙路 却 早已 被 风吹 成干路 , 西风 一刮 , 百里 沙龙 开始 爬升 腾飞 , 马蹄 踏起 沙尘 干粉 , 人 和 马 像是 被 裹 在 迷眼 呛鼻 的 沙漠 戈壁 里 。

两人 顺着 沙路 向东 快 跑 , 路上 看不到 狼 爪印 。 翻过 一个 小坡 , 两人 突然 看到 在 前方 三十多米 的 地方 突然 出现 了 一条 狼 , 它 正在 沙 路北 沿 吃力 地 爬 翻 高 陡 的 路岸 。 平时 狼 可 一跃而过 的 小 路障 , 此刻 竟 成为 它 一生 中 最后 一道 迈 不 过去 的 坎 。 瘸 狼 又 没有 爬上去 , 再次 滚下 路底 , 伤口 直接 戳 到 沙地 , 疼得 狼 缩成一团 。

下马 。 巴图 一边 说 , 一边 跳 落到 路面 。 张继原 也 下 了 马 , 他 紧张 地 注视 着 巴图 的 动作 , 以及 挂 在 马鞍 上 的 那根 沉重 的 马棒 。 然而 , 巴图 并 没有 去 解马棒 , 也 没有 再 往前走 一步 , 他 松开 马缰绳 , 让 马 自己 登上 草地 去 吃 草 , 他 自己 却 坐 到 高高的 路 岸上 掏出 一包 烟 , 点 了 一支 , 默默地 吸 了 起来 。 张继原 透过 烟雾 , 看到 了 一双 情感 复杂 的 眼睛 。 他 也 放 了 马 , 坐到 巴图 的 身旁 , 要 了 一支 烟 慢慢 吸 了 起来 。

狼 从 路 沟里 费力 地 爬起来 , 斜 过身 蹲坐 着 , 沾满 血迹 的 胸下 又 沾 了 一层 沙 , 不屈 而 狂傲 的 狼头 正正 地 对 着 两位 追敌 。 狼 没有 忘记 自己 的 身份 和 习惯 , 用力 地抖 了 抖 身上 的 沙土 和 草渣 , 力图 保持 战袍 的 整洁 和 威严 。 但 它 还是 控制 不住 露骨 的 断腿 , 翘 在 胸前 不停 地 发抖 。 然而 狼 的 目光 却 凶狠 得 大义凛然 , 它大口 喘气 , 积攒 着 最后 一拼 的 体力 。 张继原 感到 自己 不敢 与 狼 的 目光 对视 , 站 在 这片 古老 的 草原 上 , 也 就是 站 在 草原 的 立场 上 , 正义 仿佛 已全 被 狼 夺去 ……

巴图 手里 停着 烟 , 半思半想 地望 着 狼 , 眼中 露出 一种 学生 面对 被 自己 打 伤残 的 老师 的 愧疚 和 不安 。 瘸 狼 久久 不见 追敌 动手 , 它 便 扭转身 用单 爪 刨土 , 路岸 的 断面 , 最 表层 只有 不到 30 厘米 厚 的 灰黑 表土 , 表土 之下 就 全是 黄沙 和 沙砾 了 。 狼 终于 刨 掉 了 一 坨 草皮 , 一块 沙岸 垮塌 下来 , 瘸 狼 顺着 豁口 的 斜坡 跳 爬 到 草 面上 , 然后 像 大袋鼠 一样 , 用 三条 腿 一 跳 一颠 地 向 远处 的 防火 道 和 界桩 跑 去 。

防火 道 在 界桩 内侧 , 是 边境 防火 站 用 拖拉机 开垦 的 一条 耕带 , 宽约 百十米 , 与 边界 并行 。 防火 道 年 年 定期 翻耕 , 早已 沙化 , 寸草不生 , 仅 用以 阻挡 境外 烧 过来 、 以及 境内 可能 烧 过去 的 小规模 的 野外 火灾 。 只有 这 条 用于 防火 的 耕地 , 为额仑 草原 牧民 所 容忍 , 草原 老 人们 说 这 是 农垦 给 草原 的 惟一 好处 。

在 西风 中 , 防火 道 腾起 的 黄尘 却 比 野火 还要 可怕 , 幸亏 它 只是 窄窄的 一条 。

瘸 狼 跑跑 歇歇 , 渐渐 隐没 在 高草里 , 再 往前 就 没有 迈 不 过去 的 坎 了 。

巴图 站 起身 又 默默地 看 了 一会儿 , 然后 弯腰 将 张继原 扔 在 沙 路上 的 烟头 捡起来 , 用 口水 啐 过 , 又 用 手指 在 半湿 的 草地上 挖 了 一个 小坑 , 将 两个 烟头 按 在 里面 , 再 填土 拍实 。 告诫 道 : 要 养成 习惯 ! 在 草原 不能 有 一点 大意 。 然后 站 起身 说 : 走 吧 , 去 找 刚才 打死 的 那条 狼 , 回去 !

两人 上马 朝着 圈草 山坡 急行 , 雪净 马蹄 轻 , 两人 一路 无语 。

(第十六章) 一场 春雨 过后 , 接羔 营盘 附近 的 山坡 草甸 , 在 温热 的 阳光 下 , 弥散 着 浓浓的 臭气 。 在 漫长 冬季 冻毙 的 弱畜 , 被 狼群 咬 死 肢解 吃剩 的 牲畜 都 在 腐烂 , 黑色 的 尸液 和 血水 流入 草地 。 倒伏 的 秋草 枯茎 败叶 渗出 黄 黑色 的 腐水 , 遍地 的 羊粪 牛粪 、 狗 粪 狼 粪 、 兔粪鼠 粪 也 渗出 棕黑 的 粪水 浸润 着 草原 。

陈阵 丝毫 没有 被 草原 阳春 的 臭气 败坏 了 自己 的 兴致 , 古老 的 草原 需要 臭水 。 人畜 一冬 的 排泄物 、 人 与 狼 残酷 战争 留下 的 腐肉 、 臭血 和 碎 骨 , 给 薄薄的 草皮 添加 了 一层 宝贵 的 腐殖质 , 有机质 和 钙 磷质 。 乌力吉 说 : 城里 下来 视察 的 干部 和 诗人 都 喜欢 闻 草原 春天 的 花香 , 可 我 最爱闻 草原 春天 的 臭气 。 一只 羊 一年 拉屎 撒尿 差不多 有 1500 斤 , 撒到 草地上 , 能长 多少 草 啊 。 “ 牛粪 冷 , 马粪 热 , 羊粪 能顶 两年 力 ”。 要是 载畜量 控制 得 好 , 牛羊 不会 毁 草场 , 还 能养 草场 。 从前 部落 的 好头 人 还 能 把 沙 草场 养成 肥 草场 呐 。

春天 的 额仑 草场 水肥 充足 , 血沃 草原 , 劲草 疯长 。 连续 半个 多月 的 暖 日 , 绿草 已 覆盖 了 陈腐 的 旧 草 。 草甸 草坡 全绿 了 。 春草 春花 的 根茎 也 在 肥土 中 穿插 伸展 , 把 草原 薄薄的 土层 加密 加固 , 使草下 的 沙漠 和 戈壁 永无 翻身 之 日 。 陈阵 骑 着 毕利格 老人 的 大黄 马 轻快地 小跑 , 一路 欣赏 着 新绿 的 草原 , 他 感到 广袤 的 草原 舞台 上 , 人 与 狼 残酷 的 竞争 , 最后 都 能 转化 为 对 草原 母亲 的 脉脉 温情 。

母羊 的 乳房 鼓 了 , 羊羔 的 毛色 白 了 , 牛 的 吼声 底气 足 了 , 马 的 厚 毛 开始 脱 了 。 草原 的 牲畜 都 由于 牧草 及时 返青 而 熬出 了 头 。 额仑 草原 又 遇上 了 一个 难得 的 丰收年 。 这年 早春 寒流 虽然 冻死 不少 羊羔 , 可 大队 的 接羔 成活率 却 有 可能 超过 百分之一百 零一 。 谁 也 没想到 这年 一胎 下 双羔 的 母羊 出奇 地多 , 每 群羊 至少 增加 了 近 一千只 羊羔 , 原来 还 算 富余 的 草场 一下子 就 紧张 起来 了 。

羊羔 激增 , 额仑宝 力格 牧场 原有 的 四季 草场 眼看 就要 超载 。 如果 为了 维持 草场 与 载畜量 的 平衡 而 大批 出售 或 上交 牲畜 , 牧场 将 完 不成 上级 下达 的 数量 死 任务 。 队里 几次 开会 商议 , 乌力吉 认为 惟一 的 出路 , 就是 在 牧场 境内 开辟 新 草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