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十四章 (2)

第十四章 (2)

两条 大 狼皮 筒 被 风吹 得 横 在 天空 , 仰头望 去 , 春风 将 狼 毛 梳理 得 光滑 柔顺 , 一根 根狼毛 纤毫 毕现 , 在 阳光 下 发出 润泽 的 亮色 , 一副 盛装 赴宴 的 样子 。 两条 大狼 在 蓝色 的 腾格里 并肩 追逐 嬉戏 , 又 不断 拥抱 翻滚 , 似有 一种 解脱 的 轻松 。 陈阵 一点 也 觉不出 狼 身子 里 充满 干草 , 反而 觉得 那 里面 充满 了 激情 的 生命 和 欢乐 的 战斗力 。 蒙古包 烟筒 里 冒 出 的 白烟 , 在 它们 身下 飘飞 , 两条 大狼 又 像是 在 天上 翻云破雾 , 迎风 飞翔 。 飞 向 腾格里 , 飞 向 天狼星 , 飞 向 它们 一生 所 崇仰 的 自由 天堂 , 并 带走 草原 人 的 灵魂 。

陈阵 仰望 天狼 , 已经 看不到 周围 的 山坡 、 蒙包 、 牛车 和 羊圈 。 他 眼中 只有 像 哥特 教堂 尖顶 一般 的 旗杆 和 飞翔 的 狼 , 他 的 思绪 被 高高的 杆尖 引向 天空 , 引离 了 草原 大地 。 陈阵 想 , 难道 草原 人 千百年来 把 狼皮 筒 高高挂 在 门前 的 长杆 上 , 仅仅 是 为了 风干 狼皮 和 炫耀 战利品 吗 ? 难道 不是 一种 最 古老 最 传统 的 萨满 方式 , 为 狼 超度 亡灵 吗 ? 难道 不是 草原 人 对 他们 民族 心中 的 图腾 举行 的 一个 神圣 的 仪式 吗 ? 陈阵 发现自己 驻足 仰望 本身 就是 一种 仪式 , 他 在 不知不觉 之中 , 已 将 自己 置于 图腾 之下 、 站 在 景仰 的 位置 上 了 。 草原 精神 和 信仰 像 空气 一样 地 包围 着

你 , 只要 你 有 灵魂 的 焦虑 和 渴望 , 你 就 能 感知 ……

杨克 和 张继原 也 久久 地 仰头 欣赏 , 他们 的 脖子 终于 酸 了 。 张继原 说 : 咱们 的 穿着打扮 , 生活 生产 用具 都 跟 牧民 没什么 区别 , 连 脸色 也 成 老 蒙古 了 。 可 我 还是 觉得 咱们 不像 地道 的 草原 人 , 咱们 包 也 没有 正宗 的 蒙古 味道 。 但是 现在 一 挂出 这 两筒 狼旗 , 谁 打 老远 看 过来 , 都 会 以为 这包 是 家 地道 的 老 蒙古 ……

陈阵 转 了 转 脖子 , 揉 了 揉 酸酸的 颈骨 说 : 离开 北京 之前 , 我 也 曾经 以为 蒙古草原 就是 “ 天 苍苍 , 野茫茫 , 风吹草低见牛羊 ”, 真 以为 草原 就是 那么 和平 安详 …… 后来 才 知道 ,《 敕勒歌 》 只是 鲜卑 族 的 一首 儿歌 , 真正 的 草原 实在太 严酷 了 , 草原 精神 其实 都 集中 在 狼 身上 。

杨克 点头 : 我 怀疑 草原 民族 真正 精彩 的 诗歌 都 没 传下来 , 只有 合 汉人 口味 的 东西 , 才 被 汉人 抄录下来 流传 至今 。 我 问过 好几个 牧民 , 他们 都 没听说过 这首 诗 。

张继原 仍然 仰着 头望 狼 , 一遍 遍 围着 杆子 转圈 , 耿耿 地说 : 谁 都 知道 这 两条 狼 是 狗 咬 死 的 , 我 , 我 一个 额仑 的 马倌 , 怎么着 也 得 亲手 打死 一条 狼 吧 。 要 不 谁 还 会 把 我 当作 额仑 马倌 ?

二郎 见 被 它 咬 死 的 狼 又 在 天上 活 了 过来 , 很 是 恼火 。 它 不断 仰头 吼叫 , 并用 两条 后腿 立 起来 吼 , 但 狼毫 不怕 它 , 继续 飞舞 。 它 只好 无可奈何 地 看着 狼 , 看着 看着 , 它 的 目光 开始 柔和 起来 , 似乎 还 有些 羡慕 大狼 那身 漂亮 的 战袍 。

下 羔羊 群 渐渐 走远 。 杨克 背上 接羔 毡袋 骑 上马 去 追 羊群 。 带 羔羊 群在 草坡 上 渐渐 摊开 , 还 在 人 和 狗 的 视野 里 。 陈阵 对 张继原 说 : 你 就 惦记 打狼 打 狼 , 走 , 还是 跟 我 去 看 小 狼 崽 吧 。

两人朝 狼窝 走 去 , 陈阵 搬开 石头 , 揭开 木板 , 窝 中 的 小 母狗 还缩 在 羊皮 上 睡懒觉 , 一点 也 不 惦记 起床 吃 早奶 。 可是 小狼 崽 却 早已 蹲 在 洞底 抬头 望天 , 焦急 地 等待 开饭 。 强烈 的 天光 一 照进 洞 , 狼 崽 就 精神抖擞 地用 两条 后腿 站 起来 , 用 小小的 嫩 前爪 扒 着 洞壁 往上爬 。 刚 爬 了 几寸 , 就 一个 后 滚翻 , 摔到 洞底 。 它 一骨碌 站 起身 又 继续 爬 , 使出 了 吃奶 的 劲 , 嫩 爪 死死地 抠 住 洞壁 , 像 只 大 壁虎 一样 地 往上爬 。 壁土松 了 , 狼崽像 个 松 毛球 似的 跌滚 到 洞底 , 小狼 冲着 洞上 的 大 黑影 生气 地 发出 呼呼 的 声音 , 好像 责怪 黑影 为什么 不 把 它 弄 上去 。

张继原 也 是 第一次 看到 活狼 崽 , 觉得 很 好奇 , 就 想 伸手 把 狼 崽 抓上来 仔细 看看 。 陈阵 说 : 先 别着急 , 你 看 它 能 不能 爬上来 , 要是 能 爬上来 , 我 还 得 把 洞 再 挖 得 深 一点 。

狼崽连 摔 两次 , 不敢 在 原处 爬 了 , 它 开始 在 洞底 转圈 , 一边 转 , 一边 闻 , 好像 在 想 办法 。 转 了 几圈 , 它 突然 发现 了 母 狗崽 , 立即 爬 上 狗崽 的 脊背 , 然后 蹬 鼻子 上 脸 , 踩 着 狗崽 头 再 扒 着 洞壁 往上爬 。 小狼 扒 下 的 碎土 撒 了 狗崽 一身 , 狗崽 被 踩 醒 了 , 哼哼 地 叫 着 , 站 起来 抖 身上 的 土 , 小狼 崽 又 被 摔 了 下来 。 它气 得 转过身 来 就 朝 狗崽 皱 鼻 、 龇牙 , 呼呼地 咆哮 。 张继原 笑 道 : 这小 兔崽子 , 从小 狼性 就 不小 啊 , 看 样儿 还 挺 聪明 。

陈阵 发现 , 才 两天 时间 , 小狼 的 眼膜 薄 了 许多 , 眼球 虽然 仍 是 充满 液体 , 黑 汪汪 的 像是 害 了 眼病 。 但 小 狼 崽 好像 已经 能 模模糊糊 辨认 眼前 的 东西 , 对 他 做 的 手势 也 有所 反应 。 他 张开 巴掌 , 手掌 向东 , 狼 崽 的 头眼 就 朝东 ; 手掌 向西 , 狼 崽 的 头眼 就 向 西 。 为了 刺激 狼 崽 的 条件反射 , 陈阵 一字一顿 地 叫 它 : 小 …… 狼 , 小 …… 狼 , 开 …… 饭 …… 喽 。 开 …… 饭 …… 喽 。 小狼 歪着头 , 竖起 猫 一样 的 短耳 费力 地 听 着 , 有些 害怕 , 又 有些 好奇 。

张继原 说 : 我要 看看 它 对 原来 的 狼家 还有 没有印象 。 然后 就 用 双手 做成 蚌壳 形扣 在 口 鼻上 , 模仿 大狼 的 嗥声 , 呜 …… 欧 , 呜呜 …… 欧 …… 小狼 突然 神经质 地抖 了 一下 , 发了 疯 似地 踩 着 狗崽 的 身体 爬壁 , 摔 了 一次 又 一次 , 然后 委屈 地 蜷起 身子 直往 洞角里 钻 , 像是 在 寻找 狼 妈妈 的 怀抱 。 两人 都 觉得 做 了 一件 残忍 的 事情 , 不该 再 让 小 狼 崽 听到 狼 世界 的 声音 。 张继原 说 : 我 看 你 这条 小 狼 不好 养 , 这儿 又 不是 北京动物园 , 狼 可以 与 野狼 世界 完全 隔离 , 慢慢 可以 减少 一点 野性 。 可 这儿 是 原始 游牧 环境 条件 , 一到 夜里 周围 都 是 狼嗥 声 , 狼 性能 改 吗 ? 等 小 狼 长大 了 , 它 非 伤人 不可 , 你 真得 小心 。

陈阵 说 : 我 倒 是 从来 就 没 打算 把 狼养 掉 野性 , 养掉 野性 就 没意思 了 。 我 只是 想 跟 活狼 直接 接触 , 能 摸 狼 抱 狼 , 天天 近距离 的 看 狼 , 摸透 狼 和 狼性 。 不入 狼 穴 , 焉得 狼子 。 得 了 狼子 , 就 更 不能 怕 狼 咬 了 。 我 最怕 的 还是 牧民 不让 我养 狼 。

小狼 还 在 奋力 爬壁 , 陈阵 伸手 捏住 狼崽后 脖颈 , 把 它 拎 出洞 。 张继原 双手 捧住 它 , 放到 眼前 看 了 个 仔细 。 又 腾出 一只 手 , 轻轻地 抚摸 小狼 崽 。 稀疏 的 狼毫 怎么 也 撸 不顺 , 撸 平 了 , 手一松 , 狼毫 又 挺 了 起来 。

张继原 说 : 真 不好意思 , 我 这个 马倌 还 得 从 羊倌 那儿 得到 摸活 狼 的 机会 。 我 跟兰木 扎布 去 掏过 两次 狼洞 , 一只 也 没 掏 着 。 在 中国 真正 摸过 蒙古草原 活狼 的 汉人 , 可能 连 十万分之一 也 没有 。 汉人 恨 狼 , 结果 把 狼 的 本事 也 恨 丢 了 , 学到 狼 的 真本事 的 大多 是 游牧民族 ……

陈阵 接过 话 说 : 在 世界 历史 上 , 能 攻打 到 欧洲 的 东方人 , 都 是 游牧民族 , 而 对 西方 震撼 最强 的 , 是 三个 崇拜 狼图腾 的 草原 游牧民族 —— 匈奴 、 突厥 和 蒙古 。 而 攻打 到 东方 来 的 西方人

, 也 是 游牧民族 的 后代 。 古罗马 城 的 建城者 就是 两个 狼孩 兄弟 , 是 被 母狼 养大 的 。 母狼 和 狼孩 至今 还 镌刻 在 罗马城 徽上 呢 。 后来 的 条顿 、 日耳曼 和 盎格鲁 · 撒克逊 民族 就 更 强悍 了 , 强大 民族 血管 里 流淌 着 狼性 血液 。 而 性格 懦弱 的 华夏民族 太 需要 输补 这种 勇猛 野性 进取 的 血液 。 没有 狼 , 世界 历史 就 写 不成 现在 这个 样子 。 不 懂 狼 , 就 不 懂 游牧民族 的 精神 和 性格 , 更 不 懂 这 游牧民族 和 农耕 民族 的 差别 和 各自 的 优劣 。

张继原 说 : 我 真的 很 理解 你 为什么 要养 狼 了 , 我 帮 你 做做 牧民 的 工作 。

陈阵 把 小 狼 崽 揣 在 怀里 , 向 狗窝 走 去 。 当 伊勒 发现 狼 崽 在 吃 它 的 奶时 , 乘 陈阵 不备 , 立即 呼地 站 起来 , 想 回头 咬 狼 崽 。 可狼 崽 仍 紧紧 叼 咬住 奶头 不撒口 , 像 只 大 蚂蟥 、 又 像 只 大 奶瓶 一样 地 吊挂在 伊勒 的 腹下 , 伊勒 转 了 好几圈 , 狼 崽 也 悬空 地 跟着 转 , 伊勒 费 了 好 大劲 也 没 咬 到 狼 崽 。 两人 看 得 又 好笑 又 好气 。 陈阵 急忙 掐开 狼 崽 嘴巴 , 把 它 从 奶头 上 摘下来 。 张继原 笑 道 : 好 一个 吸血鬼 。

陈阵 按住 伊勒 哄 着 它 喂饱 狼 崽 以后 , 站 起来 说 : 该 让 狼 崽 和 狗崽 一块 玩 了 。 两人 抱 着 四只 胖乎乎 小崽子 向 一块 干草地 走 去 。 陈阵 把 狼 崽 放进 狗崽 中间 , 狼崽刚 一 接触 到 地面 , 立即 以 它 最快 的 速度 向 没有 人 没有 狗 的 地方 逃跑 。 小狼 崽 的 四条 小腿 还 没有 长直 , 罗圈 形 的 小嫩 腿 还 支撑 不起 身体 , 跑 起来 肚皮 贴 地 , 四爪 像 在 划水 , 活像 一只 长 了 毛 的 大 乌龟 。 一条 小公 狗崽 追着 它 一块 跑 , 狼崽侧 头 向 它 龇牙 , 发出 威胁性 的 呼呼 声 。

陈阵 心里 一惊 , 说 : 它 饿 的 时候 有奶便是娘 , 可一 吃饱 了 就 不 认娘 了 。 虽然 它 眼睛 还 没 睁开 , 可 它 的 鼻子 嗅觉 已经 有 了 辨别力 , 我 可 知道 狼 鼻子 的 厉害 。

张继原 说 : 我 看 出来 , 小狼 崽 已经 断定 这里 不是 它 的 真正 的 家 , 狗妈 不是 它 的 亲妈 , 狗崽 也 不是 它 的 亲兄弟 姐妹 。 陈阵 说 : 刚 把 它 挖出来 的 时候 , 它 还 会 装死 呢 。

两人 跟 在 小 狼 崽 的 身后 四五步 远 的 地方 , 继续 观察 狼 崽 的 行为 。 小狼 崽 在 残雪 和 枯草 地上 快速 逃 爬 , 爬 了 几十米 后 , 就 开始 闻 周围 的 东西 , 闻 马粪 蛋 , 闻 牛粪 , 闻 牛羊 的 白骨 , 闻 草地上 所有 的 突出 物 。 可能 它 闻到 的 都 是 狗 留下 的 尿 记号 , 于是 它 一闻 就 走 , 继续 再闻 。 两人 跟 了 它 走 了 一百多米 , 发现 它 并 不是 无 方向 、 漫无目的 地乱 走 。 它 的 目的 很 明确 , 就是 朝着 离 蒙古包 和 营盘 、 离 羊圈 、 人气 、 狗气 、 烟气 、 牲畜 气 越远 的 地方 逃 。

陈阵 感到 这 条 尚未 开眼 的 小 狼 崽 , 已经 具有 顽强 的 天性 与 本能 , 它 有着 比 其它 动物 更 可怕 可敬 的 性格 。 在 动物 中 , 陈阵 一直 很 敬佩 麻雀 , 麻雀 以养 不家 著称 于世 。 陈阵 小时候 抓 过 许多 麻雀 , 也 先后 养过 大大小小 十几只 麻雀 。 可 麻雀 被 抓住 后 , 就 闭上眼睛 以 绝食 绝水相 拼 , 绝不 就范 。 不 自由 , 毋宁死 , 直至 气绝 。 陈阵 从来 没有 养活 过 一只 麻雀 。 而 狼 却 不是 , 它 珍视 自由 也 珍爱 生命 , 狼 被俘 之后 照吃照 睡 , 不仅 不 绝食 , 反而 没命 地 吃 、 敞开 肚皮 地 吃 , 吃饱 睡足 以后 , 便 伺机 逃跑 , 以 争取 新 的 生命 和 自由 。 陈阵 似乎 看到 了 被囚 在 渣滓洞 里 的 那些 斗士 们 才 有 的 性格 和 品质 。 可 他们 只是 民族 的 沙中 之金 , 而 这种 性格 , 对 狼 来说 却是 普遍 的 、 与生俱来 、 世代相传 、 无一例外 。 而 将 具有 此种 性格 的 狼 , 作为 自己 民族 的 图腾 、 兽祖 、 战神 和 宗师 来 膜拜 , 可以 想见 , 它 对 这个 民族 产生 了 何等 难以 估量 的 影响 。 都 说 榜样 的 力量 是 无穷的 , 而 图腾 的 精神力量 远高于 榜样 , 它 处在 神 的 位置 上 。

陈阵 感激 这条 小 狼 崽 , 它 稚嫩 的 身体 竟然 能带 他 穿过 千年 的 谜 雾 , 径直 来到 了 谜团 的 中心 。

官布 骑马 过来 招呼 陈阵 给 带 羔羊 群对羔 。 羊群 中央 的 羊羔 们 大多 在 睡觉 , 而 母羊 则 散开 去 吃 草 了 。 陈阵 把 狼 崽 送回 狼窝 , 骑马 上 了 羊群 。 两人 收拢 羊群 , 近 两千只 大羊 和 羊羔 母呼子 叫 , 子呼母 叫 , 呼叫声 惊天动地 如同 狼冲 羊群 。 两人用 套马 杆 把住 羊群 想 去 的 地方 , 再 把住 道口 , 让 母羊 在 近 千只 的 羊羔 中 认领 出 自己 的 孩子 , 凡是 领对 的 , 允许 通过 ; 领错 的 和 不领 的 就 被 赶回 羊群 继续 寻找 。 陈阵 已能 准确 地 认出 领错 羊羔 的 母羊 , 只要 是 咩 咩 乱叫 , 不 回头 看 身边 羔子 的 母羊 , 就 一定 不能 放 它 过去 。 一对对 母子 母女 走出 卡口 , 一出 卡口 羊羔 便 在 母羊 腹下 跪下 前腿 , 抬头 吃奶 , 母羊 则 慈爱 地 回头 看着 自己 的 宝贝 。 两人 只花 了 不到 一个 小时 就 对 完 一遍 羔 。 对 一次 羔 就是 喂 一遍 奶 , 一天 两次 , 上午 下午 各 一次 。 如果 不 对 羔 , 许多 找不着 妈 的 羊羔 , 就 会 因 母子 失散 而 饿死 。 对羔 又 是 数羔 , 清点 羔子 。 羊羔 怕 晒 , 喜欢 钻到 獭 洞里 睡觉 , 不 对 羔 就 容易 丢羔 。 有 一次 陈阵 发现 丢羔 后 , 找遍 羊群 周围 所有 的 獭 洞 , 从 几个 獭 洞里 掏出 三只 大 羔子 。

官布 对 这 群羊 很 满意 , 他 说 : 额仑 草原 水草 好 啊 , 母羊 的 奶水 足 , 都 认 自个儿 的 羔子 , 对 一遍 羔多 省事 啊 。 要是 草场 坏 了 , 母羊 没奶 , 都 不认 羔子 , 就是 把 全场 的 劳力 全派 到 羊群 去 对 羔 , 去 唱 劝 奶歌 , 一天 也 对 不 完 一遍 羔 。 一场 白毛风 过来 , 几万只 羊羔 用 不了 几天 就 饿死 冻死 啦 , 再 大 的 狼灾 也 不如 人灾 吓人 。 额仑 的 老 领导 好 , 明白 草原 , 明白 狼 , 下 的 工夫 不在 一群群 的 羊 上 , 下工夫 在 草上 , 在 草场 上 。 大事 管好 了 , 小 羔子 不用 怎么 管 也 能 管好 。 额仑 的 羊倌 多 省心 啊 , 过 几天 我 一个 人 就 能 对 羔 ……

陈阵 听 出来 , 不 串门 的 官布 却 对 牧场 了如指掌 。


第十四章 (2)

两条 大 狼皮 筒 被 风吹 得 横 在 天空 , 仰头望 去 , 春风 将 狼 毛 梳理 得 光滑 柔顺 , 一根 根狼毛 纤毫 毕现 , 在 阳光 下 发出 润泽 的 亮色 , 一副 盛装 赴宴 的 样子 。 两条 大狼 在 蓝色 的 腾格里 并肩 追逐 嬉戏 , 又 不断 拥抱 翻滚 , 似有 一种 解脱 的 轻松 。 陈阵 一点 也 觉不出 狼 身子 里 充满 干草 , 反而 觉得 那 里面 充满 了 激情 的 生命 和 欢乐 的 战斗力 。 蒙古包 烟筒 里 冒 出 的 白烟 , 在 它们 身下 飘飞 , 两条 大狼 又 像是 在 天上 翻云破雾 , 迎风 飞翔 。 飞 向 腾格里 , 飞 向 天狼星 , 飞 向 它们 一生 所 崇仰 的 自由 天堂 , 并 带走 草原 人 的 灵魂 。

陈阵 仰望 天狼 , 已经 看不到 周围 的 山坡 、 蒙包 、 牛车 和 羊圈 。 他 眼中 只有 像 哥特 教堂 尖顶 一般 的 旗杆 和 飞翔 的 狼 , 他 的 思绪 被 高高的 杆尖 引向 天空 , 引离 了 草原 大地 。 陈阵 想 , 难道 草原 人 千百年来 把 狼皮 筒 高高挂 在 门前 的 长杆 上 , 仅仅 是 为了 风干 狼皮 和 炫耀 战利品 吗 ? 难道 不是 一种 最 古老 最 传统 的 萨满 方式 , 为 狼 超度 亡灵 吗 ? 难道 不是 草原 人 对 他们 民族 心中 的 图腾 举行 的 一个 神圣 的 仪式 吗 ? 陈阵 发现自己 驻足 仰望 本身 就是 一种 仪式 , 他 在 不知不觉 之中 , 已 将 自己 置于 图腾 之下 、 站 在 景仰 的 位置 上 了 。 草原 精神 和 信仰 像 空气 一样 地 包围 着

你 , 只要 你 有 灵魂 的 焦虑 和 渴望 , 你 就 能 感知 ……

杨克 和 张继原 也 久久 地 仰头 欣赏 , 他们 的 脖子 终于 酸 了 。 张继原 说 : 咱们 的 穿着打扮 , 生活 生产 用具 都 跟 牧民 没什么 区别 , 连 脸色 也 成 老 蒙古 了 。 可 我 还是 觉得 咱们 不像 地道 的 草原 人 , 咱们 包 也 没有 正宗 的 蒙古 味道 。 但是 现在 一 挂出 这 两筒 狼旗 , 谁 打 老远 看 过来 , 都 会 以为 这包 是 家 地道 的 老 蒙古 ……

陈阵 转 了 转 脖子 , 揉 了 揉 酸酸的 颈骨 说 : 离开 北京 之前 , 我 也 曾经 以为 蒙古草原 就是 “ 天 苍苍 , 野茫茫 , 风吹草低见牛羊 ”, 真 以为 草原 就是 那么 和平 安详 …… 后来 才 知道 ,《 敕勒歌 》 只是 鲜卑 族 的 一首 儿歌 , 真正 的 草原 实在太 严酷 了 , 草原 精神 其实 都 集中 在 狼 身上 。

杨克 点头 : 我 怀疑 草原 民族 真正 精彩 的 诗歌 都 没 传下来 , 只有 合 汉人 口味 的 东西 , 才 被 汉人 抄录下来 流传 至今 。 我 问过 好几个 牧民 , 他们 都 没听说过 这首 诗 。

张继原 仍然 仰着 头望 狼 , 一遍 遍 围着 杆子 转圈 , 耿耿 地说 : 谁 都 知道 这 两条 狼 是 狗 咬 死 的 , 我 , 我 一个 额仑 的 马倌 , 怎么着 也 得 亲手 打死 一条 狼 吧 。 要 不 谁 还 会 把 我 当作 额仑 马倌 ?

二郎 见 被 它 咬 死 的 狼 又 在 天上 活 了 过来 , 很 是 恼火 。 它 不断 仰头 吼叫 , 并用 两条 后腿 立 起来 吼 , 但 狼毫 不怕 它 , 继续 飞舞 。 它 只好 无可奈何 地 看着 狼 , 看着 看着 , 它 的 目光 开始 柔和 起来 , 似乎 还 有些 羡慕 大狼 那身 漂亮 的 战袍 。

下 羔羊 群 渐渐 走远 。 杨克 背上 接羔 毡袋 骑 上马 去 追 羊群 。 带 羔羊 群在 草坡 上 渐渐 摊开 , 还 在 人 和 狗 的 视野 里 。 陈阵 对 张继原 说 : 你 就 惦记 打狼 打 狼 , 走 , 还是 跟 我 去 看 小 狼 崽 吧 。

两人朝 狼窝 走 去 , 陈阵 搬开 石头 , 揭开 木板 , 窝 中 的 小 母狗 还缩 在 羊皮 上 睡懒觉 , 一点 也 不 惦记 起床 吃 早奶 。 可是 小狼 崽 却 早已 蹲 在 洞底 抬头 望天 , 焦急 地 等待 开饭 。 强烈 的 天光 一 照进 洞 , 狼 崽 就 精神抖擞 地用 两条 后腿 站 起来 , 用 小小的 嫩 前爪 扒 着 洞壁 往上爬 。 刚 爬 了 几寸 , 就 一个 后 滚翻 , 摔到 洞底 。 它 一骨碌 站 起身 又 继续 爬 , 使出 了 吃奶 的 劲 , 嫩 爪 死死地 抠 住 洞壁 , 像 只 大 壁虎 一样 地 往上爬 。 壁土松 了 , 狼崽像 个 松 毛球 似的 跌滚 到 洞底 , 小狼 冲着 洞上 的 大 黑影 生气 地 发出 呼呼 的 声音 , 好像 责怪 黑影 为什么 不 把 它 弄 上去 。

张继原 也 是 第一次 看到 活狼 崽 , 觉得 很 好奇 , 就 想 伸手 把 狼 崽 抓上来 仔细 看看 。 陈阵 说 : 先 别着急 , 你 看 它 能 不能 爬上来 , 要是 能 爬上来 , 我 还 得 把 洞 再 挖 得 深 一点 。

狼崽连 摔 两次 , 不敢 在 原处 爬 了 , 它 开始 在 洞底 转圈 , 一边 转 , 一边 闻 , 好像 在 想 办法 。 转 了 几圈 , 它 突然 发现 了 母 狗崽 , 立即 爬 上 狗崽 的 脊背 , 然后 蹬 鼻子 上 脸 , 踩 着 狗崽 头 再 扒 着 洞壁 往上爬 。 小狼 扒 下 的 碎土 撒 了 狗崽 一身 , 狗崽 被 踩 醒 了 , 哼哼 地 叫 着 , 站 起来 抖 身上 的 土 , 小狼 崽 又 被 摔 了 下来 。 它气 得 转过身 来 就 朝 狗崽 皱 鼻 、 龇牙 , 呼呼地 咆哮 。 张继原 笑 道 : 这小 兔崽子 , 从小 狼性 就 不小 啊 , 看 样儿 还 挺 聪明 。

陈阵 发现 , 才 两天 时间 , 小狼 的 眼膜 薄 了 许多 , 眼球 虽然 仍 是 充满 液体 , 黑 汪汪 的 像是 害 了 眼病 。 但 小 狼 崽 好像 已经 能 模模糊糊 辨认 眼前 的 东西 , 对 他 做 的 手势 也 有所 反应 。 他 张开 巴掌 , 手掌 向东 , 狼 崽 的 头眼 就 朝东 ; 手掌 向西 , 狼 崽 的 头眼 就 向 西 。 为了 刺激 狼 崽 的 条件反射 , 陈阵 一字一顿 地 叫 它 : 小 …… 狼 , 小 …… 狼 , 开 …… 饭 …… 喽 。 开 …… 饭 …… 喽 。 小狼 歪着头 , 竖起 猫 一样 的 短耳 费力 地 听 着 , 有些 害怕 , 又 有些 好奇 。

张继原 说 : 我要 看看 它 对 原来 的 狼家 还有 没有印象 。 然后 就 用 双手 做成 蚌壳 形扣 在 口 鼻上 , 模仿 大狼 的 嗥声 , 呜 …… 欧 , 呜呜 …… 欧 …… 小狼 突然 神经质 地抖 了 一下 , 发了 疯 似地 踩 着 狗崽 的 身体 爬壁 , 摔 了 一次 又 一次 , 然后 委屈 地 蜷起 身子 直往 洞角里 钻 , 像是 在 寻找 狼 妈妈 的 怀抱 。 两人 都 觉得 做 了 一件 残忍 的 事情 , 不该 再 让 小 狼 崽 听到 狼 世界 的 声音 。 张继原 说 : 我 看 你 这条 小 狼 不好 养 , 这儿 又 不是 北京动物园 , 狼 可以 与 野狼 世界 完全 隔离 , 慢慢 可以 减少 一点 野性 。 可 这儿 是 原始 游牧 环境 条件 , 一到 夜里 周围 都 是 狼嗥 声 , 狼 性能 改 吗 ? 等 小 狼 长大 了 , 它 非 伤人 不可 , 你 真得 小心 。

陈阵 说 : 我 倒 是 从来 就 没 打算 把 狼养 掉 野性 , 养掉 野性 就 没意思 了 。 我 只是 想 跟 活狼 直接 接触 , 能 摸 狼 抱 狼 , 天天 近距离 的 看 狼 , 摸透 狼 和 狼性 。 不入 狼 穴 , 焉得 狼子 。 得 了 狼子 , 就 更 不能 怕 狼 咬 了 。 我 最怕 的 还是 牧民 不让 我养 狼 。

小狼 还 在 奋力 爬壁 , 陈阵 伸手 捏住 狼崽后 脖颈 , 把 它 拎 出洞 。 张继原 双手 捧住 它 , 放到 眼前 看 了 个 仔细 。 又 腾出 一只 手 , 轻轻地 抚摸 小狼 崽 。 稀疏 的 狼毫 怎么 也 撸 不顺 , 撸 平 了 , 手一松 , 狼毫 又 挺 了 起来 。

张继原 说 : 真 不好意思 , 我 这个 马倌 还 得 从 羊倌 那儿 得到 摸活 狼 的 机会 。 我 跟兰木 扎布 去 掏过 两次 狼洞 , 一只 也 没 掏 着 。 在 中国 真正 摸过 蒙古草原 活狼 的 汉人 , 可能 连 十万分之一 也 没有 。 汉人 恨 狼 , 结果 把 狼 的 本事 也 恨 丢 了 , 学到 狼 的 真本事 的 大多 是 游牧民族 ……

陈阵 接过 话 说 : 在 世界 历史 上 , 能 攻打 到 欧洲 的 东方人 , 都 是 游牧民族 , 而 对 西方 震撼 最强 的 , 是 三个 崇拜 狼图腾 的 草原 游牧民族 —— 匈奴 、 突厥 和 蒙古 。 而 攻打 到 东方 来 的 西方人

, 也 是 游牧民族 的 后代 。 古罗马 城 的 建城者 就是 两个 狼孩 兄弟 , 是 被 母狼 养大 的 。 母狼 和 狼孩 至今 还 镌刻 在 罗马城 徽上 呢 。 后来 的 条顿 、 日耳曼 和 盎格鲁 · 撒克逊 民族 就 更 强悍 了 , 强大 民族 血管 里 流淌 着 狼性 血液 。 而 性格 懦弱 的 华夏民族 太 需要 输补 这种 勇猛 野性 进取 的 血液 。 没有 狼 , 世界 历史 就 写 不成 现在 这个 样子 。 不 懂 狼 , 就 不 懂 游牧民族 的 精神 和 性格 , 更 不 懂 这 游牧民族 和 农耕 民族 的 差别 和 各自 的 优劣 。

张继原 说 : 我 真的 很 理解 你 为什么 要养 狼 了 , 我 帮 你 做做 牧民 的 工作 。

陈阵 把 小 狼 崽 揣 在 怀里 , 向 狗窝 走 去 。 当 伊勒 发现 狼 崽 在 吃 它 的 奶时 , 乘 陈阵 不备 , 立即 呼地 站 起来 , 想 回头 咬 狼 崽 。 可狼 崽 仍 紧紧 叼 咬住 奶头 不撒口 , 像 只 大 蚂蟥 、 又 像 只 大 奶瓶 一样 地 吊挂在 伊勒 的 腹下 , 伊勒 转 了 好几圈 , 狼 崽 也 悬空 地 跟着 转 , 伊勒 费 了 好 大劲 也 没 咬 到 狼 崽 。 两人 看 得 又 好笑 又 好气 。 陈阵 急忙 掐开 狼 崽 嘴巴 , 把 它 从 奶头 上 摘下来 。 张继原 笑 道 : 好 一个 吸血鬼 。

陈阵 按住 伊勒 哄 着 它 喂饱 狼 崽 以后 , 站 起来 说 : 该 让 狼 崽 和 狗崽 一块 玩 了 。 两人 抱 着 四只 胖乎乎 小崽子 向 一块 干草地 走 去 。 陈阵 把 狼 崽 放进 狗崽 中间 , 狼崽刚 一 接触 到 地面 , 立即 以 它 最快 的 速度 向 没有 人 没有 狗 的 地方 逃跑 。 小狼 崽 的 四条 小腿 还 没有 长直 , 罗圈 形 的 小嫩 腿 还 支撑 不起 身体 , 跑 起来 肚皮 贴 地 , 四爪 像 在 划水 , 活像 一只 长 了 毛 的 大 乌龟 。 一条 小公 狗崽 追着 它 一块 跑 , 狼崽侧 头 向 它 龇牙 , 发出 威胁性 的 呼呼 声 。

陈阵 心里 一惊 , 说 : 它 饿 的 时候 有奶便是娘 , 可一 吃饱 了 就 不 认娘 了 。 虽然 它 眼睛 还 没 睁开 , 可 它 的 鼻子 嗅觉 已经 有 了 辨别力 , 我 可 知道 狼 鼻子 的 厉害 。

张继原 说 : 我 看 出来 , 小狼 崽 已经 断定 这里 不是 它 的 真正 的 家 , 狗妈 不是 它 的 亲妈 , 狗崽 也 不是 它 的 亲兄弟 姐妹 。 陈阵 说 : 刚 把 它 挖出来 的 时候 , 它 还 会 装死 呢 。

两人 跟 在 小 狼 崽 的 身后 四五步 远 的 地方 , 继续 观察 狼 崽 的 行为 。 小狼 崽 在 残雪 和 枯草 地上 快速 逃 爬 , 爬 了 几十米 后 , 就 开始 闻 周围 的 东西 , 闻 马粪 蛋 , 闻 牛粪 , 闻 牛羊 的 白骨 , 闻 草地上 所有 的 突出 物 。 可能 它 闻到 的 都 是 狗 留下 的 尿 记号 , 于是 它 一闻 就 走 , 继续 再闻 。 两人 跟 了 它 走 了 一百多米 , 发现 它 并 不是 无 方向 、 漫无目的 地乱 走 。 它 的 目的 很 明确 , 就是 朝着 离 蒙古包 和 营盘 、 离 羊圈 、 人气 、 狗气 、 烟气 、 牲畜 气 越远 的 地方 逃 。

陈阵 感到 这 条 尚未 开眼 的 小 狼 崽 , 已经 具有 顽强 的 天性 与 本能 , 它 有着 比 其它 动物 更 可怕 可敬 的 性格 。 在 动物 中 , 陈阵 一直 很 敬佩 麻雀 , 麻雀 以养 不家 著称 于世 。 陈阵 小时候 抓 过 许多 麻雀 , 也 先后 养过 大大小小 十几只 麻雀 。 可 麻雀 被 抓住 后 , 就 闭上眼睛 以 绝食 绝水相 拼 , 绝不 就范 。 不 自由 , 毋宁死 , 直至 气绝 。 陈阵 从来 没有 养活 过 一只 麻雀 。 而 狼 却 不是 , 它 珍视 自由 也 珍爱 生命 , 狼 被俘 之后 照吃照 睡 , 不仅 不 绝食 , 反而 没命 地 吃 、 敞开 肚皮 地 吃 , 吃饱 睡足 以后 , 便 伺机 逃跑 , 以 争取 新 的 生命 和 自由 。 陈阵 似乎 看到 了 被囚 在 渣滓洞 里 的 那些 斗士 们 才 有 的 性格 和 品质 。 可 他们 只是 民族 的 沙中 之金 , 而 这种 性格 , 对 狼 来说 却是 普遍 的 、 与生俱来 、 世代相传 、 无一例外 。 而 将 具有 此种 性格 的 狼 , 作为 自己 民族 的 图腾 、 兽祖 、 战神 和 宗师 来 膜拜 , 可以 想见 , 它 对 这个 民族 产生 了 何等 难以 估量 的 影响 。 都 说 榜样 的 力量 是 无穷的 , 而 图腾 的 精神力量 远高于 榜样 , 它 处在 神 的 位置 上 。

陈阵 感激 这条 小 狼 崽 , 它 稚嫩 的 身体 竟然 能带 他 穿过 千年 的 谜 雾 , 径直 来到 了 谜团 的 中心 。

官布 骑马 过来 招呼 陈阵 给 带 羔羊 群对羔 。 羊群 中央 的 羊羔 们 大多 在 睡觉 , 而 母羊 则 散开 去 吃 草 了 。 陈阵 把 狼 崽 送回 狼窝 , 骑马 上 了 羊群 。 两人 收拢 羊群 , 近 两千只 大羊 和 羊羔 母呼子 叫 , 子呼母 叫 , 呼叫声 惊天动地 如同 狼冲 羊群 。 两人用 套马 杆 把住 羊群 想 去 的 地方 , 再 把住 道口 , 让 母羊 在 近 千只 的 羊羔 中 认领 出 自己 的 孩子 , 凡是 领对 的 , 允许 通过 ; 领错 的 和 不领 的 就 被 赶回 羊群 继续 寻找 。 陈阵 已能 准确 地 认出 领错 羊羔 的 母羊 , 只要 是 咩 咩 乱叫 , 不 回头 看 身边 羔子 的 母羊 , 就 一定 不能 放 它 过去 。 一对对 母子 母女 走出 卡口 , 一出 卡口 羊羔 便 在 母羊 腹下 跪下 前腿 , 抬头 吃奶 , 母羊 则 慈爱 地 回头 看着 自己 的 宝贝 。 两人 只花 了 不到 一个 小时 就 对 完 一遍 羔 。 对 一次 羔 就是 喂 一遍 奶 , 一天 两次 , 上午 下午 各 一次 。 如果 不 对 羔 , 许多 找不着 妈 的 羊羔 , 就 会 因 母子 失散 而 饿死 。 对羔 又 是 数羔 , 清点 羔子 。 羊羔 怕 晒 , 喜欢 钻到 獭 洞里 睡觉 , 不 对 羔 就 容易 丢羔 。 有 一次 陈阵 发现 丢羔 后 , 找遍 羊群 周围 所有 的 獭 洞 , 从 几个 獭 洞里 掏出 三只 大 羔子 。

官布 对 这 群羊 很 满意 , 他 说 : 额仑 草原 水草 好 啊 , 母羊 的 奶水 足 , 都 认 自个儿 的 羔子 , 对 一遍 羔多 省事 啊 。 要是 草场 坏 了 , 母羊 没奶 , 都 不认 羔子 , 就是 把 全场 的 劳力 全派 到 羊群 去 对 羔 , 去 唱 劝 奶歌 , 一天 也 对 不 完 一遍 羔 。 一场 白毛风 过来 , 几万只 羊羔 用 不了 几天 就 饿死 冻死 啦 , 再 大 的 狼灾 也 不如 人灾 吓人 。 额仑 的 老 领导 好 , 明白 草原 , 明白 狼 , 下 的 工夫 不在 一群群 的 羊 上 , 下工夫 在 草上 , 在 草场 上 。 大事 管好 了 , 小 羔子 不用 怎么 管 也 能 管好 。 额仑 的 羊倌 多 省心 啊 , 过 几天 我 一个 人 就 能 对 羔 ……

陈阵 听 出来 , 不 串门 的 官布 却 对 牧场 了如指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