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十三章 (3) / 第十四章 (1)

第十三章 (3) / 第十四章 (1)

圈中 黑灰中 蜷 卧 着 一具 焦尸 , 全身 呈 炭化 状 , 冒 着 刺鼻 的 油烟味 和 腐肉 的 焦味 。 众人 议论纷纷 , 王军立 兴奋 地说 : 火战 成功 了 ! 找到 一条 就 肯定 能 找到 一大批 。 沙茨 楞 说 : 这 不 像是 狼 , 狼 没 这么 小 。 包顺贵 说 : 狼 一烧 身子 准 抽抽 , 自然 就 小 了 。 王军立 点头 说 : 没准 是 一条 小狼 呢 。

毕利格 下 了 马 , 用马棒 给 焦尸 翻 了 个儿 , 但 焦尸 的 反面 也 烧 得 一根 毛不剩 。 显然 , 这具 尸体 是 在 厚厚的 陈苇 堆 上 被 架 起来 烧 的 , 烧得 透焦 。 老人 说 : 这 哪 是 狼 , 也 不是 小狼 , 是 条 老狗 。 包顺贵 又 狐疑 地 盯 着 老人 问 : 你 咋 看 的 ? 老人 说 : 没错 , 瞧瞧 这 副 牙口 , 狼牙要 比 狗牙 长 , 也 比 狗牙 尖 。 你 不信 就 把 它 照下来 往 上去 报功 吧 , 小心 上面 懂行 的 人 说 你 是 谎报 战功 , 用 死 狗 来 冒充 狼 。 包顺贵 焦急 地说 : 做 一个 记号 插 在 这儿 , 要是 再 找到 几条 , 就 能 知道 是 狼 是 狗 了 。

老人 望 着 老狗 的 焦尸 神情 黯然 , 说道 : 老狗 知道 自个儿 不行 了 , 就 走 到 这儿 来 给 自个儿 出葬 了 。 这儿 背风 、 狼多 。 可怜 啊 , 狼 咋 就 没 找 见 它 ?

包顺贵 大喊大叫 : 拉开 队 接着 找 。 马队 又拉成 一条线 , 继续 搜寻 。 人们 扒平 了 一堆 又 一堆 灰 , 仍然 一无所获 。 几个 知青 开始 觉得 不对头 , 那些 身经百战 但 从未 参加 过火 战 的 猎手 们 也 觉得 奇怪 , 难道 巴图 谎报 军情 ?

巴图 被 周围 的 人 问急 了 , 就 连声 说 : 向 毛主席 保证 , 向 腾格里 发誓 。 我 和 布赫 都 亲眼看见 的 , 你们 不是 也 看见 狼群 的 新 爪印 了 吗 。 包顺贵 说 : 那 就 怪 了 , 难道 狼 插 上 翅膀 飞走 了 ? 毕利格 老人 微笑 道 : 知道 狼会 飞 了 吧 。 狼 可是 个 精怪 , 没有 翅膀 也 会 飞 。 包顺贵 恼怒 地问 : 那 上午 咱们 怎么 就 打 了 那么 多 的 狼 呢 ? 老人 说 : 打死 那些 狼 , 刚好 给 马群 报 了 仇 。 再 打 多 了 腾格里 就 不让 了 , 腾格里 最 公平 。 包顺贵 打断 他 说 : 什么 腾格里 不 腾格里 的 , 这是 四旧 ! 一边 又 喊 : 剩下 最后 一块 地 了 , 都 给 我 仔细 搜 。

突然 , 走 在 最 前面 的 两个 马倌 大叫 起来 : 不好 啦 ! 两头 牛 烧死 啦 !

全队 人马 都 朝 那 两个 马倌 奔 去 , 牧民 猎手 个个 神色 紧张 。

牛是 蒙古 大 草原 上 , 最 自由 最 快乐 最受 人们 尊敬 的 公牛 , 是 草原 上 最 有 经验 的 老 牛倌 从 牛群 的 牛犊 中 精选 出来 的 种牛 。 牛 长大 以后 , 除了 在 夏天 的 交配季节 , 它们 跑 到 各家 牛群 里 尽情 交欢 外 , 其余 的 时间 就 离开 牛群 , 自由自在 地像 野牛 一样 在 草原 上 到处 闲逛 , 无须 人 看管 和 喂 饮 。 牛体 壮 皮厚 , 脖子 短粗 , 力大 凶悍 , 满脸 长着 田螺 大小 的 一簇簇 漂亮 的 鬈 毛 , 还长 着 一对 又 粗 又 尖 又 直 的 短角 , 是 极具 杀伤力 的 近战 武器 , 比 古罗马 军团 士兵 使用 的 短剑 还要 厉害 。 称霸 草原 的 大狼们 从 不敢 打牛 的 主意 , 即便 是 一群 饿狼 , 也 咬 不 透氓 牛 厚重 的 铠甲 , 斗不过 牛 的 蛮劲 。

因此 , 牛是 草原 上 没有 天敌 的 大牲畜 。 牛 一般 都 是 两头 一组 地 行动 , 白天 挑 最好 的 草场 吃 草 , 晚上 哥俩 头 对 尾 地 并排 睡觉 。 牛是 神圣 的 牛 , 是 草原 上 强壮 、 雄性 、 繁殖 、 勇敢 、 自由 和 幸福 的 象征 。 蒙古 的 摔跤手 就 叫 布赫 , 与 牛 同名 。 蒙古 男人 极 羡慕 牛 , 因为 牛是 草原 上 妻妾 成群 , 又 不负 家庭 责任 的 甩手掌柜 和 快乐 的 单身汉 。 在 交配季节 之后 , 它们 的 妻妾 儿女 都 交给 了 草原 人来 照料 。 所以 , 许多 蒙古 男人 都 喜欢 起名叫 布赫 。 牛 一直 被 草原 牧民 奉 为 神物 , 牛 健壮 就 预示 牛羊 兴旺 , 牛病 瘦 就 意味 灾祸 临头 。 牛 数量 极少 , 平均 几群 牛 才能 摊上 一

头 。 众 牧民 一 听到 大火 烧死 了 牛 , 都 惊慌 起来 , 像 听到 了 一个 天大 的 噩耗 , 人们 以 奔丧 的 速度 奔 过去 。

牧民 们 都 下 了 马 , 默默地 站 在 两个 庞然大物 的 周围 。 牛 已 死 , 岔着 四腿 横躺 在 焦土 上 , 厚密 的 牛毛 已 烧成 一 大片 黑色 焦泡 , 近一 指厚 的 牛皮 被 烧 得 龟裂 , 裂缝 里 露出 白 黄色 的 牛油 , 牛眼 瞪 得 像 两盏 黑 灯泡 , 牛舌 吐出 半尺 长 , 口鼻里 的 黑水 还 在 流淌 。 牛倌 和 女人 从 牛角 的 形状 认出 了 这 两头 牛 , 人群 顿时 愤怒 了 。

嘎斯迈 说 : 作孽 啊 , 这 可是 咱们 队 最好 的 两头 牛 , 我们 组有 一半 的 牛 都 是 这 两头 牛 的 儿孙 啊 。 草原 能 用 火烧 的 吗 ! 草原 早晚 得 毁 在 你 的 手里 !

毕利格 老人 说 : 这 两头 牛是 蒙古 牛 的 最好 品种 —— 草原 红牛 。 这 两头 牛 配出来 的 母牛 出奶 最 多 , 配出来 的 犍牛 出肉 最多 , 肉质 也 最好 。 这事 我 非得 上报 旗 领导 不可 ! 要是 调查组 来 了 , 我 也 非得 领 他们 来 这儿 调查 。 人 造成 的 损失 比狼 造成 的 损失 还要 大 !

乌力吉 说 : 前 几年 盟 畜牧局 就 想要 走 这 两头 牛 , 大伙 都 没舍得 给 , 后来 只 给 了 两头 它们 配出来 的 小公牛 。 这个 损失 不小 啊 。

沙茨 楞 说 : 苇 地里 没风 , 牛在苇 地里 躺 得 好好 的 , 非得 去 烧 一把 火 。 牛 跑得慢 , 哪能 跑 过火 呢 。 那么 大 的 油烟 , 一 呛 就 把 牛 给 呛 死 了 。 草原 上 还 从来 没有 人 把 牛 烧死 的 事 呢 。 不 信 腾格里 , 就要 遭报应 。

焦黑 的 牛皮 还 在 开裂 , 庞大 的 牛 身上 炸出 恐怖 的 天书 鬼符 咒语 般的 裂纹 。 女 人们 吓 得 用 羔皮 马蹄袖 捂着脸 逃 到 圈外 , 人们 像 躲避 瘟神 一样 地 躲开 了 包顺贵 。 包顺贵 孤寡 地站 在 牛 尸旁 , 全身 烟灰 , 脸色 发黑 。 他 忽然 咬牙 吼道 : 烧死 了 牛 , 这笔 账得记 在 狼 身上 ! 不管 你们 说 啥 , 我 不 把 额仑 草原 的 狼群 灭 了 , 决不罢休 !

晚霞 已暗 , 早春 草原 的 寒气 如网 一般 罩 下来 。 又 饥又乏 又 冷 的 人马 狗 , 垂头丧气 往 营盘 撤 , 像 一支 灰头土脸 的 败将残兵 。 谁 也 不 知道 , 白狼王 带领 的 狼群 , 究竟 是 怎样 从 猎圈 和 火海 中 逃脱 的 。 众人 议论纷纷 , 战战兢兢 , 都 说 是 飞 走 的 。 乌力吉 说 : 这次 打围 只有 一个 漏洞 , 就是 打围 前人 和 狗 的 动静 太大 了 , 老白 狼准 是 在 点火 以前 就 带 着 狼群 溜走 了 。

马倌 们 急急 奔 向 自己 的 马群 。 陈阵 和 杨克 都 惦记 家里 的 小 狼 崽 , 他俩 招呼 了 张继原 和 梁 建中 , 四个 人 脱离 了 大队 , 抄近 道 加鞭 急行 , 直奔 自家 的 营盘 。

杨克 一边 跑 一边 嘀咕 说 : 半夜 临走前 , 只 给 小 狼 崽 两块 煮烂 的 羊肉 , 不 知道 它会 不会 吃 肉 , 道尔 基说 狼 崽 还 得 一个多月 才能 断奶 呢 。 陈阵 说 : 那 倒 没事 , 昨天 小狼 的 肚皮 吃 得 都 快 爆 了 , 它 就是 不会 吃 熟肉 , 也 饿不死 。 我 最 担心 的 是 , 咱们 一整天 不 在家 , 后方 空虚 , 要是 母狼 抄 了 咱们 的 老窝 , 那 就 糟 了 。

除了 张继原 的 马 , 其他人 的 马 已 跑 不出 速度 , 直到 午夜 前四 人才 回到 家 。 二郎 和 黄黄 已站 在 空空 的 狗食 盆前 等 饭 吃 。 陈阵 滚 鞍 下马 , 先给 了 两条 大狗 几大块 肉 骨头 。 张继原 和 梁 建中 进包 洗脸 热茶 , 准备 吃 完茶 和 肉 就 睡觉 。 陈阵 和 杨克 急忙 跑 到 狼 洞 前 。 两人 搬开 大 案板 , 手 电光 下 , 小狼崽缩 在 洞角 的 羊皮 上 , 睡得正香 。 小 母狗 却 饿 得 哼哼 地 叫 , 拼命 想 攀 洞壁 爬出来 吃奶 , 伊勒 也 焦急 地 围着 洞直 转悠 。 陈阵 急忙 把 小 母狗 抓 出来 递给 伊勒 , 伊勒 便 把 狗崽 叼 回 了 狗窝 。

陈阵 和 杨克 仔细 看看 洞底 , 两块 熟 羊肉 不见 了 , 小狼 崽 的 肚皮 却 向 两边 鼓起 , 嘴边 鼻头 油光光 。 它闭 着 眼睛 , 嘴角 微翘 , 乐眯眯 像是 做 着 美梦 的 样子 。 杨克乐 了 : 这小 兔崽子 把 肉 给 独吞 了 。 陈阵 长长 松 了 口气 说 : 看来 母狼 目前 是 自顾不暇 了 。

(第十四章) 已感 陌生 的 阳光 , 从 蒙古包 顶盖 的 木格 中 射进来 。 陈阵 睁开眼睛 , 终于 又 看到 草原 春天 冷冷的 蓝天 了 。 他 一骨碌 爬起来 , 套上 袍子 就 钻出 蒙古包 , 直奔 小狼 的 土洞 。 陈阵 刚 一出 包 , 立即 就 被 高原 阳光 刺得 眯起 了 眼睛 。

官布 已 将 带 羔羊 群 放出 羊圈 , 不用 羊倌 赶 , 缓缓 地 自行 走上 羊圈 对面 的 大 草坡 , 另 一群 下 羔羊 群 也 在 西边 近处 的 草甸 里 吃 草 。 还 未 下羔 的 母羊 已经 不多 了 , 羊群 走得 十分 缓慢 。 陈阵 见 杨克 尚未 出发 , 官布 正在 教杨克 和 张继原 塞 狼皮 筒子 , 两个 皮筒 已经 摊 在 空 牛车上 。 陈阵 马上 转身 向 他们 走 过去 。 官布 老人 从 干草 圈里 弄 来 一小 抱 干草 , 再 把 干草 卷成 小卷 轻轻地 塞进 狼皮 筒子 里 , 慢慢 将 皮筒 撑 鼓撑 大 , 小心 地撑 出狼体 原来 的 形状 。 老人 说 : 这样 可以 防皮筒 内皮 抽缩 粘连 , 损坏 狼皮 的 质量 。 两个 狼皮 筒子 塞满 草 以后 , 官布 又 将 狼 鼻孔 轻轻 扎通 , 穿 上 细 皮绳 。

官布 问 张继 原有 没有 做 套马 杆 的 备用 桦木 秆 , 张继原 连忙 说 有 , 并 带 老人 走 到 牛车 旁 。 老人 从 地上 四五根 长长的 桦木 杆中 , 选 了 最长 最直 的 一根 , 足有 七米 长 。 然后 将 皮筒 鼻尖 上 的 细 皮绳 拴 在 长杆 顶端 , 再 在 蒙古包 门前 三四米 远 的 地方 挖 了 一个 坑 , 把 长杆 竖 在 土坑 里 , 竖直 埋好 踩 实 。 两个 狼皮 筒 悬挂 在 桦木 杆上 , 被 高高地 送到 空中 , 像 两筒 迎风招展 的 信号旗 。

官布 老人 说 : 这样 能 风干 皮子 , 同时 也 能 向 草原 上 过往 的 人 , 亮出 这家 蒙古包 猎人 的 猎绩 。 从前 , 要是 挂出 这 两筒 大狼旗 , 连盗 马贼 和 土匪 也 不敢 来 了 。 陈阵 、 杨克 和 张继原 都 被 杆 顶上 高高的 大狼旗 吸引 得 站定 了 脚跟 。

两筒 狼旗 一左一右 在 风中 猎猎 飘动 , 被 浩荡 的 春风 刮得 横 在 天空 。 蓬松 的 狼 毛 立即 收紧 , 顺顺 地贴 在 狼 身上 , 两筒 狼皮 竟像 两条 在 草原 上 高速 冲锋 、 活生生 的 战狼 。

杨克 惊叹 道 : 狼 死 , 可狼形 和 狼魂 不 死 。 它 俩 还 在 发狠 地 冲锋陷阵 , 锐气 正盛 , 让 我 心惊肉跳 。

陈阵 也 不由 对 杨克 和 张继原 大发 感慨 : 看着 这 两筒 大狼旗 , 我 就 想起 了 一面面 镶着 金 狼头 的 古代 突厥 骑兵 的 军旗 。 在 狼 旗下 冲锋陷阵 的 草原 骑兵 , 全身 都 一定 奔腾 着 草原 狼 的 血液 , 带 着 从 狼 那里 学来 的 勇猛 、 凶悍 和 智慧 征战 世界 。 世界 历史 上 , 突厥 骑兵 又 凶猛 又 智慧 , 西突厥 被 唐朝 大军 打出 中国 以后 , 就 很快 打出 一块 新 地盘 , 并 慢慢 站稳脚跟 , 几百年 后 又 突然 崛起 , 一路 势如破竹 , 攻下 了 连 蒙古人 也 没 攻下 的 东 罗马 首都 君士坦丁堡 和 古老 埃及 , 统一 中亚 西亚 , 建立 了 一个 横跨 欧亚非 的 奥斯曼 大 帝国 , 切断 了 东西方 的 贸易 通道 , 垄断 了 东西方 的 商品交换 , 以 强大 的 国力 和 武力 压 得 西方 百年 抬 不 起头 来 。 所有 先进 文明 都 是 被 逼出来 的 , 西方 森林狼 被 东方 草原 狼 逼 出 了 内海 , 逼 下 深海 , 逼进 了 大洋 , 变成 了 更加 强悍 的 海狼 。 他们 驾起 西方 古老 的 贸易 船 和 海盗船 , 到 外海 大洋 去 寻找 通往 东方 的 贸易 新 通道 , 结果 无意 中 因祸得福 , 发现 了 美洲 新大陆 , 抢得 了 比 西欧 大 好几倍 的 富饶 土地 , 以及 印加 、 印第安人 的 银矿 金山 , 为 西方 的 资本主义 的 发展 , 抢得 了 第一 船 原始积累 。 结果 , 西方 海狼 壮大 成 世界 上 的 大 狼 巨狼 , 资本 狼 , 工业 狼 , 科技 狼 , 文化 狼 , 再 反攻 东方 , 捣毁 了 奥斯曼 大 帝国 , 最终 击败 了 东方 草原 老狼 , 而 那些 东方 农耕 羊 就 更 不在话下 了 ……

张继原 说 : 我 现在 也 觉得 狼学 是 一门 大学 问 , 涉及 的 大 问题 太多 了 , 怨不得 你 这么 迷狼 呢 。 杨克说 : 我 看 咱们 哥 仨 也 别 自学 大学 课程 了 , 钻 钻 这门 学问 倒 更 有意思 。

官布 站 在 杆 下 恭恭敬敬 地 仰望 狼皮 筒 , 久久 不 走 。 老人 说 : 用 大风 来 梳 狼 毛 , 能 把 狼 毛 里面 的 草渣 和 土灰 都 梳 干净 , 还 梳 不 掉 毛 。 大风 吹上 几天 , 狼 毛 就 顺 了 , 好看 了 , 可以 走 了 …… 你们 看 , 两条 狼活 了 , 它们 俩 走 了 , 去 腾格里 那里 了 …… 一路 走 好 。 老人 又 虔诚地 看 了 一会儿 , 就 上 羊圈 清圈 去 了 。 陈阵 、 杨克 和 张继原 三人 连连 道谢 。

强劲 的 草原 春风 吹得 陈阵 两耳 呜呜 地生音 生乐 , 像是 远方 狼群 的 哭 嚎 , 也 像 文革 前 北京 西什库 教堂 里 哀哀 的 管风琴 琴声 , 吹得 他 满心 凄凉 哀伤 。


第十三章 (3) / 第十四章 (1)

圈中 黑灰中 蜷 卧 着 一具 焦尸 , 全身 呈 炭化 状 , 冒 着 刺鼻 的 油烟味 和 腐肉 的 焦味 。 众人 议论纷纷 , 王军立 兴奋 地说 : 火战 成功 了 ! 找到 一条 就 肯定 能 找到 一大批 。 沙茨 楞 说 : 这 不 像是 狼 , 狼 没 这么 小 。 包顺贵 说 : 狼 一烧 身子 准 抽抽 , 自然 就 小 了 。 王军立 点头 说 : 没准 是 一条 小狼 呢 。

毕利格 下 了 马 , 用马棒 给 焦尸 翻 了 个儿 , 但 焦尸 的 反面 也 烧 得 一根 毛不剩 。 显然 , 这具 尸体 是 在 厚厚的 陈苇 堆 上 被 架 起来 烧 的 , 烧得 透焦 。 老人 说 : 这 哪 是 狼 , 也 不是 小狼 , 是 条 老狗 。 包顺贵 又 狐疑 地 盯 着 老人 问 : 你 咋 看 的 ? 老人 说 : 没错 , 瞧瞧 这 副 牙口 , 狼牙要 比 狗牙 长 , 也 比 狗牙 尖 。 你 不信 就 把 它 照下来 往 上去 报功 吧 , 小心 上面 懂行 的 人 说 你 是 谎报 战功 , 用 死 狗 来 冒充 狼 。 包顺贵 焦急 地说 : 做 一个 记号 插 在 这儿 , 要是 再 找到 几条 , 就 能 知道 是 狼 是 狗 了 。

老人 望 着 老狗 的 焦尸 神情 黯然 , 说道 : 老狗 知道 自个儿 不行 了 , 就 走 到 这儿 来 给 自个儿 出葬 了 。 这儿 背风 、 狼多 。 可怜 啊 , 狼 咋 就 没 找 见 它 ?

包顺贵 大喊大叫 : 拉开 队 接着 找 。 马队 又拉成 一条线 , 继续 搜寻 。 人们 扒平 了 一堆 又 一堆 灰 , 仍然 一无所获 。 几个 知青 开始 觉得 不对头 , 那些 身经百战 但 从未 参加 过火 战 的 猎手 们 也 觉得 奇怪 , 难道 巴图 谎报 军情 ?

巴图 被 周围 的 人 问急 了 , 就 连声 说 : 向 毛主席 保证 , 向 腾格里 发誓 。 我 和 布赫 都 亲眼看见 的 , 你们 不是 也 看见 狼群 的 新 爪印 了 吗 。 包顺贵 说 : 那 就 怪 了 , 难道 狼 插 上 翅膀 飞走 了 ? 毕利格 老人 微笑 道 : 知道 狼会 飞 了 吧 。 狼 可是 个 精怪 , 没有 翅膀 也 会 飞 。 包顺贵 恼怒 地问 : 那 上午 咱们 怎么 就 打 了 那么 多 的 狼 呢 ? 老人 说 : 打死 那些 狼 , 刚好 给 马群 报 了 仇 。 再 打 多 了 腾格里 就 不让 了 , 腾格里 最 公平 。 包顺贵 打断 他 说 : 什么 腾格里 不 腾格里 的 , 这是 四旧 ! 一边 又 喊 : 剩下 最后 一块 地 了 , 都 给 我 仔细 搜 。

突然 , 走 在 最 前面 的 两个 马倌 大叫 起来 : 不好 啦 ! 两头 牛 烧死 啦 !

全队 人马 都 朝 那 两个 马倌 奔 去 , 牧民 猎手 个个 神色 紧张 。

牛是 蒙古 大 草原 上 , 最 自由 最 快乐 最受 人们 尊敬 的 公牛 , 是 草原 上 最 有 经验 的 老 牛倌 从 牛群 的 牛犊 中 精选 出来 的 种牛 。 牛 长大 以后 , 除了 在 夏天 的 交配季节 , 它们 跑 到 各家 牛群 里 尽情 交欢 外 , 其余 的 时间 就 离开 牛群 , 自由自在 地像 野牛 一样 在 草原 上 到处 闲逛 , 无须 人 看管 和 喂 饮 。 牛体 壮 皮厚 , 脖子 短粗 , 力大 凶悍 , 满脸 长着 田螺 大小 的 一簇簇 漂亮 的 鬈 毛 , 还长 着 一对 又 粗 又 尖 又 直 的 短角 , 是 极具 杀伤力 的 近战 武器 , 比 古罗马 军团 士兵 使用 的 短剑 还要 厉害 。 称霸 草原 的 大狼们 从 不敢 打牛 的 主意 , 即便 是 一群 饿狼 , 也 咬 不 透氓 牛 厚重 的 铠甲 , 斗不过 牛 的 蛮劲 。

因此 , 牛是 草原 上 没有 天敌 的 大牲畜 。 牛 一般 都 是 两头 一组 地 行动 , 白天 挑 最好 的 草场 吃 草 , 晚上 哥俩 头 对 尾 地 并排 睡觉 。 牛是 神圣 的 牛 , 是 草原 上 强壮 、 雄性 、 繁殖 、 勇敢 、 自由 和 幸福 的 象征 。 蒙古 的 摔跤手 就 叫 布赫 , 与 牛 同名 。 蒙古 男人 极 羡慕 牛 , 因为 牛是 草原 上 妻妾 成群 , 又 不负 家庭 责任 的 甩手掌柜 和 快乐 的 单身汉 。 在 交配季节 之后 , 它们 的 妻妾 儿女 都 交给 了 草原 人来 照料 。 所以 , 许多 蒙古 男人 都 喜欢 起名叫 布赫 。 牛 一直 被 草原 牧民 奉 为 神物 , 牛 健壮 就 预示 牛羊 兴旺 , 牛病 瘦 就 意味 灾祸 临头 。 牛 数量 极少 , 平均 几群 牛 才能 摊上 一

头 。 众 牧民 一 听到 大火 烧死 了 牛 , 都 惊慌 起来 , 像 听到 了 一个 天大 的 噩耗 , 人们 以 奔丧 的 速度 奔 过去 。

牧民 们 都 下 了 马 , 默默地 站 在 两个 庞然大物 的 周围 。 牛 已 死 , 岔着 四腿 横躺 在 焦土 上 , 厚密 的 牛毛 已 烧成 一 大片 黑色 焦泡 , 近一 指厚 的 牛皮 被 烧 得 龟裂 , 裂缝 里 露出 白 黄色 的 牛油 , 牛眼 瞪 得 像 两盏 黑 灯泡 , 牛舌 吐出 半尺 长 , 口鼻里 的 黑水 还 在 流淌 。 牛倌 和 女人 从 牛角 的 形状 认出 了 这 两头 牛 , 人群 顿时 愤怒 了 。

嘎斯迈 说 : 作孽 啊 , 这 可是 咱们 队 最好 的 两头 牛 , 我们 组有 一半 的 牛 都 是 这 两头 牛 的 儿孙 啊 。 草原 能 用 火烧 的 吗 ! 草原 早晚 得 毁 在 你 的 手里 !

毕利格 老人 说 : 这 两头 牛是 蒙古 牛 的 最好 品种 —— 草原 红牛 。 这 两头 牛 配出来 的 母牛 出奶 最 多 , 配出来 的 犍牛 出肉 最多 , 肉质 也 最好 。 这事 我 非得 上报 旗 领导 不可 ! 要是 调查组 来 了 , 我 也 非得 领 他们 来 这儿 调查 。 人 造成 的 损失 比狼 造成 的 损失 还要 大 !

乌力吉 说 : 前 几年 盟 畜牧局 就 想要 走 这 两头 牛 , 大伙 都 没舍得 给 , 后来 只 给 了 两头 它们 配出来 的 小公牛 。 这个 损失 不小 啊 。

沙茨 楞 说 : 苇 地里 没风 , 牛在苇 地里 躺 得 好好 的 , 非得 去 烧 一把 火 。 牛 跑得慢 , 哪能 跑 过火 呢 。 那么 大 的 油烟 , 一 呛 就 把 牛 给 呛 死 了 。 草原 上 还 从来 没有 人 把 牛 烧死 的 事 呢 。 不 信 腾格里 , 就要 遭报应 。

焦黑 的 牛皮 还 在 开裂 , 庞大 的 牛 身上 炸出 恐怖 的 天书 鬼符 咒语 般的 裂纹 。 女 人们 吓 得 用 羔皮 马蹄袖 捂着脸 逃 到 圈外 , 人们 像 躲避 瘟神 一样 地 躲开 了 包顺贵 。 包顺贵 孤寡 地站 在 牛 尸旁 , 全身 烟灰 , 脸色 发黑 。 他 忽然 咬牙 吼道 : 烧死 了 牛 , 这笔 账得记 在 狼 身上 ! 不管 你们 说 啥 , 我 不 把 额仑 草原 的 狼群 灭 了 , 决不罢休 !

晚霞 已暗 , 早春 草原 的 寒气 如网 一般 罩 下来 。 又 饥又乏 又 冷 的 人马 狗 , 垂头丧气 往 营盘 撤 , 像 一支 灰头土脸 的 败将残兵 。 谁 也 不 知道 , 白狼王 带领 的 狼群 , 究竟 是 怎样 从 猎圈 和 火海 中 逃脱 的 。 众人 议论纷纷 , 战战兢兢 , 都 说 是 飞 走 的 。 乌力吉 说 : 这次 打围 只有 一个 漏洞 , 就是 打围 前人 和 狗 的 动静 太大 了 , 老白 狼准 是 在 点火 以前 就 带 着 狼群 溜走 了 。

马倌 们 急急 奔 向 自己 的 马群 。 陈阵 和 杨克 都 惦记 家里 的 小 狼 崽 , 他俩 招呼 了 张继原 和 梁 建中 , 四个 人 脱离 了 大队 , 抄近 道 加鞭 急行 , 直奔 自家 的 营盘 。

杨克 一边 跑 一边 嘀咕 说 : 半夜 临走前 , 只 给 小 狼 崽 两块 煮烂 的 羊肉 , 不 知道 它会 不会 吃 肉 , 道尔 基说 狼 崽 还 得 一个多月 才能 断奶 呢 。 陈阵 说 : 那 倒 没事 , 昨天 小狼 的 肚皮 吃 得 都 快 爆 了 , 它 就是 不会 吃 熟肉 , 也 饿不死 。 我 最 担心 的 是 , 咱们 一整天 不 在家 , 后方 空虚 , 要是 母狼 抄 了 咱们 的 老窝 , 那 就 糟 了 。

除了 张继原 的 马 , 其他人 的 马 已 跑 不出 速度 , 直到 午夜 前四 人才 回到 家 。 二郎 和 黄黄 已站 在 空空 的 狗食 盆前 等 饭 吃 。 陈阵 滚 鞍 下马 , 先给 了 两条 大狗 几大块 肉 骨头 。 张继原 和 梁 建中 进包 洗脸 热茶 , 准备 吃 完茶 和 肉 就 睡觉 。 陈阵 和 杨克 急忙 跑 到 狼 洞 前 。 两人 搬开 大 案板 , 手 电光 下 , 小狼崽缩 在 洞角 的 羊皮 上 , 睡得正香 。 小 母狗 却 饿 得 哼哼 地 叫 , 拼命 想 攀 洞壁 爬出来 吃奶 , 伊勒 也 焦急 地 围着 洞直 转悠 。 陈阵 急忙 把 小 母狗 抓 出来 递给 伊勒 , 伊勒 便 把 狗崽 叼 回 了 狗窝 。

陈阵 和 杨克 仔细 看看 洞底 , 两块 熟 羊肉 不见 了 , 小狼 崽 的 肚皮 却 向 两边 鼓起 , 嘴边 鼻头 油光光 。 它闭 着 眼睛 , 嘴角 微翘 , 乐眯眯 像是 做 着 美梦 的 样子 。 杨克乐 了 : 这小 兔崽子 把 肉 给 独吞 了 。 陈阵 长长 松 了 口气 说 : 看来 母狼 目前 是 自顾不暇 了 。

(第十四章) 已感 陌生 的 阳光 , 从 蒙古包 顶盖 的 木格 中 射进来 。 陈阵 睁开眼睛 , 终于 又 看到 草原 春天 冷冷的 蓝天 了 。 他 一骨碌 爬起来 , 套上 袍子 就 钻出 蒙古包 , 直奔 小狼 的 土洞 。 陈阵 刚 一出 包 , 立即 就 被 高原 阳光 刺得 眯起 了 眼睛 。

官布 已 将 带 羔羊 群 放出 羊圈 , 不用 羊倌 赶 , 缓缓 地 自行 走上 羊圈 对面 的 大 草坡 , 另 一群 下 羔羊 群 也 在 西边 近处 的 草甸 里 吃 草 。 还 未 下羔 的 母羊 已经 不多 了 , 羊群 走得 十分 缓慢 。 陈阵 见 杨克 尚未 出发 , 官布 正在 教杨克 和 张继原 塞 狼皮 筒子 , 两个 皮筒 已经 摊 在 空 牛车上 。 陈阵 马上 转身 向 他们 走 过去 。 官布 老人 从 干草 圈里 弄 来 一小 抱 干草 , 再 把 干草 卷成 小卷 轻轻地 塞进 狼皮 筒子 里 , 慢慢 将 皮筒 撑 鼓撑 大 , 小心 地撑 出狼体 原来 的 形状 。 老人 说 : 这样 可以 防皮筒 内皮 抽缩 粘连 , 损坏 狼皮 的 质量 。 两个 狼皮 筒子 塞满 草 以后 , 官布 又 将 狼 鼻孔 轻轻 扎通 , 穿 上 细 皮绳 。

官布 问 张继 原有 没有 做 套马 杆 的 备用 桦木 秆 , 张继原 连忙 说 有 , 并 带 老人 走 到 牛车 旁 。 老人 从 地上 四五根 长长的 桦木 杆中 , 选 了 最长 最直 的 一根 , 足有 七米 长 。 然后 将 皮筒 鼻尖 上 的 细 皮绳 拴 在 长杆 顶端 , 再 在 蒙古包 门前 三四米 远 的 地方 挖 了 一个 坑 , 把 长杆 竖 在 土坑 里 , 竖直 埋好 踩 实 。 两个 狼皮 筒 悬挂 在 桦木 杆上 , 被 高高地 送到 空中 , 像 两筒 迎风招展 的 信号旗 。

官布 老人 说 : 这样 能 风干 皮子 , 同时 也 能 向 草原 上 过往 的 人 , 亮出 这家 蒙古包 猎人 的 猎绩 。 从前 , 要是 挂出 这 两筒 大狼旗 , 连盗 马贼 和 土匪 也 不敢 来 了 。 陈阵 、 杨克 和 张继原 都 被 杆 顶上 高高的 大狼旗 吸引 得 站定 了 脚跟 。

两筒 狼旗 一左一右 在 风中 猎猎 飘动 , 被 浩荡 的 春风 刮得 横 在 天空 。 蓬松 的 狼 毛 立即 收紧 , 顺顺 地贴 在 狼 身上 , 两筒 狼皮 竟像 两条 在 草原 上 高速 冲锋 、 活生生 的 战狼 。

杨克 惊叹 道 : 狼 死 , 可狼形 和 狼魂 不 死 。 它 俩 还 在 发狠 地 冲锋陷阵 , 锐气 正盛 , 让 我 心惊肉跳 。

陈阵 也 不由 对 杨克 和 张继原 大发 感慨 : 看着 这 两筒 大狼旗 , 我 就 想起 了 一面面 镶着 金 狼头 的 古代 突厥 骑兵 的 军旗 。 在 狼 旗下 冲锋陷阵 的 草原 骑兵 , 全身 都 一定 奔腾 着 草原 狼 的 血液 , 带 着 从 狼 那里 学来 的 勇猛 、 凶悍 和 智慧 征战 世界 。 世界 历史 上 , 突厥 骑兵 又 凶猛 又 智慧 , 西突厥 被 唐朝 大军 打出 中国 以后 , 就 很快 打出 一块 新 地盘 , 并 慢慢 站稳脚跟 , 几百年 后 又 突然 崛起 , 一路 势如破竹 , 攻下 了 连 蒙古人 也 没 攻下 的 东 罗马 首都 君士坦丁堡 和 古老 埃及 , 统一 中亚 西亚 , 建立 了 一个 横跨 欧亚非 的 奥斯曼 大 帝国 , 切断 了 东西方 的 贸易 通道 , 垄断 了 东西方 的 商品交换 , 以 强大 的 国力 和 武力 压 得 西方 百年 抬 不 起头 来 。 所有 先进 文明 都 是 被 逼出来 的 , 西方 森林狼 被 东方 草原 狼 逼 出 了 内海 , 逼 下 深海 , 逼进 了 大洋 , 变成 了 更加 强悍 的 海狼 。 他们 驾起 西方 古老 的 贸易 船 和 海盗船 , 到 外海 大洋 去 寻找 通往 东方 的 贸易 新 通道 , 结果 无意 中 因祸得福 , 发现 了 美洲 新大陆 , 抢得 了 比 西欧 大 好几倍 的 富饶 土地 , 以及 印加 、 印第安人 的 银矿 金山 , 为 西方 的 资本主义 的 发展 , 抢得 了 第一 船 原始积累 。 结果 , 西方 海狼 壮大 成 世界 上 的 大 狼 巨狼 , 资本 狼 , 工业 狼 , 科技 狼 , 文化 狼 , 再 反攻 东方 , 捣毁 了 奥斯曼 大 帝国 , 最终 击败 了 东方 草原 老狼 , 而 那些 东方 农耕 羊 就 更 不在话下 了 ……

张继原 说 : 我 现在 也 觉得 狼学 是 一门 大学 问 , 涉及 的 大 问题 太多 了 , 怨不得 你 这么 迷狼 呢 。 杨克说 : 我 看 咱们 哥 仨 也 别 自学 大学 课程 了 , 钻 钻 这门 学问 倒 更 有意思 。

官布 站 在 杆 下 恭恭敬敬 地 仰望 狼皮 筒 , 久久 不 走 。 老人 说 : 用 大风 来 梳 狼 毛 , 能 把 狼 毛 里面 的 草渣 和 土灰 都 梳 干净 , 还 梳 不 掉 毛 。 大风 吹上 几天 , 狼 毛 就 顺 了 , 好看 了 , 可以 走 了 …… 你们 看 , 两条 狼活 了 , 它们 俩 走 了 , 去 腾格里 那里 了 …… 一路 走 好 。 老人 又 虔诚地 看 了 一会儿 , 就 上 羊圈 清圈 去 了 。 陈阵 、 杨克 和 张继原 三人 连连 道谢 。

强劲 的 草原 春风 吹得 陈阵 两耳 呜呜 地生音 生乐 , 像是 远方 狼群 的 哭 嚎 , 也 像 文革 前 北京 西什库 教堂 里 哀哀 的 管风琴 琴声 , 吹得 他 满心 凄凉 哀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