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十三章 (2)

第十三章 (2)

毕利格 老人 被包 顺贵 请 到 猎手 最多 的 圈子里 去 。 在 圈子 中央 , 老人 用 草地上 捡来 的 羊粪 粒 和 马粪 蛋 摆 沙盘 , 讲解 这次 打围 的 战术 。 大伙儿 都 听 得 很 仔细 。 包顺贵 一边 听 一边 问 , 不时 叫好 。 他 说 : 这一仗 真是 可以 上 军事 教科书 了 , 比 狼群 围歼 马群 那一仗 还要 精彩 , 您老 真是 个 军事家 了 。 这场 战斗 就是 派 一个 团长 来 指挥 , 也 不定 打得赢 。 陈阵 插话 道 : 要是 在 成吉思汗 时代 , 毕利格 阿爸 准 能 成为 大将军 , 能 跟 木华黎 、 哲别 和 速不台 那 几位 大将 不相上下 。

老人 慌忙 摆手 说 : 可 不能 这么 比 , 这么 比 我 , 要 惹 腾格里 生气 的 。 那 几位 都 是 蒙古 的 圣人 , 一打 起来 , 就 能 打下 七八个 国家 几十个 城 几十万 军队 , 没有 他们 , 蒙古 大 草原 早就 让 别人 开 了 荒 了 , 我 一个 老 奴隶 , 哪能 跟 他们 比 啊 。

天近 中午 , 巴图 还 没有 回来 , 大队人马 准备 回营 。 这时 , 一匹 快马 从 西北 方向 十万火急 地奔来 。 马到 近处 , 马倌 布赫 气喘吁吁 地 对 乌力吉 和 包顺贵 说 : 巴图 让 你们 快 过去 , 你们 早上 才 圈 了 一半 的 狼 , 还有 一半 在 天亮 以前 都 溜出 包围圈 , 钻 到 西北 山下 的 苇 地里 去 了 。 毕利格 瞪 了 一眼 说 : 没 那么 多 吧 ? 布赫 说 : 我 跟 巴图 钻进 苇地 转 了 半天 , 雪上 尽是 狼 爪印 , 全是 新鲜 的 , 巴 图说 起码 有 20 多条 狼 , 那条 老白 狼 好像 也 在 里面 , 就是 杀 马群 的 那条 头 狼 , 巴 图说 非得 抓住 它 不可 。

乌力吉 对 包顺贵 说 : 人马 都 饿 了 一夜 半天 了 , 狗 也 伤 了 不少 。 那片 苇地 我 知道 , 太大 了 , 有 几千亩 , 咱们 这点 人 哪能 圈 得 过来 , 我 看 就 算了吧 。

包顺贵 满眼 狐疑 地 盯 着 毕利格 说 : 外来户 和 一些 知青 都 向 我 反映 , 说 你 尽替 狼 说话 , 你 这回 不会 是 故意 放狼 一码 吧 ? 以 你 带 的 人 和 狗 , 应该 是 能 把 那 20 多条 狼 圈进 围场 来 的 , 要是 圈 进来 咱 也 能 敲掉 它们 !

乌力吉 忙 说 : 你 这么 说 就 不大 得 劲 了 。 今儿 早上 圈 进来 的 狼 不 多 也 不少 , 正好 包了 一个 大馅 饺子 , 狼 再 多 , 包围 战 没准 就 成 了 击溃 战 , 饺子皮 就 该 撑破 了 。

包顺贵 对 毕利格 说 : 我 想 你 一准 是 故意 给 我 放 了 这些 狼 。

毕利格 老人 也 瞪眼 道 : 围狼 不 像 你们 捞 面条 ! 天 那 老 黑 , 人马 中间 的 空档 那么 大 , 能 不 漏掉 一些 狼 吗 ? 要是 让 你 带队 圈 狼 , 八成 连 一条 也 圈 不 进来 。

包顺贵 脸色 青绿 白红 , 最后 憋 成 了 紫色 。 他用 马鞭 拍击 着 自己 的 手掌 吼道 : 人马 狗 虽然 不够 , 可 咱们 的 枪 还 没 使 上劲 呢 。 不管怎样 , 这回 发现 了 苇 地里 的 狼 , 我 就 不会 放过 , 敌情 就是 军情 , 这一仗 由 我 亲自 指挥 !

包顺贵 骑马 走 到 高处 , 对 全队 的 人 说 : 同志 们 , 西北 苇地 又 发现 了 一群 狼 。 咱们 不是 还有 不少 人 没得 着 狼皮 吗 ? 尤其 是 知青 , 你们 不是 埋怨 领导 没 让 你们 上 第一线 吗 ? 这次 我 让 你们 全上 第一线 。 同志 们 , 我们 要 发扬 不怕 疲劳 , 连续作战 的 战斗 精神 , 坚决 消灭 这群 狼 !

人群 中有 几个 知青 和 几位 猎手 跃跃欲试 。

包顺贵 大声 说 : 现在 宣布 我 的 计划 , 这个 计划 是 费 不了 大伙儿 多少 劲 的 。 全队 包围 苇地 , 然后 用 火攻 , 把 狼 从苇 地里 烧出来 , 再用 枪 打 , 别怕 浪费 子弹 。

牧民 猎手 一听用 火攻 , 都 吓了一跳 。 在 草原 , 烧荒 是 民族 的 大忌 , 猎手 打猎 除了 小 范围 点火 熏烟 外 , 从 不敢 大面积 烧荒 , 众人 顿时 议论纷纷 。

毕利格 老人 说 : 烧 草原 , 犯 天条 , 熏黑了 腾格里 的 脸 , 腾格里 还会 给 人 好 脸色 看 吗 ? 染黑 了 河里 的 水 , 水神 来 年 还 会 给 人畜 水喝 吗 ? 萨满 和 喇嘛 都 不准 在 草原 放火 。 从前 谁 要 烧 了 草原 , 蒙古 大汗 就 会 杀 了 他 全家 。 这会儿 国家 政策 也 不准 烧荒 。

嘎斯 迈气 得 涨红了脸 : 火 , 火 , 草原 的 大祸 。 平时 管 小孩 玩火 都 要 打肿 孩子 的 屁股 , 这 倒好 , 大人 要放 这么 大 的 火来 了 。 要是 往后 有 小孩 玩 火烧 了 草原 , 说 是 跟包 代表 学 的 , 你 负 不 负责 ?

兰木 扎布 憋 涨 了 短粗 的 牛脖子 吼道 : 古时候 汉人 大兵 才 烧 蒙古草原 , 这是 汉人 最毒 的 一招 。 如今 汉人 都 不敢 , 怎么 蒙古人 倒 带头 烧 蒙古草原 了 ? 包 代表 , 你 还是 蒙古人 吗 ?

桑杰 说 : 现在 地上 有雪 , 还 不到 防火 季节 。 可是 烧 草原 开 了 头 , 以后 防火 就 难 喽 。 再说 , 大火 一起 , 燎 着 了 狼 毛 , 那 狼皮 也 不值钱 了 。

沙茨 楞 说 : 用 火烧 狼 , 这招 是 够 损 的 。 要 把 狼 全 烧死 了 , 遇上 大 灾年 , 遍地 的 死 牲口 谁 来 处理 ? 草原 臭气熏天 , 非闹 瘟病 不成 , 人 也 活不成 了 。 把 狼 打光 了 , 黄鼠 野兔 还 不 把 草 底下 的 沙漠 高比 ( 戈壁 ) 掏 上来 ?

张继原 说 : 我们 三个 马倌 都 出来 打狼 , 马群 扔 在 山上 一天 一夜 了 , 再 不 回去 狼群 就要 抄 我们 的 后路 了 , 我 得 马上 赶回 马群 , 出 了 事 我 可负 不了 责 。

包顺贵 大叫 : 安静 ! 安静 ! 谁 也 不准 回去 ! 咱们 打狼 是 为民除害 , 是 为了 保护 国家 财产 。 进攻 是 最好 的 防御 , 只有 把 狼 消灭 光 , 狼群 才 抄 不 着 我们 的 后路 。 打狼 不光 是 为了 得 狼皮 , 烧光 毛 的 死 狼 也 是 战果 。 我要 再 堆 一大堆 狼尸 , 再 拍 几张 照片 , 让 首长 们 看看 我们 的 巨大 战果 …… 谁 不 服从命令 , 我 就 办 谁 的 学习班 ! 全体 出发 !

兰木 扎布 瞪 圆狼眼 , 喊声 如嗥 : 你 爱办 不办 ! 我 就是 不去 ! 我 得 赶回 马群 去 了 ! 几个 马倌 都 纷纷 拨转 马头 高喊 : 回去 ! 回去 ! 包顺贵 向 空中 猛挥 一鞭 , 大 吼道 : 谁 敢 临阵脱逃 , 我 就 撤 了 他 马倌 的 职 ! 还要 撤掉 你们 后台 的 职 !

毕利格 老人 望了望 乌力吉 , 然后 无奈 地 摆 了 摆手 说 : 谁 也 别 瞎 吵吵 了 , 我 是 这次 打围 的 头 , 这事 我 说了算 , 一个 马群 赶紧 回去 一个 马倌 , 剩下 的 人 全都 跟包 代表 走 。 就 这样 定 了 !

兰木 扎布 对 张继原 说 : 那 我 回 马群 , 你 完事 了 就 回家 歇 两天 吧 。 说完 便 带 着 本队 和 外队 的 八九个 马倌 狂奔 而 去 。

马队 狗群 跟着 包顺贵 翻过 三道 山梁 , 山下 是 一 大片 白金 般的 茫茫 旱苇 。 苇地 四周 是 洁白 的 残雪 。 王军 立等 五六个 知青 簇拥着 包顺贵 , 都 说 这 是 个 极 理想 的 火 猎场 。 王军立 诗性 大发 , 朗声 吟道 : 欲 破狼公 , 须用 火攻 , 万事俱备 , 不欠 西风 。

巴图 骑马 从苇 地 中 跑 到 包顺贵 和 乌力吉 面前 说 : 我 没有 惊动 狼 , 好大 一群 , 就 在 里面 。 包顺 贵用 马鞭 指向 苇地 说 : 各 组组长 听 好 了 , 一组 在 东 , 二组 在 西 , 三组 在 北 , 三面 围住 苇地 。 四组 再绕 到 南面 去 , 在 东南 先 点火 , 先烧断 狼 的 后路 , 点 完 就 撤到 上 风头 远处 去 。 一 、 二 、 三组 的 人 一 看到 南面 冒烟 , 就 三面 点火 。 全队 的 人马 狗 都 在 火边 等 着 , 狼 一 跑 出来 , 就 放狗 追 , 用枪 打 。 执行 吧 !

第四组 的 知青 一马当先 , 冲 了 过去 , 四组 的 牧民 跟 在 后面 。 其他 各组 也 向 指定 地点 包抄 。

陈阵 跟着 毕利格 老人 走进 苇地 , 仔细 看 了 看 。 这 是 片 多年 未 被 野火烧 过 的 大苇 地 , 两人 多 高 的 旱苇 下面 是 厚厚 一层 陈年 旧苇 , 足足有 半米 深 。 无论是 新苇 还是 旧苇 都 干得 没有 一丝 水分 , 饱含 油性 。

老人 说 : 这会儿 , 苇 地里 的 狼准 是 听 着 外面 人 和 狗 的 动静 了 , 可狼 不怕 。 苇子 这么 密 , 狗 跑 不快 , 人 也 使 不开 套马 杆 , 里面 又 黑 又 暗 , 马 踩 苇子 啪啪 响 , 人到 哪儿 狼 都 知道 。 苇 地里 有 好多 狼 的 小道 , 人马 狗 一 进去 狼 就 顺着 小道 跑 到 你 后面 去 了 。 冬天 春天 的 苇地 , 是 狼 的 天下 , 进苇 地 抓 狼 难 啊 。 额仑 草原 的 狼 都 让 野火烧 过 , 可是 狼 哪会 想到 人会 放火烧 苇地 , 草原 上 从来 就 没有 这样 的 事 。 还是 外来户 主意 多 , 主意 狠 。 这群 狼 算是 完 啦 。

突然 , 有人 大叫 : 点火 ! 点火 ! 陈阵 急忙 拽 着 老人 的 马笼头 跑 出 了 苇地 。 东南 方向 已 冒 起 滚滚 黑烟 , 刹那间 , 东西 北 几十个 火点 同时 烧 起 。 包顺贵 还 叫 人用 苇子 扎成 苇圈 , 点着 火 以后 , 顺 大风 抛进 苇地 深处 。 密密匝匝 的 油皮 枯苇 , 一 遇到 明火 大风 , 顿时 像 油库 爆炸 一样 燃烧 起来 , 几丈 高 的 火焰 喷出 几十丈 的 浓烟 , 在 空中 汹涌 翻滚 。 几千亩 苇地 立即 变成 了 火海 , 火海 上空 飞舞 着 被 热风 卷起 的 黑叶 黑管 , 像 遮天蔽日 的 黑蝙蝠 群向 东南 方向 急飞 。 包顺 贵在 高坡 上 大声 叫好 , 俨然 一位 指挥 火烧 连营 七百里 的 东吴 大将 。

在 苇地 西边 回旋 弥漫 的 烟尘 中 , 毕利格 老人 突然 面朝 东方 的 天空 跪下 了 , 老泪纵横 , 长跪 不起 , 口中 念念有词 。 陈阵 听 不 清楚 , 但 他 能 知道 老人 在 说 什么 。

风向 忽然 回转 , 狂风 裹 着 呛 烟 黑火朝 老人 卷来 。 陈阵 和 杨克 慌忙 架 扶 起 老人 冲出 浓烟 , 跑 到 雪坡 上 。 老人 满脸 黑尘 , 满眼 黑泪 。 陈阵望 着 老人 , 心里 似乎 跟 老人 产生 了 无语 的 心灵 共振 , 眼前 也 仿佛 升起 一个 可怕 又 可敬 的 狼图腾 , 它 在 烈火 浓烟 中 升空 , 随着 浓烟 飞 上 高高

的 腾格里 , 并 带走 蒙古人 顽强 执着 的 灵魂 。 而 它们 侥幸 活 下来 的 兄弟姐妹 子孙后代 , 将 继续 在 蒙古 大 草原 上造 祸 造福 , 给 草原 民族 以 骄傲 和光荣 。

大风 猛推 火浪 , 把 陈苇 旧根 吹开 烧尽 , 再 将 厚厚的 灰烬 刮 向 天空 , 撒向 东南 方向 残雪 覆盖 的 草场 。 大 火烧 了 大半个 下午 , 风火 过 处寸苇 不留 。 火星 终于 熄灭 , 几千亩 金苇 变成 了 一片焦土 , 又 繁 生出 下风 处 的 万亩 黑 雪地 。 但是 , 东南西北 都 没有 传来 狗叫 和 枪声 。

大风 刮净 残烟 , 火场 渐渐 变冷 。 包顺贵 下令 全队 人马 狗 一字排开 , 像 篦子 一样 地 打扫战场 , 寻找 狼尸 统计 战果 。 有人 估计 起码 烧死 20 多条 狼 , 有人 估计 要 超过 上午 的 战绩 。 包顺贵 说 : 不管 多少 , 烧 煳 烧焦 的 , 都 得 给 我 找 出来 , 一五一十 给 我码 好 , 我要 拍照 , 不能 谎报 军情 。 我要 让 全旗 全盟 的 人 知道 , 这才 叫 真正 的 灭 狼 除害 , 而 不是 为了 打猎 得 狼皮 。

在 马队 的 最 边缘 , 陈阵 紧跟着 毕利格 老人 , 悄悄 问 : 阿爸 , 您 估摸 会 烧死 多少 条狼 ? 老人 说 : 烧荒 是 你们 汉人 的 本事 , 蒙古人 最怕 火 , 哪能 知道 用 这种 打法 能 打死 多少 狼 ? 我怕 包顺贵 烧 完 苇子 又 想 开荒 了 ……

两人 依着 马队 的 速度 不快不慢 地 梳 寻 焦土 残灰 , 一 遇到 厚 一些 的 灰堆 , 两人 都 会 紧张 地用 套马 杆 的 根部 去 捅 , 还要 扒拉 几下 。 每次 扒平 一个 灰堆 , 没 发现 什么 东西 , 老人 都 会长 舒 一口气 。

风势 已弱 , 但 马蹄 趟 起 的 焦灰 还是 迷得 人马 狗 流出 了 眼泪 , 马队 里 不时 传出 人马 的 咳嗽声 , 不一会儿 狗 也 咳 了 起来 。 有 的 狗 踩到 未灭 的 火星 上 , 烫得 呜 嗷 乱叫 。 马队 梳过 半片 焦地 , 人们 仍 一无所获 , 包顺贵 有些 沉不住气 , 不断 大叫 : 慢点 ! 慢点 ! 不要 放过 一个 灰堆 。

毕利格 老人 的 愁容 稍稍 舒展 。 陈阵 忍不住 问 : 狼 是不是 早就 逃掉 了 ? 要 不 , 怎么 也 能 找到 一两条 啊 。 老人 眼中 满是 期望 地 说道 : 兴许 腾格里 又 帮 狼 了 。 突然 , 远处 有人 大喊 : 这儿 有 一条 死 狼 ! 老人 脸一沉 , 两人 急忙 夹马往 喊声 方向 奔 去 。 全队 人马 也 都 跑 了 起来 。 包顺贵 已 在 圈内 , 他 兴冲冲 地请 毕利格 进圈 来 辨认 。


第十三章 (2)

毕利格 老人 被包 顺贵 请 到 猎手 最多 的 圈子里 去 。 在 圈子 中央 , 老人 用 草地上 捡来 的 羊粪 粒 和 马粪 蛋 摆 沙盘 , 讲解 这次 打围 的 战术 。 大伙儿 都 听 得 很 仔细 。 包顺贵 一边 听 一边 问 , 不时 叫好 。 他 说 : 这一仗 真是 可以 上 军事 教科书 了 , 比 狼群 围歼 马群 那一仗 还要 精彩 , 您老 真是 个 军事家 了 。 这场 战斗 就是 派 一个 团长 来 指挥 , 也 不定 打得赢 。 陈阵 插话 道 : 要是 在 成吉思汗 时代 , 毕利格 阿爸 准 能 成为 大将军 , 能 跟 木华黎 、 哲别 和 速不台 那 几位 大将 不相上下 。

老人 慌忙 摆手 说 : 可 不能 这么 比 , 这么 比 我 , 要 惹 腾格里 生气 的 。 那 几位 都 是 蒙古 的 圣人 , 一打 起来 , 就 能 打下 七八个 国家 几十个 城 几十万 军队 , 没有 他们 , 蒙古 大 草原 早就 让 别人 开 了 荒 了 , 我 一个 老 奴隶 , 哪能 跟 他们 比 啊 。

天近 中午 , 巴图 还 没有 回来 , 大队人马 准备 回营 。 这时 , 一匹 快马 从 西北 方向 十万火急 地奔来 。 马到 近处 , 马倌 布赫 气喘吁吁 地 对 乌力吉 和 包顺贵 说 : 巴图 让 你们 快 过去 , 你们 早上 才 圈 了 一半 的 狼 , 还有 一半 在 天亮 以前 都 溜出 包围圈 , 钻 到 西北 山下 的 苇 地里 去 了 。 毕利格 瞪 了 一眼 说 : 没 那么 多 吧 ? 布赫 说 : 我 跟 巴图 钻进 苇地 转 了 半天 , 雪上 尽是 狼 爪印 , 全是 新鲜 的 , 巴 图说 起码 有 20 多条 狼 , 那条 老白 狼 好像 也 在 里面 , 就是 杀 马群 的 那条 头 狼 , 巴 图说 非得 抓住 它 不可 。

乌力吉 对 包顺贵 说 : 人马 都 饿 了 一夜 半天 了 , 狗 也 伤 了 不少 。 那片 苇地 我 知道 , 太大 了 , 有 几千亩 , 咱们 这点 人 哪能 圈 得 过来 , 我 看 就 算了吧 。

包顺贵 满眼 狐疑 地 盯 着 毕利格 说 : 外来户 和 一些 知青 都 向 我 反映 , 说 你 尽替 狼 说话 , 你 这回 不会 是 故意 放狼 一码 吧 ? 以 你 带 的 人 和 狗 , 应该 是 能 把 那 20 多条 狼 圈进 围场 来 的 , 要是 圈 进来 咱 也 能 敲掉 它们 !

乌力吉 忙 说 : 你 这么 说 就 不大 得 劲 了 。 今儿 早上 圈 进来 的 狼 不 多 也 不少 , 正好 包了 一个 大馅 饺子 , 狼 再 多 , 包围 战 没准 就 成 了 击溃 战 , 饺子皮 就 该 撑破 了 。

包顺贵 对 毕利格 说 : 我 想 你 一准 是 故意 给 我 放 了 这些 狼 。

毕利格 老人 也 瞪眼 道 : 围狼 不 像 你们 捞 面条 ! 天 那 老 黑 , 人马 中间 的 空档 那么 大 , 能 不 漏掉 一些 狼 吗 ? 要是 让 你 带队 圈 狼 , 八成 连 一条 也 圈 不 进来 。

包顺贵 脸色 青绿 白红 , 最后 憋 成 了 紫色 。 他用 马鞭 拍击 着 自己 的 手掌 吼道 : 人马 狗 虽然 不够 , 可 咱们 的 枪 还 没 使 上劲 呢 。 不管怎样 , 这回 发现 了 苇 地里 的 狼 , 我 就 不会 放过 , 敌情 就是 军情 , 这一仗 由 我 亲自 指挥 !

包顺贵 骑马 走 到 高处 , 对 全队 的 人 说 : 同志 们 , 西北 苇地 又 发现 了 一群 狼 。 咱们 不是 还有 不少 人 没得 着 狼皮 吗 ? 尤其 是 知青 , 你们 不是 埋怨 领导 没 让 你们 上 第一线 吗 ? 这次 我 让 你们 全上 第一线 。 同志 们 , 我们 要 发扬 不怕 疲劳 , 连续作战 的 战斗 精神 , 坚决 消灭 这群 狼 !

人群 中有 几个 知青 和 几位 猎手 跃跃欲试 。

包顺贵 大声 说 : 现在 宣布 我 的 计划 , 这个 计划 是 费 不了 大伙儿 多少 劲 的 。 全队 包围 苇地 , 然后 用 火攻 , 把 狼 从苇 地里 烧出来 , 再用 枪 打 , 别怕 浪费 子弹 。

牧民 猎手 一听用 火攻 , 都 吓了一跳 。 在 草原 , 烧荒 是 民族 的 大忌 , 猎手 打猎 除了 小 范围 点火 熏烟 外 , 从 不敢 大面积 烧荒 , 众人 顿时 议论纷纷 。

毕利格 老人 说 : 烧 草原 , 犯 天条 , 熏黑了 腾格里 的 脸 , 腾格里 还会 给 人 好 脸色 看 吗 ? 染黑 了 河里 的 水 , 水神 来 年 还 会 给 人畜 水喝 吗 ? 萨满 和 喇嘛 都 不准 在 草原 放火 。 从前 谁 要 烧 了 草原 , 蒙古 大汗 就 会 杀 了 他 全家 。 这会儿 国家 政策 也 不准 烧荒 。

嘎斯 迈气 得 涨红了脸 : 火 , 火 , 草原 的 大祸 。 平时 管 小孩 玩火 都 要 打肿 孩子 的 屁股 , 这 倒好 , 大人 要放 这么 大 的 火来 了 。 要是 往后 有 小孩 玩 火烧 了 草原 , 说 是 跟包 代表 学 的 , 你 负 不 负责 ?

兰木 扎布 憋 涨 了 短粗 的 牛脖子 吼道 : 古时候 汉人 大兵 才 烧 蒙古草原 , 这是 汉人 最毒 的 一招 。 如今 汉人 都 不敢 , 怎么 蒙古人 倒 带头 烧 蒙古草原 了 ? 包 代表 , 你 还是 蒙古人 吗 ?

桑杰 说 : 现在 地上 有雪 , 还 不到 防火 季节 。 可是 烧 草原 开 了 头 , 以后 防火 就 难 喽 。 再说 , 大火 一起 , 燎 着 了 狼 毛 , 那 狼皮 也 不值钱 了 。

沙茨 楞 说 : 用 火烧 狼 , 这招 是 够 损 的 。 要 把 狼 全 烧死 了 , 遇上 大 灾年 , 遍地 的 死 牲口 谁 来 处理 ? 草原 臭气熏天 , 非闹 瘟病 不成 , 人 也 活不成 了 。 把 狼 打光 了 , 黄鼠 野兔 还 不 把 草 底下 的 沙漠 高比 ( 戈壁 ) 掏 上来 ?

张继原 说 : 我们 三个 马倌 都 出来 打狼 , 马群 扔 在 山上 一天 一夜 了 , 再 不 回去 狼群 就要 抄 我们 的 后路 了 , 我 得 马上 赶回 马群 , 出 了 事 我 可负 不了 责 。

包顺贵 大叫 : 安静 ! 安静 ! 谁 也 不准 回去 ! 咱们 打狼 是 为民除害 , 是 为了 保护 国家 财产 。 进攻 是 最好 的 防御 , 只有 把 狼 消灭 光 , 狼群 才 抄 不 着 我们 的 后路 。 打狼 不光 是 为了 得 狼皮 , 烧光 毛 的 死 狼 也 是 战果 。 我要 再 堆 一大堆 狼尸 , 再 拍 几张 照片 , 让 首长 们 看看 我们 的 巨大 战果 …… 谁 不 服从命令 , 我 就 办 谁 的 学习班 ! 全体 出发 !

兰木 扎布 瞪 圆狼眼 , 喊声 如嗥 : 你 爱办 不办 ! 我 就是 不去 ! 我 得 赶回 马群 去 了 ! 几个 马倌 都 纷纷 拨转 马头 高喊 : 回去 ! 回去 ! 包顺贵 向 空中 猛挥 一鞭 , 大 吼道 : 谁 敢 临阵脱逃 , 我 就 撤 了 他 马倌 的 职 ! 还要 撤掉 你们 后台 的 职 !

毕利格 老人 望了望 乌力吉 , 然后 无奈 地 摆 了 摆手 说 : 谁 也 别 瞎 吵吵 了 , 我 是 这次 打围 的 头 , 这事 我 说了算 , 一个 马群 赶紧 回去 一个 马倌 , 剩下 的 人 全都 跟包 代表 走 。 就 这样 定 了 !

兰木 扎布 对 张继原 说 : 那 我 回 马群 , 你 完事 了 就 回家 歇 两天 吧 。 说完 便 带 着 本队 和 外队 的 八九个 马倌 狂奔 而 去 。

马队 狗群 跟着 包顺贵 翻过 三道 山梁 , 山下 是 一 大片 白金 般的 茫茫 旱苇 。 苇地 四周 是 洁白 的 残雪 。 王军 立等 五六个 知青 簇拥着 包顺贵 , 都 说 这 是 个 极 理想 的 火 猎场 。 王军立 诗性 大发 , 朗声 吟道 : 欲 破狼公 , 须用 火攻 , 万事俱备 , 不欠 西风 。

巴图 骑马 从苇 地 中 跑 到 包顺贵 和 乌力吉 面前 说 : 我 没有 惊动 狼 , 好大 一群 , 就 在 里面 。 包顺 贵用 马鞭 指向 苇地 说 : 各 组组长 听 好 了 , 一组 在 东 , 二组 在 西 , 三组 在 北 , 三面 围住 苇地 。 四组 再绕 到 南面 去 , 在 东南 先 点火 , 先烧断 狼 的 后路 , 点 完 就 撤到 上 风头 远处 去 。 一 、 二 、 三组 的 人 一 看到 南面 冒烟 , 就 三面 点火 。 全队 的 人马 狗 都 在 火边 等 着 , 狼 一 跑 出来 , 就 放狗 追 , 用枪 打 。 执行 吧 !

第四组 的 知青 一马当先 , 冲 了 过去 , 四组 的 牧民 跟 在 后面 。 其他 各组 也 向 指定 地点 包抄 。

陈阵 跟着 毕利格 老人 走进 苇地 , 仔细 看 了 看 。 这 是 片 多年 未 被 野火烧 过 的 大苇 地 , 两人 多 高 的 旱苇 下面 是 厚厚 一层 陈年 旧苇 , 足足有 半米 深 。 无论是 新苇 还是 旧苇 都 干得 没有 一丝 水分 , 饱含 油性 。

老人 说 : 这会儿 , 苇 地里 的 狼准 是 听 着 外面 人 和 狗 的 动静 了 , 可狼 不怕 。 苇子 这么 密 , 狗 跑 不快 , 人 也 使 不开 套马 杆 , 里面 又 黑 又 暗 , 马 踩 苇子 啪啪 响 , 人到 哪儿 狼 都 知道 。 苇 地里 有 好多 狼 的 小道 , 人马 狗 一 进去 狼 就 顺着 小道 跑 到 你 后面 去 了 。 冬天 春天 的 苇地 , 是 狼 的 天下 , 进苇 地 抓 狼 难 啊 。 额仑 草原 的 狼 都 让 野火烧 过 , 可是 狼 哪会 想到 人会 放火烧 苇地 , 草原 上 从来 就 没有 这样 的 事 。 还是 外来户 主意 多 , 主意 狠 。 这群 狼 算是 完 啦 。

突然 , 有人 大叫 : 点火 ! 点火 ! 陈阵 急忙 拽 着 老人 的 马笼头 跑 出 了 苇地 。 东南 方向 已 冒 起 滚滚 黑烟 , 刹那间 , 东西 北 几十个 火点 同时 烧 起 。 包顺贵 还 叫 人用 苇子 扎成 苇圈 , 点着 火 以后 , 顺 大风 抛进 苇地 深处 。 密密匝匝 的 油皮 枯苇 , 一 遇到 明火 大风 , 顿时 像 油库 爆炸 一样 燃烧 起来 , 几丈 高 的 火焰 喷出 几十丈 的 浓烟 , 在 空中 汹涌 翻滚 。 几千亩 苇地 立即 变成 了 火海 , 火海 上空 飞舞 着 被 热风 卷起 的 黑叶 黑管 , 像 遮天蔽日 的 黑蝙蝠 群向 东南 方向 急飞 。 包顺 贵在 高坡 上 大声 叫好 , 俨然 一位 指挥 火烧 连营 七百里 的 东吴 大将 。

在 苇地 西边 回旋 弥漫 的 烟尘 中 , 毕利格 老人 突然 面朝 东方 的 天空 跪下 了 , 老泪纵横 , 长跪 不起 , 口中 念念有词 。 陈阵 听 不 清楚 , 但 他 能 知道 老人 在 说 什么 。

风向 忽然 回转 , 狂风 裹 着 呛 烟 黑火朝 老人 卷来 。 陈阵 和 杨克 慌忙 架 扶 起 老人 冲出 浓烟 , 跑 到 雪坡 上 。 老人 满脸 黑尘 , 满眼 黑泪 。 陈阵望 着 老人 , 心里 似乎 跟 老人 产生 了 无语 的 心灵 共振 , 眼前 也 仿佛 升起 一个 可怕 又 可敬 的 狼图腾 , 它 在 烈火 浓烟 中 升空 , 随着 浓烟 飞 上 高高

的 腾格里 , 并 带走 蒙古人 顽强 执着 的 灵魂 。 而 它们 侥幸 活 下来 的 兄弟姐妹 子孙后代 , 将 继续 在 蒙古 大 草原 上造 祸 造福 , 给 草原 民族 以 骄傲 和光荣 。

大风 猛推 火浪 , 把 陈苇 旧根 吹开 烧尽 , 再 将 厚厚的 灰烬 刮 向 天空 , 撒向 东南 方向 残雪 覆盖 的 草场 。 大 火烧 了 大半个 下午 , 风火 过 处寸苇 不留 。 火星 终于 熄灭 , 几千亩 金苇 变成 了 一片焦土 , 又 繁 生出 下风 处 的 万亩 黑 雪地 。 但是 , 东南西北 都 没有 传来 狗叫 和 枪声 。

大风 刮净 残烟 , 火场 渐渐 变冷 。 包顺贵 下令 全队 人马 狗 一字排开 , 像 篦子 一样 地 打扫战场 , 寻找 狼尸 统计 战果 。 有人 估计 起码 烧死 20 多条 狼 , 有人 估计 要 超过 上午 的 战绩 。 包顺贵 说 : 不管 多少 , 烧 煳 烧焦 的 , 都 得 给 我 找 出来 , 一五一十 给 我码 好 , 我要 拍照 , 不能 谎报 军情 。 我要 让 全旗 全盟 的 人 知道 , 这才 叫 真正 的 灭 狼 除害 , 而 不是 为了 打猎 得 狼皮 。

在 马队 的 最 边缘 , 陈阵 紧跟着 毕利格 老人 , 悄悄 问 : 阿爸 , 您 估摸 会 烧死 多少 条狼 ? 老人 说 : 烧荒 是 你们 汉人 的 本事 , 蒙古人 最怕 火 , 哪能 知道 用 这种 打法 能 打死 多少 狼 ? 我怕 包顺贵 烧 完 苇子 又 想 开荒 了 ……

两人 依着 马队 的 速度 不快不慢 地 梳 寻 焦土 残灰 , 一 遇到 厚 一些 的 灰堆 , 两人 都 会 紧张 地用 套马 杆 的 根部 去 捅 , 还要 扒拉 几下 。 每次 扒平 一个 灰堆 , 没 发现 什么 东西 , 老人 都 会长 舒 一口气 。

风势 已弱 , 但 马蹄 趟 起 的 焦灰 还是 迷得 人马 狗 流出 了 眼泪 , 马队 里 不时 传出 人马 的 咳嗽声 , 不一会儿 狗 也 咳 了 起来 。 有 的 狗 踩到 未灭 的 火星 上 , 烫得 呜 嗷 乱叫 。 马队 梳过 半片 焦地 , 人们 仍 一无所获 , 包顺贵 有些 沉不住气 , 不断 大叫 : 慢点 ! 慢点 ! 不要 放过 一个 灰堆 。

毕利格 老人 的 愁容 稍稍 舒展 。 陈阵 忍不住 问 : 狼 是不是 早就 逃掉 了 ? 要 不 , 怎么 也 能 找到 一两条 啊 。 老人 眼中 满是 期望 地 说道 : 兴许 腾格里 又 帮 狼 了 。 突然 , 远处 有人 大喊 : 这儿 有 一条 死 狼 ! 老人 脸一沉 , 两人 急忙 夹马往 喊声 方向 奔 去 。 全队 人马 也 都 跑 了 起来 。 包顺贵 已 在 圈内 , 他 兴冲冲 地请 毕利格 进圈 来 辨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