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十七章 (3) / 第十八章 (1)

第十七章 (3) / 第十八章 (1)

我 到 这个 牧场 , 也 想 了 很 长时间 , 咱们 一个 牧场 , 比 内地 一个 县 的 面积 还 大 , 可是 只 养活 了 千把 人 , 还 没有 内地 一个 村子 的 人 多 呢 。 这 是 多 大 的 浪费 。 要 想 给 党和国家 多 创造财富 , 就 一定 要 结束 这种 落后 的 原始 游牧 生活 。 前 些 日子 我 也 做 了 一些 调查 , 咱们 场 的 南面 有 不少 黑 沙地 , 有 好 几大块 , 每块 地 都 有 几千亩 , 还有 一块 地有 上 万亩 。 我用 铁锹 挖过 , 那里 的 土 很 厚 , 有 两尺 多深 , 这么 好 的 地 用来 放羊 太 可惜 了 。 我到 盟里 开会 的 时候 , 征求 过 一个 自治区 农业局 专家 的 意见 , 他 说 这种 地 完全 可以 用来 种 小麦 , 只要 不是 大面积 连片 开垦 就 没事 , 几百亩 一两 千亩 的 小规模 开垦 是 不会 造成 沙害 的 。

包顺 贵见 乌力吉 不 吭气 , 又 接着 说 : 我 还 调查 了 水 , 那里 的 水 也 方便 , 挖条 小渠 就 能 把 河里 的 水 引来 浇地 。 咱们 牧场 有的是 牛 羊粪 , 那 都 是 上 好 的 肥料 。 我敢 说 , 要是 在 那儿 种 小麦 , 头 一年 我 就 能 让 亩产 过 黄河 , 不 出 几年 , 咱们 牧场 的 农业 产值 就 上来 了 , 以后 没准 还 能 超过 牧业 。 到 那时 , 不光 全场 人畜 的 粮食 和 饲料 可以 自给 , 而且 可以 支援 国家 。 现在 全国 的 粮食 这么 紧张 , 在 我 老家 , 户户 粮食 不够 吃 , 家家 一年 至少 缺 三个 月 的 口粮 。 到 了 牧场 , 我 看着 这么 好 的 黑土地 荒着 , 一年 就让 牛羊 在 这些 地上 吃 一个多月 的 草 , 我 真 心疼 啊 。 我 打算

先开 几块 地 试验 试验 , 等 成功 以后 再 大 搞 。 听说 南边 几个 公社 牧场 草场 不够 , 牧业 维持 不 下去 了 , 他们 决定 划出 部分 厚 土地 来 搞 农业 。 我 觉得 这才 是 内蒙 草原 的 出路 。

乌力吉 脸色 骤变 , 他 长叹 道 : 我 早就 知道 会 有 这么 一天 的 。 你们 老家 的 人 先是 不顾 草场 的 载畜量 , 拼命 发展 牲畜 的 数量 , 还 拼命 打狼 , 等 把 草场 啃得 不长 草 了 , 就 垦地 种粮 。 我 知道 你们 老家 几十年 前 也 是 牧区 , 改成 农区 才 十几年 , 家家 的 粮食 都 不够 吃 。 这里 已经 是 边境 , 等 什么 时候 你 把 这片 好 牧场 也 垦成 你 老家 那样 , 我 看 你 还 能 往 那儿 垦 ? 新疆 大 沙漠 比 内地 一个 省 的 面积 还要 大 , 戈壁 上全 荒无人烟 , 你 说 是不是 浪费 土地 ?

包顺贵 说 : 这个 你 尽 可 放心 , 我会 吸取 我 老家 的 教训 的 , 一定 严格 划清 可 开垦 的 地 和 不可 开垦 的 地 的 。 全牧 不成 , 全农 也 不成 , 半农半牧 最好 。 我会 尽量 保护 好 草场 , 搞好 牧业 的 。 没有 牧业 , 农业 就 没有 肥料 。 庄稼 一支花 , 全靠 粪 当家 。 没有 了 牛 羊粪 , 粮食产量 从 哪来 ?

乌力吉 生气 地说 : 等 农民 一来 , 他们 见 了 土地 , 到时候 谁 也 管不住 了 。 就算 你 这 一代 能 控制 , 到 下一代 你 还 能 控制 吗 ?

包顺贵 说 : 一代人 管 一代 事 , 下一代 事 我 就 管不着 了 。

乌力吉 说 : 那 你 还是 要 打 狼 喽 ?

包顺贵 说 : 你 就是 打狼 不 坚决 才 犯 了 大错 , 我 可 不想 走 你 的 老路 。 要是 再 让 狼 干掉 一群 马 , 我 也 跟 你 一样 下场 。

远处 已见 营盘 的 炊烟 。 包顺贵 说 : 场部 那帮人 太 势利眼 了 , 他们 给 了 你 这么 一匹 老马 , 多 耽误 工夫 。 又 回头 对 张继原 说 : 小张 , 你 回 马群 一定 要 给 老 乌换 一匹 好马 , 告诉 巴图 就 说 是 我 说 的 。

张继原 答道 : 到 了 大队 , 谁 都 不会 让 乌 场长 骑赖马 的 。

包顺贵 说 : 我 的 事太多 , 就 先走一步 了 。 我到 毕利格家 等 你 , 你 慢慢 走 吧 。 说 罢 , 便 一松 嚼子 , 狂奔 而 去 。

张继原 勒紧 嚼子 , 跟 在 那匹 慢吞吞 的 老马 身旁 , 对 乌力吉 说 : 老包 对 您 还是 不错 的 。 我 听 场部 的 人 说 , 他 给 上面 打 了 好 几次 电话 , 要求 把 您 留在 领导班子 里 。 可是 , 他 当兵 出身 , 有 不少 军阀 习气 , 你 可 别生气 。

乌力吉 说 : 老 包干 工作 有 冲劲 , 雷厉风行 , 经常 深入 第一线 , 要是 在 农区 他 一定 是 把 好手 。 可是 到 了 牧区 , 他 的 干劲 越大 , 草原 就 越 危险 。

张继原 说 : 如果 是 我 刚来 草原 那会儿 , 我 肯定 会 支持 老包 的 观点 , 内地 农村 有 不少 人 饿死 , 草原 上 却 有 那么 多 土地 闲着 。 知青 中 支持 他 的 人 还 不少 呢 。 可 现在 , 我 不 那么 看 了 。 我 也 认为 您 说 的 道理 更 有远见 。 农耕 民族 不 懂 草原 的 载畜量 , 不 懂 土地 的 载人 量 , 更 不 懂大命 和 小命 的 关系 , 陈阵 说 草原 千百年来 有 一种 朴素 的 草原 逻辑 , 是 符合 客观 发展 规律 的 。 他 认为 满清 前期 和 中期 二百年 的 草原 政策 是 英明 的 , 草原 就 不能 让 农区 的 人 大量 进入 , 这会 付出 加倍 惨重 的 代价 。

乌力吉 对 “ 草原 逻辑 ” 这个 词 很感兴趣 , 念叨 了 几遍 就 记下 了 。 然后 接着 说 : 到 清朝 后期 , 草原 政策 顶不住 内地 的 人口压力 , 还是 执行 不 下去 了 , 草原 就 一步步 向 北缩 , 再 往 西北 缩 , 快要 和 大 戈壁 碰头 了 。 要是 长城 以北 都 成 了 大 沙漠 , 北京 怎么办 ? 连 蒙古人 都 心疼 着急 , 北京 从前 是 蒙古人 的 大都 , 也 是 当时 世界 的 首都 啊 ……

张继原 看见 马群 正在 不远处 的 井台 饮水 , 便 急 着 向 井台 跑 去 。 他 要 给 乌力吉 老 场长 换 一匹 好马 。

(第十八章) 陈阵 不停 地 搅 着 稠 稠 的 奶肉 粥 , 粥 盆里 冒出 浓浓的 奶 香肉 香 和 小米 的 香气 , 馋 得 所有 的 大狗 小狗 围 在 门外 哼哼 地 叫 。 陈阵 这盆 粥 是 专门 为 小 狼 熬 的 , 这 也 是 他 从 嘎斯迈 那里 学来 的 喂养 小狗 的 专门 技术 。 在 草原 上 , 狗崽 快 断奶 以前 和 断奶 以后 , 必须 马上 跟上 奶肉 粥 。 嘎斯迈 说 , 这 是 帮 小狗 长 个头 的 窍门 , 小狗 能 不能 长 高长壮 , 就 看 断奶 以后 的 三四个 月 吃 什么 东西 , 这 段时间 是 小狗 长 骨架 的 时候 , 错过 了 这 三四个 月 , 以后 喂 得 再 好 狗 也 长不大 了 。 喂 得 特别 好 的 小狗 要 比 随便 喂 的 小狗 , 个头 能大出 一倍 。 喂 得 不好 的 小狗 以后 就 打 不过 狼 了 。

一次 小组 集体 拉 石头 垒 圈 的 时候 , 嘎斯迈 指着 一条 别家 的 又 瘦 又 矮 , 乱 毛 干枯 的 狗 悄悄 对 陈阵 说 , 这条 狗 是 巴勒 的 亲兄弟 , 是 一个 狗妈生 出来 的 , 你 看 它 俩 的 个头 差 多少 。 陈阵 真 不敢相信 狗 里面 也 有 武松 和 武大郎 这样 体格 悬殊 的 亲兄弟 。 在 野狼 成群 的 草原 , 有 了 好 狗种 还 不行 , 还 得 在 喂养 上 狠下功夫 。 因此 , 他 一 开始 喂养 小狼 就 不敢 大意 , 把 嘎斯迈 喂 狗崽 的 那 一整套 经验 , 全盘 挪用 到 狼 崽 身上 来 了 。

他 还 记得 嘎斯迈 说 过 , 狗崽 断奶 以后 的 这 段时间 , 草原 上 的 女人 和 狼 妈妈 在 比赛 呢 。 狼妈 拼命 抓 黄鼠 、 獭 子 和 羊羔 喂 小 狼 , 还 一个劲地 教小狼 抓 大鼠 。 狼 妈妈 都 是 好 妈妈 , 它 没有 炉子 , 没有 火 , 也 没有 锅 , 不能 给 小 狼 煮肉 粥 , 可是 狼 妈妈 的 嘴 就是 比人 的 铁锅 还要 好 的 “ 锅 ”。 它用 自己 的 牙 、 胃 和 口水 , 把 黄鼠 旱獭 的 肉 化成 一锅 烂乎乎 温乎 乎 的 肉 粥 , 再 喂给 小狼 , 小狼 最 喜欢 吃 这种 东西 了 , 小狼 吃 了 这样 的 肉 粥 长得 像 春天 的 草 一样 快 。

草原 上 的 女人 要 靠 狗 来 下夜 挣 工分 , 女 人们 就要 比狼 妈妈 更 尽心 更 勤快 才 成 。 草原 上 懒 女人 养赖 狗 , 好 女人 养大狗 。 到 了 草原 , 只要 看 这家 的 狗 , 就 知道 这家 的 女人 是 好 是 赖 啦 。 后来 陈阵 就 经常 猛夸 巴勒 , 夸得 嘎斯迈 笑 弯 了 腰 。 陈阵 一直 想 喂养 出像 巴勒 一样 的 大狗 , 此时 他 更 想 喂养 出 一条 比狼妈 喂养 的 更 大 更 壮 的 狼 。

自从 养 了 小 狼 , 陈阵 一下子 改变 了 自己 的 许多 生活习惯 。 张继原 挖苦 说 陈阵 怎么 忽然 变得 勤快 起来 , 变得 婆婆妈妈 的 , 心比 针尖 还细 了 。 陈阵 觉得 自己 确实 已经 比 可敬可佩 的 狼 妈 和 嘎斯迈 还要 精心 。 他 以 每天 多 做 家务 的 条件 , 换得梁 建中 允许 他 挤 牛奶 。 他 每天 还要 为 小 狼 剁 肉馅 , 既然 是 长 骨架 光 喂 牛奶 还 不够 , 还 得 再 补钙 。 他 小时候 曾 被 妈妈 喂 过 几年 的 钙片 , 略有 这方面 的 知识 , 就 在 剁 肉馅 的 时候 剁 进去 一些 牛羊 的 软骨 。 有 一次 他 还 到 场部 卫生院 弄 来 小半瓶 钙片 , 每天 用 擀面杖 擀碎 一片 拌 在 肉 粥 里 。 这 可是 狼 妈妈 和 嘎斯迈 都 想不到 的 。 陈阵 又 嫌 肉 粥 的 营养 不全 , 还 在 粥 里加 了 少许 的 黄油 和 一丁点 盐 。 粥 香得 连 陈阵 自己 都 想 盛 一碗 吃 了 , 可是 还有 三条 小狗 呢 , 他 只好 把 口水 咽下去 。

小狼 的 身子骨 催 起来 了 , 它 总是 吃 得 肚皮 溜 溜圆 , 像 个 眉开眼笑 的 小 弥勒 , 真比 秋季 的 口蘑 长势 还旺 , 身长 已 超过 小狗 们 半个 鼻子 长 了 。

陈阵 第一次 给 小 狼 喂奶 肉 粥 的 时候 , 他 还 担心 纯 肉食 猛兽 不肯 吃 粮食 。 肉 粥 肉 粥 , 但 还是 以 小米 为主 。 结果 大出 意外 , 当 他 把 温温的 肉 粥 盆 放到 小狼 的 面前 的 时候 , 小狼 一头 扎 进食 盆 , 狼吞虎咽 , 兴奋 得 呼呼 喘气 , 一边 吃 一边 哼哼 , 直到 把 满盆 粥 吃光 舔 净 才 抬起头来 。 陈阵 万万 没有 想到 狼 也 能 吃 粮食 , 不过 他 很快 发现 , 小狼 决不 吃 没有 掺 肉糜 和 牛奶 的 小米粥 。

小狼 的 肉奶 八宝粥 已经 不 烫 了 。 陈阵 将 粥 盆 放在 门内 侧旁 的 锅 碗 架上 , 然后 轻轻地 开 了 一道 门缝 , 再 贴身 挤出 了 门 , 又 赶紧 把门 关上 。 除了 二郎 , 一群 狗 和 小 狼 全都 扑 了 过来 。 黄黄 和 伊勒 都 将 前爪 搭到 陈阵 的 胸前 , 黄黄 又 用 舌头 舔 陈阵 的 下巴 , 张大嘴 哈哈 地 表示 亲热 。 三条 小胖 狗 把 前爪 搭 在 陈阵 的 小腿 上 一个劲地 叼 他 的 裤子 。 小狼 却 直奔 门缝 , 伸长 鼻子 顺着 门缝 , 上上下下 贪婪 地闻 着 蒙古包 里 的 粥 香 , 还用 小 爪子 抠 门缝 急 着想 钻进去 。

陈阵 感到 自己 像 一个多 子女 的 单身 爸爸 , 面对 一大堆 自己 宠爱 的 又 嗷嗷待哺 的 爱子 爱女 们 , 真不知道 怎样才能 顾 了 这个 , 又 不让 另 一个 受 冷落 。 他 偏爱 小狼 , 但 对 自己 亲手 抚养 的 这些 宝贝 狗们 , 哪 一个 受 了 委屈 他 也 心疼 。 他 不能 立即 给 小 狼 喂食 , 先得 把 狗们 安抚 够 了 才 成 。

陈阵 把 黄黄 伊勒 挨个 拦腰 抱 起来 , 就 地 悬空 转 了 几个 圈 , 这是 陈阵 给 两条 大狗 最 亲热 的 情感 犒赏 , 它们 高兴 得 把 陈阵 下巴 舔 得 水 光光 黏乎乎 。 接着 他 又 挨个 抱 起 小狗 们 , 双手 托着 小狗 的 胳肢窝 , 把 它们 一个个 地举 到 半空 。 放 回到 地上 后 , 还要 一个 一个 地 摸头 拍 背抚 毛 , 哪个 都 不能 落下 。 这项 对狗们 的 安抚 工作 是 养小狼 以后 新 增加 的 , 小狼 没来 以前 就 不必 这样 过分 , 以前 陈阵 只 在 自己 特别 想 亲热 狗 的 时候 才 去 和 狗们 亲热 。 可小 狼来了 以后 , 就 必须 时时 对狗们 表示 加倍 的 喜爱 , 否则 , 狗们 一旦 发现 主人 的 爱 已经 转移 到 小 狼 身上 , 狗们 的 嫉妒心 很 可能 把 小 狼 咬 死 。 陈阵 真没想到 在 游牧 条件 下 , 养 一条 活蹦乱跳 的 小 狼 , 就 像 守 着 一个 火药桶 , 每天 都 得 战战兢兢 过日子 。 这些 天 还是 在 接羔 管羔 的 大忙 季节 , 牧民 很少 串门 , 大部分 牧民 还 不 知道 他养 了 一条 小狼 , 就是 听说 了 也 没人 来看 过 。 可以 后 怎么办 ? 骑虎难下 , 骑狼 更 难下 。

天气 越来越 暖和 , 过冬 的 肉食 早 在 化冻 以后 割成 肉条 , 被 风吹 成 肉干 了 。 没 吃 完 的 骨头 也 已 被 剔 下 了 肉 , 风干 了 。 剩下 的 肉 骨头 , 表面 的 肉 也 已 干 硬 , 虽然 带有 像 霉 花生米 的 怪 臭味 , 仍 是 晚春时节 仅存 的 狗食 。 陈阵 朝肉 筐 车 走 去 , 身后 跟着 一群 狗 , 这回 二郎 走 在 最 前面 , 陈阵 把 它 的 大 脑袋 夹 搂 在 自己 的 腰 胯部 。 二郎 通点 人性 了 , 它 知道 这 是 要 给 它 喂食 , 已经 会用 头 蹭 蹭 陈阵 的 胯 , 表示感谢 。 陈阵 从 肉 筐 车里 拿出 一大 笸箩 肉 骨头 , 按 每条 狗 的 食量 分配 好 了 , 就 赶紧 向 蒙古包 快步 走 去 。

小狼 还 在 挠 门 , 还 用牙 咬门 。 养 了 一个月 的 小 狼 , 已经 长到 了 一尺 多长 , 四条 小腿 已经 伸直 , 有点 真正 的 狼 的 模样 了 。 最 明显 的 是 , 小狼 眼睛 上 的 蓝膜 完全 褪掉 了 , 露出 了 灰黄色 的 眼球 和 针尖 一样 的 黑 瞳孔 。 狼 嘴 狼 吻 已 变长 , 两只 狼耳 再 不 像 猫 耳 了 , 也 开始 变 长 , 像 两只 三角 小勺 竖 在 头顶 上 。 脑门 还是 圆圆的 , 像 半个 皮球 那样 圆 。 小狼 已经 在 小狗 群里 自由 放养 了 十几天 了 , 它 能 和 小狗 们 玩 到 一块 去 了 。 但 在 没人 看管 的 时候 和 晚上 , 陈阵 还 得 把 它 关进 狼洞 里 , 以防 它 逃跑 。 黄黄 和 伊勒 也 勉强 接受 了 这条 野种 , 但 对 它 避而远之 。 只要 小狼 一 接近 伊勒 , 用 后腿 站 起来 叼 奶头 , 伊勒 就 用 长鼻 把 它 挑到 一边 去 , 连 摔 几个 滚 。 只有 二郎 对 小 狼 最 友好 , 任凭 小狼 爬 上 它 的 肚皮 , 在 它 侧 背 和 脑袋 上 乱蹦乱跳 , 咬 毛 拽 耳 , 拉屎 撒尿 也 毫不在意 。 二郎 还会 经常 舔 小 狼 , 有时 则 用 自己 的 大鼻子 把 小 狼 拱 翻 在 地 , 不断 地 舔 小狼少 毛 的 肚皮 , 俨然 一副 狗爹 狼 爸 的 模样 , 小狼 完全 像是 生活 在 原来 的 狼 家里 。 快活 得 跟 小狗 没有 什么 两样 。 但 陈阵 发现 , 其实 小狼 早已 在 睁开眼睛 以前 , 就 嗅出 了 这里 不是 它 真正 的 家 , 狼 的 嗅觉 要 比 它 的 视觉 醒 得 更 早 。


第十七章 (3) / 第十八章 (1)

我 到 这个 牧场 , 也 想 了 很 长时间 , 咱们 一个 牧场 , 比 内地 一个 县 的 面积 还 大 , 可是 只 养活 了 千把 人 , 还 没有 内地 一个 村子 的 人 多 呢 。 这 是 多 大 的 浪费 。 要 想 给 党和国家 多 创造财富 , 就 一定 要 结束 这种 落后 的 原始 游牧 生活 。 前 些 日子 我 也 做 了 一些 调查 , 咱们 场 的 南面 有 不少 黑 沙地 , 有 好 几大块 , 每块 地 都 有 几千亩 , 还有 一块 地有 上 万亩 。 我用 铁锹 挖过 , 那里 的 土 很 厚 , 有 两尺 多深 , 这么 好 的 地 用来 放羊 太 可惜 了 。 我到 盟里 开会 的 时候 , 征求 过 一个 自治区 农业局 专家 的 意见 , 他 说 这种 地 完全 可以 用来 种 小麦 , 只要 不是 大面积 连片 开垦 就 没事 , 几百亩 一两 千亩 的 小规模 开垦 是 不会 造成 沙害 的 。

包顺 贵见 乌力吉 不 吭气 , 又 接着 说 : 我 还 调查 了 水 , 那里 的 水 也 方便 , 挖条 小渠 就 能 把 河里 的 水 引来 浇地 。 咱们 牧场 有的是 牛 羊粪 , 那 都 是 上 好 的 肥料 。 我敢 说 , 要是 在 那儿 种 小麦 , 头 一年 我 就 能 让 亩产 过 黄河 , 不 出 几年 , 咱们 牧场 的 农业 产值 就 上来 了 , 以后 没准 还 能 超过 牧业 。 到 那时 , 不光 全场 人畜 的 粮食 和 饲料 可以 自给 , 而且 可以 支援 国家 。 现在 全国 的 粮食 这么 紧张 , 在 我 老家 , 户户 粮食 不够 吃 , 家家 一年 至少 缺 三个 月 的 口粮 。 到 了 牧场 , 我 看着 这么 好 的 黑土地 荒着 , 一年 就让 牛羊 在 这些 地上 吃 一个多月 的 草 , 我 真 心疼 啊 。 我 打算

先开 几块 地 试验 试验 , 等 成功 以后 再 大 搞 。 听说 南边 几个 公社 牧场 草场 不够 , 牧业 维持 不 下去 了 , 他们 决定 划出 部分 厚 土地 来 搞 农业 。 我 觉得 这才 是 内蒙 草原 的 出路 。

乌力吉 脸色 骤变 , 他 长叹 道 : 我 早就 知道 会 有 这么 一天 的 。 你们 老家 的 人 先是 不顾 草场 的 载畜量 , 拼命 发展 牲畜 的 数量 , 还 拼命 打狼 , 等 把 草场 啃得 不长 草 了 , 就 垦地 种粮 。 我 知道 你们 老家 几十年 前 也 是 牧区 , 改成 农区 才 十几年 , 家家 的 粮食 都 不够 吃 。 这里 已经 是 边境 , 等 什么 时候 你 把 这片 好 牧场 也 垦成 你 老家 那样 , 我 看 你 还 能 往 那儿 垦 ? 新疆 大 沙漠 比 内地 一个 省 的 面积 还要 大 , 戈壁 上全 荒无人烟 , 你 说 是不是 浪费 土地 ?

包顺贵 说 : 这个 你 尽 可 放心 , 我会 吸取 我 老家 的 教训 的 , 一定 严格 划清 可 开垦 的 地 和 不可 开垦 的 地 的 。 全牧 不成 , 全农 也 不成 , 半农半牧 最好 。 我会 尽量 保护 好 草场 , 搞好 牧业 的 。 没有 牧业 , 农业 就 没有 肥料 。 庄稼 一支花 , 全靠 粪 当家 。 没有 了 牛 羊粪 , 粮食产量 从 哪来 ?

乌力吉 生气 地说 : 等 农民 一来 , 他们 见 了 土地 , 到时候 谁 也 管不住 了 。 就算 你 这 一代 能 控制 , 到 下一代 你 还 能 控制 吗 ?

包顺贵 说 : 一代人 管 一代 事 , 下一代 事 我 就 管不着 了 。

乌力吉 说 : 那 你 还是 要 打 狼 喽 ?

包顺贵 说 : 你 就是 打狼 不 坚决 才 犯 了 大错 , 我 可 不想 走 你 的 老路 。 要是 再 让 狼 干掉 一群 马 , 我 也 跟 你 一样 下场 。

远处 已见 营盘 的 炊烟 。 包顺贵 说 : 场部 那帮人 太 势利眼 了 , 他们 给 了 你 这么 一匹 老马 , 多 耽误 工夫 。 又 回头 对 张继原 说 : 小张 , 你 回 马群 一定 要 给 老 乌换 一匹 好马 , 告诉 巴图 就 说 是 我 说 的 。

张继原 答道 : 到 了 大队 , 谁 都 不会 让 乌 场长 骑赖马 的 。

包顺贵 说 : 我 的 事太多 , 就 先走一步 了 。 我到 毕利格家 等 你 , 你 慢慢 走 吧 。 说 罢 , 便 一松 嚼子 , 狂奔 而 去 。

张继原 勒紧 嚼子 , 跟 在 那匹 慢吞吞 的 老马 身旁 , 对 乌力吉 说 : 老包 对 您 还是 不错 的 。 我 听 场部 的 人 说 , 他 给 上面 打 了 好 几次 电话 , 要求 把 您 留在 领导班子 里 。 可是 , 他 当兵 出身 , 有 不少 军阀 习气 , 你 可 别生气 。

乌力吉 说 : 老 包干 工作 有 冲劲 , 雷厉风行 , 经常 深入 第一线 , 要是 在 农区 他 一定 是 把 好手 。 可是 到 了 牧区 , 他 的 干劲 越大 , 草原 就 越 危险 。

张继原 说 : 如果 是 我 刚来 草原 那会儿 , 我 肯定 会 支持 老包 的 观点 , 内地 农村 有 不少 人 饿死 , 草原 上 却 有 那么 多 土地 闲着 。 知青 中 支持 他 的 人 还 不少 呢 。 可 现在 , 我 不 那么 看 了 。 我 也 认为 您 说 的 道理 更 有远见 。 农耕 民族 不 懂 草原 的 载畜量 , 不 懂 土地 的 载人 量 , 更 不 懂大命 和 小命 的 关系 , 陈阵 说 草原 千百年来 有 一种 朴素 的 草原 逻辑 , 是 符合 客观 发展 规律 的 。 他 认为 满清 前期 和 中期 二百年 的 草原 政策 是 英明 的 , 草原 就 不能 让 农区 的 人 大量 进入 , 这会 付出 加倍 惨重 的 代价 。

乌力吉 对 “ 草原 逻辑 ” 这个 词 很感兴趣 , 念叨 了 几遍 就 记下 了 。 然后 接着 说 : 到 清朝 后期 , 草原 政策 顶不住 内地 的 人口压力 , 还是 执行 不 下去 了 , 草原 就 一步步 向 北缩 , 再 往 西北 缩 , 快要 和 大 戈壁 碰头 了 。 要是 长城 以北 都 成 了 大 沙漠 , 北京 怎么办 ? 连 蒙古人 都 心疼 着急 , 北京 从前 是 蒙古人 的 大都 , 也 是 当时 世界 的 首都 啊 ……

张继原 看见 马群 正在 不远处 的 井台 饮水 , 便 急 着 向 井台 跑 去 。 他 要 给 乌力吉 老 场长 换 一匹 好马 。

(第十八章) 陈阵 不停 地 搅 着 稠 稠 的 奶肉 粥 , 粥 盆里 冒出 浓浓的 奶 香肉 香 和 小米 的 香气 , 馋 得 所有 的 大狗 小狗 围 在 门外 哼哼 地 叫 。 陈阵 这盆 粥 是 专门 为 小 狼 熬 的 , 这 也 是 他 从 嘎斯迈 那里 学来 的 喂养 小狗 的 专门 技术 。 在 草原 上 , 狗崽 快 断奶 以前 和 断奶 以后 , 必须 马上 跟上 奶肉 粥 。 嘎斯迈 说 , 这 是 帮 小狗 长 个头 的 窍门 , 小狗 能 不能 长 高长壮 , 就 看 断奶 以后 的 三四个 月 吃 什么 东西 , 这 段时间 是 小狗 长 骨架 的 时候 , 错过 了 这 三四个 月 , 以后 喂 得 再 好 狗 也 长不大 了 。 喂 得 特别 好 的 小狗 要 比 随便 喂 的 小狗 , 个头 能大出 一倍 。 喂 得 不好 的 小狗 以后 就 打 不过 狼 了 。

一次 小组 集体 拉 石头 垒 圈 的 时候 , 嘎斯迈 指着 一条 别家 的 又 瘦 又 矮 , 乱 毛 干枯 的 狗 悄悄 对 陈阵 说 , 这条 狗 是 巴勒 的 亲兄弟 , 是 一个 狗妈生 出来 的 , 你 看 它 俩 的 个头 差 多少 。 陈阵 真 不敢相信 狗 里面 也 有 武松 和 武大郎 这样 体格 悬殊 的 亲兄弟 。 在 野狼 成群 的 草原 , 有 了 好 狗种 还 不行 , 还 得 在 喂养 上 狠下功夫 。 因此 , 他 一 开始 喂养 小狼 就 不敢 大意 , 把 嘎斯迈 喂 狗崽 的 那 一整套 经验 , 全盘 挪用 到 狼 崽 身上 来 了 。

他 还 记得 嘎斯迈 说 过 , 狗崽 断奶 以后 的 这 段时间 , 草原 上 的 女人 和 狼 妈妈 在 比赛 呢 。 狼妈 拼命 抓 黄鼠 、 獭 子 和 羊羔 喂 小 狼 , 还 一个劲地 教小狼 抓 大鼠 。 狼 妈妈 都 是 好 妈妈 , 它 没有 炉子 , 没有 火 , 也 没有 锅 , 不能 给 小 狼 煮肉 粥 , 可是 狼 妈妈 的 嘴 就是 比人 的 铁锅 还要 好 的 “ 锅 ”。 它用 自己 的 牙 、 胃 和 口水 , 把 黄鼠 旱獭 的 肉 化成 一锅 烂乎乎 温乎 乎 的 肉 粥 , 再 喂给 小狼 , 小狼 最 喜欢 吃 这种 东西 了 , 小狼 吃 了 这样 的 肉 粥 长得 像 春天 的 草 一样 快 。

草原 上 的 女人 要 靠 狗 来 下夜 挣 工分 , 女 人们 就要 比狼 妈妈 更 尽心 更 勤快 才 成 。 草原 上 懒 女人 养赖 狗 , 好 女人 养大狗 。 到 了 草原 , 只要 看 这家 的 狗 , 就 知道 这家 的 女人 是 好 是 赖 啦 。 后来 陈阵 就 经常 猛夸 巴勒 , 夸得 嘎斯迈 笑 弯 了 腰 。 陈阵 一直 想 喂养 出像 巴勒 一样 的 大狗 , 此时 他 更 想 喂养 出 一条 比狼妈 喂养 的 更 大 更 壮 的 狼 。

自从 养 了 小 狼 , 陈阵 一下子 改变 了 自己 的 许多 生活习惯 。 张继原 挖苦 说 陈阵 怎么 忽然 变得 勤快 起来 , 变得 婆婆妈妈 的 , 心比 针尖 还细 了 。 陈阵 觉得 自己 确实 已经 比 可敬可佩 的 狼 妈 和 嘎斯迈 还要 精心 。 他 以 每天 多 做 家务 的 条件 , 换得梁 建中 允许 他 挤 牛奶 。 他 每天 还要 为 小 狼 剁 肉馅 , 既然 是 长 骨架 光 喂 牛奶 还 不够 , 还 得 再 补钙 。 他 小时候 曾 被 妈妈 喂 过 几年 的 钙片 , 略有 这方面 的 知识 , 就 在 剁 肉馅 的 时候 剁 进去 一些 牛羊 的 软骨 。 有 一次 他 还 到 场部 卫生院 弄 来 小半瓶 钙片 , 每天 用 擀面杖 擀碎 一片 拌 在 肉 粥 里 。 这 可是 狼 妈妈 和 嘎斯迈 都 想不到 的 。 陈阵 又 嫌 肉 粥 的 营养 不全 , 还 在 粥 里加 了 少许 的 黄油 和 一丁点 盐 。 粥 香得 连 陈阵 自己 都 想 盛 一碗 吃 了 , 可是 还有 三条 小狗 呢 , 他 只好 把 口水 咽下去 。

小狼 的 身子骨 催 起来 了 , 它 总是 吃 得 肚皮 溜 溜圆 , 像 个 眉开眼笑 的 小 弥勒 , 真比 秋季 的 口蘑 长势 还旺 , 身长 已 超过 小狗 们 半个 鼻子 长 了 。

陈阵 第一次 给 小 狼 喂奶 肉 粥 的 时候 , 他 还 担心 纯 肉食 猛兽 不肯 吃 粮食 。 肉 粥 肉 粥 , 但 还是 以 小米 为主 。 结果 大出 意外 , 当 他 把 温温的 肉 粥 盆 放到 小狼 的 面前 的 时候 , 小狼 一头 扎 进食 盆 , 狼吞虎咽 , 兴奋 得 呼呼 喘气 , 一边 吃 一边 哼哼 , 直到 把 满盆 粥 吃光 舔 净 才 抬起头来 。 陈阵 万万 没有 想到 狼 也 能 吃 粮食 , 不过 他 很快 发现 , 小狼 决不 吃 没有 掺 肉糜 和 牛奶 的 小米粥 。

小狼 的 肉奶 八宝粥 已经 不 烫 了 。 陈阵 将 粥 盆 放在 门内 侧旁 的 锅 碗 架上 , 然后 轻轻地 开 了 一道 门缝 , 再 贴身 挤出 了 门 , 又 赶紧 把门 关上 。 除了 二郎 , 一群 狗 和 小 狼 全都 扑 了 过来 。 黄黄 和 伊勒 都 将 前爪 搭到 陈阵 的 胸前 , 黄黄 又 用 舌头 舔 陈阵 的 下巴 , 张大嘴 哈哈 地 表示 亲热 。 三条 小胖 狗 把 前爪 搭 在 陈阵 的 小腿 上 一个劲地 叼 他 的 裤子 。 小狼 却 直奔 门缝 , 伸长 鼻子 顺着 门缝 , 上上下下 贪婪 地闻 着 蒙古包 里 的 粥 香 , 还用 小 爪子 抠 门缝 急 着想 钻进去 。

陈阵 感到 自己 像 一个多 子女 的 单身 爸爸 , 面对 一大堆 自己 宠爱 的 又 嗷嗷待哺 的 爱子 爱女 们 , 真不知道 怎样才能 顾 了 这个 , 又 不让 另 一个 受 冷落 。 他 偏爱 小狼 , 但 对 自己 亲手 抚养 的 这些 宝贝 狗们 , 哪 一个 受 了 委屈 他 也 心疼 。 他 不能 立即 给 小 狼 喂食 , 先得 把 狗们 安抚 够 了 才 成 。

陈阵 把 黄黄 伊勒 挨个 拦腰 抱 起来 , 就 地 悬空 转 了 几个 圈 , 这是 陈阵 给 两条 大狗 最 亲热 的 情感 犒赏 , 它们 高兴 得 把 陈阵 下巴 舔 得 水 光光 黏乎乎 。 接着 他 又 挨个 抱 起 小狗 们 , 双手 托着 小狗 的 胳肢窝 , 把 它们 一个个 地举 到 半空 。 放 回到 地上 后 , 还要 一个 一个 地 摸头 拍 背抚 毛 , 哪个 都 不能 落下 。 这项 对狗们 的 安抚 工作 是 养小狼 以后 新 增加 的 , 小狼 没来 以前 就 不必 这样 过分 , 以前 陈阵 只 在 自己 特别 想 亲热 狗 的 时候 才 去 和 狗们 亲热 。 可小 狼来了 以后 , 就 必须 时时 对狗们 表示 加倍 的 喜爱 , 否则 , 狗们 一旦 发现 主人 的 爱 已经 转移 到 小 狼 身上 , 狗们 的 嫉妒心 很 可能 把 小 狼 咬 死 。 陈阵 真没想到 在 游牧 条件 下 , 养 一条 活蹦乱跳 的 小 狼 , 就 像 守 着 一个 火药桶 , 每天 都 得 战战兢兢 过日子 。 这些 天 还是 在 接羔 管羔 的 大忙 季节 , 牧民 很少 串门 , 大部分 牧民 还 不 知道 他养 了 一条 小狼 , 就是 听说 了 也 没人 来看 过 。 可以 后 怎么办 ? 骑虎难下 , 骑狼 更 难下 。

天气 越来越 暖和 , 过冬 的 肉食 早 在 化冻 以后 割成 肉条 , 被 风吹 成 肉干 了 。 没 吃 完 的 骨头 也 已 被 剔 下 了 肉 , 风干 了 。 剩下 的 肉 骨头 , 表面 的 肉 也 已 干 硬 , 虽然 带有 像 霉 花生米 的 怪 臭味 , 仍 是 晚春时节 仅存 的 狗食 。 陈阵 朝肉 筐 车 走 去 , 身后 跟着 一群 狗 , 这回 二郎 走 在 最 前面 , 陈阵 把 它 的 大 脑袋 夹 搂 在 自己 的 腰 胯部 。 二郎 通点 人性 了 , 它 知道 这 是 要 给 它 喂食 , 已经 会用 头 蹭 蹭 陈阵 的 胯 , 表示感谢 。 陈阵 从 肉 筐 车里 拿出 一大 笸箩 肉 骨头 , 按 每条 狗 的 食量 分配 好 了 , 就 赶紧 向 蒙古包 快步 走 去 。

小狼 还 在 挠 门 , 还 用牙 咬门 。 养 了 一个月 的 小 狼 , 已经 长到 了 一尺 多长 , 四条 小腿 已经 伸直 , 有点 真正 的 狼 的 模样 了 。 最 明显 的 是 , 小狼 眼睛 上 的 蓝膜 完全 褪掉 了 , 露出 了 灰黄色 的 眼球 和 针尖 一样 的 黑 瞳孔 。 狼 嘴 狼 吻 已 变长 , 两只 狼耳 再 不 像 猫 耳 了 , 也 开始 变 长 , 像 两只 三角 小勺 竖 在 头顶 上 。 脑门 还是 圆圆的 , 像 半个 皮球 那样 圆 。 小狼 已经 在 小狗 群里 自由 放养 了 十几天 了 , 它 能 和 小狗 们 玩 到 一块 去 了 。 但 在 没人 看管 的 时候 和 晚上 , 陈阵 还 得 把 它 关进 狼洞 里 , 以防 它 逃跑 。 黄黄 和 伊勒 也 勉强 接受 了 这条 野种 , 但 对 它 避而远之 。 只要 小狼 一 接近 伊勒 , 用 后腿 站 起来 叼 奶头 , 伊勒 就 用 长鼻 把 它 挑到 一边 去 , 连 摔 几个 滚 。 只有 二郎 对 小 狼 最 友好 , 任凭 小狼 爬 上 它 的 肚皮 , 在 它 侧 背 和 脑袋 上 乱蹦乱跳 , 咬 毛 拽 耳 , 拉屎 撒尿 也 毫不在意 。 二郎 还会 经常 舔 小 狼 , 有时 则 用 自己 的 大鼻子 把 小 狼 拱 翻 在 地 , 不断 地 舔 小狼少 毛 的 肚皮 , 俨然 一副 狗爹 狼 爸 的 模样 , 小狼 完全 像是 生活 在 原来 的 狼 家里 。 快活 得 跟 小狗 没有 什么 两样 。 但 陈阵 发现 , 其实 小狼 早已 在 睁开眼睛 以前 , 就 嗅出 了 这里 不是 它 真正 的 家 , 狼 的 嗅觉 要 比 它 的 视觉 醒 得 更 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