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十七章 (2)

第十七章 (2)

我 接手 牧场 十几年 , 畜群 数量 只 翻 了 一倍 多 , 可 上交 的 牛羊 要 比 其它 牧场 多两倍 。 最 主要 的 经验 是 保护 草场 , 这 可是 牧业 的 本 。 保护 草场 难 啊 , 要紧 的 是 严格控制 草场 的 载畜量 , 特别 是 马群 的 数量 。 牛羊 会 反刍 , 晚上 不吃 草 。 可马 是 直肠子 , 最费草 , 马 不吃 夜草 不肥 , 马 白天 吃 晚上 吃 , 一天到晚 地 吃 , 一天到晚 地拉 。 一只 羊 一年 需要 20 亩 草场 , 一匹 马 一年 至少 需要 200 多亩 。 马蹄 最毁 草场 , 一群 马在 一块 地停 上 十天 半个 月 , 这块 地 就 成 了 沙地 , 废 了 。 夏天 雨水 多 , 草长 得 快 , 除了 夏天 以外 , 每个 牧业 点 必须 每隔 一个多月 就 搬 一次 家 , 勤着 迁场 , 不准 扎 在 一个点 啃 个 没完 。 牛群 也 毁 草场 , 这牛 呐 , 有个 大 毛病 , 每天 回家 , 不会 散着 群往 家 走 , 偏 喜欢 一家子 排着 队 走 。 牛个 大 体重 , 蹄子 又 硬 , 走 不了 几天 , 就 把 好好 的 草场 踩 出 一条条 沙道 , 要是 不 经常 搬家 , 蒙古包 旁边 一两里 地 就 全是 密密麻麻 的 沙道 沙沟 了 。 再 加上 羊群 天天 踩 , 用 不了 两个 月 , 营盘 周围 方圆 一两里 地 就 寸草 不长 了 。 游牧 游牧 , 就是 为了 能 让 草场 老能 喘 口气 。 草场 最怕 踩 , 最 怕 超载 , 超载 就是 狠 啃 狠 踩 。

乌力吉 看 包顺贵 听 得 仔细 , 就 一口气 说 下去 : 还有 , 保护 草场 关键 一条 经验 , 就是 不能 过分 打狼 。 草原 上毁 草 的 野物 太多 了 , 最 厉害 的 是 老鼠 、 野兔 、 旱獭 和 黄羊 。 这些 野物 都 是 破坏 草场 的 大 祸害 。 没有 狼 , 光 老鼠 和 野兔 几年 工夫 就 能 把 草原 翻个儿 。 可狼 是 治 它们 的 天敌 , 有 狼 在 它们 就 翻 不了 天 。 草场 保护 好 了 , 牧场 抗灾 的 能力 也 就 大 了 。 比方说 白灾 吧 , 咱们 牧场 遇上 白灾 的 年份 比较 多 , 别的 公社 牧场 有时 一场 大白 灾 , 牲畜 就 得 损失 一大半 。 可 咱们 场 就 没有 太大 的 损失 。 什么 原因 ? 就是 咱们 场 的 草势 旺 , 每年 秋天 都 能 打下 足够 的 青 干草

, 这些 年 又 添 了 畜力 打草 机 , 用 不了 一个月 就 能 把 全场 备灾 的 干草 打足 。 草势 旺草 就 高 , 一般 大雪 盖 不住 草 ; 草场 好 , 水土 不 流失 , 泉眼 小河 不干 , 就是 遇上 大旱 , 人畜 都 有 水 喝 。 草好 牛羊 就 壮 , 这些 年 咱们 牧场 从来 就 没有 发生 过 病灾 。 牧场 生产 上去 了 , 也 有 力量 添置 机械设备 , 打井 盖圈 , 增加 抗灾 能力 。

包顺贵 连连 点头 说 : 有 道理 , 有 道理 。 保护 草场 是 搞好 牧业 的 根本 , 我 记住 了 。 我 可以 经常 带 干部 下 大队 , 亲自 逼 牧民 按期 搬家 迁场 , 让 马倌 一天 24 小时 跟着 马群 , 让 马群 在 山里 转悠 , 不准 停 在 一块 地界 上乱 刨 乱 啃 。 我 还要 每个 月 检查 各队 各组 的 草场 , 哪个 组 的 草场 啃 过头 了 , 我 就 扣 他们 的 工分 。 哪个 组 的 草场 保护 得 好 , 我 就要 给 他们 发 重奖 , 给 他们 评 先进 。 我用 部队 严格管理 的 方法 , 我 不 信管 不好 额仑 草原 …… 可是 依靠 狼群 来 保护 草场 , 我 还是 想 不 明白 。 狼 有 这么 大 的 作用 吗 ?

乌力吉 见 包顺贵 真 像是 听 进去 了 , 脸上 露出 了 笑容 , 继续 说 : 你 真不知道 , 一窝 老鼠 一年 吃 的 草 比 一只 大羊 吃 的 草 还要 多 , 黄鼠 秋天 还要 叼 草 进洞 , 储备 半年 多 冬季 的 吃食 。 我 在 秋天 挖开 过 几个 鼠洞 , 里面 有 几大抱 草 , 还 全是 好 草 和 草籽 。 黄鼠 繁殖 能力 最强 , 一年 下 四五 窝 , 一窝 十几只 , 一年 一窝 变十窝 。 你 算算 一窝 黄鼠 加上 小窝 变大窝 , 一年 要 吃掉 多少 只羊 的 饲草 ? 野兔 也 一样 , 一年 下 几窝 , 一窝 一大堆 。 旱獭 獭 洞 你 也 见 过 了 , 旱獭 能 把 一座 山 掏空 。 我 大概 算了算 , 这些 野物 一年 吃 的 草 , 要 比 全场 十万 牲畜 吃 的 草 还要 多几倍 。 咱们 牧场 这么 大 , 面积 相当 内地 的 一个 县 , 可 人口 只有 不到 一千 人 , 要是 知青 不 来 的话 , 全场 的 人口 连 一千 都 不到 。 就 这么 一点 人 , 要 想 灭掉 几百万 的 鼠 兔 旱獭 黄羊 能 办得到 吗 ?

包顺贵 说 : 可是 这 一年 多 我 没见 着 几只 野兔 , 除了 场部 附近 老鼠 比较 多 , 别的 地方 我 也 没见 多少 黄鼠 啊 , 獭 子 獭 洞 倒 是 见 了 不少 。 就是 黄羊 太多 了 , 上万只 一群 的 大黄 羊群 , 我见 着 过 好 几次 , 我 还 用 枪 打死 过 三四只 呢 。 黄羊 倒 是 一大 祸害 , 啃 起草 来 真让人 看着 心疼 。

乌力吉 说 : 额仑 的 草场 好 , 草高 草密 , 把 黄鼠 和 野兔 都 遮住 了 , 你 不 仔细 看 是 看不见 的 。 到 了 秋天 你 就 能 见 着 , 草原 上 到处 都 是 一堆堆 的 草堆 , 那 是 黄鼠 的 晒 草堆 , 晒干 了 再 叼 进洞 。 黄羊 还 不算 最 厉害 , 它们 光吃草 , 不 打洞 刨 沙 。 可 黄鼠 、 野兔 和 旱獭 , 它们 又 吃 草 又 能 打洞 又 特别 能下 崽 , 要是 没有 狼群 , 用 不了 几年 这些 野物 就 能 把 额仑 草原 吃光 掏空 , 整个儿 变成 沙地 沙漠 。 你 要 是非 要 可劲 打 狼 , 再 过 三五年 你 这个 主任 真 就 当不成 了 。

包顺贵 嘿嘿 一笑 说 : 我 只 知道 猫 抓鼠 , 鹰 抓鼠 , 蛇 也 吃 鼠 , 可 从来 没听说过 狼会 抓鼠 。 连 狗拿耗子 都 是 多管闲事 , 狼 还 会管 那点 小事 吗 ? 狼 是 吃 羊 吃 马 的 , 老鼠 这点 肉 还 不够 它 塞牙缝 的 呢 , 狼 怎么 会 抓 老鼠 吃 , 我 真的 不 信 。

乌力吉 叹 道 : 你们 农区 来 的 人 就是 弄不清 这件 事 , 你们 要是 不 调查 研究 , 真要 误 大事 。 我 是 在 草原 长大 的 , 我 太 了解 狼 了 。 狼 是 爱 吃 牛羊马 黄羊 这些 大家伙 , 可是 牛羊马 有人 看管 , 弄不好 吃 不 着 牛羊 还 得 把 自个儿 的 小命 搭 上 , 黄羊 腿 快 也 不 容易 抓 着 , 比较 起来 就数 黄鼠 好 抓 。 从前 草原 上 的 穷人 , 在 荒年 的 时候 也 是 靠 吃 鼠肉 活命 的 。 我 小时候 当 奴隶 , 吃不饱 的 时候 也 常常 抓 黄鼠 吃 , 草原 黄鼠 个 大肉 肥 , 小 的 有 一扎长 , 二三两 重 , 个 大 的 有 一尺 长 , 一斤 多重 , 吃 上 三四只 就 能 饱 。 抓多 了 吃不完 , 就 剥 了 皮 , 晒 鼠肉 干 , 也 很 好吃 , 还 可以 储存 。 你 要是 不 信 , 等 有空 了 我 抓 几只 烤 好 了 让 你 尝尝 , 那肉 又 细 又 嫩 , 当年 苏武 , 还有 成吉思汗 , 在 草原 上 都 吃 过 鼠肉 的 。

包顺贵 面露 窘色 。 乌力吉 不看 他 , 只管 说 下去 : 有 一年 , 一位 领导 到 边防站 视察 , 他 是 广东 人 。 那天 我 正好 到 边防站 谈 军民联防 的 工作 , 他 问 我 草原 上 的 大鼠 好不好 吃 , 我 说 很 好吃 , 他 一 听 就 说 今天 中午 不吃 别的 , 你们 就 拿 鼠肉 招待 我 吧 。 我 带 了 一个 牧民 民兵 到 草地上 找 了 几个 大鼠 洞 , 又 提 了 水桶 往里面 灌水 , 不到 一 小时 就 抓 回来 十几只 大鼠 , 鼠皮 一 剥 就是 一身 的 肥 白肉 , 那位 领导 一看 就 说好 , 中午 我们 三人 美美 地 吃 了 一顿 烤 鼠肉 , 把 全站 的 官兵 都 看 傻 了 , 闻 着 香 就是 不敢 吃 。 那位 领导 说 , 草原 干净 , 草 更 干净 , 吃 草原 上 的 青草 和 草籽 长胖 的 鼠 也 最 干净 , 他 还 说 这 是 他 吃 过 的 最香 最 好吃 的 鼠肉 , 比 广东 的 鼠肉 好吃 多 了 。 要是 拿到 广东 去 卖 , 非 抢 疯 了 不可 。 可惜 广东 太远 , 火车 上 不准 运活 鼠 , 要不然 每年 内蒙古 可以 向 广东 提供 多少 活鼠 啊 , 既 可以 帮助 草原 灭鼠 , 又 增加 一笔 大 收入 , 还 可以 给 广东 增加 高级 肉食 ……

包顺贵 笑 起来 : 有意思 , 咱们 牧场 要是 把 草原 大鼠 卖 给 广东 , 没准 要 比卖 羊毛 羊肉 的 收入 还要 多 呢 。 那 , 黄鼠 好 抓 吗 ?

乌力吉 说 : 好 抓 ! 可以 用水 灌 , 用 绳子 套 , 用 铁锹 挖 , 最 简单 的 办法 就是 训练 几条 抓鼠 狗 。 草原 上 的 狗 都 喜欢 抓 老鼠 玩 , 母 猎狗 教 小狗 抓 野物 , 就 先教 抓鼠 。 草原 上 的 狗 有 牛羊肉 吃 , 它们 从来不 吃 老鼠 。 可是 狼 在 吃食 上 就 不 像 狗 那么 有 保障 了 , 草原 鼠 又 肥 又 大 又 好 抓 ,

所以 春 夏秋 三季 , 黄鼠 就 成为 狼 的 主要 食物 。 有 一年 我们 抓 生产 抓得 紧 , 牧民 的 责任心 也 很 强 , 狼群 总是 找 不到 下手 掏羊 掏马 的 机会 。 后来 我 和 牧民 打 了 几条 狼 , 我 发现 狼 还 挺 壮 , 心里 纳闷 , 剖开 狼 的 肚子 一看 , 里面 尽 是 大鼠 , 鼠肉 烂 了 , 可鼠头 鼠尾 不烂 , 我数 了 一条 狼 肚子 里 的 黄鼠 , 足足有 20 多个 鼠头 和 20 多条 鼠尾 , 还有 一只 旱獭 的 碎头 。 你 说 一条 狼 一年 要 吃 多少 黄鼠 ? 每次 旗盟 或 自治区 的 领导 来 , 我 都 要 跟 他们 讲 这件 事 。 跟 他们 说 狼 是 草原 灭鼠 的 大 功臣 。 可是 他们 就是 不太 相信 , 要 转变 农区 人 对 狼 的 老 看法 真叫 难 啊 。

张继原 越 听 越 来劲 , 忍不住 插话 说 : 我 当 了 两年 马倌 , 经常 看到 狼 抓鼠 , 追得 尘土飞扬 。 狼 抓 黄鼠 比狗 还要 有 本事 。 狼 抓 黄鼠 一是 靠 趟 , 狼 常常 到 黄鼠 最多 的 草地 里 , 到处 乱趟 , 一 碰到 黄鼠 就 窜 过去 , 一巴掌 把 黄鼠 打 得 认不得 自家 的 洞 了 , 然后 一口 吞进 肚里 。 趟 个 十几 回狼 就 能 吃 个 半饱 了 。 二是 靠 挖洞 , 狼 是 草原 上 挖洞 高手 , 狼 一见 大 黄鼠 钻进 洞里 , 几条 狼 就 合伙 挖洞 守洞 , 不一会儿 就 能 把 一窝 黄鼠 全 挖出来 吃掉 。

乌力吉 说 : 母狼 和 小 狼 最 喜欢 抓鼠 吃 。 小狼 断奶 以前 , 母狼 要 教小狼 抓 活物 , 也 是 先 教小狼 抓鼠 。 母狼 还 带 着 小 狼 的 时候 , 一般 不会 跟 大 狼群 外出 打猎 。 小狼长 到 一尺 多长 , 刚会 小跑 的 时候 最 怕人 , 猎人 只要 发现 母狼 带 着 一群 小狼 在野 地上 打猎 , 一枪 把 母狼 打死 , 那群 小 狼 就 一个 也 跑不掉 , 猎人 就 可以 像 抓 羊羔 一样 地 把 一群 小狼 都 抓住 。 所以 小狼 还 没 长大 的 时候 , 母狼 就 得 把 小 狼 带到 远离 人畜 的 地方 。 远离 了 人畜 小狼 倒 是 安全 了 , 可 就 吃 不到 牛羊 了 , 那 母狼 和 小 狼 靠 什么 活命 呢 ? 除了 公 狼头 狼 给 它们 带回 一些 大 猎物 的 肉 和 骨头 , 母狼 和 小 狼 主要 就 得 靠 吃 黄鼠 和 旱獭 了 。

乌力吉 侧头 看看 包顺贵 , 见 他 没有 不耐烦 , 便 又 说 了 下去 : 这 段时间 , 母狼 就 带 着 一群 小狼 在 没人 的 安全 地方 抓 大鼠 吃 , 一来 可以 教小狼 学习 抓 活物 的 本事 ; 二来 可以 喂饱 小狼 的 肚子 。 小狼长 到 两尺 多长 的 时候 的 一段时间 里 , 还是 跟不上 大 狼群 东奔西跑 几十里 。 它们 就 得 靠 自己 抓鼠 吃饱 肚子 。 我见 过 一群 小狼 抓 黄鼠 , 小狼 一边 玩 一边 追 , 追得 像 在 草地上 起 了 风沙 , 比猫 抓 老鼠 还 好看 , 到处 都 是 黄鼠 吱吱 的 叫声 。 到 夏天 , 又 是 小兔子 刚会 跑 的 时候 , 小兔 哪有 小 狼 跑得快 , 所以 小狼 又 是 吃 小兔 的 能手 。 一窝 小 狼 七八只 , 十几只 , 它们 要 吃掉 多少 黄鼠 和 小 野兔 才能 长成 大狼 ?

还有 , 乌力吉 又 加重 语气 说 : 没有 狼群 , 草原 上 的 人 和 牲畜 要是 碰上 大灾 就 麻烦 了 。 草原 上 出现 百年不遇 几 百年不遇 的 大白 灾 的 时候 , 牲畜 成片 死亡 , 雪化 以后 草原 上 到处 都 是 死 畜 , 臭气熏天 , 如果 死畜 不 及时 埋掉 , 很 可能 爆发 瘟疫 。 草原 上出 了 大 瘟疫 , 半个 旗 的 人畜 都 保不住 命 。 可是 如果 狼群 多 , 狼群 就 会 很快 把 死 畜 处理 干净 , 草原 上 狼 多 的 地方 就 不会 发生 大 瘟疫 , 额仑 草原 就 从来 没有 出过 大 疫情 。 古时候 , 草原 上 战争 频繁 , 一场 大战 下来 , 人马 一死 就是 几千几万 , 那么 多 的 尸体 谁 来 处理 ? 还 得 靠 狼群 。 老 人们 说 , 草原 上 要是 没有 狼 , 蒙古人 早就 瘟死绝 了 。 额仑 草原 一直 水清 草旺 , 多亏 了 狼群 。 没有 狼 , 额仑 草原 哪有 这么 兴旺 的 牧业 。 南面 那些 公社 , 狼 打光 了 , 草场 马上 就 毁 了 , 牧业 再也 上不来 了 ……

包顺贵 一言不发 。 三匹 马 走上 了 一个 坡顶 , 坡下 的 草甸 一片 新绿 , 草香 花香 , 还有 陈草 的 酵香 扑面而来 。 停 在 半空 清唱 的 百灵 子 , 突然 垂直 地飞 落到 草丛里 , 又 有 更 多 的 百灵鸟 , 从 草丛 中 直飞 蓝天 , 急扇 翅膀 , 停 在 半空 接唱 对歌 。

乌力吉 深深地 吸 了 一口气 说 : 你们 看 , 这片 草场 多 好看 , 跟 几千年 前 一模一样 , 这是 中国 最美 的 一片 天然 草原 了 。 草原 人 和 草原 狼 为了 守住 草原 , 打 了 几千年 的 仗 , 才 把 这片 草原 原封不动 地 保存 下来 , 它 可 千万 不能 亡 在 咱们 这些 人 的 手里 。

张继原 说 : 您 应该 给 各个 牧业 队 的 知青 办个 学习班 , 好好 讲讲 草原 学和狼学 。

乌力吉 神色 黯然 地说 : 我 是 个 下台 干部 , 哪有 资格 办 学习班 啊 。 你们 还是 多 向 老 牧民 学习 吧 , 他们 懂得 比 我 还要 多 。

又 翻过 一个 山坡 , 包顺贵 终于 开口 : 老乌 啊 , 你 对 草原 的 感情 谁 也 不会 否认 , 你 这 十几年 的 成绩 更 不能 否认 。 但是 , 你 的 思想 赶不上趟 了 , 你 说 的 事 都 是 从前 的 事 , 现在 时代 不同 了 , 都 到 了 中国 原子弹 爆炸 的 时代 , 还 停留 在 原始时代 想 问题 , 是 要 出大 问题 的 。


第十七章 (2)

我 接手 牧场 十几年 , 畜群 数量 只 翻 了 一倍 多 , 可 上交 的 牛羊 要 比 其它 牧场 多两倍 。 最 主要 的 经验 是 保护 草场 , 这 可是 牧业 的 本 。 保护 草场 难 啊 , 要紧 的 是 严格控制 草场 的 载畜量 , 特别 是 马群 的 数量 。 牛羊 会 反刍 , 晚上 不吃 草 。 可马 是 直肠子 , 最费草 , 马 不吃 夜草 不肥 , 马 白天 吃 晚上 吃 , 一天到晚 地 吃 , 一天到晚 地拉 。 一只 羊 一年 需要 20 亩 草场 , 一匹 马 一年 至少 需要 200 多亩 。 马蹄 最毁 草场 , 一群 马在 一块 地停 上 十天 半个 月 , 这块 地 就 成 了 沙地 , 废 了 。 夏天 雨水 多 , 草长 得 快 , 除了 夏天 以外 , 每个 牧业 点 必须 每隔 一个多月 就 搬 一次 家 , 勤着 迁场 , 不准 扎 在 一个点 啃 个 没完 。 牛群 也 毁 草场 , 这牛 呐 , 有个 大 毛病 , 每天 回家 , 不会 散着 群往 家 走 , 偏 喜欢 一家子 排着 队 走 。 牛个 大 体重 , 蹄子 又 硬 , 走 不了 几天 , 就 把 好好 的 草场 踩 出 一条条 沙道 , 要是 不 经常 搬家 , 蒙古包 旁边 一两里 地 就 全是 密密麻麻 的 沙道 沙沟 了 。 再 加上 羊群 天天 踩 , 用 不了 两个 月 , 营盘 周围 方圆 一两里 地 就 寸草 不长 了 。 游牧 游牧 , 就是 为了 能 让 草场 老能 喘 口气 。 草场 最怕 踩 , 最 怕 超载 , 超载 就是 狠 啃 狠 踩 。

乌力吉 看 包顺贵 听 得 仔细 , 就 一口气 说 下去 : 还有 , 保护 草场 关键 一条 经验 , 就是 不能 过分 打狼 。 草原 上毁 草 的 野物 太多 了 , 最 厉害 的 是 老鼠 、 野兔 、 旱獭 和 黄羊 。 这些 野物 都 是 破坏 草场 的 大 祸害 。 没有 狼 , 光 老鼠 和 野兔 几年 工夫 就 能 把 草原 翻个儿 。 可狼 是 治 它们 的 天敌 , 有 狼 在 它们 就 翻 不了 天 。 草场 保护 好 了 , 牧场 抗灾 的 能力 也 就 大 了 。 比方说 白灾 吧 , 咱们 牧场 遇上 白灾 的 年份 比较 多 , 别的 公社 牧场 有时 一场 大白 灾 , 牲畜 就 得 损失 一大半 。 可 咱们 场 就 没有 太大 的 损失 。 什么 原因 ? 就是 咱们 场 的 草势 旺 , 每年 秋天 都 能 打下 足够 的 青 干草

, 这些 年 又 添 了 畜力 打草 机 , 用 不了 一个月 就 能 把 全场 备灾 的 干草 打足 。 草势 旺草 就 高 , 一般 大雪 盖 不住 草 ; 草场 好 , 水土 不 流失 , 泉眼 小河 不干 , 就是 遇上 大旱 , 人畜 都 有 水 喝 。 草好 牛羊 就 壮 , 这些 年 咱们 牧场 从来 就 没有 发生 过 病灾 。 牧场 生产 上去 了 , 也 有 力量 添置 机械设备 , 打井 盖圈 , 增加 抗灾 能力 。

包顺贵 连连 点头 说 : 有 道理 , 有 道理 。 保护 草场 是 搞好 牧业 的 根本 , 我 记住 了 。 我 可以 经常 带 干部 下 大队 , 亲自 逼 牧民 按期 搬家 迁场 , 让 马倌 一天 24 小时 跟着 马群 , 让 马群 在 山里 转悠 , 不准 停 在 一块 地界 上乱 刨 乱 啃 。 我 还要 每个 月 检查 各队 各组 的 草场 , 哪个 组 的 草场 啃 过头 了 , 我 就 扣 他们 的 工分 。 哪个 组 的 草场 保护 得 好 , 我 就要 给 他们 发 重奖 , 给 他们 评 先进 。 我用 部队 严格管理 的 方法 , 我 不 信管 不好 额仑 草原 …… 可是 依靠 狼群 来 保护 草场 , 我 还是 想 不 明白 。 狼 有 这么 大 的 作用 吗 ?

乌力吉 见 包顺贵 真 像是 听 进去 了 , 脸上 露出 了 笑容 , 继续 说 : 你 真不知道 , 一窝 老鼠 一年 吃 的 草 比 一只 大羊 吃 的 草 还要 多 , 黄鼠 秋天 还要 叼 草 进洞 , 储备 半年 多 冬季 的 吃食 。 我 在 秋天 挖开 过 几个 鼠洞 , 里面 有 几大抱 草 , 还 全是 好 草 和 草籽 。 黄鼠 繁殖 能力 最强 , 一年 下 四五 窝 , 一窝 十几只 , 一年 一窝 变十窝 。 你 算算 一窝 黄鼠 加上 小窝 变大窝 , 一年 要 吃掉 多少 只羊 的 饲草 ? 野兔 也 一样 , 一年 下 几窝 , 一窝 一大堆 。 旱獭 獭 洞 你 也 见 过 了 , 旱獭 能 把 一座 山 掏空 。 我 大概 算了算 , 这些 野物 一年 吃 的 草 , 要 比 全场 十万 牲畜 吃 的 草 还要 多几倍 。 咱们 牧场 这么 大 , 面积 相当 内地 的 一个 县 , 可 人口 只有 不到 一千 人 , 要是 知青 不 来 的话 , 全场 的 人口 连 一千 都 不到 。 就 这么 一点 人 , 要 想 灭掉 几百万 的 鼠 兔 旱獭 黄羊 能 办得到 吗 ?

包顺贵 说 : 可是 这 一年 多 我 没见 着 几只 野兔 , 除了 场部 附近 老鼠 比较 多 , 别的 地方 我 也 没见 多少 黄鼠 啊 , 獭 子 獭 洞 倒 是 见 了 不少 。 就是 黄羊 太多 了 , 上万只 一群 的 大黄 羊群 , 我见 着 过 好 几次 , 我 还 用 枪 打死 过 三四只 呢 。 黄羊 倒 是 一大 祸害 , 啃 起草 来 真让人 看着 心疼 。

乌力吉 说 : 额仑 的 草场 好 , 草高 草密 , 把 黄鼠 和 野兔 都 遮住 了 , 你 不 仔细 看 是 看不见 的 。 到 了 秋天 你 就 能 见 着 , 草原 上 到处 都 是 一堆堆 的 草堆 , 那 是 黄鼠 的 晒 草堆 , 晒干 了 再 叼 进洞 。 黄羊 还 不算 最 厉害 , 它们 光吃草 , 不 打洞 刨 沙 。 可 黄鼠 、 野兔 和 旱獭 , 它们 又 吃 草 又 能 打洞 又 特别 能下 崽 , 要是 没有 狼群 , 用 不了 几年 这些 野物 就 能 把 额仑 草原 吃光 掏空 , 整个儿 变成 沙地 沙漠 。 你 要 是非 要 可劲 打 狼 , 再 过 三五年 你 这个 主任 真 就 当不成 了 。

包顺贵 嘿嘿 一笑 说 : 我 只 知道 猫 抓鼠 , 鹰 抓鼠 , 蛇 也 吃 鼠 , 可 从来 没听说过 狼会 抓鼠 。 连 狗拿耗子 都 是 多管闲事 , 狼 还 会管 那点 小事 吗 ? 狼 是 吃 羊 吃 马 的 , 老鼠 这点 肉 还 不够 它 塞牙缝 的 呢 , 狼 怎么 会 抓 老鼠 吃 , 我 真的 不 信 。

乌力吉 叹 道 : 你们 农区 来 的 人 就是 弄不清 这件 事 , 你们 要是 不 调查 研究 , 真要 误 大事 。 我 是 在 草原 长大 的 , 我 太 了解 狼 了 。 狼 是 爱 吃 牛羊马 黄羊 这些 大家伙 , 可是 牛羊马 有人 看管 , 弄不好 吃 不 着 牛羊 还 得 把 自个儿 的 小命 搭 上 , 黄羊 腿 快 也 不 容易 抓 着 , 比较 起来 就数 黄鼠 好 抓 。 从前 草原 上 的 穷人 , 在 荒年 的 时候 也 是 靠 吃 鼠肉 活命 的 。 我 小时候 当 奴隶 , 吃不饱 的 时候 也 常常 抓 黄鼠 吃 , 草原 黄鼠 个 大肉 肥 , 小 的 有 一扎长 , 二三两 重 , 个 大 的 有 一尺 长 , 一斤 多重 , 吃 上 三四只 就 能 饱 。 抓多 了 吃不完 , 就 剥 了 皮 , 晒 鼠肉 干 , 也 很 好吃 , 还 可以 储存 。 你 要是 不 信 , 等 有空 了 我 抓 几只 烤 好 了 让 你 尝尝 , 那肉 又 细 又 嫩 , 当年 苏武 , 还有 成吉思汗 , 在 草原 上 都 吃 过 鼠肉 的 。

包顺贵 面露 窘色 。 乌力吉 不看 他 , 只管 说 下去 : 有 一年 , 一位 领导 到 边防站 视察 , 他 是 广东 人 。 那天 我 正好 到 边防站 谈 军民联防 的 工作 , 他 问 我 草原 上 的 大鼠 好不好 吃 , 我 说 很 好吃 , 他 一 听 就 说 今天 中午 不吃 别的 , 你们 就 拿 鼠肉 招待 我 吧 。 我 带 了 一个 牧民 民兵 到 草地上 找 了 几个 大鼠 洞 , 又 提 了 水桶 往里面 灌水 , 不到 一 小时 就 抓 回来 十几只 大鼠 , 鼠皮 一 剥 就是 一身 的 肥 白肉 , 那位 领导 一看 就 说好 , 中午 我们 三人 美美 地 吃 了 一顿 烤 鼠肉 , 把 全站 的 官兵 都 看 傻 了 , 闻 着 香 就是 不敢 吃 。 那位 领导 说 , 草原 干净 , 草 更 干净 , 吃 草原 上 的 青草 和 草籽 长胖 的 鼠 也 最 干净 , 他 还 说 这 是 他 吃 过 的 最香 最 好吃 的 鼠肉 , 比 广东 的 鼠肉 好吃 多 了 。 要是 拿到 广东 去 卖 , 非 抢 疯 了 不可 。 可惜 广东 太远 , 火车 上 不准 运活 鼠 , 要不然 每年 内蒙古 可以 向 广东 提供 多少 活鼠 啊 , 既 可以 帮助 草原 灭鼠 , 又 增加 一笔 大 收入 , 还 可以 给 广东 增加 高级 肉食 ……

包顺贵 笑 起来 : 有意思 , 咱们 牧场 要是 把 草原 大鼠 卖 给 广东 , 没准 要 比卖 羊毛 羊肉 的 收入 还要 多 呢 。 那 , 黄鼠 好 抓 吗 ?

乌力吉 说 : 好 抓 ! 可以 用水 灌 , 用 绳子 套 , 用 铁锹 挖 , 最 简单 的 办法 就是 训练 几条 抓鼠 狗 。 草原 上 的 狗 都 喜欢 抓 老鼠 玩 , 母 猎狗 教 小狗 抓 野物 , 就 先教 抓鼠 。 草原 上 的 狗 有 牛羊肉 吃 , 它们 从来不 吃 老鼠 。 可是 狼 在 吃食 上 就 不 像 狗 那么 有 保障 了 , 草原 鼠 又 肥 又 大 又 好 抓 ,

所以 春 夏秋 三季 , 黄鼠 就 成为 狼 的 主要 食物 。 有 一年 我们 抓 生产 抓得 紧 , 牧民 的 责任心 也 很 强 , 狼群 总是 找 不到 下手 掏羊 掏马 的 机会 。 后来 我 和 牧民 打 了 几条 狼 , 我 发现 狼 还 挺 壮 , 心里 纳闷 , 剖开 狼 的 肚子 一看 , 里面 尽 是 大鼠 , 鼠肉 烂 了 , 可鼠头 鼠尾 不烂 , 我数 了 一条 狼 肚子 里 的 黄鼠 , 足足有 20 多个 鼠头 和 20 多条 鼠尾 , 还有 一只 旱獭 的 碎头 。 你 说 一条 狼 一年 要 吃 多少 黄鼠 ? 每次 旗盟 或 自治区 的 领导 来 , 我 都 要 跟 他们 讲 这件 事 。 跟 他们 说 狼 是 草原 灭鼠 的 大 功臣 。 可是 他们 就是 不太 相信 , 要 转变 农区 人 对 狼 的 老 看法 真叫 难 啊 。

张继原 越 听 越 来劲 , 忍不住 插话 说 : 我 当 了 两年 马倌 , 经常 看到 狼 抓鼠 , 追得 尘土飞扬 。 狼 抓 黄鼠 比狗 还要 有 本事 。 狼 抓 黄鼠 一是 靠 趟 , 狼 常常 到 黄鼠 最多 的 草地 里 , 到处 乱趟 , 一 碰到 黄鼠 就 窜 过去 , 一巴掌 把 黄鼠 打 得 认不得 自家 的 洞 了 , 然后 一口 吞进 肚里 。 趟 个 十几 回狼 就 能 吃 个 半饱 了 。 二是 靠 挖洞 , 狼 是 草原 上 挖洞 高手 , 狼 一见 大 黄鼠 钻进 洞里 , 几条 狼 就 合伙 挖洞 守洞 , 不一会儿 就 能 把 一窝 黄鼠 全 挖出来 吃掉 。

乌力吉 说 : 母狼 和 小 狼 最 喜欢 抓鼠 吃 。 小狼 断奶 以前 , 母狼 要 教小狼 抓 活物 , 也 是 先 教小狼 抓鼠 。 母狼 还 带 着 小 狼 的 时候 , 一般 不会 跟 大 狼群 外出 打猎 。 小狼长 到 一尺 多长 , 刚会 小跑 的 时候 最 怕人 , 猎人 只要 发现 母狼 带 着 一群 小狼 在野 地上 打猎 , 一枪 把 母狼 打死 , 那群 小 狼 就 一个 也 跑不掉 , 猎人 就 可以 像 抓 羊羔 一样 地 把 一群 小狼 都 抓住 。 所以 小狼 还 没 长大 的 时候 , 母狼 就 得 把 小 狼 带到 远离 人畜 的 地方 。 远离 了 人畜 小狼 倒 是 安全 了 , 可 就 吃 不到 牛羊 了 , 那 母狼 和 小 狼 靠 什么 活命 呢 ? 除了 公 狼头 狼 给 它们 带回 一些 大 猎物 的 肉 和 骨头 , 母狼 和 小 狼 主要 就 得 靠 吃 黄鼠 和 旱獭 了 。

乌力吉 侧头 看看 包顺贵 , 见 他 没有 不耐烦 , 便 又 说 了 下去 : 这 段时间 , 母狼 就 带 着 一群 小狼 在 没人 的 安全 地方 抓 大鼠 吃 , 一来 可以 教小狼 学习 抓 活物 的 本事 ; 二来 可以 喂饱 小狼 的 肚子 。 小狼长 到 两尺 多长 的 时候 的 一段时间 里 , 还是 跟不上 大 狼群 东奔西跑 几十里 。 它们 就 得 靠 自己 抓鼠 吃饱 肚子 。 我见 过 一群 小狼 抓 黄鼠 , 小狼 一边 玩 一边 追 , 追得 像 在 草地上 起 了 风沙 , 比猫 抓 老鼠 还 好看 , 到处 都 是 黄鼠 吱吱 的 叫声 。 到 夏天 , 又 是 小兔子 刚会 跑 的 时候 , 小兔 哪有 小 狼 跑得快 , 所以 小狼 又 是 吃 小兔 的 能手 。 一窝 小 狼 七八只 , 十几只 , 它们 要 吃掉 多少 黄鼠 和 小 野兔 才能 长成 大狼 ?

还有 , 乌力吉 又 加重 语气 说 : 没有 狼群 , 草原 上 的 人 和 牲畜 要是 碰上 大灾 就 麻烦 了 。 草原 上 出现 百年不遇 几 百年不遇 的 大白 灾 的 时候 , 牲畜 成片 死亡 , 雪化 以后 草原 上 到处 都 是 死 畜 , 臭气熏天 , 如果 死畜 不 及时 埋掉 , 很 可能 爆发 瘟疫 。 草原 上出 了 大 瘟疫 , 半个 旗 的 人畜 都 保不住 命 。 可是 如果 狼群 多 , 狼群 就 会 很快 把 死 畜 处理 干净 , 草原 上 狼 多 的 地方 就 不会 发生 大 瘟疫 , 额仑 草原 就 从来 没有 出过 大 疫情 。 古时候 , 草原 上 战争 频繁 , 一场 大战 下来 , 人马 一死 就是 几千几万 , 那么 多 的 尸体 谁 来 处理 ? 还 得 靠 狼群 。 老 人们 说 , 草原 上 要是 没有 狼 , 蒙古人 早就 瘟死绝 了 。 额仑 草原 一直 水清 草旺 , 多亏 了 狼群 。 没有 狼 , 额仑 草原 哪有 这么 兴旺 的 牧业 。 南面 那些 公社 , 狼 打光 了 , 草场 马上 就 毁 了 , 牧业 再也 上不来 了 ……

包顺贵 一言不发 。 三匹 马 走上 了 一个 坡顶 , 坡下 的 草甸 一片 新绿 , 草香 花香 , 还有 陈草 的 酵香 扑面而来 。 停 在 半空 清唱 的 百灵 子 , 突然 垂直 地飞 落到 草丛里 , 又 有 更 多 的 百灵鸟 , 从 草丛 中 直飞 蓝天 , 急扇 翅膀 , 停 在 半空 接唱 对歌 。

乌力吉 深深地 吸 了 一口气 说 : 你们 看 , 这片 草场 多 好看 , 跟 几千年 前 一模一样 , 这是 中国 最美 的 一片 天然 草原 了 。 草原 人 和 草原 狼 为了 守住 草原 , 打 了 几千年 的 仗 , 才 把 这片 草原 原封不动 地 保存 下来 , 它 可 千万 不能 亡 在 咱们 这些 人 的 手里 。

张继原 说 : 您 应该 给 各个 牧业 队 的 知青 办个 学习班 , 好好 讲讲 草原 学和狼学 。

乌力吉 神色 黯然 地说 : 我 是 个 下台 干部 , 哪有 资格 办 学习班 啊 。 你们 还是 多 向 老 牧民 学习 吧 , 他们 懂得 比 我 还要 多 。

又 翻过 一个 山坡 , 包顺贵 终于 开口 : 老乌 啊 , 你 对 草原 的 感情 谁 也 不会 否认 , 你 这 十几年 的 成绩 更 不能 否认 。 但是 , 你 的 思想 赶不上趟 了 , 你 说 的 事 都 是 从前 的 事 , 现在 时代 不同 了 , 都 到 了 中国 原子弹 爆炸 的 时代 , 还 停留 在 原始时代 想 问题 , 是 要 出大 问题 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