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狼图腾 - Wolf Totem, 第十六章 (4) / 第十七章 (1)

第十六章 (4) / 第十七章 (1)

草地上 篝火 燃起 , 天鹅 湖畔 纯净 的 空气 里 , 第一次 飘散 出 黄羊 烤肉 的 香气 , 还有 带 着 葱 盐 韭菜 和 辣椒面 的 油烟 气味 。 离湖 太近 , 湖边 还 残留 不少 未 被 野火烧 掉 的 旧苇 和 一人 多 高 的 新苇 , 像 一层 苇墙 遮住 了 水面 , 使 陈阵 无法 一边 吃 肉 喝酒 , 一边 近 近地 欣赏 天鹅 和 天鹅湖 。 陈阵 不断 翻动 串 在 树枝 上 的 羊肉 条 羊肉 块 , 羊肉 鲜活 得 好像 还 在 跳动 抽搐 。 他们 三人天 不亮 就 出发 , 跑 到 这会儿 都 已 饥肠辘辘 。 陈阵 就 着 嫩 辣 加盐 的 山葱野 韭 , 吃 了 一串 又 一串 黄 羊肉 , 又 拿 着 老人 的 扁 酒壶 喝 了 一口 又 一口 , 完全 陶醉 在 狼食 野餐 的 美味 美景 之中 了 。 他 说 : 这 是 我 第二次 吃 狼食 , 狼食 真是 天下第一 美味 。 在 狼 打猎 的 地方 吃 狼食 那 就 更 香 了 。 难怪 古时候 那么 多 的 皇帝 喜欢 来 蒙古草原 打猎 。

毕利格 老人 和 乌力吉 , 直接 握 着 一条 黄羊 腿 在 火上 转烤 , 烤熟 一层 就 用 刀子 片 下来 吃 一层 , 再用 刀 在 肉 上划 几道 口子 , 撒上 盐 、 葱花 和 一点点 辣椒面 , 继续 转烤 。 老人 胃口 大开 , 吃 了 一层 又 一层 , 他 仰脖 灌 了 一口 酒 说 : 有 这群 狼 替 咱们 看 这片 新 草场 , 我 就 放心 了 。 再 过 二十多天 , 等 羊羔 能 走 远道 了 , 全队 搬 过来 , 就 这么 定 了 吧 。

乌力吉 用 肉片 卷 了 几根 山葱野 韭 咬了一口 说 : 全队 都 能 跟 你 来 ? 老人 说 : 黄羊 和 狼 都 来 了 , 人 还 能 不来 吗 ? 草 不好 , 黄羊 能来 吗 ? 黄羊 不 多 , 狼群 能来 吗 ? 我 把 那 只 黄羊 带回去 , 明天 就 在 我家 开 大队 干部 会 , 请 大伙 吃顿 黄羊 肉包子 。 他们 要是 知道 这儿 的 水好 , 还是 活水 , 各组 都 要争 着 来 了 。 夏季 草场 光草 好 还 不成 , 还 得 水好 。 夏天 最怕 的 就是 死 水泡 子 , 水少 水脏 , 牲畜 喝 了 得病 。 夏天 抓水 膘 , 水 不好 还 抓 什么 水 膘 啊 。

乌力吉 说 : 要是 还有 不同 意见 , 我 就 再 跑 一趟 , 把 他们 带来 再 看一看 。

老人 呵呵 呵 地 笑 了 几声 , 说道 : 用不着 了 。 我 是 头 狼 , 我 一来 全队 的 大 狼 小狼准 跟着 来 。 跟着 头 狼 走 , 从来不 吃亏 。 老人 又 望 着 陈阵 问 : 你 跟着 阿爸 走 了 这些 趟 , 吃 过 亏 吗 ?

陈阵 大笑 : 跟着 阿爸 大狼王 , 尽 吃香的喝辣的 了 。 杨克 他们 都争 着想 跟 您 出门 呢 。

乌力吉 说 : 那 就 一言为定 。 我 回 场部 开会 准备 迁场 。 这些 年 上面 下达 的 任务 快 把 我 压得 喘 不过 气来 了 , 咱 要是 开出 这片 新 草场 , 就 可以 松快 四五年 了 。

陈阵 问 : 要是 再 过 四五年 , 咱们 牧场 还有 没有 可以 开发 的 荒草 场 了 ?

没有 了 。 乌力吉 的 眼神 黯淡下来 。 北边 是 边境线 , 西面 和 南面 是 别的 公社 。 往 东北 去 , 山 太陡 又 大多 是 石头山 , 我 已经 去过 两次 , 再 没有 可以 利用 的 草场 了 。

陈阵 又 问 : 再 往后 怎么办 ?

乌力吉 说 : 只有 控制 牲畜 数量 , 提高质量 。 比如说 , 发展 新疆 改良 羊 。 改良 羊比 本地 羊出 毛量 多两倍 , 毛质 好 , 价格 要 比 本地 羊毛 高 三倍 。 一斤 本地 毛才 一块 多钱 , 一斤 改良 羊毛 四块 多钱 , 你 算算 这要 差 多少 , 羊毛 可是 咱们 场 最 主要 的 收入 来源 啊 。 陈阵 赞同 说 这 是 个 好 法子 。 但 乌力吉 却 叹口气 说 : 中国 人口 多 , 我 估摸 着 , 再 过 几年 , 咱们 牧场 的 草场 还是 不够 。 等 我们 这些 老家伙 退休 以后 , 真不知道 往后 你们 怎么办 ?

毕利格 老人 瞪眼 说 : 你 还 得 跟 上面 多 反映 , 不能 再 给 牧业 队压数 了 , 再 加下去 , 天要 黄 了 , 地要 翻个 了 , 沙该 埋人 了 。

乌力吉 摇头 说 : 谁 听 你 的 ? 现在 是 农区 干部 掌权 。 农区 干部 是 比 牧区 干部 文化 水平 高 , 汉话 也 讲 得 利落 。 再说 这会儿 牧区 干部 一个个 也 都 争 着 打 狼 , 比 牲畜 数量 , 不 懂 草原 的 本地 干部 , 反而 提拔 得 快 。

三匹 马 都 已 吃 撑 了 , 平着 脖子 闭目 小憩 。 二郎 也 回来 了 , 浑身 湿淋淋 , 满头 是 血 , 肚皮 吃 得 像 个 挤奶 桶 , 在 离人 还有 十几步 的 地方 站住 不动 了 。 巴勒 好像 知道 它 去 干什么 了 , 瞪 着 满眼 的 怀疑 和 妒火 , 不一会儿 , 两条 大 恶狗 便 掐 了 起来 , 陈阵 和 老人 急忙 跑 过去 , 才 将 两条 狗 分开 。

乌力吉 又 带 两人 巡视 了 半个 盆地 草场 , 一边 与 毕利格 商量 着 安排 全队 四个 小组 营盘 的 地点 。 陈阵 一路上 贪婪 地 欣赏 眼前 的 美景 , 怀疑 自己 是不是 来到 了 草原 中 的 伊甸园 , 或是 伊甸园 中 的 草原 ? 他 真想 就此 留下 不 走 了 。

回到 原地 , 三人 动手 杀羊 剥皮 卸肉 。 陈阵望 着 河湾 里 成片 的 黄羊 血尸 , 心里 忽然 空落落 地 伤感 起来 , 刚 踏上 这片 草地 时 感受 到 的 那种 幽静 、 浪漫 的 气息 , 此时 已 被 满手 的 血腥气 掩盖 了 。 陈阵 闷闷地 想 了 一会 , 忍不住 问 老人 : 狼群 在 冬天 杀 黄羊 是 为了 留着 开春 吃 , 可 它们 在 夏天 杀 那么 多 的 黄羊 干什么 呢 ? 那 几个 河湾 里 好像 还有 不少 死 羊 呢 。 过 几天 不 都 臭 烂 了 , 没法 吃 了 吗 ? 狼 太 喜欢 滥杀 了 。

老人 说 : 狼群 杀 那么 多 的 黄羊 , 不是 为了 好玩 , 也 不是 为了 抖威风 , 它们 是 为了 给 狼群 里 的 老弱病残 留食 。 老虎 花豹 为啥 在 蒙古草原 站不住脚 ? 狼群 为啥 就 能 霸住 草原 ? 就是 因为 狼群 比 老虎 花豹 抱团 齐心 。 老虎 打 了 食 就 顾 自个儿 吃 , 不顾 妻儿老小 。 狼 不是 , 狼 打食 想着 自个儿 也 想着 狼群 , 还 想着 跟不上 狼群 的 老狼 、 瘸 狼 、 半瞎狼 、 小狼 、 病狼 和 产崽 喂奶 的 母狼 。 你别 看 黄羊 倒 了 一 大片 , 今儿 晚上 头 狼 一嗥 , 半个 额仑 草原 的 狼 , 还有 跟 这群 狼 沾亲带故 的 狼 都 会上 这儿 来 , 一 晚上 就 把 这些 羊 都 吃 完 了 。 狼 想着 别的 狼 , 别的 狼 也 想着 它 , 狼群 才 抱团 ; 狼群 抱团 , 打起 仗 来 才 厉害 。 有时候 狼王 一声 嗥 , 能 调来 上 百条 狼 集体 打仗 。 听 老辈 的 人 说 , 原来 草原 上 也 有 老虎 , 后来 全让 狼群 赶跑 了 。 狼 可比 人 顾家 , 比 人 团结 。

老人 又 叹 了 一口气 说 : 蒙古人 只有 在 成吉思汗 那会儿 , 学狼学 得 最 到 家 , 蒙古 各个 部落 抱成 了 一个 铁 轱辘 , 一捆 箭 , 人 虽少 , 可 力量 大 , 谁 都 乐意 为 蒙古草原 母亲 舍命 , 要 不 咋 能 打下 多 半个 世界 。 后来 蒙古人 败 就 败 在 不 团结 上面 了 , 兄弟 部落 黄金 家族 互相残杀 。 各个 部落 像 零散 的 箭 一样 , 让 人家 一支 一支 地 撅 断 了 。 人心 不如 狼心 齐 啊 , 狼 打仗 的 本事 还好 学 , 可狼 的 齐心 就 难学 了 , 蒙古人 学了 几百年 还出 不了 师 。 不 说 了 , 一说 我 心口 就 疼哩 ……

陈阵望 着 美得 让 人心 颤 的 天鹅 草场 , 陷入 深深 的 沉思 。

老人 将 剔 出来 的 黄 羊肉 , 用 黄羊 皮包 好 , 装进 了 两个 麻袋 里 。 陈阵 替 老人 备好 马鞍 , 老人 和 乌力吉 各 将 一个 麻袋 驮 在 马鞍 后面 , 用 马鞍 上 的 鞍 皮条 拴紧 扎牢 。

三匹 马向 大队 营盘 方向 奔 去 。

(第十七章) 上级 机关 对额仑 宝力格 牧场 军马 群 事故 的 处理 决定 已下 达到 牧场 。 负责 全场 生产 的 乌力吉 记 行政 大过 一次 , 并 撤消 牧场 三结合 领导班子 成员 职务 , 下 放到 基层 劳动锻炼 。 巴图 、 沙茨 楞 等 四位 马倌 各 记大过 一次 , 撤消 巴图 的 民兵 连长 一职 。 另 一份 任命 也 下 达到 场 , 已 办完 转业 手续 的 包顺贵 , 被 任命 为 牧场 领导班子 第一把手 , 负责 全场 革命 与 生产 的 全面 工作 。

乌力吉 离开 了 场部 , 包顺贵 和 张继原 陪 他 去 牧业 大队 。 乌力吉 的 行李 只有 一个 小 挎包 , 比 猎人 出猎 时带 的 行囊 还要 小 。 文革 前 乌力吉 就 喜欢 把 场长 办公室 放在 牧业 队 或 牧业 组 。 他 在 牧业 队有 自己 的 四季 蒙袍 蒙靴 , 一直 由 几个 蒙古包 的 主妇 替 他 保管 和 缝补 。 多年 来 , 他 下 不 下放 , 都 在 下面 ; 他 有 职 无职 , 都 在 尽职 。 乌力吉 的 威信 和 影响 依然如故 , 但是 , 此时 他 出行 的 速度 却 降 了 一半 。 乌力吉 骑 的 是 一匹 老 白马 , 已到 春末 这个 时令 , 老马 还 怕冷 , 身上 的 毛 尚未 脱落 , 就 像 一个 到 初夏 还 焐 着 棉袄 的 老人 。

张继原 想 把 自己 的 快 马换 给 乌力吉 , 乌力吉 不 同意 , 并 催 他 快 马快 走 , 不要 陪 他 耽误 工夫 了 。 张继原 到 场部 为 大队 的 马倌 领 电池 , 返队 刚 出场 部 的 时候 遇到 了 两位 新旧 领导 , 便 陪护 着 乌力吉 上路 了 。 当 他 知道 乌力吉 要 住 到 毕利格 老人家 里 , 心里 稍稍 感到 放心 。

包顺贵 骑 的 是 乌力吉 原先 的 专骑 , 高大 强壮 的 黄骠马 , 薄薄 一层 新毛像 黄缎 一样 光滑 亮泽 , 包顺贵 需要 经常 勒紧 马嚼子 , 才能 让 乌力吉 与 他 并肩而行 。 黄骠马 不断 地 挣 嚼子 , 它 对 这位 新 主人 经常 顿 它 腰 的 骑术 很 不 习惯 。 有时 它会 有意 慢行 , 用头 去 轻轻 蹭 磨 身旁 老 主人 的 膝盖 , 并 发出 哀哀 的 轻 嘶 。

包顺贵 说 : 老乌 啊 , 我 已 尽 了 最大 的 努力 , 希望 你 留在 领导班子 里 。 我 不 懂 牧业 , 从小 在 农村 长大 , 上面 非 让 我 负责 这么 大 的 一个 牧场 , 我 心里 真是 没底 。

乌力吉 不停 地用 马靴 后 跟 磕马 , 额头 已 冒 出 一层 细密 的 汗珠 。 骑 老马 人 很 累 , 马 也 累 , 张继 原用 马鞭子 不停 地帮 他 赶马 。 乌力吉 伸出手 拍了拍 黄骠马 的 马头 , 让 它 安静下来 , 一边 对 包顺贵 说 : 这样 处理 已经 算是 照顾 我 了 , 只 定性 为 生产 事故 , 没 算作 政治 问题 。 这次 事故 影响 太 大 , 不 撤 了 我 , 没法 向 各 方面 交代 。

包顺贵 一脸 诚恳 地说 : 老乌 , 我来 了 快 一年 了 , 这 牧业 是 比 农业 难整 , 要是 再出 一两次 大 事故 , 我 这个 主任 也 当不长 …… 有些 人非 要 让 你 去 基建队 , 是 我 坚持 让 你 去 二队 的 , 我 觉着 你 懂 牧业 , 住 在 毕利格 那儿 我 心里 踏实 , 哪儿 出 了 差错 , 我 也好 随时 找 你 请教 。

乌力吉 脸色 开朗 了 许多 , 问道 : 二 大队 进新 草场 的 事 , 场 革委会 定下 没有 ?

定下 了 , 包顺贵 说 : 场部 决定 这件 事由 我 总 负责 , 由 毕利格 具体 负责 , 什么 时候 进场 , 怎么 安排 营盘 , 分配 草场 , 全由 毕利格定 。 场部 反对 意见 不少 呐 , 路太远 , 山里 狼多 , 蚊子 多 , 什么 设施 也 没有 , 万一出 了 什么 问题 , 我 得 负 主要 责任 啊 。 所以 我 决定 跟 你们 一起 下去 , 我 还要 带 基建队 去 , 盖药 浴池 , 羊毛 仓库 , 临时 队部 和 临时 兽医站 , 还要 把 几段 山路 修一修 。

乌力吉 哦 了 一声 , 若有所思 地出 了 一会 神 。

包顺贵 说 : 这件 事 还是 你 的 功劳 , 你 看得远 。 全国 都 没 牛羊肉 吃 啊 , 今年 上面 又 给 咱们 场加 了 任务 , 四个 大队 都 叫唤 草场 不够 , 再 不 开辟 新 草场 , 今年 的 任务 就 完 不成 了 。

乌力吉 说 : 羊羔 还 小 , 进场 还 得 等 些 时候 , 这 几天 你 打算 干什么 ?

包顺贵 毫不含糊 地说 : 抽调 好 猎手 , 组织 打狼队 , 集中 射击训练 。 我 已经 向 上面 要 来 不少 子弹 , 非得 把 额仑 草原 的 狼害 灭 了 不可 。 最近 我 看 了 牧场 十年 的 损失 报表 , 全场 每年 一大半 的 损失 是 由 狼灾 造成 的 。 超过 了 白灾 、 旱灾 和 病灾 。 要 想 把 咱们 牧场 的 畜群 数量 搞上去 , 得 抓 两件事 , 第一 是 打 狼 , 第二 是 开辟 新 草场 。 新 草场 狼多 , 要是 治 不住 狼 , 新 草场 咱们 也 开 不 出来 。

乌力吉 打断 他 : 那 可 不成 。 狼 造成 的 是 损失 , 可灭 了 狼 , 牧场 就 不是 损失 了 , 就要 遭 大祸 , 以后 补 都 补 不 回来 。

包顺贵 抬头 望了望 天 , 说 : 我 早就 听说 , 你 和 毕利格 , 还有 一些 老 牧民 尽替 狼 说话 , 今儿 你 就 敞开 说 吧 , 不要 有 顾虑 ……

乌力吉 清了清 嗓子 说 : 我 有 什么 顾虑 , 我 顾虑 的 是 草场 , 祖宗 留下 这么 好 的 草场 别毁 在 我 手里 。 狼 的 事 , 我 已经 说 了 十几年 了 , 还要 说 下去 。


第十六章 (4) / 第十七章 (1)

草地上 篝火 燃起 , 天鹅 湖畔 纯净 的 空气 里 , 第一次 飘散 出 黄羊 烤肉 的 香气 , 还有 带 着 葱 盐 韭菜 和 辣椒面 的 油烟 气味 。 离湖 太近 , 湖边 还 残留 不少 未 被 野火烧 掉 的 旧苇 和 一人 多 高 的 新苇 , 像 一层 苇墙 遮住 了 水面 , 使 陈阵 无法 一边 吃 肉 喝酒 , 一边 近 近地 欣赏 天鹅 和 天鹅湖 。 陈阵 不断 翻动 串 在 树枝 上 的 羊肉 条 羊肉 块 , 羊肉 鲜活 得 好像 还 在 跳动 抽搐 。 他们 三人天 不亮 就 出发 , 跑 到 这会儿 都 已 饥肠辘辘 。 陈阵 就 着 嫩 辣 加盐 的 山葱野 韭 , 吃 了 一串 又 一串 黄 羊肉 , 又 拿 着 老人 的 扁 酒壶 喝 了 一口 又 一口 , 完全 陶醉 在 狼食 野餐 的 美味 美景 之中 了 。 他 说 : 这 是 我 第二次 吃 狼食 , 狼食 真是 天下第一 美味 。 在 狼 打猎 的 地方 吃 狼食 那 就 更 香 了 。 难怪 古时候 那么 多 的 皇帝 喜欢 来 蒙古草原 打猎 。

毕利格 老人 和 乌力吉 , 直接 握 着 一条 黄羊 腿 在 火上 转烤 , 烤熟 一层 就 用 刀子 片 下来 吃 一层 , 再用 刀 在 肉 上划 几道 口子 , 撒上 盐 、 葱花 和 一点点 辣椒面 , 继续 转烤 。 老人 胃口 大开 , 吃 了 一层 又 一层 , 他 仰脖 灌 了 一口 酒 说 : 有 这群 狼 替 咱们 看 这片 新 草场 , 我 就 放心 了 。 再 过 二十多天 , 等 羊羔 能 走 远道 了 , 全队 搬 过来 , 就 这么 定 了 吧 。

乌力吉 用 肉片 卷 了 几根 山葱野 韭 咬了一口 说 : 全队 都 能 跟 你 来 ? 老人 说 : 黄羊 和 狼 都 来 了 , 人 还 能 不来 吗 ? 草 不好 , 黄羊 能来 吗 ? 黄羊 不 多 , 狼群 能来 吗 ? 我 把 那 只 黄羊 带回去 , 明天 就 在 我家 开 大队 干部 会 , 请 大伙 吃顿 黄羊 肉包子 。 他们 要是 知道 这儿 的 水好 , 还是 活水 , 各组 都 要争 着 来 了 。 夏季 草场 光草 好 还 不成 , 还 得 水好 。 夏天 最怕 的 就是 死 水泡 子 , 水少 水脏 , 牲畜 喝 了 得病 。 夏天 抓水 膘 , 水 不好 还 抓 什么 水 膘 啊 。

乌力吉 说 : 要是 还有 不同 意见 , 我 就 再 跑 一趟 , 把 他们 带来 再 看一看 。

老人 呵呵 呵 地 笑 了 几声 , 说道 : 用不着 了 。 我 是 头 狼 , 我 一来 全队 的 大 狼 小狼准 跟着 来 。 跟着 头 狼 走 , 从来不 吃亏 。 老人 又 望 着 陈阵 问 : 你 跟着 阿爸 走 了 这些 趟 , 吃 过 亏 吗 ?

陈阵 大笑 : 跟着 阿爸 大狼王 , 尽 吃香的喝辣的 了 。 杨克 他们 都争 着想 跟 您 出门 呢 。

乌力吉 说 : 那 就 一言为定 。 我 回 场部 开会 准备 迁场 。 这些 年 上面 下达 的 任务 快 把 我 压得 喘 不过 气来 了 , 咱 要是 开出 这片 新 草场 , 就 可以 松快 四五年 了 。

陈阵 问 : 要是 再 过 四五年 , 咱们 牧场 还有 没有 可以 开发 的 荒草 场 了 ?

没有 了 。 乌力吉 的 眼神 黯淡下来 。 北边 是 边境线 , 西面 和 南面 是 别的 公社 。 往 东北 去 , 山 太陡 又 大多 是 石头山 , 我 已经 去过 两次 , 再 没有 可以 利用 的 草场 了 。

陈阵 又 问 : 再 往后 怎么办 ?

乌力吉 说 : 只有 控制 牲畜 数量 , 提高质量 。 比如说 , 发展 新疆 改良 羊 。 改良 羊比 本地 羊出 毛量 多两倍 , 毛质 好 , 价格 要 比 本地 羊毛 高 三倍 。 一斤 本地 毛才 一块 多钱 , 一斤 改良 羊毛 四块 多钱 , 你 算算 这要 差 多少 , 羊毛 可是 咱们 场 最 主要 的 收入 来源 啊 。 陈阵 赞同 说 这 是 个 好 法子 。 但 乌力吉 却 叹口气 说 : 中国 人口 多 , 我 估摸 着 , 再 过 几年 , 咱们 牧场 的 草场 还是 不够 。 等 我们 这些 老家伙 退休 以后 , 真不知道 往后 你们 怎么办 ?

毕利格 老人 瞪眼 说 : 你 还 得 跟 上面 多 反映 , 不能 再 给 牧业 队压数 了 , 再 加下去 , 天要 黄 了 , 地要 翻个 了 , 沙该 埋人 了 。

乌力吉 摇头 说 : 谁 听 你 的 ? 现在 是 农区 干部 掌权 。 农区 干部 是 比 牧区 干部 文化 水平 高 , 汉话 也 讲 得 利落 。 再说 这会儿 牧区 干部 一个个 也 都 争 着 打 狼 , 比 牲畜 数量 , 不 懂 草原 的 本地 干部 , 反而 提拔 得 快 。

三匹 马 都 已 吃 撑 了 , 平着 脖子 闭目 小憩 。 二郎 也 回来 了 , 浑身 湿淋淋 , 满头 是 血 , 肚皮 吃 得 像 个 挤奶 桶 , 在 离人 还有 十几步 的 地方 站住 不动 了 。 巴勒 好像 知道 它 去 干什么 了 , 瞪 着 满眼 的 怀疑 和 妒火 , 不一会儿 , 两条 大 恶狗 便 掐 了 起来 , 陈阵 和 老人 急忙 跑 过去 , 才 将 两条 狗 分开 。

乌力吉 又 带 两人 巡视 了 半个 盆地 草场 , 一边 与 毕利格 商量 着 安排 全队 四个 小组 营盘 的 地点 。 陈阵 一路上 贪婪 地 欣赏 眼前 的 美景 , 怀疑 自己 是不是 来到 了 草原 中 的 伊甸园 , 或是 伊甸园 中 的 草原 ? 他 真想 就此 留下 不 走 了 。

回到 原地 , 三人 动手 杀羊 剥皮 卸肉 。 陈阵望 着 河湾 里 成片 的 黄羊 血尸 , 心里 忽然 空落落 地 伤感 起来 , 刚 踏上 这片 草地 时 感受 到 的 那种 幽静 、 浪漫 的 气息 , 此时 已 被 满手 的 血腥气 掩盖 了 。 陈阵 闷闷地 想 了 一会 , 忍不住 问 老人 : 狼群 在 冬天 杀 黄羊 是 为了 留着 开春 吃 , 可 它们 在 夏天 杀 那么 多 的 黄羊 干什么 呢 ? 那 几个 河湾 里 好像 还有 不少 死 羊 呢 。 过 几天 不 都 臭 烂 了 , 没法 吃 了 吗 ? 狼 太 喜欢 滥杀 了 。

老人 说 : 狼群 杀 那么 多 的 黄羊 , 不是 为了 好玩 , 也 不是 为了 抖威风 , 它们 是 为了 给 狼群 里 的 老弱病残 留食 。 老虎 花豹 为啥 在 蒙古草原 站不住脚 ? 狼群 为啥 就 能 霸住 草原 ? 就是 因为 狼群 比 老虎 花豹 抱团 齐心 。 老虎 打 了 食 就 顾 自个儿 吃 , 不顾 妻儿老小 。 狼 不是 , 狼 打食 想着 自个儿 也 想着 狼群 , 还 想着 跟不上 狼群 的 老狼 、 瘸 狼 、 半瞎狼 、 小狼 、 病狼 和 产崽 喂奶 的 母狼 。 你别 看 黄羊 倒 了 一 大片 , 今儿 晚上 头 狼 一嗥 , 半个 额仑 草原 的 狼 , 还有 跟 这群 狼 沾亲带故 的 狼 都 会上 这儿 来 , 一 晚上 就 把 这些 羊 都 吃 完 了 。 狼 想着 别的 狼 , 别的 狼 也 想着 它 , 狼群 才 抱团 ; 狼群 抱团 , 打起 仗 来 才 厉害 。 有时候 狼王 一声 嗥 , 能 调来 上 百条 狼 集体 打仗 。 听 老辈 的 人 说 , 原来 草原 上 也 有 老虎 , 后来 全让 狼群 赶跑 了 。 狼 可比 人 顾家 , 比 人 团结 。

老人 又 叹 了 一口气 说 : 蒙古人 只有 在 成吉思汗 那会儿 , 学狼学 得 最 到 家 , 蒙古 各个 部落 抱成 了 一个 铁 轱辘 , 一捆 箭 , 人 虽少 , 可 力量 大 , 谁 都 乐意 为 蒙古草原 母亲 舍命 , 要 不 咋 能 打下 多 半个 世界 。 后来 蒙古人 败 就 败 在 不 团结 上面 了 , 兄弟 部落 黄金 家族 互相残杀 。 各个 部落 像 零散 的 箭 一样 , 让 人家 一支 一支 地 撅 断 了 。 人心 不如 狼心 齐 啊 , 狼 打仗 的 本事 还好 学 , 可狼 的 齐心 就 难学 了 , 蒙古人 学了 几百年 还出 不了 师 。 不 说 了 , 一说 我 心口 就 疼哩 ……

陈阵望 着 美得 让 人心 颤 的 天鹅 草场 , 陷入 深深 的 沉思 。

老人 将 剔 出来 的 黄 羊肉 , 用 黄羊 皮包 好 , 装进 了 两个 麻袋 里 。 陈阵 替 老人 备好 马鞍 , 老人 和 乌力吉 各 将 一个 麻袋 驮 在 马鞍 后面 , 用 马鞍 上 的 鞍 皮条 拴紧 扎牢 。

三匹 马向 大队 营盘 方向 奔 去 。

(第十七章) 上级 机关 对额仑 宝力格 牧场 军马 群 事故 的 处理 决定 已下 达到 牧场 。 负责 全场 生产 的 乌力吉 记 行政 大过 一次 , 并 撤消 牧场 三结合 领导班子 成员 职务 , 下 放到 基层 劳动锻炼 。 巴图 、 沙茨 楞 等 四位 马倌 各 记大过 一次 , 撤消 巴图 的 民兵 连长 一职 。 另 一份 任命 也 下 达到 场 , 已 办完 转业 手续 的 包顺贵 , 被 任命 为 牧场 领导班子 第一把手 , 负责 全场 革命 与 生产 的 全面 工作 。

乌力吉 离开 了 场部 , 包顺贵 和 张继原 陪 他 去 牧业 大队 。 乌力吉 的 行李 只有 一个 小 挎包 , 比 猎人 出猎 时带 的 行囊 还要 小 。 文革 前 乌力吉 就 喜欢 把 场长 办公室 放在 牧业 队 或 牧业 组 。 他 在 牧业 队有 自己 的 四季 蒙袍 蒙靴 , 一直 由 几个 蒙古包 的 主妇 替 他 保管 和 缝补 。 多年 来 , 他 下 不 下放 , 都 在 下面 ; 他 有 职 无职 , 都 在 尽职 。 乌力吉 的 威信 和 影响 依然如故 , 但是 , 此时 他 出行 的 速度 却 降 了 一半 。 乌力吉 骑 的 是 一匹 老 白马 , 已到 春末 这个 时令 , 老马 还 怕冷 , 身上 的 毛 尚未 脱落 , 就 像 一个 到 初夏 还 焐 着 棉袄 的 老人 。

张继原 想 把 自己 的 快 马换 给 乌力吉 , 乌力吉 不 同意 , 并 催 他 快 马快 走 , 不要 陪 他 耽误 工夫 了 。 张继原 到 场部 为 大队 的 马倌 领 电池 , 返队 刚 出场 部 的 时候 遇到 了 两位 新旧 领导 , 便 陪护 着 乌力吉 上路 了 。 当 他 知道 乌力吉 要 住 到 毕利格 老人家 里 , 心里 稍稍 感到 放心 。

包顺贵 骑 的 是 乌力吉 原先 的 专骑 , 高大 强壮 的 黄骠马 , 薄薄 一层 新毛像 黄缎 一样 光滑 亮泽 , 包顺贵 需要 经常 勒紧 马嚼子 , 才能 让 乌力吉 与 他 并肩而行 。 黄骠马 不断 地 挣 嚼子 , 它 对 这位 新 主人 经常 顿 它 腰 的 骑术 很 不 习惯 。 有时 它会 有意 慢行 , 用头 去 轻轻 蹭 磨 身旁 老 主人 的 膝盖 , 并 发出 哀哀 的 轻 嘶 。

包顺贵 说 : 老乌 啊 , 我 已 尽 了 最大 的 努力 , 希望 你 留在 领导班子 里 。 我 不 懂 牧业 , 从小 在 农村 长大 , 上面 非 让 我 负责 这么 大 的 一个 牧场 , 我 心里 真是 没底 。

乌力吉 不停 地用 马靴 后 跟 磕马 , 额头 已 冒 出 一层 细密 的 汗珠 。 骑 老马 人 很 累 , 马 也 累 , 张继 原用 马鞭子 不停 地帮 他 赶马 。 乌力吉 伸出手 拍了拍 黄骠马 的 马头 , 让 它 安静下来 , 一边 对 包顺贵 说 : 这样 处理 已经 算是 照顾 我 了 , 只 定性 为 生产 事故 , 没 算作 政治 问题 。 这次 事故 影响 太 大 , 不 撤 了 我 , 没法 向 各 方面 交代 。

包顺贵 一脸 诚恳 地说 : 老乌 , 我来 了 快 一年 了 , 这 牧业 是 比 农业 难整 , 要是 再出 一两次 大 事故 , 我 这个 主任 也 当不长 …… 有些 人非 要 让 你 去 基建队 , 是 我 坚持 让 你 去 二队 的 , 我 觉着 你 懂 牧业 , 住 在 毕利格 那儿 我 心里 踏实 , 哪儿 出 了 差错 , 我 也好 随时 找 你 请教 。

乌力吉 脸色 开朗 了 许多 , 问道 : 二 大队 进新 草场 的 事 , 场 革委会 定下 没有 ?

定下 了 , 包顺贵 说 : 场部 决定 这件 事由 我 总 负责 , 由 毕利格 具体 负责 , 什么 时候 进场 , 怎么 安排 营盘 , 分配 草场 , 全由 毕利格定 。 场部 反对 意见 不少 呐 , 路太远 , 山里 狼多 , 蚊子 多 , 什么 设施 也 没有 , 万一出 了 什么 问题 , 我 得 负 主要 责任 啊 。 所以 我 决定 跟 你们 一起 下去 , 我 还要 带 基建队 去 , 盖药 浴池 , 羊毛 仓库 , 临时 队部 和 临时 兽医站 , 还要 把 几段 山路 修一修 。

乌力吉 哦 了 一声 , 若有所思 地出 了 一会 神 。

包顺贵 说 : 这件 事 还是 你 的 功劳 , 你 看得远 。 全国 都 没 牛羊肉 吃 啊 , 今年 上面 又 给 咱们 场加 了 任务 , 四个 大队 都 叫唤 草场 不够 , 再 不 开辟 新 草场 , 今年 的 任务 就 完 不成 了 。

乌力吉 说 : 羊羔 还 小 , 进场 还 得 等 些 时候 , 这 几天 你 打算 干什么 ?

包顺贵 毫不含糊 地说 : 抽调 好 猎手 , 组织 打狼队 , 集中 射击训练 。 我 已经 向 上面 要 来 不少 子弹 , 非得 把 额仑 草原 的 狼害 灭 了 不可 。 最近 我 看 了 牧场 十年 的 损失 报表 , 全场 每年 一大半 的 损失 是 由 狼灾 造成 的 。 超过 了 白灾 、 旱灾 和 病灾 。 要 想 把 咱们 牧场 的 畜群 数量 搞上去 , 得 抓 两件事 , 第一 是 打 狼 , 第二 是 开辟 新 草场 。 新 草场 狼多 , 要是 治 不住 狼 , 新 草场 咱们 也 开 不 出来 。

乌力吉 打断 他 : 那 可 不成 。 狼 造成 的 是 损失 , 可灭 了 狼 , 牧场 就 不是 损失 了 , 就要 遭 大祸 , 以后 补 都 补 不 回来 。

包顺贵 抬头 望了望 天 , 说 : 我 早就 听说 , 你 和 毕利格 , 还有 一些 老 牧民 尽替 狼 说话 , 今儿 你 就 敞开 说 吧 , 不要 有 顾虑 ……

乌力吉 清了清 嗓子 说 : 我 有 什么 顾虑 , 我 顾虑 的 是 草场 , 祖宗 留下 这么 好 的 草场 别毁 在 我 手里 。 狼 的 事 , 我 已经 说 了 十几年 了 , 还要 说 下去 。